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49 只为见你一面

149 只为见你一面

    “容先生。”湛一凡轻念,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薄荷也是一怔,会是容子华吗?他怎么会来英国?

    两个人随即下楼,让薄荷意外的是,果然是容子华,能在之里看到他怎么能不意外?这里是英国伦敦切尔西贵族区的湛家别墅,不是中国,不是云海市,不是检察院更不是薄家湛家。

    但是薄荷也没忘记自己现在正扮演着一个瞎子,在看清那是容子华之后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脸上的神情也是一副全然不知道的模样。湛一凡苛尽着一个‘眼睛’的指责,一直拉着薄荷‘小心翼翼’的下楼,在看到容子华缓然站起来也只轻轻的朝他点了一下头。

    “你好。”容子华本是个谦谦有礼的人,在经历了和薄烟的婚姻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消极了起来,不如从前那样总是沐浴春风般的微笑着,如今的他多了几分阴郁,也增添了一些沧桑的男人味。

    风尘仆仆的模样,一看便知道他是赶来这里,为了什么?还用说吗?自然是那个‘装瞎’的薄荷。

    “薄荷?”容子华看着薄荷被湛一凡拉下楼,当然是率先向湛一凡打招呼,打过招呼之后很快就将实现定格在了薄荷身上。实际上从她从楼上往下走的时候他便一直在看她,看她的人,看她的眼睛。

    容子华的眼底闪过一抹心痛,如果说之前还是谣言,但是亲眼瞧见了,还是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是那样的骄傲,那样的孤高,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看不见的女人?她怎么能承受这一切?她怎么愿意接受?连他都不肯接受不愿意承认,更何况她这样自尊心极强的人?

    “是子华么?”薄荷循着声音听去,微微一笑,“你怎么来了?是检察长告诉你……我受伤了?”

    容子华缓然的点头,随即又想起薄荷是看不见的,便又道:“嗯。是检察长告诉我的……他没有告诉别的人,但是知道我们是朋友,所以就告诉了我。你错过了许多的事,甚至人民大会,你知道吗?”

    薄荷并没有将自己也许会升职的事告诉湛一凡,所以听见容子华如此说便立即打断:“是吗?我部门的人都还好吗?”

    “都还好。夏颖毕竟也是个前辈,就是身体不好的,所以检查公诉部门少了你,有些散乱。”

    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只要没出大乱子就好。”

    容子华看向湛一凡,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一个温润谦和,带满了心痛。一个冰冷不满,带满了漠然冷意。

    也许是看见了,却也当做没看见,容子华还是缓然的开口问道:“我能单独和她聊一聊吗?”

    薄荷沉默,因为她知道容子华问的是湛一凡。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一紧,抿着唇并未说话。

    宋轻语站起来,她是过来人,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些,当即就道:“一凡啊,你把薄荷扶到茶厅去。达芙妮,准备些茶点送到茶厅去给少夫人和容先生。”

    达芙妮转身立即去准备,湛一凡顿了几秒才将薄荷向茶厅扶去,薄荷也只是假装看不见,所以孟珺瑶此刻抱怀看好戏的姿态则是完全收入眼底,看她好戏?薄荷心里一声冷笑,反正这孟珺瑶是不会盼着自己好的。

    倒是母亲白合和一羽不知道去了哪里,是回房间去整理行李了吗?母亲准备去疗养院接受治疗了吗?薄荷想,自己得寻个时间和母亲好好的谈一谈了,至少不能让她心里有任何负担,这样治疗效果才会好。

    湛一凡扶着薄荷到沙发坐下,容子华就跟在后面,湛一凡只能在扶着薄荷坐下去的那瞬间俯在她耳边以只有两人听见的音量道:“不许和他静距离接触。”

    薄荷抿了抿唇,自从她向湛一凡坦白喜欢过容子华,湛一凡似乎就对容子华十分的仇恨。吃醋?还是介怀?薄荷对湛一凡如此霸道的态度也并不不快,反而乖顺的点头,低声回道:“知道啦。”

