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5 老公疼你

125 老公疼你

    薄荷还是将窗户摇了下来,遥遥的看着那边正在上演的好戏。

    穆萧阳对薄烟似是哀求的态度,从薄荷这么远的地方看去,也看得见他那痛苦哀伤的脸部表情。而薄烟因为背对着薄荷,所以薄荷暂时看不清。王玉林则一直站在后面看着在争吵拉扯的薄烟和穆萧阳,但是眼底的痛苦却是表露无疑,最清楚的。

    薄荷摸出手机,对着他们拍下几张据以为证的照片。

    薄烟突然转身,薄荷立即升起车窗,眼看着薄烟气势汹汹的向这边出口奔来,薄荷立即将车往前驱了一些,后面一辆车很快追上来,很完美的替薄荷挡住了后面的车牌号。薄荷回头看向薄烟跑过来的身影,这个时候她要佩服薄烟了,又要小心她自己的肚子,又要防着后面追上来的穆萧阳。

    可是薄烟很快,而那个穆萧阳的步子就有些犹豫了,还有一个王玉林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小跑。薄烟拦了一辆出租车,迅速的钻了进去,几乎不再给那穆萧阳任何机会便离开了。薄荷再看向那穆萧阳,被后面追上来的王玉林拉着胳膊,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王玉林的脸色很是难堪。

    薄荷看着夜幕下脸色惨白的王玉林,泛起一股心疼。她算了许多的可能,却始终没有算到王玉林的爱情,从没有爱情预兆的王玉林将这一切隐藏的太好,不仅隐藏的好,只怕也是费了心机的。不然,怎么可能把关于穆萧阳与薄烟的那些资料消息全部给了自己?还有那个网站……只怕根本就是她自己知道的。难道,她也想借着自己的手除掉薄烟?

    “萧阳,别这样……”

    “你他妈能不能别来烦我?滚……!”

    看着他们二人从不远处追着彼此离开,薄荷只能缓缓的叹气。收起耳机,挂了电话启动车子,回家吧。

    *

    薄荷将照片给湛一凡看:“喏,就是这关系。”

    湛一凡接过薄荷的手机,看了一眼缓缓的道:“三角恋情?”

    薄荷坐下来,抱着爆米花窝进湛一凡的怀里,一颗又一颗的喂给自己:“如果不算容子华的话。”想到王玉林薄荷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这丫头隐藏的实在是深,让她真是大大的意外了。

    湛一凡突然沉静了几秒,薄荷抬头看他:“怎么了?”

    湛一凡笑了笑,摸摸她的头:“没事。重回工作岗位,感觉如何?”

    薄荷耸了耸肩:“就那样呗,不过不无聊了。”

    “先生,夫人,饭已经准备好了。”张姐在餐厅里低声喊着,薄荷立即坐起来酱爆米花放到茶几桌上,湛一凡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头上的头发散下来,薄荷回头看他,湛一凡则微微的一笑:“宝宝,这样更好看。”

    薄荷回来只觉得又累又饿,甚至还没上楼去换衣服。湛一凡突然如此举动,薄荷愣了一下,湛一凡起身摸摸她的脑袋:“我更喜欢你披着头发的样子。”

    薄荷不由得勾起唇角:“是吗?”

    “唔。喜欢你在我面前,美美的……最好这个也不戴。”伸手便又摘掉薄荷脸上的黑框眼镜,薄荷一时看不清,伸手便又抢了回来,戴在鼻梁上微微的红了脸:“可我会看不见的。走啦,吃饭。”伸手牵起湛一凡的手,大步的向餐厅走去。两个人都含着笑意,尽管一天的工作在疲惫,可是回到这个家,他们都用再戴着面具再防备着别人,对彼此的那份儿信任更是让彼此的心更快乐了。

    *

    洛以为取掉脸上的口罩,用消毒液一遍一遍的洗着手,旁边的助理医师也取下口罩,看着她笑:“洛医生,今天的手术很成功哦。”

    “当然也有你们的功劳。走吧,出去通知家属。”

    那助理医生点了点头,洛以为用毛巾擦了擦手上的水珠,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青蓝色的手术服,手术帽,今天这场手术主刀的人正是自己。被送来的患者是个十八岁的男孩,打架斗殴中伤了命根子,洛以为正巧是今天值班的主治医生,立即就穿上手术服准备手术。这个手术有些棘手,因为这个男孩的命根子被人踹出了血,尿管有破裂的迹象,而那里已经变得青紫,整个人更是痛的已经晕厥了过去。

    经过了四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她相信那个男孩儿的下半身也算是保住了,自己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很少动手术,可是这难得的一次就如此难度,但好的是总算是成功了。

    走出手术室,男孩的爸爸妈妈立即围了上来,洛以为的神情比较缓然,微微的朝男孩的父母一个微笑终于给以安慰:“放心吧,脱离危险了。我相信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谢谢你,谢谢你医生,你救了我们老魏家的香火啊!”

