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8 薄烟,被撕碎的面具

128 薄烟,被撕碎的面具

    容子华推门进了病房,手里拿着已经被摔的支离破碎的电话。

    “电话怎么摔坏了,还能用吗?”容老夫人看着容子华手心里摊着的分成几牙的手机关心的问。

    取出电话卡,容子华却将还能组好的手机一并扔进了垃圾桶里,看也没看任何人,只淡淡的道了一句:“坏了,再也用不了了。”

    薄烟突然一颤,抬头看向容子华的侧面,实在冷的让她觉得陌生而又可怕。容子华,是真的让她伤透了心,她设计导演的这场戏,他原本是最该捧场的那一个,可偏偏他不相信自己,她知道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不然他不可能在婆婆,在妈妈建议要把薄荷‘害’自己孩子的事揭发到检察院去却被他拦了下来。还有爸爸,他不是最疼自己吗?她不是他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吗?为什么他也要替薄荷那个贱人说情!?薄烟对他们两个真是失望极了,而以后再也不能生育的打击更是让她如坠地狱,这一切都是薄荷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栽赃她,她根本不会费尽的去摔着一下……如果她不再让子华将目光驻留在她的身上,自己也不会想让所有人恨她而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薄烟心里的苦,心里的涩,此刻她不能要求任何人都理解自己,可是至少容子华不该是这样的态度。他从前的温柔,他从前对自己的呵护,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却向着薄荷!?向着自己现在最恨的人!?他是自己的丈夫,他应该无条件的向着自己的……!

    就在薄烟用自己那怨恨的眼神看着容子华时,容子华突然转头看向她,薄烟一怔,立即收回自己的视线,垂下眼睑掩藏目光,心里急跳只希望容子华没有看到自己刚刚的模样。

    “烟儿,”容子华突然轻唤了一声,“你昨天下午是不是去协和医院产检了?”

    薄烟点了点头:“嗯……”抬头,用自己悠然而又含着委屈的目光望着容子华。

    “为什么不让我陪着你去?或者,妈妈也可以陪着你。”容子华无比平静的问,可是没人知道他此刻的内心究竟是如何的沉重,犹如几把火正在燃烧,比凌迟的滋味还要难受。

    “妈妈在忙,你也在忙……我就自己去了……”薄烟心里突然紧张,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自己?什么意思?

    容子华目光微凛,薄烟委屈的拉着自己奶奶的手:“奶奶……”

    “烟儿不怕。子华你怎么回事儿?你自己作为丈夫都不尽责现在还来怪烟儿?而且,今天还说昨天产检的事情做什么!?”

    容子华梗在喉咙的话还没吐出来,就见一个护士走进来,手里拿着遥控器突然打开电视,然后抱歉的冲所有人笑了笑道:“医院有重要的通知,请各位家属还有病人都收看一下。”

    是医院的内线节目,因为这家医院是出了名的服务特别的好,所以他们为了加大自己的宣传力度不仅自己制作了宣传节目,还有一个内线频道,频道上播放的都是一些医理小知识,还有住院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都是护士门亲力亲为的示范。

    原本,这也是每天都会上演的电视节目,这个医院很正常的安排。

    可是谁也不曾想,这一天会看到这样一个‘特殊画面’。

    “春夏季交替的时候,各位病友一定要记得多喝水,初元这样的营养品建议也多喝……呲——”屏幕上突然闪过许多麻点,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都在认真的看着这些医理知识,后面少不了这样仔细的照顾薄烟,就算自己不能每天来,也想记着回去告诉田妈,让她们仔细些。

    容子华早就出去了,在走廊里靠着,蔡青奕也匆匆忙忙的从花园里走进住院楼,而薄光正要准备离开。一切都在随着时光的流走而正常的上演着平常的戏码,直到屏幕上的‘呲呲——’越来越多声时,屏幕终于突然一变,原本看也看不清的电视屏幕突然出现了另一个画面。

    “这是……”容老夫人一顿,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看着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的一幕,仔细看了几秒一声低呼:“是烟儿和那薄荷!”