    她心里是坦荡的,和容子华恢复了从前朋友般的关系也并无觉得有什么不妥。有时候,解释反而是掩饰,什么也不做才是君子坦荡荡。

    容子华在对面坐下来,薄荷自然已经将眼神放空,目光涣散没有焦点,真正的一个盲人似的。虽然不如视线专注看得清楚,但是一切该看见的,眼底也是一处不漏。

    容子华以为薄荷真的瞎了,而这里也只有他和薄荷,目光似乎也就放肆了起来,盯着薄荷,完全一副心痛的表情,就连对她的怜惜和爱意都表露无疑。

    薄荷心里一惊,容子华何曾对她露出过这样强烈的表情?虽然,他也曾经的几次三番的明示暗示对她的感情,但那个时候她大多以为他只是由于她的态度转变而产生的不甘心,以为那只是他们之间的友情出了差错。毕竟……他求婚的人薄烟,和他有婚姻有爱情纠葛的人薄烟,自己则始终是那个默默错过的人。

    心里虽然惊讶,但是薄荷还是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对容子华的到来表示一副茫然模样。

    “你……怎么来了?”错开自己的眼神,便是真的看不见他此刻脸上的任何表情了。

    容子华,实在不懂你。再往深处,薄荷也不愿意去懂,就如从前那般,他们只是朋友。

    “来看看你啊。”

    薄荷微微一笑:“谢谢。不过,你就这么出国,方便吗?”对于他们的工作性质来说,要出国真的是不如普通人方便随意。更何况,容子华时检查委员,身份官位都比自己这个二等检察官要高上许多,他能如此随意的出来还进入切尔西贵族区?

    容子华轻描淡写的回答:“检察长给我派了一些任务。”

    薄荷轻笑,她还是太多太真单纯了,自己做事一向严谨谨慎,但是并不代表所有人的做事原则都和自己一样。像容子华要出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更何况他是检察长最得意的下属,想要做的事没有达不成。

    “薄荷。”容子华的眼底闪过一抹心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许,在薄荷下楼的那瞬间他就想如此脱口而问了。但是碍于太多的外人,他那样性格的人,理智会永远控制着冲动和感性。

    “只是一个意外。”薄荷轻轻的捂了捂眼睛,轻叹而来一口气:“如果是检察长让你来看我有没有复明,我想你可以回去向他答复了。”

    “不,他并没有嘱咐我来探望你的情况。”

    “但是他知道你一定会来看我。”其实容子华的出现是在是薄荷的意料之外,她想留在这里陪着湛一凡共度难关,所以只能暂时放弃云海市的工作。

    但是容子华出现,而且是在她拆除纱布之后,他回去该怎么回答?无非两个答案,复明了,那她就必须回中国回到工作岗位。第二个答案,没有复明,那她就很有可能就此失去这个工作,这个她为之奋斗许多年的检察官职位。

    薄荷是个有事业心的女人,失去工作就等于失去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她怎么甘心?

    容子华伸手,不由自主的在薄荷的眼前晃了两晃,薄荷忍住眨眼的冲动,就像根本不知道容子华在做什么似的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容子华的手继续往前伸,薄荷的心都惊跳了两下,容子华……你要做什么?

    还好,在他的手指距离她的脸颊只有半个指节的时候停住了,薄荷的心跳也跟着停止了。薄荷在心里默念,湛一凡说他会看着这一切,所以容子华你千万不要胡来,湛一凡有多霸道她是清楚的。薄荷强忍着往后退去的念头,而容子华似乎在经过了一翻心里挣扎之后也放弃了要对她的脸颊近亲接触的念头,将手缩了回去,冲着薄荷有些僵硬的脸苦涩一笑:“那……你的眼睛,还会再手术吗?”

    薄荷的神色这才缓然了几分,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我们……都没放弃。”这算是给他最好的回答,至于她怎么看待她眼睛的未来,就看他的想法了。

    容子华身子向后仰去轻松的靠在椅背上,紧追的眼神依然落在薄荷的脸上,薄荷心感压抑,这容子华真的是仗着自己‘瞎了’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如此紧追的眼神正常人谁受得了?心里也是越加肯定他对自己……不如自己从前所想的那样简单了,没想到他竟然也对自己产生了执念,她是该笑还是该哭?

    “所以,看不见只是暂时的?”

