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47 对你的渴望

147 对你的渴望

    ——首发,禁止转载——

    拉开窗帘,推开小门,薄荷轻步的走到阳台外,蹲下身子摸摸这些日子陪着自己的花花草草和秋千,能看见它们,真好。

    身后传来脚步声,薄荷回头望去,迎着阳光走来的男人高大健壮,英俊帅气,是她的丈夫湛一凡。

    微微勾唇浅笑,以前从不觉得湛一凡如何如何的帅,今日却觉得他是真的俊美极了,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让她越看心里越是欢喜。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竟然是自己的丈夫,竟然是自己最亲密的爱人’而让她更欢喜的事情了。

    “笑什么?”湛一凡在薄荷身后蹲下来,右手揽着她比起自己来就是娇小的身子,左手则捏了捏她俏挺的鼻梁。

    “你真好看。”薄荷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出真心话。

    湛一凡一怔,眸子轻闪,不太白的脸颊竟然泛起了微微的潮红。薄荷眸子一亮,立即伸手捧着男人的脸颊,在看清那一抹潮红之后‘噗嗤’一声竟没良心的笑出声来:“哈哈……你害羞了?”

    “……怎么可能。”湛一凡眉梢一挑,不客气的拂开女人的手,放开她便要起身,俊脸却比之前更加的潮红了几分。

    “就是害羞了。明明就害羞了!”薄荷跟着起身,拉着湛一凡的胳膊想要看得更清楚些,湛一凡自然知道自己此刻要是让她瞧见会更丢人,于是怎么也不愿意让薄荷再瞧见自己的脸。

    “没有,真的没有!”男人几乎已经开始咬牙切齿,因为薄荷围着他团团转就是拉着他的胳膊不放过他,似乎还要再看。

    薄荷显然是丝毫不知道‘收敛’二字为何意,更不知道男人的面子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见着男人不肯的态度她却反而越加的想看了,拉着男人的胳膊转圈圈转的更快:“明明就有。让我看看,再让我看看嘛……你脸红的样子那么可爱……快让我看看……”反正就是左看右看也要看到男人脸红的样子。

    湛一凡咬了咬牙,心下一狠转身一把将薄荷抱进怀里。在薄荷还没来得及看他的脸时大手便扣着她的后脑勺按进自己的怀里,连抬头也不肯。

    “你放开我……”薄荷挣扎,憋着气也想抬头。男人望了望天,低头捏住女人的下巴,给了薄荷一个猝防不及的热吻。

    火热的舌头毫无顾忌的闯进她的唇齿内。薄荷眉梢一挑,他有多久都没这样吻过她了……?舔砥,吮吸,缠绕,如此热火的吻,渐渐的融化了固执想看男人脸红的薄荷,由一开始的抵抗渐渐的变成了反被为主,双臂缠着男人的颈脖热切的回应。湛一凡脸上的潮红渐渐的散去,薄荷脸上的潮红却渐渐的越来越多。也许是都喜欢看自己喜爱的人脸红的样子,湛一凡瞧着薄荷嘴唇水盈,脸颊潮红的娇羞模样便有些情难自禁了起来。多少日子没碰她了?想起她,自己就浑身发热,蠢蠢欲动。

    放过薄荷的唇,湛一凡的左手手指触着薄荷温热潮红的脸颊,另一只手则来到她的颈脖,摸着她温热细腻的肌肤感受到静脉血管的跳动,低头对着那脉搏跳动的位置重重一吮。

    他的宝宝,他的爱。

    “湛一凡……”薄荷一颤,为什么吻那里,会让她如此颤动?