    薄老夫人‘噌’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薄老爷子也走进,薄光走到门口的步子也顿住了。而走廊里的容子华听到隔壁病房传来一声声的低呼,便轻轻的移了步子,走到门口透过玻璃门窗也看向了那电视。

    薄烟则是狠狠的愣住了,她和薄荷在卫生间发生的一切的监控画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她不怕,因为她相信自己表演的很好,没有人会怀疑自己的。薄烟如此的安慰着自己,是谁在帮自己吗?

    画面里的她笑容那么的温柔灿烂,那么的天真烂漫,还向她的姐姐撒着娇,谁也不会怀疑自己的。

    她看着自己被推到,看着自己被再次撞向洗手台,看着自己痛苦的在地上翻滚,都要被自己的演技给感动了……可怜就可怜自己腹中的孩子,妈妈不能保住你,既然你不能活下来,死之前为妈妈做最后一件事吧,妈妈会永远惦记你的,孩子。薄烟在心里为自己的演技而欣喜,也为了失去这个孩子而落寞,但就在这时,画面突然变了!

    原本很远的画面突然拉近,近的只剩她的脸。虽然楚楚可怜的哭着,可是眼底的怨恨却那么的清晰可见!薄烟的心里一惊,一股不安的预感已经侵袭而来——

    “我要所有人恨你,子华……你丈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包括我婆婆,包括这天下间所有的人,我都要他们——恨你!”当一个字一个字的字幕配合着她的嘴型落了出来时,薄烟尖叫着在床上开始挣扎大喊:“她冤枉我,她冤枉我!她冤枉我……不……”薄烟挣扎着从病床上翻下,捂着自己的肚子翻滚着从病床上滚下,跌跌撞撞的跑到电视机面前想要关掉那让她惊心,让她不敢置信竟然能被人翻译出来的这一幕!可是电视怎么关不掉?开关在哪里?

    “不许关!”容老夫人沉声一喝,上前伸出手臂便挡开薄烟,自己则死死的盯着那突然变化的电视屏幕,明眼人一看那摔跤和滑到的画面太假,那最后一幕可以说完全震惊了容老夫人。

    就在这时屏幕又变了。

    这对薄烟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一个又深又长又沉的噩梦,她当年的不堪往事,她当年的那些秘密,她以为会隐藏一辈子的叛逆时光,她以为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秘密,就这样被摊开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黄头发红头发绿头发粉头发的薄烟,画着红妆的薄烟,穿着艳服的薄烟,和被打了马赛克的男人舌吻的薄烟,抽烟喝酒的薄烟,不屑的冲着屏幕比划着中指的薄烟,甚至拿酒瓶去砸人的薄烟……还有男人被打了马赛克却依然能看清她的脸看清她在和男人性jiao的薄烟……那一幕幕不堪的画面为什么还会被留至今日!?不……不……

    “啊——不——那不是我,不是——”薄烟捂着自己的头尖声大叫,可是每一个人都拿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她,那张脸这里的哪一个人认不出?她的人,这里哪一个人敢说不是!?

    爷爷的痛恶,奶奶的失望和痛恨,爸爸的惊诧和失望,这一切的一切,异样的表情和眼神都刺激了薄烟,她冲向一旁的桌子捡起一个凳子便砸向那还在继续不停播放的电视,疯了似的冲着那已经被砸碎屏幕的电视尖叫大喊:“我让你给我停,给我停下来!”

    “呲呲——啪啪啪——”电视冒出的火花喷向站在一旁一脸不可置信,又尴尬又难堪还写满了失望的容夫人。

    “妈!”容子华推开门,站在门口大喊一声,然后人便像风一般的卷了过来,抱着自己的母亲就闪到了一边去,再跑过薄烟的时候却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将她撞在了地上。

    “啊……”容老夫人低呼着捂着自己的脸,几点火花显然喷到了她的脸上,伤到了她的皮肤。

    “妈,妈你怎么了?”容子华拉开自己母亲的手想要查看。

    容子华是个孝子,而他的母亲一向性情温和,是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是个谁也不忍心得罪而且致力于公益事业的善良女人。父亲去世后,容子华和母亲相依为命,他对母亲很敬爱,母亲虽然一向不插手管他的事,可是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女人啊!现在怎么能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妻子而受这样的委屈!?