    “严重了,这是我该做的。病人马上就会被推出来,二十四个小时内会排气,然后才可以喝清淡的粥。家人服侍时的注意事项护士会告诉你们……”说了该说的,洛以为向自己的办公室孤独的行去。

    其实有许多人都不耻她的专业,特别是女人们,似乎都不明白她一个好端端漂亮的女人,做什么专业不好,非得治男性生殖科。打着看病的旗帜,勾引男人。其实那些女人都想多了,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勾引那里有病的男人?她本事一颗纯洁的心,却奈何世人都被蒙蔽了眼睛。

    取掉帽子,一头性感的大波浪卷发散了下来。洛以为用手拨了拨,伸手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开灯照亮黑漆漆的房间,却在看到稳坐在自己办公椅里的男人时一怔。他……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

    “看到我有必要这么惊讶吗?”有力缓然的从椅子里站起来,看着洛以为那一身还未脱下的手术服,冷酷的脸上原本紧绷的线条才缓缓的松了一些:“能做四个小时的手术,看来对方有些严重了。”

    洛以为拧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佯装无事的转过身去脱下手术服:“你怎么在这里?”

    “和你谈谈。”

    “……哦,说吧。”

    有力看着洛以为连转过来面对自己似乎都不愿意,冷酷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不乐:“以为,看着我,好吗?尊重我。”

    洛以为知道这个德国男人好面子,顿了顿还是转了过来,神情漠然的看着他:“说吧。”

    洛以为轻轻的靠在洛以为的办公桌上,抱怀看着洛以为那漠然的脸部表情,她避了他很多天了,而他最开始是养伤,后来是工作缠身,到了今天才有空来逮她,虽然这一等就是四个小时,可是却还是头一次这么有耐心的等一个女人,谁知道她甩脸子给自己的,从头从未的彻底都是冷脸?

    “打定主意不和我处了?”

    洛以为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嗯,想得很清楚。”

    “能告诉我理由吗?”

    “……我觉得没必要,我们不会互相喜欢的。”说这话的时候,洛以为的眼神很明显的在闪烁。

    “谁说的?”有力情挑眉毛,语气之间似乎有一些怒意,“如果不是喜欢你,我何必在这里缠你如此之久?你就这么没良心?”

    洛以为讶然的看向有力,他说……他喜欢她?

    “是我承认,”有力举了举手,“更喜欢你的身体。”

    她就知道……这个死色狼,看上她的就是她的脸,她的身材。洛以为有些失望,她就这么没吸引力?她真的就只有身体和脸蛋儿能取得那些男人的喜爱?她的本身就那么遭人讨厌?

    越想越自卑,洛以为转过身去,又开始脱自己身上的白袍,从衣架上拿下外套和包包准备离开。

    站在身后的有力,盯着她的背影却缓缓的又道:“可是你的人……其实也挺可爱的。”

    洛以为一震,突然间竟然没有了回头的勇气。

    直到身后一暖,一股强大而又坚韧温暖的怀抱拢了上来,洛以为竟然没有挣扎。

    “我想告诉你,我不同意分手。这是需要两个人同意的,你一人决定不了,所以我不同意,你就不能甩开我。”

    洛以为很意外这个男人竟然也有如此赖皮的时候?

    “所以……”有力转过洛以为的身子,突然低头吻住她的唇,洛以为诧然,这算得上是两个人说相处之后的第一个吻。有力的吻很霸道,将她推到办公桌上,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便抵住她的唇齿,一口一口的霸占侵噬着她嘴唇。洛以为从没被男人这样狼吻过,霸道的让她心跳加速,强势的让她竟然忘记了这是一个‘色狼’在吻自己,而她竟然深陷其中,还似乎有些享受这个吻?

    “所以,”有力离开洛以为的唇,手指轻柔摩挲着她被吻的嫣红的唇瓣缓缓的露出自己难得的一笑,“如此美好的你,我怎么可能放过?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为我献上你的身体,宝贝儿。”

    洛以为顿时气嘢,这个色心不改的臭色狼!一把推开有力,洛以为转身便要走,有力却扯着她又回到怀里,按着她生气挣扎的身体:“别动!我从不知道女人是这样一个玩意儿,不仅能拿来供爷发泄身体的**,更能安抚和触动爷的内心。你生气,我会更生气。你伤心流泪,我也会郁闷,你笑的时候我心情也会好。真的,你可能不知道,给别人做饭菜是我最不耐烦的事,可是为了你……我却是心甘情愿的,不管学习什么料理,都能耐心去学。我不急着干你,我只是想……先好好和你牵个手也去学别人那样浪漫一下。虽然终极目标是上床,可你能理解我的变化吗?我不急着和你上床,我现在就想和你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那玩意儿,那东西虽然飘渺,而且我很不屑,可是对象是你……好像就没关系了。我不知道我说的你能不能懂,我很少说这么多话,也许是语无伦次了,也许根本没表达清楚意思,可是……这的的确确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和女人说感情那东西……”

