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4 迈克尔入狱

164 迈克尔入狱

    “爸!你做什么啊?”泊西&8226;史密斯冲上前便拉住他父亲的胳膊,就连老夫人也被吓的一脸呆愣了,捂着嘴愕然无措的看着这一幕。

    杰克也上前拉住老史密斯,史密斯自己也是一脸的错愕,根本没有料到事情会如此突变。

    “我……我是想……”史密斯似乎是想解释什么,但是一开口,就是越说越错。

    “轻语,你没事吧?”老夫人极快的反映过来上前便要查看宋轻语。

    宋轻语向后一退,一脸戒备的看着他们。

    湛一凡身子一晃挡在自己母亲身前,他何以看不出来他的母亲根本就是故意接下这一巴掌的!?但是,毕竟是挨了,他内心的愤怒已经被真正的点燃,原本就像铁石一般的心只会更加坚定,绕是谁在说情他也不会同意!

    “怎么,恼羞成怒了?”阴鸷的双目落向史密斯,泊西立即解释道:“一凡,爷爷他不是故意的……”

    “他不是我爷爷。”湛一凡冷眼侧向泊西硬声打断他的话,“我从没承认过他是我爷爷,我的爷爷只有湛宇文!少自取其辱了!这个人,毁了我爷爷亲手建立的湛氏,抢了我爷爷的妻子,现在还敢打我母亲?还想在我湛氏立威,给谁看!?”湛一凡手指地面,指着这栋大厦,湛氏国际。

    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多少人实现梦想,多少人为之奋斗的舞台。

    史密斯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低头懦懦道:“当年是我的错,和你奶奶没关系……”

    “一凡,你一定要这么对奶奶吗?是奶奶对不起你爷爷,但是我不可能为他守一辈子寡啊!你爷爷临终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下半辈子,他在天堂一定会安心的……”老夫人一边说一边看向湛国邦,这个大儿子可是最维护她的,就算她做了再多对不起他的事他依然秉持孝道,从不让任何人说她的坏话,包括史密斯的事他也不允别人讨论。

    但是她忘了,这一次湛国邦也是下定了决心要给他们警告,更何况他的妻子宋轻语才是他的心头肉,他可以受委屈,但是宋轻语是一定不行的。宋轻语挨了打,他没有冲上去还史密斯一个巴掌已经是极致的忍耐了,哪里还愿意阻止湛一凡的怒火?

    “嫁给这个男人,爷爷就会安心了吗?让这个男人毁掉他曾经为之努力得来的一切,他就会安心吗?奶奶,少自我安慰了。爷爷不会安心,爷爷也不会上天堂,爷爷一直在你身边,他死不瞑目!”

    “一凡!”湛国邦终于出口,老夫人本来脸色难看,听了湛国邦突然开口,脸上终于闪过欣喜之色。

    湛一凡蹙了蹙眉道:“别这样说你爷爷,让你爷爷泉下有知了心里更难过。”

    湛一凡毕恭毕敬:“是,父亲。爷爷,对不起。爷爷是个大肚量的人,一定已经升了极乐。但是我们活着的人,就没那么大的肚量了。我妈是你什么人?真以为是你儿媳?”

    老夫人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那史密斯已经抬不起头来,两个老人就像是被儿女抛弃了一般的各自可怜,如若被外人看见了,只怕会以为是湛家的人真的欺负了他们,但是薄荷却并不那么认为。

    薄荷终于迈步走上前,拉住婆婆宋轻语的胳膊轻唤了一声:“妈?”

    宋轻语看到薄荷来了,眼泪簌簌的便往下掉。

    “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吗!?”宋轻语挨了打说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讶然的看向突然闯进来的薄荷。

    “你们根本不看重她,我知道。但是她在我们心目中,在我心中,确实比你们要重要一万倍的亲人。我能给她整个公司的一半股份,却不会真心实意的给你们百分之一。你们有什么资格和理由不看重薄荷!”

