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32 车祸

132 车祸

    “是他……囚禁了我妈妈?难道,这些年,那个人,他一直囚禁着我母亲!?”此时此刻,薄荷已经确定,魏阿姨说的人一定就是妈妈。

    薄荷的质问,让魏阿姨神色闪烁,许久魏阿姨才犹豫着低低的说了句:“也不算是囚禁……你一直在找她吗?”魏阿姨的话,无疑也是确定了薄荷的猜疑。

    薄荷坚定的望着魏阿姨,抓着她的手又紧了一些:“当然!她是我妈妈,我一定要找到她!我也是几个月前才知道我的身世,我一直在找她啊,不管她在哪里,遭遇了什么……我只想找到她,然后好好的孝敬她。”让薄荷想不到的是,原来真的是那个人……原来真的如她心里最坏的猜想那般,是那个人……囚禁了妈妈,长达二十八年!

    魏阿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握着饭盒的手也微微的松了一些,看着薄荷慢慢的道:“当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你和那个人是一样的,我以为你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毕竟这些年你也看过她,她却每天看着你的照片垂泪……看来,你还是有良心的孩子。”

    魏阿姨的这话又让薄荷的心凉了一大截,她为什么这么说?除非妈妈的处境很困难,除非那个人对妈妈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为什么妈妈会有她的照片?妈妈会对着她的照片垂泪?薄荷的心里莫大的辛酸了起来,抓着魏阿姨的手又紧了一些:“她……究竟在哪儿?”

    魏阿姨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拉着薄荷往隐蔽的地方走了两步,压低了声音才道:“孩子,现在阿姨和你说不清楚,你把你的电话给我,我给打电话的时候你到我家来,然后我再带你去找她,你看好吗?”

    “你可以告诉我地方?我现在就去找她……”

    “不不不,不能惊动任何人,那个地方也不是你能轻易的就进去的。那个地方不同于一般的同类机构,它由你父亲在暗中操控,如果被他发现你和我接近,就会牵连我,到时候别说找你母亲了,我也会被再次被关到那个地方!后果会无法预料,要不是你妈妈对我有恩,而我也与她交好,我是不会冒这个险的。所以你必须听我的,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前你千万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轻举妄动的再做任何的事,除非我找你,我会找个好时机带你去……知道吗?”

    薄荷没想过事情会这样复杂,可是这个时候她好像除了相信眼前这个魏阿姨之外也不能做别的事了。匆忙的在纸上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魏阿姨,魏阿姨好好的收了起来,然后有左右四下的看了一遍之后,对薄荷轻声道:“那我就先走了,别来找我啊。”

    “魏阿姨,希望……你能让我信任你。还有,我希望能尽早找到妈妈。”

    魏阿姨重重的叹了口气:“相信我吧,我都相信你了,相信你是真的想找到她。”

    薄荷重重的点头,魏阿姨又转身要走,薄荷却上前一步突然又问:“魏阿姨,我妈妈她……是被关在什么地方吗?你能告诉我,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吗?”

    魏阿姨的神情突然变得漠然几分了起来,淡淡的望着前方声音飘渺传来:“一个……地狱。一个进去了就想死,出来了也不想再记起的地方。”

    薄荷心惊,看着魏阿姨漠然而去的背影,许久都拔不动自己的脚步。

    离开商贸大厦的时候,门口迈克尔的粉丝们应该都应该进了商场,广场突然显得有些萧条了起来。薄荷陇紧身上的大衣,迈步向自己停车的方向而去。上了车,薄荷掏出电话,再也忍不住的给湛一凡拨了过去,一凡,接电话,求你了,这个时候接一下电话吧……

    “喂?”电话终于被接起,可是说话的声音,却是……孟珺瑶?

    薄荷的手从方向盘上缩了回来,双手握着手机,低头皱着眉低声唤了一句:“孟珺瑶?”