    “我的骨血……”湛一凡低喃了一句,抬头又吻了吻薄荷的眼睑,在薄荷不解的眼神中将她抱进怀里,紧紧的扣着她的背脊,扣着她的腰。薄荷甚至听见他那深深的一个呼吸,而后竟然就只抱着她不再做别的任何事。

    从两人拥抱的亲密姿势之间薄荷就能感觉到,他明明就想,而且还是很想很想。

    薄荷是个正常女人,湛一凡这样保护着她不动,之前却又那么热切的吻了自己,现在又那么近的贴着自己……实在让她很难无动于衷。小手轻轻的来到自己的腹部,刚刚触及就感觉到男人很明显的颤抖。

    “宝宝,别……”湛一凡立即伸手,一把握住了薄荷拿蠢蠢欲动不太老实的小手。

    薄荷抬头不解的看向湛一凡:“一凡,我眼睛好了。如果你想……”她当然愿意。说实话,她也是非常想他的,想要被他**的抱着,想要与他融入一体,那样的感觉让她欢愉,也让她感觉无限的被他拥抱保护的安全。

    “再等两日吧。”湛一凡明明就有些低喘,却依然忍着身体的难受,拉着薄荷的小手吻了吻,像是在给她安慰,也是在给他自己安慰。

    薄荷不解,为什么?还在顾忌她的身体?

    湛一凡并没有解释,对上薄荷那炽热而又带着疑惑的眼神身体明明越加的难受却还是不动她一根手指头,最后的极限便是放开薄荷自己大步的向卫生间走去,薄荷站在背后看着湛一凡消失的背影,满是疑惑和怀疑,他怎么了?好像有事情瞒着自己?

    这样的疑惑和怀疑直到晚上也没有消除,反而越来越深。

    从前是真的看不见,而如今是要假装看不见,为了让别人相信,薄荷就必须要装得惟妙惟肖,甚至自己的情绪。虽然会很对不起长辈们,但是如果不将计就计,又怎么将背后的那只黑手逮住?

    晚饭薄荷并没有下楼,湛一凡下楼亲自取餐的时候只叹息的对众人摇了摇头,众人便都明白了似的,谁都没再说话,也没人上楼去劝道薄荷,只有刚刚下班回来却已经知道了消息的湛国邦摇头叹息道:“那就让她休息吧,这两天……让她好生安静安静。”

    白合捂着脸似乎也没有胃口吃饭,一脸的疲惫。宋轻语也没食欲,湛国邦劝了几句才勉强吃了几口,整个湛家都陷入极其萧条的氛围之中,之前几天的轻松欢乐仿佛只是昙花一现,如今的一切又是那么的让人压抑。

    湛一凡拿着食物回屋,薄荷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湛一凡脸色阴郁便知道楼下的情况并不乐观。

    放下擦头发的毛巾,薄荷看着缓然走过来的湛一凡犹豫着问:“妈妈他们……还是很难过?”

    湛一凡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茶几上,随后自己在地毯上坐下一边将食物从托盘里拿出一边才回道:“没事,过几天我们私下和她们解释。”

    薄荷听他这样说就知道答案了,她们都还在耿耿于怀,因为自己难过,因为自己不肯下楼而难过。

    突然,薄荷连走过去的勇气也没有,其实从早上眼睛开始复明那一刻开始,从她再次被推出急症室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这场戏已经开始。听着母亲的哭声,听着婆婆的难过,她的心何尝不是愧疚?但如果不这么做,安娜怎么会相信?又怎么引出迈克尔?

    看湛一凡现在的态度和表情,薄荷猜想,他是不是在责怪自己?觉得她做的过分了?

    薄荷没动,湛一凡抬头才发现她站在原地正看着自己。

    湛一凡这才轻缓一笑:“站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吃些东西。”

    薄荷轻轻的眨着眼睛,看着湛一凡那虚伪的笑容,心里莫名的难受了起来。

    湛一凡见薄荷这模样,顿了几秒才从地上爬起,迈着步子缓然的走到薄荷的面前,伸手轻轻的拉着她的胳膊温柔细语:“怎么了?”就像是在质问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薄荷的心却还是因此而柔软了。

    “湛一凡,难道我做错了么?”但是这个计划,这个建议都是他提出来的。她还记得,前天晚上他这么说的时候的表情,那么的冷硬。她是欣然答应,因为她觉得这事的确可行,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究竟会不会复明,但是她对此已经充满了信心。

    湛一凡眉梢一挑,似乎不解薄荷为何这么质问,握着她手臂的大手也是蓦的一紧,眉间紧蹙:“为什么要怀疑你自己?”

