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35 妈妈,接你回家

135 妈妈,接你回家

    她的身影由模糊变得清晰,由清晰变得模糊,是薄荷眼眸里的泪眸在作祟。

    再看,她似乎和照片上的她没有什么区别,不,应该可以说,比照片上看起来要年轻一点点,是因为……眼前这个‘一羽’吗?薄荷没发现,自己其实在发抖,全身都在抖,终于到了这一刻,她多么想直接扑进她的怀里,叫上那么一声妈妈。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站在门前她竟然梗在喉咙唤不出来了,多么可笑啊?

    曾经,她幻想过无数次,真的,幻想了无数个场景。

    梦里,还是独自发呆的时候,都会想象与她相见的情景。曾以为,她是抛弃了自己,曾经以为她过着截然不同的贵妇生活,曾也以为她落魄半生,更是以为她失忆或者根本就不愿意来找她,见她,认她。就是从没想过,她被囚在一个地方,二十八年,也想念着自己只是不得自由。从未想过,那个对自己冷漠的父亲,原来一直以这样的方式爱着自己的母亲,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她暂且不究,因为她满满的一颗心只想早日找到妈妈,然后带她离开这地狱,这囚牢,给她自由。

    可是,眼前这个小男孩再一次击碎了薄荷所有的念想。

    他是谁?为什么她要叫他‘一羽’?魏阿姨不是说,她曾经打掉了孩子吗?魏阿姨不是说,她很难再生孕了吗?那这个孩子是谁?为什么用了自己弟弟的名字?而她,为什么要那么温柔的呼唤着他?难道……薄荷难以想象的得出一个答案,难道……她终究还是和那个人又生了一个儿子!?

    薄荷呆呆的站在门口,微微的张着唇,却一个字也喊不出来。

    同样呆住的还有魏阿姨,她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再抬头看向从屋内缓然走出来的优雅女人。

    依旧是优雅而又温柔的白合在看清眼前的来人时,震惊毫不亚于魏阿姨,脸上渐渐的出现欣喜之色,上前几步便走了过来抓住魏阿姨惊喜万分的低呼:“芸儿啊,真的是你吗?芸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啦,一定是我做梦,你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阿离,的确是我啊。我偷偷跑回来看你,阿离……你变了好多,变好看了,气色也变好了……”魏阿姨摸了摸眼泪,突然记起一旁的薄荷,伸手便将薄荷抓了过来,然后往白合面前一推:“阿离你快看看,这是谁,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薄荷的心一窒,紧紧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移开自己的视线,甚至不敢大喘息一口,只敢与她投来的视线紧紧的绕在一起。

    她会认出自己吗?不,她只在自己还是婴孩的时候见过自己,哪里会认得出自己来?但是,再见到她第一眼,自己的心却莫名的温柔、温暖了起来,这就是妈妈的感觉吗?即便与自己想的不一样,却依然能给自己最熟悉的感觉,能给自己最大的安全感,能给自己最温柔的期待。

    白合盯着薄荷,由迷惑渐渐变得惊讶,突然便半张着嘴,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薄荷。

    温柔的双眸渐渐的泛出泪光,温柔的手轻轻的抬起也触向薄荷的脸庞,碰了碰便快速的缩了回去,突然又一只手过来确定似的摸着薄荷的头和脸。

    “是……”白合一声哭腔,眼泪便落了下来,“是我的女儿?是我的薄荷啊……!芸儿,是我的女儿啊?你把我的女儿给我带来了?我的女儿荷……?”满脸的不可置信,哭声渐浓,甚至两只手一起捧着薄荷的脸,触摸着那情不自禁潸然而下的眼泪。

    “是的,是她。是你的女儿,阿离!”魏阿姨擦着脸上的眼泪,却还是忙不迭的点头大幅。

    薄荷还是哽咽着,说不出一个字来。

    “进去吧。”收拾了那两个保镖的湛一凡站在后面低声提醒,“在门口太不安全了。”只怕隔壁的人万一听到声响通风报信。

    “是是,先进去,阿离!”魏阿姨立即推着薄荷和白合进去,湛一凡随后跟着进去,反手便将门轻轻的锁上。

    白合已经拉着薄荷去了床边的沙发坐下,伸手捧着薄荷的脸孩子仔细的打量:“没有骗我吗?这真的是我的女儿?我从来只能看着照片啊,今天却能真的出现在我眼前的女儿吗?这不是梦吗?一定是梦,怎么会让我突然见到芸儿又见到我的女儿啊?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幸运过……”

