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39 薄光的哀求

139 薄光的哀求

    薄荷感觉到,母亲的手在听到这句话时那轻微的颤抖。

    薄荷立即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出了门站在围栏边看向楼下还未走远的高叔,薄荷低唤了一声:“高叔,怎么回事儿啊?”倒是知道他今天必定还会再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样快,这天才刚刚擦亮而已。

    “小姐。”高叔回头看到薄荷立即低声,“就是昨晚那先生,不过他今日是一人前往,那些保镖都没跟着。我正要去见老爷呢……”

    “不必告诉老舅。”薄荷道。

    高叔有些疑惑,不用告诉老爷吗?

    “所有人都不必告诉。吃早饭的时候,我说。”

    “这……就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啊?”

    “我说过,没有我的同意,不能放任何人进来。”顿了一顿,薄荷才缓缓的笑了笑朝着高叔点头:“麻烦高叔而来。”

    相信高叔也会明白她的意思,拒之门外。是她的父亲又怎么样?除了血缘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是……我知道了。”高叔颔了颔首,转身走了回来,遵从了薄荷的话没去叫老舅。

    薄荷折身回到房间,湛一凡还坐着,见她进来便问:“怎么打算的?”

    “先吃了早饭再说吧。”

    白合抬头也看向薄荷,目光轻闪:“荷儿,要不……”

    “妈妈,你答应过我什么?”薄荷打断白合的话,朝着白合微微一笑,“我和一凡都在这里,舅舅也在这里,还有一羽,你舍得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白合摇了摇头,“我是觉得,该去和他谈一谈……”

    “如果谈话管用,如果他真的听得见你的心,你的话,他会把你关在那个地方二十八年吗?”薄荷早就明白了,不管你的想法是怎样的,不管你的心是怎样的,薄家人永远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他们自己的心意,他们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想法,如果你不遵从,就是错的,就是大逆不道!

    白合轻缓的摇了摇头,似乎也是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薄荷走过去,扶起白合:“走吧,我们下去吃法。”

    “一羽还没醒呢。”白合回头,床上的一羽还在安静的睡着,“这个孩子的生物钟很准时,每天晚上九点半睡觉,早上七点醒。”

    薄荷看时间,这还有二十分钟才到七点。

    “一凡,你和妈妈先下去吧,我等一羽。”

    “算了,你和一凡下去吧……”

    “妈妈,我想和一羽培养培养感情,你该不会不愿意吧?”薄荷想,她必须取得一羽更多的信任,以后才能照顾一羽,一羽的病情也才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和你一起。”湛一凡捋了捋袖子,揉了揉额头突然一副稍显窘迫的模样,“其实……我还没洗脸。”

    白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拿起一旁的羽绒服穿上:“算了,算了。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吧,我下楼去。”

    “妈妈,”薄荷突然有有些迟疑,白合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只道:“放心吧,我比任何人都不愿意再回到那囚牢。”

    薄荷怕她单独去见薄光,得到这句话薄荷就放心了,只要她不单独去,在这个白家庄园里,她还是放心的。

    白合出去了,薄荷转头便看向湛一凡无奈的便道:“还去洗脸?”湛一凡你也有这时候?蓬头垢面的就出来了,不过想想是为了自己,薄荷的心又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湛一凡更没好气,伸手捏着薄荷的鼻子道:“要不是发现你不见了,我能匆匆的就出来吗?”

    薄荷挣扎,湛一凡大手却一揽将她拉入怀里,低头便亲了亲她的额头,薄荷顿时不动了,就趴在他的怀里。

    “还没和你说早安呢,怎么能先离我而去呢?”伸手又弹了弹薄荷的额头,可是力道很轻,就像是用手指轻触一样。

    薄荷的心暖暖的瞬间被充满,趴在湛一凡的怀里只长长的叹了一句:“傻瓜……”

    湛一凡苦笑一声,的确变成傻瓜了,因为她,就因为这个女人!

    湛一凡去洗漱,薄荷则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一羽。妈妈很珍惜这个孩子,的确,一羽长得很漂亮,虽然是个男孩,但是漂亮的就像个天使。他的心,纯洁的就像他的脸蛋儿一样,没有一丝杂质。薄荷想不明白,是怎样的家人会抛弃这么可爱的孩子,还将他扔到那样的地方,就因为他先天得了这个病?有钱将他丢在那里自生自灭,为什么就没钱给他治病,没有耐心给他治病呢?

