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55 坦白

155 坦白

    薄荷挑眉,难道孟珺瑶讨厌迈克尔?

    孟珺瑶起身绕到另一边坐下,端起一杯还没人喝过的茶喝了一口才弹着手指向对面的薄荷看去淡淡的道:“没想到,我刚来就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实在是精彩。”

    孟珺瑶微笑着拍掌,薄荷拧眉,真的被她看见了?

    轻轻的松下紧蹙的眉间,薄荷微微一笑:“我不知道瑶瑶你说的什么意思?”她以为她会那么轻易的就承认吗?这事,她还真的决定矢口否认定了。

    孟珺瑶挑眉:“别紧张,一凡哥哥不是告诉过你,在A市的情况内幕吗?所以,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讨厌迈克尔,我是不会背叛他的。”

    薄荷的确是怀疑过,如果她真的爱湛一凡,为什么还要和迈克尔合作?既然合作,为什么又要背叛迈克尔?孟珺瑶的葫芦里究竟卖着什么药,薄荷并不清楚。

    “我又不是瑶瑶你,怎么会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孟珺瑶冷冷一笑:“就像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样?”

    薄荷沉默不语,看来,在孟珺瑶的眼中自己同样是一个让她猜不透的人。

    孟珺瑶又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仔细的看着薄荷,看着她那没有焦距却依然漂亮的双眼,或许是因为薄荷‘看不见’所以孟珺瑶才敢如此放肆的打量薄荷,第一次发现她真的是个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脸只有巴掌大,而且……气质出众。

    虽然孟珺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心里另一个声音也在告诉自己,一凡哥哥是真的爱这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自己也是三番几次的受伤,就是因为一次比一次明白一凡哥哥的心意。

    “你为什么讨厌迈克尔?”薄荷突然而问,也是为了打断孟珺瑶那毫无顾忌打量自己的眼神,别以为她‘看不见’就不知道她在从头到脚的仔细看她,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直面别人如此**的打量,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脱光了衣服站在青天白日下。

    孟珺瑶一怔,也许是知道薄荷‘看不见’她的表情,所以任何反应都很直白。薄荷看见孟珺瑶的眼底闪过一抹恨意,恨?薄荷不解,孟珺瑶难道恨迈克尔?还是恨自己?

    不过,孟珺瑶并不是个真正的花瓶,她从来都是很有自己的主见,也很有自己的想法,虽然有时候娇柔了些,但到底也不是个单纯的主。

    “你又为什么讨厌他?”孟珺瑶看着薄荷,并没有轻易的上当。

    薄荷微微一笑:“他有太多让人讨厌的地方了,为人轻佻,傲慢,奸诈……无耻!”

    她知道,如果想要拉入一个盟友,适当的坦白是需要的。所以,当她看清孟珺瑶眼底的那抹恨意时,当孟珺瑶落座在她对面竟然心平气和的与她交谈时,薄荷想,也许孟珺瑶是个能暂时合作或者为之利用的对象?

    反正刚刚那一出戏,自己即便再如何的辩解,这个有自己见解的大小姐也不会认为自己真的无辜,既然如此何不在她面前坦白一些?

    孟珺瑶眉梢一挑,没想到薄荷会如此的坦白,也就是简介的承认她刚刚是因为讨厌他所以故事整迈克尔咯?不知道为什么,孟珺瑶突然有些欣赏起眼前这个女人来,第一次对她产生的不是羡慕,不是嫉妒,不是怨念更不仅仅是刚才的那一点点佩服,而是对她的欣赏。

    “你倒是坦白。”

    “诚心待人,别人才会诚心待你,不是么?”

    孟珺瑶赞同的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么说,你也是个有计谋的女人咯?”至少,刚刚那一幕‘无辜’的精彩表演连她都险些骗到,连她都心生佩服了,那样的演戏自己甘拜下风。

    薄荷微笑:“没有女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有心机的。不过,瑶瑶……你也不逊色,至少你把迈克尔也是骗得团团转嘛。”

    孟珺瑶四下看了一眼,因为刚刚的意外,所以这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几乎都围着迈克尔去了,除了薄荷的小弟白一羽之外。孟珺瑶松了一口气,看向薄荷那澄净的双眼,她到底是因为看不见所以无所顾忌的说,还是……真的想和自己谈论这个问题?

