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57 鱼儿,上钩了

157 鱼儿,上钩了

    送走孟珺瑶,薄荷带着一羽回到房间,并未看到湛一凡。

    难道刚刚真的只是自己的错觉?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薄荷摇了摇头,放开一羽的手指着小客厅的沙发道:“一羽,到那里去等姐姐,好吗?”

    一羽放开薄荷的手自己迈步向沙发走去,薄荷转身进了更衣间,换了件T恤出来竟看见湛一凡蹲在沙发边和坐在地毯上的一羽玩着积木。

    “你回来了?”薄荷低声道着走过去,湛一凡抬头挑了挑眉:“不是早回来了么?”

    “所以……”薄荷猛的顿住脚步,惊讶而又尴尬的看向湛一凡:“你刚刚都……”那不是她的错觉?他刚刚什么都听见了!?

    湛一凡将手里的积木放下,站起身面对着薄荷,双手插兜一副悠然的模样:“嗯哼,听见宝宝那如火如歌的爱情表白……”

    “湛一凡,不许说!”薄荷冲过来便捂住湛一凡的嘴,他敢说出来她一定让他好看。

    湛一凡握住薄荷捂住自己嘴的小手亲了亲手心,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抒叹:“宝宝,我爱你。”知道他在听到她的那番内心剖白时,有多激动吗?

    他知道,他宝宝的情商一向很低,不解风情就罢了,他还总担心她不能知晓自己的心意,不明白他们两个人的现状。但是今天听她这么一说,他重重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从相识到现在还不到半年的时间,有的人半辈子也难以爱上一个人,可他们在还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彼此,而且爱得那么认真,那么刻骨。薄荷已经将她的名字刻进了他湛一凡的骨血里,但她自己呢?

    湛一凡还有些不确定,可是经过今天听到她对瑶瑶说的那番话,他想她是明白的,她一直都比任何人清楚,她一向就是个理智而又感性的女人,总是让他那样着迷。

    薄荷俯在男人的怀里隐隐带笑,久久才‘嗯’了一声:“我知道……”

    “我想听的不是这三个字。”湛一凡无奈的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又要和他开始装迷糊了?

    薄荷佯装不懂,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男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不知道……你想听我说哪三个字?”

    湛一凡咬牙,眯眸:“我爱你。”

    “我知道你爱我。”

    男人重申:“我想听你说,你爱我。”

    薄荷点头,衣服明了的样子,随即一脸的认真:“……你爱我。”

    湛一凡一把抱起薄荷转身便将她放在了沙发上,自己迅速的倾身压了上去,扣住她的手腕在沙发背上,低头两个人的脸几乎完全贴在一起,湛一凡的大手钻进薄荷的T恤里捏着胖兔,薄荷脸一红喘着气终于反应过来:“你干嘛?放开!”一羽还在这里,就睁着眼睛看着他们。

    她不忍直视弟弟的眼神了,不忍直视啊。

    湛一凡坏坏一笑:“宝宝,耍我就要付出代价,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算了。”说着便低头在薄荷的脸上细细的亲吻着,薄荷伸腿开始挣扎乱踢:“一羽在这里,你敢胡来……湛一凡!”薄荷惊诧的瞪大眼,他疯了?

    一羽就在地毯上,他竟然敢真的掀她裙子!?

    湛一凡本就不爱顾忌他人,再说那小子正在认真努力堆他的积木,没有一栋大厦是不会转移注意力的。

    “唔……”湛一凡吻住薄荷誓不罢休,薄荷担心被一羽不想给他留下任何的印象便不停的挣扎,于是一个热情如火的追一个极力抗拒的逃,衣裳都有些凌乱了起来。恰在这时扔在床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薄荷眉梢一挑立即提醒道:“电话……唔……”

    “让它响。”湛一凡不爽的拧眉,继续对薄荷上下其手。

    薄荷大恼,伸手用力一推,弯起膝盖顶上男人的肚子,自然是控制了力道的,但也足以让湛一凡立即停住并且……痛上那么一痛。

    “精虫上脑么?”薄荷喘着气推开湛一凡,低头一看,一羽竟然认认真真完全没被打扰似的依然堆着他的积木。薄荷诧然,真要怀疑这积木是不是湛一凡故意拿出来的?

