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50 二姑的生日宴

150 二姑的生日宴

    下午婆婆宋轻语就亲自将母亲白合送去了疗养院,薄荷在家里陪着一羽。一羽只是站在窗口看着妈妈白合的离去,并没有哭,也没有问薄荷为什么。薄荷想,也许一羽是明白的,明白妈妈并不是离开,只是暂时去了另一个地方。

    因为整个偏厅只有薄荷和一羽,所以也不用演瞎子给任何人。只是,即便已经听见了汽车的车尾声,即便车子已经消失在了湛家的花园里,一羽还是不肯回头,依然只是站在窗边,扶着窗台望着外面。

    “一羽?”薄荷轻唤了一声。

    一羽缓缓的回头看向她,薄荷朝他微微一笑,伸手招着他过来:“到姐姐这里来。”

    一羽顿了一下才慢腾腾的走来,薄荷知道一羽不爱说话,除了听见他叫过‘妈妈’之外,他几乎就没有再叫过任何人,包括自己。但是在他心里一定知道自己是他的姐姐吧?不然也不会依赖自己,不会再自己让他过来之后依然走了过来。

    “一羽,”薄荷拉着一羽的小胳膊,摸着他的脸蛋温柔如母亲的看着他的眼睛,“不用因为妈妈的暂时离去而难过,我们还可以经常去看她。等她身体康复了,就可以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了,知道吗?”

    一羽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轻轻的拉着薄荷的衣裳,将头爬进薄荷的怀里。

    薄荷微微一怔,低头看,一羽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一羽唯一会表达的情绪,也许就只有哭了。生气,难过,急躁,犯病的特征都是哭,他还那么小,这也是他唯一会表露感情的特征。但此刻,薄荷并不觉得一羽哭是因为犯病,她相信一羽此刻的哭只是因为他明白了,妈妈要离开他一阵子,只是难过而已。

    薄荷伸手轻轻的帮一羽擦掉眼泪,然后紧紧的搂着他,低声叹息:“一羽……别哭了,姐姐在呢,别哭了啊……姐姐教你一个道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们一羽是男子汉,是不能轻易掉眼泪的。知道吗?”

    一羽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薄荷,神奇的是眼中的眼泪就真的止住了没再掉下来。

    薄荷因为一羽听进了自己的话而感到欣喜,还没来得及手舞足蹈,接下就发生了一件让她更为欣喜的事。

    望着她的一羽突然张嘴看着薄荷道:“一羽,保护……姐姐。姐姐看不见,一羽会保护……妈妈也说……男孩子不哭,不哭,要保护姐姐。”

    薄荷惊愕的看着破天荒的第一次竟然说出这么多字而让她感动欣喜到无以复加的一羽。天啦,他怎么能说出这些话,而且说得这么多,这么感人!这些话,是妈妈教他的?

    “一羽,是不是妈妈教你的?”薄荷立即捧着一羽的小脸蛋欣喜万分的问,一羽能说出这么多字可是从未有过的情况,这对他来说,完全是好事啊!

    一羽垂着眸,抿着唇无论薄荷怎么问却也不再回答。

    但薄荷已经满足了,无比的满足了。一羽不仅叫了她姐姐,还说要保护她,她这个做姐姐的,开心的都要疯了。

    “谢谢你,一羽!”将一羽抱进抱怀里,薄荷再一次感觉到,也许母亲的离去,真的不是一件坏事,也许还会让一羽……成长?