    “嫂子,你这可就冤枉我了。”装无辜,谁都会。

    “是吗?那你的背叛……迈克尔是知道咯?”

    “你!”孟珺瑶没想到这薄荷说话还真是咄咄逼人,似乎不问出她想要的真相就不罢休似的,看来这装无辜,自己还真的技不如她!

    突然想到一事,孟珺瑶一脸疑惑的看着薄荷试探的问:“从前,你不会想对迈克尔一样对付过我吧?”孟珺瑶想起上次在湛家,自己只不过说了一句挑衅的话就引来湛家所有的人对恃,孟珺瑶一直耿耿于怀,今天薄荷装无辜的模样被她看见,也让她不得不怀疑当时她的无辜根本就是‘装’的!

    “瑶瑶。”薄荷一脸和煦微笑的对着孟珺瑶的方向,“我从不主动对伤害任何人,有时候,无辜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孟珺瑶眯起眸子,薄荷又道:“况且,你还没做到让我故意为之的地步。这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情感……从来没有冲晕你的头脑。”

    薄荷说的是实话,这孟珺瑶虽然喜欢湛一凡,但是她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做出真正破坏他们婚姻的事,但是她没有。她心底的不甘和痛苦挣扎,自己是看得见的,无论是在中国还是英国,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她的理智一直凌驾于理智之上,包括迈克尔与她合作的事,包括今天的事,孟珺瑶的处事态度都让她欣赏。她并没有费尽心机想得到湛一凡,她只是在不停的表达着她的感情而已,虽然这中间也给薄荷造成了许多的困扰,但也只是困扰而已。伤害,反倒是自己和湛一凡加诸给她的更多的。

    而且,在经历了与薄烟的诸多交手,在经历了薄烟那样性格的妹妹之后,薄荷怎么能不觉得孟珺瑶可爱?至少,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女人,虽然喜欢湛一凡,但是她的喜欢是光明正大的。

    瑶瑶咬唇,看着薄荷:“这是夸奖还是贬低?”

    “当然是夸奖。”薄荷眨了眨眼,“我从不和我不喜欢的人多加废话。”

    孟珺瑶神色怪异的看着薄荷,她的意思是她喜欢自己?

    薄荷微微一笑,伸手摸到桌子,再摸向茶杯,孟珺瑶起身将茶杯推到薄荷的手边,薄荷说了声‘谢谢’,端起茶杯低头喝茶,眸底含笑,这天底下不是所有的情敌都是坏人。

    “瑶瑶?”宋轻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薄荷转头,看到婆婆正玩着自己的母亲款款而来,看到孟珺瑶坐在自己对方似乎都有些意外。

    “伯母,你去哪儿了?怎么我来只看到嫂子一个人在这里呢?”

    “我去接你嫂子的妈妈了,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和你嫂子的妈妈是好朋友哦。”

    “阿姨你好。”孟珺瑶立即向白合礼貌的问好,“我是孟珺瑶,白阿姨和伯母一样叫我瑶瑶就好了。”

    “瑶瑶你好啊。”白合向孟珺瑶温柔的一笑,转头再向薄荷和一羽看来,看到他们都好好的自己才欣然的缓步而来:“荷儿,一羽。”

    “妈。”薄荷伸手,白合立即握住,两母女坐在一块儿。

    宋轻语远远的就看见孟珺瑶在和薄荷聊天,见两个人神色都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就暗暗的松了口气。在一旁休息的西蒙上前将宋轻语请到一边去将刚才的事给宋轻语仔细的交待了一番,宋轻语眉间一蹙,看了和白合说着亲热话的薄荷一眼,低声问西蒙:“那你看仔细了吗?究竟你少夫人是不是故意的?”

    “我没看见。等我挤进人群的时候,怀特夫人正指着少夫人责骂呢,少夫人聪明为她自己开脱了。”

    宋轻语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去检查一下马赛的马匹。”

    “是。”

    西蒙转身就去了,宋轻语轻步的朝着孟珺瑶走过来。

    “瑶瑶,今天准备拿个什么名次?”

    孟珺瑶抬头看向宋轻语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今年重在参与嘛,毕竟不能和嫂子一起参赛,可是一大遗憾呢,所以我要把精力留在明年。”

    “明年?”