    薄荷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膝盖一软便跪在了白合跟前。双手颤抖的抓着她还在摩挲着自己脸颊的手,紧紧的将它们合在了一起,自己的脸贴了上去,流着泪张口终于颤抖的唤了一声:“妈妈……”如此一声,发自内心,发自她的肺腑。

    这辈子,她从来没有如此颤抖的真心实意的将自己的心都快捧出来的喊上这么一声‘妈妈’。

    白合压抑着,低头看着薄荷,眼泪全落在薄荷的头发里,哭的已经没了声音。薄荷趴在她的双膝上,眼泪如雨下,浸湿白合的裙子。

    魏阿姨在一旁看着这感人的一幕,也无声的摸着掉落的眼泪,湛一凡也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从心底为薄荷感到高兴。她找了那么久,费了那么多的心力心血,终于找到她的妈妈了。如果母亲知道,她的闺蜜是一切安好而且已经与他们见面,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妈妈……妈妈……我是您的女儿,我是薄荷……妈妈……”薄荷一声一声的低唤着,一声一声的给她的妈妈确定着,同样也在给自己确定着,安慰着,肯定着。

    “我的女儿……妈妈终于见到你了……妈妈好想你,真的好想。”白合也从沙发上滑了下来,伸手紧紧的抱着薄荷,抱着她的身子,抱着她的头,摸着她温热的背脊和头发。

    “妈妈从没抱过你,没有给你换过衣服,没有给你喂过奶粉,没有给你换过尿片,没有看着你长牙齿看着你长头发,看着你长个子,甚至没有听见你叫第一声妈妈……妈妈没有在你第一天送你去上学,没有守着你长大成人,没有看着你是如何的亭亭玉立。妈妈不是个好妈妈,妈妈从没有尽到过一个母亲该做的职责,妈妈从来没有给过你一天的爱……你却还能来找妈妈,还能叫我一声妈妈,我何德何能才能得到你的原谅……我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白合的自责,白合的愧疚,白合的伤心,全部流进薄荷的脖子里,化成了眼泪。

    薄荷摇着头:“不,妈妈。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是那个人他把我们分开,是他骗了你,是他将你囚禁在这里,是他隐瞒我二十八年的身世,是他不让我知道,你才是我的妈妈……以后不会了,不会了。”薄荷抬头,伸手擦掉白合脸上的眼泪,“我们再也不会分开,我会带你离开这里,我找了你好久我终于找到你,舅舅还在期盼着您……还有,妈妈也在找你,那么多那么多的人都在找你,妈妈……我来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薄荷又紧紧的抱住自己的母亲,妈妈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好柔软。妈妈的手,好温柔,妈妈的声音好好听,妈妈的一切,都如水一般包围着自己。这就是母爱吗?从未有过如此感觉的薄荷在这一刻无比的满足着。

    “真的吗?能离开这里吗?”白合惊讶的看着薄荷。

    魏阿姨也点头:“阿离,我们都能进来找你了,没有什么做不到的。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吗?”

    “可是……我会被抓回来的……”白合的脸上闪过迷茫的神色,显然是不相信真的能从这里离开。

    薄荷摇头,抓住母亲的胳膊坚定的道:“他如果还想把你抓回来,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不许这么说!”白合捂住薄荷的唇,表情突然坚毅:“想也不要这么想,答应妈妈。”

    薄荷对上母亲那泪光盈盈的坚毅目光,终究还是轻缓的点了点头,“嗯。”

    “妈妈在这里这么多年,唯一的期盼就是见见你。现在见也见到,你们快走,千万别让他发现你们,就不会有事的!”

    “妈妈你难道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你为什么还想呆在这样的地方?”

    “是啊阿离,这个孩子吃了不少苦,你看她额头上的上,都是昨天我给她打电话商量今天的事,她出了车祸。今天也没在医院呆着就跑出来了,她那么孝顺,她愿意认你还带你回家,你还想怎么样呢?我的儿子一个个都不认我,你却不肯出去和她团圆……这世界是怎么了?阿离你变了吗?”魏阿姨也是一脸的不解和疑惑,薄荷也同样疑惑,难道妈妈对这里生了感情?还是她愿意这样?还是……和那个‘一羽’有关?

