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31 一凡的表白

131 一凡的表白

    薄荷轻轻一颤,湛一凡又道:“是我不好,只顾着工作,这种时候却不在你身边……”

    薄荷摇了摇头,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可是双手却紧紧的拽着湛一凡腰间两侧的衣裳,声音也有些压抑的颤抖着:“不,这些事,我还承受得起。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工作也不轻松。”

    “女人,你真的要这么理智吗?”湛一凡气的一个大巴掌恨不得用力落在薄荷的屁股上,最后却也只是轻轻的拍了拍,然后知抱的更紧:“那个人打的?”

    薄荷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沉默。她并不是维护那人,而若是羞于启口,被同一个人打过两次,虽然是自己的父亲,可是对她来说却是不同程度的打击。从前是失望,这次却是绝望。

    “告诉我,他是不是打了你?”湛一凡放开薄荷,抓住她的胳膊,看着她的眼睛执著的质问。

    薄荷点了点头:“因为,我惹恼了他。”

    湛一凡眼神一狠,冷漠的脸上闪过一抹阴鸷,抓住薄荷的手一重,两只大手完全也能握住薄荷纤细的胳膊。薄荷知道湛一凡动怒了,他虽然没见过湛一凡动怒的时候有多恐怖,却知道这男人是不轻易生气的。

    “摊牌也好,”薄荷微微的笑了笑,试图安慰湛一凡此刻有些紧绷的情绪:“与他们就此断绝关系,薄家……从此以后与我也不再有关系。如果不是妈妈叫白合,我也想干脆姓了白算了。”只是白合与白荷同音,叫起来分不清。

    湛一凡冷下神色,松开对薄荷胳膊的钳制,伸手轻轻的摩挲着薄荷抹了药膏的脸蛋儿,眯着眸子轻轻道:“这一巴掌,绝对不会白挨。”

    湛一凡并不是白白跑回来看一趟薄荷,他还带了一样对薄荷来说非常重要的信息线索。

    拿出白合的那张照片,湛一凡又将四章图片从大衣里摸出来,铺在茶几上,指着道:“这四个地方,都有与岳母照片里相同的背景。”

    “不是有一百多处吗?”

    “利用阳光的直射度斜射反射度,还有地理位置,这是排除后剩下的四个地方。一个在美国的东部,一个在加拿大的南部,一个在韩国的济州岛,一个就在这云海市。”

    “云海市?”薄荷拿起那张云海市的图片,是彩印的图片,和妈妈照片里的背景一模一样。又拿起另外三张,也是一模一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相似的地方?如果不是湛一凡亲自拿来的,她甚至不信,在拍出之前,竟然会多大一百多处?是那些黑衣人背后的人使得障眼法?故意而为?

    “这都是什么地方?”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又问。

    湛一凡指了指美国的图片道:“这是公园。加拿大的是疗养院,韩国的是度假村,而云海市这一张,并不清楚。”

    “不清楚?怎么会有不清楚的地方?”

    “因为,很私密。”

    “究竟……是怎么回事?”薄荷越来越觉得这件事诡异了,既然能排出这张照片,而且找到它就在云海市,为什么不知道这地方是什么地方?

    “它好像一直秘密的处在云海市的某个角落,也有人曾经去过这里,见过这个地方,可是真正进去的人出来之后,却又会忘记在里面曾经的一切。所以,对这里的印象,没有人真正的记得,只大约知道云海市也有一个这样的地方。”湛一凡的神情很严肃,这事儿他处理的的确效率不高,没什么好说的。

    毕竟他来云海市来中国的时间太短,正在事业稳定阶段,正在拉拢关系的阶段,事业忙不过来的同时还需要亲力亲为的去找这件诡异的事背后的真相,如此便已是高效率了。可是薄荷昨天的遭遇,虽然她并不想仔细的说,但是却给湛一凡的心底加了一把火,他知道这件事不今早解决,只会给薄荷带来更多的疲惫烦累和苦恼。

    薄荷摇头看向湛一凡:“云海市为何会有这样的地方?为什么我找妈妈会这么难?”