    将一羽哄去睡下午觉之后薄荷就回到房间继续打开电脑去听安娜的近况,只是传入耳朵的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响动。

    ——潇湘首发,禁止转载——

    薄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白色的晚礼服十分的飘逸,并不同于以往那些凸显凹凸有致的身形的晚礼服,这一件非常的普通,但是普通中却又似乎非常的精致。看似平凡,但湛一凡却说是出自名家之手,全世界这样的礼服只有三件,其中一间就挂在薄荷的衣橱里。薄荷仔细看这礼服,的确是看似非常的普通,没有那么的点缀,而且不收腰,却是斜肩吊带,到有些汤潮女装的风格。既然是看似普通,那也有普通人看不到的特别,那就是礼服的材质,薄荷穿在身上感觉非常轻盈,就像没穿衣服一样轻松。虽然是纯白色的礼服,但是细看,才会发现有水白色的印花在裙子的下摆,一簇又一簇的蒲公英水印花,这是薄荷发现之后的惊喜,这才感觉这裙子真的非常棒。

    一身黑色燕尾服的湛一凡出镜,薄荷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丈夫,婉然一笑。

    湛一凡总是能轻易的被人任何颜色衬托。无论是鲜艳的,还是沉稳低调的,无论是晚礼服还是西装或者普通的运动装、休闲服,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一个模特,穿着任何的衣服都迷人,好看,就像是从那些杂志里走出来的男麻豆,每天都面对着这样赏心悦目的画面,薄荷能不每天都心动一次吗?

    薄荷的出神让湛一凡微微一个挑眉,弯腰抱住身前的娇弱的身子,侧头吻了吻她的发鬓微笑:“看什么看得那么出神?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宝宝你再这么出神的看下去,我绝对难持镇定。”

    薄荷眼眸轻转,嘴角染上一抹坏坏的笑意:“看老公你好帅。”

    不出她所料,湛一凡的脸颊又迅速的惹上两抹红晕。这一次薄荷看的清清楚楚,再也不是错觉。

    在男人发现出糗,扭头想要避开的瞬间,薄荷便已立即伸手捧住男人的脸固定,嘴角的坏笑越来越浓,就连眼底都浓浓的闪过那样的笑意:“这一次可没那么容易逃了。呵呵,原来我老公脸红是这个样子啊,原来我老公会因为别人夸奖帅或是好看而脸红害羞啊?真是奇怪啊,这天底下还有你会害羞的事?”

    “你个坏东西。”湛一凡听了这话气恼的伸手便捏住薄荷的鼻子,“调侃起你男人了,啊?”

    “唔,”薄荷蹙眉,想要躲开男人捏住自己鼻子的手,奈何男人被调侃了是不会放手的,薄荷只好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好痛啊……”

    湛一凡这才放开,低头又爱恋的吹了吹被自己捏的微微有些发红的地方,她的皮肤,总是那么的娇嫩,似乎经不起一点儿的碰撞。

    “这天下间,”湛一凡轻轻的弹了弹薄荷的额头,虽然那道疤痕已经越来越浅,但是她还是用刘海盖住了哪怕一点点的瑕疵,低头看着她水盈的双眸湛一凡浅浅一笑,“能让我有如此窘态的人,还真的只有你。”

    别的人,说什么他也不会有如此奇怪的感觉。偏偏就是她,每一次只要说出他长得好看的话,发烫的红晕就是会不由自主的染上脸颊。一个大男人,会脸红实在是丢人的事,但偏偏她还如此捉弄,只当是好玩的趣事,对他来说却是拿不起面子的糗事。也许,是因为对象是她,每一次说完他的心跳总会跳漏一拍,所以才会脸红?

    薄荷听了这话也就识相的不再捉弄男人了,微笑着正要转移话题敲门声响起。

    薄荷立即放开湛一凡,湛一凡看了她一眼,已经迅速进入装瞎模式?哭笑不得,转身不轻不慢的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是女仆牵着一羽过来,薄荷转过身来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听见女仆道:“少爷,一羽小少爷……不肯让我们任何人给他穿衣服。”

    湛一凡立即道:“把他衣服拿到我们房里来吧。”

    “是。少夫人……需要我们的帮忙吗?”薄荷的头发还未挽起,那女仆许是看见便主动道。

    湛一凡回头看了眼薄荷披散的长发,浅浅勾唇:“不必。把衣服拿来便是。”