    薄荷伸手轻轻的摸着一羽的脸,轻轻的叹息:“妈妈这么爱你……你是不是真的就是一羽的投胎转世呢?姐姐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为你治好病,姐姐一定会保护你的……”虽然她大了这个弟弟二十三岁,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妈妈的孩子,就是她的弟弟,永远都是。

    湛一凡从浴室出来,看到薄荷坐在床边伸手摸着孩子的脸的温柔画面,心里某个地方,莫名的温柔了起来。

    轻轻的走过去,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湛一凡看着薄荷道:“你真的很喜欢孩子?”

    薄荷微微的勾唇浅笑,抬头看了湛一凡一眼又低头看一羽:“你不觉得,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人吗?而一羽,是比孩子更纯洁的天使。”

    湛一凡伸手轻轻的握住薄荷的另一只手:“我们也会有我们自己的天使的。”

    薄荷一顿,看着湛一凡,他从前是反对这么早要孩子的,虽然大部分是因为她的身体,可是现在听到他这句话,她并没有特别的开心。低头又看向床上的一羽,薄荷顿在胸口的一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一羽突然眨了眨眼睛,薄荷看了眼时间,七点整。不会这么准时吧?正在怀疑时,一羽就缓然的张开了纯洁的双眸,扭头慢慢的看向薄荷。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妈妈,一羽的眼睛似乎闪过一抹不安和疑惑。薄荷立即伸手将一羽从床上抱起来,微微的笑道:“一羽不怕,妈妈下去吃早饭了,今天早上姐姐给你穿衣服好不好?”

    湛一凡抱怀靠在椅子上,没说话,却看着一羽,直接用眼神告诉一羽,自然还有他这个姐夫。

    一羽缓缓的点了点头,薄荷立即拿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一羽的衣服帮一羽穿上。这小孩子穿衣服,还真的不想给自己穿衣服那么简单,薄荷拿着他一个五岁的孩子的小胳膊小腿儿,就怕不小心就给折了弄得不舒服了,所以穿的很是小心翼翼,最后急的自己是满头大汗。还好一羽也知道顺着她,折腾了七八分钟才算把衣服穿好。

    将一羽抱下床穿上鞋,薄荷有些力不从心了。湛一凡则牵起一凡的手主动道:“走,姐夫带你去洗漱。”

    一羽看向薄荷,薄荷微笑着轻轻的朝他挥了挥手:“和哥哥去吧。姐姐在这里等你们。”

    一羽转过身跟着湛一凡去了,薄荷看着他们的背影才轻缓的松了口气,自己必须得更加有力气,身体也要强健才行,不然以后不论是照顾一羽还是未来有了孩子,这身体板都是经不起折腾的。

    湛一凡本就细心而又温柔,只是对待外人比较面冷,可是对待一羽这么个孩子他却十分的温柔。一羽也不怕他,似乎还喜欢他,所以也乖乖的跟着湛一凡刷了牙洗了脸。

    薄荷拿梳子给一羽的头发梳了梳,然后牵起他的手出了房间。站在楼梯面前,一羽却突然不动了。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低头看着一羽问道:“害怕下楼吗?”

    一羽只身子往后撤,但薄荷他们已经得到了答案,一羽害怕下楼。其实一羽每次上楼都是人抱着上的,难道一羽有楼梯这方面的恐惧症状?湛一凡弯腰将一羽抱了起来,薄荷却在担心一件事:“他长大后总要爬楼梯的,那个时候怎么办?”虽然跟个保镖也不是问题,但薄荷的想法是让一羽和普通人一样,融入正常人的生活,这样才更利于他的成长。

    “不怕,”湛一凡看着薄荷,“他才五岁,现在我们能抱一抱,但从从现在,我们可以给他治疗,等他长大了也许就好了。”

    薄荷叹了口气,也只有这么想了。

    一羽似乎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们,薄荷朝他微微笑了笑:“一羽,姐夫抱着下楼,害怕吗?”

