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59 完美的善后

159 完美的善后

    “铛~”玻璃杯相撞的清脆声响回荡在幽静的角落。

    “Cheers!”

    两个女人会心一笑,仰头各自饮下杯中芝华士。

    就算是不胜酒力,但是这一刻唯有饮酒才能表达薄荷心中的畅快,闭着眼睛还能回想那一刻……

    迈克尔走下车还没来得及驱走如蜂窝般一样涌来的记者们,警报的鸣笛就从停车入口处的方向传来。所有人都懵了,包括哪些争先恐后还在拍照还在采访的记者们,迈克尔更是沉黑了一整张脸,唯有在车内坐着的薄荷与孟珺瑶二人互相击掌。

    “yes!”孟珺瑶恨不得尖叫出来,薄荷捂住她的嘴警告:“嘘……不想功亏一篑的话,就暂时忍住心中的激荡。”

    孟珺瑶老实的点头,薄荷放开孟珺瑶的嘴,两个人又拿着望远镜专心致志的看起这场她们导演的戏来。

    四五个警察从警车上下来,排开记者们便询问迈克尔,并向他出示了证件。而迈克尔随即变了脸色,比沉黑更阴沉的恐怖弥漫在他的脸部表情上,就算是听不见薄荷也猜想警察会说:“你好,怀特先生,我们接到有人报案举报你在吸食白粉,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调查。”

    薄荷窒息的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心中还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她不知道伦敦的警察和中国的警察办案是否一样,所以她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这桩案子。

    两个警察站在迈克尔面前,两外两个警察开始搜车。

    车门一开,布瑞提便从车上滚了下来,衣衫不整的她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看到眼前的警察就扑了上去,一双手紧紧的抓着对方开始上下其手。那警察恼羞成怒,抓住布瑞提的胳膊便是一拧将她按在了车上,布瑞提痛的一声哀嚎,闪光灯又是一片,薄荷想布瑞提今晚过后就会知道失去一切的滋味,也该知道所谓‘嚣张’的后果。

    警察将布瑞提双手拷主扔在地上,布瑞提没有男人的慰藉双手又被人向后拷主,只能躺在地上难受的蹭着。然后警察又开始检查迈克尔的车,迈克尔则看着地上的布瑞提像是在思考什么。

    薄荷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立即掏出电话来打给查尔。

    “喂,查尔?”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查尔正在外面的某个黑暗角落里等着事情的落幕,薄荷的再次来电让他意识到事情也许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的确还有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忘了收尾,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忙。”

    “你说。”

    “布瑞提,不能让她也被带去警察局。她体内的迷情药如果被检测出,我和瑶瑶很容易成为怀疑对象。”

    虽然她和瑶瑶在布瑞提晕倒前有表演无辜的成分,但是她晕倒前所接触的对象只有她们,万一她不怕湛家准备豁出去,那她那瑶瑶就危险了。而她和瑶瑶只要被怀疑,迈克尔的怀疑也只会多不会少。

    “好,我知道了。”查尔迅速的掐了电话,孟珺瑶看过来有些担忧的道:“没事吧?”

    薄荷摇头:“没事。查尔会办好的。”

    孟珺瑶似乎也有些不安,刚刚薄荷说的话她也听见了。这场陷阱的主谋者是薄荷,她是打从心底里佩服她的智慧,而且临危不惧的态度也让孟珺瑶深感崇拜,更是认识到自己根本比不上她的这一面,心里越是觉得薄荷这样的女人才真正的配得上她的一凡哥哥,心里的释然也是越来越多。

    “啊!好像搜出来了。”孟珺瑶拉了拉薄荷激动道,薄荷重新拿起望远镜望去,警察从迈克尔的车后座拿出了什么东西,迈克尔终于慌乱了,似乎在解释什么。但是警察已经将手铐无情的铐在他的两只手上,记者们哪里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啪啪啪’闪光灯就像下流星雨一样统统砸向迈克尔那苍白的脸。

    终于见到他如此惊慌失措而又苍白的脸,薄荷和孟珺瑶岂会不畅快?两个人清脆的击掌互相一个“givefive”!但,开心的似乎还有些早,迈克尔再被警察带走前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布瑞提,突然附耳对警察不知道说了什么,刚刚铐起布瑞提的警察便上前欲将她抓起一并带走,孟珺瑶伸手紧张的抓住薄荷:“怎么办?”