    湛一凡捂着肚子,委屈的看着薄荷,她踢他……还骂他。

    薄荷没空管湛一凡是否肚子痛滑下沙发便向床大步走去,拿起电话一看蹙了蹙眉才接起:“喂?”因为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她并不确定是什么人给自己打的这通电话。

    “薄荷,你怎么听起来气喘吁吁的?”电话那端的声音清脆明亮,薄荷眉梢一挑,嘴角带了笑意:“瑶瑶是你啊。我刚刚在和一羽玩游戏。”

    “哦……你的眼睛看不见,自己还是小心些为好。这是我号码,刚刚走的时候我们忘了交换这重要的联络方式了。”

    “好,我记下了。”

    “嗯……那就这样,我们明天见?”

    “好,我等你来接我。”

    薄荷笑着挂了电话,转头便撞上湛一凡铜墙一般的胸膛。

    “看来,你们的关系很不错嘛?”湛一凡的声音听起来又酸又涩,还有几分不快。

    薄荷抬头望着男人,也是一脸的不快:“怎么,我和情敌关系和睦,你还不甘心啊?”

    湛一凡和薄荷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两个人每一次吵架几乎都是因为两个人在那一瞬间都不肯服输的态度。早已经有了经验的湛一凡并不像给自己过后几天的日子添堵,立即服软举手:“好,我说错话了,是我活该。不该亲自己老婆,不该对自己老婆有**,是我不该招人喜欢……”

    薄荷却越听越是气,横眉竖眼便道:“湛一凡,你吃不到葡萄嫌葡萄皮酸啊?”

    湛一凡冷静的看着薄荷,顿了两秒认真的道:“宝宝,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薄荷一怔,原本高涨的气焰就像是遇到了洪水和猛兽似的,顿时便焉了下来。扭捏了几分钟才温温和和的又道:“没想和你吵……”

    湛一凡伸手轻轻的握住薄荷的胳膊:“刚刚是我不对,真心认错。”

    “不,是我……是我脾气太大了。没把你踢疼吧?”

    “差一点儿,你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守活寡了。”湛一凡拉着薄荷的手抹在自己的小腹上,有些委屈的噘嘴道:“给我揉揉。”

    薄荷柔弱无骨的手就真的给他按摩了起来,只是按了半分钟便又缩了回来,有些顾忌的看着湛一凡的裤裆:“你给我安生点儿吧,一羽在这里,我不想给他留下任何这方面的印象。”哪怕只是暧昧也不行,孩子虽然小,但是对特别的事情就有特别的印象,更何况一羽还是个特别的孩子,上一次医生说了他会对特别的事情具有特别的记忆力。

    “是它自己不听话。”湛一凡委屈的拉着薄荷,薄荷叹了口气,原本好好的温馨谈话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他不是感动于她的内心剖白吗?她看他根本就不是感动,而是情动了……

    “我去洗个澡。”湛一凡眼见没望只能失望的叹气,放开薄荷的手转身往洗手间而去。

    薄荷望着湛一凡的背景有些内疚,她知道那是自己的丈夫,当丈夫有需要时作为妻子应该尽量的满足,但是……薄荷看向一羽,反正短时间内,他别想为所欲为了!

    湛一凡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薄荷捧着一杯茶立即站起来笑眯眯的冲着湛一凡道:“老公辛苦了,我亲自给你泡的下午茶,快来喝吧。”

    湛一凡微微一震,慢步过来:“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薄荷将茶递给湛一凡有些委屈的问:“我平时对你不好吗?”竟然用太阳打西边出来形容她的体贴行为。

    湛一凡换了一只手,因为茶杯实在是烫。捧着茶,湛一凡望了望天花板才‘嗯’声道:“说不上特别温柔……”

    薄荷咬了咬牙,有一个成语叫做‘得寸进尺’此刻用在这男人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我喜欢。”

    湛一凡的话并未说话,上半句让薄荷咬牙切齿下半句却让薄荷俏脸一怔,随即又红霞满天飞,飞入双鬓。

    “哎哟,害羞了?就爱看你害羞的样子。”湛一凡单手挑起薄荷的下巴,一怜爱的表情看着她。

    薄荷错开男人轻挑自己下巴的手指,迅速的转移话题,指着茶认真道:“喝茶啊,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湛一凡挑了挑眉,低头轻允了一口薄荷第一次泡给他的茶,第一口……有些苦,但是咽下之后有些甘甜。

    “这是什么茶?”

    “好喝吗?”

