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5 回国的别离

165 回国的别离

    “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明天你慢行,我就不去送你了?”孟珺瑶识相的立即做了告别。

    薄荷微笑着点了点头与孟珺瑶挥手,孟珺瑶在撤退时经过湛一凡的身边多看了两眼,看到湛一凡投来的冰冷视线还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跑掉。

    薄荷无奈的摇头轻笑而道:“我看,瑶瑶是真的把你放下了。”不然,恼是从前的瑶瑶是绝对不会对湛一凡做出这样的表情。

    湛一凡反手将门合上,大步的朝薄荷走来:“我看你就是没有危机感了,所以才放心的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薄荷冤枉的举手:“天地良心,我才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伦敦呢。有多少女人盯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每一次我在公共场合出现总有人在我背后嘀咕,那不都是仰慕你的人所作所为?”她才不会认为别人真的会那么没心肝的随便在别人背后说话话呢,而且还是故意让她听见,所以她想来那些女人大部分是觉得不甘心吧?

    因为他,才会觉得不甘心。

    湛一凡握住薄荷举起的两只手臂拉进自己怀里用力的抱着,满是不舍:“宝宝,再多呆几日吧?我还没带你去散心……”周边的风景还没来得及带她去看,现在想来真的有许多遗憾的事还没做。

    薄荷抬头便坏坏的咬了咬湛一凡的下巴,逗得湛一凡倒吸气自己却咯咯的笑,无比开心的道:“如果真的舍不得又觉得亏欠了我,就把今天下午的时间给我。”

    湛一凡挑眉:“嗯?想做什么?”

    “陪我先去看看妈妈,然后去农场骑马。我不练习练习明年怎么参赛啊?”说着还娇嗔的捶着湛一凡的胸口,如此娇柔却又不造作的她真正的是让湛一凡心都酥了。

    赶紧握着胸口的小拳头亲了亲道:“好。现在我们就出门。”

    “带上一羽。”薄荷立即道,湛一凡这才发现床那边的地上还坐着一羽那个小家伙,虽然颇为无奈但……不带上这小家伙又能怎么办呢?

    很快两个人就带着一羽出门了,不多时就到了疗养院。

    白合从瑜伽馆出来,耳朵里戴着耳机正在听舒缓心情的歌曲走在花园里,突然看见前方的草坪上慢然悠不的走着三个身影,不正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薄荷与女婿湛一凡还有儿子一羽吗?

    白合欣喜的取下耳机快步的向前走去,笑吟吟的轻唤:“荷儿?一凡,一羽!”

    “妈!”薄荷听到唤声抬头便看到了母亲拉着一羽便立即迎了上去。

    一羽扑上前紧紧的抱着白合的腿,薄荷上前也和母亲相拥,白合轻轻的拍着一双儿女的肩:“好啦,好啦。妈妈看见你们也很开心,但是今天怎么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呢?”

    “妈妈。我们去农场吃饭,我让一凡给院长打个电话。”薄荷立即道,白合点了点头:“好啊。不过,等我换身衣服。”白合望了眼自己身上穿的运动服,薄荷仔细的打量母亲,气色真的好了许多,而且有了朝气,看起来也比从前漂亮了。

    真好,看到妈妈这样好,她也放心先回中国了。

    白合却盯着薄荷,神情有些悸动却又紧张:“荷儿……你的眼睛……”

    薄荷点了点头笑道:“妈妈,我看得见了。”并不打算将之前的谎话告诉妈妈,那是善意的谎言,妈妈少知道一些情绪就会不受影响,身体才会好的更快。而且她和婆婆已经达成了协议,准备将这件事对母亲模糊性的隐瞒一辈子。

    “荷儿!真是……真是太好了!”白合经历大喜,拉着薄荷眼泪便不止的往下掉。

    薄荷伸手帮着擦掉母亲脸上的泪水,妈,对不起。

    “真是太好了,太好了……一凡,你也很高兴吧?荷儿的眼睛没问题了,她以后都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吧?”

