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30 我的倔强,你可以试一试

130 我的倔强,你可以试一试

    “我妈……在哪里!你知道的,她在哪儿!?”

    她的眼里迸发着恨意,如此的强烈,震撼了男人的心。他终于发现,终于从他女儿的眼睛里看到了‘恨’这个字!这个字实在太强烈,就像一把火在燃烧着他的心,顿时怒意横生,却又新生苦楚,无尽的蔓延。

    如此的质问,早就在薄荷的脑海里胸腔里回荡了无数次。她早在很早很久以前便想当着他的面,如此问他,她的妈妈呢?

    “薄荷……”薄光抬起颤抖的手,轻轻的抚上薄荷的脸,“你恨爸爸?”这声质问,问的很轻很慢,也是那么的底气不足。仿佛他才发现这个让他痛心的事实,对他来说似乎很难接受。

    薄荷用力的侧开自己的脸,冰冷的视线睇向眼前这个称之为自己父亲的男人。不用回答,她的眼神却已经给了答案。

    “为什么恨我?”

    “还需要问吗?”

    “因为……你从小我对你淡漠?不,不是这样的,你听爸爸解释……”

    “你吝啬的父爱不足以成为我恨你的理由,你为了公司以履行婚约的名义把我卖给湛氏也不会真正成为我恨你的理由,但你罔顾我妈妈的真心抛弃她践踏她,你放弃我弟弟的生命,你的虚伪……才是我真正恨你的原因!”

    “啪——”

    颤抖的手,从薄荷的脸上狠狠的甩下。响绝而又冷硬的巴掌,终于还是再一次给了她。

    薄荷依然不肯掉泪,即便低头,有几滴发胀悬在边缘的泪珠自己滴落绽成水花,也不肯哭出来。可是嘴部和下巴的肌肉却在不停的抽动,那是想哭的动作,那是悲戚的压抑无法控制的表现。半张脸,立即红红的落出五根手指。

    “薄荷……”薄光后悔了,真的后悔了。这一巴掌,完全是脑充血的冲动,他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伸手,想要摸一摸她火烧火辣的伤。

    “别……”薄荷轻轻的向后退去,“请不要再靠近,我怕再一个巴掌。不然,我一定会违驳的做出一个女儿不该做的动作。”冷冷的低喃,却冰煞了薄光的心。

    一个女儿不该做的事?她想做什么?难道在这一刻,她想对自己坏手?

    薄荷不想摸自己那火烧火辣的脸颊上此刻有几个印子,她捂了一下眼睛,那里痛啊,又痛又胀,就好像要爆掉一样。

    “薄荷,爸爸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消除这一巴掌的实际意义吗?你不爱我,你从来都不爱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女儿。说白了,你还不能忍受我恨你,你的心太自私,太自大,你的自尊太高高在上,我触碰不得。”所以,这一巴掌,她今天的确是逃不掉的。这是他打自己的第二巴掌,其实真的没有第一巴掌那么懵,也没有那么用力,也没有那么痛,可是却打断了她心里唯一的那一根线。

    薄光难受的看着薄荷,眼底也是后悔莫及痛楚,后悔又愧疚的看着薄荷,看着和他摊了牌却也摊开了感情的女儿。

    “你从来不肯认为你错了!我活着的二十八年来,有那么多的机会,你却从不肯告诉我,我的真实身份。我的妈妈不是蔡青奕,我的妈妈是白合……那个清幽淡雅,那个高贵而又温柔如水的女人。我不知道我是谁,我迷茫挣扎了许久,我一直都在寻觅,就算没有线索,可我也想要找到我的妈妈。无数次,我想和你摊牌,想问你,她究竟在哪里,你是不是知道。可是我从未想过会是今天这样的情形……你还会给我一巴掌打碎我的妄想。你怎么可能会告诉我?连我的身世都不肯告诉我的父亲,怎么可能告诉我的母亲在哪里?”

    用力的咽下喉间的哽咽,有液体缓缓的从眼角流下。她并没有哭,她也不觉得自己是在哭,是那样的东西自己流了下来,是那样的东西……在同情她,不是她的心。

    抬头,青葱般的白嫩手指轻轻的从第一根手指印往下划,每划过一根,就火辣辣的痛,痛过之后还要被咸咸的盐水浸泡折磨。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哪里比得上她此刻的心,再一次被扒开伤害的心呢?