    宋轻语这话是对老夫人所说,从薄荷与湛一凡结婚以来,她从未表过态,看见薄荷也没有做到一个长辈该做的,哪怕一个微笑?是她这个做奶奶的对不起湛一凡这个孙子,难道还妄图湛一凡带着新媳妇亲自去拜访他们?

    宋轻语笑,想都别想,她宋轻语的儿子和儿媳妇才做不来这种‘孝道’的事。

    而老夫人等人看着薄荷,一脸的难堪之色。

    “这世上没有不露端倪的坏事,只要做过,就会留下痕迹,她的眼睛是怎么受的伤,你们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湛一凡语气冷狠的看着面前的众人,薄荷微微一笑,并未取下墨镜,她瞎没瞎实在没必要和他们解释。

    “妈,迈克尔如果和这一切真的有关,你们也不再说求什么情了。法理难容,舅舅和舅妈没必要为在后面害了他们的侄子擦屁股。走吧!”杰克算是最理智的人,拉着湛咏春便向门口走去。

    “杰克,你说什么混话呢?你快放开我,那是你弟弟啊……”可惜湛咏春还是被杰克&8226;怀特给拉了出去。史密斯与老妇人也被泊西&8226;史密斯带了出去,临走之际深深的看了薄荷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出去了。

    薄荷取下眼镜,看向湛一凡有些担忧的问:“如此撕破脸真的好吗?”

    “唯一不好的结果便是泊西会开始行动,会有所防范。”湛一凡转身看着薄荷拽了拽领带回答了她的话。

    “妈,你没事吧?”湛一凡又看向宋轻语关切的问。

    “老婆,你怎么样?”湛国邦也立即上前来关心。

    宋轻语轻轻的撇开湛国邦的手,自己捂着头道:“没事,就是有些晕。”

    “老婆,你还在怪我吗?”湛国邦一脸委屈的望着宋轻语,宋轻语没回答公公的话而是看向薄荷问道:“怎么来了?”

    薄荷指了指湛一凡,宋轻语明白的颔首:“看来,你克服了电梯的阴影。见过迈克尔了吗?”

    果然还是婆婆了解自己,薄荷微笑着点头:“嗯。狠狠的羞辱了他一番。”

    “痛快就好。记住,人活在世,只有一辈子。不要顽固的抱着为他人考虑却委屈自己这样的愚蠢想法。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善良的心是留给无辜的人和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对于那些想要害自己的人,没必要客气。反正平凡不了怎么都要斗一辈子,那就勇敢的斗下去!”

    宋轻语的话与薄荷秉持的原则几乎一致。薄荷重重的点头,乖顺道:“是,我知道了,妈。”

    湛一凡拉住薄荷,这三天都没回家去看她,好不容易瞧见心里自然是欢喜,刚刚的怒火也平息了不少。

    “妈,那我们就先下去了。”湛一凡向宋轻语点了点头,拉着薄荷便离开了。

    湛国邦没有听见湛一凡叫自己这个父亲,心里也是气恼,这个儿子一定要和自己置气吗?不过,现下先哄好老婆才是首要的,所以湛一凡还算是识相。湛一凡一走湛国邦就立即抱着宋轻语哄道:“老婆,别生气了。”

    “干什么,放开!都一把年纪了,肉麻什么啊……”

    “谁让你说要和我离婚来着?我们几十年都没这么吵过架,你让我伤心啊。”

    “谁让谁伤心啊?究竟谁啊!?你还好意思说……”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说得对,你和一凡还有儿媳妇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想明白了。”

    “真的?”

    “嗯!刚刚你都那样了,我心疼的要命,还疼不疼啊?”