    湛一凡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宝宝,我们一定会找到妈妈的。”

    薄荷将额头抵在湛一凡的肩上,这消息是好消息却又不是好消息,凭直觉她知道妈妈不可能在国外,一定会是在云海市这个秘密而又不为人知的地方。

    “对了,一凡。”薄荷突然抬头,她怎么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想起那个魏阿姨薄荷立即道,“前天下午有个阿姨到检察院去找我,她说她姓魏。她说,我与某个人年轻的时候非常相似,她似乎有话要告诉我。可是后来爸……后来那个人出现了,我还没问个仔细她就跑了。我觉得这个魏阿姨很可能会是个关键人物,会比这张照片还管用。我已经让张煜寒调出魏阿姨的监控路线的照片去派出所户籍科帮我查去了,这事儿……应该靠谱!”一时的心灰,有可能以为路已经走到了绝路,可是偏偏事实证明,路只不过是拐了个弯,也许这个弯会离终点更近。

    湛一凡欣慰的摸着薄荷仰着头望着自己的脑袋:“看吧,天无绝人之路。”刚刚说罢,湛一凡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薄荷起身,湛一凡接电话,说话的声音很低,可是听得出是在谈论公事。薄荷进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半张脸似乎好了许多,明天应该能消肿。说实话,湛一凡刚刚回来的时候,她有些不好意思让他看到自己这模样。她在他面前几乎没有这样丑过,即便当初狼狈,却也是另一种形象,绝不像今天这样……薄荷叹气,还好他的表现没让自己失望,果然不是看中外貌的男人。

    “宝宝,”湛一凡突然出现在卫生间门口,有些为难的看着薄荷。薄荷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打开一旁的柜子拿出剃须刀和剃须水,然后冲湛一凡挥了挥手:“你先过来。”

    湛一凡看懂薄荷的意图,自己摸了摸有些扎手的下巴,缓步走了过来。

    薄荷拉过椅子,然后拉着薄荷坐下,自己则喷出剃须水抹在他的下巴上。

    “再累,也必须好好睡觉,好好休息。事业固然重要,可是身体更重要。还有,不要再为我的事情跑回来,我自己知道处理的。”一边抹着泡沫糊了他的半张脸,一边却不忘的交待,湛一凡也只看着她并不说话。

    薄荷用剃须刀,是最原始的剃须器,并不是电动剃须刀,那东西湛一凡放在车上,一路回来焦急也就忘了。经过这么一夜,胡子长出来而且硬硬的刺人,剃须水能帮助剃须刀更好更顺利的剃下这些胡须。

    轻轻的刮过,一道干净的肌肤便露了出来。两道,三道,薄荷小心翼翼的只摸着湛一凡的下巴替他刮着因为她才长出来的胡须。终于刮干净了,应该是一根都不剩了,薄荷用干净的毛巾替他擦着脸,擦着擦着手就被湛一凡轻轻的握住。

    “宝宝。”湛一凡轻轻的咽了口口水,伸手一拉便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

    薄荷有些诧异的看向湛一凡,又指了指的脸:“不会看见我脸这样了,还想做什么吧?”

    “嗯……”湛一凡憋屈的点头,点完头也不再犹豫,低头便吻住了薄荷的唇。薄荷因为觉得脸痛,所以没什么心情,更没什么**,推攘着湛一凡,推了几下湛一凡尝了一下鲜便放开她了。

    “我再去几天,事情处理完就回来。”

    “……嗯。”

    “如果找到她了,也给我打电话。”

    “嗯……”

    “我走了。”

    “嗯……去吧。路上小心。”

    湛一凡微微的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起身,放下薄荷,转身便离开了,头也不回,脚也不顿。

    薄荷也不跟出去,只是转身在他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来。其实,寂寞和孤单这种玩意儿,习惯就好了。太过依赖一个人,也不是一件好事……就在薄荷惆怅时,背后突然一紧,薄荷的呼吸一窒,连头也不敢回。

    “宝宝,我爱你。真的。”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薄荷的耳朵上,然后怀抱一松,再然后,头也不回,再次离开。

    关门声重重的传来,将薄荷震惊的情绪震回,久久……久久之后,她才仿佛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仿佛记得刚刚好像……他说了什么话?他说……他爱她!?

    薄荷震惊的拽着拳头,突然起身,跑到阳台上,低头望去楼下是一片空荡。薄荷又转身跑到另一边的阳台,下面也是一片空荡。薄荷又转身跑上楼,楼下依然没有他的身影。已经……走了吗?

