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7 灰姑娘的姐姐

127 灰姑娘的姐姐

    打断她的手打断她的脚!?呵,也不看看这里究竟是谁的地盘!

    薄荷迈步便要走出去,身后一双大手却突然拉住她,身子惯力的向后倾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里,薄荷回头便看到了湛一凡。

    “嘘——”湛一凡竖起手指示意薄荷噤声,薄荷不解的挑眉:“不下去吗?”

    “没事,让她闹腾去。”湛一凡拉着薄荷靠近墙,向前两步然后示意薄荷看:“下面暂时有人对付她们。”

    有人?谁?薄荷不解的侧目看去,张姐和刘姐挡在那里便算了,怎么洛以为和有力醇儿都来了?而且还有四五个黑衣人挡在楼梯那里,刘姐和张姐负责堵住蔡青奕,醇儿和以为、有力则各自对付蔡家人,薄家倒是没人来闹。

    “你怎么把醇儿也叫来了?”

    “她自己来的,包括洛以为和有力,都是自己来的。”

    “他们怎么知道发生了事情?”

    “我让李泊亚替我出差,让有力去办找会读唇语的人,这事儿自然是瞒不住的。有力就告诉了洛以为,洛以为就告诉了醇儿,这丫头自认为是个警察不得了了,非得来。你倒是有个贴心的朋友和外甥女。”

    薄荷欣慰的叹了口气:“这时候也只有她们能站出来帮我。”刚刚说完楼下便又传来蔡青奕的骂声:“怎么!?做了亏心事就躲在落上不敢下来见我了?你要是还有良心,就给我下来,和我对峙,和我去见你妹妹,和我去给你妹妹下跪求原谅去,看看老天会不会原谅你这个恶毒心眼儿的姐姐!”

    “这位太太,你说话客气点儿,我们夫人怎么就做亏心事了?”

    “你才给我客气点儿,给我滚开!我是她妈,你算哪根葱,还敢拦我?”

    “对不起,我们夫人从没交代过我们,说你是她母亲!”

    “你……!好哇,好个泼妇狗腿!”

    张姐和刘姐也直接和蔡青奕骂了起来,虽然张姐她们也不吃亏,薄荷还是蹙眉看向湛一凡:“不行,我要下去,这事儿不能由着她乱来!”虽然早就预料到她会一大早便来找麻烦,可实在没想到是这样个情形,没想到蔡青奕骂起人来也和市井泼妇差不多。

    湛一凡拉住薄荷的胳膊,揽着她的肩转身:“不能出面,这事儿让他们下面的人折腾去,你和我来。”

    “去哪儿?”

    “过来便是!”湛一凡揽着薄荷转身又上了楼,三楼不仅有客房,还有书房。薄荷虽然不解湛一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乖乖的跟着一路走。

    湛一凡推开书房的门,薄荷实在没想到书房里竟然还有两个男人。

    湛一凡立即介绍:“他们一个是口语专家张恒,一个是电脑高手钱雨。”

    薄荷朝他们点了点头:“你们好。”

    “湛太太你好。”那二人纷纷向薄荷打了招呼,湛一凡拉着薄荷先去电脑高手钱雨那里,钱雨立即点开电脑里的一个文件夹,而她想要的那些照片竟然已经全部都保存在了里面。

    薄荷惊讶的看向钱雨,就连花延曲都说,不能下载,而且对方设置的防火墙非常的厉害。他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有一种工具叫做剪切。再做好几个技术活,保管对方发现不了任何踪迹。”

    薄荷恍然大悟,原来有时候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便能达到自己最想要的结果。

    “再过来看看。”湛一凡又拉着薄荷去另一边,口语专家将监控画面拉近,而且已经在屏幕上方配上了吻合薄烟嘴型的字幕:我要所有人恨你,子华……你丈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包括我婆婆,包括这天下间所有的人,我都要他们——恨你!