    “你受伤了?”白合这才注意到薄荷额头上的绷带,她这是糊涂了,高兴的糊涂了,所以才没注意到薄荷额头上那绷带应该是伤口的包扎。手指轻轻的摸了摸那泛着红的地方,白合又哭了出来:“傻孩子,你何苦这样呢?你的健康和生命才是妈妈愿意拿一切来交换的!”

    “那你和我出去,那你和我回家!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可我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薄荷抓住白合泛凉的手,真切的流着泪。

    湛一凡终于看不下去,单膝在薄荷身旁跪下,身后揽着薄荷的肩揉了揉,才看向自己的岳母恭恭敬敬的道:“妈,我是一凡,薄荷的丈夫。也是宋轻语的儿子,想必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白合的脸上果然闪过惊讶的意外:“你是……你是一凡!?”她怎么会忘记,她亲眼见过的,他五岁那年。而且,她和轻语还一起给两个孩子定过婚约,还有一羽的名字也是随着他取得。

    “我和薄荷结婚了,不久之前。”

    “可是……他没告诉我,而且,他说她在荷兰……”

    “他撒谎!我一直在云海市,也从未去过荷兰!他骗你……”薄荷不忍母亲再陷入那个人编织的谎言里。

    白合苦涩的一笑,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脸上却还是闪过一抹失落之色:“我就知道……他是个骗子……永远都是!”

    薄荷知道自己又惹的白合伤心了,可这个时候她只想劝她和自己离开这里。抓紧白合的手,薄荷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急急的道:“妈妈,和我离开这里吧,我和一凡会照顾你一辈子的!难道你不想见见老舅吗?”

    “看见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我很欣慰,也很感谢轻语。”叹了口气,白合又道,“你找到你舅舅了?”白合的目光温柔,却还在静静的流着眼泪,看来她也十分想念她的家人。

    “嗯。老舅已经七十多岁了。他的身体还算健朗,他告诉我,外公去世的时候还惦记着您。”

    “爸爸……我对不起他老人家,我也对不起我妈,对不起我哥哥,我对不起我的家人……”白合掩着轻咬的唇,眼泪又如雨下。

    薄荷望着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惹她伤心,可是这个时候不说明白一切,出去她还能接受这一切吗?

    “妈妈,和我们出去吧,我求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你不是说你一直不在我身边吗?人生还长,我们还能在一起很多年。”

    “可是……万一出去又被抓回来……”

    “妈,这点我可以保证。只要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湛一凡揽着薄荷有些发软的身子,坚定的道。

    “可是……一羽……”白合又看向角落里的那个男孩,薄荷一怔,也扭头望去。她怎么会忘?已经多了一个人。

    那个男孩坐在最角落里的位置,正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薄荷突然发现,为什么一个孩子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阿离,这个孩子……是你和那个人……”魏阿姨终于忍不住的问出心底的疑惑来,白合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我怎么还可能生得出来……还记得我两年前逃出去过吗?”

    “记得。”魏阿姨点头,薄荷心底却惊讶,不是妈妈生的孩子?那他是……?再看向那表情只有冷漠的孩子,四五岁的孩子,何以出现如此冷漠的神情?发生过什么?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才三岁不到,很小很小的个子,比普通的孩子都要小,面黄肌瘦,也是这个地方最小的囚犯。住在下等的房间,没人能照顾他,几乎是自身自灭。”

    薄荷心狠狠一重,再仔细的看这个孩子,其实他真的很好看,眼睛,眉毛,鼻子和嘴都非常的好看,所谓的‘正太’不就是这样的孩子吗?薄荷几乎想象不到他‘面黄肌瘦’的模样。

    “怎样狠心的家人会把这样的孩子丢到这里来?我无法想象,可我实在看不过去,就常常照顾他。那一次,他发了高烧,可是没人愿意救他,就连医生都说让他死了会对他自己更好,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人可以这么冷漠,虽然我早已经了解这里的人的冷漠程度,可是在面对这么小一个孩子,他们竟然也能如此,我就自己从秘密通道跑了出去。外面是个疗养院,我就问路人才跑到疗养院的大门,然后坐上公交车,我想买药,但是我没带钱,就连上公交车都是一个好心的女人帮我投的一块。我看那唯一的公交车的终点站是一个中药植物园,就一直坐到了那里。后来……我还是被抓了回来,我的行为让那个人同意给孩子治病,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医生不愿意给他治病,是因为……他知道气死这个孩子患了一种病,所以他才认为或者还不如死去。”

