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43 具有别意的来访

143 具有别意的来访

    春暖花开,微风和煦。

    院落的墙角两枝不具名的花枝正在悄然绽放,抽嫩的绿草渐渐的已经覆盖了整个花园的角落。穿着白色毛衣披着藏青色披肩的东方女子缩在大榕树下的长椅里,耳朵里塞着的耳塞里淡淡的流出一些英语对话,眼睛被白色的纱布蒙着,脸上的苍白流露出少许的病态之美。

    旁人远远的走过都忍不住的投过视线来凝视许久,而她或动或静,似乎都已经俨然成了这医院的一副美景美画。

    薄荷并不介意让别人看到自己这般的模样。她想要晒太阳,她想要吹吹风,她想要接触外面的世界想要接触大自然,而不是整日的呆在病房里听着英语单词,听着英语电影,或者听着湛一凡走来走去的脚步声。

    薄荷想要自由,她向往自由的心从来没有停止过,哪怕这双眼睛真的瞎了。

    虽然无论她走到哪里湛一凡都会跟着,即便他手里有很多的工作,只要她出来他也会立即放下一切跟着她出来。所以那幅画里最美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她最温柔体贴的丈夫——湛一凡。

    想到那个人,她的唇角也总会不由自主的勾起。

    “一凡?”薄荷取下耳朵上的耳机回头轻唤,眼前是一片黑暗侧耳听去竟没有半点声音。以往,薄荷还能听见他的呼吸声,脚步声,就算是抬头举手的动作似乎也能知道。可是今天除了风的声音,除了花开的声音,除了阳光流动的声音之外……好像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一凡?”薄荷又轻唤了一声,还伸手试图的向前摸去。刚刚还在跟前,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如果有急事要离开,怎么不提前和她说一声呢?难道他靠在哪里睡着了?

    薄荷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在她每天的记忆中,这里是一个坡。她每次是被湛一凡扶着或者拉着又或者抱上来的,但是她的感觉能够告诉她,这是在一个小坡上。虽然这里有太阳有大树还有长椅,但是这里也有一个小弧度的坡。

    没有湛一凡,薄荷是害怕的。

    很没有安全感,心里会烦躁不安。

    她也对自己如此的态度而感到厌烦,因为她明白湛一凡不可能每天只围着自己打转,更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陪着自己。他有重要的事要忙,湛氏这次被威胁的炸药事件到最后虽然知道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吓唬事件而已,但是电梯被烧,薄荷和宋轻语一个总裁夫人一个董事长夫人同时被困,而薄荷还受了伤,这等大事是必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湛一凡虽然没有出面处理,但是他暗地里的调查还有中国那边的工作事务,都足以让他累得马不停蹄。薄荷知道,但是湛一凡却从来不说,就连炸药的事都是大卫后来探望她时薄荷问的。大卫的手受伤了,薄荷对他很是刮目相看,因为在最后的关头他都是先将自己和婆婆救了上去,甚至没有放弃那两个伪警察的生命。所以薄荷打从心底的佩服他,也打从心底的把他当做了朋友,也许是看懂薄荷的意思,所以薄荷问的时候大卫也就什么都没瞒的就说了。因为在大卫的心底也佩服着薄荷这样的少夫人。

    薄荷还想往下走一点,但是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坡的坡度有多高,一开始便只小心翼翼的向前探去,后来走了两步便跌倒了。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也是垂骂自己的不中用。为什么被他拉着走了那么几次还记不住路呢?

    一只大手突然拉住她,薄荷顿了顿,微微敛眉,这不是湛一凡的味道。

    “你是……?”薄荷挣扎着被对方拉起却也不忘的问。

    “嫂子,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薄荷怎么会不记得?迈克尔&8226;怀特。

    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是杰克,还是迈克尔?请原谅我,现在眼睛不太方便。”

    迈克尔的笑声也传来:“嫂子你还是那么让我伤心,我当然是迈克尔了。杰克是不会来看你的,他和你又不熟。”

    “我和你很熟吗?”装自来熟容易,装陌生人更容易。特别是对薄荷这样的‘瞎子’。

    “啧啧,嫂子你果然是就算受了伤还是犀利万分的只会让我受伤。”迈克尔似乎在做捧心装的动作,薄荷微微的摇头笑着抽出自己还被迈克尔握住的手,淡淡的道:“你说错了,我已经受伤了,怎么还有力气去伤害你?你表哥呢?你有看见他吗?”