    薄荷看着那一个个不差任何的字,心里又是一阵痛。薄烟,为了这个恨你都可以杀了你自己腹中的孩子,真的值得吗?你不曾后悔吗?你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的?

    “这个女人可真狠。”张恒摇了摇头,不忘的评价了一句。是啊,狠的让薄荷第一次觉得自己比不上她。

    “昨天她下午她去过医院,”湛一凡递给薄荷一张报告:“她给妇产科的医生塞了不少钱,为了隐瞒一个真相。那妇产科的医生恰恰是湛氏一个员工的家属,为了她丈夫的工作,那医生讲薄烟的B超和报告提供给了我们。”

    薄荷拿过来一看,黑漆漆的B超照片没看懂,可是那报告……她却似乎有些明白了。

    “生命迹象很弱,即便住院保胎孩子也不一定生的下来。”

    “所以……?”薄荷看向湛一凡,有些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所以你一个晚上搞定了这些?”唇语,照片甚至还帮她找到了妇产科医生这个颇为重要的证人和线索?

    湛一凡眸底闪过精光和冷意:“你妈妈的的事,时隔太久远,所以我办的很是力不从心,一切都要追溯源头,又有太多被隐瞒的真相。薄烟不一样,我们手里握着她太多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证据和软肋,我们只要想,捏死她都不是问题。”

    是啊,捏死她,根本就不是问题。陷害她?薄烟你真的以为你能简单的如意?可是,为什么你和那个人一样,不曾努力就放弃了这个孩子的生命?并不是全无可能啊……为什么他们都能轻易的放弃那么珍贵的生命!?

    湛一凡双手扣着薄荷的肩,颇为认真的道:“告诉我,你的计划是什么?这次,任凭你调兵遣将,发动任何的人力资源财力资源,为夫我都鼎力相助。”

    薄荷看着湛一凡那双已经有了血丝的眼睛,突然笑了笑:“你先回去睡觉,我想好计划告诉你。”

    “睡觉?”湛一凡挑眉,似乎这实在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一个晚上没睡吧?”薄荷有些没好气的看向湛一凡,“本来就比我老,再老一些,小心我不要你。”

    湛一凡哭笑不得:“宝宝。你……”

    “听话,快回去睡觉。等你醒了,我一定告诉你。”

    薄荷拉着湛一凡的手转身便向外走去,钱雨同张恒都望着二人,他们这是要继续工作还是等待指令?

    “二位先生麻烦你们了你们也休息一下,我一会儿上来找你们。”

    “这……好吧。”张恒与钱雨起身边去喝茶吃糕点,薄荷则继续将湛一凡带出书房。带回房间,薄荷将湛一凡推到床上:“快睡。我一会儿还要去上班。”

    “宝宝,你不是开玩笑吧?”他现在内心只担心一件事。

    薄荷看穿湛一凡对自己的怀疑,立即举手表态:“当然不是。放心,我不会心软的放过她的,这事儿我有我自己的计划。”

    湛一凡挑眉,显然依旧是不信:“是吗?”

    “你要不要睡觉?”薄荷怒瞪反问,“睡醒了,答案就有了。”忙活了一晚上,短短的几个小时能做好这么多事,如果不是他自己尽心尽力,再大的权势也不可能有这效果。还电脑高手和口语专家这样的人物也给请来了家中,要不是她自己知道这两个人物还真不敢相信这样两个人竟然正在自己家中的书房里。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口气一冷:“宝宝,我不想见着你累。但是,更见不得有人当着我的面,诬陷了你。”

    薄荷轻轻的‘嗯’了一声:“我知道。”手掌翻转,将男人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低首浅浅笑过,“我已比从前更坚强。”

    湛一凡是真的累了,这些天工作并未给他清闲,昨晚又是一个通宵达旦,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这么折腾。薄荷还期盼着他的长命百寿,至少要比自己活得长久才好。