    “别急。”薄荷低声冷静道,“你看,警察后面。”

    孟珺瑶望去,一个警察从警车后走了出来,个子很高,皮肤很黑,戴了副墨镜,但是孟珺瑶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查尔。

    “他?”孟珺瑶一声低呼,薄荷神秘一笑:“看他怎么做。”

    查尔走过去拿出警察证件,而那些警察竟然相信了他,铐着的布瑞提就交给了查尔。而布瑞提不老实,一个劲儿的我那更查尔的怀里撞。不仅孟珺瑶诧异了,就连薄荷也愕然了,这查尔说了什么,这警察竟然就信了?

    迈克尔也没见过查尔,所以并不知道查尔的真实身份,只看了查尔几眼就被警察带上了警车。查尔又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几位警察和查尔打了招呼竟然就留下他和布瑞提走了,查尔提着布瑞提避开闪光灯向薄荷她们这车走来。

    薄荷看向孟珺瑶,孟珺瑶搓了搓手比的鸡皮疙瘩:“这个查尔想做什么?”

    话刚刚落地查尔就拉开了车门,孟珺瑶被扔了上来。

    “啊!”孟珺瑶一声尖叫,因为布瑞提竟然扑上来就抱着她。

    “查尔,你做什么?”薄荷低声道。

    “放心吧,外面那些记者不敢拍我的车。”查尔坐上副驾驶,递给薄荷一只针管,“Boss夫人,这个是镇定剂,这个时候她是不分男女的。”

    薄荷诧然,孟珺瑶已经用脚抵着布瑞提想要趋过来的肩。

    “啊!她吻我的脚!变态,**!”孟珺瑶似乎已经快要发疯了,一边尖叫着丝丝拥住薄荷,一边还要抵制着发情的布瑞提。

    薄荷从小就怕打针,但是现在手中的针似乎不得不打下去了。

    咬了咬牙,薄荷一把拉开孟珺瑶自己上前,布瑞提得了自由张牙舞爪的便向薄荷扑来,抱住薄荷便往她胸口撞,薄荷浑身都被激起了鸡皮疙瘩,拉起布瑞提的胳膊一针便向下扎去——

    “啊——”两声惊耳的尖叫声反而拉回了薄荷的冷静。

    “闭嘴!”回头怒瞪孟珺瑶一眼,这布瑞提被扎出了血尖叫也就算了,她也叫个什么?

    孟珺瑶捂住嘴狠狠的咽着口水讪讪的盯着薄荷才道:“你刚刚好恐怖……”

    薄荷将针管扔到前驾驶座,查尔已经将车驱出了地下停车场,薄荷立即道:“停车,我和瑶瑶现在还不能回去。”

    查尔‘吱——’的一声紧急刹了车,回头不解的看向薄荷。

    薄荷低头,布瑞提已经昏迷,薄荷将她推开任她自己滚到作为下的窄巷道里。

    薄荷又抬头向查尔看去问:“她暂时不会醒来吧?”

    查尔点头,薄荷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在这里等我半小时,我和瑶瑶半小时后再出来解决她。”

    查尔并未答应,但薄荷已经推开车门推着孟珺瑶下了车,查尔只看着她们消失在马路对面,很快便从小侧门又进了宴会大厅。

    回到大厅,薄荷便拉住孟珺瑶的手:“好,瑶瑶。现在我们要装作刚刚吵完架,最好让杰克注意,发现,相信。”

    “杰克?”

    “他在这里。现在,就算迈克尔后来怀疑,杰克就会是我们唯一的证人。”

    孟珺瑶点头,薄荷说罢便微笑:“来了?”