    薄荷看着湛一凡不动神色,湛一凡顿时明了,因为自己的行为让她迷惑了。因为他的言语,他的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都让她误解了。

    “傻瓜……”湛一凡心里一疼,她的内疚不比自己少半分,自己是个男人,她只是个小女人,他刚刚却忽略了她,她一向都是那么的敏感。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深深的一声叹息:“我的傻宝宝,我们都没有错。我只是在怀疑自己,和你没关系,真的。你那么棒,你是我的骄傲。”

    薄荷抓着湛一凡的衣摆:“那你为什么如此冷淡对我?”如果不是觉得她做得过分,他为什么不碰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去卫生间解决也不碰她?这对一个女人来说也是侮辱,也是耻辱,也是羞耻啊!他就那么不想碰她吗?她不得不想到这样不堪的答案。

    湛一凡一僵,潮热的呼吸遂热热的喷撒在薄荷的耳畔:“真的想知道吗?真的想知道,为什么我宁愿忍着……也不敢碰你?”

    薄荷抬起自己的头,眼神质疑,难道他有什么苦衷?

    湛一凡淡淡一笑,放开薄荷,伸手拉住自己T恤的下摆往上一拉顺利脱下。

    薄荷第一眼就看到了湛一凡左臂的伤,被绷带缠住。

    “这?”薄荷抬头惊蹙的看向湛一凡,他什么时候受的伤?她怎么不知道?

    湛一凡抬起右手捂住左手臂的伤,沉稳安慰的眼神看着薄荷:“不用担心,伤口已经快好了。没碰你,就是不想你知道担心,但现在看来不让你知道也不行了。”天知道他每日忍着没碰她究竟多难受。

    “快让我看看!”薄荷上前一步,推开湛一凡的右手,拉着他的左手臂便瞧。虽然被纱布缠着,但是这伤口的位置明显就是和上次受伤的位置是一样的!上一次他受伤,那个时候她承认自己对他还没什么感情,完全可以冷静。但是这一次,即便伤口已经快好了,心却是犹如火烧一般的难受焦急。

    “怎么会受伤呢?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受伤?你还不告诉我吗?要是我不怀疑你,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瞒着我了?”说着说着薄荷的眼眶就红了起来。都说爱情让人脆弱这句话可真是没错,她至从遇上他眼泪流的少吗?每一次,总能让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落下,这一次看着这纱布,她的心就慌了,比知道自己的眼睛也许就此看不见还要惶恐害怕。

    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这模样,心底所有坚硬的地方都忍不住的柔软了。

    大手轻轻揽着她的肩,轻柔的摩挲着,另一只手则挑起她的下颚,对上她那双水盈微红却还是坚持着没有掉下一滴眼泪的倔强眼神,倾尽了他所有的温柔淡淡而道:“我只求你,这辈子,任何情况,任何事情都不要再怀疑我。”

    薄荷一笑,笑着流下眼泪。以后,她绝对不会再怀疑他,任何情况,任何事情。

    湛一凡也笑,扶着她的肩往自己怀里推来,另一只手顺着下颚来到她的后脑受轻轻的扣着,自己则弯腰低头吻上她的唇瓣。既然她已经知道他受伤的事,他还有什么好隐忍的呢?已经太久,太久都没碰过她娇美的身子,他有多想她,她是不会知道的。