    薄荷犹豫了一下才点头:“我对自己的眼睛有信心。”

    容子华释然一笑:“那就好。我们都等你回来,薄荷,你的仕途不可限量,无论何时何况,都不要放弃自己在这一领域的成就。有你这样年轻的女检察官,实在不多了。”

    谁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开心,薄荷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容子华夸奖的是她的工作能力。

    “有些事,本来也是想告诉你的。可是见你现在这样,我想……你听了也不会再感兴趣的。”

    薄荷微微挑眉:“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说话只说一半的人。”既然打算告诉她,那么就不要犹豫说出来。既然不打算再说,那就不要再提,半个字也不要。

    容子华看着薄荷笑起来:“你还是那样,一点儿也没变。”

    薄荷也微微的笑了笑:“你倒是变了不少。”

    容子华的笑容一僵,脸上闪过一抹阴郁,眼底微冷,伸手端起桌上达芙妮准备的红茶。

    品尝了达芙妮准备的红茶,容子华才淡淡的一个叹息又道:“我的确是变了。”暗自一个嘲讽,他以为那个笑容是送给他自己的,但薄荷瞧见了,他在鄙视他自己?

    “子华。”薄荷并不想见容子华这样,便岔开话题问,“什么时候走?”

    “下午就走。看过你……就走。其实,我来这一趟,就只是为了见你一面,这一面……还不如不见。反倒忧心了。”

    薄荷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接容子华的话题,他的意思在明显不过,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她,但她能说什么?她什么也不会承诺,什么也不能承诺。

    “薄家……”容子华似乎也知道薄荷不会回答,并不介意,更无意外失望的神情,而是自己引开了话题。如此两个字说完还打量了薄荷的表情,薄荷的表情很镇定,薄家如何?难道这就是他打算告诉自己却又犹豫着收回的事?

    “薄家怎么了?”薄荷对薄家的近况还挺感兴趣,离开了中国离开了云海市远离了薄家,心并不能像母亲白合说的那样平静。

    真的不相干吗?她做不到。如果在从前,她相信自己还可以做到,结了婚就此不相往来,也许就真的平静了。但是薄烟的陷害,母亲这二十八年的囚禁生活,那一巴掌那些羞辱,这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一个城堡,风吹不走,她的心平静不了。

    是,的确是已经断绝关系了。但是仇恨,是不会随着断绝关系而消失的,薄家的诸多种种公道她势必要讨回!

    容子华不知道薄荷此刻心里的挣扎和思绪,但他知道薄荷必定会对薄家感兴趣,虽然她和薄家的关系他也清楚了,僵持难下越见恶劣,但毕竟她还姓薄,只要她是从薄家走出来的人就必定会永远关注着薄家的一举一动。不出他意料,薄荷果然对薄家的事还是一副感兴趣的模样,便也就淡淡的道来:“春节期间,薄家的股票开始狂跌。爷爷都去公司坐镇,因为爸爸突然对这一切撒手不管,似乎受了什么事的打击整日的萎靡不振,而且据说……还以酒为伴。”

    两句话,容子华把薄家的近况都概括给了薄荷听。对薄荷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而他就算和薄烟离了婚却还是称呼薄光为爸爸,看来心底也是极其的尊重这个为他主持公道离婚的前岳父。

    薄氏会跌股是薄荷预料之中的事,因为那个基地的摧毁对薄氏来说绝对是一个动摇江山的打击。这些年,薄氏有半壁江山的成就似乎都是薄光依赖着它,自然它也依靠着薄氏,二者完全相互依存,但凡一者出现危机另一个绝对无法去安然度过危机。更何况,基地是被部队给直接摧毁,对薄氏的重创可想而知,突然去发资金,甚至断了资金来源,大批财务问题从内爆发,人心摇动,薄氏还会安定吗?

    让薄荷想不到的是,那个男人……竟然会撒手不管薄氏?竟然萎靡不振,还以酒做伴?这实在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他当年为了薄氏,可是抛弃妈妈,可以囚禁妈妈,可以做出那么多狠绝的事,今天岂会为了妈妈而放弃薄氏?薄荷不相信,甚至觉得这只是一个大笑话。

    “也许,你看见的只是表面?”

    “薄烟来找过我,向我求助。”

    “她求你?”那说明,事态还真的如容子华所说的那般严重,不然薄家是一定不会派出薄烟的。

    容子华脸上的神情有几分漠然,却还是淡淡的点头:“是,求我。求我帮薄氏。”

    “她倒是会求,那你帮了吗?”

    “爱莫能助。”

    “你也冷情。”薄荷浅笑,只怕对薄烟来说又是一个打击和重创吧?前夫不留情面的拒绝,家里经济危机,薄烟你究竟还有什么?

    “你当初做的不比我差。”

    薄荷笑容一僵,向容子华的方向侧去,他知道些什么?

