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2 痛的,是我们受伤的心

162 痛的,是我们受伤的心

    “妈!”薄荷与湛一凡一同上前将婆婆宋轻语拉下来。

    宋轻语低头用手抹掉脸上的眼泪,抬头眼泪汪汪的望向已经愕然的湛国邦坚定的道:“从前,我是不插手,那是因为我相信你会有底线。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让别人欺负我,欺负一凡,欺负我们娘俩。即便我心里有气,心里不服,但我知道你珍惜你的家人所以由着你去。但是你有没有认清,究竟谁才是你的家人?究竟谁才是你真正该在乎的人!?荷儿是我们的儿媳妇,我是你的妻子,我们是你生命中真正该保护的女人和女儿,受了委屈不是该向着我们吗?不管做什么,也该相信我们的理由吗?如果你还要觉得我们伤害了你在乎的却根本不在乎你的家人是错误的一件事,你还要责问的话……我们就离婚,我说到做到!”

    “妈妈,别说了。”薄荷站上前拉住婆婆的手,一脸恳求的看向公公:“爸,我知道是我和一凡做事有欠考虑,但是妈妈才是你真正重要的人啊。请不要和妈妈置气,她是为了你好……”

    “你真的要这样?”湛国邦并未妥协,而是一脸哀伤的看着宋轻语质问。

    宋轻语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一切,冷冷一笑,推开薄荷的手侧身冷言:“是……你想清楚吧。”说完宋轻语便转身大步的出了书房。

    “爸!”湛一凡看着母亲宋轻语离去的背影,也是一脸的着急,握着拳头上前一步与湛国邦对恃而战:“爸,真正要与你白头到老的人妈妈,并不是你所谓的亲人!他们真正的真心待你了吗?你用钱买到了亲情,你感到心安了,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你们那根本就是亲人!”

    “啪!”随着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还有湛国邦的怒吼声:“你给我闭嘴!”

    薄荷捂住嘴才没让自己的尖叫声发出来,公公……打湛一凡了!

    湛一凡紧握着拳头,脸偏向了一边,薄荷甚至看见了那清晰可见的五根手指印。薄荷心里哽咽难言,她是否真的做错了?是否真的激进了?她是否真的心狠了,所以才导致了这一画面!?

    湛一凡伸手过来拽着薄荷的手腕转身便大步离去,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凡……一凡……”薄荷在后面轻声的低唤,湛一凡却横冲直撞的只顾埋头往楼上而去,因为走得太急所以薄荷一路上磕磕绊绊,在家里穿的很单薄就是短体恤和长裙,手肘好几下撞上了扶栏,痛的一阵阵的发麻。

    佣人们都紧张的看着这一切躲在角落里也不敢再出来,直到进了房间湛一凡狠狠的摔上门,薄荷贴在墙上看着怒气勃发的湛一凡,这是第一次看到湛一凡生这么大的气。说实话,真的很恐怖,薄荷从未因为一个人的愤怒而如此害怕看他的脸色,风云为之变色的让人紧张,也为之心疼。

    湛一凡还在喘着大气,胸膛随着起伏。一双拳头紧紧的拽着,似乎在如此的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薄荷缓步上前,伸手轻轻的握住湛一凡的一只拳头。他的拳头很大,很紧,很硬,就像石头一样坚实不可摧。薄荷微微的用力,抬头看向湛一凡阴霾沉黑而又写满了愤怒的脸轻柔的问道:“一凡,疼吗?”

    湛一凡转身将薄荷一把纳入怀里,沉重的呼吸就在薄荷耳边,炽热的烧着她的耳朵,薄荷听着都觉得难受。

    薄荷慢慢的伸手绕到男人的背后,一双手温柔的拍着他的背:“一凡,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更难受的是妈妈,是爸爸。错还是在我们,我们是晚辈,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擅自做主的做了这件事。他们相爱,他们相扶相持走到今天不容易,妈妈心里想争一口气理解了我们,我们感激感谢。但是爸爸他也没错,我们手段是残忍,他并没有真正的帮迈克尔,不是吗?他拒绝了二姑他们的要求,他也包容了我装瞎这件事的欺骗,他只是想知道迈克尔的真相而已,也许我们误会了他,他这一次不会……”

    “不用说了。”湛一凡紧紧的将薄荷往怀里揽去,用的力道让薄荷几度窒息。

    “不用说了……”湛一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气息终于平稳了下来,“我知道。他们从没吵过架,他从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所以我气的并不是他不偏向我们,而是他今天的态度。我没事,不用为我紧张。”

    湛一凡松开薄荷,朝她缓缓一笑,似乎真的没事了。

    薄荷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却还是不太放心的问:“真的没事了吗?你真的,想明白了?不气爸爸打你的一巴掌吧?”

    “不气。他是我父亲,这一巴掌我还能承受。”湛一凡伸手轻轻的拉着胳膊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薄荷轻声的抽了口气,湛一凡立即扯开自己的手,低头看去,才发现薄荷的手肘竟然红肿了,而且蹭掉了一些皮,特别的狼藉。

    湛一凡又红了眼,薄荷立即捂住伤口道:“没事,我不痛的。”

    湛一凡扯开薄荷的手,握住她的手腕,仔细的盯着那伤口怒道:“哪里会不痛?还想骗我!”