    吻里面有泪水的味道,只是这一次的眼泪,是甜的。湛一凡轻轻的舔去薄荷脸颊上的泪珠,温热的舌头带着浓浓的**味舔过她的眼睑。

    “宝宝……”喉间沉沉的一个骨碌,像是被压抑了许久的野兽跑了出来似的,瞬间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却也点燃了她体内的那一搓小火苗瞬间变成了腾腾大火。他的手抓的她很疼,却又很暧昧,不停的在她耳边呢喃:“宝宝……我想你……宝宝,真的好想你……”好想要她。

    这一刻,体内的**和情感都像是脱困的野兽,在自己的身体里,在他的四肢百骸里叫嚣。

    从年前到现在,他究竟有多久没有碰过她了?连他自己也记不得究竟是多久,只知道每一次抱着她,身体明明想的发疼却还是只能忍着,等着。而今天,她的眼睛好了,他也没了顾忌,多么想让她就此瘫软在自己的身下?呻吟,婉转……只是想这样的事情,他便已经兽血沸腾。

    薄荷回应着湛一凡的吻,在他的吻滑至锁骨时,终于喘息着回了一句:“我也想你……”真的很想他,想他这样有力的拥抱,这样强势的热吻,这样温柔而又霸道的占有……

    湛一凡听着薄荷的这话,体内的大火瞬间连汪洋大火也湮没燃烧了起来。大手抱起她的身子,薄荷也迅速的回抱着男人只怕自己会不小心掉下去。男人转身大步的向床走去,茶几上的饭菜还散发着香气,但此刻他们二人的鼻中却已然只能闻见对方身体的香气,再无其他。

    他们对彼此的渴望强烈的吞噬着彼此,从身体到心,从心到身体的燃烧……衣衫纠缠,温热密贴,从那一声从心底深处的呻吟到彼此热烈的拥抱,他们的爱,几近燃烧。

    热情退却之后,薄荷奄奄一息的躺在男人的怀里。

    究竟有多久没有如此剧烈的运动了?翻云覆雨之时,那么的快乐所以不曾觉得累,但现在薄荷就像是已经被人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似的完全瘫软在湛一凡的怀里。

    但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薄荷还是坚持着半抬起身子拉住湛一凡的胳膊低头看去,没看到染红才缓然的松了口气。

    “没事。”湛一凡看着薄荷这小心翼翼的模样满心的温暖,拉着她的胳膊重回怀里,低头咬了咬她的唇瓣坏笑:“如果你不觉得累,那我们就再来一次?”显然身下又是蠢蠢欲动了。

    薄荷立即推攘了男人一把,娇红着脸,杏目圆睁:“你敢?”其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男人自然知道薄荷现在已经极其的疲累,就算是心疼他也不会再动她,要动……那也是明早的事。

    低头亲了口薄荷粉嫩的脸颊,大手轻抚着她细白的手臂,微微浅笑才嬉笑道:“敢是敢,就是舍不得。”

    薄荷这才满意的一笑,伸手戳着男人的胸口,又道:“总算你有良心。”

    湛一凡望天,他什么时候对她没良心了?对她的心,明月可鉴。那可是比什么世界上的任何一颗钻石还要纯。

    薄荷自然是知道湛一凡的心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他对自己更真心实意的人,就算自己不相信自己,他也会相信自己。这样的念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根深蒂固的落在了自己的心里。

    “咕噜……”就在温情的时刻,薄荷的肚子有些不听话的响了起来,这不能怪她,午饭没吃过的她其实早就饿了。洗澡的时候,就有些扛不的腿发软,刚刚又被湛一凡燃烧了个把小时,现在是已经饿得完全没力气了。

    湛一凡闻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捏住薄荷的鼻子没好气的道:“我可怜的小东西,你就不会说你饿了吗?”

    薄荷对于湛一凡总是对她语出惊人的称呼已经完全有了抵抗力,就算他叫个‘哈尼’她也不会再起鸡皮疙瘩了,而且还会统统欣然的接受。就像他说的,这是夫妻间的情趣,她以前是古板了些,但是在他的调教下,她相信如今的自己不仅游客抵抗力,而且也愿意偶尔和他情趣一下。

    所以眼眸轻转,薄荷一个迅速的翻身便已经湛一凡骑在了身下。

    眸底闪过一抹狡黠之色,拉过一旁的被单遮住自己的身子阻隔男人瞬间火热的视线,扬起自己的下巴,骄傲十足的鄙睨着男人冷笑:“谁让我一开始的饿,是对你的渴望呢?”