    “妈,我们检查过了,已经完全康复了。而且,就连近视的问题都解决了。”

    “真的?好像真的没戴隐形镜片了?”白合凑过来盯着薄荷的眼睛看,薄荷倾身上前轻轻的抱着母亲,温柔的叹息:“妈,别再为我担心了,好吗?我已经这么大了,能好好照顾自己的。”

    “我知道。”白合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背,“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宝贝很坚强,把自己照顾的也很好,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自己长大。但是我是你妈妈啊,天底下没有不担心孩子的妈妈,即便我已经七老八十,即便你已经四五十,在我心目中还是我的孩子,需要我关心保护的人,那是一种本能呢。等你当了妈妈,你就明白了!”

    说着白合眼含温暖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微微一笑:“是。我和荷儿就等着一起做父母了。”

    薄荷回头瞪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却笑得和煦春风一般温暖,薄荷是半点儿恼意也生不起来。

    薄荷陪着白合去换衣服,湛一凡就陪着小舅子白一羽在花园里等着。

    回到房间,白合衣柜里翻着衣服,神情欣然欢喜的问着薄荷:“今天一定要好好陪妈妈,妈妈这些天好想你们。”

    薄荷上前来帮白合挑衣服,挑了一条水蓝色的长裙和深灰色的针织衫递给母亲:“当然要好好陪妈妈,其实明天我就打算带着一羽……回中国去了。”

    “什么?”白合意外的看着薄荷。

    薄荷珍重而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其实早应该回去了,第一次将妈妈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就打算第二天回去的,如果不是那场意外之灾。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了,不得不回去重回工作岗位。”

    “是……是啊。”白合叹了口气,“你是检察官,的确不能呆太久,而且你的一切都是你艰辛奋斗而来,不能轻易的放弃。妈妈理解,那你回去,千万要注意身体。一羽带着方便吗?”

    母亲的理解让薄荷非常的感动和感激,轻轻的握住母亲的手道:“方便的妈妈。云海市有专门培训治疗一羽这种病的机构,我会去看看的。”

    “那一凡呢?”

    “一凡其实还要在这里呆段时间才能回去。湛氏需要他在这里,目前只有他在才能稳定湛氏的军心,才能稳定股市。”薄荷理解,而且这也不是他们能决定左右的事。他们已经结婚了,经过了如胶似漆的蜜月,如今的暂时分离倒也觉得没什么。

    白合也曾经工作过,自然是明白这些。

    “没关系。男人的事业也重要,只要她的心里有你,尊重你,爱你,能给你自由,还能有什么奢求的呢?”

    白合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伤感,薄荷知道母亲定是又想起自己的伤心事了。

    “妈,”薄荷轻轻的揉搓着母亲的胳膊,“这一次回去,我一定帮你拿到他亲笔签字的离婚协议书。”

    “荷儿,还是要辛苦你,妈妈以为可以让你再也不和薄家牵扯……”白合抿着唇,眼睛红了一圈,倔强和脆弱同时矛盾的出现在她的脸上。

    “妈妈,既然‘自由‘是你的毕生追求,那就不要害怕会得不到他。不管前方阻挠你的是什么,都要勇者无惧的去面对去迎接,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斩断荆棘为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是不是?”

    白合听见薄荷这样说,这样的一番言论心里是真切的感到高兴而又感动。

    “是。妈妈引你为傲,引你为豪。”

    薄荷甜甜一笑,揽着白合的颈脖乖巧的投入她怀里,为了母亲,和薄家……不得不斗!

    *

    薄荷摸着烈风的鬓毛,抬头看向坐在身后的湛一凡,眯着眼睛一笑:“可真是匹好马,好乖。”

    这是她第二次坐在马背上,也是第二次骑烈风。湛一凡因为不放心,所以坐在薄荷的身后牵着缰绳由他骑马,薄荷便只负责坐在他的怀里。

    湛一凡低声笑道:“既然叫烈风,可不是匹乖顺的马。只是它通人性,知道你是我心中所爱,所以才这么待见你。”

    薄荷冷哼:“所以,我还是托你的福咯?”