    薄光捏了捏拳头,她眼里的恨意越来越浓,浓的灼伤他的眼,他的心。她就那么恨他?

    张口语言,薄荷却突然一笑,这个笑打断了薄光的话。

    “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找到她!”

    “是吗?那我拭目以待。”

    “呵……”薄荷一声冷笑,“我的倔强,你可以试一试。”

    薄光挑眉,她的态度又变了,轻佻而又让人讶异。可是她挨了耳光的那半边脸却肿了起来,高高的肿着。眼泪停了,可是眼里却依然是湿润如水,就好像她的母亲一样,倔强的时候让人又恨又疼,就连这一句话说的都一模一样“我的倔强,你可以试一试。”他清楚的知道白合当年说完那句话之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她也?

    放下手,轻轻的握着拳头,薄荷看着薄光态度开始变得平静,眼神也波澜无惊起来,就像一个陌生人看着一个陌生人,然后说着最平淡无奇的话:“从今以后,我和你,和整个薄家,都断绝关系!”眼眸轻转,身子一侧,将自己肿的那半脸对着薄光。薄荷嘴唇轻勾,笑得那么难看诡异,却让薄光的心无端无尽的颤抖横生,可她的话还未完,这一次口气变得冷漠而又决绝:“从此,我不再是这个家的大小姐,也不再是你的女儿!”

    转过身去,步调优雅的朝着门口走去,薄光伸手想要喊她一声,可是那句话却梗在喉咙怎么都喊不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不过想和她好好说句话,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背后的书桌上,平摊的是纸张上抬头只写着两个草字:遗书。

    *

    薄荷穿上棉袄戴上衣服上的帽子,一路向下。

    “小荷……”奶奶轻唤,薄荷脚步依旧不停继续往前。

    爷爷从房间里出来也看到她,轻唤了一声:“小荷爷爷想和你说说话……”可是她也像是没有听见,继续向楼下跑去。下了楼,田妈跑出来,一脸担忧的看向带着棉袄帽子的薄荷轻唤:“大小姐……”

    “田妈,我不再是这个家的大小姐。”薄荷的脚步终于一顿,看向田妈轻轻的道,“我……走了,田妈再见。”

    田妈的脸上闪过讶异之色:“大小姐你的脸……”薄荷再次迈步,大步而去,田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在背后大喊:“你不吃了饭再走吗?你最喜欢的菜我都准备好了,都是最清淡的,还有藕炖排骨……”可是薄荷也不再听田妈说完就跑出了玄关,一路不停。

    户外的冷风飕飕的刮着,腊月里的天,如刀子割肉一般的痛。薄荷脸上的火辣开始变成了痛,牙龈都有了感觉。她脸上的肉似乎特别的娇弱,一个巴掌却像是被打了十个巴掌似的,简直挨不住!跑出大门,头也没回,这个地方,她再也不会回来,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回来的地方了……再也没有了!

    心,窒息一般的痛了起来,是她自找的吗?可是,不是为了找妈妈,她又岂会愿意再回到这里?在当初第一次搬出薄家的时候,这里便已经不再是她的家了啊!越想越痛,迈步向山下跑去,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没有车,没有人,只有漫漫无尽的黑夜,吞噬着她的孤单形影。

    此刻薄家是一片寂静,薄老爷子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大步的下楼,看着薄老夫人振声怒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我也不知道啊……”薄老夫人一脸迷茫,田妈也站在楼梯口,只抹着眼泪:“我看见大小姐的一半脸都肿了起来,好高好高,就像那次老爷打她一样……”

    “脸、脸肿了?这是怎么回事啊?”薄老夫人这一听,也急了。

    薄老爷子抬头向三楼正缓然而下的薄光看去:“你说,你对她做了什么事!?”

    薄光阴沉着脸,此刻眼底毫不隐藏的写着后悔和恼意:“是我打她的,爸。薄荷她……已经知道她的身世了,她说了一些气我的话,我一时没忍住……所以她说要和我们断绝关系,以后不再是薄家的大小姐,不再是我的女儿。”薄光低头,痛苦从脸上纠结的闪过,她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怎么可能不做他的女儿!?这辈子她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薄老爷子一听,气的拿起手里的拐杖就向薄光杵去:“你这个逆子,你要气死我吗?她是怎么知道她的身世的?她知道身世你不知道安慰她还打她?她就是骂你这个做爹的都是你该承受的!断绝了关系好,断绝了关系她以后就不会受这个家的气了!”薄老爷子大动肝火,骂了几句身子便有些摇晃,吓得后面的薄老夫人立即上前来一把扶住他大喊:“老爷子啊,你怎么啦?老爷子!你别吓我啊!”