    “当然没有,我只看到你跌倒在草坪上。既然已经受伤了,就别乱跑,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呢?”

    她像孩子?这简直是薄荷最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径直的又摇头,薄荷也看不见迈克尔的表情,更看不见他此刻是笑着的还是沉着脸的,或者像湛一凡说的那样,他只是为了和自己演戏,目的就是挑拨离间自己和湛一凡之间的感情,那她看不看其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但是薄荷知道,如果自己始终陪着笑脸,别人无论如何都是会礼让三分的。

    “如果让你表哥听见了,他会教训你的。”薄荷也是有意要试探迈克尔的心思,所以才说出这句话。按照孟珺瑶的意思,是这迈克尔找她联手共同挑拨离间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薄荷不怀疑湛一凡的话,但是薄荷并不是完全相信孟珺瑶的话。

    可是,她也不会再相信迈克尔。

    迈克尔低低的笑声传来:“表嫂说笑了,表哥从不收拾我,我们兄弟间的关系很和睦的。表嫂这是要挑拨离面我们的关系么?”

    薄荷心里在冷笑,亏他说得出来,就睁着眼睛欺负她这么一个看不见的人。且,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挑拨着谁。

    “带我去找你表哥吧。”薄荷并不想和迈克尔多言,但是她想借助迈克尔的人力资源为自己此刻所用。

    “好。”迈克尔爽快的答应了,伸手便拉着薄荷的手。薄荷一缩想要往后退去却被迈克尔紧紧拽住:“怎么?难道我在前面引路你看得见吗?”

    薄荷的脸色一沉,顿时不乐了。

    迈克尔解释的话随即又传来:“我这话是有道理的,表嫂你说是不是?我知道孟子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是这个时候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对不对?”

    薄荷也知道,没人拉着,自己现在是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更别说跟着谁走了。

    迈克尔的手紧紧的握着薄荷,迈步缓然的向山坡下走去。

    薄荷也知道这里是下坡,伸出另外一只手凌空的摸着前方,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迈克尔的脚步很慢,所以薄荷跟的一点儿也不吃力。但是一直只往前走,薄荷的心又对迈克尔有防备,所以很没有安全感。

    顿住脚步,薄荷在黑暗中估摸着迈克尔的方向,其实一点儿也没对准。用力的抽出自己的手,微微的喘着气道:“我不走了。”在这么走下去,她不知道他会带自己去哪里。而她心慌的厉害,还不如在这里等着湛一凡。

    “不是表嫂你让我带着你去找表哥吗?”

    薄荷笑了笑:“很抱歉,我想你表哥会主动回来找我的。”她宁愿坐在原地等着,也不想和迈克尔再继续前进。

    迈克尔似乎在笑:“表嫂,你真喜欢开玩笑,逗我很好玩吗?”

    “我没想过逗你玩,之前也并不是开玩笑。且你既然都叫我表嫂了,也不介意我如此反复的行为吧?”薄荷想,这里也算是大庭广众之下,他断不会对一个眼睛受伤蒙着纱布的女人做出什么的。

    “表嫂,你都知道你这行为是反复了,我怎么可能不介意呢?”

    迈克尔的不依不饶和在中国时的他的确有些差别。那个时候的迈克尔非常的和谐,任由自己甩脸子似乎也只会露出自己委屈而又真诚的表情。但是这个迈克尔似乎比较喜欢追究到底。如果不是因为声音实在是一模一样,自己就要怀疑他是不是另一个人了。

    “那我自己原路返回。”薄荷转身欲走,她知道再和这个迈克尔待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她现在无力招架的事。

    “等等。”迈克尔伸手极快,薄荷根本无法可躲,因为她看不见。

    迈克尔的大手抓住薄荷的胳膊,微微一拽就将薄荷拽进了他的怀里。

    薄荷脸色一变,实在没想到迈克尔如此大胆!