    湛一凡点了点头:“嗯,还不错。”

    “这是中国的茶,我让以为寄给我的。雪山茶,对男人的肺非常好,具有润肺功能。”薄荷想起湛一凡从前抽烟,虽然现在已经戒了但是难免肺会落下一些毛病,有许多时候他半夜起来似乎都在咳嗽。她想起去洛家的时候见过洛以为的爷爷喝过这种茶,她爷爷也抽烟,而且烟瘾非常的大,一天两包的老人却愣是没听见咳嗽声,所以薄荷就问洛以为要了些这茶。

    湛一凡又喝了几口,放下茶杯在沙发上坐下来问:“她什么时候给你打过电话?”

    “几天前。怎么了?”

    湛一凡摇了摇头,顿了一下才又看向薄荷道:“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她和有力的事?”

    “我知道他们两个现在在处对象啊。”薄荷总觉得湛一凡话中有话。

    湛一凡点了点头:“的确是。不过那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薄荷一顿,没想到湛一凡会告诉自己这样一个消息。这样一个,让她震惊不解的消息!

    “什么意思?半个月前?难道他们分手了?可是以为并没有和我说这方面的事啊,是不是有力那个家伙还是伤了他的心!?”薄荷问出无数个问题。

    “你受伤的事,告诉过她吗?”

    薄荷又是一顿,随即摇头:“不想让她担心,在担心也隔得那么远……”所以每一次打电话她们就像平常一样的聊一聊,就算她眼睛真的受伤看不见的那几天都是如此。

    “这这就是她没告诉你的原因。”湛一凡叹了口气,伸手拉着薄荷在自己腿上坐下,伸手轻轻的抱着她道,“这一次,你就冤枉有力了。有力那家伙是真心的,他从未把女人当女人过,可是他却一头栽在了洛以为的身上,整颗心都栽进去了。因为这事,李泊亚没少和我抱怨,因为有力现在整个人都已经颓废了,不问世事,整天就窝囊的呆在屋子里不肯出来。”

    薄荷因为这话而感到诧异,感情……那有力还是个情种?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闹出分手?”薄荷被弄迷糊了,却更加的为洛以为的事情而忧心。

    “我也不清楚。有力只对李泊亚说他付出了真心,而且……没有背叛她,一根毫毛也没有。他对李泊亚发过誓,那边是真的。”

    “是不是误会?”

    “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湛一凡只是觉得这事该薄荷提前知道,她和自己总要回云海市,她不希望她到时候的误会让他夹在中间,误会了有力,那小子这段时间已经不是人一样的生活了。

    但是薄荷怎么去问以为?质问原因?不,她做不出来。但究竟是为什么?以为你还在害怕么?你不是已经鼓起勇气接受了他吗?两个人不是好好的吗?有力既然没有背叛,原因是什么?

    薄荷在为洛以为的事情而忧心发呆,湛一凡岔开话题问道:“你和瑶瑶的关系比我想象中好的要快。”

    “你怎么知道我们关系会好起来?”薄荷就奇怪了,为什么每个人都将她和孟珺瑶关系变好变缓和看做理所当然?

    就连婆婆也是,瑶瑶走了之后婆婆便问:“和瑶瑶聊得还开心吗?那孩子虽然娇气了些,但是没坏心眼儿,你以后好好和她相处,要是惹你不开心了尽管告诉妈,妈替你说她去。”

    薄荷面对婆婆如此自信她和孟珺瑶关系变好的态度竟然也回答说:“是啊,瑶瑶没坏心眼儿。”难怪婆婆会从以前就维护她,到现在看到她们关系变好还如此的高兴。

    但是薄荷就疑惑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湛一凡微笑:“如果她是真的是个坏心眼的女孩儿,这些年我会把她当妹妹一样吗?你这么聪明,一定会发现她的本质。她也不笨,自然会看见你的好,所以你们会变成朋友,那在我们眼中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薄荷噘嘴:“是是是,你们都具有识人的眼光。那么,我能全部信任她了?”薄荷还是有些不确定,毕竟孟珺瑶恨迈克尔的理由她还不知道。万一她中途反悔且倒戈?或者,根本就是迈克尔安插的另一枚棋子呢?不是薄荷多虑,而是她万事还是谨慎为好。

    湛一凡确定的点头:“能。”

    有湛一凡这句话薄荷就放心了,松了口气,读者湛一凡一笑:“那就等着瞧吧,明天我就让迈克尔好看。”

    “哦?”湛一凡眉梢一挑,“筹划了什么阴谋,说来给我听听。”

    薄荷却是一脸的神秘,双手打叉:“抱歉,事情没成功之前,谢绝泄密。”

    “呵。”湛一凡一声冷喝,“有盟友了就是不一样,竟然这么快就抛弃了与我共谋的那些日子……”

    薄荷怎么觉得,有些酸溜溜的?他该不会连个女人的醋都要吃吧!?