    “我没事……”

    “爸!爸!爸你没事吧?”躲在门缝里正偷听着的蔡青奕立即跑出来,一把扶住薄老爷子,心里却在冷哼,难怪薄荷那丫头每次见到自己哪里还有从前的样子?每次都是像见了仇人似的对自己眼红,原来是因为她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世,知道了她不过四薄家的一个野种!

    薄老爷子甩开蔡青奕的扶持,让自己薄老夫人稳住自己,转身瞪着薄光,指着外面道:“你如果不把薄荷给我追回来,你就不再是我儿子!”

    “爸……!”薄光很纠结的皱着眉头,薄荷的态度他们是没看见,摆明了要和自己断绝关系,而且这里面还牵扯到了白合……薄光的犹豫落在薄老爷子的眼里无疑被激励成更多的愤怒。二话不说,薄老爷子的拐杖便又敲了过来:“你要气死我!气死我啊?”狠狠的三拐杖落在薄光身上,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爸,你别打阿光啦,他又没错,一定是薄荷那丫头气他……”蔡青奕立即上前维护薄光,薄老夫人也立即拉住自己的丈夫,“你别打他啊,薄荷毕竟是薄家的女儿,她走了我们去劝,我们去哄,总会回来的,啊?这阿光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你打他像什么样子!?”

    薄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拐杖在地上用力的杵了杵:“那他打薄荷像什么样子?薄荷二十八岁了,她不是孩子了!就算是孩子,也打不得!我今天就和你说明白了,薄家就两个女儿,无论发生什么,她们永远是薄家的骨血!”薄老爷子很少发怒,可是一发起怒来绝对是这个家的泰斗,谁也不敢惹,谁都得怕他。薄光挨了老父亲几拐杖,心里虽然也难受,可也得继续受着。

    薄老爷子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又上了楼,这晚饭似乎也是不打算吃了。只是走路僵硬的有些摇摆,让薄老夫人看得心惊,也立即跟着上去了。

    薄光目光空空的看着前方,蔡青奕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衣摆:“老公……你没事吧?”

    “我没事。”薄光拂开蔡青奕的碰触,转身下了楼。

    “老公!”蔡青奕在身后大喊,薄光却是头也不回的走出玄关:“老王,开车!”

    “是,老爷。”

    看着薄光离开,蔡青奕扶住围栏的手紧紧的一握。这个家已经越来越不像个家了,再也找不到她当初苦心经营的模样,都是薄荷那个贱丫头,如果不是她知道她的身世,就不会变得这么乱,这么糟!她倒是希望薄荷永远都不要回来,不必再回来和她,和烟儿抢这个家里的一切!

    *

    薄荷下了山,一路慢悠悠的走着,去哪里?她不想回家,回家会被张姐和刘姐发现脸上的伤,她们一旦发现自脸上的伤难免不会告诉湛一凡,湛一凡如果知道自己今晚受的这些委屈……薄荷在路边蹲了下来,捂着额头,心里十分的难受,这种难受是难以言喻的一种别再胸口的气体,梗的她连呼吸也不顺畅。

    一辆黑色的车从山上下来,从薄荷面前呼啸而过。薄荷抬头望去,她当然认得……那是薄家的车,车上坐着的人也正是薄光。

    薄光冷眼的回头看向蹲在公交站的薄荷,老王犹豫的道:“老爷,要不要……”

    薄光却连犹豫也没有,只冷冷的命令道:“继续开车。”

    老王不敢有犹豫,立即回答一声:“是。”然后车子还未减速便又冲了出去,只将车灯远远的甩给了薄荷。

    “这是你自找的……”

    薄荷知道,这的确是自己自找的。可是这发生的一切,却又是必然的结果,她永远不可能和他再像从前那般,不可能再恭恭敬敬的将他封为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父亲’。

    抹了一把脸,薄荷又站了起来,慢悠悠的朝着大陆开阔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山道上,忽然又开来一辆车。