    “生在商业世家,上面对你的监控只会被普通人更严格一百倍。”

    薄荷释然,果然。她长久以来的谨慎是没错的,她坚持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清洁廉明,是对的。

    容子华的神情凛然:“天下没有真正清廉的官,包括我自己,包括检察长,但是这话我只能在这里与你说,因为我信任你,所以你也必须信任我。”

    薄荷同意这话,在他们的职业上行走,虽然如履薄冰,但是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没湿过鞋?薄荷也有自己的秘密,海岩岛的不堪往事,便是她的秘密。而容子华今天愿意在这里和自己说这些,就说明他是真的在信任自己。

    “薄家一定没少求过各种各样的事吧?”

    薄荷微笑,这样的问题,她怎么能直接回答?沉默了三秒才浅浅而道:“在湛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和普通的儿媳。”撇清了湛家,避开了薄家,话中的意思虽然模棱两可,却也是一种回答,算得上高超。

    容子华微微摇头浅笑:“你啊……这就是我佩服你的地方,总能活得那么洒脱,这个世界上,真正洒脱的人,太少了。”

    “如果不洒脱,怎么对得起自己?其实,我最近也很累……”因为她已经许久没有洒脱,没有畅快的活着了,心中有太多的事压抑着,压抑着她的心和情感。

    “但你依然是洒脱的。”容子华看着薄荷,比起他,她已经很棒了,他的那些阴暗,他的那些不堪,她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薄荷婉然低头,眸内闪过一抹寒光,因为她想到了蔡家,当年薄家同样遭遇了危机,救助薄家的是与蔡氏联姻,是那场婚姻挽救了二十八年前的薄家。虽然蔡家已经开始没落不堪,但绝对不可能只是看着不伸援手吧?

    “薄烟,完全可以求蔡家的舅舅们,她竟然去求你,看来在她心里,你还是很重要的。”薄荷评述的语气十分沉稳平淡,因为低着头,所以任何人听来都是不带感情se彩的,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在低着头嘴角的笑意有多冷。

    这冷,不是对容子华,而是对那蔡家,对薄烟,对薄家。

    “薄荷,你在取笑我。”容子华轻叹,“我在薄烟心里,从来没有重要过。至从她亲手杀了我的孩子我就知道,在她心里真正重要的只有她自己,她爱的,也永远只有她自己。”

    薄荷抬头,眼神茫然,却是微微一笑:“你倒是看清楚了。”这话,算是掏了心给容子华的坦白。

    容子华微微一怔,似乎没预料到薄荷竟然会如此说,应该是……如此坦白的和他讨论薄烟。

    “蔡家也是爱莫能助,整个一个空架子。”

    空架子?如此不济?如果她的记忆没有出错,十年前,蔡家还是云海市声名显著的五大豪门之一。

    容子华又喝了一口茶,深深的看了薄荷一眼便缓然的站了起来:“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我就……先走了。看你的状态似乎不错,我也就放心一半了,接下来就等你眼睛复明的好消息。嗯?”

    薄荷摸着站了起来,朝着容子华的方向缓缓的点了点头:“好。”

    容子华虚无的伸了伸手,突然跨步向薄荷的方向走来,伸手没犹豫的将薄荷抱进怀里。

    薄荷挑眉,如果容子华细心一定会发现她刚刚反射性的向后躲避的动作,所以现在还是不要动的好,免得引起他的疑心。

    “好好保重自己,别让自己再受伤。我也相信,你有保护你自己的能力。”

    “谢谢你,容子华。”只为这一颗专程而来的心,她也说上那一声感谢。

    “再见……薄荷。”

    容子华轻轻的拍了拍薄荷的肩便放开了她,转身,大步而去。

    薄荷并未看着容子华离开,而是等湛一凡进来。

    “嗨。”薄荷冲着湛一凡微微一笑,看见婆婆和孟珺瑶也走了过来便立即移开了视线,看着前方开始放空。

    “嫂子,那是谁啊?”孟珺瑶果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温声细语的问薄荷,却也是试探。

    “是你嫂子的上司兼妹夫。”婆婆宋轻语解答,但是听起来似乎不是那么的高兴。薄荷知道,他们一定是都看见了那个拥抱。

    湛一凡走到薄荷身边,身子一侧挡住了自己母亲和孟珺瑶的视线,低头看着薄荷那装瞎的模样是又好笑又无奈,此刻自然还带了一些愠怒,她竟然真的让那个姓容的给抱了?