    容老夫人的脸红光点点,此刻受了屈辱和欺骗的眼泪一同流了下来:“子华……妈的脸丢尽了……这个儿媳妇不能要,不能要。你快带我离开这里,带我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说着,容老夫人又捂着脸哭了起来,她容家并没做什么错事,不该得到这样的儿媳啊!没有孩子没关系,可是这样的女人怎么能留在子华身边?她对不起她已经去世的丈夫,对不起容家的祖祖辈辈!

    薄烟一听这话,转身跪着便爬了过来一把抱住容老夫人的腿痛哭大喊:“妈,妈你不能这样,我……那不是我,那真不是我……”

    “够了!你还想撒谎吗!?”容子华一声厉呵,伸手一掌拂开薄烟,“薄烟,你骗的我真惨!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容子华指着地上的薄烟,咬着牙缝,眼神阴冷的彻底:“这一切根本就是你自导自演的戏还陷害你的姐姐薄荷!孩子的生命很弱,你却没有告诉我。你作为一个母亲并没有想着住院卧床,想着去怎样保住你自己的孩子的生命,将孩子生下来。而是利用它,利用它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生命去陷害别人!我从前以为你善良,以为你天真活泼,无论如何,这辈子我都会陪着你,好好的爱我们的孩子。就算你真的有复杂的过去,有不耻肮脏的过去,有那些秘密,就算你根本就是用一个假的处女膜来骗我,就算你因为曾经堕过胎如今再也不能有身孕了……我都会继续和你处一辈子!”

    容子华的眼泪随着这些指控的话流了下来,推门跑进来的蔡青奕惊愕的看着眼前这凌乱的一幕,显然很是不解。而薄烟那狼狈的模样,却让她立即上前一把扶住薄烟:“烟儿,你怎么了?快起来,你刚刚动了手术怎么能这样坐在地上?”

    除了蔡青奕,薄家没有一个人上前。不论已经对薄烟失望彻底,心痛的彻底的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就连薄光也只是冷冷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容子华嚼着流进嘴里的眼泪,他为了这个女人,而忽视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内心。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她和薄荷还会是好好的,他也会发现自己的内心,薄荷不会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根本不需要受这些日子的煎熬!

    “可是现在,薄烟我告诉你,我无法接受你对我的欺骗,无法接受有这样心计的你!”

    “不……不……子华……我求你不要……不要……”薄烟挫着双手,祈求的望着容子华,眼泪更是如雨一般的顺着脸颊往下滑流进脖子,打湿了头发。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心如绞割,什么叫做肝肠寸断,什么叫做后悔。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会利用孩子去害薄荷,一定不会让事情走到这一步!

    “子华……不要……老公……我求求你……”薄烟用最可怜最后悔最委屈的目光望着容子华,只希望他不要说出那句话。

    可惜如今无论她再做任何的表情,容子华也不会再相信,他已经清楚她根本就是个恶毒而又没有心根本就不会有良知的女人,他终于认清了她的真面目,这个睡在他身边无数个夜晚的女人根本就是个骗子,他再也不会相信她,生生世世也不会原谅她的欺骗!

    哽咽着咽下喉间的那股气,容子华扶起自己的母亲,冷而狠绝的最后看了一眼薄烟:“我们离婚吧。”说完,连冰冷的目光也不愿再放在她的身上,撇开视线,扶着自己的母亲离开。

    薄烟如一滩烂泥的坐在地上,嘴里依然凄楚的不停呢喃:“子华……妈……求求你们……别这样对我……子华……”

    这一刻,她终于清楚的知道什么叫做崩溃的滋味,她的世界崩塌了,她即将失去一切……

    蔡青奕并不清楚原委,只见着容子华要带着他的母亲离开,而且还留下那样一句话。薄烟这崩溃的模样让她这个做母亲的顿时心急,伸手拽着容子华便惊声的大骂:“容子华,你怎么说话呢?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我女儿刚刚为你受了苦,她不能怀孕了那就要抛弃她了是不是?你还是人吗?你个畜生……你敢和烟儿离婚,我就把你告到检察院,我要让你失去一切……”

    “够了!”薄光一声震呵,终于站出来说话,一把将蔡青奕拽开,推到薄烟那里。蹙着眉看向容子华,薄光的态度还算冷静:“是我们薄烟对不起你。你放心,这婚如果你真的要离,我们没意见!”

