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3 是,我是疯女人

163 是,我是疯女人

    薄荷坐在车里,司机是西蒙。

    查尔不知所踪,但是薄荷知道,查尔将他交给西蒙之后一定是回去接安娜了,他想让安娜亲眼看到这一幕。薄荷,也亲眼看着这一幕,虽然只有她自己在车里坐着,湛一凡与公公婆婆都在对面的大厦里,但是这对薄荷来说已经足够了。

    从车窗里望出去,原本应该空荡的湛氏国际大厦前挤满了人群。少部分杂志记者在人群之外做着现场报道,大部分却挤在最前端争相采访湛氏的发言人。而至于后面的人群,薄荷并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

    西蒙似乎知道薄荷的疑惑,侧头向薄荷望来便解释:“有一部分是对迈克尔表少爷失望的粉丝,他们的思想很极端,想要亲自讨伐这个让他们失望的大明星。大小部分是曾经和迈克尔发生过关系但如今却被曝出丑闻的女星的粉丝,还有受到严重影响的VSTING员工们。”

    薄荷想,应该也逃不了这些人。

    “少夫人,你要进去吗?”西蒙问薄荷是否要进大厦,上楼去进行更现场的观摩,或者直接参与其中。

    薄荷微微一笑:“我倒是,挺想见他一面。”虽然不知道等着迈克尔的结果究竟是什么,但是就薄荷来说,他们还有未完的恩怨没有直接说清楚。

    西蒙立即下车替薄荷打开后门,薄荷下车在西蒙的陪同下向侧门走去,大卫远远的瞧见了薄荷立即上前来护着避开众人的视线从快速通道进了大厦。

    一进大厦大卫就责问西蒙:“西蒙,你怎么把少夫人带到这里了?”

    薄荷好些天没有见到大卫了,现在看他的手似乎已经好了,只是手心隐约还留下了狰狞的疤痕,心里也泛起了愧疚。

    薄荷立即道:“是我让西蒙带我来的。大卫,你怎么没在上面保护妈?”

    “夫人让我下来控制局面,少夫人你还是离开这里吧,这里太危险了。”

    薄荷摇头:“我不上楼,您放心吧。”薄荷也不敢再乘坐湛氏国际大厦的电梯,心里毕竟还是留下了阴影。

    “那您?”

    薄荷挺了挺脸上的墨镜,微微一笑:“我就想见见迈克尔。”

    大卫叹道:“迈克尔&8226;怀特在休息室。”

    “哦?他没和他们在一起?”薄荷知道,现在楼上一定也是一团混乱。

    “是。史密斯先生和老夫人,还有泊西&8226;史密斯先生都来了,怀特先生与怀特夫人还有怀特大少爷都在楼上,争吵的非常激烈。”

    薄荷很难想象那个画面,都在谴责公公?还是谴责湛氏的落井下石?而且,他们一定从未想过他们自己挖湛氏墙角的错。

    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将泊西也顺利揪出来?

    看大卫的脸色薄荷也知道答案了,看向那电梯,薄荷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薄荷正色道:“大卫,你愿意再一次陪我乘坐电梯,上楼吗?”

    大卫没有一丝疑虑的点头。

    薄荷侧头看向西蒙道:“你在这里先替大卫稳定一下局面,我和大卫上去。”

    西蒙知道大卫那方面都比自己强,心里虽然有些不甘不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大卫陪着薄荷走进电梯,薄荷第一脚跨进去就想起了那一天,在电梯里炽热而又恐慌挣扎的感受。紧紧的贴着电梯墙壁,薄荷知道如果自己不克服这一心理恐惧,那她也就无法恢复正常的日常生活,她回去还要工作,还要继续生活,所以她必须克服那一天的恐惧……