    孟珺瑶轻佻的声音自那端轻悠的传来:“自然是我。”

    薄荷呼吸一窒,湛一凡的电话为什么是她接的?薄荷沉默,沉默的正要放下电话挂断,耳边却又突然传来湛一凡的声音:“喂?我是一凡。”

    薄荷又将电话贴回了耳边,有些迟疑又有些犹豫,久久才轻声道:“一凡……吃饭了吗?”

    “嗯……吃了。”湛一凡的声音很冷漠似的,薄荷一顿,他的态度……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你呢?”

    “……吃了。”面包算不算?

    “打电话有事吗?”

    没有事就不能打电话吗?薄荷的心里生出这些疑惑,关于孟珺瑶的事她质问不出口语,好像问出口会显得自己很幼稚,他们在一起合作,帮她接一下电话,也是很正常的,她该相信他。

    电话里孟珺瑶的声音突然传来:“凡哥哥,和赵总的会议快开始。”

    湛一凡的回答竟然很温柔:“嗯,我知道。”

    薄荷的心,莫名的难受。

    “晚上给你电话吧,我这边这会儿很忙。”

    薄荷紧紧的捏住手里的钥匙,只淡淡的‘嗯’了一声,那边的湛一凡却已经挂了电话。薄荷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屏幕,还有急促的‘嘟嘟嘟’被挂断的声音,那么清晰的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挂她电话,对她态度冷漠!突然,她连为什么给他打电话,原本是为了说什么竟然都不记得了。

    忍不住一个拳头垂在方向盘上,薄荷趴了下去,捂住自己有些痛的胃,紧紧的皱着眉。

    她安慰自己说,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湛一凡工作那么忙,这会儿还要开会,她突然打电话过去,他根本没时间和自己说话。可是孟珺瑶,他的态度却还是莫名的刺痛了薄荷。是长久以来,他对她的好,她都当做理所当然了吗?所以突然这么一冷漠,她才会这么的难受?

    湛一凡,你没有变,对不对?你对孟珺瑶只是生意上的关系,还有从小交好的关系,那特别于自己的温柔,你不会给别的女人。

    但是,胃好不舒服,好想吃点儿热腾腾的东西。

    “叩叩~”玻璃车窗突然被敲响,薄荷一抬头,竟然看到了迈克尔。

    薄荷诧异,他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举行粉丝见面会吗?

    迈克尔笑着对薄荷挥了挥手,示意她将她车窗摇下,薄荷无奈,只好强忍着胃的不舒服摇下窗户。

    窗户一摇下来,迈克尔就冲着薄荷露出招牌式迷人的微笑:“嫂子,我被粉丝吃豆腐,就跑出来了。现在经纪人一定气得跳脚,我都跑了这么远了,你就带我离开这儿吧?”

    薄荷此刻的心情正不爽,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冷冷的蹙眉便道:“我上班要迟到了,没时间带你落跑。”

    “嫂子,你好狠啊。不过……嘿,作为那天我给你的报答,你必须要救我!”说着那迈克尔就如一条泥鳅似的迅速打开门钻了进来,然后冲着薄荷不要脸的一笑:“你这车比我那车低调,粉丝们认不出来的,快走快走!”一边说还催促着薄荷,自己系安全带,还一脸期待的望向薄荷。

    薄荷的心情正在低潮,可是看到这家伙竟然就莫名其妙的……平静了下来?从前,她自己觉得自己像个演员,各方面都颇有潜能,可现在她觉得自己永远成不了演员,因为她的脸皮哪里比得上真正科班生出来的专业人员?看在前天他帮过自己的份儿上,没办法,薄荷启动了车子‘唰——’的一声蹿了出去。

    车子安静的行驶在拥挤的马路上,薄荷的心也被各种事拥挤着。胃不舒服,魏阿姨说的那些话,湛一凡突然冷漠的态度,孟珺瑶……这些事突然全部一起压过来,压得薄荷喘不过气来。

    红灯,薄荷怔怔的盯着红灯发呆,直到迈克尔一声提醒:“嫂子?”