    薄荷狠狠的咽着口水,紧张跳动的心脏在这一刻似乎恨不得跳出薄薄的一层胸腔。在秋千上坐下来,掏出电话来,薄荷犹豫着播出湛一凡的号码,可是不知道为何又一个个的删除了数字,但是忍不住的又亲手输下那几个字数字,如此反反复复了几下薄荷终于对这样犹豫的自己也厌烦了,按下拨通键,拿起手机贴近耳朵,然后就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

    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湛一凡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喂?”

    薄荷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小声问:“刚刚……你说了什么?”

    那端的湛一凡沉默了几秒钟,缓缓的又说了一句:“我……爱你。”其实,如果不是这个念头那么强烈的在胸腔里回荡,他是不会赶最早一班飞机回来的,因为九点钟,也就是此刻,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正在进行。

    经受了那么多委屈的薄荷,在这一刻终于默默的掉泪。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会有一个人爱着她?对她来说,是何等的重要的一件事。

    “一凡……谢谢你……”薄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她真的掏心掏肺的感谢着湛一凡对她的爱,在这一刻激励了她,给她沉寂而又疲惫的生命点燃了一坛旺火。其实,不是不明白的,他对她的好,是那样一点一滴的沁入生活沁入生命,但是亲耳听到这样的表白,又是另一番感受,另一件事。

    “……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湛一凡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落寞。

    “等你回来…”薄荷突然慌乱,湛一凡只淡淡的‘嗯’了一句,“那我挂了。”

    电话很快就挂了,薄荷紧紧的握住电话,她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上却说不出来。她是个不习惯表达内心感情的人,如今已经开朗许多的性格完全是被湛一凡所影响,要不是他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出象牙塔,她一定还是那个阴郁的自己。所以,对湛一凡的感情是非常的复杂的,感谢他,他就像一个父亲教导自己。佩服他,因为他足智多谋比自己心狠比自己行事果断比自己哪方便都要厉害,这是她不得不佩服的地方。可是有时候,他又像一个孩子,幼稚的需要她去哄去劝。

    薄荷也不知道曾经听谁说过,一个好丈夫,像父亲像偶像像爱人又像儿子。同样的的,一个好妻子,要既像母亲,又像姐姐,又像女儿。

    她对湛一凡……也是爱的吧?这个时候,薄荷发现其实自己也很自私,她欣喜着湛一凡对自己的表白,却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意。

    *

    薄荷晚上就回了西区。

    脸上的肿已经消散了,只是还有些微微的发红。

    张姐见到薄荷,忙不迭的走过来便问:“夫人,你昨晚怎么一晚没回来呢?”

    “张姐对不起,我忘了给你们打电话了。”薄荷是真的抱歉,原来这个家里没有湛一凡也会有人牵挂着自己,她们对自己的真心,她何尝看不见?

    张姐重重的叹了口气:“夫人,你可让我担心死了。不过现在看到你回来我就放心了,今天的汤药要喝吗?”

    “晚饭之前喝一碗吧。”薄荷换了鞋便缓缓的朝楼上走去,“我休息一下,晚饭之前叫我就好了。”

    “好的夫人。”

    薄荷上楼,先泡了一个澡,其中也给张煜寒打了个电话,张煜寒跑了几个区都在找这个章阿姨的线索,据说明天就能出结果。

    薄荷心里欣慰,感觉自己这一次确确实实应该是找到一个大的关键人物,也希望这个章阿姨不会让自己失望!

    泡完澡,又吹完头发,薄荷刚刚在床上躺了十分钟张姐就来叫她下楼吃饭。

    薄荷拿着ipad便吃饭边看新闻,想关心一下A市那边的经济新闻,其中的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了。

    翻着翻着,薄荷的手顿住,她倒是看到了不少A市的新闻,而且还无意外的看到了湛一凡霸占着头条新闻,但是她却没想到孟珺瑶原来也在A市。

    薄荷的心里有一些泛酸的感觉,这个孟珺瑶对湛一凡的企图太明显,但是她也清楚湛一凡,就算落花有意,可是流水无情。

    但是薄荷承认自己手贱,所以她点开所有的图片,两张是他们一同剪彩的新闻,两章是打高尔夫球时的侧影……薄荷还记得自己和湛一凡第一次打高尔夫时自己和他较劲的场景,如今却似乎已经过了好久了。再往下看,是他们同乘一辆车,这两张倒像是偷拍,因为是晚上,两个人穿的又很休闲,所以很模糊,看在外人眼里真的很像是两个人单独出去。下面配备的文字让薄荷心里更是添堵,什么:湛一凡新婚一月偷腥。

    偷你妹啊,不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啊?你全家才偷腥!