    “少夫人,你没事吧?”大卫低声询问,因为薄荷的脸色实在惨白,惨白的就像一张纸。

    薄荷摇了摇头,大卫却不太放心,终于到了三十七楼,薄荷飞速的奔出电梯,扶着电梯壁沉沉的喘着气。

    湛氏还如同以往的正常工作,薄荷走出电梯间看到豪华的装修,整齐而又肃然的工作景象立即总算有些安慰,这些都是一凡和公公一手创建的,这是薄荷第一次真正接触到湛一凡的工作环境。每天看到这样的员工和态度,他心里一定非常满足吧?难怪,总有那样充沛的精力和动力驱使着他努力工作。

    “少夫人,这边……”大卫邀请薄荷向左边拐去,薄荷低声问道:“是休息室吗?”

    “是,迈克尔先生就在那里。”

    薄荷点了点头,一路上迎接着各种各样的目光,试探的,疑惑的,但还是有大部分的人认出了她的身份。

    “是总裁夫人。”

    “是啊,我在新闻上见过她,好漂亮。”

    “是啊,真人比电视上看起来更随和……”

    “和总裁倒是很般配……”

    “只是好像有些高傲啊?”

    “少夫人,不必把他们的讨论放在心里。”

    薄荷摇头:“没有放在心里。”她原本在外人眼中就是高傲的,早已经习惯了,更加不在乎这些言论了。

    “不过,不是听说她眼睛……”

    大卫已经推开门,薄荷走了进去,大卫也跟着走进去。

    迈克尔抬头,看到薄荷,神色一沉,眉梢一挑,并未起身也没有主动先开口说话。

    “大卫,你出去吧,在门口等我。”

    “是,少夫人。”大卫看了眼迈克尔才退了出去,但也只是站在门口,他想如果遇到意外,少夫人只要发出一个声音,他就能冲进去。

    薄荷回头看到大卫的背影,心里也安心,转身缓然的向坐在沙发里的迈克尔走去,轻悠的道:“我看你过的还不错。”

    “没你想象中的落魄,总该失望了,嫂子?”

    薄荷轻笑,在办公桌前靠着,低头取下墨镜,露出自己精光熠熠的双眸轻笑:“还不到该失望的时候,急什么?好戏还在后面,我想检察官和警察都还在路上,所以我不着急。”

    迈克尔紧握拳头,冷冷的看着薄荷那双透着精光的双眸:“所以,你的眼睛是真的早就恢复视觉了?”

    薄荷耸了耸肩:“不知道你说的早,究竟是多早?”

    迈克尔冷哼:“我倒是没想到,原来你还是个如此有计谋的女人。”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薄荷微微挑眉,冷冷一个嘲讽嚼在唇边,“就凭你心怀鬼胎的接近我,就凭你想要取得我的信任,还想害的我双目永远失去光明,就凭你……想要将我算计,还嫩了点儿。”

    迈克尔‘啪啪’的拍着手掌:“绝,实在是绝。我从前的确是小瞧了你,小瞧了湛一凡。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以为你们是蝉,但实际上我根本就是螳螂。那蝉,是你们给我的诱饵罢了。”

    薄荷冷笑:“别说得那么委屈。你以为你做的坏事少吗?瑶瑶,安娜,这两个女孩只是你手段的牺牲品之一,夜路走多了,亏心事做多了,迟早都是要偿还的。”

    迈克尔站了起来:“所以,是你带走了安娜!是你,用安娜手里的把柄陷害我!?”

    “陷害?”薄荷拧眉,“迈克尔,别说的那么委屈。你的那些丑闻,都是你亲自布下的结果,关我们什么事?”他以为她会那么轻易的承认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吗?她会撇得干干净净,至少让他永远落不了口实。

    “呵,”迈克尔冷笑,“你倒是聪明。”走过来,大手捏住薄荷的脖子,阴冷一笑,“只要我微微一个用力,再捂住你的嘴,你以为外面那个人再进来,你还能活着吗?”

