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51 迈克尔的勾引

151 迈克尔的勾引

    薄荷的心跳猛地跳漏两拍,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冷静,薄荷。

    她这样告诉自己,奇效的是心真的就平静冷静了下来。

    刚刚她是扶着墙走的,虽然匆忙,但是害怕有人会突然出现,所以眼神也是一直处于放空状态的,所以刚刚回头望的动作也并不奇怪。只是她怎么没注意这个角落还藏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迈克尔,她的心里设了防线的一个人。是她自己的太在意后面那个男人会跟着出来吗?所以才大意了前方。

    薄荷暗骂,这倒霉起来还真是连喝水塞牙缝这样的事都不算是什么!

    所以,迈克尔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复明了,但他为什么这样说?

    试探,一定是试探!

    薄荷心里这样确定了,而她也在看清是迈克尔之后就放空了眼神,这么黑的角落他必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是如何的,心里虽然有些忐忑,但是却还不至于慌乱。

    “迈克尔?你怎么在这里?”薄荷的语气装的有些慌张,就像是听了他的声音才知道是他一样。

    迈克尔盯着薄荷,眼底闪过一抹轻佻之色:“嫂子,这话不是该我问你吗?”

    “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我自然是来参加你妈妈生日宴会的。”薄荷用手推开迈克尔拽着的手,自己又往后推了一些,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体让她很不舒服。

    “哦?”迈克尔似乎感觉到了薄荷对他的抵触,身子站直了一些,但并未向后退半步,依旧是一个手掌的距离。低头,看着薄荷迈克尔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即便他的脸此刻背着光薄荷却依然能感觉到他脸上的那股戏谑之意,伴随着他的话向薄荷喷洒而来:“嫂子,我之前问的问题,你可都没回答我。”

    “迈克尔,我有义务回答你的每个问题吗?再说,这是你的家,难道你会不知道前面拐弯就是洗手间?”

    迈克尔挑眉,又弯腰低头而来,薄荷尽力的克制着扇他一个巴掌的冲动,不知道她是他嫂子么?还贴得这么近!他迈克尔究竟有混账,她薄荷是记在心里的,他对安娜的那副嘴脸她时时想起来都觉得牙痒,所以他靠近一厘米,她就恶心一厘米。

    但是,瞎子是看不见的,所以她只能强作镇定,漠视着前方,还要装作丝毫不知道他此刻的行为。

    可是,薄荷毕竟是装的,所以迈克尔的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动作,她都是看得见的。即便是余光,也让她的手微微的发抖,迈克尔的脸越靠越近,眼看就要贴上她的脸,就在这时,薄荷屏住了呼吸,如果他敢真的亲上来,她一定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一厘米处,迈克尔停住了,薄荷的心跳也听了。千万不要靠过来……迈克尔轻轻的伸出舌尖,在薄荷的脸上突然一舔。

    “你做什么?”薄荷几乎尖叫了起来,伸手一把便推开了迈克尔,再伸手便向他的脸挥去——

    “你不是看不见吗?”手腕被紧紧的拽着,迈克尔低头对上薄荷的脸,薄荷的视线依然平行,胸口却因为气息的不稳而急速的起伏。

    “你刚刚是不是亲我了?”薄荷质声反问,声音虽然发抖,但依然还算得上是镇定自若。

    迈克尔眯起双眸:“嫂子,刚刚你可是想要打我?那方向可真准。你摸摸。”说着迈克尔就将他拽着薄荷的手贴上自己的脸,薄荷握紧拳头用力的挣下。

    握住自己被拽的发疼的手腕,薄荷一声冷笑:“迈克尔,别移开话题。如果刚刚不是你轻薄了我,我不会慌乱之中去打你。只是没想到,我的方向还是出奇的好,你又有什么解释?”

    “啧啧。”迈克尔摇头,一脸惋惜的看着薄荷那没有焦距的双眸:“看来你是真的瞎了啊。连我用手指头戳你的脸还是亲你都分不清。”

    “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就算她真的瞎了,那舌头是热的是湿的,和手指头能一样吗?