    然后薄荷就听见了关门声,回头就看见湛一凡牵着一羽走了过来。

    说实话,一米八七的湛一凡牵着一个五岁的孩子,真正的像是一对父子俩。

    不一会儿女仆就把一羽的衣服送来了,既然他们今天要全家出动去二姑的生日宴,一羽就不可能被独自留在家里,自然也是要跟着薄荷他们去的。薄荷亲自动手给一羽穿衣服,一羽还算听话非常配合的举手抬足,不一会儿就把衣服给他整整齐齐的穿好了,非常帅气漂亮的男孩,必定会引起所有人的喜爱。

    “看来,这小子还是喜欢你多一些。”湛一凡坐在沙发里翻着杂志,看着这边姐弟俩已经穿好衣服便笑道。

    “那可是,我是他姐姐。”薄荷捏了捏一羽的鼻子开心的一笑,又替他理了理领结才算满意。

    湛一凡放下杂志,起身蹲了过来,轻轻的捋了捋薄荷的头发,再看向一羽感叹道:“如果我们能早些认识,兴许孩子都这么大了。”

    薄荷看向一羽,如果她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该是一件多么吃惊的事。

    “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如果五年前我就认识你,也许就不会成为检察官了。”如果那个时候就和湛一凡结婚,如果那个时候就爱上湛一凡,她也许就会放弃检察官这个职业只兼顾家庭。所以打从心里面她是庆幸五年后的遇见,庆幸自己还能拥有自己的事业,那是一个人所存在的价值和人格魅力,如果没有工作,她现在又是什么模样?薄荷是不敢想象的。

    湛一凡沉默了许久,看着一羽伸手拉着薄荷的头发还伸手将她的头发解救了出来,就在薄荷要站起来去收拾自己的头发时湛一凡却又突然道:“但是,如果五年前就能遇见你,你就不会喜欢过那个人,一定不会。”

    薄荷一僵,他还在介意这件事?

    薄荷看向湛一凡,眼神迷惑,表情一凛:“湛一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它不存在了,自己现在爱的人是他。

    “我知道。”湛一凡伸手摸了摸薄荷的头发,“我只是很遗憾,自己没能成为你心动的第一个男人。”

    “可你是我丈夫,你是我的初吻,你是我的初夜,你是我爱上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唯一的那一个。”薄荷甚至肯定,在今后的岁月里他们会终生相伴,他现在却这样说,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吗?

    湛一凡似乎也懊恼自己生出这样的念头,伸手想要再碰触薄荷却被薄荷避开,站起身拉着一羽向梳妆台走去,完全不再给湛一凡任何解释的机会。湛一凡缓然的站起,站在后面看着薄荷背对着自己的背影,脸色难看。

    ——潇湘首发,禁止转载——

    二姑湛咏春和她丈夫怀特的住在伦敦东区的郊外别墅,薄荷他们过去的时候晚宴似乎已经快要开始,而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半。

    一路上,薄荷只拉着一羽坐在侧面的沙发里,不发一言。宋轻语一上车就拿眼神质问湛一凡,似乎是看出了他们二人之间别扭的氛围,但偏偏湛一凡也只字不语,宋轻语和湛国邦二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也只好沉默,一路上就伴着如此压抑的氛围到了二姑湛咏春家。

    很大的别墅,与切尔西的湛家花园虽然完全不同风格,也没有湛家花园大,但是却非常的现代化。

    下车薄荷就主动的喊了宋轻语:“妈?”语气里的恳求同行不言而喻。虽然,这个时候薄荷更适合呆在湛一凡身边,而宋轻语也更适合呆在湛国邦身边,但既然是湛家人自己的宴会也就没有那么的形式了,宋轻语又心疼薄荷,听见她如此唤了自己哪里不管不问不顾?

    于是上前让薄荷挽着自己,薄荷另一只手拉着一羽,三个人率先下了车。

    湛一凡最后下来,湛国邦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满的道:“怎么,还能和自己的女人真生气?”