    薄荷气的关掉新闻页面然后扔到了一边去。湛一凡,你出门就不能小心些吗?商业合作没关系,就不能……不一起出去么?薄荷郁闷的叹息,随即又预料到自己此刻狭隘的心思,自己暗惊,她怎么变得如此小心眼儿了?不过是和孟珺瑶一同出行,指不定还有别的人,还有别的车呢,怎么能单凭一张照片就断定这博取别人眼球的新闻上的文字呢?湛一凡没说过,就说明根本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她应该相信湛一凡。对,不能被这种事情困扰,湛一凡不会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的,今天早上才回来找自己,今天早上才说了爱她,她是他的妻子,必须要信任他。

    “夫人……你没事吧?”张姐见薄荷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

    “没事。”薄荷蹙着眉摇了摇头,顿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吃饭的胃口了。勉强着又吃了一些,薄荷像是终于不想勉强自己了,放下筷子抱歉的看向张姐:“张姐,你做的饭很好吃,可是……我今天可能不太舒服,不想吃了。要不你都放起来,等我饿了,我自己来热,你们也去吃饭吧,然后就去休息,别管我。”

    “夫人……”张姐和刘姐都是被湛家高薪请来的专业管家和保姆,见着薄荷这模样都有些吓住了,薄荷此刻也顾及不了她们二人的情绪,自己起身拿起ipad就又上楼了。

    回到房里薄荷刷了个牙就上床了,在床上忍不住的又翻了几篇新闻,翻着翻着她才发现自己这几天有多忽略湛一凡。他似乎真的是马不停蹄的在忙工作,因为几乎每天都有他的新闻爆出,A市那边炒的是热火聊天。他这样的商人,享誉国际的大企业,长得又帅甚至拥有一部分的拥戴者,孟珺瑶又紧步不离,薄荷难受的捂着额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她是不是太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真的太忽略他了?他每天那么忙,却还要帮自己,他不是钢铁侠,不是超人,哪里有那么多的三头六臂?

    “一凡,对不起……”薄荷看着屏幕上湛一凡的照片突然低声道,然后放到一边就躺了下来,找到妈妈以后她一定会安心做一个好妻子,工作不再是全部的重心,调好身子为他生个孩子……薄荷如此想着,这就是她最简单的愿望啊……

    *

    翌日,薄荷因为在家休息的很好,很早便起床了。

    走到卫生间去检查脸上的伤,已经恢复如初,皮肤白皙而又透着分析,两边一样大,薄荷放心的松了口气,总算能去工作了。以后这张脸……薄荷摸了摸,再也不会挨任何一个巴掌。

    薄荷下楼,也许是昨晚吃得太少所以早餐吃的有些多,当然也没有忘记喝调理的中药,然后又提了保温桶才让小王送自己去检察院,她的车前天就停在检察院,让小王早上送自己去,晚上自己再开车回来便是。

    走进办公室,张煜寒果然已经到了。

    薄荷先将保温桶放在自己的桌子上,然后转身对着走来的张煜寒:“怎么样?”

    “给你找出来了。只要是云海市的人,不愁不好找。”张煜寒将资料交给薄荷,“魏芸,五十五岁。家庭住址:河熙路199号1号楼五单元402号。这是她现在工作的地址。”

    薄荷接过来一看,资料上的照片的确是自己见过的魏阿姨无误,再看工作的地点,国贸大厦?

    “是清洁工。”

    薄荷颔了颔首,收起资料拍了拍张煜寒的肩:“辛苦了,今天中午食堂我请客。”

    “就食堂啊?”张煜寒顿时失望。

    “下班去我家里吃饭?”

    张煜寒立即开颜一笑:“行啊。不过,老大我问你啊,之前你租的那个房子是不是会继续租下去?”