    马儿真的就这么通人性?薄荷怎么这么怀疑呢?

    湛一凡挑眉,似乎认同了薄荷的这疑问。

    薄荷用额头盯着湛一凡的脖子:“让你自鸣得意。”

    湛一凡低头便快速的在薄荷的脸上亲着,一口两口的亲,薄荷立即有些慌了,急忙的瞥向马场边坐着休息的母亲和一羽,躲开湛一凡低下来的热吻:“一凡,妈和一羽还在呢……”说着自己便已经娇红了脸。

    湛一凡这才放过了她。

    薄荷看不清母亲和一羽的表情,但是似乎他们并未太在意她这边,薄荷心里缓缓的松了口气,湛一凡低头突然问道:“要不要感受一下何为策马奔腾?”

    “嗯?”薄荷回望湛一凡,湛一凡勾唇一笑,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薄荷的臀部:“坐稳了!”一语说完便提起缰绳,双腿一夹马夫大喝一声“驾!”烈风便在马场里奔腾了起来。

    “啊!”薄荷被这突然而来的快速吓得花颜失色,转头便将脸埋入湛一凡的怀里:“湛一凡,快停下来,好快——”

    湛一凡笑着俯在薄荷耳边轻言而道:“不是想骑马吗?想学习骑马,就要习惯这速度。宝宝,你看着前面,屁股翘起来点儿,别太紧张了,不然回去屁股可要疼上两天!”

    薄荷狠狠的咽着口水,缓慢的回过头来望向前方。速度,真的很快,就好像她此刻的心跳,跟不上这节奏,整个心都被提了起来,慌的不行。

    但是,她要学会骑马,必须要学会骑马。她总要经历这一坎,有湛一凡在,她总不会掉下去……闭眼,薄荷微微的翘起屁股迎着风大胆的面向前,再睁眼,风景竟是这般的不一样!

    从马上下来,薄荷微微的喘着气向迎来的母亲白合与一羽微笑:“妈,一羽!”

    白合走过来拉着薄荷上下的看,看到没什么异样才松了口气,却是有些责怪的味道:“你们怎么骑得那么快!?看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那样多危险啊。”

    “妈,上次你也看马赛了,她们都是女孩子,骑得不都很快?再说,有一凡在,没事儿的。”

    “她们我也不认识,当然心里也就不在意了,你不一样啊,你才刚刚开始学……”

    湛一凡将马绳交给马童,听见岳母的这话忍不住的轻笑,等转身离去大的时候附耳薄荷耳边轻言道:“即便你在我的庇护下,妈也会永远担心你。这想来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摸摸她的头,薄荷微微一笑。

    下午薄荷与湛一凡将白合送回疗养院,然后领着依依不舍的一羽又回到湛家。

    宋轻语在亲自给薄荷准备晚餐,薄荷一进玄关便闻到了香味。

    “妈!”薄荷走到厨房门口,湛一凡上楼去打个电话,也顺便把一羽所以薄荷就来找在厨房里忙碌的婆婆,看到婆婆忙碌的背影,薄荷的心一阵温暖。

    “荷儿啊,你们回来了?”宋轻语回头看到薄荷变温柔一笑,“快来,看看妈妈给你准备了些什么。”

    薄荷走进去,料理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虽然大部分还没有下锅,但是每样菜肴都已经放置准备整齐。有大闸蟹,还有小龙虾,鸡翅等,都是薄荷平时比较爱吃的食物。

    “妈,”薄荷抬头朝着婆婆露出温暖而又感激的笑容,“谢谢您。”

    “谢什么啊!傻孩子,你这要回去了,你妈妈在疗养院要遵守里面的规矩不能来送你,我也是你妈妈,我也疼你啊,当然也要给你准备饯行,不是?回去啊,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凡会很快就回去的……听见没?”

