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60 你的男人喜欢我的女人

160 你的男人喜欢我的女人

    从诊所出来,孟珺瑶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打了个呵欠:“好累,又累又饿,好像打了一场持久的硬仗似的。我们去吃夜宵吧?”

    查尔将布瑞提扛了出来再次扔进后备箱中,薄荷看向查尔态度良好的问:“我们要去吃夜宵,一起吧?”

    一旁的孟珺瑶一听薄荷这话就知道是答应了她的提议,立即开心的差点儿就手舞足蹈。

    查尔顿了一下,看了眼手腕表上的时间,还是低声道:“我还有事,要回去才行。”

    薄荷感兴趣的看着查尔追问:“是不放心安娜吧?”

    查尔一顿,突然低了一下头。薄荷想,查尔一定又红了脸。真奇怪,明明看不出查尔的脸色,可是每一次就是能感觉到他在害羞似的。

    在车里久候了大半个时辰的湛一凡推开车门冷眼的看着车外就是不进去的几人冷冷道:“要不要撤人?”

    薄荷微笑着转身钻进车内,孟珺瑶原本还愣在薄荷的那一句话里,听见湛一凡的不爽也立即跟着尾随薄荷钻进后座里。

    “怎么不坐前面了?”湛一凡翘着腿悠哉的看着薄荷那边的孟珺瑶问。

    “我就偏要当电灯泡,怎么,不爽啊?把我扔下去啊。切……”孟珺瑶一脸不爽湛一凡的模样,湛一凡微微的张大眼睛,这可是这丫头第一次对自己表露不爽的表情啊。

    “看来,宝宝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快要超过我了。”湛一凡附耳薄荷低声凉凉的道。

    薄荷无奈的看向他:“你们是二十年的友情,我和瑶瑶才几天,怎么比得上你?别吃醋了啊。”

    孟珺瑶冷哼哼一笑,立即挽住薄荷的胳膊:“是,我就知道,一凡哥哥会吃醋的。吃我和你好了,又有一个人要和他分一羹你的爱!”

    薄荷左看右看,无奈的望天,她和左边这个不是情敌么?左边这个不是喜欢右边这个喜欢的要死么?怎么到头来她却成了二人争宠的对象了?这世界是要逆天了么?还是她的魅力真的很大?

    薄荷忍不住自恋的捧住自己的下巴叹气:“哎……人太漂亮了,果然也是一种罪。”

    湛一凡忍不住一笑,在薄荷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我的宝宝,美得罪孽大了。”

    孟珺瑶挫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们:“我从前怎么就没觉得一凡哥哥这么恶心人呢?我当初到底喜欢他哪点儿了?我从前眼睛一定是瞎了,这样肉麻不矜持的男人怎么可能是我迷恋了二十年的对象?我喜欢的成熟而又稳重,绝对不苟言笑且腹黑深沉的男子呢?难道只是我的假象?”

    湛一凡大手盖住孟珺瑶的后脑勺往前一推:“哎,你个死丫头!”

    孟珺瑶揉着后脑勺委屈的看向薄荷:“你男人欺负我,你管不管?”

    薄荷伸手将一左一右的二人伸手便推离自己远远的:“你们,都给我死远点儿。”

    孟珺瑶被推到车窗上,看向霓虹灯照耀的车窗倒影里的自己,孟珺瑶微微一笑,究竟有多久没有今天这么开心,快乐而又刺激了?

    湛一凡看着孟珺瑶嘴角那抹浅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瑶瑶……祝你幸福。

    大手悄悄的握住薄荷的右手,薄荷并未扭头过来只微微一笑,这笑,是会心的,也是安慰人心的。

    薄荷说要将安娜接出来吃夜宵,以庆祝迈克尔今天进了局子的大喜事。

    查尔虽然沉默,但一路上不停的往车后座看,像是有什么话要对薄荷说,薄荷却装糊涂,只和孟珺瑶或是湛一凡聊天,三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就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从经济到政治,从政治到中国再到英国随便海聊。

    终于到了查尔的家门外,孟珺瑶一打开车门薄荷欲下车:“我去接安娜吧。瑶瑶你和我一起。”