    “阿光啊……”奶奶在后面一生轻唤,毕竟是薄家的女儿,这才刚刚举行完婚礼不过二十天,说出去不是笑话吗?而且,这薄烟以后哪里还嫁的出去?这样的过去,还不能生育了……

    “算了,我们愧对容家。”老爷子也突然发了话,对薄烟的心疼算是消失殆尽了,他也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女原来竟是这般模样。自己杀害腹中的胎儿去陷害她的亲姐姐,还有着那样秘密的私生活,这说出去,老薄家的老脸哪里还有?这次也算是委屈薄荷了!看来,从小到大薄荷的确为了薄烟受了不少委屈,从前薄烟这孩子还真是……瞒苦了他们所有人!

    “奶奶……爷爷,爸爸……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不能离婚,我一定不会离婚的!我爱子华,我不能失去他,不能没有他啊!子华,我求求你,你不要和我离婚好不好?”

    “烟儿……爸妈,老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蔡青奕终于发现事情的不对劲儿,拉着哭的已经一塌糊涂的薄烟只想问个清楚。

    容子华却连头也没回,扶着自己的母亲大步而去,步子坚决而又狠绝。

    “你问你的好女儿去吧!”薄老爷子杵着拐杖大步而去,薄老夫人也叹气摇头,深深的看了薄烟一眼:“烟儿啊,你太让奶奶失望了。奶奶那么疼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这些照片是你什么时候的事情?你真的骗了我们大家那么多事情?你腹中的孩子,他会恨你这个做妈的!”这辈子都能再有孩子,这就是报应啊!薄老夫人想着眼角便也湿了,擦了擦泪痕转身也走了。

    薄光冷冷的看着蔡青奕:“你自己教的好女儿……和你可真是一样!”冷哼一声,甩袖也大步而去,无情的根本就不想一个当初费劲了心思只为宠这个二女儿的慈父。

    “爸爸——”薄烟大喊了一声,“爷爷奶奶……子华……你们都不要离开烟儿——”喊着哭着,薄烟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已经被自己折腾的耗尽了力气,身子一软便向下栽去——晕倒的那一刻,她滴血的心只质问,究竟是谁?是谁要这样害他薄烟?是薄荷?还是穆萧阳?是薄荷,还是穆萧阳!?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报仇,一定要!她更不能失去这一切,不能啊……

    “烟儿!烟儿?医生,快来救救我女儿啊,医生……”原本热闹温馨的病房顿时只剩下母女俩相拥在一起,母亲大声的呼喊空荡的回响在整个长长的走廊里……

    *

    “好,我知道了。”

    冷冷的挂了电话,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淡淡的报告:“事情……好像解决完了。”

    坐在沙发里的湛一凡,撑着自己的下巴悠闲的看着薄荷,舔了舔有些干的唇瓣,想起她的计划,不由得一笑:“所以……你给她的报复就是这个?”

    “嗯。”薄荷点了点头,“我知道,不如报纸杂志来的声势浩大,可是这就是我的方式。”薄荷叹了口气,“其实,她终生不孕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惩罚了。可是我不愿意自己背负着冤屈,所以怪不得我这个做姐姐的心狠。”侵入医院的网络,插播画面和照片,一切真相自然会明了。她也得到了结果,和她想的一样,薄家的人都离开了,只剩下她自己的母亲还在那里陪着她。

    而容子华……薄荷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她也算是帮了容子华,帮他认清了薄烟的真面目,只希望他不会挣扎陷入太久。而她和薄烟的姐妹情分……早就在当初她劈下的那一巴掌时,已经统统没有了。

    湛一凡站起来,缓然而至,伸手摸摸薄荷的头:“你终究还是太善良。”

    “不,”薄荷摇了摇头,“我不认为我善良!”薄荷坚持,“我如果善良,我就会因为她不孕而放过她,可我没有。我只是撕碎了她的假面,毁掉了她制造的一切谎言,我甚至毁掉了她苦心经营的一切所得来的幸福。”

    “可你没有毁掉她的人生。”

    湛一凡真狠,薄荷永远都比不过他!对她好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是对人狠的时候,也会让人觉得被他整的那个人真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但是你以为,医院出了那么大一件事,会没有消息走漏吗?就算薄家能封杀一切,可是真的能封住人的嘴人的心吗?而且,这样做,才能撇清与我们的关系……”薄荷长长的叹了口气,“况且,她的人生,我认为……已经被她自己给毁了。”