    薄荷抬头认真饿看着湛一凡,问:“那你呢?你就没骗我吗?”他们都是为了安慰对方,所以可以为了对方撒谎,为了对方,再痛也会说不痛的。

    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紧紧的抿着唇不发一言。

    薄荷伸手颤抖的抚上湛一凡清晰可见五根手指印的左脸,她以为自己在伦敦这些天的经历让自己又坚强成长了许多,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轻易的湿了眼眶。但是湛一凡脸上的这无根手指印并不只打在他的脸上,还打在了她的脸上,火辣辣的感同身受。

    “其实,疼的真的不是肌肤,这点儿痛算什么?痛的,是我们受伤的心。”

    她怎么能不理解,能不知道当自己的父亲狠狠的一个巴掌向自己扇来时的感觉?脸真的不痛,最多就是火辣辣一阵子,心里的揪扯和压抑才是最痛苦的,怎样也不得释怀。

    湛一凡将薄荷再一次抱进怀里,附在她的耳边低声喃道:“让我抱抱,就抱一抱……”

    薄荷不再说什么,只静静的呆在湛一凡的怀里聆听着他逐渐恢复平静的心跳。

    *

    迈克尔被保释了出来,薄荷知道这是必然的事。她并没想过迈克尔会在公安局里待超过二十四小时,更何况他并没有真的长期吸食海洛因,就算有布瑞提的指控但他坏的最多只是名声,湛二姑出马没有救不出他的道理。

    接下来几天,湛二姑很快回了德国,事情却并未因此停息下来,反而越演越烈。

    薄荷知道是因为婆婆宋轻语介入其中吩咐媒体大肆宣扬迈克尔过去糜烂的私生活。婆婆似乎在与公公作对,公公奔走在公司与湛家之间,实际上已经好些天没有回来了,虽然他并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为迈克尔说一句话,但是他的态度还是让婆婆宋轻语坚持与其置气,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要妥协的态度。

    薄荷从前以为婆婆是公公的一切,因为他是那么的宠爱着婆婆,就连湛一凡都多番的说起自己不如他的父亲。但现在这一切却又让薄荷质疑,是不是触碰到了双方底线的时候,再多的感情也不及自己心中的执著?

    迈克尔并未上门,薄荷也不认为他就此安分。

    孟珺瑶隔了几天带来一个消息,薄荷看了发笑:“他要订婚了?”

    孟珺瑶在沙发里坐下来,薄荷将杂志递给婆婆,宋轻语看了也笑:“真是好笑,我们竟然是从这样的途径得来这个消息。伊丽莎白&8226;罗宾森?是罗宾森家的二小姐。”

    孟珺瑶也冷冷笑道:“的确是好笑。你知道罗宾森是谁吗?亏迈克尔有办法,竟然能瞒的滴水不漏,还能取得罗宾森家的信任。”

    薄荷并不知道婆婆与孟珺瑶二人此刻说的罗宾森是谁,但是迈克尔订婚的消息确实让她震惊。

    孟珺瑶立即解释道:“布瑞提是凯拉克&8226;罗宾森的情妇,伊丽莎白是凯拉克&8226;罗宾森的二女儿,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奇了怪了?照理说凯拉克应该恨迈克尔给他戴了绿帽子才是,竟然还愿意接纳他成为自己的女婿。这伊丽莎白素日里不喜欢抛头露面,就喜欢读书,不巧和我是同一个高中同一个大学,迈克尔大了我两届,所以我倒是知道她喜欢过迈克尔还明示暗示过,但是被迈克尔狠狠的拒绝且羞辱过,照理说她也该怨恨迈克尔才是,因为连带着她还恨了我这个和迈克尔从前也走得近的人好些年。所以我实在不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伊丽莎白还是对他心存爱意,这些年都没有放弃过?”

    薄荷也不解,没想到这罗宾森是这样的角色,迈克尔究竟是怎么取得这门婚事的更让她好奇。

    “他要娶伊丽莎白企图很明显,”湛一凡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缓然迈步走进来,“政治联姻。杰克与瑶瑶你的婚事没成,所以二姑将眼光放在了迈克尔的身上。迈克尔的丑闻事件闹出来之前这事便有了消息,只是没想到罗宾森竟然愿意在他出了这桩丑闻之后依旧接纳他。看来,罗宾森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手里。”

    “政治联姻?”孟珺瑶抬头看向已经走过来的湛一凡,她对这一词很是敏感,所以听完便蹙了眉:“他的企图会不会太明显了?”

    宋轻语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不行。一凡,你手里现在有多少证据?”

    “证据很多,二姑,三叔的都有,全是垄断湛氏工程的企图心。”

    “你把证据整理一下,我们要打场硬仗。”

    “伯母,为什么不直接将他们告发?”孟珺瑶很是不解。

    薄荷立即按住孟珺瑶的手背微微的摇头,宋轻语的脸上闪过一抹黯然,低头叹气:“瑶瑶你不懂。有的人,明明就不值得,但偏偏就有人珍惜着。一凡,你和我到书房来一趟,荷儿你和瑶瑶就在客厅,这事你们不用插手了。”

    薄荷颔首,她也知道自己插手不宜。

    宋轻语和湛一凡进了书房,孟珺瑶立即拉着薄荷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湛伯父?”