    薄荷扬起自己的脖子:“如果你还想再背负一条杀人命案,如果你想这一辈子蹲监狱,如果你想在进监狱前再被人打得半死不活进了监狱被各种鸡奸,那你就掐。”将脖子献出去,薄荷很满意看到了迈克尔的脸上因为自己的话而变得尴尬绯红的表情。

    迈克尔恼羞成怒,反正已经被薄荷发现了真面目,也知道根本不需要再装任何的虚伪下去,撤了在薄荷脖子上的手却扬了起来,对着薄荷的脸就呼了过去——

    薄荷反映很灵敏,两只手抓住迈克尔挥下来的手掌,同时向上跳用头狠狠向迈克尔的下巴撞去,迈克尔从未被女人这样对待过,哪里反映的过来薄荷这一招?但薄荷并未完,头撞上去的同时还屈起自己的膝盖狠狠向男人的下体顶去——

    “嗷——”迈克尔一声痛嚎,撤回自己的双手便死死的捂住下体,往后几个踉跄,一脸痛苦的抬头看向薄荷,这女人……怎么这样!?

    薄荷却看得发笑:“早就想这样给你一个教训了。”虽然顶的头顶发麻,但是心里却畅快。慢步的又向迈克尔走了两步,在迈克尔没意料到之时薄荷弯起手肘再一次狠狠的击向迈克尔的背,迈克尔险些被薄荷这一肘打的趴在地上,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了几步扶着地抬头讶然的看向薄荷终于忍不住的发了飙:“你到底想干什么!?疯女人!”

    “是,我是疯女人,所以才看清了你这样的贱男人!”薄荷揉了揉自己的手肘,向迈克尔笑着再迈步而去,迈克尔一个骨碌顾不得背、下体甚至下巴的痛,此刻脸色更是难堪的不得了,顾不得那些爬了起来向后退去急急大喊:“你别过来!”

    薄荷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岂会放过他?虽然不至于再动手,再动手她保不准这个迈克尔会翻脸再次向她扇巴掌,而这一次也许她就没有第一次那么幸运了,毕竟他的脸上现在写满了戒备。

    但是薄荷至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这男人,前几次的屈辱不如数还给他,她还怎么向自己交代?

    错过迈克尔,在他怪异的脸色中反客为主在沙发里坐下来。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栽在你手里,也不是所有女人都会受你魅惑,成为你的情人。在接近我之前,你难道就没想过后果?我是你大嫂,是湛一凡的妻子,任你有再大的魅力再多的自信,你真的以为我会为你所乱?迈克尔,有时候认清事实很重要,不然反而害了自己。再说,你大哥的魅力可比你大多了,而你,哪里也比不上他!”

    “你!”迈克尔冲上前来,薄荷扬头看他:“打女人,就是你最让我瞧不起的地方!如果你能正大光明的行事,如果你能不将女人当做玩物一般的利用随意丢弃,如果你的阴谋诡计是真正的靠着自己的智慧,那我反倒不会这么厌弃你!”说着薄荷缓然的从沙发里站起来,冷冷的与迈克尔直视。

    “厌弃?”迈克尔听清了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你有什么资格厌弃我?”

    “资格多了去了。作为一个女人,就足够厌弃鄙视你千遍万遍!你从不觉得你对安娜对瑶瑶做的事过分吧?在你眼里,那就是你为了谋取目的的途径。这样无耻的人,我没有资格厌弃吗?只是我很好奇,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就那么恨你大哥,恨你舅舅舅妈?”

    迈克尔似乎并不在意薄荷所说的话,反而冷冷一笑道:“从前倒是不恨。目的?就算我不说,你会不明白?少和我再装糊涂。你说我利用女人,你何尝不是利用眼睛骗了所有人!?”

    “不然,你怎么会有今天?”

    “你……”迈克尔再一次咬牙切齿,薄荷拍了拍衣裳,“罢了。无非就是为了金钱,权势这两样东西。男人的对这方面的**,是永远不休不止的。”她有个那样的父亲,还能不明白这些?