    “你干什么?放开我……”薄荷低呼便开始挣扎起来。

    迈克尔却抓的更紧,伸手两只手来到薄荷的伸手将她的背紧紧的扣着,她根本无处可逃。

    “你以为你这个模样还能再逃吗?表嫂,你知道男人对什么样的女人最感兴趣吗?”

    薄荷的心一跳,他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薄荷变化的脸色似乎给了迈克尔极大的兴趣,不仅抱着薄荷,一双手还在她的背上摩挲着揉来揉去。也不管薄荷越来越厉害的挣扎,更不等她的提问迈克尔便自己回到自己的问题:“第一种,自己明明看着却知道永远也不可能会得到的女人。第二种,明明就在眼前却总想着从你身边逃走的女人。表嫂,你说是不是?”

    他对自己感兴趣!?这简直是一个极大的笑话和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我是你表嫂!你给我放尊重些!”薄荷用力的推拒着迈克尔靠过来的结实胸膛,说实在话,她厌恶极了!不是湛一凡,别的男人如此亲近自己竟让她觉得恶心!

    迈克尔一笑,带尽了讽刺的意味:“表嫂又如何?难道你就确定你能湛一凡永远在一起,一辈子?”

    “是!”薄荷喘着气,她看不见,她的力气更是不如这个带了四分之三的欧洲男人。可她还有自己的坚持和态度,她相信她的冷静回答就是推开他的最大力量。

    果然,迈克尔的手突的一松。薄荷立即从他怀里退出,踉跄的两步害的自己也倒在了地上,手心似乎噌到了手头,钻心的疼。该死,眼睛看不见就是不方便,战斗力直速下降,弱爆了!

    不过,薄荷并未把自己的痛表露在脸上,反而在迈克尔伸手过来时冷着脸冷漠的甩开他:“不必了,我自己能爬起来。”摸索着自己就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

    她不会知道自己此刻有多让人又恨又怜惜。脸上冷漠的表情就像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具盾牌,可是被白纱布蒙着的双眸,披散在背后的大卷长发,还有苍白的脸颊却又让人心生怜惜,一身白色的毛衣,长裙和披肩将整个人托的完全柔和而又温暖,让人就是那么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迈克尔稍冷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对你有兴趣?”

    薄荷也冷冷一笑,表情更是极致的冷漠:“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她如今最喜欢的就是看别人的脸色大变,可惜现在看不到。但是,她能想象,想象迈克尔此刻的尴尬。

    “好……很好,你的确是很特别的一个女人。”

    “谢谢你的夸奖。”

    “你就确定我说的是褒义?”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迈克尔又在冷笑,薄荷冷静的朝着他的方向对去,虽然没有眼睛减少了许多的战斗力,但是她冰冷的嘴角和表情依然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态度。

    无声的沉默,随后的两分钟两个人僵持的站着,直到一阵微风拂过,耳边突然没有了呼吸的声音。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想必他一定是走了。

    伸手往前摸了摸,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所以薄荷是极度不安的。但是已经确定迈克尔不见了,所以心又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湛一凡究竟去了哪里?薄荷摸了摸衣服,从眼睛受伤以来她一直都没有带手机在身上,因为她看不见,所以对什么都抱有消极的态度,所以像手机这样需要用眼睛看的东西她在一开始是极度抵触的。但是现在她却后悔了,没有手机她怎么找湛一凡?

    一个人伸手摸索着向山坡上爬去,从前也不觉得这个山坡如此漫长而又让人疲惫。但是今天,自己一个人在经历一个小小的战斗之后独自向上爬去,终于感觉到原来这个山坡没有湛一凡的陪同会如此漫长。

    转身在草坪上躺下,不知道现在的天空是蓝色还是灰色?伸手凌空向天空摸去,取掉纱布的时候……眼睛能看见吗?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她害怕不能再看见这个世界,不能再看见湛一凡,不能再看见母亲,不能再看到以为、醇儿和舅舅他们。这个世界她还没看够,怎么能够就此世界全是黑暗?

    伸在空中的手突然被握住,薄荷一顿便反射的想要往回缩。

    湛一凡的声音及时传来:“宝宝,是我。”

    “一凡?”薄荷心里一喜,一个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湛一凡已经弯下身子往草坪上坐来,薄荷爬跪在草坪上,转身便扑到了他的怀里。

    湛一凡弯着嘴角抱着怀里主动扑来的人,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肩:“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坐着?一个人走得多危险,知道吗?”