    “好嘞。”孟珺瑶今天雅兴很高,先下了车然后等薄荷下来,湛一凡依旧是坐在车里,倒是查尔忍不住的也跟着下来了。

    当然,他们在半路上已经放了布瑞提,查尔联系的人将布瑞提接走,明天一切对她来说都将是个崭新的人生。不再如从前那般能嚣张滋润的小日子,布瑞提,算是送给你的回礼。

    薄荷来过一次所以熟门熟路的摸到了查尔湖边别墅的房屋,按响门铃就开始等安娜。

    几日没见安娜了,薄荷也并未与她打电话,所以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心情有没有平复?有没有从被家人抛弃的失意中恢复过来?薄荷斜眼看向后面跟着的查尔,勾起神秘的微笑,查尔似乎很看重安娜啊?

    如果他们今晚对付的并不是迈克尔,没有湛一凡的命令他还会那么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吗?薄荷表示怀疑。似乎从第一次来这里,查尔的态度就有些奇怪。

    “WHO?”安娜警惕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安娜,是我。”薄荷轻声答应道。

    “咔~”门很快就开了,安娜欣喜的脸从门后露出,见到薄荷便紧步上前拉住薄荷的手臂一脸的激动:“少夫人,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而且是这么晚……”说着就发现了薄荷身旁的孟珺瑶,安娜的脸色微微一白,有些惊慌的看了看薄荷又看了看孟珺瑶:“少夫人,孟小姐怎么也……”

    薄荷朝安娜摇了摇头示意道:“不用担心,自己人。”

    “可是她……”安娜有些欲言又止,薄荷一阵窝心,安娜也知道孟珺瑶的心思,也知道替自己着想,她想不窝心都难。

    “喂,丫头。我和你少夫人可是朋友,别乱说哦。”孟珺瑶瞪着眼提醒,安娜脸上的表情就更诧异和意外,一脸的不可思议。

    薄荷笑着岔开话题:“其实,我今晚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好消息?”安娜一脸疑惑。

    “嗯。迈克尔,被我和瑶瑶联手送进了公安局,明天他就会真正的身败名裂……当然,也有查尔和你少爷的功劳。”

    安娜一脸的愕然,随即,由惊转喜,激动的拉着薄荷,眼泪滚滚的往下落,哽咽着不确定的问:“真的吗?少夫人,真的吗?这是真的吗?他真的要……要得到一切的报应了?”

    孟珺瑶在一旁看着安娜这么激动,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她和安娜虽然情况有些不一样,但是她们都是被同一个男人给毁了,她们都恨着那个人,心情相似,孟珺瑶心里对安娜反倒有些佩服,不再把她当做一个小女仆看待。

    “报应不爽。安娜,我们吃夜宵去!”

    孟珺瑶主动伸手过来,安娜有些不安的看向薄荷,薄荷向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安娜鼓起勇气轻轻的伸手过去。孟珺瑶握住,转身又挽着薄荷,一脸开心的道:“走,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还不醉不归?我好不容易清醒了,你饶了我吧。”薄荷可不想再晕头晕脑的做一些丢脸的事情。

    “是哦,有的人大声表白了哦?”

    薄荷捂住脸侧向一边去,今晚是彻底的失去自己的威信了。

    “我也不能喝……”安娜犹豫着道,孟珺瑶扭头看向她:“喂,不是吧?你少夫人酒量不好不能喝就算了,你也扫我的兴?不行,不行今晚一定都要喝酒。薄荷你醉了有一凡哥哥护着你,安娜我相信你的酒力……”

    安娜低头看到身后投来的高大黑影,她很少走出他的家门,这是第二次还是第三次?好像,每一次出去都有他的陪同,而她惊恐的一切似乎都不足为道,此刻看到他的人就在身后,那么高大,她的心也渐渐的安了下来……

    “安娜。”薄荷上车便轻唤了一声,安娜还未上车,抬头向薄荷望去。

    “你坐前面吧。一凡也在后面坐着,后面坐不下四人了。”