    “嫂子,”迈克尔再一次趋近薄荷的脸,“湛一凡难道就不嫌弃你这个瞎子吗?”

    薄荷心里一冷,还想挑拨离间?她倒是十分好奇他为什么不想让她的眼睛复明。

    “需要你操心这件事吗?我看,你是一点儿也不尊重我的丈夫,也就是你的表哥。如果他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迈克尔一笑,恬不知耻:“那就劳烦你亲口告诉他,我刚刚舔你了。”

    薄荷捏紧拳头,如果不是装瞎,她真的恨不得给他一个拳头让他去死。

    “他一向孤傲,不需要女人习惯了。我看对你也只不过是三分钟热度,毕竟你们结婚半年都不到,不出一年,两年,也许他就对你厌烦了哦?男人,毕竟一向都是喜新厌旧的。”

    薄荷冷冷一笑:“你说的是你自己吗?”

    迈克尔神情一冷,伸手捏住薄荷的下巴,逼得她仰视望向自己。

    薄荷伸手‘啪’的一声打开那只手,神情已然变得冰冷:“混账!我是你随便碰得的女人吗?”

    迈克尔冷冷勾唇:“嫂子,你可真是撩人,就算是看不见了也这么的吸引人,简直让我情不自禁了。”说的话暧昧不清,也许是真的相信了薄荷眼睛失明的‘事实’,所以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与说的内容极其的不符。

    话,暧昧而又暗含挑逗,表情,阴冷邪肆。

    迈克尔,现在牌已经发到了她薄荷的手里,只要相信,他注定要输了!而玩人的玩家……则变成了她薄荷。

    薄荷的脸上闪过一抹假意的红晕,身子也因为他的话而轻微的颤抖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说什么。让,让开,我该回去了……”

    “急什么?”迈克尔的眼底闪过嘲讽,拉着薄荷的身子又重新贴回角落,自己也趋上前来,一只手压着她的胳膊,一只手撑在她的脑后将她整个人圈在墙角。

    “我告诉你,男人啊,”附耳轻轻的吹了一口热气撒在薄荷的耳畔上,薄荷暗中紧捏的拳头已经发白,脸上却是越加的红晕羞涩,迈克尔似乎很满意薄荷这样的反应,勾唇浅浅一笑,“从来都不会真正的把一颗心落在一个女人身上。就算他湛一凡现在对你感兴趣,他会对感兴趣一辈子吗?就算他说爱你,会保证只爱你一个吗?”

    其实迈克尔说的话还真的很有道理,但是绝不包括湛一凡在内,如果这话是形容他自己,那却是再合适不过的。

    “而且,你的眼睛看不见了,湛家现在能对你好,以后呢?就算是湛一凡带了个女人去你面前,你也不会知道的。”

    薄荷的脸上闪过犹豫和迟疑,似乎真的因为眼瞎而自卑了。

    迈克尔满意的看着如此的反应,似乎一切都按照他心中所想发展着。

    “我是那么的关心着你的一切。从在中国的时候开始,你的一切都吸引着我,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有意思,新鲜。如果……我向你保证,这辈子我都会对你保持着如此的热衷,做我情人,如何?”说着,大手便穿过了薄荷的腰往他身上贴去。

    薄荷一脸的愕然,这个表情绝对不含半分做作。

    这个下作的男人还真是完全没个下限啊。竟然把注意打到了她的身上,而且还提出这样的理由!?

    薄荷悄悄的抬起膝盖,只要往上一顶,这半个月他都别想再动任何女人。但这是冲动的行为,如果这么做了,那她的一切表演都白费了!这迈克尔竟然借着她眼瞎的事想要勾引她,利用她的‘不安’和‘自卑’想要将她收纳入怀成为他的人?他是这样的计划吗?还是有更深的目的?