    宋轻语的声音带着哽塞,薄荷的心里也生出浓浓的不舍和别离的难过。这两个月的相处,她真正的踏进湛家,而婆婆和公公对她的爱护让她在这里的一切都比较顺利和舒心。虽然经历了许多事,但是在亲情这一方,他们永远都不吝啬的给了自己。

    她也真正的成了湛家的儿媳,成了湛家的媳妇,而这一切,这个婆婆功不可没。能有一个这样的婆婆,是薄荷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和运气。

    “妈,”薄荷挽了挽袖子诚恳的道,“教我做菜吧?”

    宋轻语立即收起欲哭的表情,欣喜的道:“好啊,好啊。以后总有你自己需要做饭的时候,自己有这个技术才不至于挨饿,来,妈妈教你……”

    薄荷围上围裙,真正的当起学徒来,认真的跟着婆婆学起做菜来。烹饪是门真正的技术活,对天生就喜欢的人来说很简单容易,但对薄荷这样几乎从未接触过的门外汉来说比打场官司准备资料还难。

    但是薄荷天资聪颖,对学习做菜又抱了决心,虽然忙的满头大汗,但最后还是颇有心得,也自认为学习了不少,最后还做了可乐鸡翅,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晚餐开始,薄荷有些忐忑的夹了一块鸡翅给湛一凡,眼含期待的望着他:“快尝尝我做的可乐鸡翅!”

    “你做的?”湛一凡意外的挑眉,随即便含笑的用筷子夹起鸡翅送到要吃,薄荷‘欸’了一声,又飞快的伸手拉住他的手,“别、别。还是我自己先尝吧。”说着便伸过另一只手夹走湛一凡筷子间的鸡翅自己要吃。

    “等一下!”湛一凡又反手拉住薄荷的胳膊,眉梢一挑,“哪有送到嘴边的鸡翅又飞了的道理?”于是薄荷筷子的鸡翅又被夹到了他的筷子中。

    薄荷咋舌的看着自己空空的筷子,再看湛一凡鸡翅已经落入他的口中。

    薄荷的心紧紧一跳,就好比第一次吃他做的泡面一样的感觉,吃进嘴里的那一瞬间的味道,又期待又害怕。

    湛一凡的眉头轻蹙,薄荷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味道……很怪么?

    随即,眉头又舒展开来,薄荷的心就更紧张了:“到底怎么样啊?”

    另一旁,早已经在薄荷与湛一凡你争我夺的来往间自己夹了一块便在尝的公公湛国邦‘啧啧’声的直接赞道:“看来薄荷也是有个有天赋的女人啊!”

    薄荷愣了一下,直到湛一凡对她竖起大拇指:“宝宝,味道真的很不错。看来,我以后有口福了。”

    薄荷惊喜的掩着唇低呼:“真的吗?”

    在厨房里就偷偷的尝了一块的婆婆宋轻语也掩着唇轻笑:“是真的不错哦。你看一羽都在吃第二块了。”

    薄荷看向一羽,那孩子正在默默的吃他姐姐第一次做的鸡翅,看来似乎真的不错。虽然卖相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看起来模样也算是油滋滋的,让人颇有食欲。

    薄荷再也忍不住的自己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嫩滑而又美味,这真的是她做出来的鸡翅!?

    吞下嘴里的肉块,薄荷欣喜的看着众人笑道:“这无疑点燃了我所有的信心!一凡,以后我要经常做给你吃,可不许嫌弃。”

    湛一凡撑着下巴,单手环住薄荷的腰肢,低头笑道:“欢喜还来不及,就算是毒药,也绝不嫌弃。”

    公公婆婆笑得暧昧,薄荷却埋头红了整张俏脸。

    吃过温馨的晚餐薄荷将一羽哄睡着才回到房间。

    推开门,整个房间被橘色的灯光打得一片温馨,茶几上的烛台上点燃的蜡烛,玫瑰的香气四溢在房间的每个角落,暧昧而又温馨的浪漫无处不在。

    但是房间里竟空无一人,薄荷将门反手关上,走了进去。

    床上铺着红色的玫瑰花瓣,薄荷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他是什么时候布置的?伸手抓了几瓣玫瑰花瓣凑至鼻尖闻了闻,薄荷想起湛一凡第一次给她送玫瑰的那一天,那一天也是以为发现她已经和湛一凡结婚的秘密,想到以为薄荷又微微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她和有力两个人怎么样了?

