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1 离婚

161 离婚

    薄荷抬头望向眼前的大酒店,湛一凡在后面将孟珺瑶从后座抱出来。

    “所以,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吗?”薄荷指着眼前的酒店回头看向身后跟过来的湛一凡。

    “你喝了酒,我也喝了酒,回去反倒让我妈担心。更何况瑶瑶今晚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所以住酒店更方便些。”湛一凡解释,薄荷在路上就听见湛一凡打电话,但下车才知道他竟然是订酒店。

    听他这样分析也的确有道理,手里拿着自己和孟珺瑶两个人的包包,湛一凡则抱着已经沉睡的孟珺瑶两个人进了酒店。

    湛一凡订的总统套房,两室两厅。

    进了房间,湛一凡便将孟珺瑶扔到左边的房间里然后就出去给湛家孟家打电话通知去了。

    薄荷打来热水替孟珺瑶擦了擦脸,又伸手将其背后的拉链拉开将她的礼服换下来,盖上被子正要起身退出去却看见孟珺瑶脸上挂着的泪水,实在太惹人心怜。薄荷伸手轻轻的替孟珺瑶擦去,在床边坐下来轻轻的叹气:“哭什么呢?”

    孟珺瑶只默默的流泪,薄荷知道,孟珺瑶吃了很多苦。喜欢她的人不喜欢她,不喜欢的人却又夺去了她的珍贵让她恨之入骨,而且她也看得出来孟珺瑶并不喜欢做一个商人,她更像一个娇弱的大小姐,需要别人去疼爱。这样的她,怎么能肩挑孟氏?

    薄荷从孟珺瑶房里退出来,湛一凡在客厅里坐着正在喝茶。见着薄荷便轻缓的放下茶杯起身,薄荷走过去叹息道:“瑶瑶一直哭个不停。你说,我刚刚问你的问题有错吗?你的身边的男人都喜欢我身边的女人,除了瑶瑶喜欢你之外,有力和查尔一个喜欢以为一个喜欢安娜。看来,我得保护好醇儿才是,那丫头比任何人都没心眼儿。”

    湛一凡抱住薄荷,低头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一脸眷恋的道:“那是他们的眼光,关我什么事?再说,我看瑶瑶都已经放下了,哭一哭未必就和我有关系,再扯这事有意思么?查尔和安娜也不是不配,查尔虽然人高马大,但是细腻温柔,我可是从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样过,也算是安娜的福气。至于洛以为和有力,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他们是天生一对,分久必合。”

    薄荷一脸不解的看向湛一凡:“为什么说他们是天生一对?”

    “洛以为真的是个花瓶吗?”

    薄荷轻笑:“她是大智若愚。”

    “这么高的评价,也算是她担得起了。她征服了有力这个花花大少,难道还不够聪明?安娜从前也是我身边的人,和你关系好了就成了你女人了?瑶瑶也是,你倒是后来为主了?”

    薄荷扬了扬脖子:“那可是。要不你和她们是朋友?我进湛家以来,安娜就一直在我身边和我关系颇好。瑶瑶现在和我是朋友,和你除了青梅竹马又有什么关系?”

    湛一凡伸手重重的刮了刮薄荷的鼻梁无奈的叹道:“得瑟!”

    薄荷但笑不语,就当她是得瑟,得瑟终于融入了他的世界,甚至征服了她身边的一些人。

    “至于醇儿,你觉得哪个男人愿意尊称我们为小姑和姑父?”

    薄荷想来也觉得好笑:“所以,我是不担心你身边的人会对醇儿下手了,除非他自愿降低辈分。”

    湛一凡挑眉,也不愿再想这事,伸手将薄荷一把抱了起来:“走,我们该睡觉了!”