    薄荷醒过身来,迈克尔指了指红灯:“你不走?”

    薄荷这才听见后面不停传来的喇叭催促声,立即换挡踩油门,车子又缓然行驶了起来。迈克尔小心翼翼的看着的侧脸,似乎终于憋不住了才问:“表嫂,你心情不好吗?好像我前天晚上看到你开始,你就一直这脸。”

    “哪种脸?”

    “每个人欠你几百万。”

    薄荷蹙眉,不爽的瞪向迈克尔,迈克尔立即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可我说的实话,你真的,脸沉的很恐怖啊,布满了冰霜。”

    薄荷将车突然停到路边,放开门锁,冷冷的道:“下去吧。”

    “嫂子,不是吧?这半路上?”

    “你想去哪里?”她能带他这半截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迈克尔脸部抽搐,一张俊脸也变黑了:“至少……该请我吃顿饭吧?我快饿死了。”

    薄荷突然看到街边上有家福建沙县小吃,自己锁了车,转身开门便先下了。

    迈克尔一见薄荷下车自己也立即跟着,站在车边不解的看向薄荷:“嫂子,这是……”

    “不是饿了吗?请你吃中国式小吃。”迈步,一边反手锁了车便大步的朝沙县小吃走去,一个大明星,吃过这样的食物吗?薄荷坏坏的勾了勾唇,领着迈克尔向前。迈克尔一边用大衣遮着自己的脸,一边还不忘左顾右盼,似乎很怕别人发现他大明星的身份。

    薄荷进了点,坐下来便直接道:“来两份儿馄饨。”正巧她胃不舒服,想吃点儿热乎乎的东西。

    迈克尔却一脸嫌弃的看向薄荷:“嫂子,你就请我吃这个啊?还有这桌子……”迈克尔伸出一根手指擦了擦边缘,薄荷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爱吃不吃。不吃蹲路边上去。”

    因为这个时间点几乎已经没人吃午饭了,所以整个小吃店只有他们两个人。迈克尔见薄荷态度不爽,便立即坐下,只是用了不少纸不停的擦着桌子和凳子,看的老板娘在一旁那个心疼的小眼神儿都快直接落在他身上了。他们小成本容易吗?两碗馄饨六块钱,竟然还要被他用七块钱的纸,太亏了,太快了!

    馄饨很快上来了,老板娘已经替迈克尔还第四卷纸了,薄荷没搭理迈克尔那过度洁癖的怪异行为,拿起勺子拌了拌面上的葱花,然后低头便认认真真而又缓慢的吃了起来。薄荷吃得很慢,可是一口一办,吃得很慢很香,迈克尔见薄荷那样吃,自己顿了顿也低头尝了一口。

    挑眉,似乎发现味道还不错,于是一口一口。喝了一口汤,似乎也很好喝?馄饨肉馅不多,但是很香,缠绕在唇齿间,味道久久的回旋在齿间……迈克尔越吃越快,薄荷吃半碗的时候他就把一万吃完了,一抹嘴立即回头冲着老板娘一笑,伸出两根手指道了一句:“老板娘,再来两碗!”

    薄荷吃一碗便够了,胃也暖了,精神也回来了一些。然后掏出二十块一块钱搁在桌子上,看着对面已经堆了两个碗又在继续奋战第三碗的迈克尔一眼,薄荷‘哗啦’一声站了起来,淡淡的对老板娘道:“钱搁在这里了,还够他吃三碗。”

    “表嫂……”买可以一口吞下馄饨,可怜的望着薄荷:“你要丢下我啊?”