    湛一凡看向自己的父亲,湛国邦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别把我连累在内。你知道的,你妈很容易同仇敌忾。”

    湛一凡挑眉,父亲的自保他并不奇怪,因为他从来都是如此,爱妻如命。

    爱妻如命……他也爱薄荷,但是比得上父亲对母亲的疼爱吗?扪心自问,父亲对母亲的骄纵几乎是百般容纳的,几乎是舍不得母亲哪怕一个蹙眉的动作,即便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从小受到母亲不同寻常的‘疼爱’时他也从不带多加一言,而自己似乎并不如他。

    湛国邦疼妻如命,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但同时也是他最大的弱点。因为他疼妻如命,所以他算是个内心细腻的男人,对妻子疼爱正是因为他重视情分,所以即便当初吃了不少的苦好不容易自己只手撑起湛氏时,逃走却又回头的母亲来求他给妹妹和弟弟依靠时他依然还是答应了。湛国邦很疼爱宋轻语,宋轻语对他的绝对也是从来不假言辞,即便心里有怨言,但是她知道丈夫重视亲情所以即便内心不满却也不会干涉他的决定。如果能成为别人的依靠,他有那个能力就绝对不会拒绝,因为在他眼中那是他的亲人,因为懂得这样的理由所以宋轻语这些年也一直忍耐着湛咏春和泊西·史密斯,甚至那个继父史密斯,好在他们也从未做过任何特别过分的事,对她宋轻语也还算尊重。

    但是这一次,薄荷受伤,她自己也险些丧命的背后他们有没有关系?宋轻语心里不是没有怀疑,湛国邦也不是没有怀疑,只是苦恼没有任何的依据,但这件事,他们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大哥,大嫂。你们终于来了?”遥遥的,薄荷就看见盛装的二姑向这边走来,端庄而又高雅的女强人今晚穿着紫色的晚宴服,低调却又引人瞩目,岁月在她身上似乎同样的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美丽不缺。

    “二姑,生日快乐。”薄荷错着方向望着前方,微微一笑。

    “薄荷,听说你受伤了,姑姑因为实在太忙也一直没去看你,没想到你还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姑姑实在开心。谢谢你啊。”二姑说起话来像个人精,女强人的手腕自然是不一般,两句话就把没去看薄荷的事给解释清楚了,还能让人对她不介怀。

    薄荷微笑:“我很好,谢谢二姑。”自然,也没有漏掉自己再说这句话时二姑脸上那可惜和心疼的眼神。

    “咏春生日快乐。”

    宋轻语似乎因为二姑脸上的神情而微感不快,所以说的祝福也显得有些没有诚意,语气冷淡。

    湛咏春倒是十分热情,招呼着就拉着薄荷的胳膊往里面而去一直保持着微笑:“走走,一凡啊,大哥大嫂,薄荷我们进去吧。还有这个小朋友,欢迎你哦。”说着湛咏春的手就往一羽的脸摸去。

    薄荷明显的感觉一羽往自己身后一缩的动作,看来一羽不喜欢这个女人。

    薄荷看见那湛咏春的脸上闪过尴尬之色,便立即解释道:“二姑,他是我弟弟,一羽。”

    “薄荷,还不知道你有个这么小的弟弟啊?长得可真漂亮,恰巧了,今晚来了很多的小朋友哦,一羽要去一起玩吗?”湛咏春一脸的和蔼和慈祥,倒是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比较喜欢小孩子。

    薄荷望着前方目光涣散却浅浅的得体一笑:“二姑谢谢你的好意。一羽比较怕生,对于陌生的地方,他就会不自在。还是让他陪着我吧。”

    “那……也好。走走,进去吧。外面冷。”

    被湛咏春领着走进花园,薄荷远远就看见了被一群女人簇拥在中间的迈克尔。满身光辉的迈克尔几乎夺去了整个花园里所有男人们的光芒,毕竟他是大明星,女人们总会觉得新鲜难得。在薄荷眼中,没有男人比得上湛一凡,可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迈克尔是有几分吸引人目光的资本的。