    一羽歪头看了看湛一凡又看了看薄荷,虽然不说话,可是薄荷知道,他是不怕的,他的眼神很平静,他依赖了他们。

    “小姑,姑父,你们可真像一家三口。”醇儿起来的很早,远远的还在跑步就看到了薄荷他们这边,挥着手便没礼貌的大喊。

    一家三口?薄荷看向湛一凡,抱着孩子的模样到真的像个慈父,而一羽乖巧漂亮又安静,自己站在一旁拉着湛一凡的胳膊,也许在外人眼中看来,这一羽还真的更像他们的儿子。做个姐姐和姐夫,倒也真的委屈他们两个了。

    但是薄荷怎么可能让醇儿这丫头调侃了,冷冷的一声回了过去:“没大没小,一羽是你小表叔,我是你小姑,乱了辈分!”

    醇儿风中凌乱,能不说小表叔这事儿么?她憋屈啊,她活脱脱一个大姑娘,竟然要叫一个五岁的孩子小表叔!?天理何在,次奥!

    醇儿在那里暴走,薄荷满足的带着弟弟和丈夫去了餐厅。

    妈妈和舅舅在已经在聊天了,湛一凡将一羽放在地上,一羽立即朝妈妈跑去,一把揽住妈妈的胳膊,似乎才有了安全感。薄荷叹息,看来要让一羽依赖妈妈一样依赖自己,颇需时日。

    “荷丫头啊,一凡,快过来吃早餐。”舅舅招收,薄荷和湛一凡拉着手走了过去。

    “伤口好些了吗?头还痛吗?”老舅温和的看着薄荷笑问。

    薄荷点了点头:“嗯,好多了,医生说过两天就可以拆针线。只是……可能会留三厘米的疤痕。”在额头上,三厘米并不是一个短疤痕,薄荷的脸本就小,那一道伤疤以后只怕是要用留海遮住了。

    “不怕,”舅舅却安慰道,“现在只要有钱,想要除疤还不简单?一凡,你说是吧?”

    湛一凡浅笑,握住薄荷的手道:“那是自然,我媳妇的脸上,什么疤也不会留。”

    薄荷睨了湛一凡一眼,有那么神奇吗?不过薄荷现在到不担心这个,她担心的是不能去英国了。

    “本来说今天带着妈妈一起去英国,可是现在看来,我是去不了了。”

    初七她就要上班,而且这边的事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好,这件事……有些棘手。从前薄荷不知道那个人在暗中还操纵了这样一个机构,认为他也不过只是个心狠的父亲心狠的男人,但现在才逐渐的知道他隐藏的一些性格,隐藏的一些事,原来他不止心狠,还狠毒,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湛一凡也只勾了勾唇:“去不了也无碍,现在先解决了眼前的事。”

    舅舅看了白合一眼,显然是有些顾忌,不过顿了顿还是看着自己的妹妹问道:“那人,真的将你囚禁了二十八年!?”

    白合垂眸,是她自己无用,当年她要是能坚强一些,强硬一些,再聪明一些也不会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白合的默认让舅舅尤为火大,一个巴掌便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那个畜生,隐瞒荷丫头的身世这么多年,让我们亲人离散这么多年,他还有脸跑到我白阳镇来撒野!?那样的畜生,就该管道监狱里去,给他个无期徒刑!”

    “舅舅。”薄荷拉着舅舅的胳膊,舅舅一大把年纪还发这么大的火,实在让人担心。

    “哥哥,你别着急。你先坐下,这些年,他虽然限制了我的自由,可是并不像坐牢那样。”

    “你还为他说话?”

    “并不是为他说话,而是想让你知道,至少我还活着,我活的比许多人都好。”

    薄荷沉默,她的确知道妈妈在里面情况还算好的,比起章阿姨比起一羽,妈妈是上等囚犯,生活物质都有保障。

    “我绝不会放过他!薄氏又如何?我白家比他差了!?这是他自己跑到我白阳镇来,就休怪我老白无情!”老舅甩开白合的手,站起来就走到一旁的电话座机,拿起电话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去了。

    白合着急的看向薄荷:“快劝劝你舅舅……”

    薄荷摇头,反而是无比淡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道:“舅舅如果不做这些,他的心事不会平静的。妈妈,你就安心的坐着吧,舅舅知道分寸,他的身体也比你想象中的好。还有……”