    “不,三个月以满就不租了。”因为薄荷从舅舅那里听过,他们会给醇儿在云海市买套房子。

    “哦……原本前天想去问问的,可是走到楼下看见灯突然熄了,我和胡珊就回去了,没打扰白小姐睡觉。”

    薄荷挑眉:“……不是突然出去的吗?”

    “不是啊,我们没听见关门声,也没看见她下来啊。”

    薄荷心生疑惑,那醇儿为什么说她不在家?

    就在这时,梁家乐进了办公室,看到薄荷忙不迭的冲过来,一脸的愧疚之色:“老大,我对不起你,昨天你生病是因为我吗?”

    “不然,你以为呢?”要不是这小子,自己就问到魏阿姨了,也不会被那人给带回薄家。但是薄荷知道,这事儿的确不能怪梁家乐,梁家乐本来就少根筋,除了法律背得好之外,其余什么都是个白痴,感情白痴,为人处事也是白痴。

    “老大,我跪求你原谅。”梁家乐熬了两个晚上都没睡好,此刻听薄荷这样说,心里更是不痛快了。

    张煜寒在一旁看热闹:“你快跪,我看这呢。”

    “呃……”梁家乐犹豫了,这不能真的跪吧?男儿膝下有黄金来着。

    “那什么,”薄荷笑了一声,“今天中午请吃饭,就原谅你。”

    “真的?老大,真的!?”浓重的后鼻音,表达了梁家乐此刻不可置信力度。

    “难道还能煮的不成?”薄荷折身回到自己的作为,张煜寒‘噗嗤’笑了一声。

    “不过,你请他们吃就是了,我中午又是要出去一趟。”从十二点到两点之间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她要趁着这个时间去找魏阿姨,必须找到她!

    “哦,不。老大,我要等你回来再请!”梁家乐顿时由喜到悲,这群鸟人有什么好请的,他欠的是老大又不是他们,蹭饭已经够无耻了。

    “五荤三素两汤。我已经替他们点好了。”薄荷低头翻文件看也没看梁家乐那悲戚的脸一眼,张煜寒大手一捞立即将梁家乐带走:“别打扰老大工作,告诉你啊,糖醋排骨不能少,还有那个红烧狮子头……”

    “滚粗……”

    薄荷蹙眉:“办公室,不许骂人。”

    “嗷……”

    薄荷笑了笑,其实,谁能嫁给梁家乐这样单纯的男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快的事。可惜这榆木疙瘩是不懂醇儿的情了,醇儿似乎也真的渐渐放下了他……又是另外一个自己,在对方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结束了这段暗恋。不过此刻薄荷却在考虑一件事,醇儿……前天晚上难道骗了自己!?

    *

    薄荷喝了中药,就拿了面包一路啃一路下楼准备去车库开车。

    谁想,会在电梯里遇到容子华?

    薄荷向容子华点了点头,容子华则朝她浅浅一笑:“怎么中午吃这个?”态度很自然,也如从前一样和她很熟似的。

    薄荷想起答应他要做回朋友的事,便点了点头咽下嘴里的面包才道:“嗯,因为要出去一趟。”

    “哦……我也是。”

    薄荷淡淡的勾了勾唇:“你……今天回来上班的吗?”

    “嗯。”

    “怎么样?”

    “等她好了,就去领离婚证。”

    “不是这个事,是……你现在的心情……我知道我或许不该问,只是……”只是就想问一下,抱了些歉疚的态度。

    容子华淡淡的‘哦’了一声:“挺轻松的。真的。”

    薄荷缓缓的松了口气:“那……就好。”

    电梯一开,薄荷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出去。容子华在后面缓缓跟着走出来,看着薄荷远去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浅浅的勾着释然的微笑:“看吧……像以前那样……没有那么难的……”

    薄荷几口吃了面包,坐进车里收起垃圾,然后启动车子向国贸大厦而去。

    在国贸大厦当清洁工的阿姨怎么可能会认识妈妈呢?薄荷并不是瞧不起魏阿姨的工作,而是想不到这样南辕北辙的两个女人怎么会有牵扯关系。可是抱着不能放过任何一丝线索的态度薄荷还是要去找这个魏阿姨一趟,而且她的直觉这一次异常的强烈,强烈的告诉自己这个魏阿姨会是个关键人物,仿佛……找到她,就能找到妈妈似的。