    湛一凡睡着之后薄荷开始换衣服,依旧是工作装,挽起头发,戴上眼镜,拿着大衣轻手轻脚的退出卧室门。走到楼梯口,还能听见蔡青奕那不修不饶的骂声,她是真的不嫌累,可以说她是真的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屎盆子给自己扣严实了!薄荷了冷笑了一声,可是这屎盆子她是真的不能要,而且还要反泼还给他们,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反泼一身。

    摸了摸鬓角一丝不苟的发,薄荷扶着扶梯终于开始下楼,当她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楼梯上的时候,楼下暂时一片噤声。

    “小姑!”醇儿从沙发里蹦起来,一脸防备的看向那蔡青奕,“小姑你今天还要上班么?”

    薄荷看了眼时间,因为太早被扰醒,所以现在时间还早,并不急着会迟到。

    “为什么不上班,家里又没什么大事需要请假。”薄荷轻轻淡淡的回答了醇儿这个问题,洛以为也看了那蔡青奕几眼,似乎在给薄荷眼神示意,薄荷微微的朝她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

    薄荷一下楼,那四个护着楼梯的黑衣人立即给她让了一条路,薄荷将大衣递给张姐:“帮我准备早餐了吗?”

    “是的夫人,今天早上熬了你最喜欢吃的绿豆粥。”

    “绿豆粥好,清火。醇儿,以为,还有有力你们都没吃吧?一起吃点儿去,做得多吗?”

    “先生吩咐过,做的挺多的,够大家吃。”

    薄荷微微一笑:“那就好。”

    薄荷就像往常一样的和张姐说话,和醇儿他们说话,却完全将蔡青奕和蔡家的另外几个‘姑妈舅妈们’给忽视了,仿佛她们就不存在一样。

    蔡青奕紧紧的咬着牙,突然冲上前,扬起手便要给薄荷一个巴掌。洛以为一个倒吸气,醇儿离得有几步之遥,待反应过来却已经来不及了,而有力眸子一沉,脚步稳健过来竟也比不上蔡青奕此刻的速度。

    眼看着薄荷就要挨下那惊速而来一巴掌,谁也没看见薄荷那沉静的眸子闪过怎样的一抹狠戾之色,待有力跑过来时,薄荷已经自己抓住了那蔡青奕还没劈下来的手掌。

    “你的招数,我早就已经领教过,还想故伎重施!?”薄荷阴冷的盯着蔡青奕,冷冷一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你的宝贝正躺在医院里,你还有闲情逸致来这里闹事!?或许你就和她一样,根本不在乎自己孩子的生命,在乎的是怎样来向你的仇人报复!?”

    蔡青奕的脸色又青又紫,后面的四个陪同立即都想上前来帮自家人,这次张姐刘姐甚至那四个保镖反映都很快,上前便将那几人挡在外面。

    蔡青奕见自己孤立无援,便想要挣脱薄荷的钳制:“你放开,贱丫头!”

    “贱丫头?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别让我录下来拿去给全市人民听你,你竟然还比不上我家的张姐刘姐!”随着薄荷的这声厉呵,握住蔡青奕手臂的手用力一甩,蔡青奕一时受不住力竟然向后跌去,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痛的呲牙咧嘴的同时,还狼狈不堪。

    薄荷阴冷的一笑,俯瞰着地上的女人,她是自己曾经尊敬的母亲,自己费劲了心思的讨好她,想要得到她那丁点儿的母爱。

    她敬爱她,尊重她,即便明白自己的不讨喜却依然想着自己身体留着她的血,自己愿意接受她的任何苛刻批评和待遇。但是后来她明白了,这个从未爱过自己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母亲,她从小的苛刻是厌恶,她从未抱过自己,从未在自己生病感冒的时候看望过自己,她从未给自己买过一样东西,她待自己还不如陌生人都是因为她根本就恨着自己,因为自己的母亲,所以她厌弃着自己。而如今,她几次三番想要羞辱自己,责骂自己,但是这天下,哪有任人宰割的检察官!?