    “我上班已经吃到了,”薄荷很具耐心的道。

    “可我没带钱……”这才是他会缠着薄荷,搭她车的原因。

    薄荷拧眉,又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递给他:“打车。”

    “可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啊?我怕被我经纪人给……”迈克尔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和我有关系吗?”薄荷淡淡的道,迈步便向外大步而去。

    “欸,等一下,”迈克尔立即站了起来,扯了长长的一截纸追着薄荷就出去了,那老板娘立即开始找钱,还在后面大喊:“等一年,找钱啊,先生,小姐……”

    “小费,小费。”迈克尔回头对老板娘喊了一句,谁让这馄饨竟然这么好吃呢?然后又继续追着薄荷而去,薄荷坐进车里,他也坐进车里,似乎打定主意要跟着薄荷。

    薄荷蹙眉的看向迈克尔:“你是打算跟着我去检察院吗?”

    “表嫂,你是检察官啊?”迈克尔听了,一脸的意外和惊讶的扭头便看向薄荷。

    “嗯。”

    “佩服啊!那你带我去检察院看看吧,我很好奇中国的检察院什么样子呢。”

    “我没兴趣带你去。”迈克尔淡淡的道,“听懂了吗?下车,自己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别缠着我,我不吃这一套。”也许平时她会心软,可今天她已经各种不爽了,这些男人都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

    “表嫂……”迈克尔妄图用可怜打动薄荷。

    薄荷却脸色一沉,看着迈克尔态度强硬的只吐了最后两个字:“下车!”

    迈克尔终究还是可怜又委屈的又下了车,站在路口看着薄荷冷着脸将车从他面前开了过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薄荷从后视镜看到迈克尔已经逐渐看不清的身影才放慢了车的速度。

    眼梢一冷,一切漠然敛入眼底。

    那天晚上,湛一凡并未打电话回来。不仅如此,那之后的三四天都没打电话回来。不仅没有电话,每一天的商业头条却都能看到他,而他身边少不了的一个人则是孟珺瑶,巧笑嫣兮的站在他身边,两个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商界的一对儿璧人。

    薄荷也没给湛一凡打一通电话过去,可是她的心里却有一股气越集越多,到最后几乎变成了赌气。他的那句‘宝宝,我爱你。真的。’这几个字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一个场景,他将她从背后轻轻拥住……那一刻他喷洒出来的热气似乎还在耳根处旋绕,可是每每午夜梦醒,身边空无一人,一个人冷冰冰的躺着。

    看着黑夜里的天花板,薄荷才猝然惊醒似的发现,原来自己……真的爱上了湛一凡,那种嫉妒和心痛的折磨每日反复。

    而魏阿姨也一直没有联系薄荷,薄荷知道自己除了等之外别无办法,可是她知道如果再等下去,她等到不能忍的时候一定会去找魏阿姨,现在除了找到妈妈之外,她别的事情一概都不想再去想,包括孟珺瑶,包括湛一凡。

    二十九这天,薄荷在办公室做最后的工作。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她晚上回去就会给舅舅打电话,然后确定初几去白阳镇,但是如果能在这之前找到妈妈,那自然是她最期盼的。

    “老大,新年快乐啊!”

    “老大,这个案子,你签个字。”

    “老大,新年快乐哦。”

    “老大,快快,帮我签个字,我马上就下班了。”

    因为二十五就不再收公诉案件,所以这几天的工作完全是处理之前的积压,还有便是排一下过年期间的值班表,薄荷自然是不用排在其中,可是胡珊他们四个就逃不掉了。但即使是排班会轮班,可是春节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件值得人兴奋的一件事。

    胡珊他们四个一个个的和自己做了年前最后的道别,然后一个个就先离开了。王玉林是四个人当中最后一个离开的,离开前反复的看了薄荷几眼,薄荷抬头微笑的看向她:“怎么了,有事吗?”

    王玉林立即摇头摆手:“没事。老大,过年我能见你吗?”