    迈克尔冷哼着侧过身去,薄荷连告别也不想与他再说,转身向门口走去。

    推开门,薄荷听见迈克尔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我爱瑶瑶。她是我唯一爱的女人,对她,我至少有一颗真挚的心。所以,她那晚给我下药的事,我并不怪她。请你转告。”

    薄荷侧头回望,迈克尔望着她,薄荷却勾唇一笑:“我拒绝。”谁会相信他说的话?就算是真挚又怎样?他以为瑶瑶会感激?她实在是不忍心再告诉他,瑶瑶正坐在家里手舞足蹈的看着他的今天,她怎么忍心扫了瑶瑶的兴?

    薄荷并未下楼,而是让大卫带自己向楼上而去。

    遥遥的,薄荷便看见怀特先生摔门出来,气势汹汹的从薄荷身边擦过去,还撞到了薄荷的肩。

    “少夫人,你没事吧?”大卫从后面护住薄荷,薄荷摇了摇头,回头望向怀特也就是二姑父的背影,看来,事情有了答案。

    “妈……你就让大哥帮帮我们吧,再最后一次,迈克尔如果真的坐牢了,我也不要活啦……嫂子,你就原谅迈克尔吧,我发誓我会好好的教育他,绝对不让他再生出任何的乱子!三弟,三弟你说话,难道你也觉得迈克尔罪有应得?没有证据的事,大哥你怎么能说他与恐怖事件有关呢?你还是不是我大哥?爸爸在天上看着这一切呢!”

    二姑的哭诉,薄荷在门口听了足足三分钟。手在门上,却始终没有推开,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会不会扰乱?

    “不可能。”宋轻语坚定的声音传来,“我已经说过了,这一次我们不会看在任何人的面子上饶了他!他竟然敢打湛氏的注意,VSTING真要完全垄断了湛氏的工程他想做什么?将湛氏控制?还是在背后踹湛氏两脚?太恐怖了!而至于他与恐怖事件有没有关,那是警察会调查的事。”

    婆婆的坚定让薄荷放了心。

    “你们回去吧。这件事交给警察局。不能因为他是你的儿子你就维护他,这件事没得商量。”公公湛国邦也坚定了自己的立场,薄荷满意的微微一笑,看来婆婆和公公不至于会离婚了。公公,果然还是最爱婆婆。

    “大哥!这些年我劳心劳力的为湛氏做了这么多,不看在苦劳也要看早我的功劳上啊。还有怀特,还有杰克,我们一家三口为湛氏做牛做马……”

    “真的要算这笔账吗?”湛一凡冷冷一哼,“当年,我遭绑架,你们可看在亲情的份上对父亲伸出援手?当年,湛氏被谁毁的只剩下个空架子?当年,是谁抛弃了湛家的一切抛弃了父亲却又在湛氏回春之际卷土而来?”

    “一凡……”湛国邦似乎想要出言阻止,但话刚刚出口却又顿住了,薄荷想一定是婆婆的功劳。

    “真要讲亲情,父亲把你们当做了真正的亲人,而你们把他,把湛氏当做了什么?金库?靠山?天地良心,谁的良心被狗吃了,上天是看得见的!”

    “闭嘴!”一声震呵,薄荷没有犹豫的推门,看见史密斯竟然抬头向湛一凡而去。

    “一凡!”薄荷想也没想就喊道,接下来的一幕让薄荷瞠目结舌,湛一凡条件反射的轻巧的闪开,婆婆宋轻语却极快的闪到了湛一凡的身前,头生生的挨下了那一巴掌。

    薄荷傻了,婆婆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角色她能不知道?更何况,她能不了解湛一凡的身手和反映?所以,这一巴掌,婆婆根本就是故意去接下的!

    没人看薄荷,薄荷却看见湛一凡的眼睛血红了,公公湛国邦的眼睛也变得血红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