    薄荷甚至觉得刚刚迈克尔的出现不过是一场梦,现在这一切才是真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最熟悉的味道薄荷才缓然的叹息了一声:“你跑哪儿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我回房间去视屏了一个会议。我走的时候告诉过你,没听见吗?”

    薄荷摇头:“没听见。你明知道我在听英语的。”原来是回去开会了,原来他告诉了自己,一定是自己听英语听得太认真或者恍然如梦的忘记了。

    “好好,是我的错。乖,别生气呵。”湛一凡捧着薄荷的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薄荷伸着胳膊圈着湛一凡的脖子往他怀里靠:“对不起,其实是我连累了你,我知道。”

    “说什么傻话?”湛一凡微微敛眉,心疼的看着怀里的薄荷,她不会知道看着她这模样他的心有多痛。她是个要强的人,眼睛坏了这几天她虽然一直在强颜欢笑,但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担心。他不知道她此刻的心境究竟是坦然接受的平和了,还是将事情暂时全部压抑在了心口。是他没有保护好她,他日日噬心般的折磨着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抓住凶手将他挫骨扬灰,不然必定难解今日心头之痛!

    “你怎么会连累我,永远都不要用连累二字。你是我妻子,照顾你不仅是我的责任,还是我最爱做的事。”

    温柔的低头,温柔的刮过她的鼻梁,温柔的抱着她亲着她蒙着双眸的纱布。

    薄荷的心总是因为他而安下,这一刻依然。

    迈克尔的事她也并未告诉湛一凡,不是故意不告诉他,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她并不上心的人和事,告诉他只会徒增他的烦恼。要她怎么告诉他,他的表弟对她有不轨意图?

    *

    检察长来伦敦探望自己实属意外,但是在湛一凡说是检察长来看自己,而检察长看到自己这模样时一句话也不说时薄荷就明白了。检察长是来突袭检查,前来看她这个病患的病情是否属实。

    彼时,薄荷的眼睛看不见已经有十天了,而她也从医院被接回了湛家,在自己和湛一凡的卧室里呆着,每日也有家庭医生来给她打点滴检查病情状况。还有五天才拆纱布,才能知道眼睛的康复情况。

    而检察长正是在薄荷回到湛家饿第二天前来探访,薄荷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湛家的,但是对于他前来的目的倒也是清楚的。

    湛一凡在薄荷的手心轻轻的画了一个方向,薄荷明白检察长在自己的左前方,那里有个沙发,检察长一定就坐在那里。

    薄荷明白了湛一凡的暗示,便握住他的手指轻声温柔道:“一凡,我想吃火龙果,下楼给我切些来好吗?”

    湛一凡温柔的道:“好,等一会儿我就上来。”

    薄荷点了点头,湛一凡直起身抽出手,向检察长点了点头,检察长也向他点了点头两个人互相致意之后湛一凡才退出了他和薄荷的大卧室。

    检察长打量着奢华而又温馨的房间,直到薄荷微笑着主动问:“不知道检察长怎么突然来了?”才醒过神来看向薄荷。早就知道薄荷嫁给湛氏,也知道湛氏是国际大企业大家族,更知道湛氏的财力惊人势力也惊人,但是亲眼见到时还是大为震撼。

    检察长自觉自己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是当亲自走进切尔西贵族区的湛氏花园时也忍不住伫足而望。湛氏的确不愧为伦敦第一华侨家族,只是花园的布局格调就已经彰显了它的身份地位,大气而又不失温馨,奢华而又不失格调,能在伦敦的切尔西占据如此的一席之地的确是不易之事。再走进客厅,是国内许多的富豪家族都完全比不上的,精细而又高雅的客厅布局和房屋布局都让人惊叹,让人赞叹,让人流连忘返。

    而薄荷和湛一凡的卧室无疑是这个家最大的,因为是新婚新房,又被宋轻语亲自折腾了一番,所以很是温馨舒适。露台上摆满了盆栽,都是为薄荷而倒腾的,希望她闻着花香也能有好心情。还有一个小客厅,小冰箱,就像一个一居室的单间房屋,现代欧式的装修风格将整个卧室都显得非常有格调。

    薄荷因为刚刚打完点滴所以还坐在床上,披着黑色的毛披肩,散着头发,眼睛还蒙着纱布,检察长除了叹息之外再也找不到别的感受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看看我最器重的下属?”检察长的反问让薄荷一笑,检察长又问:“笑什么?”