    安娜看了孟珺瑶一眼,犹豫着走向副驾驶座。查尔,这个从未对孟珺瑶甚至薄荷绅士过的男人立即绕到副驾驶座去替安娜打开车门,薄荷与孟珺瑶迅速的兑换视线,两个人心领神会的笑了。

    安娜有些尴尬,踌躇着慢慢上了车。查尔,这个高大粗犷的黑皮肤男人竟然弯腰去拉安全带,薄荷快要看不下去了,男人一柔情起来,还真的能闪瞎旁人的眼睛,现在是真的能感觉到从前每次在自己身边咋呼的那些人是如何看待湛一凡的了。

    “不,不用了。谢……谢谢。”安娜犹犹豫豫的自己拉过安全带扣上,查尔虽然有些无趣不过还是起身体贴的将副驾驶座的门关上,自己才又回到驾驶座。

    安娜一直不敢回头,薄荷和孟珺瑶什么也不说,湛一凡也是沉默的靠在一旁,车里的氛围似乎突然怪异了起来。

    查尔将车停在了一家规模比起一般的要大一些的中国餐馆门口,薄荷这一次跟着湛一凡下车,下了车湛一凡便拉着薄荷的手低声询问:“冷不冷?”

    其实此时已是四月底,快到五月的天只有早晚才亮,但正是因为薄荷只穿着晚礼服所以身上犯起了鸡皮疙瘩。

    薄荷老实的点头:“嗯。”

    湛一凡已经脱下了外套披在薄荷身上,孟珺瑶也冷的打哆嗦,薄荷立即拉着她的手道:“走,进去吃东西就暖喝了。”

    孟珺瑶点头,两个人率先拉着手进了门。湛一凡在后面跟着,安娜和查尔并肩则在最后面进去。

    餐馆老板是中国人,营业员竟然是个英国小伙,难道一般不是中国留学生吗?后来才知道因为这小伙子想要学习中文,所以晚上才在这里兼职。

    上来便说了两句不太正宗的中国话:“里面请……请问吃什么?谢谢。”

    “你们这里晚上能吃什么?”孟珺瑶用英文询问。

    那英国小伙见孟珺瑶英语说得完全伦敦腔立即笑道:“小火锅,烧烤都有。”

    “你们想吃什么?”孟珺瑶低头询问薄荷他们。

    “火锅吧。”湛一凡见三个女人脸色被动的都有些发白便主动提议道。

    “烧烤也来一点。”薄荷立即举手。

    孟珺瑶赞同,问了安娜喜欢吃什么菜便自己给点了,最后还要一些白酒。

    菜很快就上来了,因为是四方八仙桌,所以湛一凡与薄荷坐一起,孟珺瑶和安娜坐一起,查尔一个人坐一个方向,所以气氛不如刚刚在车内的那么怪异。

    菜很快就统统上来了,火锅煮起来孟珺瑶和薄荷就往里面夹菜,孟珺瑶虽然很少吃火锅,但是也是个华裔,所以火锅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倒是安娜,从未见过这样的吃法,一副好奇的样子。

    孟珺瑶并不知道安娜怀有身孕的事,她看着查尔从各个小细节都对安娜表露出来的关心便打趣的道:“安娜,查尔对我们可没有像对你一样体贴哦!”说着孟珺瑶还怪异的朝着他们二人眨了眨暧昧的电眼。

    安娜尴尬的红了脸,求救的看向薄荷:“是少夫人吩咐过……查尔先生才对我这么关心的……我也一直很感谢他。”

    薄荷轻咳了一声,在桌下轻轻的踢了孟珺瑶一脚,孟珺瑶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便不再打趣了。

    湛一凡忍不住孟珺瑶的劝喝了几杯白酒,薄荷是滴酒也不沾了,安娜虽然觉得白酒很香,但是眼光更偏向于烧烤和火锅。虽然对薄荷这个地道的中国人来说这样的味道实在不叫好,但这也是她这一个多月来吃的最开心的一顿饭菜了。

    “来!”薄荷举起手中的白开水,“我以水代酒,庆贺我们今天的成功!”