    她薄荷,是个检察官,她一向自命不凡,她一向孤傲惯了,她受得了自己亲近的人给的委屈,却受不了自己恨着的人给的委屈!

    “你听着。”薄荷的声音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听在任何人的耳朵里都成了冰冷如霜,且冷的戾气十足。醇儿和洛以为都忍不住的打着哆嗦,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恐怖的薄荷,都庆幸着她们是她亲近的人,永远不会被她如此对待。

    “你听着,回去告诉薄烟,我会替她烧香祭拜祭拜大外甥,只希望她自己不要做噩梦,不要在梦里被人用手掐着脖子质问为什么!她如果问心无愧,就继续告诉所有人,不要怪我薄荷,这不是我薄荷的错……如果她敢继续如此,就不要后悔。不然,我一定让她痛的肝肠寸断,比掉十个孩子还痛苦!我的恶毒,是她这个灰姑娘妹妹逼迫出来的,你不妨转告您的宝贝,准接好接着我这个灰姑娘姐姐即将送给她的一切大礼!我保管……她会感谢我生生世世!”

    蔡青奕青紫着嘴,再也骂不出一个字,所有的怨恨怒骂似乎到了嘴边都变的力气不足,根本抵不上她薄荷的一个眼神,一个音节。

    “把她们领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他们进来。”薄荷看向那四个黑衣人冷声吩咐。

    “是,夫人。”那四个黑衣人立即一人抓两个,地上的蔡青奕甚至是被两个人同时架起来,然后哭着闹着被架出了客厅。

    蔡青奕依然是一路的怒骂:“薄荷你个贱种,你会得到报应的!你这样对我,我是你妈啊,你这样对我和对薄烟,你会遭天谴的——!烟儿因为你不能怀孕了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下跪祈求你也永远得不到赎罪,你会永远要生活在地狱里,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薄荷轻轻的闭上双眼,不能怀孕了?呵……对她来说,真算是个好消息。

    “小姑……”

    “薄荷……”

    洛以为和醇儿都看着薄荷轻唤,薄荷脸色的冷意渐渐收起,朝着她们二人还能微微的笑一笑:“吃饭吧,吃完饭该上班上班,该干嘛干嘛去。”

    “她真的不能怀孕啦?”醇儿似乎对于此消息还不敢相信,毕竟一个女儿不能怀孕,对这个女人来说,是如何的残忍。

    “我不知道,”薄荷眸子一冷,盯着醇儿只问:“难道你也觉得这是你小姑的错?”

    “我……我没有……”醇儿低头,她并不知道里面的缘由,薄荷是不怪她的,她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支援自己,已经能安慰自己了。薄荷叹了口气:“醇儿,我没害薄烟,一切都是薄烟自导自演,你只要相信我,小姑的心里就安慰了,还能给我更多的力量进行接下来的战斗,知道吗?”

    都到了这时候,她也不愿意自己的近亲再误会自己。该明白,就得都明白。

    洛以为和醇儿一听,都夸张的张大嘴,就连有力都紧紧的蹙起眉头,似乎没想到会有女人能对自己如此心狠。

    “她怎么能……天啦,实在看不出来……她竟然能如此对待她自己?”

    “她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吃饭吧,我饿了。”薄荷走向餐厅,薄烟的事情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而她恨自己的理由由一开始最简单的嫉妒变成了现在真正的‘恨’,造成这一切的有她自己的原因,可薄烟遗传自她母亲的性情还有她本身的心计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真正缘由。

    “天啦,”醇儿也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似乎难以消化,“我还真是白可怜她了。那小姑你究竟背了多大的委屈啊?”被人这样骂,竟然还能镇定自如,刚刚对待她后妈时的态度,醇儿就一点儿都不奇怪了,要是她指不定还得扑上去咬两口,这什么妈啊就有什么女儿啊!