    孟珺瑶一怔,薄荷抬起手便用力的甩开孟珺瑶的手,再伸手一把将孟珺瑶推开,自然是瞧见了孟珺瑶身后正路过的服务员。

    一阵哗啦啦的响声,服务员跌在地上,托盘里的酒杯全部打碎。而孟珺瑶一身狼狈,紫色的礼服上沾了不少的酒,整个一香气宜人的‘酒鬼’。

    孟珺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薄荷,是真没想到她说做就做,而且不给她半点儿准备的机会,就这么将她被迫的逼到了众人眼前。

    周围的人立即都围了过来,再没人看舞池里跳舞的高贵男女。

    “孟珺瑶!”薄荷微微的喘着气,眼神直视前方,她知道自己今晚一定一战成名。湛少夫人第一次出息伦敦上流社会的晚宴就三番两次的以这种方式引人注目,谁会不记得她?但,一向嫉恶如仇的薄荷还真的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待自己。

    “喊什么喊?”孟珺瑶满脸不爽快的瞪去,推了她还敢喊得这么大声,这女人还真是有够狂妄?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薄荷指着孟珺瑶的方向,似乎已经气得发颤,就连手指都在微微的发抖,孟珺瑶心里是真的诧异和佩服,这薄荷不当演员实在太浪费了,一定会得奥斯卡影后奖。

    “哪种人?你说,我是哪种人!?”孟珺瑶恢复大小姐的本色,骄傲的一塌糊涂。

    薄荷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真正残疾人,不仅脸色发白,就连唇也发白,在别人眼中看来不管她是什么狂妄的态度,就真的会认为她绝对是无辜的那一个,而孟大小姐绝对是欺负人的那一个坏脾气。

    “你!我今晚相信你,所以才和你来这一趟。可你是怎么对我的?”

    “你说,说我是怎么对你的?”

    薄荷一声冷笑:“还需要我说吗?将我一个人扔在大厅里,你却跑去和男人约会。你难道不知道刚刚有个叫做布瑞提的女人为难我了吗?”

    “布瑞提?”孟珺瑶的脸色有些微变,怎么又扯到这个女人了?

    “是,我看不见,所以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我对这个圈子不熟,所以不知道哪些人是不可以得罪的。但你自己说,今晚你会做我的眼睛,但你究竟做了什么?我看不见的时候,我受委屈的时候,你真的做到了你该做的吗?枉我对你这么信任,要不是我找到你,你是不是就连走也记不得我?孟珺瑶,我以为你的诚心我是能相信的,但是没想到你还是这样……果然,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情敌能成为朋友!”

    周围有人哗然,大部分的人指着孟珺瑶开始指指点点。孟珺瑶气的跺脚,这个薄荷,真是让她百口莫辩,黑的也能让她说成白的,她孟大小姐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整个伦敦的上流界,谁不知道孟珺瑶从小就立志要成为湛一凡的新娘?这一刻,人人都在指着她嘀咕,既然湛少都已经娶了妻子了,她为何还苦苦不放?甚至以这种方式让湛少夫人受侮辱。

    “是啊,刚刚我也看见布瑞提欺负湛少夫人了。”

    “不知道布瑞提现在去哪里了?”

    “我就说瞎子怎么能来参加这种宴会呢?自己丢人不说,还让带着自己的人也丢人……孟大小姐这一次算是被她丢脸丢尽而来。”

    孟珺瑶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薄荷这是讲难题仍给了自己,怎么做就看她孟珺瑶,做的不好就是丢人,做得好了就是挽回面子。这个薄荷……还真是气煞她了。也庆幸自己并未与她真正的相斗,因为她这一刻明白,如果要斗自己是根本就斗不过她的。

    “谁说的!?”孟珺瑶咬牙低声一喝,给吼了回去,“如果不是把你当朋友,我怎么会带你来?如果我还惦记着你丈夫,我怎么会和别的男人约会,你自己也发现了,我刚刚和别的男人约会了,你怎么还能那样怀疑?”