    薄荷幽然的看着孟珺瑶:“既然明白,还问?”

    孟珺瑶叹气:“从前就知道湛伯父伟大的胸怀,但现在我就不明白了,湛伯父还对这样有明显目的要致湛氏要死地,或者要控制湛氏的亲人心慈手软做什么?还要一凡哥哥性情像伯母,不然你怎么受得了?”

    薄荷微微一笑,这算什么?公公忍受的大委屈,而她薄荷从前也这样经受过,所以能理解他的心理。越是收到抛弃,越是被漠视就越是不甘越是想证明自己,所以薄荷算是这里面最理解公公的那一个人。但是如今的薄荷已经放弃了薄家,所以对公公也有些不解了,意义何在?三十多年了,究竟是怎样的胸怀才能容纳这一切。

    “对了,怎么没在门口看见你那个人了?”孟珺瑶扯开话题提到薄光。

    薄荷也不知道,好像是突然消失了,究竟是哪一天没再来,她也没在意。

    “在意他做什么?”薄荷地呕吐看向孟珺瑶,孟珺瑶的语气怪怪的,让薄荷有些怀疑。

    “那个人是不是你爸爸?你们的鼻子很像。”孟珺瑶试探性的问道,薄荷顿时变了脸色,孟珺瑶有所意识便转了话题:“那个……不说这事了,你们什么时候回中国?我想和你一起去。”

    薄荷却微微一笑:“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忌讳的。那个人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我现在已经与他断绝了关系。以后你看见了,也不必与他说话,更不用向他透露任何我的事。”

    孟珺瑶认真而又严肃的点头,薄荷又道:“我打算近期就带着一羽回去。这边是一场持久硬仗,我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想先回去复职。”

    “我和你一起。”

    薄荷微微笑了笑并未说什么,她有回去的想法还没和湛一凡说,当然也不是立即马上的事,必须迈克尔和泊西的问题明朗下来她才能安心回去。

    薄荷没想到,迈克尔的事情会那么快的落下一个结果,而出手的人更让她意外,竟然包括了……公公湛国邦。

    虽然,致迈克尔和VSTING于死地的人是湛一凡,但是公公在背后推助的那一把手依然让薄荷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要给湛家的那些人一个警告和教训?

    想来那一天,薄荷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吃过早饭,薄荷正要带着一羽去疗养院看母亲,此时已经是五月,薄荷和一羽都只穿了一件衣服,正要出门孟珺瑶便打来电话:“你看到新闻没有?快看新闻,看新闻。你怎么都不告诉我这个大好消息啊,要不是我妈无聊正要看电视剧换台的时候我看到,不然就差点儿就错过了这大好的消息!”

    “什么新闻?”薄荷疑惑。

    “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不会吧!一凡哥哥竟然连你也瞒着!?”

    薄荷终于觉得出了事,立即让达芙妮开了电视,自己则拉着一羽回到客厅里。湛一凡和婆婆宋轻语都是公司的古董,湛一凡又是总裁,所以连这三天他们都没回来了一直在公司里,薄荷知道婆婆是下定决心要给迈克尔好看,湛一凡也是紧接着自己的步伐要给迈克尔更大的重挫所以都是不肯歇一口气。薄荷并不想打扰他们,商场上的事她一窍不通,出主意挖陷阱她还可以,但是商业欺诈这种事她知道是犯罪的所以做不出来,便只有在家陪着一羽,或是去疗养院看看母亲。

    薄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新闻上的报道:“好莱坞影星,英国湛氏国际表亲迈克尔&8226;怀特紧接着半个月前爆出的丑闻之后再爆商业犯罪嫌疑。在经过吸毒与桃色门的丑闻之后,迈克尔&8226;怀特失去了所有的演艺通告与工作,原本确定出演的电视剧集与电影也统统被撤,一切与之有关的广告代言也被别的热门男星夺而取之,勾引已婚女星的丑闻更是让粉丝在EF公司示威……不过半个月,迈克尔&8226;怀特再爆商业犯罪嫌疑。其竟然是VSTING幕后董事长,不仅非法收购湛氏集团的股份,更利用不合法的手段获取湛氏工程从中获取牟利妄图垄断湛氏企业工程……而湛氏国际董事长今早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他对迈克尔&8226;怀特十分失望,湛氏国际并不知道VSTING的真实身份……而警察局将展开对迈克尔&8226;怀特的调查,正式怀疑他与两个月前湛氏国际大厦恐怖威胁与大火袭击的关系……”

    薄荷关了电视,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快,更没想到公公竟然在最后做出了决定!

    薄荷立即掏出电话,还没打给湛一凡查尔便已经站在了玄关口,沉吟的看着她:“Boss夫人,Boss让我来接你去现场,看一出好戏。”(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