    *

    薄荷站在更衣镜前,侧手自己拉上拉链,水蓝色的雪纺晚礼服,背后是交叉的形式,前面是低胸V领双肩宽带,裙子并不拖地,但是却及她的角落,白色的高跟鞋配这水蓝色的长裙,就如同她自己一般,洁白配纯净,美得让人窒息。

    门被敲响,然后是女仆的声音传来:“少夫人,孟小姐来了。”

    “进来吧。”薄荷轻声道,向镜子里的自己正了正色走了两步离开,听到开门声响便扭头望去。穿着紫色礼服的孟珺瑶做了一个大卷的发型,画了一个精致的晚装,长发全部拢在左肩,活脱一个性感又妩媚的尤物。虽然身材不如自己,但是她也很纤细,身材很均匀,哪里也不多一分赘肉,更不会少一分。

    孟珺瑶对女仆挥了挥手,女仆恭敬的带上门,孟珺瑶见着女仆走了才几步朝薄荷走来,一边打量着道:“哇……你人虽然瘦,可我看该有的地方都有,哪里该凸该俏倒是一个地方都没差。脸小就算了,人还这么瘦,瘦也就算了,一般瘦的人都是飞机场,但你偏偏气死人了!”

    薄荷失笑:“你是在嫉妒我的身材吗?”这孟珺瑶嫉妒人都嫉妒的光明正大,坦率的让人总是失笑。

    “可不是!我看我没什么比得上你了,除了比你明朗点儿之外……”孟珺瑶撅着嘴咕哝哝的抱怨着,“难怪一凡哥哥会喜欢你。”

    薄荷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了,孟珺瑶哪里都不差,但是她怎么能安慰一个情敌‘你其实很好,你比我好’这样的话,不是更加的刺激对方么?

    薄荷的微笑让孟珺瑶越加的受不了,快步走过来拉着她胳膊道:“走吧,走吧,参加晚宴去。”

    “嗯。”薄荷点了点头,却并未迈动脚步,而是看着孟珺瑶认真道:“瑶瑶,你信任我了吗?”

    “我不信任你,就不回来接你了。”

    “所以,不讨厌不怨恨,而是全心的信任我了?”薄荷必须确定一件事,而且只要和瑶瑶合作就必须坦诚一件事。

    “这个……我从前讨厌过,但是从未怨恨过。而且,不信任你就不会和你合作。”虽然在孟珺瑶面前的薄荷是个‘瞎子’,但是在说话的时候孟珺瑶脸上的神情还是非常的认真而又诚恳的,这让薄荷的心更加没有了犹豫。

    薄荷也是认真的看着瑶瑶道:“那么,有一件事我就不能再瞒着你了,因为要和你合作的话,需要你的配合,既然是配合,那就得先让你知道真相。”

    “真相?”孟珺瑶一怔,“什么……真相?”不知道为什么,瑶瑶突然觉得薄荷的眼睛非常的明亮,无比的明亮,就像能看见自己似的?

    “瑶瑶,有许多事是身不由己的,为了达到目的,人们总会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比如……欺骗。”

    薄荷伸手轻轻的拿掉瑶瑶头上的一片叶子,应该是步履匆匆的从花园经过时掉在她头发上的。准确无误,薄荷替孟珺瑶拿了下来,然后握着瑶瑶的手腕将叶子放在她的手心里,微微一笑。

    那双眸子,明亮的就像银河里的星星,让人无法忽视的闪烁。

    孟珺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神情一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薄荷:“你……”手惊蹙的放开,狠退了几步,天啦……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如果,你现在后悔了,可以退出,没关系。”薄荷冷静的看着孟珺瑶脸上的表情,虽然心里有些失望,不过她愿意给她时间去接受。“但是,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因为除了一凡和安娜、查尔他们三个人之外,你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这就说明,她信任孟珺瑶,明明是她的情敌,但现在两个人却衍生出了一种友谊。

    但是,这友谊能坚持多久呢?也许,不过是她奢望的关系,是她自作多情的信任罢了。

    孟珺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直向后退去,终于转身冲向门口打开门跑了出去。

    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失望是假的,她对孟珺瑶给予了很高的期望,但是没想到自己的‘欺骗’还是让她转身而逃了。她也不愿意做一个撒谎的人,但是如果没有谎言,怎么击垮阴谋,怎么为眼睛报仇?怎么为湛一凡的枪伤复仇?怎么揪出背后的那只黑手?