    “小心点,裙子!”薄荷提醒,伸手拽着裙子,湛一凡看着这么美的薄荷心里哪里还愿意慢下来?冲进房门重重的摔上门,片刻后房内便响起各种春意怏然的呻吟和低喘……

    *

    “砰!”湛国邦将手里的平板电脑扔在地上,薄荷吓了一跳,看向同样脸色铁青的婆婆宋轻语。

    当然,并不是针对她和湛一凡,而是针对坐在沙发里的怀特夫妇。

    湛咏春一大早从德国飞回来,就是因为迈克尔漫天盖地的各种绯闻,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了。自然,这一切都是薄荷和湛一凡所乐于见到的局面,也是薄荷自己布下的局,只是没想到公公会这么生气。

    而他生气的理由,则是湛咏春和怀特竟然来恳求公公发表记者会,表明迈克尔的无辜和阴谋论。的确是有阴谋,但是迈克尔真的无辜吗?

    这一场桃色门,他并不无辜!

    薄荷也只是将他近两年来的风流韵事发给了那些记者罢了,而这桃色门也只是昨晚吸毒事件的作料而已,有布瑞提的供词他以为他还有几张嘴可以说清他的‘无辜’?布瑞提有丈夫有孩子还有情夫,所以他迈克尔只要沾惹了,哪里还有名誉可存?他体内少量的海洛因加上车后座的那一包海洛因,他真的还能无辜吗?

    这一次,就算是跳进黄河,任他也洗不清身上的污点。

    “做了这些事还想让我出面替你们发表记者会!?想都别想!他就算真的去坐牢了,那也是他应有之罪!”湛国邦指着湛咏春大骂。

    薄荷从未见公公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公公是个性情温和的男人,对婆婆的温柔不用说了,暗示时尚无人能及的宠溺,就算对自己从来也是客客气气爱护有加的,而他对他的母亲和弟妹更是不用说了,那样的包容那样的接纳是薄荷与湛一凡都不会做的伟大胸怀,但是今天他发火了,而且怒意狂盛,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敢吭一声。

    “大哥,现在也只有你有那样的地位。你不救迈克尔谁还能救他呢?只要你说一句话,迈克尔再大的错也会引人怀疑,别人就不会相信他真的那样做了!”

    湛咏春哭哭滴滴,在薄荷眼中这个二姑同迈克尔一样,是个大有心机的人。而且,二姑这等女强人会流眼泪?就算是为了她自己的儿子,但薄荷此刻也觉得这眼泪是真的虚伪。

    “我做不出来这种事。他犯了错,就该接受批评和惩罚,他是个公众人物他自己不知道吗?”

    “可他是你侄子啊,犯了再大的错难道你不该帮他吗?”

    “就算是湛一凡,今天犯了错,我也不会姑且!”湛国邦冷冷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表情淡漠就像个局外人似的,薄荷的心却是叹息,公公的正义感再一次让她意外了。他本也以为公公会护短,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根本就不站在迈克尔那一边。

    宋轻语脸色铁青,弯腰捡起地上的平板电脑,看了眼屏幕上迈克尔被警察带走,迈克尔与那布瑞提在车里被捉到奸情的那两幅图便搁到了一边去,抬头看向湛二姑也尽是不快的道:“说白了,出了事就只能来找你大哥吗?你是他什么人?你如果真爱你儿子,这事情就该你自己解决。迈克尔的确是大错特错,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作为家人就该给他力量,让他今后改过自新,但是这些事都不是我们该做的,而是你和怀特。你们是他父母,我们只是舅舅和舅妈,你们也该明白的,你大哥不愿做的事,说什么也没用!”

    “没想到,出了事情大哥和大嫂会是这样的态度。我以为我们是一家人,无论出了什么事你们也会给予我们最大的援手,但是你们这一次选择不管不顾。迈克尔最敬仰他的舅舅和舅妈啊……”湛咏春依然哭诉着,薄荷听见这话却上了火,这还算是人话了?公公和婆婆还要怎么做,才算是给与援手?要不要把整个湛氏都给了他们,要不要为了他们掏尽心血他们才满意?