    “因为我相信嫂子的眼睛,明年一定好了。”

    薄荷浅笑:“谢谢你。希望承你吉言。”

    白合也和善的朝孟珺瑶点头,毕竟这也算是美好的祝愿。

    宋轻语笑着坐下来拍着孟珺瑶的手道:“你啊,真拿你没办法,总像个孩子似的。”

    “那我去看看我的马儿啦,一会儿见哦。薄荷嫂子,改天,我们再聊。”孟珺瑶站起来灿烂的笑着,宋轻语说了一句‘去吧’孟珺瑶便离开了。

    薄荷保持着微笑,并不是虚假的微笑,而是因为孟珺瑶真心所散发出来的笑意。既然有下一次,那就得做一次‘深聊’的准备。

    “刚刚西蒙说,你把迈克尔烫到了?”

    薄荷点头:“嗯。因为他轻薄我。”薄荷并不打算瞒着自己的婆婆,刚刚她不是没看见西蒙在向婆婆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婆婆看了自己一眼时的眼神,薄荷早就知道宋轻语是个不凡的女人,她可以很开朗慈祥和蔼,却也可以很无情,她相信她狠的时候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她只愿意做婆婆的儿媳,而不是婆婆心里顾忌的人。要骗,也只是眼睛这一事而已,这事有湛一凡担着,她虽然担忧但是也不怕,只是别的事能坦白的她都尽量的坦白,这样才可能让婆婆和自己站为一线,不存在任何可能的芥蒂。

    “你说什么?”宋轻语闻言便‘腾’的站了起来,白合更是脸色一白,拉着薄荷便问:“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个迈克尔怎么……怎么?”白合听的是迷迷糊糊的,因为她什么都还不知道。

    “妈,你帮一羽看看,我给他调的歌是不是停止了?我没有调循环播放,你去帮他弄一下,多听些音乐对他有好处。”

    白合见薄荷是无意和自己说这件事,如果要说绝对不会找这样的理由支开自己。白合叹了口气,转身带着一羽自动走开了,去了另一边。

    薄荷听不见白合的脚步声了才道:“迈克尔几次三番对我不恭,妈,我知道这话说出来有些尴尬,但是上一次在二姑家里的时候,我上洗手间迟迟未归就是被他堵到了楼梯间,最后是杰克救了我。”

    宋轻语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低声哑然的看着薄荷问:“你说的是真的?”宋轻语又想到迈克尔突然没了股份的事才低声喃道:“难怪一凡最近看他处处不顺眼,一凡是知道这事吗?”

    薄荷点头:“我心里憋不过这口气。刚刚他又找克里斯丁来问我眼睛的事,克里斯丁那么小他也利用,我心生恼意,所以听见他的脚步声,听见他又在我耳边说些奇怪的话没忍住就……”

    “做得好!”宋轻语低声咬牙道,“那畜生,竟然敢骚扰他嫂子!没用滚烫的开水泼开已经是客气了,竟然敢趁着我不在,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胡作非为。他的娘还敢质问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不行,这事我咽不下这口气……”

    “妈!”薄荷立即伸手扶着木桌身子微微的向前一顷紧张的道,“不用去了,我矢口否认了,我没有承认我是故意而为。”

    宋轻语一顿,扭头看向薄荷:“矢口否认了?”

    薄荷点头:“嗯。我是故意整他的,但是我不能让别的人知道我是故意的吧?”

    宋轻语点头:“对。对。荷儿,你这件事做得好,很好。我早就知道迈克尔那家伙不是个好东西,私生活很乱,前段时间还总和安娜眉来眼去的,安娜是个好姑娘我还担心他会拐了安娜,现在安娜已经不见好些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有关?”

    薄荷沉默了几秒钟才道:“妈,安娜的事,不必担心。”

    宋轻语神情一悚,诧异的看向薄荷,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等于某些暗示?