    薄荷别着瞬间红彤彤的脸,孟珺瑶见好就收,立即上前挽住她:“好啦,别生气了,走走,我们今天是来玩的不是吵架的。刚刚丢下你是我不对,好不好?你也找了我这么久了,找到我了,就别气了嘛。”

    薄荷挣了两下没挣脱便由她继续挽着,其余的人都惊愕的瞪着眼看着这急剧变化的一幕。但这个圈子最不乏的就是戏剧般的故事,有的人含笑看着这一幕,有的人却在嘲讽这做作,自然也有人将这一切收入眼底,薄荷看见杰克转身离开的背影,满意的勾起唇角。

    薄荷与孟珺瑶二人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为今晚这胜利的一仗干杯庆贺。

    “第一次合作,默契十足,而且……大获全胜!”孟珺瑶甚至已经不担心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对她来说看着迈克尔被抓上警车已经是心底最畅快的事了。

    薄荷觉得脸已经开始有些发烫,孟珺瑶也发现了她竟然真的不胜酒力的事实,低声哑然的笑道:“喂,你不会真的那么弱吧?”

    薄荷用手掌扇着冷风叹道:“不怕现在告诉你,在我和湛一凡领证的那天晚上,我就喝醉了。”

    “啊?”孟珺瑶愕然的瞪大双眼,噗嗤的笑道:“不是吧?那一凡哥哥不是要气死?他对你那样猴急。啧啧,可惜好戏没在旁边看着哟。”

    薄荷对孟珺瑶这样的答案感到啼笑皆非。她听到就不觉得酸溜溜吗?竟然还说好戏没看到这样的话。

    “刚刚说的那些话,不是由心的,你别往心里去。”虽然有些别扭也没有必要,但薄荷还是为刚刚故意吵架说的那些而感到抱歉,从今往后孟珺瑶就要例为她不愿意伤害的人物之一了。

    “哎呀,不必为这事感到抱歉,我说的也是真心的。其实薄荷,我真的佩服你,我虽然会做生意,那是因为我从小就在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但即便我作为一个女商人也不会像你今晚这样给迈克尔布下这样一个大局,这样的天罗地网让他根本无处可逃。我甚至已经开始期待那漫天的新闻和报道,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畅快过。你那么聪明,稳沉,我自知比不上你。想开了,心底到觉得你和一凡哥哥是天生一对,对一凡哥哥实在没期盼了,你不仅将迈克尔送去了警察局,还把我给打败啦。”

    孟珺瑶的一番话让薄荷反而有些惊慌了,她从前的确是想让孟珺瑶看清局势,看清湛一凡的心只落在自己身上,自己知难而退。但是真叫孟珺瑶这么说出来,自己反而窘迫了。

    “我不是什么布局高手,我想你明白,今晚如果没有你的默契配合,没有你,我根本完成不了。所以瑶瑶,我同样佩服你,佩服你的聪明,机敏,你的好事湛一凡没有看见,但并不代表全世界的男人都看不见,是不是?”自然,迈克尔那样的渣男人是配不上孟珺瑶的,而孟珺瑶也是对他没有一点儿感情,在那样的情况下的确只会恨迈克尔。

    孟珺瑶高傲的仰起头:“那当然。我今后一定要找个比一凡哥哥好千倍万倍的男人,让你羡慕嫉妒来着。”

    薄荷笑着点头:“嗯,一定可以。”

    不管怎样,薄荷与孟珺瑶经过今晚的联手暂时打败了迈克尔,也给她们自己出了口气。而且,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越加的紧密有默契了,从此以后不再是情敌,而是朋友。

    半个小时后薄荷被孟珺瑶搀扶着从大门正大光明的出了宴厅,门口再次集聚了众记者,薄荷的脸上已经戴了墨镜,虽然头有些晕,但也只喝了那半杯洋酒孟珺瑶就没敢再让她多喝,所以薄荷还看得见路也看得清眼前的这些记者们,一个个闪光灯聚来便飞快的转开自己的头。

    “小心点儿啊,千万别摔了,哎你的酒量真是差,早知道就不让你喝了,那个布瑞提的事情还没解决呢……”孟珺瑶先在后悔的肠子都清了,一般哪有人喝了半杯芝华士就开始晕头啊?这薄荷平时像个超级女强人似的,谁知道碰到喝酒的问题就弱爆了呢?布瑞提的事她似乎心中有注意,这下好了,不会出乱子吧?