    “是什么病?”魏阿姨也怜惜的看了那孩子一眼,原来是被阿离收养的,也只有善良的阿离才会在这种地方做这样的事。

    白合擦了擦眼角的湿润,轻轻的松开薄荷的手起身缓然的朝角落里的男孩走去,蹲下身子伸手拉起他抱进怀里,扭头才对薄荷他们道:“他虽然才三岁,其实已经患了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也就是所谓的Heller综合征。简单的说……他得了孤独症,不会与人交流,到现在都几乎不会说话,社交能力,生活自理能力就更别说了……我已经将他当做亲生的儿子,他从前甚至没有名字,我把一羽的名字给了他……如果我离开这里,他该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善良的妈妈收养了一个孤独症的儿童,所以才不愿意和他们离开。

    薄荷的腿有些发软,不过还是在湛一凡的帮忙下站了起来。轻然缓步的朝着白合和一羽的方向走去,薄荷伸手向一羽而去,一羽却转身紧紧的抱着白合,显然是害怕陌生人的,可是他脸上却依然只有冷漠的神情,连‘害怕’二字都没有,只是从心底的抵触着陌生人罢了。

    白合看着薄荷:“你看见了,他抵触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你爸爸。每一次他来,一羽都会发病。一羽发病的症状就是默默的流泪,不至于尖叫,可是他一流泪你爸爸就会知道这个孩子讨厌他。”白合叹了口气,“但是即便这样,他也会让医生给一羽看病。我想,一羽还这么小,到他长大了,一定会改善好的。妈妈也很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离开这里。可是一羽怎么办?”

    “妈妈。你都说了,他叫做一羽,而且是你收养的孩子。”薄荷看着一羽的脸,弟弟如果能活着,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的好看?即便是傻子,自己也一定会这样的保护着他,抱着他的,妈妈一定也是!

    “所以,妈妈他和我们一起走,离开这里。在这样的地方,不管是怎样的医生,一羽的病情不会得到缓解和控制,更不会得到改善。只有离开这里,我们去外面的世界,我们会找最好的医生,我们负责给一羽看病,我一定会把他当做亲弟弟一样的保护他,照顾他。他……不就是一羽吗?”

    薄荷的最后一句话又让白合泪光闪闪,似乎明白了薄荷的意思,却还是反问:“你也知道一羽吗?”

    薄荷点头:“嗯……我知道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弟弟。他没缘和我一起长大,可我的心里一直有他的位置,一辈子都有。”

    白合欣慰的擦了擦泪,这一天所来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可以说是她这辈子以来,得到最多也是最大的惊喜。

    湛一凡突然上前而来,揽着薄荷神色严肃的道:“我们该走了。妈,你看有没有东西要带着离开,时间快到了。”

    “我……”白合顿了顿,看着薄荷那期待的视线,还有魏阿姨隐隐坚定鼓励的视线,终于下了决定:“好!我跟你们离开!东西没什么带的,我和一羽两个人便是。”好不容易见到薄荷,她也是真的不愿意再和她分开。

    薄荷激动的看着白合:“妈妈,谢谢你。”

    “我来抱一羽。”湛一凡伸手将一羽抱了过去,一羽挣扎,显然是不愿意。湛一凡却紧紧的扣着他的背,白合有些担心,湛一凡对她摇了摇头安慰道:“先出去再说。走楼梯间,上顶楼。”

    薄荷拉起白合的手,听从湛一凡的话立即出门,魏阿姨也立即跟着,是真的什么也没带,这里的一切都统统丢下了,关了灯离开了房间。

    刚刚出了房间走进楼梯间就听得一阵尖锐的警报声,白合已经,拽着薄荷得手担心的问:“是不是被发现了?”

    “是我们自己的人,不用担心。”湛一凡在后面解释,一羽还在他的怀里挣扎,甚至默默的掉泪。还好这个孩子发病时的症状不是尖叫,不然必定会引来一些人。

    薄荷明白了,湛一凡使了一条调虎离山计。但是也不敢再慢下去,拉着母亲的手默默的朝楼上爬去。因为白合本身就住在九楼,离顶楼只有三楼,除了在楼梯间里看到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保镖时白合有些怕之外,一路上还是跟着薄荷永往直上。

    上到最后一层,顶楼竟然被锁住了。

    湛一凡立即将一羽放在地上,白合则将一羽拉到身边来牵着还低声的安慰,一羽这才慢慢的止了眼泪。

    “一凡,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被堵了去路吧?