    宋轻语沉默了片刻叹息而道:“我也知道你是不甘心他们那样对你,但是你必须得面对现实,必须得认清现状,不然我跟你三十几年都是白跟了……”

    薄荷轻轻的从门板上移开自己的耳朵,捂着唇偷笑着和湛一凡快速的离开。

    “爸爸妈妈终于和好了,我们也不用跟着一起揪心了。”站在电梯里,薄荷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些甜言蜜语还是忍不住的欢喜。

    湛一凡抬头看了眼头上的监控器,将薄荷拉到角落,弯腰低头趋近贴近薄荷什么也不管不顾便先吻住了她。

    薄荷也是三天没见到湛一凡了,心里甚是想念。湛一凡吻的深,她也温柔的回应缠绵,只是这并不是专用电梯,湛一凡为了表现亲民大部分并不乘坐专用电梯,所以身后一声响,湛一凡便站直了身子,将薄荷护在怀里挡住后面的视线。

    后面的人怎么敢再上来?一个个站在电梯门口尴尬的等着门快速的再次合上,心却在为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颤抖。

    薄荷捶了捶湛一凡的胸膛,有些气恼的娇嗔道:“都怪你,被看见了……”

    湛一凡两根手指轻轻的摸着薄荷的下巴笑道:“让他们看看总裁是怎么宠总裁夫人的,挺好。”

    薄荷翻了翻白眼,不过看湛一凡这态度便试问:“不气了?”

    湛一凡挑眉,收回手抱怀冷冷道:“不可能。”

    “嘁……不知道从前是谁在我面前说,不要为那些不值得让自己烦恼的人去生气哦?”薄荷想起自己从前在湛家受气的时候湛一凡的安慰,那个时候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与自己有如此相似的经历,同样都有着狼心狗肺的亲戚。

    而他比自己幸运,因为他有相爱的父母,有一个还算健全的家。

    湛一凡笑着捏了捏薄荷的鼻子,伸手将她拉进怀里,扣着她的肩淡淡的嗯道:“那个时候的我,能冷眼看那些人,自然能平淡的说出那些话。但是今日亲临其中,更是比你们薄家还要远远复杂的事,能不生气吗?我只是凡夫俗子,并不是谪仙。”

    薄荷轻笑:“但是这样真实的你却让我更有安全感。”

    湛一凡微笑,低头亲了亲薄荷的头:“宝宝,我爱你。”

    因为有她在,他的人生似乎再多的遗憾都不足以让他再介怀。

    *

    薄荷与湛一凡一同坐在车后座,西蒙安静的呆在驾驶座,他们都在等着,等着警察将迈克尔从休息室带出来。

    湛咏春第一个跑出来,她是真的疼爱迈克尔,上上下下的一路跟着,泪眼蒙蒙。

    记者们争锋前涌,个个拿着话筒疯狂的向迈克尔提问。

    而迈克尔,那个昔日里光芒万丈的大明星被警察夹着走出来,狼狈的再不复从前。

    鸡蛋,番茄,黄瓜通通向迈克尔砸去。

    那个曾经狂妄的的不可一世的男人,使尽了阴谋诡计,害得自己眼睛受伤险些失明,害的婆婆有了生命危险,害的湛一凡受伤,害的湛氏出现分裂和危机,害的瑶瑶失去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即便他是万众瞩目的好莱坞影星又如何?终究是落到万人唾弃的下场。

    薄荷在车里坐着,冷眼的看着这一切。

    迈克尔,现在你该明白究竟谁胜谁败,又是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吧?虽然结果并不如薄荷他们想的那般,但是扳倒迈克尔就足以给湛氏的任何人立下威严。所谓的杀鸡儆猴,不就是此意?

    薄荷转头看向湛一凡:“走吧?”

    湛一凡轻轻的拍了拍椅背,西蒙立即启动车子,薄荷在离开时看见了安娜和查尔的车,也看到了孟珺瑶的车,薄荷微笑的转过头来。

    她并没有主动告诉迈克尔安娜怀孕的事,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迈克尔这个混蛋一辈子也不要知道他有个孩子即将出世,安娜能过她自己的生活,至此与他再无瓜葛,开始新的生活。而瑶瑶,她同样用自己最大的期望,希望瑶瑶能从他给的阴影中走出来,走出对湛一凡的执念,寻找真正的幸福。

    “三叔呢?就算了吗?”回去的路上薄荷问湛一凡,她知道,如果不能一网打尽,湛一凡他们是不会这么快就揭开迈克尔的事,所以她今早在听闻这个新闻事才会那么的意外。

    “他是只狡猾的狐狸。这些天我和母亲一直在致力于最后的证据,但偏偏在三天前西撒培训的负责人消失不见了,就连西撒培训也突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少了那个人,我们拿泊西完全没辙。他将迈克尔推向风口浪尖,从不露端倪,对他目前也只存在哦我们才明白的怀疑,他为自己留了完美的后路。”

    薄荷这才明白为什么泊西&8226;史密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一场戏,是因为迈克尔将一切扛了下来!而他,金蝉脱壳。

    “那接下来,要做什么?”