    “我没事……”薄荷朝着孟珺瑶的脖子吹了吹热气,孟珺瑶被激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饶了我吧,我还是喜欢男人,你别挑逗我了,晚上回去让一凡哥哥安慰你啊……”

    “你不吃醋啊?”薄荷嘻然一笑,她发现,心里像明镜似的,可是胆子好像比平时大了一些哦?

    孟珺瑶翻了翻白眼:“你从前不是很自信吗?是不是因为在乎我了,所以就在意我的感觉了?哟哟,这下一凡哥哥要吃醋咯!”孟珺瑶笑得诡异,周围的记者们也听不懂她们说的究竟是什么,谁让她们说的是纯正的中文呢。

    “切……”薄荷也抛了几个白眼给孟珺瑶:“自作多情……我在乎的,只有湛一凡!还有我妈妈,一羽……还有我的家人朋友。除了那些不在乎我的人之外……”

    孟珺瑶被薄荷绕晕了,低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薄荷:“你不会真的醉了吧?才半、半杯芝华士呢?”

    “你才醉了!”瞧着走出了记者的重重包围,薄荷一把便推开孟珺瑶,一脸认真的瞪着孟珺瑶:“我没醉,那布瑞提我还没解决……唔……”

    “我的天啊!”孟珺瑶上前一把捂住薄荷的嘴,赶紧向马路对面拖去,这薄荷喝醉了可真是可怕呀,竟然什么都敢说?难道是将内心的闷骚给释放了?

    还好孟珺瑶记得查尔的车停在哪里,拖着薄荷奔了过去正要自己开车门,车门自己却开了。

    孟珺瑶怎么也想不到,湛一凡竟然也在里面。

    湛一凡伸手将薄荷半拉半抱拖了进去然后抱在怀里,孟珺瑶就站在车门口看着,一脸的讶然:“一凡哥哥,你怎么?”看了眼前座的查尔,不用想孟珺瑶其实也知道该是查尔叫来的。

    “我不来,你打算怎么收尾?”湛一凡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怀里已经满脸酡红的薄荷,要不是查尔心有不安叫了他来,她今晚是打算回家暴露一切吗?

    孟珺瑶捂着额头叹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薄荷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你看她这样子,这才高兴的喝了半杯就这样了……”

    “瑶瑶!”薄荷坐直身子,扭头看向孟珺瑶:“我真的没醉,真的。就是酒壮怂人胆而已,我什么都记得,脑子清醒的很呢。你快上来,挨着我坐,不能挨着湛一凡就行。”

    孟珺瑶忍不住的笑出来:“是,是,酒壮怂人胆,就是壮耸人胆子的。我看你也是真的没醉,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静安让她不挨着湛一凡,这要不是胆子壮大了,怎么能这么说?扫她孟珺瑶的面子。

    “上来吧。”湛一凡见孟珺瑶与薄荷已经能这般说话心里也没什么担忧,往里面挪了一些便对孟珺瑶道。

    孟珺瑶指了指前面:“我还是坐副驾驶吧。对了,那布瑞提呢?”孟珺瑶从刚刚将薄荷塞进车里似乎就没看见那巷道里本该躺着的女人。

    湛一凡冰冷如霜的板着脸道:“流鼻血,扔后备箱了。”

    孟珺瑶差点儿咬到舌头,这要不是自己讨厌的人,她都要替对方觉得可怜了。

    孟珺瑶立即绕到左边上车,刚刚系上安全带查尔便启动了车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Boss,该去哪里?”