    薄荷的沉默让迈克尔有些怀疑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薄荷那紧拽的拳头,她在隐忍着愤怒?

    就在这时,黑暗中出现了第三个声音,也是这个声音及时的救了薄荷。

    “迈克尔,你在做什么?”

    薄荷并没动,倒是迈克尔急速的推开了她,薄荷的背脊生疼,迈克尔的力道大的超乎她的意料,那避嫌的意思不言而喻。来者的声音很熟,倒像是……刚刚她在洗手间外面遇见的那个人,是谁?

    “呵,哥,你吓了我一跳。”

    哥!?薄荷心里暗惊,难道这个就是杰克?在薄荷的记忆力,从未见过杰克·怀特这号人,她知道是迈克尔的哥哥,是湛咏春的大儿子,迈克尔对她撒谎的时候曾说过杰克在她婚礼上出现过,但是薄荷却一次印象也没有。后来问过湛一凡,湛一凡才说杰克在他们婚礼之前去了意大利,所以她是根本就没见过的!

    没想到,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会是杰克,外貌偏向他的父亲,如果不清楚他混血儿的身份也许就真的以为是个纯正的英国男人了。

    “我问你,你在干什么?”杰克·怀特的表情非常的镇定,阴冷的刮过薄荷,质问他的弟弟迈克尔·怀特。

    迈克尔爬过额头的头发,看着杰克轻笑:“哥,没必要如此质问我吧?”

    “你和别的女人随便怎么胡来,我不管。但这个女人,是个瞎子。”说着那杰克就将眼光移到了薄荷身上,看来他已经认出了自己就是刚刚被他撞到的那个‘瞎子’。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他们的嫂子!看来,这个杰克倒是比迈克尔有节操,人虽然冷了点儿,但是却要正经多了。

    薄荷垂头的瞬间,暗光一闪,也许能借手教训一下迈克尔,而且是好好教训一翻!

    “瞎子又怎么了?瞎子不也是个女人嘛,对我来说床上都是一样的。”迈克尔嘀咕抱怨,薄荷心里发笑,迈克尔的语气听起来,倒是十分的惧怕这个哥啊!

    “你难道就是杰克吗?”薄荷突然插言,黑暗中依旧对着男人的十五度方向望去。

    “我是杰克·怀特。你走吧,他不会再动你一根毫毛。”

    “看来,你比他有人性多了。”

    “闭嘴!”迈克尔低声一喝,脸上闪过一抹懊恼的神情,这阴晴不定的,只当她是真的瞎子才会露出如此可曾的面目吧?

    “闭嘴的不该是你吗?”薄荷伸脚便一脚狠狠的踹在迈克尔的腿弯处,该死的臭男人,早就想踹死他,死一千次都难解她心头之恨!竟然敢舔她?还敢让她薄荷去做他这样脏的男人的情人?简直是异想天开,可笑,可耻!

    不发威,还真以为她是个真瞎子了?

    迈克尔险些地跪倒,扭头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薄荷,她的眼睛依然是没有焦点的,但是打人却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奇准无比!而且,一副似完全不相信她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的模样。刚刚还在自卑自怜的顺着他的诱导进入他给的胡同,怎么顷刻就……变成母老虎了?

    他忘了,薄荷本就不是个善茬,在中国的时候他就该清楚,被扔在大马路上的时候他就该明白!

    杰克似乎也发觉了薄荷浑身散发的怒意,而且那一脚实在是狠,对迈克尔来说绝对是耻辱。

    杰克蹙着眉质问薄荷:“你到底是谁?”

    薄荷侧目望向迈克尔的方向:“难道你不该问问你的弟弟吗?他刚刚大逆不道的对我做了些什么?”