    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无比悠闲的靠在椅子上接着薄荷的话道:“我们也需要老舅的帮忙。”

    薄荷看向白合点头:“这里是我们白家的地盘,该用的权势不用,才是傻子。”

    白合面色凝重,没有因为薄荷他们的话而放松,反而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一羽似乎在担心着什么。薄荷微微的敛眉,妈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原来,妈妈也是一个如此没有安全感的人,就像她一样,更何况她这些年遭遇了这么多,要获取安全感实在太难。

    舅妈,表嫂,醇儿,雨辰和李泊亚不一会儿都准时来吃早餐了,只是一桌子人都非常的安静,谁也没提门外那个不速之客。

    吃饭丰盛的早餐,还是老舅最先压不住气的站起来道:“走,出去看看。”

    “老舅,”薄荷擦了擦嘴,犹豫的看向老舅问,“你要的人都来了吗?”之前的电话,薄荷在一旁偷听的清楚,的确是召集人力资源去了。

    老舅侧目看着薄荷一声冷笑:“丫头,这是白阳镇,谁敢不来!?”作为白阳镇最有影响力之一的老白家,只要一声令下,谁都得准时报到。

    薄荷笑了笑,看向湛一凡:“我们也去。”

    白合缓然的也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他们,却是越加的忐忑不安:“我……我也跟着去……”

    “妈妈,你就在这里。”薄荷拉着薄荷到一旁去坐下,抬头看向一旁的舅妈轻声的道:“舅妈,表嫂,你们陪着妈妈聊聊天,好吗?”

    舅妈和表嫂都立即点头答应,薄荷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妈妈不出面,那个人就会没辙,她就是要他难受就是要他看不见,就是要他疯要他狂要他完全没辙。

    一行人终于开始缓慢的朝大门的方向而去,老高得到命令推开门。薄荷抬眼望去,有些不可置信,一夜之间……他似乎又憔悴了不少,竟然生生的老了近十岁,两鬓还生出了一些白发。五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已经有了六十岁,这一夜之间,他竟然沧桑变老了。

    心里没异样,是不可能的。从前,如天一般高大如山的父亲,如今却如普通的路人一样只单形影的站在门口,只为了卑微的见她的母亲一面。当然,她不会被蒙蔽,他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将母亲带回去,将母亲禁锢在他的身边,他的心是恶魔,这一定是他演戏的伎俩!

    给自己打了一剂强心剂的薄荷再次坚强,冷硬的看着眼前站着的男人,抿着唇只字不语。

    她想,他一定已经知道白家是个什么样的家庭了。白家,并不是他们最先以为的普通甚至贫穷的人家,她的妈妈也是书香门第之后,她的妈妈白合也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她的妈妈白合……在当年,不是配不起他薄家,她妈妈白合当年根本就有能力帮助他薄家渡过一切难关,是他亲手推掉了这一切,是他毁掉了他们之间的可能,是他薄家亲手将妈妈拒之门外。

    薄光看着薄荷,目光深沉而又内疚,表情痛悔而又纠结痛苦:“让我见你妈妈一眼……让我只见她一眼?”

    薄荷一声冷笑:“现在,你有多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当年,妈妈的心就有多痛。你以为,她还想见你吗?你永远都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些什么,你永远都不会后悔更不会去想是不是伤害了那些深爱你的人。”一声哽咽,薄荷侧过身去将脸朝向湛一凡的胸膛,湛一凡伸手将她拢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她的肩,紧抿着唇看向薄光:“再尊称你一声岳父。她们都不想见你,你还是回去吧,放过她们,从今往后,没了关系便是。”

    “你是什么东西,指手画脚我和她们母女的关系!?”薄光一恼,抬头瞪向好言相劝的湛一凡。

    湛一凡眼眸一冷,薄荷最先推开了他,转身目光峻冷的看向那薄光:“他是什么东西?你该不会忘了,他是我的丈夫吧?他是我心中最重要的男人,他还肯尊称你一声岳父,你却骂他是什么东西?你……”薄荷气的全身发抖,却愣是骂不出那一句话,他竟然还怒骂湛一凡!?

    舅舅看不下去了,厉声一喝:“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站在我白家门前,骂我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嚣张的畜生,还真把自己当个东西了是不是!?”