    到了国贸大厦,薄荷的车根本无法停,因为停车场竟然停满了。

    往日里人口正常的国贸大厦今天怎么这么热闹?薄荷将车停的很远,然后穿过地下室又过天桥才到了国贸大厦,一路向台阶上走去,薄荷发现竟然是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集聚在国贸大厦的门口,手里都举着不同的拍着,薄荷一开始还以为是‘学生活动’,可是仔细一看哪里是学生活动,根本就是追星活动。因为那些高举的牌子上,要么就是迈克尔·怀特的照片,要么就是迈克尔·怀特的荧光名字,难道他今天也在这里?没这么巧吧?不过,他本就是好莱坞明星,要来中国的话,的确很容易形成如此的轰动,而且也必然少不了某些目的性的宣传活动。

    薄荷从最下面一直往上走,走过大约两千人的粉丝才走到大门口。这些粉丝大部分都是小姑娘,而且训练有素的样子,整整齐齐的排着队从门口到最下面的马路边上,完全不需要保安人员整队,薄荷点了点头觉得他们上大学的时候肯定还是进行了有效的军训的。

    薄荷走进大门,不料却被两个保安拦下。薄荷立即掏出自己的工作证:“我是检察官。”虽然没说明,但是这些人见了检察官一般都会客客气气的让路的,毕竟检察官还是不敢惹的。

    但是今天不同往日,那保安看了薄荷一眼,还是不客气的往前站了一步,低头用俯视的目光瞪着她:“管你伪造了什么身份,今天也不可能让你进去。”

    她伪造?薄荷第一次对此事感到好笑,冷冷的斜着那保安,一脸冷意:“我为什么要伪造身份?你以为我是脑残追星族?”

    后面的专业粉丝听了不乐意了,一个画着大大的眼睛的姑娘瞪着薄荷就道:“前面的大妈,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做脑残追星族?告诉你呢,我们才不是什么脑残追星族,我们迈克尔是最帅的明星,他和别的明星绝对不一样!你知道她吗?你知道他多帅多有才华吗?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是我们中国和英国的混血儿好不好?”

    薄荷眉梢一抽,叫她大妈?她有那么老吗!?再说,那迈克尔明明就是她小叔子,她哪里需要去崇拜他!?

    薄荷不耐烦的继续瞪着那保安:“你让不让我进去?信不信,我打电话给你们的总经理,让他亲自出来接我?”这国贸大厦的总经理电话是几来着?曾在聚会见过好几次,就算不卖他检察官的面子,也会卖她薄荷的面子的。

    那保安突然有些犹豫了,因为他发现这薄荷的确是不太像那些追星的孩子们。

    就在此时,大厅里突然跑出来一个人,那个人是个外国人,见到薄荷先是恭恭敬敬的点了一下头,然后低头对那保安用蹩脚的英文道:“让开……自己人……”

    他是谁?薄荷还在郁闷时,后面的粉丝们却突然狂热的尖叫了起来,薄荷抬头望去,迈克尔?原本要让路的保安立即堵住门口,后面的四五个保镖也通通冲了上来,堵住门口,以防粉丝们爆裂。薄荷被这突然变化的情形惊吓,脚步一乱,人也被挤到了边上去,脚上的高跟鞋有些不稳的跌来跌去,她心里暗叫不好,不能在这里丢人的背挤跌倒啊!

    就在这时,原本在里面的迈克尔竟然冲了出来,突破粉丝的重围,一把扶住薄荷,还低喊了一声:“表嫂,你没事吧?”

    这一声表嫂,你没事吧,顿时愣住了所有的人。

    薄荷摆了摆手:“没事。”站好了身子,推开那迈克尔,薄荷有些没好气的看着他:“找什么地方不好,还非得今天……粉丝见面会呢?”