    薄荷转身,正要拿电话身后却是一声‘砰’的巨响。薄荷回头望去,孟珺瑶喘着气正站在门口,因为巨大的情绪起伏和激烈的运动,一张精致的脸已经变得绯红且明亮,额头似乎还有微微的细汗。礼服有些凌乱了,高跟鞋却还稳稳的踩在脚下。

    薄荷的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孟珺瑶重重的吸了几口气,走了进来转身将门合上,再转身看向薄荷。

    “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什么苦衷?”

    “报仇。”薄荷微笑,因为她的疑问代表着她的不确定。只要找到共同点,她相信孟珺瑶会向她大步跨来,两个人也会比之前更确定目标,当然……关系也会突破最初的尴尬,直达和睦。

    “报仇?”孟珺瑶缓缓的朝薄荷走来。

    薄荷点头:“对。我的眼睛受伤这件事是真的,大半个多月,让我吃尽了苦头,一凡还因为我受了伤,他受伤的事只有我知道。而且,有人不希望我的眼睛复明,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那么讨厌迈克尔吗?”

    因为薄荷的话,孟珺瑶沉沉的喘着气:“对。如果仅仅是因为他的狂妄自大嚣张和浪荡,你的确不会制定出那么狠的计划对付他,我的确怀疑。”

    “因为,他利用湛家的一个仆人,妄图让我的眼睛永远不能复明。”

    孟珺瑶一脸愕然:“他竟然……”

    薄荷看着孟珺瑶,面无表情语气冷淡至极的继续道:“所以我将计就计,现在终于到了我该要还击的时候了!”

    孟珺瑶的神情渐渐的软了下来,相信了薄荷说的真相。薄荷知道,只要她肯回来,就百分之百的代表她的相信。看着孟珺瑶那迷离的神情,薄荷心里的疑惑也越重,心中有了另一个决定。

    “被他利用的那个女孩叫安娜,你应该认识。”

    “安娜?怎么会?多好的一个女孩……”孟珺瑶诧异的念叨着表情却突然一顿,“难道……?”神情犹豫的看着薄荷,有些不确定,却又害怕的确定。

    “被他伤害的遍体鳞伤。”

    孟珺瑶伸手抓住薄荷的胳膊,手掌间不自觉的力度让薄荷心里更加的确定了一件事。

    孟珺瑶忐忑不安的看着薄荷不确定的问:“你说的是真的?那个畜生真的残害了安娜?是……是,是那种吗?”

    薄荷看着眼前的孟珺瑶,第一次发现她有时候不止单纯,还很纯真。而越是和这样的女孩子相处,薄荷就越会发现自己的复杂,她是不是把人性看的太透?如果不是遇上湛一凡,指不定这辈子她就真的要孤家寡人了,因为这世界上的男人对她来说,都太渣太烂,太失望了。

    “瑶瑶,你觉得我还会在这种时候骗你吗?我可以继续瞒着你我眼睛的事,向你坦白,是因为一凡告诉我,我能全部信任你。告诉你安娜的事,是因为安娜和你一样,也恨着他。”薄荷并不打算把安娜怀孕的事也告诉孟珺瑶,她说出安娜的事也只是为了最后试探孟珺瑶一次也是为了更深的取得孟珺瑶的信任。

    安娜有身孕这是安娜的**,薄荷并不想将她完全曝光在别人面前。

    孟珺瑶的手从薄荷的胳膊上滑下,用力的捏着拳头,脸色惨白:“那个畜生……死一千次……都不足惜……不足惜!”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颤抖却被薄荷看的清清楚楚,瑶瑶喜欢一凡,所以之前薄荷无论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瑶瑶会和迈克尔有过怎样的过去,但是瑶瑶恨迈克尔,这个恨的理由却又那么的难以启齿,在听到那人和安娜之间的事之后,她又那么的愤怒。

    “那个人的私生活,你从前会不了解吗?”薄荷还是不愿意相信心底的那个怀疑和声音。

    孟珺瑶冷冷的一笑,有些自嘲:“他是个什么烂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他玩弄别人的感情,实在是恶虐之极。他一向就爱趁人之危,就爱女人,就爱卑鄙。他的人品,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瑶瑶……”薄荷看着孟珺瑶,趁人之危?