    薄荷摇头,其实她想说,检察长最器重的下属难道不是容子华吗?当然,她不可能把心里真正的质疑就这么和检察长坦白了。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荣幸万分,让检察长您劳累了。你也看见了,我的眼睛……”

    “所以我也为你感到万分可惜。本来,这一次的人民大会你是有机会被选举为检察官常务的,没有几个年轻人能有你这般的成就,但你偏偏在这个时候……”

    “没有人愿意在眼睛受伤。”薄荷捂了捂自己的眼睛,她对这次的人民大会也是期待万分,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在自己的工作领域里有一番成就,她自然也不例外。原本已经百分之八十把握的事终究与自己擦肩而过了,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而她的这双眼睛,能重见光明么?还能回到工作岗位么?她相信,检察长的疑问不比自己少。

    “夏颖虽然不耐烦,但是你当部长的这两年为他见了不少压力,所以这段时间他也会压阵你们公诉监察部,你大可不必担心。”

    “替我谢谢他。”

    “伤好了,再多多养养身子。我可不希望看见一个不太健康的检察官回归。”

    薄荷浅笑没有作答,她真的不能确定自己的眼睛被拆了纱布之后会是怎样的情况。看得见?看不见?或者还需要二次手术?说实话,怎样的情况她都预想过了。要说她如今的心态,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是个怎样的情况。

    检察长似乎也是看出了薄荷的那几分犹豫便没有再说什么,不一会儿便起身说来伦敦其实是办事,现在就要离开了。刚好湛一凡进来,薄荷便起身下床说要送检察长,还是检察长自己连连道让薄荷休息,然后便被湛一凡送了下去。

    湛一凡将检察长送出门口,检察长自然是被司机送来湛家的,上了车也没急着让司机开车,而是沉吟了片刻才对还侯在门口送行的湛一凡道:“湛先生,薄荷是个我颇为器重的一个检察官,她在政途的未来是前途无量的,这一次人民大会她错过了检查委员的选举着实可惜,你要多多劝导她,我担心她的心理负担重,这不会是个好现象。我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对国家对政府都忠心耿耿的检察官,不管多长时间,只要她能健康归来,我们检察院都愿意等!”

    湛一凡眯了眯双眸,看着检察长离开却久久都为转身。

    薄荷在阳台坐着,如今她已经适应了黑暗,更能按照记忆中的样子走路,虽然常常都会撞到东西也会把自己磕的很疼,但是她宁愿磕着也不愿意求助于别人。后来湛一凡就把她经常要去的那几个地方给肃清干净,以至于她现在去哪里都能走的顺畅,包括阳台的秋千。

    坐在秋千里晒着太阳小憩,就连白合进房间她也没感觉。

    白合将热乎乎的牛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然后轻步的走到她的背后,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按上她的额头,薄荷一惊,伸手握住白合揉着自己太阳穴的手轻轻唤了一声:“妈?”

    “打扰你休息了吗?”

    薄荷摇头:“当然没有。”因为她从医院被接回湛家,所以刚刚住进疗养院接受治疗不过三天的白合也回来了,说是要亲自照顾她,不然是怎么也不愿意再去疗养院里自己呆着。当然一羽是只能暂时跟着她在疗养院和湛家来来回回。

    “我没睡,只是晒太阳发呆而已。一凡呢?送检察长回来了吗?”本来薄荷是想在这里坐着等湛一凡回来的,她知道湛一凡必定有话要问自己。没想到先进来的是母亲,而且她似乎闻到了牛奶的味道,还是热乎乎的?

    “还没呢。荷儿啊,那是检察长,你的上司吗?”