    很快薄荷就隐藏了自己的清晰视线,被宋轻语拉着轻松的避开了许多的人,一路上也被人不停的问候‘湛少夫人’,但她知道只要保持微笑就是自己最好的回应。

    进入奢华装置的大厅,薄荷顿时便感觉暖和了不少,遥遥的看见怀特走了过来,揽着他夫人湛咏春的腰一脸谦和的对着薄荷他们微笑:“感谢大哥大嫂大驾光临。希望今晚你们能玩得愉快。”英国人的问候礼是要拥抱和亲吻面颊的,但是由于伸手中国礼节的影响,所以便也只是和薄荷他们握了握手,在和薄荷握手的时候因为微微笑了笑:“欢迎你,薄荷。”薄荷才伸手和他相握,自然他也就发现了薄荷眼神的不对劲,立即看向别的人,似乎还不知道薄荷眼睛受伤的事。

    湛咏春立即道:“薄荷,你饿了吧?走走,姑姑亲自带你去吃些东西。”

    “不用了,”湛一凡从后面走上前来,拉着薄荷的胳膊冲着二姑缓然一笑,“谢谢二姑的好意,我带她和一羽去便是。”

    二姑点了点头,宋轻语看向湛一凡似乎还有些不放心的交待:“好好照顾她。”

    湛一凡颔首,带着薄荷向摆满了食物的桌子走去,薄荷还能听见身后婆婆的声音传来:“今晚一凡不能陪着你们聊天,你们自己玩去,薄荷的事……”

    薄荷也没看湛一凡,周围似乎没什么人便将自己的胳膊挣了出来。

    自己伸手拿了盘子,却又被湛一凡拿走,还被低声的警告:“想被人发现真相,你大可以继续和任性。”

    任性?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同样有些冷的侧面,他的意思,是指责她的表现是任性?

    薄荷死死的抿着唇,一脸的倔强:“湛一凡,你倒还觉得是我任性了?”

    湛一凡看向薄荷,眼神一凛:“我说的那番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可你的反映却比我的反映还要大,这说明你的心里其实根本还是很在乎那个人。”

    在乎,是,她在乎。可她在乎的是那个人吗?是他的态度!

    薄荷擅长与人讲道理,与人辩论,但是从不擅长吵架。

    盯着他,冷冷一笑,然后转身拉着一羽离开。她是连食物也不打算要了,还好这个角落比较隐蔽,所以没人发现她其实根本‘行动自如’。

    坐在角落里,薄荷拉着一羽坐下,一羽一副小心翼翼看着薄荷的模样让薄荷的心为之一颤。她和湛一凡怎么吵架都可以,但实在不应该在一个孩子面前。

    “对不起,姐姐吓到你了。”伸手将一羽纳入怀里,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开始只不过是个玩笑话,怎么就会延伸成为吵架呢?薄荷的心里也不是滋味,抬头看向湛一凡所在的方向,他并没有追来,因为……他被一个女人缠上了,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孟珺瑶。

    孟珺瑶会出现在这个生日宴会上她一点儿也不意外,孟家与整个湛家是世交,她很清楚。而且据湛一凡所说,迈克尔是喜欢孟珺瑶的,但是这个喜欢是真是假薄荷就要怀疑了。如果他是真的喜欢孟珺瑶,会来接近自己吗?会因为利用而随便和一个女孩上床吗?或者在迈克尔心里那样的事本就可以随意随便,就好比自己的父亲薄光一样,爱情本就可以和生活、现实、工作统统分开,甚至家庭。

    薄荷并不着急孟珺瑶在此刻缠上湛一凡,至从她的眼睛受了伤重见光明以后也不再近视了,恢复了非常好视力。所以,即便是坐在角落里也能看见此刻孟珺瑶脸上的神情。孟珺瑶似乎为什么事情所困,一脸着急的望着湛一凡,而她的嘴唇不停的翻动,应该是在解释她此刻正在为之着急的事。

    湛一凡突然扭头向薄荷所在的方向望来,薄荷一顿,立即扭开自己的视线,就像是被亲自捉到偷东西一样的窘迫,心也砰砰跳个不停。

    薄荷拉着一羽坐在沙发里,过了大约半分钟才抬头又向湛一凡和孟珺瑶所站的方向望去。这一望,薄荷慌了,怎么不在了?