    盯着花瓣发了一会儿呆薄荷才想起来,湛一凡呢?难道又躲在哪里想要给她一个‘惊吓’?薄荷对湛一凡这方面的幼稚恶趣味早已经熟知,所以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去更衣间门口晃了一圈又在洗手间门口听了听便转身回到床边。

    坐下,叹气:“哎……既然不出来,我就睡了。”还和她躲猫猫?能比一羽成熟一些吗?

    卫生间里传来声响,薄荷掀开被子便要上床,湛一凡的声音便从卫生间里传来:“没良心的女人,找都不找一下,就那么确定我会自动出来?”

    薄荷顿了一下,转身又下了床,猫着步子向卫生间再次走去。

    “谁让你自己不动声响的?”听这水声倒像是在泡澡?那倒是自己误会他了?

    哗啦啦的水声让薄荷确定湛一凡应该在浴缸,刚刚在门口怎么就没听见呢?伸手推开门,薄荷抬头望去,一副真正的美男出浴图。

    “啊!”薄荷低呼一声,赶紧捂着自己的眼睛,他怎么就那么起来了?还面朝门口,竟然让她完全瞧了个正着,包括半睡半醒的小凡凡……

    湛一凡见着薄荷这反映真是哭笑不得:“我哪里你没瞧过?”取过浴巾围在腰间便大摇大摆的晃了过来。

    薄荷席开手指缝,眯着眼睛望去。湛一凡六块腹肌的小腹,往下露出的三分之一森林,都让她口干舌燥。她从前并不这样,但是结婚之后,与他共同寻找了男女之间的秘密之后,对他的身材并没有越来越厌烦,反而越来越容易害羞和春心萌动,真正的食色性也。

    “瞧是瞧了……但,但是你突然站起来,当然不一样……”眼看着湛一凡走过来,薄荷转身想走,湛一凡两个大步跨来抓住薄荷转过去的胳膊,将她抱进怀里,附耳浅笑问道:“哪里不一样?告诉我,倒是哪里不一样了?”

    薄荷脸红舌燥,结结巴巴了起来:“我,我不知道。你洗好了就出去,我,我也该洗澡了!”一下午在厨房里研究厨艺,浑身都是汗,而且烧鸡翅的时候也感觉脸变得油腻腻的不再清爽,的确需要洗一个清清爽爽的澡。

    “那我们一起洗!”

    “不要!”薄荷推着湛一凡往浴室外而去,湛一凡却扯着浴巾大喊:“哎哎,宝宝浴巾要掉了,别推,别推!”

    薄荷气恼的放手,浴巾已经半倾斜,露出大片春光。

    薄荷恼怒,她看他就是自己故意扯下去的。

    “湛一凡,你再不出去,今晚就睡客房去!”她想要洗澡,至少要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吧?他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现在时间还早,刚刚八点而已,她今晚那么早的哄睡了一羽就是为了回来陪他,给她半个小时的洗澡时间也不肯么?

    湛一凡顿时一脸委屈,看着薄荷足足十秒,在薄荷僵持不下的威胁视线中还是自觉地伸手主动关上了门。

    薄荷伸手将门反锁,那声‘啪’响清脆而又决绝。

    薄荷拍了拍手才放心的转身脱衣服,自己放水,冲洗浴缸又放热水,坐下去之后薄荷才想起,她一急之下竟然没拿浴巾,没拿内衣裤,就连浴巾都没拿!?