    有些事可以说,但有些事却还未到时候,为了安娜的安全,为了后面给迈克尔更多的打击薄荷并不打算一次性全部告诉婆婆。

    马赛很快就开始了,薄荷看见那些小姐和太太们都换上谨慎抖索的骑马装威风的坐在马背上,薄荷想,她什么时候能骑着烈风也站在其中?虽然自己的马技几乎是零,但是身为湛家的儿媳不学看来是不行了,回中国得加紧这方面的训练,总有一天她会惊艳整个马场。

    骑马队伍里,最引人注目的不过是孟珺瑶罢了,大红色的骑马装与她非常配,将她整个人都托的英姿飒爽,竟少了平日里的几分娇气。一声枪响,群马奔腾,孟珺瑶从一开始就遥遥领选。

    薄荷看向评委席,作为评委的婆婆抱着坏冷冷的板着脸,心完全不在赛事上。二姑湛咏春则像是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一样,一脸的笑意专心的看着马场赛的比赛,薄荷再看向最为突出的孟珺瑶,因为没有男人参与比赛,所以孟珺瑶一马当先,格外的显眼。

    不知道她和杰克的婚事说得如何?孟家拒绝了吗?湛二姑放弃了吗?

    薄荷正在怔怔的盯着马场发呆,白合突出一语:“荷儿,你爸爸……昨天去找你们了吗?”

    薄荷一震,母亲……为何知道了?

    薄荷扭头看向母亲:“妈?”

    白合微微的叹了口气:“是轻语告诉我的。你难道想瞒着我吗?”

    薄荷这才明白,却也暗地了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还以为薄光找到了母亲,还以为母亲知道他来找自己,所以她才在那一瞬间那么的害怕。

    薄荷点了点头:“是,来找过我,我没打算瞒着你,想等会儿就和你说的。婆婆……还和你说了什么?”

    “就说了他到伦敦了,要见我。我倒是不担心,轻语说,只要我在疗养院,他就找不到我,而且会派人保护我。”

    薄荷点头:“妈,你别担心,他不会再找到你,再伤害你的。”

    白合点了点头,握住薄荷的手一脸担忧的道:“我担心的不是他找到我,而是你啊。你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妈妈怕你承受不住他给的压力。”

    “妈……他能给我什么压力?有一凡在,我会没事的。”

    “我知道一凡是你强大的后盾和依靠,但是妈妈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想让你再遭罪。”

    薄荷心里一算,有母亲这样一句话,她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只要你肯坚持你的生活,坚持现在别再回头,那我做的一切都是义无反顾的。”

    白合一怔,愣愣的看着薄荷。

    薄荷看着母亲双鬓那发灰的头发,伸手轻轻的碰了碰,忍着心里的酸楚和哽咽,微微一笑:“妈,真的,只要你下半辈子过得好,任何的争斗,我都愿意为你去斗。就算这双眼睛瞎了,也愿意睁开,继续前行。”

    “傻孩子,你这样说是让妈妈真的内疚和愧疚还有心疼啊。就你会为妈妈着想,你有没有想过,妈妈也会心疼你?”

    “那你就好好的对你自己就是对我的心疼了,好不好?”

    薄荷目前并没有什么别的期望,母亲安好,一羽安好,一凡安好,公公婆婆安好,为了这一切,她都愿意与自己看不见的人狠狠斗上那么一番。

    白合默默的流着泪,伸手捧着薄荷的脸将她抱进怀里:“妈妈的傻孩子。”

    薄荷知道,母亲渴望平静渴望新生活的心不会比自己希望她过得好少一分,虽然会担心自己,但是她会按照自己所说的做,不向薄光低头。

    “妈妈这是答应我了,我记得了哦。接下来,妈妈就等着,等着我眼睛好了回中国,然后……让你和他离婚,永永远远不再有任何的牵连!”

    白合一颤,低头一脸诧异的看向薄荷:“你……你……你知道了?”

    薄荷忽然起身,朝着白合的方向微微的点了点头:“嗯。他昨晚坦白了,为了让我交出你,他说……你才是她法律上的合法妻子。我想,这没有疑问吧?他不会胡诌骗我的,他知道我是检察官,他不可能在我面前撒这种谎。”

    白合惊慌的掉着眼泪摇着头:“不,我是不清楚,我不知道……”

    “妈,到底怎么回事?”薄荷扶住白合的臂膀追问,“为什么你不曾告诉我呢?为什么要到这一步才让我知道这样的真相?我一直以为我是私生子,我以为……在薄家得到那样的待遇,是与薄烟命运的差别,可是现在我知道你才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你才是。”

    “荷儿,你听我讲。我当年……当年记得并不清楚,我一直想告诉你的,可是我不知道我和他到底有没有离婚,我真的记不清,所以才一直犹豫着没有向你坦白。他真的这样说了吗?说我才是他妻子?”白合听见这个消息似乎很惊慌,生了孩子之后她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好,有时候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所以会生出这样犹豫也很正常。

    薄荷点头:“嗯,给我看结婚证书了。怎么,他后来让你签了什么字吗?你才会以为你们离婚了?”