    “你!”迈克尔也许是个有计谋的人,而且还是个绝对的演技派,但是他绝对想不到会被薄荷反坑这么一次。刚刚她的害羞和柔弱似乎都是演出来的,杰克一出现就统统原形毕露了,迈克尔眉间紧蹙,隐约间有些不安了起来,这种不安,对他来说绝对是少有的。

    “大逆不道?”很显然杰克注意到了这个词。

    薄荷伸手摸着向前走去,走到了通向走廊的门便停了下来,侧耳向杰克的方向而去:“杰克是吗?今天我是来参加二姑的生日宴会,只不过上个洗手间出来,就遇到了你们兄弟两个,实在都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迈克尔一向就如此吗?轻佻浮夸,连对象是谁都不在乎?”说着薄荷酒拍了拍自己的裙子,目光虽然没有焦点,但是还看得见杰克的表情。

    因为距离自己并不远,所以看得见那冰冷的脸上出现的龟裂和愤怒。

    杰克看向薄荷,冷然的问:“你是大哥的新婚妻子?”

    薄荷颔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解释道:“相信你还不知道,我的眼睛前段时间因为意外而失明了吧?”

    “的确不知。所以才在第一时间没有猜到你的身份,很抱歉,嫂子。”

    杰克的道歉诚意十足,看得出来是因为湛一凡才对自己表达了如此的诚意,看来在这杰克的心里,湛一凡还是有点儿分量的。至少表面看来是还是沉稳,不像那毫无节操毫无底线的迈克尔。

    “你们兄弟俩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着薄荷就伸手摸着向外走去,真巧遇见正在到处找着薄荷的马蹄莲,一见到薄荷从里面走出来马蹄莲就着急的跑过来喘着气道:“少夫人你去哪儿了啊?急死我了,我都找你十分钟了。”

    薄荷知道,已经错过去找湛一凡的好时机了,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等着急,她根本脱不开身。而且现在还是去大厅对她来说更完全一些。

    缓然的走着,薄荷听见身后传来清脆的巴掌声和低骂:“混账!那是你能胡来的人吗……”

    回到大厅前,薄荷状似无意的问马蹄莲:“你们大少爷是个怎样的人?”

    “大少爷啊?大少爷人虽然冷了些,但是是个好人啊。二少爷最怕的就是大少爷了呢,就连夫人都似乎很怕大少爷似的,大少爷说什么她都听,比老爷的话还管用,当然还是大少爷办事得力和个人魅力的原因啦……”

    迈克尔最怕的人竟然是那个冰块杰克?薄荷觉得好笑。在中国遇见迈克尔的那一次,他可是千方百计的将一些污点泼在了杰克身上,让他误以为闯进自己新房的人是杰克,迈克尔必定还以为她薄荷看不见,所以并不会发现迈克尔和杰克其实长得完全不一样吧?

    眯起双眸,薄荷捏紧拳头心中冷意横生,迈克尔,今天这梁子我们结大了!

    “荷儿啊。”宋轻语疾步走来,一脸的关切。

    薄荷没有看见湛一凡,难道还在花园?究竟是什么事?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半天才回来?”

    薄荷自然不会把迈克尔抓了她去调戏的时说出来,只道:“遇到了一些麻烦,现在没事了。妈,一凡呢?他不在这里吗?”

    “别急,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薄荷点了点头,被宋轻语拉着回到沙发去坐下。一羽立即过来拉着薄荷的手,薄荷轻轻的握住他的小手,冲着一羽微微一笑:“一羽,姐姐刚刚不在,是不是害怕了?”