    湛一凡先将薄荷抱入怀里,大有一股要压去容子华的拥抱的感觉,薄荷只觉得自己的胸部被挤压的生疼,但此刻也只能强忍着,朝着婆婆和孟珺瑶的方向咕哝的解释道:“子华和薄烟已经离婚了,不过我和他从前就是朋友,还是校友,一凡也知道的。”

    “荷儿,那个容子华……”宋轻语蹙眉,似乎还在介怀,就是因为是过来人,所以她看东西都要比旁边的人清楚,那容子华看薄荷的眼神太明显,她这个做婆婆的心里都会不舒服,更何况自己的儿子一凡?这个时候,宋轻语作为婆婆的心理上来了,她把薄荷看的十分重要,容子华的出现,大有偷窥她儿媳的感觉,所以心里才有了不爽快。

    孟珺瑶拉着宋轻语温柔细语的解释道:“阿姨,你别追问嫂子了。我觉得嫂子是清白的,虽然那容先生的眼神是怪怪,但毕竟也是前妹夫,还是朋友,他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薄荷一听,心里一股闷气顿时上来,这孟珺瑶果然不出她所料根本就是来煽风点火不怀好意的!天下间,就没有一个情敌会望着你和你的丈夫好,这道理千年不变。

    薄荷的气还没发作在脸上,抱着自己的湛一凡却已是大声一吼:“当我是死人啊?”不仅吼,还回头怒瞪着孟珺瑶。

    “瑶瑶,过分了。”宋轻语蹙眉,这话她都听着别扭,更何况一直一言未发的湛一凡,更何况薄荷这个当事人?而且,她心里是偏心薄荷的,自己可以想薄荷某些不适的地方,别人却不行。

    孟珺瑶似乎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讽刺过分了些,立即闭嘴也就不说话了。

    薄荷嘴唇往下一弯,表情变得委屈,因为眼神没有焦点,所以比往常显得更楚楚可怜。

    “瑶瑶,我觉得我并没有得罪你吧?一凡把A市的事都告诉我了,我也不怪你,甚至感谢你能帮一凡,难道是因为我看不见了,所以你才说这些话吗?知道我一个瞎子对这些事无力辩解的?”薄荷瞪着大眼睛,虽然没有焦点,但是迷雾能让那双眼睛更漂亮更无助和可怜,扮起无辜来绝对比以往有十倍的效果。

    湛一凡就低头看着薄荷,她难得因为自己和别的女人斗,他怎么会插手?这样的戏,他只会嫌看不够,只要他的宝宝不吃亏,谁吃亏,他倒是无所谓的。

    孟珺瑶瞪大双眼,实在想不到将薄荷会这样反将自己一军。瑶瑶?呵,真是搞笑,这个女人之前不都是孟小姐、孟小姐的称呼自己吗?现在突然变成瑶瑶,她们难道很亲密?显然瑶瑶自己也忘了,自己是如何一进门就叫上了‘嫂子’这个称谓。

    薄荷的眼睛,昨天从医院回到湛家之后就成了每个人心里的一个疤一个伤口,昨天一整天整个湛家都是被阴霾笼罩的。今天薄荷能下楼,薄荷甚至能如往常一样的和他们的说说笑笑已经让他们大感欣慰,但是都‘清楚’她是在用欢笑安慰大家,也是在安慰她自己。所以现在听薄荷这样一说,谁不惊慌?谁不心疼?谁不倒戈向她?管他什么理由,让薄荷伤心这件事,就等于揭开整个湛家的痛。

    宋轻语立即沉下脸,薄荷刚刚经历了眼睛看不见的事实,任何事也不该让她伤心,包括自己,更何况瑶瑶?

    宋轻语放开瑶瑶挽着自己手臂的手,宋轻语一冷态度一拉下瑶瑶心里便是一个咯噔,这个家会给自己面子的人大概也只有宋轻语了。现在宋轻语都冷意横生的盯着自己,她哪里还站的下去?

    “瑶瑶,刚刚你的话实在是过分了。”这是宋轻语再一次的谴责,之前的责怪算是轻描淡写,孟珺瑶权当是宋轻语当时给薄荷的安慰。但是现在的指责如此严厉,瑶瑶再不明白湛家的态度就是十足的大傻子。

    瑶瑶以为,自己帮过湛一凡,所以地位会不一样,至少会被他们纳为‘自己人’,而她刚刚给薄荷的调侃完全是发自心底不由自主的嫉恨,并没有真正的恶意。但现在她明白了,清醒了,再看湛一凡甚至背对着她的冷漠态度她完全懂了,湛家……只当薄荷是宝,而她孟珺瑶永远是个外人!