    白合摇头:“不是……我也记不清,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我很模糊,不然他怎么能和蔡青奕结婚呢?”

    白合的疑问却是给了薄荷一个答案,原来,母亲的心里一直有着这样一个梗,她以为在她神志不清的那段时间薄光已经让她签字离婚了?所以才和蔡青奕举行的婚礼?她的母亲,当年就是这么单纯才会被薄光给欺骗,然后受了二十八年的苦!

    “妈妈,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同居,叫做非法的吗?”

    “非法?”

    薄荷点头:“他在逼你签字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他要的是薄氏和你,并不是蔡青奕。所以,为他和蔡青奕在教堂公正结婚的牧师是他特意安排的,那个牧师是个假的,没有牧师资格证,所以他们的婚姻根本就是假婚。他真正合法的妻子,只有你,蔡青奕和他不过是名义上和事实夫妻,并不受法律保护。他不仅骗婚,还重婚。”

    原本,他可以瞒一辈子,反正没人知道,除非他死的那一天。但是他为了找母亲,以为能感动她,竟将这一切坦白了。

    白合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那……那怎么办?我不想见他!没想到我和他竟然还是夫妻,呵呵……这算怎么回事?把我囚禁,却和不是真正的妻子居住二十八年?这算怎么回事,把我的女儿说成是私生子,明明你才是薄家真正的孩子。”

    白合似乎已经被这件事给沉重打击了,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薄荷伸手握住她的手,低声道:“妈,他只能和你离婚,必须和你离婚,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也没有他的任何胜算。”

    “能吗?”

    “当然,他重婚,他不想坐牢,就必须和你结婚,或者……他也可以选择坐牢,法院会判你们离婚的。但这中间,我必须费一些周折。”

    白合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显然有些犹豫。

    “妈!”薄荷知道母亲是在担心什么,握着她的手便安慰道,“放心,基地俱乐部的事我不会让它曝光,你的过去,我会保护的好好的,相信的你的女儿,好吗?”

    白合伸手抱住薄荷:“这辈子,有你这个女儿,是我最大最大的幸福,也是我最大和唯一的安慰。”

    薄荷轻轻的回抱着母亲:“我也是。”她的母亲不是蔡青奕,她的母亲也爱着她疼着她,她的母亲心心念念着自己二十八年,当薄荷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她觉得那是上天给自己的最大的安慰和幸福。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孟珺瑶气喘吁吁的不知何时站在了旁边,薄荷立即放开母亲,她不是个习惯煽情的女人,可母亲似乎最会做的事就是煽情,害得她刚刚差点儿就哭了出来。

    白合显然已经湿了眼眶,擦着眼角,看着孟珺瑶有些窘迫的浅笑:“你好啊,瑶瑶。你不是在比赛吗?”

    “比赛已经结束啦,阿姨!就知道你没有看我的比赛,我得了第一哟,哎呀,虽然有些力不从心,但奈何别人都太弱了,实在没趣。”说着孟珺瑶就又在薄荷的对面落座下来。

    这算是在炫耀吗?还特意的跑到自己面前来说,薄荷第一次觉得这孟珺瑶竟然是个女傲娇。

    “恭喜了。”淡淡的还是说了一句,倒是由心的,因为是自己亲眼看见的,她骑马不仅帅,技术也一斑。

    “谢了。”孟珺瑶喜上眉梢,也不知道是因为薄荷的‘恭喜’还是因为她赢了比赛。

    “瑶瑶啊,那边的安吉里在叫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宋轻语评审结束也走了过来,看见瑶瑶在这里便笑问。

    “和她们在一起还不如过来坐着清静。”孟珺瑶起身给每个人倒了一下茶,宋轻语坐下接过来茶说了一声‘谢谢’。

    薄荷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向和自己同仇敌忾的婆婆会对瑶瑶一直这么客气了,不仅仅是因为孟家吧?而是因为孟珺瑶实在有她可取的地方。

    回去的路上薄荷想到孟珺瑶,便对婆婆道:“妈,瑶瑶其实挺好的。”