    完了!薄荷捂着脸,这下怎么出去?扔进箩筐里的脏衣服是不可能穿的,但是**……?薄荷还没有如此挑战过自己,也是打死不肯做的!

    都怪湛一凡,非得和她僵持,如果不是他骚动的扰乱自己,她也不会出此大糗!薄荷越想越觉心急,看了浴室一圈都没有能遮挡自己身体的东西,薄荷终于觉得头大了。

    “一凡?”看向浴室门口,试探性的轻唤了一声。

    “我在!”回答很快的从浴室门口传来,薄荷却吓了一跳:“你……还在门口?”听这声音,的确是从门口传来的?

    “我在等你。”

    薄荷哭笑不得:“你不嫌累吗?”

    “不嫌!而且,你不是没带衣服吗?”

    薄荷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诧异道:“你知道我没带?”

    “你进去的那么匆忙……”

    薄荷怎么都觉得湛一凡在门外坏笑,好像就在等她这一刻似的。

    “是,我没带啦。所以你能不能给我送进来?”反正她不要裸着出去。

    “当然可以。但是……你不是把门反锁了吗?”

    薄荷想起来了,她真的反锁了门!那一声清脆的‘啪’响还在自己耳边回荡。薄荷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脸,现在真正的是欲哭无泪了。

    “那我去开门,你等半分钟后再进来,而且……不许捣乱,好不好?”

    “嗯,好。”湛一凡答应的干脆,薄荷却严重怀疑,他会如此听话?

    忐忑犹豫了几秒钟后薄荷从浴缸里站出来,光着脚跑向浴室门,伸手握住反锁键犹豫了一下才‘啪’的一声按下。

    “半分钟后!”喊完自己就转身又飞快的向浴缸跑去,伸手一声‘咔’响,薄荷的裸背就那么僵住了。不可置信的扭头望去,一脸坏笑的湛一凡站在门口,晃了晃手中的衣服:“早准备好了,宝宝。”

    薄荷麻利的钻进浴缸里,对他不守信的半分钟后的事也不计较了,红着脸指着放放进衣服的篮子道:“放在里面吧,我洗赶紧就出去,不许过来!”

    湛一凡听话的颔首点头,将衣服放在篮子里竟然真的就转身出去了,还温柔体贴的带上门。薄荷诧异,这一次怎么这么听话?真正是让她意外了,她还以为自己怎么着也得和他费一番口舌呢。

    薄荷看向篮子里那一团黑黑的衣服,严重怀疑他给自己拿了什么衣服?

    薄荷冲干净头发,冲干净身上的泡沫从浴缸里出来,走到放置衣服的篮筐那里拿起衣服准备穿上却愣住了。她想,她终于明白湛一凡今晚的听话和乖顺是为哪般了,就是为了让她穿上这布料少得可怜,遮肉也遮的可怜的……情趣内衣!?

    薄荷真想扔在地上踩上几脚,湛一凡算你狠!

    竟然给她下了这么个套子在这里,她就知道那黑心眼儿狼不会那么听话,不会那么乖,不会那么善罢甘休!更何况,今晚是他们两个近期之内在一起的最后机会,明天她就要带着一羽回中国了,他那么色的人会对自己如此简单的放过?

    薄荷握了握手中自己都能一掌捏完的布料,扔在篮筐里不想穿。她从未穿过那样的东西,就算是泳衣也比它好,至少没有那么重的**味。可是不穿……她又怎么出去!?

    “湛一凡,我恨你!”薄荷忍不住的朝着浴室的门口大喊,门外靠在墙上耐心的湛一凡勾唇,侧头望着浴室的门坏坏的笑道:“那我进来了?”

    “你敢!”薄荷狠狠的威胁,他敢进来,她今晚就死也不依。

    湛一凡叹了口气,他家宝宝那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他算是早摸透了。

    抱怀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手臂,轻慢的却用比较可怜的口气道:“宝宝,就给我穿一次瞧瞧,至少也该让我这些日子有个甜美的念想和回忆,也不至于思念的太过痛苦,好不好?”