    薄荷缓缓的入座,摇头笑了笑:“我直到昨天才算是真正认识她。没想到她心狠的程度……”薄荷揉了揉眉心,突然看向一旁的刘姐道:“去书房,让张先生和钱先生下来吃饭吧。”

    “是,夫人。”

    “吃完饭给他们二人找个客房让他们休息,给先生准备一些吃的,等他醒来能吃。”

    “是。”刘姐立即上楼去叫人。

    薄荷回头才吃饭,吃了两口却顿住,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怔怔的望着自己的三人,蹙眉:“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早餐。”

    “时间久了,只觉得和你亲近了。可今儿个我才发现,你还是从前那高高在上让我瞻望的学姐。”竖起拇指,洛以为啧啧声叹,对她那雷厉风行和处事风自己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想必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她那气势。

    醇儿则低头喝粥:“小姑,我吃饭,我只吃饭,我以后什么废话都不说了。”心里却在想,要让小姑知道自己和李泊亚不纯洁的关系,自己得死成什么样子?不行,自己一定要低调再低调,然后再……寻个机会一脚踹开李叔叔,以后还是规规矩矩过自己的日子吧,哎哎。

    有力也收回眼神,冷酷的脸上也难得的对薄荷露出和颜悦色的表情来:“从前……没把你放在眼里,可从今以后,不会了。”

    哟?连这冷酷小子都知道态度二字怎么写了?薄荷心里顿时一乐,面上却依然保持着漠然之色,只淡淡的道:“知道就好。”

    *

    薄荷走进办公室,发现王玉林已经来了,正坐在她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工作。

    薄荷放慢了脚步,看着王玉林,慢慢的走了过去。

    薄荷今天来得很早,所以办公室里除了王玉林就只有她了,当她慢慢的走到王玉林面前站定脚步默不作声时,王玉林似是感受到了什么,抬头看到她脸上闪过一抹意外之色:“老大。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身体好些了吗?”薄荷没回答王玉林的问题,却反问。

    “嗯,好多了。”王玉林苍白的笑笑,“这两天麻烦你们了,因为我工作一定量一定都加大了吧?”

    “谢谢他们三个吧,他们三个为你承担了许多。对了,我前天好像看见你了。”

    “啊?”王玉林的脸色一顿,抬头看向薄荷时,脸色明显比刚才苍白了一些,眼底还有着薄荷意料之中的迟疑。

    “不过,我也没人清楚,你去过万达广场吗?”

    “老大,我……”王玉林继而又瞪大双眼,眼里的迟疑也越来越深。

    “我给你打电话那会儿,你说你在家,可他们去你那里你怎么却又不在?”

    “我刚好出去了……我不在万达……”

    “哦,天色太暗,可能是我认错了吧。”薄荷笑了笑,“我说过的,找个时间请你吃饭,这周六吧,去我家里,我让张姐给你做。”

    “老大,我……”王玉林的脸色越加的苍白了起来,望着薄荷似乎有话要说,可就在这时办公室里几个助理检察官走了进来,还整齐的向薄荷和王玉林打招呼:“部长,王姐。”

    薄荷轻轻的颔了颔首,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边走一般勾唇浅笑,你不是想借由我的手好好对付薄烟吗?事成之后,看你怎么感谢我。

    薄荷坐下,脸色恢复如常,一个上午都没说话。

    下午,薄荷亲自向检察官请了个假,理由很简单,身子不爽回家休息。

    临近年关,要交由他们部门的案子并不多,更何况夏颖今天恰好来检察院了,所以检察长很通情达理的就批了假。

    薄荷给王玉林四人交代了一些工作午饭也没吃便离开了,对待王玉林的态度如从前一样,让王玉林心里的那点儿顾忌和怀疑也消散了一些。

    薄荷出了检察院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薄烟所住的医院。她单身前往并不怕,就算蔡青奕在,就算薄家的人全部都在,她也不怕,没做亏心事她怕什么?她只想见一见薄烟,看看她把她自己害成了什么模样,如果不去,那就真的实在对不起薄烟给自己设下的这个大陷阱了。

    让薄荷没想到的是,蔡青奕竟然不在?只有容老夫人陪着她的儿媳薄烟,容子华今天上午并没去上班,他不在这里吗?