    “是啊,”宋轻语的眼里对薄荷给瑶瑶的夸赞并无意外,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似的,“瑶瑶啊,就是娇气了些。她从小就爱往湛家跑,我是把她当女儿一样,我是知道一凡对她完全没那方面的想法,所以从不鼓励他们,况且我心里一直想着找你。只是瑶瑶对这方面很执着罢了,最后吃苦受伤的还不是她自己?我知道她没有坏心眼儿,就算是偶尔的挑衅,那都是伤害不了别人的。我就知道,你会知道她这一点儿的,你们啊,不该因为感情成为仇人。”

    薄荷点头微微一笑:“她喜欢一凡,喜欢的正大光明,而且也只是喜欢罢了,并没有真正的想要拆散我们,我理解她。”

    宋轻语笑着点头,看向窗外满意的叹了口气,小年轻的儿女们啊,往往就是矫情了些,但是经过时间经过许多的事就会证明,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值得你恨的人和事。

    她从前就认为,孟珺瑶这个孩子和她的儿媳薄荷能成为朋友呢,只是能不能还得看时间的见证,能吗?目前看来,不是没有不可能,化干帛为玉帛似乎就在不远的将来呢。

    *

    “听说,你今天把迈克尔给烫了?”

    薄荷正在更衣间里换衣服,刚刚脱了最后一件衣服,这个要解BRA扣子时就听见身后突然传来湛一凡的声音。湛一凡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什么时候站在更衣间的门口薄荷是完全不知道,所以听见这声音便条件反射的吓了一跳,回头直愣愣的瞪着他:“你最近属猫科的吗?吓死我了。”

    湛一凡勾唇一笑,大步的向薄荷走来,一边走一边脱着自己的衣裳,当上半身脱了精光时便已站在薄荷面前。

    古铜色的肤色与薄荷削了皮的莲藕一般白似的肤色形成非常强烈的视觉差异,看的男人眸子一紧,大手将薄荷捉进怀里,手指一挑便跳开了薄荷BRA的扣子。

    “坏宝宝,竟然说我是属猫科的。你才是小野猫!”湛一凡用压抑在喉间的低沉音迷离磁性的引诱着薄荷,薄荷轻轻挑眉:“怎么,我是猫,那你是什么?咱俩总不可能是属于人兽配吧?”

    薄荷难得跟着湛一凡开启夫妻情趣的玩笑,湛一凡自然要捧场。握住薄荷的手捉住她纤细的胳膊便将她压在衣柜上,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吻着她的鼻尖,咧嘴一笑:“自然是老虎,要么豹子?你觉得,你老公在床上像豹子还是更像老虎?”

    薄荷哭笑不得:“那我们生的孩子是什么?究竟是猫还是老虎,或者豹子?”而且,她怎么知道老虎在床上什么样子,豹子在床上又是什么样子?不过从他以往在床上的勇猛表现,再加上他的睿智腹黑,她倒是觉得他挺像一头豹子的。

    湛一凡挑眉,手指轻轻的刮过薄荷的鼻梁,笑道:“以后,老大就叫小老虎,老二就叫小豹子。”

    “小老虎?小豹子?还老大老二呢,我可告诉你,我是公务员,公务员只能生一个孩子。你要是不愿意,就找别的女人去。”说着薄荷就要推开湛一凡去拿衣服穿,她还要去给一羽做些训练呢,没时间和他在这里亲热。

    湛一凡好不容易捉住这个机会岂会让薄荷轻易逃走,而且听她说了这话不急才怪。大手捧住她的脸庞便低头堵住她的嘴,薄荷‘唔’了一声,双眉紧蹙也有些挣扎,早上才那个了这还没到晚上……可是湛一凡的吻实在霸道,不过十几秒就夺了薄荷的力气,一分钟后薄荷便彻底的瘫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一个就一个。那就只生小老虎。”妥协,是男人只会对她做的事。

    可薄荷就是不爱领情,潮红着脸瞥了男人一眼,拉过一旁的衣服来遮住自己的身子倒是一副颇为无奈的语气道:“万一是个女儿,你也叫她小老虎?”

    “那又怎样?小老虎,多可爱啊。”

    薄荷想到未来的孩子,儿子还好,如果是个女儿叫做小老虎?