    身后突然一声低唤而来:“宝宝。”

    “啊!”薄荷被吓了一跳,几乎从沙发里跳起来。湛一凡立即双手按住她的肩,低声道:“是我,别怕。”

    薄荷回头看向身后,湛一凡一脸紧张的正望着自己,薄荷这才将刚刚吊起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没想到会吓到你,对不起。”湛一凡态度诚恳的揉着薄荷的肩不停安慰,薄荷的胆子也没有那么小,刚刚也只不过是条件反射的惊吓而已,湛一凡如此温柔自己反而有些拉不下面子了,心里的某些委屈也被激起,之前的一切似乎都在此刻全部加诸而来,什么也不想说,转身抱着一羽便再次一语不发了。

    湛一凡转身坐下,伸手想要碰触薄荷,但薄荷此刻冰冷僵硬的背影就像是一道无形的阻隔墙让他又将手缩了回去。

    “等会儿,我让人给你拿些吃的过来,瑶瑶有事需要我帮忙,你和一羽就在这里等我回来,好吗?”

    薄荷扭头看向湛一凡,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看着他。她的眼神在无声的责怪,瑶瑶需要帮忙,她薄荷就不需要安慰吗?这一刻,她不想那么理智,不想那么冷静的说,你去吧。可是‘不许去’这三个字,她却又说不出口。

    湛一凡对上薄荷拿质问的眼神,心里似乎也不好受,再没犹豫顾忌的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薄荷心里正不快,怎么乐意被他如此拥抱?双手激烈的挣扎起来,湛一凡好不容易将她抱进怀里也不会乐意被她轻易挣脱,大手死死的按着她的背附耳急促的道:“无论如何,都是我的错,别和我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怎么样也不该有那样蠢的‘如果’,更不该吃一些莫名其妙的醋。我只是后悔没有早些认识你,仅此而已。”

    因为薄荷的挣扎,抵触着她挣扎的湛一凡也微微的喘息了起来,薄荷却慢慢的冷静了。

    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背,薄荷冷静的想着他的话,想着自己心底的某些真实的想法。

    孟珺瑶又在远处张望,看到这边便疾步的走了过来。

    “一凡哥哥……”孟珺瑶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湛一凡,并没有注意到薄荷在看到她过来才慌忙收敛的清晰眼神。

    “等一下,马上。”湛一凡看了孟珺瑶一眼,又低头附耳对薄荷低低的道了一句话,薄荷垂下的眸内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什么?

    湛一凡起身,目光冷峻的看向坐在薄荷身后的一羽,刚刚他抱着挣扎的薄荷时,可没忘记这小子在挠自己的手背。小小年纪,平时不吭不响的,关键时刻竟然还知道维护他姐姐?谁说这小子有孤独症?他看这小子倒是正常的很呢。

    “我去去就来。”湛一凡最后深深的看了薄荷一眼,薄荷直视着前方并未看他,没等到任何的回应湛一凡便带着孟珺瑶大步而去了。薄荷许久才抬头看向湛一凡消失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身后的一羽伸手将他抱进怀里:“一羽,姐姐也不想这么别扭的。”

    湛一凡强势的道歉对薄荷来说更像是谴责,让薄荷在瞬间清醒过来,她在做什么?