    薄荷的出现,让病床上的薄烟一惊,容老夫人缓然的站了起来,看着薄荷的眼光也不再像从前一样的和善,如果薄荷没看错的话,还带着微微的‘恨意’。想必薄烟的戏,没再她面前少演。

    薄荷将手里的粉玫瑰搁在薄烟的床头,还是想容老夫人点了点头淡淡的打了个招呼:“伯母。”

    “你来做什么?你出去吧。”容老夫人颜色复杂的看着薄荷,“这事情如果闹到你单位上去,我想你的前途也玩了。所以,你还是别来这里了,要不是子华和你父亲替你说情,我不会原谅你的!”

    看来这容老夫人是真的恨自己了,恨自己害死了她的孙子,薄荷并不怪她,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中间有个薄烟。让薄荷诧异的是……薄光替自己说情!?他怎么可能有如此好心?还有容子华……他这样做,想必定要在薄烟的伤口上撒盐巴了。

    薄烟抿着唇不说话,可是看着薄荷的眼神像是已经恨透了她。不是‘不怪她这个姐姐’?怎么,此刻不掩饰了?

    “伯母,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只想和她说两句话,可以吗?”薄荷收起心思,看着容老夫人微微的请求。

    容老夫人看了薄烟一眼,却是摇头:“不行。我答应了烟儿的妈妈,会在她回来之前照顾她的。”

    薄荷叹了口气:“那我长话短说,”薄荷看向薄烟,眼神微微的‘歉疚’:“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了,可是你放心,我会还你一个真相的。你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了。对于……你以后不能再怀孕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我相信伯母和子华都不会因此就对你改变态度,他们是好人,好人有好报。”

    “你滚!”薄烟已经失去了昨晚‘不怪她’的温柔客人模样,拿起床头的苹果就向薄荷砸去。

    薄荷轻轻一闪,薄烟浑身颤抖脸色煞白睁着眼睛瞪着薄荷,薄荷叹了口气:“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做了,就要想到后果,烟儿……你该长大了,不能再这么任性。”

    容老夫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疑惑,似乎是不明白薄荷的话。

    薄荷不再看已经气得面如纸色的薄烟,又转头轻轻的朝容老夫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轻轻的合上身后的门,薄荷听见里面传来薄烟的哭声,还有容老夫人的安慰声,薄荷转身迈步离开。薄烟,这一切都是你应该承担的结果,在施计陷害他人的时候就该想一想,这计究竟能否施成,对你自己的后果又是什么,千万千万不能做没有完美结果的坏事。

    走出住院楼,刚刚跨入花园,薄荷就遇见了一行而来的爷爷奶奶还有容子华,最远的后方还跟着打电话的薄光。

    爷爷奶奶瞪着薄荷完全没有好脸色,看来也是认定了薄烟醒来后的哭诉。倒是容子华,脸色平静,眼神却深深的看着薄荷。薄荷在这一刻多么感谢容子华对自己的信任,连这些家人都没做到的事,他却做到了。不过薄荷却不意外这些‘家人’不信任自己,他们一向相信薄烟的任何话。

    “造孽啊!”爷爷杵了杵拐杖,甩手大步的错过薄荷离去。

    “你还来看她做什么?我看,以后你都别来了!你早上对你妈做了什么?她现在呕的在家里躺着,这是你这个女儿该做的事情吗?真恨不得这家根本从来没有过你这样一个毒心的人!”奶奶似是忍不住对薄荷一阵责骂,可薄荷的脸色漠然,也只是看着她,却不说一句话。奶奶摇头叹息,摸着泪大步而去:“可怜的烟儿……可怜的烟儿……”