    湛一凡浑身一僵,第一次听到他家女人说出这般傲娇的话来,心底那个澎湃如潮啊。她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真是恨不得将她身子一抬,然后狠狠的坐下!

    “休想!”薄荷看穿湛一凡那欲火的企图,坏坏一笑便将捂着身子的被单往男人头上一套,自己则麻利的往旁边一滚,滚下床捡起男人的T恤快速的套在身上。

    湛一凡半响才拉开头上的被单,半坐起身子撑着身后的大床看向已经坐在地毯上开吃的女人。

    “宝宝……”男人可怜的轻唤了一声。

    回答的只有咀嚼饭菜的声音,冷漠的让男人磨牙。惹了火却又逃的妖精,什么时候如此要命了?倒真是越来越可爱,让他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一把将她抓过来压在身下然后狠狠的要几次。呵呵,他家宝宝啊……怎能让他不爱?

    薄荷满脸坏笑的埋头大吃,听见身后传来的声响,知道男人是下床了,也知道男人是在穿裤子,更知道男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后背一暖,薄荷知道是男人拥住了自己。

    健壮的手臂将她陇入怀中,只听得男人附在耳畔,吹拂着她那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吐言而道:“宝宝,我爱你。”

    收拢的怀抱更是一紧,薄荷手里的排骨险些掉落。

    这不是他第一次说‘我爱你’,算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在他们新买的公寓里,他折回身也是这样从背后抱着她附在她耳边所言,恍然如梦,好像就回到了那一天,她的心跳急切依然。那一次,他有所期待,而她毫无回应,那个时候她还在犹豫,那个时候她还在隐忍,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他始终站在自己的身边,一直紧握着她的手,坚持依然。

    “一凡,”薄荷放下手里的排骨,轻轻的扭头,对上男人温热如大海的双眸,轻笑:“再说一次好吗?我想听。”

    湛一凡毫不吝啬,伸手轻轻的刮过薄荷挺翘的鼻梁,这一次是对着她的眼睛,真切的又道了一次:“我爱你。”真的不难,而且说出来自己的心情也是那么的愉悦和欣然。

    “以后,可以每天对我说吗?”虽然这只是一句不太实际的感情表达,但是每一次听,她的心都像是要跳出胸腔一般的激烈。每一次,她都像是找到了最安全最快乐的源泉……

    湛一凡魅惑的笑容越加的迷人,勾着唇也勾着她的魂,浅浅笑道:“如果你想听。”

    薄荷也笑了,抬头吻住男人的嘴唇,轻轻的也说出那五个字:“一凡,我爱你……”不是三个字,而是五个字。她爱一凡,不是别的人,不是任何人,只是一凡。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小手将她收入怀中,本是温情时刻,薄荷却突然一声低笑:“我好像……把猪油都抹在你的身上了……”

    湛一凡叹息,她以为他不知道吗?不仅抹到他身上,还把嘴上的都给他吃了。狡黠的就像只小狐狸,让他无可奈何,却又越加的心生爱意。

    “那又如何?罚你就是。”湛一凡同样坏坏的一笑,掐住薄荷的下巴,低头重重的吻住她的唇,煞风景也没关系,只要你勇敢的说出了那五个字,他依旧欣然,依旧心潮澎湃。

    两个心跳加速的人贴在一起,任谁也分不开。

    ——潇湘原创,禁止转载——

    用过饭,湛一凡去洗澡,目的自然是洗掉身上的猪油。薄荷也收拾了一下自己,打理了还没干就到床上噌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就坐到床上去了。手里抱着湛一凡的电脑开始捣腾,湛一凡围着浴巾出来薄荷便抬头认真的问他:“对了,你让查尔在安娜身上装的窃听器,管用吗?”