    其实湛一凡有什么错?不过是在乎罢了,在乎那件事就是在乎她啊。和过去无关,和容子华无关,只是与她有关而已。她看见孟珺瑶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内心,就连孟珺瑶这个喜欢湛一凡的女人随时的出现都让她心感不快,容子华昨天还直接到英国来看她,湛一凡的心里不可能不介意不在乎……薄荷在那一瞬间清楚的意识到这些,才终于明白,不过是一个问题罢了,她要那么较真做什么?

    薄荷往往感性的时候,会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只要清醒理智的意识到问题,就会很快的反省,反省自己,思考这问题的本质。所以这一次的吵架她也清楚的反省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们都有错,错就错在都表达错了方式,触碰到这样敏感的问题时都不够冷静。

    只是,孟珺瑶究竟又碰到了怎样的急事会需要湛一凡的帮忙?湛一凡刚刚附在耳边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二十分钟后,到后花园。”为什么要去后花园?

    女仆给薄荷端来食物,薄荷对那那女仆方向微微一笑:“能帮我放到小朋友面前吗?谢谢。”

    那女仆似乎这才发现薄荷的眼睛是看不见的,立即低声说着‘好’,然后将一盘食物放到一羽面前,另一盘食物放在薄荷面前,两杯果汁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微微弯腰转身便离去了。

    那女仆离开了,薄荷侧目望去,那女仆正在于旁人说着什么一边说还望着她的方向,薄荷微微勾唇,她要的便是这样的结果。

    薄荷低头,摸了摸一羽的脑袋温柔道:“一羽。饿了吗?吃吧。”

    一羽拿起叉子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薄荷也吃了一些,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该去赴湛一凡的约了。

    “荷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一凡呢?”婆婆宋轻语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薄荷立即回头对错方向微微一笑:“妈。一凡被瑶瑶叫去了,不知道是什么事?”

    宋轻语在薄荷身旁坐下来一脸不乐:“所以,他就让你一个人在这啊?”

    “没有,他说马上就回来。”

    宋轻语一笑:“看来……你们和好啦?”

    薄荷的脸微微一红,有些窘迫起来:“我们……挺好的。”

    “还瞒着我啊?以为我真看不出来你们在闹别扭啊?不过现在听你这样说,和好了吧?”

    算是和好吗?她还没向湛一凡表态呢,两个人还没有真切的谈过。

    “妈,不说这个了。你帮我看一下一羽好吗?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宋轻语作势便要起来:“我陪你去吧。”

    薄荷立即摇头,一脸的认真:“不用,你帮我看着一羽吧。找个人陪我去就好了。”

    “这……那好吧。马提娜?”

    一个女仆听见声音立即走了过来:“是,湛夫人有什么事?”

    薄荷一看发现是刚刚给自己端食物那个女仆!薄荷故意让她知道自己眼睛看不见就是为了将她一个人在这里的消息传到婆婆耳朵里,婆婆过来帮她看着一羽她才能放心借机去后花园。

    宋轻语温和的道:“陪表少夫人去一下洗手间。”

    “是。少夫人我扶你。”马提娜立即走过来扶起薄荷,薄荷朝她的方向微微一笑:“谢谢你。”

    马提娜和安娜有些相像,都很年轻,只是没有安娜漂亮,而且性格也没有安娜活泼开朗。薄荷想起安娜,昨天晚上湛一凡回来她才知道查尔将窃听器取了出来,因为查尔不喜欢别人窃听自己的生活,即便薄荷的目的是想知道安娜的近况。不过湛一凡说安娜和查尔在一起大可放心,薄荷却不是那么放心,安娜是个小姑娘,查尔是个大男人,他不会为难她吧?那些电影里的特种兵又帅又正义,但是电影是电影,现实又是如何,薄荷从不混淆一谈。

    “少夫人,小心点儿,前面就是了。”没想到怀特家的公共洗手间这么远,但是和后花园似乎很近。走过一个小走廊,拐了一个弯,前面似乎就是了。

    看着快到了,薄荷朝马提娜的方向道:“等一下,我进去了,你就先回去吧。十分钟后,回来找我,好吗?”