    她承认,虽然不善良,可是她也没有自己认为的那般狠。她能做的,就是这么多,让薄烟失去所有人的心,这对薄烟来说,已经是最狠的了。再往狠里走,自杀了,可就不好玩了。这么一想,自己还的确不善良不可爱。

    “欸……”薄荷突然握住湛一凡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掌,抬头望着他的眼睛问:“你就那么喜欢做事果断而且狠绝的女人啊?你不会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很可怕吗?”其实她自己有时候想一想,如此复杂的自己,高傲倔强而又任性的自己,还真的难以让人喜欢。偏偏,这湛一凡这厮还总教育自己太善良,不够狠,他是想要培养一个杀手夫人么?

    湛一凡勾唇笑了笑:“为什么可怕?我家老婆,很可爱。任性的可爱,高傲倔强的可爱,不输欺负的可爱。我最讨厌的就是哭哭凄凄只会哭不会自己解决事情的女人。那样的女人太多了,你这样的,很对胃口!”说着湛一凡就挑起薄荷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唔……”薄荷微微的拧了拧眉,这么突然就吻过来,还是大白天,不远处还有钱雨和张恒……不过,谁让他的话说得那么好听呢?第一次,她这样的女人竟然被说成是可爱的,作为感动的礼物,吻就吻吧!

    事情比预料之外的处理的还要快,薄荷很快就为自己澄清了委屈,薄家对她存在的误会也消散了,爷爷和奶奶虽然对她前些日子的态度很是不满,可是想起她受的委屈还有这些年来薄烟竟然戴着面具做了那么多欺骗他们的事情,顿时才发觉出薄荷的好来。

    于是,薄荷晚饭之前理所当然就接到了奶奶的电话。

    “荷儿啊,我是奶奶。”奶奶的声音一传来,薄荷就看了眼坐旁边的湛一凡,然后身子歪了过去,对着电话轻轻的‘嗯’了一声:“奶奶,你不怪我了吗?”

    “奶奶,是我错怪你了……其实,烟儿流产的事,真相我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事儿是你和一凡做的吗?”

    薄荷心里一惊,没想到奶奶竟然会这样问。

    “奶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怎么了?真相你们怎么会知道呢?我早上都上班去了,中午去看了一下薄烟,你知道的。回来之后……我身体一直不舒服,所以我一直都在睡觉。知道这会儿才起来准备吃晚饭。发生了什么事吗?”

    奶奶似乎松了一口气:“是这样的……有人黑进了医院的电视网络,然后……把你和烟儿在餐厅卫生间发生的一切都播放了出来,还配了字幕,我们都清楚烟儿是在故意害你。还有从前的一些的烟儿的事……哎,不提了不提了。你爷爷回来就躺在床上,医生来给他挂了些水。这会儿都还不舒服……孩子,我们之前冤枉你了,也知道大部分是你妈妈和妹妹挑起的事儿才让你的态度变了很多。我和你爷爷老了,我们经不起折腾的,你从前受的委屈,我们现在想想,也的确是多……可是你能不能原谅我们啊?我和你爷爷就想多见见你和一凡,你们两个要常常回来看一看我们啊。”

    薄荷心里一酸,她突然放下的态度,却比一把利剑还管用。她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奶奶是抓准了的。

    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道:“奶奶,让田妈好好照顾爷爷吧。你也保重身体……”

    挂了电话,薄荷转身瘫坐在沙发里,轻轻的叹气。

    “怎么了?”湛一凡放下杂志,看向薄荷。

    “奶奶和我道歉。这是我预料到的结果,可是……”可是她没预料到奶奶的态度,语气低的让她心酸,毕竟是个老人。虽然自己一直怨她和爷爷,怨他们在自己母亲年轻的时候百般的为难,可是谁会在面对一个白花花头发的老人时,能真正的狠下心肠?就像对孩子,薄荷永远有一颗柔软的心,对待老人也是一样的,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的人。

    “别想那么多了,”湛一凡拍拍薄荷的肩,站起来拉起她,“他们如果都已经软下态度和你道歉,过年的时候我们回去一次便是。毕竟,薄家的天枰现在只会偏向你。还有,妈的事……”

    薄荷知道,妈妈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其实,结婚后,要不是为了回去找关于妈妈的线索,她根本是一次也不愿意回去的。

    “别想那么多了,照片的背景已经在全世界发现了一百二十个一模一样的背景。我们再慢慢的筛选。嗯?先吃饭,来。”拉起薄荷的手,湛一凡带着她往餐厅而去,薄荷只能放下所有的事,打起精神告诉自己,别气馁,解决了薄烟她接下来该好好解决妈妈的事情了,找妈妈!一定要找到妈妈!