    说到正事湛一凡的表情不由得一凛,右手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左手拿着药箱走过来。

    薄荷立即放下电脑,湛一凡拿着药箱她自然是知道他要做什么,而且他左手臂的伤,自己现在一看才发现竟然那么严重,而他这几天竟然还将她抱上抱下?

    “管用的。窃听器缝在她的内衣里,只要她不换内衣,就听得见。”

    薄荷讶然,那个查尔她没见过,也只是听湛一凡说过和大卫是一样的特种兵出身,身手十分了得,和他一般。

    薄荷见过湛一凡打架,在救母亲的时候,他身手可不是一般的敏捷,当时让她十分的吃惊和意外,见到那样的他也觉得心生佩服崇拜,毕竟哪个女人不喜欢身手了得的男人呢?后来才听湛一凡说,公公从他很小的时候就给他请了私人的教练,他一直都在接受身体这方面的各种锻炼,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很容易遇见绑架,也很容易遇到危险,更多的时候只能自保,所以湛一凡从小除了接受比别人更严格的学习教育时还要接受体能强健的计划教育,湛一凡当真是从小就比平常的孩子吃了更多的苦,有许多别人看不见的辛酸和可怜。

    薄荷从前只觉得自己从小失去了太多的乐趣和年华,湛一凡何尝不是?一个人背负了那么多的担子,只怕连童年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和她薄荷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所以,听湛一凡说那查尔与他的身手竟然相差无几时萌发了薄荷的几分兴趣,现在又听湛一凡如此说,薄荷就对那查尔更感兴趣了,竟然能毫无知觉的换掉迈克尔给安娜的药,现在又将窃听器按在了安娜的内衣里,果然人才。

    薄荷看着湛一凡左臂上的伤口,果然是当初的刀伤上覆盖的一道新伤口,只是这次的伤口圆圆的,更像一个肉坑,这会是什么伤?

    伤口并未痊愈,还需要换药,他刚刚竟然还去淋澡?也怪自己,怎么就不体贴些,那些猪油的恶作剧实在不应该,就连之前的爱也不该做,他万一用力过度,再出血怎么办?

    “想什么?嘴唇都咬破了。”湛一凡突然低声,右手的拇指掰开薄荷的唇,皱着眉看着薄荷。

    薄荷才发觉自己刚刚竟然想的太入神,轻轻的吸了一下鼻子,才带着有些浓的鼻音道:“这伤口,你就不能自己爱惜些吗?刚刚,我不该勾着你做那事的,你也不该洗澡。”

    “荷儿,”湛一凡难得正经的喊薄荷的名字,薄荷抬头看向他,湛一凡的神情十分的严肃,看着她的眼睛也十分的镇定,“我真的没事。这伤口已经五六天了,是在结疤的痊愈过程中。我没那么脆弱,真的。别把你男人想的那么弱不禁风,好吗?坚强,别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哭哭啼啼。”

    薄荷心神一怔,她把所有的柔情付诸而出,却得到这样的这句话,但是不无道理。现在是什么时刻?他们能如此温情,也是挤出来的时间,他们当即最重要的是抓住背后的那只手,她受伤湛一凡受伤这两件事他们岂会罢休?

    薄荷低头摸了摸眼睛,抬头换上坚毅的神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要打赢这场硬仗,我就必须坚强,我会收起我的软弱!”

    湛一凡伸手揉了揉薄荷的后脑勺:“虽然我很感动,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在看待这件事情上理性一些。还有,”湛一凡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上亲了亲,留下温热的湿润,“我相信宝宝你能整理好最佳的情绪来应对这场硬仗,准备好了吗?”

    薄荷用力的点头:“嗯。准备好了。现在只问你一句,我眼睛受伤和你手臂受伤,有联系吗?”