    “基斯诊所。”

    基斯诊所?孟珺瑶的心里藏着疑惑,因为她不知道基斯诊所是什么地方,本以为很快就会到,但整个去的路上薄荷却让她无数次的抓狂了。

    “瑶瑶……”薄荷伸手向前座的孟珺瑶摸去,孟珺瑶立即又闪又躲:“好好,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

    “瑶瑶,我没喝醉,对吧?真的只是半杯的威士忌而已……”

    “是!只不过是十二年芝华士罢了……”孟珺瑶真后悔,她也是恶作剧的想试一下薄荷的弱点究竟弱到何种程度,哪知道半杯威士忌芝华士就给她关晕了?现在看来是酒劲上来了。

    “难得你还记得那时威士忌。”湛一凡脸色沉黑,瑶瑶扭过头去不敢再做声,一凡哥哥生气的时候是很恐怖的,她从小就怕,所以还是乖乖坐着吧。

    “当然。老公,老公我今晚和瑶瑶大获全胜哦,当然也有查尔的功劳,也有你的功劳……晚上,晚上那些资料通通发出去,迈克尔就会胜败名列啦,迈克尔就会让他所有的粉丝们大失所望,他的演艺事业从此毁于一旦!哦也……”

    “喝了酒的她,一直这么活泼吗?”孟珺瑶忍不住的回头问湛一凡。

    湛一凡冷冷的瞥了孟珺瑶一眼,定定道:“这是她,第二次喝醉。”

    “所以,第一次是和你在领证的那一天咯?”

    湛一凡眸子一眯,孟珺瑶自知自己说错了话,立即转过头去装无辜装无聊装路人甲。

    湛一凡低头,伸手摸着薄荷的下巴,勾唇冷冷一笑:“说,我是谁?”

    薄荷真的什么都听得见,心里是清清楚楚的,她知道自己根本没醉,只是被那一杯芝华士助了些兴罢了。伸手拨开湛一凡的手,薄荷一脸不快的瞪着他一本正经的再次澄清:“我没醉!真的没醉!你是我老公湛一凡,前面是查尔和瑶瑶。”

    湛一凡听这话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倒还算清楚,没装糊涂。”

    薄荷扬了扬脖子:“我从不装糊涂。”

    “哦?”湛一凡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勾唇轻笑:“那你为什么不说你爱我?是不敢还是害羞?”

    “谁说我不敢或是害羞了?那是懦弱者的行为!”薄荷说的义正言辞,说着便伸出双手捧着湛一凡的脸正了正嗓子,一脸认真的对着湛一凡一字一句道:“我,薄荷,爱你湛一凡。我爱你,我爱你。听清楚了,我爱你!”

    湛一凡握住薄荷捧着自己脸的手,低声笑道:“我知道了,你爱我。”说着便揽过她的腰来在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唇。

    “唔……?”薄荷越加觉得头晕了,倒在湛一凡的怀里也不想动便由他吻着,竟暂时忘了自己不想伤害的孟珺瑶还在前面。

    前面的孟珺瑶的嘴角挂着一抹苦涩的笑意,但也只是苦涩罢了再无别意。她想,再过段时间,再多看几次多听见几次就会习惯吧?习惯了一凡哥哥与薄荷的恩爱,习惯了就会完完全全的接受,而自己的心再也不会激起半点痛苦。

    薄荷在湛一凡的怀里冷静了四十多分钟终于渐渐的又恢复了甚至和精神。

    “我们怎么还在车上啊?”薄荷抬头瞥了湛一凡一眼,“基斯诊所是不是很远?”

    孟珺瑶回头望来:“你也知道基斯诊所?”这是四十分钟以来薄荷说的第一句话,终于打破了车内奇怪的沉寂,也终于提到了她现在最好奇的事情。

    薄荷点了点头:“嗯,我让他帮我找的。”薄荷指了指湛一凡,“能帮我们解决布瑞提的地方。”

    “所以你的计划是告诉过一凡哥哥的?”孟珺瑶疑惑的瞪大眼,薄荷摇头:“还没你知道的多,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也许要用到一个催眠师!”

    “催眠师?”孟珺瑶就更迷惑了,催眠师和基斯诊所有什么关系?难道……?