    薄荷并未在意,直到那辆车‘嗖——’的一声从自己的面前蹿过去。薄荷捂了捂眼镜,那辆车竟然倒退了回来,再停到薄荷的面前摇下窗户,薄荷定眼一看不得不诧异的蹙眉。她是怎么也没料到,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夜晚遇见这个人的。

    那人瞧着薄荷,勾唇冷冷一笑:“表嫂?我们竟然是如此有缘。”

    薄荷也冷笑了一声:“好莱坞巨星,怎么会下榻至我云海市?”她可不认为他们是有缘。

    迈克尔·怀特,湛一凡二姑的二儿子,也是在薄荷婚礼那天闯进她房间轻言调戏她,同时……还是喜欢着孟珺瑶的好莱坞巨星。

    迈克尔的头发剪短,变得很精湛,一双蓝色的眼睛却精的像计算器似的,让薄荷浑身不舒服。薄荷拉开车门便坐进后座,然后冷冷的道:“不介意带你表嫂进市区吧?”

    迈克尔回头看向后座的薄荷,感情她把自己当司机了?敲了敲方向盘,迈克尔耸肩:“当然不介意。”

    迈克尔开的是奥迪四座跑车,坐在这后面实在是拥挤,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出现已经是薄荷意料之外的事情,不然等她自己走路到能打车的地方最少还要走二十分钟,能不能打到车又是另外一个未知数。

    迈克尔从后视镜终于清楚的看到薄荷肿了半边的脸,眯起双眸,似是不经意的态度淡淡的问道:“表嫂,你不会是被我表哥给揍了吧?”

    薄荷蹙眉,这男人智商有问题吗?

    “你表哥出差了。”微微的侧脸,用帽子边缘挡住脸上的伤。

    “哦……那是谁打了你?看你脸肿的,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不用多管闲事。”薄荷冷冷的道,“开你的车。我给你指路,你把我送去这个地方。”

    迈克尔轻咳了一声:“表嫂,你真的把我当司机了?我这好歹也是个大明星,要是进了市区还让发现我车里有个女人,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薄荷蹙眉,冷冷的瞥向那迈克尔只道:“你需要我给你表哥打电话吗?”

    迈克尔立即摇头嘻然一笑:“不用,能为您服务,我非常乐意。”也许是看出薄荷的心情不好,那迈克尔也不再说话,可是薄荷心里却有了疑惑,这个迈克尔怎么和那日进自己婚房挑衅自己时完全不同模样?那个轻佻邪魅,可是这个废话很多,而且看起来也要比那日的阳刚一些。薄荷又仔细的看,可是他实在是看不出来一些什么端倪,此刻半边脸痛的咬死,一说话就更痛了。

    薄荷去的地方时之前租的房子,如今让给醇儿住的公寓。

    在楼下薄荷才给醇儿打了电话:“开门。”

    已经关灯准备就寝的醇儿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握着电话颤抖的问:“小、小姑你来啦?”

    “怎么……你不在?”

    醇儿环顾了一眼房间,李泊亚的今天虽然走得早,可是这屋子里似乎到处都有他的东西?醇儿哪里敢让薄荷来这里!?

    “小姑……我不在……”硬着头皮醇儿没办法只好撒谎,心里也不停的对薄荷道:小姑对不起对不起。

    薄荷原本进楼洞的脚步又只好顿住,她当初把钥匙都给醇儿了。当然,也是丝毫没有怀疑醇儿会骗自己。

    “那行……”薄荷淡淡的叹了口气,收起电话转身又只好离开。

    醇儿跑到窗边,并着双手抱歉的看着薄荷的背影:“小姑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不行,从明天之后一定要大扫除,不能让那男人的气息再留在自己的公寓里,不然小姑每一次突袭自己的心脏都要弱一半。小姑这半夜来,应该没有事情吧?

    薄荷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此刻她是又累又饿,可是能去哪里?拿出电话,薄荷很想打电话给湛一凡,可是却又怕忍不住委屈的向他倾诉,而他这些天的电话也很少,看来是非常的忙。薄荷放弃手机,搓了搓手,看向寂冷的夜空。

    “嘀——”原本离开的奥迪跑车又突然返回,薄荷冷冷的看向摇下窗户的迈克尔,他回来做什么?

    “表嫂,你不回家吗?”