    “嗯。”薄荷点了点头。

    白合担忧的蹙起眉间:“他来这一趟……你的工作……”

    “妈不用担心。检察长暂时还不会放弃我的。”虽然心里一定会有想法,但是她的眼睛是瞎还是好必定还没有结果,而她再不济也不至于如此早就被放弃了。

    白合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伸手轻轻的从后面抱着薄荷用安慰的语气道:“孩子别担心也别害怕,你的眼睛会好的。医生都说了,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一切都很好。”

    薄荷微笑,那为什么每一次都要瞒着她到另外一个房间去说?

    “妈妈,你最近怎么样?因为我,你也操了不少心,但是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而担心的又犯了头痛或是身体别的地方又不舒服,不舒服就一定要说,好吗?”

    白合安慰的拍了拍薄荷的肩轻言:“妈妈知道,妈妈这把年纪了,会照顾自己的。”

    其实薄荷更想问关于那个院长杰森的事,不知道他对母亲究竟是个怎样的态度?如果他是真心喜欢母亲,她倒是不担心母亲在里面的状况,因为一定会得到比别人更好的照顾。

    两个人正呆着门又被敲响了,宋轻语倚在门口看着阳台上温暖的一幕微微的浅笑:“今天怎么样?”

    这是薄荷回到湛家后第一次听到婆婆的声音,也是薄荷眼睛受伤住院以来婆婆宋轻语第二次来看望自己。

    “轻语,你回来了?”白合见着好友倚在门口立即道,薄荷也侧了身子,只是方向对不准,却还是非常有礼的轻声应道:“妈。”

    宋轻语迈步缓然走来,薄荷不知道宋轻语这些天究竟在做什么,但是白合却是知道的。虽然也不是完全清楚,但是不至于误解宋轻语这些天是故意疏离和冷漠薄荷。薄荷心里也是清楚婆婆在忙她自己的事情,虽然也不至于产生间隙存在芥蒂,但是这么些天才见一次面却不知道要主动问些什么说些什么了。

    “合,我和荷儿说会儿话。”宋轻语走过来便低声先对白合道,白合看了眼薄荷才颔了颔首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宋轻语低头看着薄荷越加清瘦眼睛蒙着纱布的模样喉间一梗,心里更是一痛。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伸手握住薄荷放在腿上的双手,轻声温柔的道:“妈妈这些天没来看你也没照顾你,没生气吧?”

    薄荷立即摇头:“没有。妈你不用顾及我,该忙你自己的事情就去忙吧,我受伤是我自己的事,没有必要每个人都围着我转。”包括自己的母亲,她也希望她不要因为自己而担心,希望她能顺利接受治疗,而不是为了照顾自己而呆在家里病情却毫无进展。

    “谁说是你自己的事!?”宋轻语竟然是一声低呵,紧握住薄荷的手拧着眉看着薄荷这模样毫不客气的道:“你的事情就是我湛家的事情,你是我湛家的儿媳,你受伤就是湛家头等的大事,整个湛氏家族的头等大事!妈妈实话和你说吧,这些天我没停住的就是在查这件事,我一定会查出究竟是谁要害死你和我,要查出是那个杀千刀的害的你受了这个苦!这个黄连我吃不下我咽不下,我也不打算吃不打算咽!”

    薄荷一直知道,虽然从未说过但是她知道婆婆不会就此罢休也不会真的不关心自己,她不来见自己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做。果然,如她所料的那一般。而且在得到她亲口的承认后,心里的感动犹如波涛一般的汹涌,不管结果如何,这番话已足以安慰薄荷。

    “还有,你受伤我要负一半的责任。所以我愧疚,我不忍来看你。傻孩子,你就从不怪我吗?真的不怪?要不是我要带着你去,要不是我不听大卫的劝道一定要上楼,我们就不会被困……”

    “妈,事已至此,再说谁对谁错有意义么?再说,在电梯里,我想我的态度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您千万不要这样。就像您说的,我受伤是湛家的事,我是湛家的儿媳,我是湛家的人……我怎么会后悔?这又怎么会是你的错?如果没有你,如果是我自己,我也一定会上去的。我担心一凡,担心公公的心情和您一般的着急。”

    薄荷知道,如果自己不把态度说明白,婆婆一定会一直如此这般的多思多虑下去。只有说明白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才不会产生间隙,才不会有任何的误会,事情才会查的更顺利。

    湛一凡倚在门口看着这一切,听着这番话,眼底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深幽冷漠。只是在还没人发现他的存在时他便已然转身离去。

    “荷儿……”宋轻语这些天也是夜不能寝,食不下咽。她更是无颜面对薄荷,薄荷的眼睛如果瞎了,她宁愿挖下自己的双目陪给她。这是一凡心爱的人,是白合的女儿,是自己的儿媳,她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一定要坚持上楼,为什么就不能再给国邦或者一凡打个电话?为什么不听大卫的劝?为什么那么低估不法分子的恶!?