    “Boss,甩掉了。”查尔突然回头插话。

    湛一凡点了点头,抱着薄荷静静道:“掉头,去基斯。”

    “甩掉了?”孟珺瑶终于发现了事情的蹊跷,身体猛的坐直惊恐的看向湛一凡问,“难道刚刚有人跟踪我们?”

    “是谁?”薄荷扶着重重的头也越来越清醒了。

    “看车,应该是杰克。”

    “杰克?他在怀疑我和瑶瑶?”薄荷顿时就清醒了一大半。

    “他应该也看见了我,没关系。”湛一凡拍了拍薄荷的背安慰,薄荷这才渐渐的反映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竟然当着查尔和孟珺瑶的面向他大声表白了。现在冷静了清醒了,当真是后悔死了,这个腹黑的无赖!

    薄荷没搭理湛一凡,孟珺瑶却憋不住了,回头看着薄荷好奇的问:“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那布瑞提啊?还有那个什么诊所,还有催眠师……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薄荷突感口干,拉了拉湛一凡的胳膊先道:“我想喝水。”

    湛一凡立即从旁边拿了瓶水递给薄荷,还绅士的先拧开瓶盖,急的一旁的孟珺瑶心里犹如火上浇油:“你倒是快说呀!一凡哥哥也想知道嗷?”

    薄荷将水瓶递给湛一凡,才抬头看向湛一凡道:“所以,谁让他亲自来这一趟了?”

    孟珺瑶立即无辜的耸肩:“不是我。是这个人——”伸手指向查尔,查尔讪讪的往后看了两眼:“我怕BOSS夫人和孟小姐遭遇什么危险。”

    “虽然也是为了我和瑶瑶的安全着想,但是今晚这事,既然快开始了就得我和瑶瑶收尾。你等会儿就呆在车上,不许下去。”薄荷认真了,她想要自己独立处理这件事,至少这个前奏是自己开的,那就必须得开完美了,他的影子可以飘过,但是不能留下任何的踪迹。

    湛一凡举手:“行。我在车里等着,但查尔必须跟着上楼,在门外也好。”

    薄荷虽然头还有些晕,但是人已经清醒了许多又喝了几口水就更清醒了,她和瑶瑶是两个女人,她也没见过那个催眠师万一遭遇什么麻烦还真的不好脱身。她虽然坚持,但是也会变通,想了想便点头同意湛一凡的这个提议:“可以。”

    查尔停了车,抬头向眼前两层楼的房屋望去:“到了,Boss。”

    “查尔,你跟着她们下车,在治疗师门口等着。”

    “是。”

    查尔推门下车,孟珺瑶见不到时候薄荷也不愿意说给自己听便只有罢了,跟着查尔下车。此刻街上已经了无人烟,这里的地理位置似乎也颇为偏僻,所以并不担心有人跟上来。

    查尔到后备箱将还在昏迷的布瑞提扛了下来。薄荷转身欲要下车,湛一凡伸手拉住她,看了眼车外耐心等着的瑶瑶低声问:“怎么样?”

    薄荷的脸上闪过一抹迷茫:“哪方面?”

    湛一凡沉声:“你知道的,任何一方面。”

    薄荷忍住笑意点了点头:“我身体很好,瑶瑶很好,今晚进行的一切都很好。好啦,我下了。”

    湛一凡这才放心的松开她,薄荷倾身飞快的在湛一凡的脸上亲了一口气,微微的红了脸道:“我很感动,虽然你不该来。”转身下了车,湛一凡摸着微润的面颊,温柔而又幸福的浅笑。

    薄荷看着查尔背上晕迷的布瑞提,低声对一旁的孟珺瑶道:“走吧,该善后了。”

    孟珺瑶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转身跟着查尔走进眼前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基斯诊所。

    屋内的躺椅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戴着眼镜,身高并不算高,看起来普普通通,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一个催眠师。