    薄荷侧过脸去,不是太想理他。这里打车很方便,可是今天也偏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等了半天愣是一辆空车也没有经过。

    “表嫂,我再送你吧?我都不介意当你司机了,你再等下去还不知道得挨到什么时候呢。”

    薄荷看了那迈克尔一眼,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打开后门坐了进去。

    “走吧,去……河熙路。”打开包包,拿出一串钥匙,还好她带在身上了。

    “导航打开……”迈克尔用手指轻点着导航屏幕,很快就设定好了路线,薄荷对他又刮目相看了一眼。不得不承认,今晚要不是他,自己的确会茫然乱撞,还不知道会撞到什么时候。

    在半路的时候,迈克尔停了车又去药店和旁边的副食店不知道买了些什么,回到车里才将一大包东西塞给薄荷。

    薄荷接过那一大包东西,有药有泡面零食还有……一大包冰棒?

    迈克尔回头对薄荷笑笑,仔细而有关心的道:“这个季节卖的冰棍太少了,可是还好那家还有卖。表嫂,你拿冰棒先把你的脸冰敷一下吧,不然明天会肿的更厉害的。”

    薄荷微微的蹙眉,所以他买这么多冰棍是给自己敷脸的?还有一条毛巾,不得不说这个小子……挺细心的。薄荷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这个会体贴表嫂的男人真的是那天闯进自己房间里的那一个?

    薄荷心里有疑惑,可是此刻也不想说话,用毛巾包着四五个冰棍贴上脸。虽然很冷,而且也许是怕冰棍化了,迈克尔关掉了暖气,薄荷冻得开始打牙颤,但是火辣的脸碰到这冰冷的冰棍似乎又舒服而来一些。明天还是让以为给自己拿只她们永远的药膏来,那东西比什么都管用,毕竟是有经验了。

    河熙路在城南,并不是特别远,离市区也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地理位置特别的好。薄荷来这里,是因为她和湛一凡在婚礼之前在这里看过一套房子,后来他们买了第七层,包括七层上面的掉层和屋顶花园。湛一凡一直让装修公司的人在装修,而且也据说买好了,至于家具装置薄荷也没有操心,因为忙甚至没来看过。今天没有去处,竟然想到了这里,而自己的包里也一直放着钥匙,因为总想着某一天来看看,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天,遇到这样的事情,这里竟然成为了自己的避难之所。

    “我到了,谢谢。”薄荷下车,将已经融化成水的冰棍扔进垃圾桶里,转身对着车里的迈克尔轻声道。

    迈克尔也推门下了车,提起后面的一包东西埋头便站在薄荷身边:“表嫂,你该不会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吧?”

    “……不打算。”她的新房子,没必要让陌生人先进去,湛一凡才该是第一个进去的男人。

    “表嫂,你真狠心。我今晚好歹也帮了你这么多,哎,算了算了。给你买了泡面,你就先吃着吧。”

    薄荷不客气的接过来,说实话她很饿,这半夜楼上有没有家具还不知道,吃的就更加不可能有了。

    迈克尔对着薄荷微笑着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又上了车,薄荷看着迈克尔离开自己才转身进了大门。按着自己回忆里的路,薄荷很快就摸到了五号三单元,用钥匙打开大门,按亮楼栋里的灯,按下电梯的按键。

    很快就到了七楼,薄荷用钥匙插入钥匙孔,门很轻松的便开了,薄荷推开门,伸手摸到门口的灯,‘啪’的一声打亮,整个客厅瞬间点亮了。

    薄荷将东西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关上门踩着干净的木板走出一个短短的门廊,然后看到客厅。很温馨而又清新的装修风格,浅绿色的沙发,深咖色的地毯,黄色的茶几。电视墙的背景也是浅黄色的,窗帘是大多大多的绿色木棉花窗帘,左边的角落有个小卡座,还有餐桌是薄荷非常喜欢的现代化三面木椅。开放式的厨房,里面的设备竟然一应俱全?家具大部分都是白色,浅绿色和浅黄色,这三样色彩是主格调,属于温馨清新的田园风,而走廊里却又挂了几幅地中海风格的油画。

    卧室的风格也是清新和温馨为主,白色和浅绿色浅黄色为格调的圆床,更衣间不大可是也能挂许多他们的衣服,飘窗的设计薄荷很喜欢,下面铺了很软很厚的垫子,几个枕头落在上面非常的惬意。书房和客房薄荷也走了一圈,都非常的满意。然后就是楼梯,上去还有阁楼和一个屋顶花园。薄荷走上楼,打开灯,一个橘红色的吊灯照亮屋顶花园。