    “荷儿,妈向你承诺,就算倾尽我整个湛家也一定会让你的双眸好起来!”

    宋轻语的誓言在薄荷的耳边回荡,薄荷心里哽咽难言,这些天闷在胸口的那股气似乎在渐渐的消散。那些忐忑那些不安那些害怕都还在,可是她不敢说不能说不想说,她宁愿憋着,宁愿让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其实很好,宁愿等……等拆纱布的那一天。

    宋轻语平复了心情才向薄荷说明她所调查的一些结果。

    那些炸药真的只是恐吓,整栋大楼都没有找到炸药的踪迹,而电梯事故却像是事先预谋。三四五楼的监控器录像竟然同时消失,汽油的来源无迹可寻,就连指纹这样的细节都被消灭的干干净净。而那一天被封锁的大楼除了他们这几个人竟然再无任何别的人,那些行凶的嫌疑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任何能发现他们蛛丝马迹的证据都不存在。所以,这案子几乎要被警察们列为灵异事件了,宋轻语和湛一凡这些日子的忙碌几乎都是空白,这也是宋轻语气馁,湛一凡阴郁冷漠的原因。

    薄荷不知道这个案子有这么诡异。为什么她们被困电梯会没有一点儿证据找出嫌犯?那些嫌犯就有如此大的能耐?究竟是谁要害她们?

    薄荷迷惑了,怎么分析都想不出一个头绪来,而她一多想复杂的事情头就会痛,便也只有放弃了。宋轻语待了一会儿才离开,薄荷在秋千里又荡了几分钟才想起来湛一凡竟然还没回来。送检察长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直到晚上湛一凡都没回来,薄荷有些心慌了,是检察长和湛一凡说了什么吗?不然他一直不会来一定会告诉自己一声的,这一次她的记忆一定没有出错,湛一凡的确是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就没回来。

    薄荷穿着鞋向门口摸去,出了门又向楼梯的方向摸去,她想问问他们湛一凡有说过出去办事了吗?不然,她是不会心安的。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太像孩子,可她现在就是控制不住这样脆弱的自己!

    扶到了楼梯的扶栏,薄荷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开始试探。因为伦敦这边的家里楼梯是旋转的,所以每一次下楼都是湛一凡抱着她,但现在湛一凡不在,所以她下的格外小心。

    “哎呀!”楼下似乎有人看见了正在下楼梯的她,一声惊呼便急急的跑了过来:“少夫人你小心啊,你千万别动,我马上上来扶您!”

    薄荷听得出声音,正是自己熟识的安娜。

    薄荷站着不动,安娜‘蹭蹭蹭’的跑上楼来就扶着自己。一边慢慢的下楼薄荷才问安娜:“怎么家里这么安静呢?”如果家里有人,她只要一出现在楼梯口一定就会被发现的,可是不仅婆婆不在公公不在湛一凡不在,就连自己的母亲白合也不在,薄荷终于发现诡异了。

    “老夫人病倒了,所以……他们都去医院了。不过少爷是下午出去的,一直没回来。少夫人你用饭吧?我们正准备把饭菜给你准备拿上楼呢。”

    薄荷听不进安娜的话,心里却在想老夫人说的就是公公的母亲吧?就是湛一凡曾经说过的,而她从未见过的,在外公去世之后改嫁,改嫁的丈夫亏空了湛氏之后带着女儿和小儿子丢下刚刚新婚的公公和婆婆,甚至丢下爷爷一手建立却没落在她新婚丈夫手里的湛氏集团的奶奶?

    ------题外话------

    ——今天开始进入第三卷…。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