    不,这种人怎么可能知足?

    薄荷还未插上一语,宋轻语已经拍案而怒,指着湛二姑便骂:“湛咏春!怎么说话呐?你大哥的身体状况你是知道的,就不能给他一个清静吗!?你们家哪一次出了事情他不是全心全力,但你现在说的这还算是人话吗?我们真要不管不顾,你还能坐在这里!?”

    这是宋轻语第一次对湛咏春发火,湛咏春先是吓住了,不敢再说话。再看湛国邦冷漠的表情,湛咏春知道自己踩在了触礁上。平日里,大哥对他们好,大嫂是根本不发表任何意见的,所以大哥也是由着做。但是他们都知道大哥疼这个妻子疼的无法无天,只要宋轻语开了口,就算是让湛国邦抛弃亲妈他可能也会做。正因为宋轻语从来不插手湛家的内务事,任由湛国邦给他们施舍,所以湛咏春才敢越来越嚣张,但现在湛咏春不得不闭嘴,因为她知道宋轻语发怒了。

    湛咏春和怀特灰溜溜的离开湛家,薄荷与湛一凡一句话也没说,整个过程都是站在旁边看着。就像看一出戏,冷静的就像局外人。

    但是湛国邦却在湛咏春和怀特走了之后冷眼看着他们二人命令道:“你们给我到书房来。”说完自己便已经转身离开,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低声道:“走吧。”

    薄荷点了点头,聪明如宋轻语这个婆婆,将二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却一眼不发。

    薄荷知道婆婆和公公都是精明人,要瞒住他们很难,更何况事情到了这一步,关于薄荷的眼睛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再隐瞒的了,所以薄荷很坦然,进屋便坐在茶具前开始准备泡茶。薄荷的茶道虽然算不上最好,但绝对也是顶尖的技术,每一个细节都做的非常完美而又精致,大家闺秀的气质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湛国邦与宋轻语都冷静的看着这一切,似乎也不为薄荷能清晰的看到一切而感到惊讶。薄荷心里一面为这感到惊讶,却也为自己感到叹息,自以为装的很好很真实,看来只怕诸多的细节早已被他们发现,在心里也早就拆穿了她与湛一凡二人的小把戏。

    泡好茶,薄荷在四个小杯子里斟满茶水放进小托盘里,然后亲自端给湛国邦与宋轻语。

    “爸妈,喝茶。”

    湛国邦点了点头,宋轻语接过来轻轻的抿了一口,再看向薄荷有些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薄荷知道,他们都在等,等着他们的解释,他们一向疼爱自己与湛一凡。

    湛一凡也端起薄荷泡的茶喝了一口,虽然很想称赞她泡的十分好喝,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他们二人恩爱的时候,放下茶杯便看向自己的父母主动解释道:“爸,妈。其实……宝宝的眼睛在拆纱布那天就已经恢复视觉了。而且,她还脱去了近视眼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至于我们一直欺骗你们,是因为我的提议,我和宝宝想抓住在公司布下陷阱并且害宝宝眼睛受伤的凶手。一切都是不得已,如果告诉你们,事情也许也不会进展的这么顺利。现在,既然迈克尔已经进了公安局,我和宝宝就决定不再瞒着你们,告诉你们真相,也希望你们不要生气。”

    湛国邦冷冷一哼:“还有这么多理由!?迈克尔毕竟是你们弟弟,我知道这件事他有嫌疑,但是诸事不该与我们长辈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吗?”

    宋轻语看了湛国邦一眼,也放下手里的茶杯,沉着脸看着他们二人:“能不生气吗?这么大的事,让我和你妈妈掉了多少眼泪?荷儿,一凡一向胡来惯了,你怎么也跟着他胡来呢?这件事,是你们两个浑了!”