    “当然,如果我在云海市的话。”

    “那……我到时候找你,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终于要坦白了?还是一些什么别的事?薄荷点了点头,微笑:“嗯,好。”

    “那……老大新年快乐,我先走了,明年见。”

    “新年快乐,明年见。”

    *

    薄荷六点二十才走出办公室,一个人乘坐电梯,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一楼大厅里。因为人已经去的差不多了,所以检查楼特别的安静,就连看车场的大爷都在不停的搓着手跺着脚,似乎等得很不耐烦。

    薄荷还是和赵大爷打了一个招呼:“赵大爷,新年快乐。”

    赵大爷看着薄荷连连点头:“薄部长,新年快乐啊。”

    薄荷最后朝他微微的笑了笑,开车锁坐进车里,正要将钥匙插进去,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薄荷先将钥匙插进去然后才将电话掏出来,是醇儿来电,薄荷接起电话,醇儿兴奋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小姑,我坐上汽车啦。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么?”

    “嗯,我过几天再回去。”她还在等魏阿姨的电话。

    “哦……那我先回去了哦,今年等你和姑父过来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年呢。还有,爷爷说,雨辰今年过春节会请假回来哦。”

    薄荷微微一笑,舅舅终究还是主动找了孙子,主动和好了。可是湛一凡……薄荷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这个春节能不能一起过都不知道,这么多天也没有过一通电话……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是不是突然就变了,就因为她没有回应他的表白?薄荷觉得这理由,还真的苍白而又无力。

    薄荷淡淡的又交待醇儿:“那好,你路上注意安全。”

    “好嘞,小姑拜拜,新年快乐哦!”

    和醇儿挂了电话,薄荷翻了翻短信箱,一条短信也没有。失望的捂着额头趴在方向盘上,薄荷从没觉得这么累过,这些天……每一天都过的越来越累,一个人挣扎,一个人奋斗,一个人苦涩,一个人……在怀疑,一个人在婚姻的路上前行。湛一凡,你到底要干什么?

    薄荷将车驶出检察院,神情有些恍惚,这些天几乎每个晚上都没睡好,她知道自己陷入爱情就是这个模样。她也讨厌极了自己这个样子,因为这个样子只有自己知道,对方永远也不会知道她的痛苦,只有她自己在挣扎,从前对容子华不就是这样吗?不,好像,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痛苦……犹如地狱的火炼,想摆脱也摆脱不了。她曾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人,可是婚姻降临了,爱情也降临了,但是她发现的时候好像已经有些晚了……湛一凡,突然就变了。

    “嗡嗡嗡……”电话突然震动,薄荷心一惊,是湛一凡吗?

    没有犹豫和迟疑,薄荷伸手便从放在副驾驶座的包包里去拿,摸到还在震动的电话,拿出来一看,还未看清,眼前突然一亮,夜幕已经降临的云海市车灯繁华,刚刚驶出检察院的薄荷,迎面被一辆面包车撞了上来。

    “碰——”身子一抖,头像上弹去,然后往下,额头重重的砸向了方向盘。

    手指却依然按下了接听键,贴在耳边,喘着气颤抖的一声:“喂……”

    “是薄检察官吗?我是魏阿姨,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你来找我,我给你说地址,我带你去找你妈妈……”

    一片昏天暗地,薄荷只觉得额头上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费力的伸出另一只手摸向那温热的液体,黏糊糊的……还有些腥味。突然觉得,痛,累,还疲。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你别吓我啊?你说句话啊?开门啊,我拉你出来!”

    “小姐……小姐……”

    湛一凡……我还没给你说,我爱你。

    你曾说过,会宠我一辈子的。

    你曾说过,不会有小三小四。

    你曾说过,我是你的珍宝啊……你说过的每句话,我都没有忘记过。

    湛一凡……你在哪儿?