    安娜放下手里的筷子也举起面前的白开水杯子。

    孟珺瑶放下手里的铁签举起白酒杯一脸的痛快畅然之意,查尔和湛一凡自然也给面子都举起手中杯听命。

    薄荷看向湛一凡,伸手拍着他的肩豪迈万丈的道:“接下来,就要靠一凡同志做好万全的准备,然后……瞄准,最后击中!”做了一个瞄准的表情,孟珺瑶哈哈大笑,“来来,干杯。期待一凡哥哥,庆贺这一次那人的落马,期待下一次他的万劫不复!”

    干杯,薄荷在心里默念,眼光轻轻的落在安娜身上,查尔似乎一晚都在看安娜,而安娜则躲避着他的眼神……

    吃过火锅和烧烤这样具有中国特色的夜宵,喝过白酒,孟珺瑶终于有些东摇西晃了。谁让她兴起的竟然喝了五两白酒呢?也算是酒量非常好了,就是酒品和自己一样的差,趴在自己身上呼哧呼哧的喘热气就算了,还一直不停的流眼泪。难道孟珺瑶喝醉了就哭?还是,心里有着什么深沉的心事?

    薄荷和湛一凡将孟珺瑶扶上车,自然是出租车,这么一晚上不能再让查尔送他们去落脚地,更何况薄荷担心安娜。

    湛一凡上了副驾驶座,孟珺瑶在后面倒着,薄荷给湛一凡低喃了一声便转身回去找还没上车的安娜。

    “安娜,我和你说两句话吧。”

    薄荷之前的芝华士酒劲已经完全过去,而且一个晚上也没有再沾一滴酒,所以人很清醒,无比的清醒。

    薄荷拉着安娜去了一旁,查尔望着这边,薄荷看了查尔一眼低声问安娜:“安娜,和我说实话,查尔是不是……喜欢你?”

    安娜立即摇头,一脸的惊慌之色:“少夫人,没有……你怎么这样说呢?”

    薄荷微微的缓了口气,那就是查尔还没有表露心迹了。

    “你对他……是什么看法?”薄荷也看得出来,安娜不可能不知道查尔的心思,所以一晚上都在躲避他的接近。

    “他……”安娜红了一下脸,“不知道。对我很好,但是是因为少夫人的话啊……”

    “查尔不是那样的人。并不是因为我和湛一凡的嘱托就给女人系安全带的人吧?他并不是一个绅士,可是他似乎很呵护你。”

    “少夫人,我……”安娜窘迫的低了头,似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才刚刚经历了一切,被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甩了,被自己的养父母逐出家门,失去了工作,她哪里能想别的事情?她只想尽快的调整好自己的生活,去面对未来。

    “安娜,如果感到困扰,你就和我说,我可以让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但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错,你很眷恋,我会装作今晚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

    “少夫人……”安娜抬头看向薄荷,一脸为难,“你说我的孩子,是不是需要一个父亲?我想上学,可我不愿意失去这个孩子。所以我在想,我的未来,还是需要一个男人的照顾的。查尔很体贴,他也知道我的秘密,他……但是我这样一个人……配不上……我的心里现在还不相信男人……所以我不知道,我很乱,我能想一想吗?”

    薄荷体贴安慰的拍了拍安娜的肩:“当然能。慢慢想,好好想,想仔细了,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就打电话给我。”

    安娜点头,薄荷将安娜带回去,和他们告别之后回到车里。

    薄荷上车,将孟珺瑶扶了起来倒在自己的身上,伸手突然摸到一个东西掉下来。薄荷‘啊’了一声,将手心里捡起来的耳麦摊开,她刚刚似乎……忘了关与查尔通话的耳麦开关?

    “怎么了?”湛一凡听到薄荷的轻咦回头便问。

    “没事……”薄荷取下耳麦,看着湛一凡心里突然颇有感叹,“你说,你身边的男人怎么都喜欢我身边的女人?”

    ------题外话------

    ——大家看见七儿在留言板顶置的公告了吗?眼睛受伤,肿的厉害,所以这几天不能坚持万更了。等好了偶再继续。(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