    一羽也不点头,只将自己的小脑袋轻轻的靠在薄荷的胳膊上,薄荷拍着他的肩轻声安慰:“不怕,不怕……”

    三分钟后湛一凡回到大厅,满身霜露的向薄荷走来。

    薄荷就像没看见一样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宋轻语拍了拍他的肩道:“你陪着荷儿吧,我要去你爸爸那里,他不能喝多了。”

    “嗯。”湛一凡点了点头看着宋轻语离开才走到薄荷身边坐下拉着她便抱进怀里:“宝宝。”

    薄荷轻缓的松了一口气,从上洗手间开始她所有的神经就开始紧绷了起来,就连刚刚看见婆婆都不能放松,还被迈克尔的无耻阴影笼罩着,可是现在被湛一凡如此抱着,从头到尾所有的冰冷都在瞬间退去,剩下的……只有温暖。

    薄荷轻轻的闭上眼,伸手抱着湛一凡将头往他怀里窝去:“一凡,对不起,刚刚我无法脱身所以没去找你。”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湛一凡扶着薄荷的肩,低头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听见母亲打电话说薄荷在找他,而在后花园等了她已经有十分钟之久的湛一凡终于意识到也许出了问题。薄荷即便是耍脾气,但也分得清事态的严重,所以他十分肯定她一定会去后花园赴约,现在一看果然是出了问题。

    “我在后面遇到了迈克尔。”薄荷微喘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湛一凡。

    果然,湛一凡也蹙了眉,看着薄荷脸色阴冷:“他对你做了什么?”

    薄荷怎么说得出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没有什么过分的事。因为……杰克出现了。”

    “杰克?”薄荷拧眉,“他怎么会在那里?”

    “上洗手间。如果不是他,我可能现在还在那里与迈克尔周旋,你说这个杰克和迈克尔会是一样的吗?”

    湛一凡当机立断的便摇头:“杰克虽然心情冷淡,但是为人非常沉稳,他和迈克尔不同,他与我比较亲近,我倒不怀疑他参与了迈克尔或是泊西的阴谋之中。”

    薄荷知道湛一凡很难信任一个人,有力,李泊亚和查尔除外,这是她第一次听他说信任谁。那杰克的确和迈克尔不同,从她离开之后那一个巴掌和责骂声中薄荷便听得出来,他至少比迈克尔那畜生有节操多了。

    “他动你了是不是?”湛一凡隐忍的怒意突然横生而出,薄荷诧异,低头看向湛一凡,她并未说什么,他为什么突然如此警醒?

    “那个畜生,”湛一凡握住薄荷的下巴,眯着精厉的眸子冷意勃发:“是不是碰你?”

    “也不算是……”舔了一下脸而已,就当做是被狗舔过,吃了几下豆腐更是值不得湛一凡如此大动干戈的模样。

    “那就是有了?”湛一凡放开薄荷便要站起来,薄荷立即伸手拉住他的手腕:“一凡,杰克已经教训了他,我也教训而来他,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湛一凡拨开薄荷的手,低头冷冷的看着她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既然敢轻薄你,我看他的雄心豹子胆吃的到不少!”

    薄荷又伸出双手紧紧的拽着湛一凡,她不想情绪控制了湛一凡让他失去了理智然后做出什么大事来。

    “后面再惩治,总会让他后悔的。你先坐下!”薄荷左右四顾,还好没人发现这边,这才将湛一凡连拉带拽的拉回来,薄荷回头拍了拍一羽的肩先安抚了一羽:“一羽不怕,姐姐和哥哥说话,你想喝饮料吃东西就乖乖的坐在这里,好吗?”

    一羽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也没有别的情绪反应就是好现象,薄荷这才有回头来看湛一凡,起身便主动坐到了他腿上,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像是亲昵的抱在一起,看到这一幕再想过来聊天也会止步了。

    薄荷微微的喘息着,低头看湛一凡那铁青的脸自己却是微微一笑:“又吃醋了?”

    湛一凡抓住薄荷的腰肢,眼含不满和冷意,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到笑了起来?

    “其实,真的没有占到我的便宜,至少让他深信不疑,我的眼睛是真的瞎了。这是我们计划之中的意外,只是我没想到他迈克尔会如此无耻,别的一切还算在掌握之中,你确定要因为我被吃了一些豆腐就搅乱这一切吗?湛一凡,我一向敬佩你,因为你哪方面都比我强,你是掌控局面的高手,你冷静自持,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能失去理智!”