    湛一凡眯了眯双眸,回答的却不肯定:“也许有……也许没有。”

    薄荷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湛一凡叹息:“他们不易对付。但我能肯定给你的信息是,三叔泊西和迈克尔他们必定有联手。”

    薄荷迷惑,迈克尔身在其中她是不怀疑的,不然迈克尔不会让安娜给自己下药只为了让她的眼睛永远失明。那个卑鄙小人,当真是演了不少戏,让薄荷恨不得拔下他脸上的那一层假面。但是三叔泊西,是湛一凡从前从未给她提过的,如果他也身在其中,那不是整个湛氏家族都在与他们为敌?

    “难道你受伤……”薄荷已经给湛一凡上好了药,正在缠纱布的手却不由得顿住,因为这个问题,她不敢全部问出口。如果真的是这样,湛家的人和她薄家的有什么区别?同样的畜生,卑鄙,让她能硬下所有的心肠全身心的去对付。

    “……嗯。”这一次湛一凡并没有给薄荷任何模棱两可的答案,而是一个确定的‘嗯’,“不过,我也给了他两枪。”说着湛一凡的唇角轻缓的勾起,他一枪,泊西两枪,这不是一个吃亏的买卖。

    薄荷心里一冷,那个人是湛一凡的三叔,她还记得在湛家为她举行的派对上,她见过那个男人。高大帅气的英国男子,笑容可掬,看起来倒是完全无害,没想到竟然是他给了湛一凡一枪。虽然湛一凡也给了他两枪,但是这伤口是等价交换的吗?无论几枪,只要落在湛一凡的身上,那就是疼的。

    薄荷的手指轻抚过湛一凡的手臂,神情严肃而又坚定的看着他道:“一凡,我们必须报仇。”

    湛一凡勾唇:“为了你的眼睛,为了我的伤……也必须。”

    薄荷点头:“嗯。只不过,”目光浅浅的落向他的伤口,笑容带了一丝的诡异,“这一次,由我们来玩他们。”现在,他们已经反被为主,装瞎只是他们的第一步,引出身后的大鱼才是重中之重,究竟是泊西还是迈克尔,又或者……别的人?他们一定会查出来,翻出来,然后将它蹂躏个千遍万遍,让它永远翻不了身,甚至万劫不复!

    ——潇湘原创,禁止转载——

    “她出门了。”薄荷取下耳机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立即放下手里的书向薄荷靠来。

    薄荷拔下耳机,将声音开至最大,清楚的听见安娜走路的声音才摇头笑道:“没想到真的管用。”

    湛一凡还是比较悠然的靠在床头,看着屏幕上传来的音波道:“上午从你进医院开始查尔就开始监听,所以是没有差错的。”

    “所以你们才知道她晚上要去见迈克尔?就不怕她洗澡换衣服吗?”

    湛一凡看了薄荷一眼,非常淡定的道:“其实查尔在她箱子里所有的内衣里面都缝了窃听器。”

    薄荷愕然:“不会搞混吗?还有,查尔他不是特种兵,竟然会做将窃听器放进别人内衣这样的事?看来裁缝能力不错嘛。”如果薄荷要看见查尔是个将近一米九的黑人汉子,一定会更加的震惊的,因为她一定想象不出查尔拿针或者亲自使用缝纫机这样的画面。

    湛一凡对薄荷这追根究底的疑问也很是无奈,伸手摸着她的后脑勺揉了几下:“不管查尔是怎么做的,我们能听见就行。嗯?”