    薄荷立即摇头,打断湛一凡的想象:“别想这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我还没怀上呢。”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扁平的小腹,因为一直有做措施,所以还不可能怀上,而且,她也不打算现在就生孩子,希望一羽的病情再好一些,母亲的身体再好一些到时候再考虑吧。

    “嗯,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来到自己的腰间,低头亲吻她的面颊,暧昧的低喃:“现在还早,不如我们来造人?”

    薄荷红着脸推开湛一凡凑过来的亲昵:“不要……”别扭的模样却越加的让男人喜爱了。

    因为的女人的‘不要’不就是‘要,快来’的意思么?

    更衣室春光无限,一室迤逦……

    薄荷坐在浴缸里,湛一凡古铜色的大手轻轻的握住薄荷的胳膊帮她揉着泡沫,薄荷则懒懒的一副动也不想动的样子。

    “我看,就算是一百二十度的开水烫他,也是活该。”湛一凡听了薄荷简单的阐述对迈克尔的小整之后冷冷一哼。

    “今天也不过是恶作剧的出了一下气而已,真正要整他,还得仔细筹谋一番。我现在想着回中国帮妈妈离婚的事,所以一凡……我们必须做一些必要的手段了。”

    薄荷坐起来看向湛一凡认真的道,这件事她今天中午开始便在想,他们不能一直如此急被动的等着去抓迈克尔的小辫子,必须有所行动,就算是自己挖个陷阱也好,迈克尔必须受到惩罚,泊西必须要露出马脚,他们的阴谋必须败露。

    湛一凡放开薄荷的胳膊站了起来,拿过蓬头拉着薄荷站起来:“先冲干净,回到房间我再给你看个东西。”

    看个东西?薄荷不解湛一凡要给自己看什么,但似乎是与这件事有关,当即便自己动手了,不早说有东西要给她看,她就不磨叽着让他给自己洗了。

    两个人迅速的各自洗赶紧回到卧室。

    薄荷套上T恤和短裤在床上坐下,头上还顶着毛巾,头发上的水珠却一滴滴的顺着脖子和锁骨往下滑去去也无暇顾及。因为她的手里拿着湛一凡要给她看的东西,几乎全部都是迈克尔!只是,每一张照片里的女人都不同,夜店,车里,透过窗户的房间,又或者荒郊野外?

    真是重口味。这迈克尔,还真是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玩弄女人的手段高超,玩弄的女人也不少。

    薄荷将照片放下又拿起一摞资料来看,看的认真便出了神。湛一凡的大手伸过来揉着薄荷的头发亲自帮她擦干,等薄荷看的差不多了湛一凡也就将她的头发擦得半干了。

    薄荷将资料递给湛一凡,看着满床的资料照片坏坏一笑:“这些东西……比安娜肚子里的孩子还足有杀伤力,所以我想安娜是真的可以好好养胎从此不再见他了。不过,你是从那里得到这些的?”耍大牌,和众多女星有过交往却从来都不超过一个月,潜规则小演员,掌扇导演,他可真是高调,渣的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外表看着衣冠楚楚,实则衣冠禽兽。

    这些消息竟都未走漏过,整个娱乐圈就像是有共同的默契似的,虽有捕风捉影的绯闻,却从未有过对他的形象有损的新闻出现过,薄荷想这和湛二姑或者他自己的手段都有关系。

    “大部分是娱记手中得来的,一小部分是他的粉丝。”

    “粉丝?”薄荷讶然,“既然是粉丝怎么可能会……”会把对他不利的资料给正在调查等着抓他小辫子的人?

    湛一凡挑了挑眉,将那些照片和资料统统装进资料袋递给薄荷:“应该说是曾经的粉丝。这些东西,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说你是湛家少奶奶,整个英国的报社杂志社都会愿意为你服务。”

    他已经打过招呼,就差亲自动手,毕竟他在英国的影响力远远的超过了湛咏春,超过了迈克尔甚至超过了泊西,明着暗着,他下的功夫不比他们任何人的功夫少。只是要挖这方面的新闻也实属不易,所以才折腾了这些天,收集到了这些东西。

    但是他想薄荷会比他更感兴趣在这方面整一整迈克尔,而他要留着精力给迈克尔挖下一个更大的陷阱……

    薄荷笑着收下,一抹阴冷从眸底划过:“看我不玩死他!”(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