    *

    薄荷再次醒来,眼前一片白茫茫。

    再仔细的看,好像是天花板。然后再仔细……好像是吊瓶……再仔细,好像是……长了胡子的湛一凡。

    回到了,他表白之前的模样,回到了自己给他刮过胡子那之前……

    薄荷睁着眼睛平静无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则睁大眼睛看着她,不可置信的双眼像是得到了什么惊喜似的,突然起身在她额头上重重的印下一吻,然后低喃:“宝宝,你醒了……终于醒了……”声音有些颤抖,吻她额头的唇,也很颤抖,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薄荷依然平静无澜,只是看着他。

    男人见她的反应平淡,猛的一怔,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转身便冲了出去,一般步履踉跄还大喊:“医生……医生……我老婆醒了,医生……”

    薄荷轻轻的摸了摸额头,除了眉心的位置,那上面好像抱着纱布,厚厚的摸不到发痛的伤口。

    经过一番简单的检查,医生对床边一脸焦急之色男人才道:“经过昨天的脑电波扫描,幸运的是,病人应该只是脑震荡。伤口有些严重,可能会留下三厘米的疤痕,没有血块压迫和脑神经伤害,已经是万幸。”

    男人蹙眉,看了薄荷一眼,转头冷冷的对医生道:“可是她……好像不认识我?”

    医生惊讶:“怎么会?”

    男人扭头看向薄荷,却依然只在她的眼眸里看到波澜无惊,就连表情最细微的变化也没有。

    “你认识他吗?”医生指着男人温柔的问薄荷。

    薄荷其实很不想承认,因为装失忆这一招很烂,可是……即便是冷着脸,即便是面无表情,她还是点了点头,却还是一个连一个字也不想说。

    男人听到她的答案,脸上先是闪过讶异,而后很快就沉静了下来,和医生握了握手:“谢谢。”

    “湛先生还是让湛夫人住两天院再出院吧,她的身体似乎很疲惫,神经其实也很脆弱。而且……她对你的态度……”竟然被他误会成妻子失忆?这医生心里在冷笑,究竟是关系有多差啊?得让你妻子醒过来那那么陌生的眼神看你。

    湛一凡却连一点儿尴尬都没有,只是冷着脸漠然的看着医生,医生自然知道没趣,默默的转身便离开了。

    房间又恢复了安静,薄荷突然坐了起来,转身便要下床。

    床边的男人一步冲了过来,按住她的身体,低头蹙眉不解的看着她:“你要干什么?”

    “让开。”薄荷冷着脸,看也没看他一眼,终于开口说话了,却说得是如此冷意十足的两个字。

    湛一凡却低声,无尽的温柔,还有无奈的口吻:“还在生气?”

    “我哪有资格啊,湛先生?”薄荷终于抬头,眼神冷漠的对上湛一凡的温柔,一冷一热,偏偏都僵持不下。

    突然,湛一凡低头一口堵住薄荷的唇,霸道的揉上她的唇,重重的一吮,然后张口抱住她柔软的唇瓣,探出舌意图闯进她的唇齿内。

    “唔……”薄荷蹙眉,这个无赖竟然还敢吻她!?张嘴薄荷在他的舌头伸进嘴里的一瞬间,突然用力的咬了下去,虽然最后还是没有用最大的力,不过很快血腥味还是蔓延在了两个人的嘴里。

    湛一凡的舌吐出薄荷的唇,捂着染了胭脂点点的唇,低头看着薄荷咬牙:“真恨!”

    薄荷微微的仰起脖子,冷冷一笑,牵起同样胭脂点点的唇瓣:“那比得上您啊?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每天日子过得多丰富啊?多姿多彩的爽着吧?还回来做什么呢?还守在我病床边上做什么呢?小心孟小姐该吃醋了。”

    湛一凡却按着薄荷,一个拳头揍在她的屁股上,狠狠道:“我看,吃醋的是你吧!”

    薄荷顿时恼了,伸手便推开身前的男人:“湛一凡,你滚!”这一动不要紧,要紧的是牵扯到了手上的输液管,鲜血立即回潮,向输液管上跑去。

    “宝宝别动!”湛一凡被退离了几步,看到薄荷手背上的输液管一片血红,顿时大急,扬眉便又大步而来,按住薄荷的手便压在床上。

    薄荷用力挣扎:“你滚,你滚!管我做什么?滚!”

    湛一凡抬头一凶:“给我闭嘴!不然我就再吻你!吻死你!”