    薄荷的心里何尝不难受?不是为了薄烟,是为了自己。这个家,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虽然知道这是必然的事实,可是却依然让她心凉。

    奶奶追着爷爷去了,容子华还看着她,许久静静的问了一句:“烟儿……的事,你知道了吗?以后,她都不会再有孩子了……”容子华紧紧的拧着眉,似乎很是痛心。

    “知道。”薄荷静静的回答,看着容子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子华,薄烟不值得你这么伤心。”

    “不,不。这是我的责任。虽然我相信你,不是你做的,可是这是我的责任,是我太冷落她,把太多的目光放在你身上……她无数次的和我哭闹,都是因为我对你……”容子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夹杂着一丝哽咽,“我会好好待她的,不会抛弃她。以后……领养个孩子,只是我妈……”容子华摇了摇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思绪一片凌乱的他脚步也变得匆忙,错过薄荷大步离去,背影孤寂而又苍白。

    薄荷第一次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有一丝犹豫。

    容子华没有错,他真的没有错。他的话,她也明白,从前他的几次态度,她也明白,可是错过便是错过,容子华和她都没有错,只是有缘无分而已。可是接下来她要做的事,要打击薄烟,揭露薄烟的真面目也势必会伤害容子华。薄荷又看向慢慢走来的薄光,可是她一定会做,就算对旁人有伤害,她也要做,她不能受这平白无故的委屈,她必须揭露薄烟的真面目,也许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还能解救容子华?他也许就不会那么自责愧疚了,朋友五年,薄荷对他的感情虽然不再有男女之情,可是那份儿友谊却是抹灭不掉的,冲着他对自己的那份儿无条件的信任,她也必须将薄烟揭露!

    薄光站在薄荷面前,收起电话,眼神静静的看着薄荷。

    “你为什么替我说话?”薄荷看着薄光,轻声的问。她不会感谢他,因为这是他一个做父亲该做的,虽然他嫌少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

    “你是我的女儿。”薄光看着薄荷却十分冷静的告知,说完还伸手拍了拍薄荷的肩,“你说的话我相信。”

    “你竟然不相信薄烟?”薄荷此刻要替薄烟可怜了,湛一凡不仅没有误会她恨她,就连容子华也相信她薄荷,还有这个从来都宠着她的父亲,竟然也在此刻倒戈她薄荷这边,选择相信了她的话?

    薄荷还是有些不习惯薄光的碰触,轻轻的侧开他落在自己肩上的手,淡淡的蹙眉,没再说话。

    薄光看着薄荷那明显的动作,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我只是知道你不会做这样的事。”

    薄荷是真的意外了,容子华信任她已经让她受宠若惊,甚至让她开始想起他和她的确有难以攻破的友谊之情。但是薄光的信任……薄荷何止是‘受宠若惊’这四个字能形容的?他的态度,最近转变的太多,可是这一切还是无法让她想起,他们之间会有父女之情的存在。

    *

    薄荷回到家,湛一凡已经在客厅里翘着二郎腿看报纸杂志,薄荷将钥匙和大衣都交给张姐,换了鞋走了过去。

    湛一凡忙里抽闲的将眼睛从报纸杂志里疼了出来,冲着薄荷温柔一笑:“宝宝,回来了?”在薄荷看来,他是真的已经休息好了,精神面貌回复如从前。

    “嗯,下午请了假。该做正事儿了。”薄荷伸了一下懒腰,在湛一凡身边坐下,湛一凡立即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指了指手里的杂志和报纸道:“这两样东西的销量最好,我看行。”

    薄荷接过来一看,一个是云海日报,一个是每周一刊的YH周记。

    “不,我们不登报,”薄荷摇了摇头,放下报纸和杂志,“我有一个计划。”

    湛一凡兴致勃勃,转正身子对着薄荷逗了逗她的下巴道:“说来听听。”

    薄荷摸了摸自己已经快饿扁的肚子:“先吃饭,吃完饭我再告诉你。”

    湛一凡不怀好意的伸手也摸摸薄荷的肚子:“行,先吃饭!”