    “明天,我会去A市,把李泊亚换回来。”在拉开椅子,绅士的服侍薄荷先坐下后,湛一凡低头附耳薄荷道。

    薄荷叹了口气,回头朝湛一凡微微的勾了勾唇:“吃饭吧。”

    湛一凡以为薄荷是不理解,便又弯腰低声的解释道:“他虽然也能解决事情,可我是湛氏的领导人,我代表的是低位和威信。所以,这一趟是必去的。”

    “一凡,我知道。我只是叹口气罢了,没有别的意思。”

    “真的?”

    “真的。我自己也是有事业的人,这里面虚许许多多的道理我都是知道的,我会那么不通情达理么?”她只是有些舍不得他走罢了,这些天他们一直都在一起,还未分开过罢了。

    湛一凡从后抱住薄荷,大手又揉了揉她的头顶,温柔的就像在抚摸一个宠物似的:“宝宝,一个人在家好好的,有什么委屈了要给我打电话,每天的中药要记得喝。还有,千万不要对任何事都以身涉险,春节之前我一定会回来的,嗯?”

    “嗯,我知道……快吃饭吧,都凉了。”薄荷不想说太多感性的事,她听明白了,这一去至少得十天。

    湛一凡给薄荷不停的夹菜,两个人安安静静的把饭吃完了,然后薄荷拿着文件说要看会儿,湛一凡便自己去洗澡。

    等湛一凡洗完澡出来,薄荷正在更衣间里替湛一凡收拾行李箱。这是他们结婚之后,他第一次要出差,而她也是第一次替他这个理行李箱。

    衬衣两件、毛衣两件、西服两套、内裤十条,浴巾……薄荷全部都叠好整整齐齐的放进箱子里,然后拉上拉链。湛一凡围着浴巾靠在更衣间门口就那么看着薄荷,薄荷将箱子提起来放到一边,拍了拍手抬头才发现湛一凡竟然靠在那里看着自己。

    “我……帮你整理一下。”薄荷突然解释,有些慌乱,这事儿她从前的确是没做过,可是做人妻子,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嗯。”湛一凡淡淡的应了一声,突然站直身子,迈步走了过来。

    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薄荷拍着他光裸的背催促:“快把衣服穿上,别感冒了。对了,箱子里我放了感冒药,万一觉得身体不舒服了,也不用到处去买药。”

    “嗯……其实我带了秘书的。”

    “你秘书是个男人吧?”

    “当然。我讨厌女人在我身边碍手碍脚的。”

    薄荷一笑:“真庆幸我不是个碍手碍脚的女人。”他喜欢女人的口味还真是特别,算是被婆婆特训出来的么?

    “宝宝,我好想要你,今晚让我要五次吧!”说着男人就低头埋在薄荷的头发里,嘴巴隔着头发开始亲她的脖子。

    薄荷抓住男人背部的肌肉,无奈的叹气:“你不怕你肾虚啊?”要的那么猛!她知道男人做多了其实会很没精神的,对他这样的商人来说,没精神不是很不利的一件事?

    湛一凡张嘴咬了咬薄荷粉嫩的脸蛋儿:“你把我榨干我也愿意!死在你身上,我都没意见!”