    马提娜有些怀疑的看着薄荷“少夫人不要我等你吗?”

    “不用,我肚子有些痛,可能有些久。”

    “哦……那好吧。”

    将薄荷送进卫生间马提娜就离开了,薄荷听见外面没有声响便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湛一凡为什么要让她去后花园?和孟珺瑶找他的事有关系吗?不管是为什么,薄荷收拾了一下立即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因为急着看路,所以猛的一头便撞进了自己看也没看清的怀里。

    强大的撞力让薄荷向后跌去,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这位小姐,你走路从来都不看路的吗?”冷意十足,且不善的男人声音在头顶响起。

    因为是怀特家的别墅,所以公共厕所并没有男女之分,会这样男女相撞实在不是什么意外的事。薄荷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时间又着急,出来便没有注意,这样一头撞进别人的怀里实在尴尬。但是,被撞倒的是她,同样没有看路难道不是对方?

    薄荷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对象,伸手扶到门框缓然的爬了起来,自然也没有忘记装瞎这一重点。目光涣散的对错男人的方向,实则余光却也在打量着对方,皮相生的还不错,身高和湛一凡似乎差不多,一身银色的晚礼服和那头金色的长发非常的引人注目,但是整个人和脸部表情都非常的冰冷。

    “先生,我走路的确是不看路的。”看不见的人,需要看路吗?

    对方眼眸一怔,仔细的打量起薄荷来。在看到薄荷的那双眼睛时,竟伸手到她眼前晃了晃。还好薄荷早已经练就了即便别人在自己眼前拍巴掌也不会眨眼睛的技巧,那就是放空自己。

    那男人冰冷的脸上终于闪过一抹意外之色,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冰冷十足却毒舌:“原来是个瞎子。”

    薄荷对男人不善的态度很不快,用力蹙眉,不快也清楚的表现现在脸上:“瞎子虽然挡路,但是我看那些明明长了眼睛却还把人撞到地上反而理直气壮的人比我更像瞎子。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请让道好吗?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

    男人被骂不怒反笑,他以为薄荷看不见,但实则薄荷将他的每个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笑有几分嘲讽和冷意,十分的不友善,更像是讥笑。但也还是识相的让开了身子,薄荷听见脚步声才伸手向前摸去,一错开男人眼神便是一凛,这人是谁?以后不要遇见才好,因为直觉告诉她,这家伙一定比迈克尔更难缠。

    如芒背刺,薄荷走的很缓慢,一直扶着墙向前而行,直到拐了弯才加快了脚步。走到尽头,回头望去,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才轻缓的松了口气,转身看着前面,那就是后花园的入口,湛一凡来了吗?

    迈步正要继续前行,手臂却突然被一旁黑暗中的力量大力一拽。薄荷‘啊’了一声,天旋地转,沉稳呼吸时,人已经被压在了黑暗的角落里,冰冷的硬墙上。

    薄荷抬头,是……迈克尔!

    “嫂子,好闲情逸致啊。眼睛不是瞎了吗?一个看不见的人还能走得那么快?”迈克尔近在咫尺的脸压迫而来,对上薄荷的双眼,脸上笑容轻挂,就好像在说,他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

    ------题外话------

    ——推荐日晴新文《枕边有狼,BOSS别乱来》。

    简介:这是一个小女人的成长史,一个充满狗血、JQ,披着职场外衣的小言文。 “小静,我爱你,嫁给我吧!”

    男友的生日宴上,被求婚的人不是她,而是与之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

    她惊愕,脸上却绽放出如花笑容:“愿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倔强转身,没有人看见她眼中的悲伤!

    一次醉酒,一次放纵,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他身下一夜蚀骨沉沦。

    再见时,他是家世显赫的姜少,她是他公司的实习员工。

    她已认不得他,他却记得那一夜的美好。

    步步诱惑,只为将她娶到手。

    只是,当她心动之时,却发现真相原来……(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