    湛一凡安慰的摸了摸薄荷的脑袋:“别担心,我有办法。你们往后退一些,我撞开。”

    薄荷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些还是道了一句:“你小心一些。”他今天勇猛过了头,只怕也费了不少精力了。

    湛一凡满足的朝薄荷笑了笑,薄荷则拉着魏阿姨和白合带着一羽往后退了几步楼梯。

    湛一凡侧身向加了粗链锁的门撞去,‘碰——碰——’一声声的巨响,锁链也被撞的‘哗啦啦’的响,但门一直没反应。还好,警报声尖锐,才没引来十二楼的人对这里的注意。撞了大约七八下,湛一凡松了口气,伸手一把拽下被撞散的锁链:“这锁生锈了,相必好些年没换过了。”所以就变得锈了,也朽了,所以才这么轻易的撞开了。

    薄荷立即上前来,拉着湛一凡的胳膊看了一下,不过因为他身上穿着西装也看不出什么来,但他这里曾经受过伤,薄荷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担心着他曾经的伤口。

    “我没事。”湛一凡拉着薄荷的胳膊暂时安慰,推开门,带着薄荷走了出来。

    楼顶的风很大,湛一凡就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披在薄荷的头上,可他自己却只穿了一件衬衫。薄荷便要将西装还给他,却被他一手按住道:“伤口不能受风。”

    薄荷看着他在黑夜的风中有些看不清的脸,心却微微的温暖了。

    白合拉着一羽,看见这一幕也微微的笑了。

    “那小子对丫头挺上心的,我听你说过你那个好朋友,这就是她儿子啊?”魏阿姨那会儿也听见了湛一凡的话,她对‘宋轻语’三个字可不陌生。

    “嗯。很出色,配得上我女儿。”白合微微的笑,心里算是放心了,只是没想到就连女儿的婚礼自己也错过了,这算是唯一的遗憾。

    魏阿姨跑到天台边缘,看向下面一声惊呼:“着火了?警报器是因为着火了?”

    白合也拉着一羽走过去,低头一看,正是出色那个秘密出口的方向着火了。

    天台上的风突然变得很大,薄荷原本还在疑惑他们为什么要站在天台上等救援,但是等直升机飞过来时她终于明白了,湛一凡竟然计划的如此周密。

    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肩替她当着大风,魏阿姨和白合拉在一起抵抗着飓风。等直升机一落在天台上,魏阿姨看了眼下面突然低呼:“好像有人发现了。”因为似乎有大批的人正朝这边涌来。其实,既然直升机已经开过来了还嚣张的停在这天台上,不被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湛一凡一声冷笑,拉着薄荷往直升机走去,薄荷回头看向白合和魏阿姨:“妈妈,阿姨,你们也快过来吧。”

    白合和魏阿姨不敢耽搁,立即带着一羽也赶过去。

    直升机的机舱不大,湛一凡坐副驾,薄荷她们三人坐后面。

    湛一凡先将薄荷扶了上去,又将魏阿姨和自己的岳母还有最小的弟弟也扶了上去,自己才转身坐进副驾驶座里。

    “老板,走吗?”驾机的外国大叔用英文询问湛一凡,湛一凡做了一个‘ok’的首饰,戴上耳机方便通话。薄荷给白合戴上耳机,一是为了屏蔽噪音,一是为了方便听前面的状况。白合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朝她温柔一笑。

    薄荷也轻轻的笑,妈妈的微笑与梦里的一模一样,那样的温柔,如同和煦的日光能温暖自己的心。她希望,一辈子都能如此。

    飞机渐渐的离开天台飞向天上,薄荷轻轻的靠近白合的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声:“妈妈,我们回家。”

    白合泪光闪闪,低头看向那越来越远的囚牢。

    二十八年,她的青春,她的中年都消耗在这里,过着如囚徒一般的日子,过着地狱一般的日子,那个男人与她纠纠缠缠了半辈子,今天……她终于要离开这里,日祈盼夜祈盼也不曾想过会这样离开。她的女儿,她想念了二十八年从未想过会这般来找她的女儿竟然来接她了……她即将走出这里,走出那个男人的世界,从此……真正的与他断绝了关系!