    左边是小假山和哗哗的水流声,薄荷弯腰一看,竟然还有几条黑色和红色的金鱼在欢畅的游来游去。左边是用玻璃隔起来的花花草草,还中间是一个白色的椅式秋千。薄荷扶着秋千坐下来,抬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再也忍不住的从衣服里摸出电话来,按下那个已经能熟记于心的号码,很快那边的人便接了起来,只是低低的一声:“喂,宝宝,还没睡?”薄荷便已经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缩起自己的腿,抱着双臂,薄荷握住电话淡淡的‘嗯’了一声:“今晚我到河熙路来了。见到我们的新家。”

    “你竟然先去了?喜欢吗?”

    “嗯……”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喜欢,就想和你说声谢谢。”

    “傻宝宝。我还在工作,这几天见了几位军区的将军,也见了几位高官,收获还算不错。”

    薄荷微微的笑了笑,当然知道他是拉结关系。

    “还是不要和我说这些吧……”怎么也不好,她毕竟是个检察官,不想沾惹他的生意。

    “嗯,不说。”

    薄荷觉得一笑脸也痛,下去还是要吃些消肿的药才好,还好迈克尔给她买了一些。

    “一凡……我想你。”匆匆的说了一句便挂了,薄荷从秋千上爬下来,转身下了楼。

    湛一凡怔怔的盯着电话,许久嘴角才缓然的勾起一抹笑意。不过想起李泊亚之前打电话来不经意的说她被抓去了薄家,难道出了什么事?不然她的声音听起来怎么会有一些怪怪的?

    薄荷一个人煮了泡面,又给洛以为发了条短信:明天把那药膏再给我拿一支。然后洛以为再发炮弹似的短信过来追问,她也不看只是吃自己的泡面,然后洗洗上床便睡了。

    一个人滚在大大的圆床里,是无比的安心。

    被子还是新被子的味道,房间也是新房间的味道,床头挂着她和湛一凡的婚纱照,床头柜上也摆了一副他们在森林里追逐的某一张画面。薄荷拿起来,看着照片里的自己,有些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自己,可是无论如何湛一凡也在身边。而现在……薄荷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一定会早早回来的。

    她不想一个人孤军作战,因为……真的好辛苦。

    *

    第二天起来,无疑的,脸还是肿的,虽然不及昨晚的厉害,可是要去上班是不可能了。

    硬着头皮薄荷又给检察长打电话,自从神偷的案子公诉成功,这一大功记在他们部门之后,检察长对薄荷是特别的青睐。而且,薄荷为了争取婚假时那不卑不亢的态度,也似乎让检察长对她又另想想看了许多,所以有检察长的电话对薄荷来说自然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检察长听到薄荷又要请假时明显犹豫了:“又请假吗?薄部长啊,你应该知道的,我们省的人大开召开了……”

    “我……生病了,实在是去不了,检察长我知道您对我好,等我身体状况一好,我一定马上去上班。”

    “哎……再过一周就该放假春节假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检察长……谢谢你。”

    挂了电话,薄荷才给洛以为回复了一条短信:“我在河熙路88号,你能过来吗?”

    洛以为一个电话打过来,薄荷犹豫了一下接起来,洛以为却劈头就问:“你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会需要药膏呢?一个晚上不回短信,要急死我啊?”

    “你别告诉有力……”薄荷现在才想到这个茬,如果让有力知道了,湛一凡就一定会知道!

    “他已经知道了……”

    “洛以为!”薄荷一声低呼,自己没交代的事情,她就想不到吗?这个没心眼儿的女人!

    “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你先把药膏拿来吧……和上次一样的情况。”

    洛以为倒吸了一口气,在那边似乎就跳了起来:“谁啊谁啊?谁又打你了?TMD气的我要说脏话了,他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

    薄荷无奈的叹气,她怎么忍心告诉以为是自己的父亲打得?这样残酷的事实,任谁听见都会心寒。

    洛以为把药膏送来的时候,薄荷戴着大衣的帽子正在大门口啃包子。

    洛以为将车停在门口,就跳下车,然后带着药膏直奔薄荷。

    “我看看,”洛以为脱下薄荷的帽子,摸着薄荷的脸蛋儿左看右看。薄荷的嘴上还全是油光,洛以为却看得一片心惊,也不顾形象便气的大呼:“虽然没有上次严重,可究竟是谁啊?你傻啊,别人打你就让打啊?你自己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哪里还有平日里威风又霸气的样子!?”