    孟珺瑶朝着薄荷苍白的一笑:“虽然你也挺坏的,骗我这么久,我一定在你面前出了不少丑,让你笑话不少。但是我欣赏你的坦白,感谢你的信任。来,”瑶瑶伸手向薄荷,薄荷抬手握住,瑶瑶的力道很大,紧紧的握着薄荷的手认真的道,“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我们一定要让他好看,让他深深的后悔,让他从今往后再也抬不起头来生活!好吗?”

    薄荷勾唇一笑:“正合我意。”

    *

    这是一场慈善晚会,被邀请参加的人除了一些明星之外,还有各业界的精英。当然,也不乏伦敦上流界的名媛和贵妇太太们,这是对她们来说是一场不可缺少的奢华晚宴,主题是次要,出境才是主要。

    孟珺瑶是伦敦上流界的名媛,她是孟氏千金,还是这里面不多的东方面孔,而且是最美的那一个。薄荷第一次出息伦敦社会的晚宴,以湛氏少夫人之名之义的出席,自然会引起众多的关注,以为大家都听说了,湛少夫人的眼睛瞎了。

    一个瞎子要参加晚宴?对这些被金钱名利和**惯坏了的人来说,这真是一莫大的笑话,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残疾人就该呆在家里,而且永远也不该再出现在社会众人面前。虽然,他们表面还会微笑着对你问候,但是转身却永远只有厌弃的表情,在这个圈子没有人能长久的存在,更何况一个瞎子?

    薄荷从小到大也参加过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宴会,受人白眼的事并没有少遭,所以再虚伪的笑容和问候对她来说都已经不是伤害,更不会成为她的困扰。

    虽然,从一出现在镜头前,搀扶着薄荷的孟珺瑶就一直不停的维护着薄荷,并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将她介绍给媒体也没有将她特意的介绍给这个圈子的人,这就是薄荷想要的。

    低调,一向是随她而行,但是低调中的高调,这才刚刚开始……

    “孟,这是湛少夫人吧?”

    “孟,看这里!”

    “孟!孟!”

    “湛少夫人!”

    在进入内场前,那些媒体注意到她们二人,注意到这两张美丽的东方面孔都争先恐后的涌了过来,孟珺瑶在拉着薄荷应付了一系列的问题之后正要进入会场,一个记者突然大声问道:“不知道湛少夫人为什么参加这场慈善宴会?毕竟您的眼睛不太方便不是吗?”

    薄荷原就想过,也许会遇到特别刁钻的问题,但是她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刁钻的问题,真正是个没把她放在眼里的记者!

    但是,保持礼貌的微笑一向是这个圈子最需要做足的戏码,薄荷冲着那记者的方向微微一笑:“这位先生问的问题我没有听清,可以再说一遍吗?”

    那记者瞪大双眼似乎很是气恼,虽然留着短发,但是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出她是个女人,因为她的曲线可不是一般的丰韵啊。认错她的性别,薄荷承认她是故意的,谁让她的身材丰韵声音却如此低沉粗犷呢?

    周围有人嗤笑,不过大半部分还是等着看戏。

    那记者忍着气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性别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哦,对不起。如你所见所知,我的眼睛看不见,所以分不清您的性别,希望不要介意。”薄荷诚恳的态度是真的让人气恼不起来,就连旁边的孟珺瑶是败者,更何况这些等人。

    “再回答这位记者小姐的问题。关于我的眼睛不方便却还要自找苦吃来参加宴会的原因?那么,是谁说眼睛看不见的人就不能参加宴会了?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但是我的心是健康的,我的身体也是健康的,比某些看得见的人能看的更清更明白,记者小姐你否认吗?还是你们存在歧视?”

    薄荷听见有人在倒抽气,她说话的确不客气了些,但是他们的问题客气了吗?