    二十年也未曾走进那个人的心里,这样的事实不是早就明白了吗?为什么还要自找难堪?任性?不甘?还是对他那不由自主的思念?不管是什么,这一刻孟珺瑶的心也灰了,没想到他的把A市的他们二人逢场作戏的秘密也告诉了她,看来在他心里,对她是什么误会也不能存的。

    她真是傻啊……无论怎么怨恨他的无情,却也无法真正的恨起来,永远都只会自己给自己找难堪,自怜自怨。

    湛家的儿媳,只可能是这个姓薄的女人,而自己……什么也不是。

    孟珺瑶摸了一把脸上不由自主滑下的冰凉液体,看着薄荷冷冷的低头:“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更没有欺负你的意思。刚刚是我说错了话,你别放在心上。”说完瑶瑶就转身向外冲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湛家的客厅里。

    如此干脆利落的道歉到让薄荷意外了,薄荷突然有意思罪恶感,装无辜,是不是太过分了?随即又摇头,如果不给孟珺瑶一个狠搓,只怕日后她还会再欺上头来,希望她这一次能清楚的认识,湛一凡是她的丈夫,而她孟珺瑶只是湛家的客人,如今的湛家……也是她薄荷的地盘,她孟珺瑶撒不了野。

    只是对婆婆有几分歉意,又利用了她,日后婆婆要是知道了自己装瞎的真相……薄荷不寒而栗,纸包不住火,真相迟早会公布给大家,只希望到时候婆婆和母亲的火气都能小一些,当然……也包括自己十分关切的公公。

    ——潇湘首发,禁止转载——

    回到房间薄荷坐在床上沉默不语,湛一凡在上楼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正准备出去,所以上楼就进更衣间去找外套了。

    穿着大衣从更衣间出来,湛一凡见薄荷还坐在床上沉默便轻步的走过去,弯腰伸手捂着薄荷的后脑勺轻笑:“怎么,还没玩过瘾?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你觉得我今天出的去吗?”薄荷白了湛一凡一眼,“再说,我刚刚那又不是玩。”

    “是,我知道你是认真的。”

    “你不觉得我狠吗?”薄荷望向湛一凡,问了才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是白问了,这个男人从来只会嫌弃她不够狠,从不觉得她真的狠。

    湛一凡挑眉,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亲了亲然后放开她直起身子整理自己的衣裳,淡淡的道:“只要你自己不觉得委屈,怎么都行。”

    薄荷心里一甜,好像刚刚做的事都能一笔勾销的抹去似的,他都如此说了,她还在那里怀疑自己的做法,有意思吗?容子华也说了,她是活的洒脱的,那她就应该活的更洒脱点儿。

    站起来,伸手主动帮湛一凡整理衣裳:“出去,开车小心些。”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亲密的贴近着急,颇为严肃的道:“明晚,可能需要陪我出席一个宴会。”

    薄荷挑眉:“所以……明晚要扮一整晚的瞎子?”

    “二姑的生日。”

    薄荷明白了,这还真是不得不出席的宴会。

    “好吧。只要你当好我的‘眼睛’,我去。”

    湛一凡立即伸手轻轻刮了刮薄荷的鼻子:“宝宝真乖。明晚也是试探迈克尔的好时机,我想你会有兴趣的。”

    薄荷摸了摸湛一凡刮过的鼻子,如果能试探迈克尔,那她的确是有兴趣。而且,如果是二姑的生日,那三叔还会不去吗?这两个人齐聚了,给他们找到端倪和证据、真相的机会还少吗?

    “不过,二姑不是在德国做总裁吗?”因为薄荷这次从到英国来就没见过二姑,加之湛一凡之前介绍时说过的话,所以薄荷记得二姑和二姑夫似乎是在负责德国那边的公司。

    “奶奶住院了,他们正巧回来。”湛一凡语气平淡的解释,薄荷拍了一下额头,她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所以……明天,有可能她还会见到传说中的奶奶?

    “我走了,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湛一凡抱了抱薄荷又仔细的交待了几句,薄荷知道他所说的小心是不要被人发现装瞎的事,她自然会小心翼翼,她已经体会到在人前装瞎能获取多少有用的信息,岂会轻易暴露?