    “表嫂原来你知道啊?所以到这里来探望我?”迈克尔一笑,这一笑顿时迷煞了周围所有的粉丝,那些粉丝又立即狂热的围了上来开始对迈克尔抹胸摸屁股摸腹肌的揩油。

    “表嫂……”迈克尔求救似的看向薄荷,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群萝莉给吃豆腐了。

    “还不快进去!”薄荷也是哭笑不得,推了迈克尔一把,迈克尔则抓住她的手腕,两个人向大厦里挤去,保镖们也立即上前来,护住再次突破重温的迈克尔和薄荷,然后和大厦的保安一起堵在门口,迈克尔的经纪人也是那个说着蹩脚的中文的外国人立即罢了罢手大声的道:“大家安静,还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入场,然后进行我们的粉丝见面会活动,好吗?”后面的翻译跟着经纪人翻译,粉丝们这才渐渐的安静下来,但安静是安静,一个个却开思图文并茂的发起微博,薄荷则成了……其中的热点人物。

    薄荷被迈克尔成功的带进了大厦迈克尔的休息室,薄荷挣开迈克尔的手,自己揉了揉被捏的发疼的手腕,淡淡的道:“谢谢。”

    迈克尔却是一脸的笑:“表嫂,那么客气做什么?不过你能到这里来支持我,实在让我意外啊,那个马丁,快快,给我嫂子安排个vip座位……”

    “不用了!”薄荷出声阻道,“我……不是来看你。”虽然有些不客气而且不给面子,可这却是她的大实话。她还要赶着时间去找魏阿姨,现在已经快到一点了,她时间不多。

    “啊?”迈克尔的脸上果然闪过尴尬,不过很快却又调整了过来,冲着薄荷向外挥了挥手道:“没关系,你如果忙,你就去忙吧。”

    薄荷凝了凝眉,看着迈克尔终究还是问了一句:“你哥哥与你长得像不像?”

    “你说杰克吗?”

    “他叫杰克?”

    迈克尔意外:“你没见过他?”

    “没见过。”就算见过,也没人给她介绍说谁是杰克谁是迈克尔。

    迈克尔耸了耸肩道:“你和凡的婚礼,他也去过。他虽然没我帅,但是比我高一点,头发也比我长,颜色也比我浅。”

    难道出现在自己婚房的是杰克?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不是在农场的时候吗?”

    “是吗?”薄荷凝眉,笑了笑,突然转身朝迈克尔摆了摆手:“我先走了。”

    “表嫂再见啊,我走之前你要请我吃饭嗷!”余光还能瞥到挥手的迈克尔,看起来就是个阳刚的年轻男人,与那日的印象差异颇大。

    薄荷离开迈克尔的休息室,立即赶往人事部。

    “我是云海市人民检察院的薄检察官,想见见你们这里的一个人,调查一件案子……”

    当人事部的人毕恭毕敬的带着薄荷找到魏阿姨的时候,薄荷一眼就认出了她。正和她的同时坐在楼梯间里吃着午餐,一个铁饭盒里装满了食物,虽然没什么肉可是素菜却也丰盛。

    带自己来找魏阿姨的男人是人事部的一个郑姓男子。那男人看见魏阿姨便喊了一声:“魏阿姨,有人找你。”

    魏阿姨回头,看到薄荷的脸,脸上闪过一抹意外便站了起来,而后竟然抱着饭盒转身就跑。

    薄荷心里一顿,立即拔脚便追,一边追一边大喊着:“魏阿姨,魏阿姨你别跑,我就问你一件事,魏阿姨……”

    薄荷虽然穿着高跟鞋,但也毕竟比魏阿姨年轻,这些日子身体也不是白补的,那一碗碗的中药给她增长了不少力气,从六楼追到二楼就追到了魏阿姨。喘着气,薄荷紧紧的拉着同样在喘气的魏阿姨,用力的咽下嘴里的那股难受,急急的便道:“魏阿姨,是你来找我,说我和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很相似,你能不能把那天没说完的话告诉我?”

    “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魏阿姨却矢口否认,态度竟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仿佛那天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魏阿姨,我求求你了。这对我很重要,你知道的对不对?你知道就告诉我吧……”

    魏阿姨神色闪烁:“你要知道,你可以问那个人去,那个人不是你爸爸吗?你问他……”

    薄荷已经平静了下来,镜片下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你果然是忌惮他!为什么?那一天你原本要和我说什么话,可是他一出现你就跑了,魏阿姨你是害怕他吗?”

    魏阿姨不再说话,可是她抱着饭盒的手却是轻轻的在发抖。

    薄荷的心底已经有了答案,那个怀疑如魔念一般的钻了出来,侵蚀着她的心:“是他……囚禁了我妈妈?难道,这些年,那个人,他一直囚禁着我母亲!?”

    ------题外话------

    ——咱今天要去接舒歌那厮。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