    薄荷一向最怕的就是湛一凡情理之中的要求,她作为妻子,实在也不忍拒绝这么一个并不过分的要求。

    他们这一次分开并不知道会多久才见面,而她知道要留住男人的心男人的身大部分的责任都在妻子自己身上,当你做到一个妻子该做的一切并且让你丈夫丢你恋恋不忘永远也不厌烦永远都充满了兴趣和激情的时候,你的丈夫就会很难背叛你。

    也不是她不相信湛一凡所以才有这些认知,而是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妻子,永远不要将你丈夫你对你的爱拿去恃宠而骄,这是她知道且明白的。

    既然……要分开了,作为对湛一凡的尊重,那穿……就穿吧?反正伸头也是一下缩头也是一下子,咬咬牙就过去了,让他看一眼看第二眼也就没什么了?

    薄荷艰难的跨过心里的那道坎,终究还是主动且情愿的跳进湛一凡给的套子里。

    但是,看着手心里的简单布料,薄荷犯愁了,这种东西……能穿吗?男人,真的喜欢看女人穿这样的东西吗?只能遮挡胸口三分之一的春光,胸部以下还是开衫,蕾丝的花样倒是好看,就是非常的透视,就算穿了和没穿又有什么区别?这内裤也是,简直就是丁字内裤啊……薄荷想起新婚夜,婆婆放在篮子里的粉色情趣内衣她不是没看见,但是那晚他们都情不自禁,也没来得及穿两个人会滚回了大床。

    难道这一次,真的逃不掉了?

    薄荷磨蹭了十几分钟才光着脚缓缓的走到浴室门口,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这样穿好不好看,连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头发还湿漉漉的披在背上,虽然不至于滴水了,但是也非常的湿润,她如果有足够的勇气走到镜子前瞧一瞧自己现在的模样,就会发现自己这木有究竟有多撩人,是个男人都会被她这**十足而又性感的模样迷得神魂颠倒。

    鼓足勇气,伸手打开眼前的门,迈步走出浴室的门。

    湛一凡身影一晃,已经站到了薄荷跟前。

    薄荷立即环住自己的胸口,虽然根本遮挡不了什么,自然似乎也知道,红着脸不敢看湛一凡的眼睛:“我,我要吹头发!”

    湛一凡用力的咽着口水,重重的喘了口气,目光炽热如火的落在薄荷的身上。不发一言,只站在她面前从偷看到脚,又从脚丫子看到头发。

    但他不发一言却比动手动脚还要让薄荷觉得害羞,转身便道:“我就知道,肯定很奇怪……”她哪里穿过这样的东西?从小到大她穿的最多的就是校服,T恤和运动裤,或者黑色的职业套装,她本质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今天是被湛一凡逼着穿上了这样的衣服,心里还是非常的害羞,而且怕自己穿着根本不好看怕他不喜欢,所以畏畏缩缩的并不会挺着胸膛让他看个大方,反而会因为他的不发一言而自卑。

    湛一凡见薄荷竟然想逃,立即伸手将她一把抱入怀中,薄荷微微的吸气,因为穿的太薄,所以两个人的拥抱就像平日里根本没穿时一样的感觉,不……似乎比那更怪异一些?

    “宝宝,你真的好美。”湛一凡附耳,亲着薄荷的耳朵暧昧的笑着夸赞道。

    薄荷知道那绝对是出自他的真心,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诚实的表达了这句话。

    薄荷又红了脸:“那……我要吹头发。”

    “嗯,我给你吹!”湛一凡弯腰便将薄荷横抱了起来,薄荷低呼了一声,侧身立即揽住他的颈,只怕自己会不小心掉下去了。

    湛一凡轻笑:“别怕。”说着便迈步向大床而去。

    薄荷并不怕,而是被顶着自己背脊的小凡弄得紧张,亏他如今的自持力如此之强,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的去给她找吹风机吹头发?不过,薄荷倒是十分放心他即便一个人在伦敦也不会被任何女人给勾引走了。