    薄荷的话冷静清晰而又充满了道理,湛一凡何尝不知道?但是一想起薄荷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竟然被迈克尔那畜生给占了便宜,心里的愤怒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的,那一瞬间就像一个小伙子,愣头愣脑的冲动,让自己都发笑。

    “所以……”顿了一下,他像是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似的,抬头有些闪烁的看着薄荷,“你不生我的气了?”

    薄荷知道他指的是他们之前的吵架。

    摇头,伸手主动缠上他的颈脖:“你以为,我如果还生你的气,会在这里安抚你的情绪?拜托,我才是被吃豆腐那个。”只是之前的惶恐和不安都在被他拥抱的那瞬间全部驱散而已,心里却又因为他的‘冲动’而感动不已,他三十三岁的大男人,如此冲动实在难得,就像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子似的。

    “宝宝,”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腰,轻声低唤,“相信我,如果这事不是你拉着我,我一定打的迈克尔满地找牙。”

    “嗯,我相信你有那个实力。”她的丈夫身手了得,她早就知道了。

    湛一凡挑眉,有些不屑似的:“虽然是不计后果的冲动行为,但是……我的人生实在难得机会冲动。好像每一次都是为了你。”

    “是吗?”薄荷挑眉,心里却是欢喜,这么说,她真的很特别了?

    “第一次冲动,就是买了你的初夜。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值得我骄傲的事。”

    薄荷脸一红,但是海岩岛之旅却是她这辈子视为最欺辱的记忆。

    薄荷只抱着湛一凡,这样抱着他真好,不是别的男人,不是迈克尔也不是容子华,只是他而已。湛一凡却是神情冰冷且蕴藏愤怒的看着走廊出口,虽然那里没有任何人。

    ——潇湘原创,禁止转载——

    既然是湛二姑的生日,薄荷就不可能一直坐在角落里躲避着一切。

    待两个人收拾好了情绪便起身向已经正式开始的宴会场中走去。湛一凡拉着薄荷,薄荷拉着一羽,三个人在别人眼中倒像是一家三口,和睦而又和谐,让人羡慕不已。

    薄荷无意的看了一圈也没看见孟珺瑶,想起瑶瑶便低声问:“瑶瑶找你,到底是什么事?”

    “二姑看重瑶瑶,想让她做怀特家的儿媳。”

    薄荷诧异,这倒是合了迈克尔的心意,他不是正巧喜欢瑶瑶吗?就是可怜了瑶瑶,迈克尔在女人这方面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薄荷到如今也忘不了在安娜门外听到的那一切,至那以后就真正的看清了迈克尔的禽兽面目。

    “迈克尔又该得瑟了。”薄荷摇头,也是为孟珺瑶感到叹息,她会屈服吗?薄荷倒不认为她的性子会同意这门亲事。

    “不是迈克尔。”湛一凡侧头,扶着湛一凡的肩,似乎在为她理头发,实在则与她低语,“是杰克。”

    “什么?”薄荷意外了,“你不是说,所有人都知道迈克尔喜欢瑶瑶吗?”既然如此,湛二姑为什么还要将瑶瑶配给她的大儿子?

    “迈克尔绯闻不断,配不上瑶瑶,瑶瑶也不可能嫁给一个明星,孟家只有那么一个女儿。”

    薄荷明白了,湛二姑还是顾忌着孟家,既然想要孟家的姑娘,就必须得给他们配个好儿子去,他们自己也知道迈克尔是名誉不佳?

    “那瑶瑶让你帮什么忙?”

    “让我帮忙劝道她父母不要答应这门婚事。”

    薄荷苦笑:“看来,你还是很有说服力的。”不然孟珺瑶也不会求助于他,当时在场的还有她婆婆宋轻语甚至她公公湛国邦都在,哪里轮的上湛一凡这个晚辈?可孟珺瑶偏偏就是向湛一凡求助了,而湛一凡,去了。

    湛一凡轻轻的弹了弹薄荷的额头:“瞎想什么?瑶瑶和我一起长大,算得上是我的妹妹,说两句话孟家长辈还是听得进去的,仅此而已。”

    “那你叫我去花园做什么?和这有关系吗?”