    老舅一发飚,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立即鸟兽散去。

    薄光脸色阴沉,只怕这辈子他都没被人这么骂过,面子上过不去,心里更过不去。不过许是知道了老舅的身份,也没有吭一声,只是阴沉着脸站在那里。

    老舅见他的样子十分来气,指着那河便继续而道:“给我滚,滚出我白阳镇,不然你总会知道我的厉害!”

    薄光也恼羞成怒,却还是强忍着心底的怒火,面上平静的看着老舅道:“我知道你是小合的哥哥,从前诸多都是我的不是,我赔礼道歉。但我希望你能看在我的诚意上,让我见见小合,我有话和她说……”

    “没什么好说的!道歉?我呸!送你一句至理名言,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如果你有诚意,二十八年前就不会让我妹妹自己一个人挺着肚子回来,你就不会将她囚禁在一个地方二十八年!是你,拆散了我白家的亲人,是你狼心狗肺的伤害了我妹妹这么多年,是你畜生的父亲不像个父亲,男人不像个男人。你这样的渣滓,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用?”老舅指着薄光大骂,薄荷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听着,心里是十分的解气,老舅骂的这些话是她一辈子都对薄光骂不出来的,可是她能听着,就算别人说她忤逆也好,说她不孝也罢,只要能保护妈妈她什么也愿意做!

    但是让薄荷诧异的是,薄光不仅不怒不羞不不恼,反而无比平静的看着薄荷他们淡淡的道:“你们已经毁了我多年心血经营的基地……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毁了基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薄荷迷惑,她还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没有曝光是怕把母亲牵入其中,但并不是不想把那里铲除……薄荷轻轻的握了握湛一凡的大手,抬头看了他一眼,可湛一凡表情平淡,无辜的就像是个路人一样。但他越是无辜,却越值得薄荷怀疑,难道真的是他?但怎么可能,这些天他一直和自己窝在这个小镇里……

    “我只想见见小合,问她几句话。”薄光看着薄荷,淡淡的请求。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请求自己的女儿,要见见她的母亲,这事情是多么的讽刺。只是短短十几日事情就发生了逆转,她还记得,她苦苦哀求这个父亲,要见见母亲时,他是怎样的一个巴掌。

    薄荷硬着心肠,依然抱怀静静的看着他,无情的只道:“有什么话,你说便是,我会转达。”

    “你就这么恨我,恨我这个爸爸!?”

    “你不是我爸爸。”薄荷却坚硬的回道,扬了扬自己修长的颈脖,态度坚决,“你总是这样,不肯听不肯用心去了解在乎你的人。你肯定以为,我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的话,是放屁!你肯定以为,我所说的话所做的一切都是故作坚强而已。但是今天,你不得不相信,我对你说的,一个字的谎言也没有。我要和你,和薄家断绝关系,我绝不会让你再见她一眼,哪怕一眼……你走吧,再不走,你该知道这白家的地盘,该知道你会面对什么!”

    话刚刚落下,警笛鸣响,左边是十几辆警车齐刷刷的开来,警车一停,几十个警察佩枪下车,威风凛凛的大步而来。而右边则是一辆辆黑色轿车,同样齐刷刷的靠着白家的围墙而停,几十个黑道彪汉拿着各自的工具威武的下车,以最嚣张横行的走姿走过来。在这样的地方,黑白两道,总是一家,薄荷睁只眼闭只眼,今天她不是检察官,她只是白合的女儿。

    “白老。”那领头的警官,最先和老舅打招呼,“什么事情,打声招呼,我们帮你解决。”

    “白老,从前多多受你照顾,今天终于轮到我们报恩了。你放心,局子那边我们也打过招呼了,今天这事儿对我们虎头帮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混混们也集体和老舅打了招呼,还齐刷刷的鞠了一躬,颇是尊敬老舅的样子。

    薄荷心里诧异,老舅真是牛啊,竟然黑白两道通吃,真好奇老舅年轻的时候是如何的威风。

    老舅和那警官黑道头头同时打了招呼,转头再看向薄光,冷冷只笑:“你看见了,我想让你尸骨无存,实在不过是最简单的事。如果不是当着孩子们在这面前,我真想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白阳镇的监狱是什么滋味。”到底是顾忌着醇儿这个刚出来的警察的心理承受力,还有白雨辰这个几乎还没开始真正接触社会的少年,还有薄荷的面,毕竟她是薄光的骨血,再者……白合那会儿的犹豫态度他也瞧见了,只怕这监狱是暂时让这老小子坐不了的,但是要教训确实很简单。