    “……”薄荷觉得,这对话太煽情了,不适合她。可是,她真的很想让他从自己眼前消失,她现在真的很不想看见他!

    血慢慢的又回到体内,看见输液管里再次只剩下干净的液体,湛一凡终于重重的叹了口气。再看薄荷那充满情绪化的眼神,湛一凡却突然笑了,因为这么总比她那陌生的眼神更让他感觉轻松。

    但是他不知道,他越笑,她就越恼,越不想看见他。

    最后又跳下床,湛一凡见她又不老实,一把将她抱起来,气的低吼:“给我老实呆着不行吗?”说着对着她的屁股又是两顿胖揍。

    薄荷一恼,开始四肢扑腾挣扎,这一挣扎手不回血,头却开始晕了。

    唇一白,头一软,轻轻的靠在了湛一凡的怀里,看来不易情绪激动。

    “宝宝!”湛一凡这下急了,立即将薄荷放在床上,薄荷却难受的望了他一眼,捂着肚子终于说出自己下床的苦衷:“我要上厕所啊……再憋下去,我要死了……混蛋啊……”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这膀胱积了不少水,她醒来第一件儿不就是想上厕所吗?

    湛一凡则是一脸寒蝉,早说不就好了吗?

    坐在马桶上,薄荷捂着肚子却不肯上出来,只得望了此刻举着瓶子站在面前的男人一眼:“你能出去吗?”

    “我是你丈夫,不用害羞。”

    “……不是害羞。是根本上不出来。”

    可男人还是不愿意动似的,薄荷只得一手抢过来瓶子自己拿着,然后指着外面冷着脸道:“出去,赶紧的!快点儿,快点儿!”他再站下去,她一定会膀胱炸掉的!

    门一关,薄荷立即放松了,窸窸窣窣捂着肚子终于上完小解,整个人轻松了一大半。

    拉上裤子,冲了厕所,拿着瓶子慢慢的走到镜子前。

    头上缠了一圈纱布,格子病服,披散的头发,她最近好像总是受伤。伸手又摸了摸头顶,因为头顶似乎还有些痛?一个并不大的包不是特别明显,应该是向上弹的时候撞到的,其实……当鲜血留下来的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便会这样死了,再也见不到他一面。

    门轻轻的开了,湛一凡在门口站了站才走了进来,走到薄荷的身后,低头看着镜子里的她的那双眼睛淡淡的道:“医生说,只是脑震荡,额头破了个口子,流了血……还好还好没有淤血也没有压迫到脑神经。”

    “你在乎吗?”薄荷咬着唇,抬头看向镜子里的湛一凡突然问。

    湛一凡伸了伸手,似乎很想碰一碰她,可是手却还是缩了回来,只垂在一边。低头看着就在身前的薄荷,声音夹杂着紧张着急:“我当然在乎!”

    是吗?薄荷低头,心情依然凝重,如果在乎,这些天的态度又是为什么?

    湛一凡看着薄荷低头的模样,叹息:“宝宝,我知道这些天我给你委屈了,可是你愿意听我解释吗?”

    薄荷冷下脸:“其实,不是特别愿意。”

    湛一凡拿出手机给薄荷,打开手机相册:“你看看,这是什么?”

    薄荷不情愿的扭捏了一下才将视线移到手机上,这一看自己却愣了?

    她和迈克尔的照片?从第一天晚上,她在棕谭别墅区的山道下遇见他,到后来又坐进他的车,还被他送别。然后是国贸大厦,迈克尔拉着她的手突出重温,甚至他坐进她的车里?还有馄饨店里的一幕幕……薄荷惊诧的抬头看向湛一凡,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现场直播照片给我。”

    “所以……?”

    “这是迈克尔的有意而为。”

    “迈克尔?他……为什么这么做?你怎么知道?”

    湛一凡冷冷的勾了勾唇:“看来,你已经被他骗到了。”

    骗!?