    孟珺瑶挽着薄荷转身,冲着记者们点了点头:“辛苦各位记者朋友了,我们该入场了。”闪光灯下,两个东方女子翩然入场,惊起今晚这场宴会的第一个**。

    薄荷保持眼神行走在人群中,孟珺瑶负责寻找目标,拿了两杯鸡尾酒递给薄荷一杯薄荷却拒绝:“我酒量很差,沾一滴,今晚我们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血的教训,薄荷不敢忽视这个问题。

    孟珺瑶诧异的看了薄荷一眼,自己拿着酒杯晃了晃,抬手轻允宛然一笑:“真看不出来,原来你这样的女人还能有这样的弱点。”

    薄荷睨视看向孟珺瑶:“对你来说,是个兴奋点吗?”

    孟珺瑶憋着笑意点头:“很兴奋。”

    薄荷冷笑一声:“继续兴奋,希望你能兴奋到这场戏的结局。”

    孟珺瑶知道薄荷恼了,立即转移视线,眼神忽然一顿,拉了拉薄荷的胳膊低声便道:“目标已出现。”

    薄荷拨了拨头发盖住耳朵里的耳机,像是在和孟珺瑶说话,实际上在问帮助自己的查尔:“查尔,可以行动了。”

    “查尔是谁?”孟珺瑶从未听过查尔这个名字,刚刚薄荷好像说过这个查尔也知道她装瞎的真相?

    “自己人。”薄荷只道,湛一凡的暗人她更不可能曝光在别人面前,更何况这个查尔还是自己请湛一凡拉来给自己帮忙的,也只限定与今天晚上。

    “嘁……小气。”孟珺瑶罢了罢手,“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怎么做?”孟珺瑶靠近薄荷,薄荷从包包里拿出镜子递给孟珺瑶,在别人眼中两个人就像亲密的朋友,而孟大小姐刚刚的亲昵就是为了借镜子之举。

    孟珺瑶很有默契的接过镜子,微微侧身开始照镜子,薄荷看向镜子,从镜子里看到迈克尔所在的方向。

    “好莱坞明星就是好莱坞明星,人气就是不一样。”薄荷勾了勾唇,“所以,瑶瑶可能要辛苦你牺牲一下色相了。”

    “为什么?昨天你可没这么说。”

    “我只和你说了大概,并未说详细。因为我就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孟珺瑶咬了咬唇,干脆的道:“那行,你说,怎么做?”

    薄荷附耳过去一阵嘀咕,孟珺瑶微笑着点头,说完之后孟珺瑶合起镜子递给薄荷:“喏,你自己千万别拿出来,不然露馅了。”毕竟哪有瞎子自己照镜子的?

    薄荷笑了笑:“我知道,这镜子就是为你准备的。行动吧。”

    孟珺瑶颔首,扶着薄荷向沙发走去。扶着薄荷坐下之后孟珺瑶往周围看了看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目标,俯身帮薄荷整理衣裳的时候低声道:“在你身后面四十五度角方向的艾利克斯是个新鲜嫩模,进入模特圈之前就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今年三岁。但是,据我所知,她正是这里某个四十岁男人的情妇,所以越爬越快……”

    “既然是模特,身材一定不错了?”

    “非常魔鬼,超过你。”

    薄荷瞥了到这时候还不忘了拿自己开刀的孟珺瑶一眼:“好,就找她下手吧。”

    孟珺瑶挑眉一笑:“好。”

    起身,孟珺瑶妖娆的向人群走去。

    今晚的她,绝对是个惹火的妖精,一个侧身,玲珑妙曼的曲线便是一个S,惹得男人们各个侧眼过来,不一会儿身边就围了一圈情难自禁的男人。

    举着酒杯的孟珺瑶依然是个大家闺秀,偶尔冲着薄荷的方向瞥来一个微笑,薄荷因为‘看不见’在这个圈子又是崭新的新人,所以难得落得清静。人人都以为她只是看着孟珺瑶的方向出神,实则她在看着孟珺瑶身后不远的迈克尔,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的眼里。

    迈克尔在看孟珺瑶,薄荷怎么不知道他对瑶瑶的心思?但这男人就是卑劣,喜欢是一回事,身体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迈克尔突然推开身边的女人,阴沉着脸缓步的朝着瑶瑶的背影走去,薄荷微微的勾唇,鱼儿……上钩了。

    ------题外话------

    ——劳动节快乐!猜猜明天她们要怎么玩迈克尔?算了,还是不要猜了,猜中了的话,偶颜面何存嗷嗷嗷…掩面狂奔……(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