    薄荷打开湛一凡摸到自己臀部上的手,正经的望了望客厅才又问:“钱先生和张先生呢?”

    “还睡着。”

    “哦…等他们醒了,给他们分配任务。”她要好好的大展身手一翻,这一次一定让薄烟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莫及,什么叫做痛的肝肠寸断,一定打得她再也无法翻身,那张面具是时候碎的连渣也不剩了。

    不能怀孕算什么?让所有人知道你为什么不能怀孕,让所有人把对你的同情变成痛恨时,这才是你痛苦的开始。千万千万不要怪她这个做姐姐的狠心,她说过,她是灰姑娘的姐姐……灰姑娘的姐姐,什么时候善良过?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下巴:“我等着看戏。”

    薄荷眯了眯阴鸷清冷的双眸,再看向湛一凡时,勾了勾唇角,轻笑:“不会让你失望便是。”

    *

    “烟儿啊,吃点儿东西吧?”

    “奶奶……我不想吃……”

    “傻孩子,身子要紧啊,不吃东西怎么能行呢?奶奶心疼啊。你婆婆也在这里看着你,照顾你,你这样糟蹋你自己的身子,你也要为我们想一想啊?你妈妈还在家里躺着呢……”薄老夫人语重深长的圈着病床上戴着帽子也算是坐月子的薄烟,手里端着鸡汤拿着汤勺,想要劝她吃些东西。

    薄荷苍白的脸色却一晃,看向薄老夫人问了话里她最在意的重点:“妈她怎么了?”

    说到这个薄老夫人的脸上就闪过怒意:“还不是姐姐你气的。她早上去你姐姐那里想让你姐姐来给你道歉,你姐姐却让人把她撵了出来!哎……以后我们只当没有过那丫头,我们只有你这一个孩子!”

    容老夫人坐在一旁叹气,虽然她不大喜欢这个儿媳妇,可是此刻还是心疼起这儿媳妇起来,哪个女人不想做妈妈?已经怀胎五月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她知道这儿媳妇心里比自己更难受。她以后就真的不能做奶奶了吗?她容家就要断后了吗?

    容子华轻轻的握了握他母亲的肩,似是安慰的轻声道:“妈。”

    容老夫人摇了摇头:“我没事,你好好陪陪她吧。”

    薄老爷子在一旁看着薄烟这样,心里是真的心疼,好好一个孩子,看被薄荷害成了什么样子?他从前认为薄荷是个能成大器的,可是现在是真的让他失望至极。

    “姐姐怎么能这样?我并不怪她……她怎么能这样对妈妈……”薄烟捧着脸又开始‘呜呜’的哭,“是我对不起我妈,让她受委屈了。”

    薄老夫人低呵:“是你姐自己的错,你揽到你身上做什么?做人太善良,就是要受苦吃亏!”

    薄烟却哭得更伤心了,而薄烟一哭,容子华和薄光都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就在这时容子华的电话响了起来。容子华拿着电话立即出了vip病房,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容子华竟接了起来:“喂?”

    “是容太太的丈夫吗?”

    “我是。”

    “你就是容先生啊?容先生,你一定要劝劝容夫人啊,她昨日来产检时,我和她说过情况实在不乐观,一定要住院的话,孩子我们能替你们保住的。有八成的机会,孩子还是能健康的生下来的……不过因为她天生子宫壁太薄,刮过两次宫,所以保胎很难,劝她一定要住院卧床……”

    “啪嗒!”电话被摔在地上,支离破碎。

    他认为,是再也不能用了。

    ------题外话------

    ——今天是传说中的愚人节么?O(∩_∩)O~愚人节快乐哟。(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