    湛一凡从后面拥上来,吻了吻薄荷缠头的白纱布,用力的抱紧她:“这件事我后面再仔细和你讲,你只需要相信我,我的心一如从前。那天我对你的表白,难道不足以说明这一切吗?”

    迈克尔有什么目的?难道自己真的被他骗到了?虽然自己也不是百分百相信他,可的确还是有些好感的。那他和孟珺瑶呢?难道是因为知道迈克尔的什么目的,所以才故意……做戏?

    湛一凡附在薄荷耳边呼气:“傻宝宝,我就知道你在生气……昨天我来接你,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可我看到前面出了车祸,在看到是你的车时……我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再看到你满头是血,我真恨不得坐在里面的是我自己。抱着你,我一路跑向医院,直到现在都没合眼……你就不心疼我吗?”

    薄荷瞥了他一眼,违驳心里的答案冷冷的道:“不心疼。”

    湛一凡咬牙:“你个狠女人。”

    薄荷冷笑:“你才狠!我做的,哪有你的十分之一?你的戏是做足给别人看了,顺便把我也带入戏中,然后达成你自己的目的,是吧?”

    湛一凡一怔,薄荷轻轻的推开湛一凡的怀抱,拿着瓶子自己走出卫生间。

    “你真聪明。”尾随其后的湛一凡靠在厕所的门边,看着自己坐上床的薄荷,勾唇一笑。

    薄荷垂眸没理他,湛一凡缓然的走过来:“如果不这么做,他怎么会相信我们之间的婚姻出了问题?如果他不以为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他怎么会愿意往我挖的陷阱里跳?宝宝,我这一切都是逼不得已……”

    “够了湛一凡。你是商人,我知道,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可以理解。我不知道你和那个迈克尔、孟珺瑶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这些天,我夜不能眠,日不能食,每天都像是度日如年!我没有安全感,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变了……湛一凡,我出车祸的那一刻,我还在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好好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不是真的很自私总是自顾自己的事情却忽略了你太多?为什么你这个时候不在我身边?可原来,我的这些自我折磨,却也是你为别人设的圈套,我竟然也成为了你利用的棋子……我什么时候轮到如此可悲的境地了!?”她能理解他作为商人时考虑的那些利益,可她不能接受自己沦为他的计划范畴!

    薄荷摇了摇头,突然头痛欲裂,捂着额头她的脸苍白了起来。

    湛一凡阴沉着脸浑身僵硬,可见薄荷一捂额头却也马上走了过来,握住她捂着额头的手,语气低声温柔:“别生气……我没有仔细和你解释……”

    薄荷挣扎大喊:“我不听!”她现在不想听!

    湛一凡脸色一冷,盯着薄荷的眼睛却依然解释:“我知道,找岳母这件事情被我暂时搁浅了,但实在是因为那件事迫在眉睫……”

    薄荷神色一窒:“等等!现在几点了!?”脸色越加苍白的抬头看向湛一凡。

    这个时候,她不和他计较,她只希望时间还没过。

    湛一凡顿了顿,看着薄荷那惊慌的模样,反问:“十二点,怎么了?”

    薄荷身形一晃,推开湛一凡,伸手拔掉手上的针管便要下床:“完了,完了,错过这一次我会恨死我自己,我等了那么久我才等到……”

    湛一凡一把抓住薄荷的胳膊,此刻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也不拦着,却只是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去哪里?”

    薄荷看向湛一凡,虽然他们现在是在吵架,可是……这件事,她真的很希望他能一直陪在她身边!

    ------题外话------

    ——今天七儿要开始为期半个月的云南之旅,O(∩_∩)O~猜猜都有谁和七儿一起?这段时间流感有些可怕,大家都要小心哦,不要碰禽类,鸟,鸽子都远离哈,喝着板蓝根预防着吧。

    ——今天晚上到昆明,会很晚了,这些天就不回复留言了,稿子有一点儿,但是不够……哭,这些天晚上也会赶着写的,╮(╯▽╰)╭祈祷偶不要给大家断更哈,么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