    薄荷低骂‘无赖’,湛一凡立即一手抱起薄荷转身冲出更衣间,一个缠绵而又悠长的**之夜又开始了……

    *

    湛一凡一早便走了,给薄荷说了早安,亲了薄荷的额头便摸黑离开了去了机场。

    薄荷起床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昨晚被折腾的骨头快散架,旁边的垃圾篓里躺着五只用掉的小雨伞,薄荷脸一红,因为他说哪怕是万一也不想她在这个时候怀上孩子,所以就开始做起了防范措施。薄荷的心一暖,拿起电话给湛一凡发了一条短信:早安,老公。

    收起手机,薄荷开始去洗漱换衣服,没有湛一凡的日子,崭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薄荷,加油……要更快,更快的找到妈妈。

    薄烟的事情的确没有传出大的消息,那天在医院发生的事就像是从未发生过。可薄荷还是无意的从几个平日里有交往的上流圈子的人那里听到过一些流言,不过是薄烟糜乱的过去,不过是薄烟流了产而且自导自演之类的话……倒是听到了不少个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声音,多是说自己竟被亲妹妹陷害如何委屈的话。薄荷听了也并无成就感,就是低低调调的工作而已,薄家她也没回去,因为她知道薄烟这个时候只能去薄家,她并不想与薄烟见面。

    不……她是不想是与薄家的任何人见面。幸好,蔡青奕并没再来找她任何麻烦,也许是知道她的女儿自己理亏冤枉了她薄荷,所以整个薄家都非常的沉静,给了薄荷少许难得的清静。

    容子华一直没来上班,薄荷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薄荷问过花延曲,花延曲也是支支吾吾没有答案,薄荷只好顺其自然连试探也不做了。

    王玉林的态度如同从前,其实薄荷很想知道穆萧阳的动态,他如果知道薄烟与他的照片流泄出来他会去找薄烟吗?虽然薄荷给他打了马赛克,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转移薄烟的怀疑方向。可是王玉林没有任何的异样,如果不是那天自己亲眼所见她与薄烟的约会,不是亲眼所见她望着穆萧阳时的眼神,薄荷简直都要觉得自己愿望误会而来王玉林。

    湛一凡走了五天之后,薄荷依旧在上班,可是这一天……却为薄荷寻找母亲白合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机。

    薄荷下班的时候去停车场取车,看守停车场的赵大爷却在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在那里不知道争执着什么。薄荷又远走进就听见赵大爷在那里不耐烦的挥手不停的重复着道:“你快离开,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那里你想见就想见的,快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而那阿姨一直低声下气的模样:“这位大爷,我是真的想见见你们那个女检察官,我找她有事情,非常重要的……”

    “赵大爷,怎么回事儿啊?”薄荷平时不多管闲事,可是听到‘女检察官’薄荷便脚步一顿,自己也是个女检察官。

    赵大爷见着薄荷立即站直了身子,一脸为难的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女人道:“薄部长你好。这个女人……”

    那女人听见背后有人说话,转身过来看见薄荷,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之色:“你!就是你!哎呀,我就是想见你!”

    薄荷怔住了:“想见我?这位阿姨……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情呢?”

    “太像了……简直太像了……那天只是远看,今天近看我不得不承认,和她年轻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薄荷脑子里‘嗡~’一阵响,一根弦‘噌~’的一声弹断,这个世界上,除了说自己与醇儿像之外,也就只有……只有妈妈了!

    薄荷上前一手抓住阿姨,着急的便问:“这位阿姨,你说的是谁?与我想象的人是谁?你能告诉我吗?你特别来找我是不是知道什么?”

    “姑娘你别急,我就是来找你的,我是无意中看见你的,然后回去翻报纸也无意中发现你是个检察官,所以我就来找你,我姓魏……”魏阿姨话还没说完,梁家乐就从远处跑了过来,喘着气指着大门的方向道:“老大,门口好像是你的父亲来了……他说找你?”

    爸爸?他来做什么!?薄荷拧眉,手中紧抓的魏阿姨却突然一拧,薄荷回头,魏阿姨已经挣开了薄荷的手,转身就跑。

    “喂,魏阿姨——”薄荷大喊,那赵大爷立即拦住薄荷,劝道:“薄部长,我看那女人不正常,她肯定是故意来坑你的,你还是别相信她的话吧。这世界上,和你相似的人不是多着吗?你的家人,你的长辈……”

    薄荷神情恍惚,不,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薄荷迈步要走,身后却突然传来薄光的的一声低呵:“薄荷!”

    薄荷扭头,薄光已经大步走来,脸色阴沉的看着薄荷,还未走近质问声便已呵来:“你是不是去过我的书房?动过我的东西!?”

    ------题外话------

    ——今天这章看得爽不?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