    “把他给我揪出白阳镇。以后要是敢再踏上白阳镇的土地,你们谁见着了,进牢子里吃饭,还是被打断腿抽脚筋手筋看着办吧。”说完老舅就转身,一副疲惫不想再理的样子。他是看着这人恶心,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就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办了,但是这明目张胆犯法的事情他不会做,可是他看不见的时候,就由不着他了。

    醇儿被这黑暗的一幕显然怔住,还在那里消化。白雨辰倒是面无表情的看这这一切,日后只怕也是个具有前途混的起来的好小子。李泊亚只怕是个更狠的人,轻轻的倚在最后面冷眼的看着这一切,似乎在吸收着当地的文化。

    那几十个混黑的人立即跃跃欲试想上来,薄光却困兽犹斗,一声低吼:“谁敢碰我!?”喊着,那岸堤下就跳出昨夜的十几个黑衣人,薄荷早就知道他不会只身前来,定会做了准备。但是,他觉得他这十几个人,能敌得过这加起来两百多个人的队伍吗?

    薄荷冷眼,转身,逼着告诉自己这一切和她已经没了关系。从断绝关系的那一天起,他就不再是自己的父亲,从救出母亲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发誓她一定会保护母亲,不再受他所控制。

    但是薄荷没想到,她会在转身的那刹看到白合。

    白合看着薄荷,眼眸里写满了质疑,似乎在质疑她,为什么能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被众人包围却无动于衷。薄荷突然有些羞愧,母亲的善良是她远远比不上的,比如再恨这个人,母亲却一定没想过要这个人去死。但是薄荷做不到,她做不到原谅,做不到不恨这个人去死,做不到在受伤之后还能将他当做父亲一样的崇敬,孝顺。

    “妈妈……”薄荷低声轻唤,白合轻缓的迈着步子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薄荷摇了摇头,不要过来,不要。

    可是白合还是缓然的走了过来,老舅自然也看到了白合,他是最了解她妹妹的,一声叹息:“你呀……这是何苦呢?”

    “我只是,”白合看了老舅一眼,又转头看向薄荷,轻轻的道:“觉得该见一面,该说清楚。荷儿,妈妈不想看到你刚刚的模样,你默许他们对你的父亲出暴力的时,就是等于你在做这一切。一凡,你该劝着荷儿,不该让她因为恨因为怨,因为我……而失去了人性本善,和最初的那颗平静的心。”

    白合说着这一切的时候,表情很平淡,薄荷的心却十分的难受。

    母亲在指责她,指责她的默许,指责她的冷漠无情,指责她……!

    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肩,冷冷的看着自己走出来的白合,将薄荷拉进怀里,淡淡的终于出言而道:“如果她不是在乎你,你觉得她还愿意站在这里和那个人废话吗?”

    “一凡……”薄荷敛眉,她知道,她的心永远只有湛一凡懂,也只有湛一凡包容她的任何所作所为,也只有湛一凡永远会觉得她做的还不够,她还不够狠,而别的人……包括妈妈,都觉得她是个失去了善良的恶毒女子。

    白合神色恍然,看着薄荷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愧疚:“妈妈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你为了我做任何日后你会后悔的事啊。”

    薄荷摇头,门外的薄光已经瞧见了白合,拔脚便要冲进来。

    “拦住他!”老舅一声厉呵,警察不好出手,可是右边的混黑们立即冲了上来,场面顿时混乱,十几个人将薄光带来的人按到了地上,又打又踢。而薄光也被狼狈的架住,眼看着身上也挨了几拳头,薄荷看向白合,白合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可是眼底的不忍……却还是没能逃过薄荷的眼睛。

    薄荷轻轻的磕眸,听见白合在旁边对门外的那人道:“你回去吧。二十八年前,我就该回到这里,就算跪,也不该离开,陪着我的父母我的家人,荷儿也不会在那样的家庭长大,更不会缺失一切的亲情。可你用谎言告诉我,她很好,她一切都很好,你觉得,你还对得起我吗?”