    “查尔。”基斯一声很快就认出了查尔,上前便打招呼。

    查尔将布瑞提扔在沙发上,和基斯医生握了握手便介绍薄荷与孟珺瑶:“这是湛太太和孟小姐。”

    “你好。”薄荷与基斯医生握手:“你就是基斯医生吧?久仰大名。”

    “湛太太客气了。”

    孟珺瑶也和基斯医生握了握手,薄荷的脸上依然戴着墨镜,因为这样才能更好的掩饰她眼睛的秘密。

    基斯医生让查尔将布瑞提抱到屋内去,孟珺瑶依然是忍不住的问薄荷:“究竟要干什么啊?该不会是卖器官什么的……”

    “那样有失天理的事情我们会做么?你看社会黑暗的新闻是不是太多了?”

    孟珺瑶的确是怕,怕不知不觉他们就给这布瑞提割了一个肾走,毕竟在英国肾是很值钱的。但是孟珺瑶自己也觉得可笑,薄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她毕竟是中国的检察官,她的道德观应该比任何人都强。

    “是催眠,基斯诊所其实是催眠诊所。”

    孟珺瑶眉梢一挑,终于明白了。所以,薄荷是想要给布瑞提催眠,改变她这个证人心中的一切认知?高啊,真是高,竟然早就想到这一幕了,竟然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查尔将布瑞提抱进屋子,薄荷依然觉得头有些晕,进屋便在沙发里坐了下来,看着查尔想起之前的一些疑惑便忍不住的问道:“你是怎么和警察说的?他们竟然让你带走了这女人。”

    已经换下警察制服的查尔将布瑞提靠在椅子上才冷静的解释道:“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真的有警察的证件,虽然是假证件,但依然高他们一官,只是他们蠢认不出来罢了。另者,我曾经的战友,现在是XX区的局长,他帮过我不少忙。”

    薄荷恍然大悟,她就说这查尔怎么如此神通广大。

    基斯医生走进来,一边整理工具一边问薄荷:“请问,湛太太想让我怎么做?”

    孟珺瑶也看向薄荷,她也好奇薄荷会给布瑞提捏造怎样的记忆。

    “布瑞提,今晚你参加伦敦慈善宴会,湛氏国际少夫人湛太太撞到了你并将饮料洒在了你的身上,于是你心怀怨恨带了两个属下对湛太太意图不轨。”

    “不对!”孟珺瑶打断,提醒道,“是我们两个。”

    薄荷只微微一笑并未向孟珺瑶解释,而是继续对基斯医生慢慢的用自己不太流利的英语道:“正在这时,你被人绑架了,那个人是迈克尔&8226;怀特。”

    孟珺瑶竖起拇指,颠倒黑白的能力……果然是这个世界的掌权者。

    “迈克尔&8226;怀特的人不仅将你的下属打晕还将你带去见迈克尔,你在车上等了许久,迈克尔便来了。迈克尔&8226;怀特觊觎你的美色欣赏你超模的地位所以才绑架了你对你意图不轨,他从前总是这样对待娱乐圈的女人们。这一晚,他似乎磕了药,整个人很兴奋,压着你便欲行事。就在这时,记者来了,紧接着……警察们也来了。至于详细对话,我会让瑶瑶写给你。”

    基斯医生立即点头道:“好,我清楚了。”

    孟珺瑶依然对薄荷竖起大拇指:“所以,将我从人物中省略,是为了圆我们之后一起在厅中表演的戏?真是厉害,真是一次完美的善后。这一次,迈克尔还不身败名裂,我孟珺瑶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薄荷笑着拉住孟珺瑶的手坐下来:“我给你说对话,你写。我英语并不好,只是口语还能混一混。”

    孟珺瑶立即挽袖子拍着胸脯保证道:“好,包在我身上。”

    薄荷看向稳坐在座椅上的布瑞提,实在怪不得她心狠,而是……这盘棋局里,既然你自己跳进来,那么你就不得不为棋子。

    ------题外话------

    ——推荐好友彤萱精彩网文:《爆宠,染上大神!》有喜欢网文的同志们可以前往看看哟。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