    午饭是达芙妮送进房间的,薄荷也假装关心的问了一下安娜的消息,达芙妮也只是叹息,是真的完全不知。

    吃了午饭,薄荷就坐在沙发里打开湛一凡的电脑找到安娜身上窃听器的音波然后戴上耳机听了一会儿,安娜似乎还没醒,所以完全没有声音。但薄荷也正好无事,便一直带着耳机等着安娜转醒,直到白合突然进来。

    薄荷假装不知道是谁,带着耳机香听歌一样还轻轻的摇头晃脑。白合微笑着朝她走来:“谁给你打开电脑的啊?”说着就将手放在了薄荷的肩上。

    “妈?”薄荷假装震惊,眼眸里也闪过一抹惊喜,取下耳朵里的耳机,其实里面根本没有音乐响,音乐文件虽然被她快速的打开但是声音已经被关到了最小,她听得见的依然只有安娜那边传来的无尽的安静。

    “我来和你谈谈。你真的……很想我去疗养院吗?不需要我留在你身边吗?”

    薄荷微笑,摸到白合的手臂,然后轻轻的靠在她的肩上微微一笑:“我当然希望妈妈能陪在我身边啊。但是比起现在,我更希望是以后更多的岁月。妈妈你的身体好了,才能更长久的陪在女儿的身边,是不是?”

    “但也不差这几日啊……”

    “也许就是这几日会让你将在疗养院多住几个月呢?妈妈,我知道你心疼我,你在担心我,可我也担心你。因为我眼睛的事,你一定又不眠不夜了吧?”

    白合沉默的看着薄荷,她的确是一夜夜的失眠,想起薄荷,她怎么能睡得着?

    薄荷心里惦记着那个人的事要不要告诉她,撒手不管薄氏,甚至以酒作伴,萎靡不振。这样的消息,这样的事,她怎么就不相信呢?打从心底里不相信。如果他真的如此重视着母亲的离去,他就不会丧心病狂的做出这二十八年来的疯狂举动,而且还瞒着整个薄家,瞒着整个世界。对她这个女儿,却又是那般的态度?

    薄荷实在看不懂他的父亲,就好像是个双重人格的男人,让人费解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好……”沉默了许久,薄荷突然道,“我答应你,我去治疗身体。反正有一凡在,有轻语在,我想,我也是多余的。”

    “妈妈。”薄荷蹙眉,她就怕白合会有如此消极的想法,她薄荷多渴望妈妈能在身边,她是不会知道的。

    “荷儿,妈妈知道你的意思,真的明白。但是一羽,他是个负担,不能跟着你,这件事妈妈也想清楚了……”

    “妈妈,你身体不好的时候,你觉得一羽是负担吗?”

    白合一愣,她从未觉得一羽是负担。

    薄荷微微一笑,眼神轻轻的落在母亲的肩上,这样就不会给母亲造成自己在看着她的错觉。

    “你从不觉得,对不对?一羽对我来说是弟弟,是亲弟弟一样的人,和妈妈,和婆婆,和公公一样重要的人。妈妈你都不觉得是负担,我们为什么会觉得?再说了,一凡似乎也很喜欢一羽,婆婆也喜欢,你要让他和我们接触,而不是永远只留在你身边,那样对他的病情也是毫不帮助的,对不对?”

    薄荷的口才一向就好,打官司几乎没输过那些正牌律师。

    白合眼眶发红的看着薄荷,满是感动。

    “荷儿,能有你这样的女儿,妈妈何其幸运?这二十八年来,没给你任何的母亲,二十八年后你却如此孝顺贴心,这算是老天给我唯一的慰藉吗?”

    薄荷伸手摸到母亲的胳膊,然后轻轻的拥住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抱着母亲实在娇弱的身体,薄荷微微一笑:“一羽没能活着,我代替他活着,代替他一起贴您的心。现在又有了一个一羽,那我们就当真的一羽去爱他,疼他,妈妈你的心会好过,我的心……也才会好过。”

    对一羽的期盼几乎全部落在了这个‘一羽’身上,对母亲的渴望全部变成了体贴。

    薄荷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有母亲在身边有一个弟弟在身边,还有丈夫湛一凡的宠爱,公婆的信任疼爱,她对人生已是无比的满足。

    这一切都是她越挫越勇,是她成长和坚强的理由。(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