    薄荷睁开眼睛看向母亲,她终究还是为了自己更多,而自己怎么能因为她的一个眼神,一句话就伤心难过呢?那是母亲所希望的,母亲所爱,她不应该。

    “不,小合。”薄光颤抖的轻唤了一声,薄荷抬头看去,自己却是一怔。

    他看着母亲白合的眼神,哪里有平日里看着别人时的戾气,扫尽了阴冷和高高在上的霸道,只有……温柔?柔情似水的眼神,让旁人一看便会猜想,这男人一定是将这女人爱到了极致。

    “你答应过我的,不会离开我……!你答应过我的,就算是死,也会死在我身边,你答应过我的!”

    “那是因为,我以为这辈子我都见不到荷儿,我为了让你答应……让我领养一羽。我恨你,薄光!真的恨你,不然,你觉得我会爱你这么狠心的男人吗?我对你剩下的,连那被烧尽的只有烟灰的爱都没了,可是那恨却犹如高山大海一般的多……你走吧,别再来见我,别再来见我……我不想让他们伤害你,我们都老了,五十多岁的人了,你以为我们还能折腾些什么出来?走吧,走吧……”白合不停的挥着手,说着狠心的话,那薄光的脸在风中变得煞白。

    就算是被警察和混黑的两帮人威胁,薄光也从未露出这样的神色来,但白合的一句话,却犹如一颗原子弹将他轰的五脏六腑俱裂。

    “你是……心甘情愿……被带走的?”仿佛这一刻,他才愿意相信甚至质问这样的事实。

    “是。我想和我女儿在一起。”白合神色未动,薄荷本以为,她会以心软善良甚至不忍的态度对恃薄光,看来她真的低估了她的母亲。这些年,时光和现实将母亲磨砺的有棱有角,比日记簿中的她要坚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薄光焦急的指着薄荷又指指他自己道:“我们三个能永远在一起!”

    “你这样的谎话,对我说了二十八年,你不嫌烦吗?我都听烦了!你到底要怎样?你有妻子,有女儿,你就不能放我,放过我们的女儿吗!?我还有两个孩子都被你放弃了生命,都被你亲手扼杀,你以为我会原谅你,我还能和你好好的过下去吗?那暗不见天日的日子是你想过的,不是我!滚,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滚!”指着外面,白合终于发了飙,薄荷突然觉得白合有些不对劲,她的情绪起伏的太大,而且前头态度有了变化……就在这时,薄光一声低吼,薄荷心里一个咯噔,看着白合的身子向下软去。

    “妈!”薄荷一声低呼,冲了过去。

    最近的白雨辰扶住了他的姑奶奶,可是白合却已经晕厥了过去。

    老舅和薄荷,湛一凡都立即涌了过去,薄荷从白雨辰怀里抱过母亲,但白合似乎已经晕了过去。薄荷掐着她的人中低唤:“妈妈,你别吓我啊!”

    薄光在外面低吼,湛一凡示意李泊亚,李泊亚立即站直,大步的向外走去。

    “把他扔出白阳镇,不许他再靠近。”回头看了那边已经忙成一团的众人,李泊亚低声他叹了口气,“别让他受重伤。”白合夫人的态度,他还是看得清的。

    不想再见面,但是却不想见他受伤。既然不想再见面,又何苦再出来?

    那些混黑的都是懂眼色的,这李泊亚作为白老爷子暂时的发言人,他们听了自然会立即去做。拖着那薄光往后便撤,警察们只能等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准备撤离,薄光却还困兽犹斗的低喊:“小合,小合……小合……你难道忘了……我们曾经的誓言?小合……你逃不掉的,你休想逃开!就算你恨我……恨我入地狱……我也会把带回来……留在我身边……”

    声音消失,被带来的随同也一同被揪上了车。

    薄荷害怕的看向老舅:“舅,我妈妈她……”怎么都不醒,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别着急,我们立即送去医院。快快。”老舅脸色凝重,指着外面道。

    湛一凡是最有力气也是这里最健壮的男子,上前来这个时候也无顾忌一把抱起岳母,薄荷则扶着他的胳膊两个人转身大步向外冲去,白家众人则尾随其后,坐上警车向医院奔去,都将薄光的事情暂时远远的甩在了脑后。(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