    薄荷也知道自己跑题了,立即拐回自己的思绪,淡淡的道:“好吧。”

    两个人坐在床上,薄荷盘着腿,腿间放着湛一凡平日里用的电脑,湛一凡靠在床头,一只手靠在薄荷的背后,一只手还拿着一本书悠然的看着。

    半个小时后,薄荷才拐了拐又沉入了书海的湛一凡,“欸,好像到了。”

    湛一凡眉梢一挑,这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到这窃听的事情上来。但依然只听得见走路的声音,薄荷昨晚就知道安娜今天会给自己下药,因为迈克尔半夜给安娜打的那通电话,查尔也窃听到了,并且成功的一字不漏的全部转给了湛一凡和薄荷,薄荷当时虽然在睡觉,但是湛一凡也叫醒了她,让她一字不漏的全部听见了内容。薄荷听完就确定安娜会给自己下药,所以早上才会吃的那么淡然,因为她知道那药已经被换了,而她上车就开始和湛一凡演戏也是他们昨晚就商量好了的计划。

    她不怪安娜,安娜完全是被逼无奈,但是她对安娜却还是失望的,如果安娜能对他们坦白,事情也许又不一样了,他们会暗中的保护安娜也会保护安娜的家人。但是安娜好像谁都不信任,辜负了薄荷一直的等待,也辜负了她自己和她的家人。

    开门声传来,安娜好像很熟悉那个地方,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将查尔追踪地址后发来的信息递给薄荷看,薄荷接过来一看,竟然是安娜的家?她和迈克尔相约的地方竟然是她自己的家?位于罗西大道的823号。

    关门声,然后薄荷就听见了安娜的声音,那么的清晰和空灵:“我爸爸妈妈呢?”

    两秒之后才传来男人的声音:“他们明天就会回来,你放心吧。”

    安娜冷静的声音与那晚薄荷所听到的卑微已然完全不同,似乎还隐忍着怒意:“我不相信你。”

    “你以为,现在你除了相信我之外,还能再做什么?”迈克尔的声音突然便近,甚至还有衣服的摩擦声。迈克尔在做什么?

    “呃……”安娜痛苦的声音随即传来,薄荷看向湛一凡疑惑:“他在掐安娜的脖子?”

    湛一凡也并不确定,湛一凡又将查尔发来的短信给薄荷看:跟踪而至,四周有人防范,不得靠近。

    “他果然不简单。”薄荷看完短信将电话放下,现在她更关心安娜的情况,虽然需要安娜为他们提供信息,也是安娜自己的选择,而他们也是窃听,但她依然希望安娜没事。安娜也是被鬼迷了心窍,现在肯定已经清醒了,她还年轻,她不希望安娜这一辈子就毁在了迈克尔这样的男人手里。

    薄荷听见了‘呲呲’的响声,还有什么倒地的声音,应该是安娜倒地的声音。应该是迈克尔将安娜推到了地上,随着还有迈克尔传来的一声低骂:“贱货!”

    安娜一阵急喘的咳嗽声传来,然后是她深深的呼吸声:“呵呵……你以为我还会因为你的这一声‘贱货’而欣喜吗?这将是我安娜这一生莫大的耻辱!我恨你,恨你……!你让我成了千古罪人,你害我害的少夫人的眼睛从此再也看不见,你让我的家人对我失望彻底。迈克尔,你这个魔鬼!我的确不相信你,如果你不赶紧放了我的父母,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小人。你以为,拍了录像有什么了不起吗?你不怕录像,我也拿不到录像的确无法威胁你,但你确定我手里没有比录像更厉害的把柄?这个把柄可以让你身败名裂,让你就此从整个好莱坞声名狼藉,让你的演艺事业就此毁于一旦,你敢赌吗?”

    ------题外话------

    ——昨天4。20四川又地震了。作为四川人,七儿深感痛心和难过。虽然我目前不在四川,但是作为坚强而又脆弱的四川人在面对这样的自然灾害总是深感无力。四川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四川人民很善良,很热情很乐观,同样我们也很坚强。零八年的时候,七儿还是高中生,作为绵阳人,亲眼目的了那一切,亲眼看着山摇河动,那些天的仓惶和迷茫至今记忆犹新。没想到灾难如此快的再一次的降临到了哦我们四川人民身上,看见电视就会哭……希望四川坚强,雅安芦山坚强。为他们祈福……(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