    薄荷赶紧拉着洛以为进了大门,一路走都避开路人的眼光,上了楼进了屋薄荷才将自己啃了还剩一半的包子放下,用纸擦了擦嘴才看向已经平静许多的洛以为:“冷静了吗?”

    洛以为气呼呼的迈步走进房间里,在客厅里坐下来才道:“行啦,行啦,我不发火了。”

    薄荷捂着还肿的脸,伸手问洛以为要过药膏:“给我吧。”

    洛以为拉着薄荷坐下:“我给你抹!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吗?”

    薄荷就真的坐着不动让洛以为温柔的将冰凉的药膏涂在脸上,虽然有些刺刺的痛,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这药膏的药效,非常的管用。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而是没必要说……嘶……”薄荷睨了突然手中的洛以为一眼,“轻点儿,再破皮,我就打算辞了工作不出世了。”

    洛以为气哉:“哼,你还知道一张脸对女人的很重要性啊?”

    薄荷叹息:“我也是个女人嘛……”哪个女人都爱漂亮,曾经自卑的自己不爱漂亮,可如今自己已经渐渐有了丁点儿自信了,她可不想把这好不容易建树起来的自信就这样给抹杀掉了。

    “对了,让有力不要告诉他BOSS,湛一凡在工作,没必要为这事儿赶回来。”

    洛以为一顿,缓缓的道:“迟了……有力说湛先生早上就会赶飞机回来,这会儿……应该快到了?”

    “洛以为!”薄荷气的低声一喝,洛以为一颤,扔下药膏便站了起来:“我还得上班呢,我就先走了。对了,这房子我喜欢,下次再来好好欣赏……”说完洛以为竟然就这样夺门而去了!

    薄荷怒,不过脸又痛,没办法只好捡起药膏先去卫生间解决一下。

    薄荷开始忐忑,她是真的不想让湛一凡知道这事,他知道又能怎么样?不可能给那个人一耳光的,那样的事情做不出来。薄荷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和那个人作对,而是找到妈妈,只有找到妈妈才能给那个人棒头一喝,告诉他自己即便没有他,也能找到妈妈!

    薄荷暂时按耐住对湛一凡可能已经回来这事儿的忐忑,拿起电话走到床边给张煜寒打了个电话。

    “张煜寒,帮我去监控室做件事儿……嗯,我今天请假,梁家乐问我做什么?哦,不用管他,你帮我先做好这事儿。昨天下午下班,时间大约是五点四十,在停车场帮我调出与我说话那阿姨的照片……对……然后再帮我跑一趟派出所户籍科……对……帮我查一下这个阿姨的身份,工作家庭住址……不要告诉任何人,做的秘密点儿,好……嗯,挂了。”

    挂了电话薄荷才缓然的松了口气,那个魏阿姨一定认识妈妈,可是她是在哪里见过自己?找到这个魏阿姨,这一次是不是就能找到妈妈了?想着薄荷在房间里徘徊着思考,如果找不到这个魏阿姨,又该从哪里下手?照片的事不知道湛一凡那边处理的如何,这好些天了是不是也该得出个结果了?

    就在薄荷还在徘徊的时候,门口传来异响,薄荷一顿,回头向门廊的方向望去:“一凡吗?”

    声音一顿,薄荷错了两步望去,果然是湛一凡。

    手里挎着大衣,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可是看起来却是风尘仆仆的疲惫和憔悴。下巴甚至扎了些沧桑男人的胡子出来。

    好些天……没睡好了吗?

    “你的脸……”湛一凡睁大眼睛看着薄荷,扔掉手里的衣服便大步的走来,薄荷捂了捂脸,突然转身想退。可湛一凡脚步太快,在薄荷刚刚有这一个意图的时候他却已经快步而来,一把抓住薄荷的胳膊,大手捂住了薄荷刚刚上了药膏的红肿脸颊。

    “我……”薄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实……是因为……被他发现照片然后摊牌……”

    湛一凡将薄荷紧紧的抱进怀里,薄荷嘴里的话一顿,再也说不出来。

    湛一凡紧紧的压着薄荷的背,重重的叹了口气:“受了很多委屈吧……”(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