    甚至可以想象,此刻他盛怒的模样,她此生已经见过太多太多次了,真的累了。

    *

    直升机并没有载着薄荷她们直接回西区的别墅,也没有去河熙路,当然也不会如此仓促的回白阳镇。

    当薄荷下直升机的时候,根本想不到竟然会到这么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距离云海市有两个小时车程的C市。

    C市是个沿海城市,临近高山和大海,自然风景的美堪称中国最美之一。而此刻薄荷他们下榻的地方C市非常出名的山顶度假酒店。湛一凡显然是这里的vip贵宾,飞机刚刚停在宽阔的坝子里,四五个服务员便迎了出来引路和拿行李。

    一羽在飞机上就睡着了,湛一凡帮忙抱在怀里,倒也省了一番事。

    白合也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魏阿姨也是一脸的好奇,就连薄荷都疑惑为什么会来这里?

    湛一凡见她们疑惑便解释道:“今天是大年三十,自然要过的舒心些。我都安排好了,既然到了这里,就不怕他们会找来。”

    薄荷顿时明了,只怕此刻薄光已经发现妈妈不见了,因为到处都是被湛一凡撂倒的人,也有他使出调虎离山计引开众人注意力的人。不知道那些人现在如何?

    “他们没事。”薄荷刚抬头湛一凡便道,薄荷奇怪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湛一凡挑了挑眉:“我自然知道。”说着便扶着她的肩安慰道,“放心吧,陪着妈好生过个年,不用担心他们会追过来,我屏蔽了我们的gps,他找不过来。就算找来了也不怕,我请了保镖。”说着便指给薄荷看,大厅里竟然站了十几个黑衣人,戴着黑超墨镜笔直的停在那里等他们。

    薄荷诧然,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就在这时,李泊亚和有力都从后面走了出来,薄荷就更意外了,但是想一想却又不觉得意外,距离下下水道到现在也过了两三个小时了,他们的确是有时间准备这一切。

    “Boss。”有力和李泊亚过来向湛一凡低声的交待了任务,湛一凡颔了颔首,低声道:“准备一下,和我们吃饭吧。”

    李泊亚勾了勾唇:“自然是好。可我想,我还是应该回去,明天你们去白阳镇,我和有力不好跟着。”

    湛一凡挑了挑眉:“明早有力跟着回云海市,你跟着我们去白阳镇,帮我领着这一批保镖,暂时还少不了他们的护全。”

    李泊亚低首:“是。”

    “一凡,抱一羽先去房间吧?”白合在一旁心疼儿子出言道,有力和李泊亚立即对她恭敬点头打招呼:“老夫人你好。”

    “你们好。”白合也知道湛一凡必定是继承了家族事业,看这阵仗就知道这小子出息了。心里有感叹,当年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啊,如今却都已经成为一个能保护自己女儿的男子汉了,真为自己当年和轻语二人的约定而感到庆幸。

    湛一凡的怀里还抱着一羽,自然要先去房间。在服务员的引路下,一行人进了电梯,房间在顶楼的总统套房。

    薄荷拉开窗帘,还能看到整个山湾的风景,特别的美,山下的霓虹灯成了天上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虽然遥远却特别的美。

    回头,湛一凡已经将一羽放在床上出来了。

    湛一凡走了过来,薄荷看着他生生的说了一句:“今天,谢谢你。”

    湛一凡猛地顿住脚步,看着薄荷这生疏的态度就明白,她还在介意之前的事情。

    “不必……我曾说过,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岳母。”

    “还是想谢谢你。”这是薄荷发自肺腑的感谢,如果今天不是他,凭她自己想把妈妈救出来,是基本不可能的。

    “宝宝……你还在为之前的事……”湛一凡伸手,似乎很想碰触薄荷,薄荷却道:“之前的事情,我们后面再说,今天先过个年吧。”至少她今晚不想谈,好不容易见到了妈妈,又是大年三十。