    湛国邦见宋轻语这样说便不再说别的了,但是脸色依然难堪。

    薄荷立即态度诚恳而又温柔的解释道:“妈,爸爸,真的对不起。我知道我和一凡在这件事上对你们有诸多的对不起,我也一直心存愧疚,但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如果我不装瞎,安娜的养父母会有生命危险,安娜也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我不装瞎,迈克尔也不会这么快的狂妄自大露出马脚得到报应。”

    “这话怎么说?难道真的是马克尔?”湛国邦终于皱着眉问道。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解释道:“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是爸爸你知道VSTING吗?”

    “这是个建筑公司,这两年在建筑业颇为崭露头角,我知道。而且,接了不少我们湛氏的工程。”

    湛一凡眯了眯眸子:“VSTING的董事长,父亲你知道是谁吗?”

    湛国邦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或许有关系,神色一紧,低声便问:“是谁?”

    “迈克尔&8226;怀特。”

    宋轻语挑眉,一脸的讶然:“怎么会……?”

    不仅宋轻语,就连湛国邦都因为这意外的消息儿震惊了,他是怀疑迈克尔&8226;怀特,但是却没想到VSTING会与这有关系。

    “安娜,其实是被我和一凡保护起来了,因为迈克尔利用伤害了她,要她给我下药让我的眼睛永远失明。我无意中得知这个消息,于是才和一凡有了装瞎这个计划,只是为了让迈克尔相信安娜,也相信他自己的奸计得逞,我们只想知道他的目的。”虽然迈克尔的目的他们都很清楚,但是始终是没真正的得到答案。

    “原来是这样……”宋轻语接受了这个解释,走过来扶住薄荷叹了口气:“让你受苦了,孩子。但你们实在我们骗的够惨,要不是这几天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所以去找了给你做手术的医生,不然我还真要别你们给瞒在骨子里到现在了!”

    薄荷抿唇轻笑:“就知道妈你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到最后我们坦白的时候才知道的。”

    宋轻语见薄荷双眸又露出从前那样的光芒心里又是欣慰又是开心,湛国邦却没那么高兴了,冷眸瞪着薄荷与湛一凡继续用审问的语气道:“所以,昨天迈克尔的事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薄荷心里一个咯噔,这的确是她布的陷阱,但她并不觉得这有错。

    “你凶什么凶!孩子们是凶手吗?”宋轻语回头朝丈夫湛国邦怒吼回去,伸手将薄荷拉到她身后,怒气腾腾的向自己的湛国邦质问而道:“就算是他们做的,你还准备怎么着?把他们送到警察局去啊!?到底谁是凶手你心里不是不清楚,那是迈克尔自掘坟墓,他私人生活糜烂不堪,他将毒手都伸向你儿媳,伸向我了,你还打算为他公正怎么着?从前,我可以不管你怎么包容怎么容忍那些人,但是从今以后我有了儿媳妇了,我不会再容忍一分!如果不是薄荷运气好,眼睛也许就真的那么瞎了,要不是我运气好,也许那一天就死在电梯里了。所以不管迈克尔这一次是怎么进的警察局,都是没错的,都是活该的!”

    “老婆……”湛国邦的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他在处理湛家事宜上宋轻语从来没插过手,而他也从来都是做到问心无愧,这一次如果真的是薄荷与湛一凡下的手,他的心并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自己。

    “别叫我!你自己想清楚。如果你觉得一凡和荷儿有错,如果你觉得迈克尔罪不应该或是别人都可以就我们自己人必须忍耐必须任由别人的迫害而不还击,你再妥协,你再帮他们……我就和你离婚。”

    宋轻语摸了一把脸,薄荷知道,婆婆哭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关心,七儿的眼睛已经好很多了,只是因为用药,用在里面就会有分泌物,又不敢揉……所以视线总是不太清楚……码字很慢,心情就烦躁。**号,估计就能完全好了。让我多休息几天吧,╭(╯3╰)╮

    话说,这一章有木有把大家惊吓到?(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