    湛一凡向一旁正向他打招呼问候的人颔了颔首,待那人走了才又低头对薄荷道:“没有直接关系。原本让你去后花园,是想让你认识一下查尔,查尔有重要消息要告诉我们。”

    是查尔?

    “那他从安娜口中得到什么重要消息了吗?”

    湛一凡看了四周一眼,拍了拍薄荷的肩:“晚上回去再说。”

    薄荷也知道只自己心急了些,点了点头便不再提及此事。没想到湛二姑竟然想和孟氏联姻,她可不相信湛二姑是真的喜欢孟珺瑶,既然整个家族的人都知道迈克尔喜欢孟珺瑶,那她也该知道孟珺瑶喜欢湛一凡。湛二姑既然知道她的二儿子喜欢孟珺瑶,却还要为大儿子安排婚姻,她的这个做法无非就是想拉近孟氏,也太明目张胆了!

    薄荷正在低头想着这些事,却突然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

    薄荷抬头,依然是一副眼无焦距的模样,任人一看便会知道她的眼睛有问题。可实际上她在四下的照着那双眼睛,那正盯着自己打量的人。

    不是孟珺瑶,也不是杰克,更不是迈克尔。这三个人就像是的消失了一般,都不在大厅里,大厅里都是湛家的亲戚,都是怀特家族的亲戚,都是史密斯家族的亲戚,像薄荷这样的东方面孔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很快薄荷就找到了那双正盯着自己眼睛,说不上慈祥,但应该算得上是非常精神的一个老奶奶。白发苍苍,口染枚红色的口红,虽然脸上已满是岁月的痕迹,但是依然看得出来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短头发,穿着黑色的晚礼服,披着锦缎的披肩,贵气十足。她身边站着湛二姑,薄荷想不猜到她的身份都难,因为湛一凡的某些地方还真的与她有些相似,比如……嘴,竟是遗传自他奶奶的。

    当然,就算薄荷的视线正投向那边,她也会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看不到。

    但婉转低头的瞬间便告诉了湛一凡:“你奶奶在打量我。”

    湛一凡并没有回头,而是揽着薄荷的腰只动了动唇淡淡道:“嗯。”

    “你不打算把我介绍给她?”薄荷知道在湛一凡心里因为奶奶的改嫁,因为奶奶如今的丈夫史密斯曾经犯下的错而一直耿耿于怀,所以结婚至今自己也没有正式见过奶奶。

    湛一凡挑眉,淡淡道:“如果她想认识你这个孙媳妇,自己便会过来。”

    薄荷也挑眉,既然湛一凡不在乎,那她又有什么好在乎的?

    因为这湛少夫人的身份,一直有人不停的过来敬酒,薄荷即使看得见那也是装作看不见的,湛一凡碰着该介绍的人才会介绍,不用介绍的便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连对方姓什么都不屑告诉薄荷。薄荷知道湛一凡有这狂的资本,自然也就跟着一起狂了,人生在世,难得活的自我潇洒,何必拘泥于形式,在乎别人的眼光。自然,也是听得见别人在背后窃窃私语的声音,有时会因为湛一凡的一记眼神儿收敛,有的却并不知道‘收敛’二字为何意,薄荷一一记进了心里,几个女人说自己的坏话,几个女人冷嘲热讽,几个女人指指点点,那些脸大概也有了印象。

    她可以不在乎别人的言语讨论,但同时她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矛盾这个词在薄荷身上可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那天晚上奶奶并没有主动上前来认识薄荷,薄荷也只跟在湛一凡身边并未主动去认识她,就连公公和婆婆都未引着薄荷去认识她老人家,薄荷何必多事?一晚上,也几乎看不见公公婆婆与老人家的亲近,只有泊西夫妇和湛咏春夫妇一直陪其左右,湛国邦与宋轻语反而像个外人似的预知毫无感情联络。