    “重整装备,时刻准备着,斗。”

    十个字,湛一凡说的面无表情。薄荷知道,只要还活着,就会一直争斗,但是……

    “我会一直陪着你。”薄荷轻轻的握住湛一凡的手,两个人十指交叉相握,相视而笑。

    *

    迈克尔被判刑入狱。

    湛氏国际大厦的恐怖威胁案,甚至薄荷与宋轻语被困电梯焚烧案并没有任何结果,但是薄荷也不觉遗憾,至少她自己给了迈克尔惩罚,婆婆也给了迈克尔惩罚。

    这一次,湛家真的完全没有插手迈克尔的案件,凭着湛咏春自己东奔西走,凭着泊西&8226;史密斯跟多方的关系,迈克尔即便涉险多项商业犯罪但也只判刑五年有期徒刑。

    五年,对他们来说会很快的就过去了,但是薄荷相信对于迈克尔来说,才是漫长的开始……

    *

    薄荷在更衣间整理行礼,一羽蹲在旁边看着。

    拿出护照和签证等文件放在包里,然后迅速的整理了箱子拉上拉链放到一旁去,清脆的拍了拍手掌,薄荷微笑着弯腰扶着一羽的肩轻声道:“一羽,明天就和姐姐一起回中国去了,开不开心啊?”

    “不开心!”

    薄荷抬头向门口望去,一羽是只会点头或者摇头的,所以这话一传来薄荷还没分辨是谁的声音便已经抬头向门口望去。

    薄荷看见孟珺瑶便笑了,站起身来双手抱怀冷冷的敲着孟珺瑶道:“你有什么可不开心的?”

    “多了去了。比如,我不能跟着你去中国。我实在不想再在伦敦待下去,我想和你一起去云海市啊!”孟珺瑶快步走来一把抱住薄荷,薄荷微笑着拍拍她的肩:“好啦,我随时等你来。但是我的工作,我的签证都等不了啦!”

    “嘁……”孟珺瑶起身看着薄荷一脸嫌弃的模样,“记得下一次来办个长期签证好吗?反正湛家和伦敦大使馆挺熟的……”

    “是我自己要回去的。一凡这段时间还要在伦敦待着帮忙解决稳固湛氏国际,你也帮下忙,我知道你会帮忙的,这是你的长处,却是我的短处。”

    “你自己为什么不待着?”

    薄荷挑眉:“你以为我不想啊?而是,你看我到伦敦都两个多月了,能不回去吗?现在迈克尔入狱,我也能暂时安心离开。而且,我妈也挺好的,我也放心。有一羽陪着我,我心里也有安慰。还有,云海市那边也有我牵挂的事情呢……”

    “是你那个姓洛的朋友?”

    薄荷点头:“你知道有力吧?她和有力两个人是恋爱关系,但是不知道现在出了什么问题。我听一凡说以为把他给甩了,以为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我想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还有我舅舅他们,还有我的工作,那边的事情并不比这边少。”

    孟珺瑶叹气:“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那你今晚要和一凡哥哥好好告别一番,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让我觉得好奇的是,有力这个花心萝卜竟然能被一个中国小妞给甩了?有时间我一定得好好见见你那朋友才是。”说着孟珺瑶便已经是一脸的期待之色。

    薄荷轻笑:“你会后悔的。”

    孟珺瑶不懂其意的挑眉,还没再问身后便传来湛一凡的声音:“余下的时间能全部给我吗?”

    回头望去,湛一凡正倚在门上,目光温柔且不舍的望着薄荷。(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