    湛一凡跪在薄荷身后给她吹着头发,玫瑰花瓣因为热风在床上飞来飞去,落在地毯上,或是落在薄荷的手心里,洁白的肌肤上。

    头发终于吹干了,湛一凡伸手拿下最后还飞落在薄荷头发上的红色玫瑰花瓣摊开放到薄荷眼前。

    薄荷伸手拿下来,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温柔的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眉心。薄荷仰着头浅浅一笑,就是这笑,倾倒了湛一凡的心,让他再也难忍那情不自禁,而薄荷也任由湛一凡扶着她的肩倒在床上——

    一室的春光迤逦如同那橘色的灯光,如同那浅黄的烛光,如同那满床的玫瑰花瓣,香气四溢而又甜蜜。

    *

    湛家安排了私人飞机给薄荷和一羽回中国。

    免了安检,湛一凡甚至能亲自送薄荷上飞机。

    宋轻语带着一羽先上了飞机,薄荷和湛一凡便在停机坝里站着做别离,佣人陆陆续续的将薄荷与一羽的行李搬上飞机,看着空旷的飞机场和陆陆续续搬着行李的佣人们,薄荷突感惆怅和不舍。

    其实,就算昨晚两个人如火一般的燃烧着对方,要离别的情绪也没有此刻这般的让薄荷觉得浓郁。好像,到了这最后的时间点,她才终于感觉到,原来她和湛一凡就要分开了?不知道何时才会见面,也许半个月,也许一个月,也许两个月?可是薄荷不得不归去,而湛一凡又不得不留下。

    湛一凡也没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从早上到现在都像往常一样,似乎该说的昨晚都已经表达在了行动上,想她,想要她,想要狠狠的想她要她。

    薄荷也不再躲避湛一凡的直视,两个人都看着对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很少分开,就算是湛一凡去A市那一次也只不过是一个星期左右,时间并不长,但是这一次却是连他也无法确定的归期,让他早些回去?这边也有他的父亲母亲,薄荷说不出口这样的要求。

    “荷儿,该走了。”宋轻语在入口看着薄荷提醒二人。

    薄荷回头望去点了点头,再回头看向湛一凡,看见他那紧蹙的眉头,薄荷伸出自己的青葱手指揉了揉那座小山,微微笑道:“回去吧,我和一羽会好好等你回来的。帮爸爸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他的身体一向不好,还有妈也是,不要让她再操心。”

    湛一凡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其实多想让她一直这样陪在自己身边,但在娶她的那天就明白那是奢望。她有的工作,她的人生,两个人即便再亲密也不能夺取彼此完全的空间,他不会那么自私,而她也不会喜欢自己那样的自私,所以他不曾要求她放弃她的一切,甚至尊重她的一切。

    “好好照顾你自己。”

    许久,湛一凡只吐了这两个字,晚点再走的话还是咽回了肚子里。

    薄荷踮起脚尖在湛一凡的嘴唇上重重的印下一吻,视线柔情纠缠:“你也是,老公。”

    湛一凡伸手摸摸薄荷的后脑勺,用力的将她再一次抱进怀里,淡淡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舍:“我会尽快回去的,宝宝。”

    薄荷只是微微轻笑并未允声,宋轻语再一次催促薄荷才推开湛一凡转身大步的上了飞机,头也未回。她知道,湛一凡一定在看着自己离去的背影,所以她才不愿回头。她怕自己一回头会再和舍不得离开,会忍不住的留下来,哪怕不顾一切。

    当飞机已经平稳的飞行在天空里,薄荷抱着一羽看着窗外如雪一般的白云,看着湛蓝如大海一样的天空,她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想念湛一凡。

    ------题外话------

    ——今天恢复万更咯,大家开心不?O(∩_∩)O~眼睛完全消肿了,就是还没有完全好,还在用眼药水和药膏,不知道用断时间能好不,哭……如果再过段时间还是不好的话,就去做手术……苦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