    湛一凡硬生生的将手缩了回去,站在薄荷后面,从玻璃的倒影看向她那模糊的脸。薄荷也看着落地窗玻璃里倒映的湛一凡的影子,他的恩她感谢,可是对于他事先什么也不解释便将她算入计划里利用并看着她难受那些天的过错并不能就这么释然。说她不知好歹也罢,说她狠心也好,这就是她……一码事归一码事,绝不轻易妥协。

    两个人便这样站着,一前一后,从模糊的玻璃里望着模糊彼此。直到魏阿姨在后面轻唤了一声:“吃饭了。”

    丰盛的晚餐是被送到房间来的,豪华总统套房,三室两厅,很宽敞,也很舒适。

    年夜饭的晚餐,鸡鸭鱼,饺子都齐全了,六个人吃量只多不少。

    李泊亚盛了几杯红酒,薄荷头上还有伤就免了,不过也以白开水代酒,举起酒杯致向自己的母亲白合:“妈妈,这是女儿与你过的第一个春节,我们还会有下一个二十八年,第二个二十八年,女儿会永远陪着你。新年快乐。”

    白合似乎还有些无法置信她身处的这一切,她已经远离那个囚住她二十八年的地方,已经远离了薄光,她的女儿就在身旁。闪着泪光,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

    “妈妈,少喝点儿。”薄荷按着白合的手背,白合摇了摇头,哽咽着看着薄荷道:“没事,妈妈开心。妈妈就是很开心,这样心里痛快。”

    “今晚我陪你睡,好吗?”

    “傻孩子,你让一凡一个人……”白合擦了擦眼角的泪,看了眼湛一凡,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再看薄荷,是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难道这两个孩子吵架了?

    “妈妈,我从没和你睡一起过。”薄荷恳求的望着白合,“好吗?我很期待妈妈的怀抱,是不是和我从小想的一样温暖?”她从没和蔡青奕睡过,可是薄烟却睡过无数次,那个时候她就在想母亲的怀抱究竟是什么样的?虽然奶奶搂着自己睡过,但是那感觉与母亲的太不一样了。

    “好。”白合颔了颔首,微笑的看着薄荷。既然这两个孩子在吵架,她这儿做母亲的自然会偏袒自己的女儿。

    况且……她也很想和薄荷一起睡,这是她的女儿啊,从没和她一起睡过的宝贝。

    很快就吃罢了饭,李泊亚和有力识相的闪人,湛一凡则给薄荷准备好药,然后让魏阿姨帮忙给薄荷拿去,自己则转身也进了房间。

    魏阿姨把药和开水递给薄荷:“夫妻间啊,床头打架床尾合,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薄荷看见魏阿姨递过来的药,白合也道:“我看他挺不错的,什么地方让你生气了?”至少是有个气势也是个有谋略的人,长的出众不说,对她也孝顺,各方面都非常的优秀,这样的男人不比他当年的父亲湛国邦差啊。

    “妈,没事。”薄荷接过药含在嘴里,苦涩的笑了笑:“我不怪他,我理解。这是我自己心里的坎儿,还需要两天调节一下。”她很感谢他今天所做的一切,但是对于他前些天的所作所为,的确没那么快释然。

    白合也不再多的劝说,魏阿姨也叹了口气:“我虽然觉得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但是我要承认这小子是个好东西。今天出力又出财的把阿离从里面带出来,撂倒好几个人,那会儿还撞门,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说着魏阿姨便观察着薄荷的神色,发现薄荷微微蹙眉的’担忧’便笑了笑:“丫头,虽然女人的面子也很重要,但是那是在需要强硬的人面前才要的东西。但是到了自己人面前没必要再矫情的人面前,面子值几个钱啊?”

    湛一凡要是知道已经不再信任男人的魏阿姨竟然在帮他劝慰薄荷,一定倍加的感谢他。

    薄荷也知道这个道理,可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而是她心里的原因,心里有了一道坎儿有了一道墙,她现在根本就跨不过去。

    “我去看看他。”不过,对于他今天出力的事她还是挂在心上的,毕竟撞那几下门,薄荷原本一直担心他的胳膊。吃了药,薄荷便站起来走向湛一凡的卧室门,站在门口轻轻的推开门缝,看到湛一凡竟然坐在床边上给他自己的胳膊贴膏药。那青紫一片刺痛了薄荷的眼,果然再厉害的人也不是铁打的身子,竟然还能一直坚持到现在。薄荷忍不住的泛起心疼,人心都是肉做的,更何况是她对湛一凡的心?(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