    ——潇湘原创,禁止转载——

    一羽每天固定的会在晚上九点准时睡觉,所以还在车上他便靠着薄荷的胳膊睡着了,等回到湛家湛一凡便抱着一羽下车,宋轻语则拉着薄荷将送回房间。

    宋轻语一离开白合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薄荷本来也在担心母亲在疗养院过的怎么样,正好她电话便来了。

    “荷儿,”白合浅浅的声音在电话那端想起,“你今天怎么样,还好吗?一羽呢?”

    “妈,我们都好。你在疗养院怎么样?”

    “我在这里也很好,今天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才知道原来我的身体这么差,以后要做很多的运动,要吃很多的东西,但同时也要控制着少吃好多东西。”

    薄荷听了微微一笑:“那我就放心了,他们都是专业的医师,会按照你身体的情况调理,我相信很快你就能恢复健康了。”当然,还会越来越美的,因为薄荷还给她抱了美容的项目,每周一个SPA。

    “有你,一羽我也放心,有一凡,我就放心你。”

    薄荷轻笑:“嗯。一凡抱着一羽去睡了,他对一羽很好。”

    “那还不是爱屋及乌?以后啊,你要生了孩子,他会更疼的。”

    薄荷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孩子是像他呢还是像自己?

    湛一凡推门而入薄荷刚刚挂电话,湛一凡脱着外衣走过来:“谁的电话?”

    “妈妈的。一羽睡得好吗?”薄荷站起来接过湛一凡脱下的外套放在穿上,然后还伸手主动的帮他解衬衣扣子。

    湛一凡任由薄荷难得的体贴,摇头一笑:“醒不了。”

    “你笑什么?”

    “今天你和闹别扭的时候,那小子把我当敌人了,挠了我好几下。”现在想来湛一凡还觉得好笑,小小年纪倒是懂得疼他姐姐。虽然被挠的是自己,可他的心咋就觉得那么暖和呢?

    “是么?”薄荷听了手一顿,随即一笑:“嗯,教导有方。”

    湛一凡像是想起什么来,表情突然严肃:“对了,宝宝。儿童孤独症的专家我已经预约好了时间,就是下个礼拜四。他是目前在这方面的国际上有最高盛誉的教授,到时候我们带着一羽去让他看一看一羽的究竟病情是怎么个情况和阶段,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薄荷感动的心里一暖,解着湛一凡衣裳的手轻轻的来到男人的腰间,伸手环在那结实的肌肉上,轻叹:“谢谢你,一凡。”这件事她几乎从未在他面前提过,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实在太多,她知道他更是忙得无暇分身,常常半夜起来工作,以为她不知道,但其实她什么都知道,知道他半夜起来喝咖啡,知道他半夜起来接电话或是去书房视频会议,知道他有很多很多的公事积压还没处理但却总是抽更多的时间陪着自己。

    “拿什么谢?”湛一凡伸手轻轻刮过薄荷的鼻梁,低头坏坏一笑,“今晚好好伺候为夫,伺候高兴了,大大有赏!”

    薄荷脸一红,早就知道他少不了这样的事。

    没搭理他,而是想起他之前还没给自己解答的问题,便问:“对了,查尔怎么会出现在怀特别墅?”

    “自然是我让他来的,帮我观察监视迈克尔和三叔。”

    怀特别墅里的保全不少,黑人就有四个,查尔想要混进去的确容易。

    “那他带来了安娜的什么消息吗?是不是安娜手握迈克尔的把柄?”

    “的确是。”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眼底闪过一抹阴冷和无情,“安娜,怀孕了。”

    ------题外话------

    ——最近觉得很卡文,一万字写的很吃力,静不了心,写一点儿情绪就浮躁烦闷…~(>_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