    “好了,够了!”洛以为立即打住,他再说下去,她一定比他更晕头转向了。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词不达意’了,也明白什么叫做‘缺心眼儿’了,明明就是给她表白,可说的话却还是像个‘流氓’似的。

    “那种什么发泄……什么上床什么干的词,你能不能不说出来?”她会很难为情的。

    “你这是同意了?”那冷酷的脸上,再次露出释然的表情来,隐隐约约的还带了笑意。

    他都这样表白了,她怎么忍心拒绝?虽然早就下了决定,可是谁知道他会突然来个表白?虽然这表白听起来实在不像是表白。可是就于他的认真态度,她就再观察一段时间咯。谁让这段时间,她几乎每天都在失望他没来找自己的情绪中,隐隐约约间更清楚明白了自己现在根本就舍不得的心思。

    “那就……那就看电影去吧!今天,我想吃牛排……去牛排馆吃吧。还有……鲜花,不能少,不然我不去。”想浪漫,牛排香槟鲜花可不能少。

    “好,什么都有,一样也不会少。”

    有力轻轻的伸手牵住她的手,洛以为想,这一次可以和薄荷说了吧?

    *

    薄荷接到洛以为打来的电话,听起来像是在卫生间里偷偷打来的报告电话。

    听到两个人又和好的消息,薄荷虽然也替她开心却又少不了的担心。鉴于有力的前科,她怎么能放心啊?

    于是薄荷再三的交待洛以为千万要少喝酒,千万要抱住贞洁之类的话,洛以为也一一的答应应和着,可是薄荷就是觉得她有些力不从心的态度,或者说……心口不一?

    挂了电话,薄荷拿开摊在膝盖上的案件资料,转身终于肯窝进男人的怀里准备就寝。

    “一凡,”薄荷拉了拉湛一凡的衣服,有些不安的道,“你说有力……也算是色亦有色吧?不会对以为强来的吧?”

    湛一凡放下手里的书,拍了拍薄荷的背安慰:“放心吧,多这么久了,他也没碰以为,说明他是色亦有色的。”

    “他们两个不和好吧,看着以为纠结,我也纠结。和好吧,以为开心,我就更纠结了。你说他是不是认真的?如果不是认真的,你让他别纠缠以为了。”以为太单纯,对男人的期望太高,她不希望看到以为更伤心的样子。

    湛一凡扣着薄荷的手臂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拨开落在她耳朵和锁骨上的头发,低头轻轻的亲吻,浅笑:“总该担心这些不该你担心的事情,有力知道以为是你在乎的朋友,他敢去追自然就知道摆正态度问题。你管不了别人的感情经历,不管是错过还是修成良缘,都是他们的缘分。”

    话虽然说的是没错,可是薄荷怎么能眼睁睁的就看着洛以为陷入火坑?

    湛一凡低头掐着她的下巴重重的亲了亲,总算将薄荷的思绪又引回来,有些娇嗔的瞪着他,他才笑着看她:“这几天身体感觉怎么样?”

    “嗯,这个药真的不错,我感觉身体好像有劲儿多了。”

    “面色也红润了许多,让我摸摸……”湛一凡的手来到被子下,薄荷缩着身子躲着他的手,湛一凡摸过一遍之后坏坏的才笑道:“果然丰润了一点点,不过宝宝要更胖一些才好。”

    “我又不是猪,长那么多肉干嘛?”是个女人也不喜欢自己身上长太多的肉。

    “适当的肉,才是健康。从前我就说过,我要把你养得胖胖的,抱着才不会硌的疼。”

    “那我要变成一百四十斤的胖子,你还会要么?”许多女人生过孩子之后不是都会胖吗?虽然也有保养得益甚至恢复不错的,可是那些会长出来的肉,依然会长出来的。

    “我怎么可能让宝宝你有一百四十斤。”

    “体重又不是你能控制的,我就觉得我是不是会补过头……”三个月,她现在都已经觉得自己能量充足了,那三个月后,她不是能连直接爆表?

    “既然你觉得能量补过了头,那就来伺候我。”说着湛一凡便将薄荷的身子带着一转,将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压着自己。薄荷脸一红,伸手锤了湛一凡一拳:“怎么那么没正经啊?”

    “正经的话,夫妻生活就完了。宝宝,快来,快来。让老公我今晚享受一下被伺候的欲仙欲死的爽快滋味!”说完湛一凡就主动的拉着薄荷的小手向自己的腰间摸去。

    薄荷就在心里挣扎与湛一凡的鼓励之间……妥协了。

    翌日,湛一凡神情爽朗浑身精神的起了床,薄荷却浑身瘫软无力的窝在被窝里,起床都成了问题。

    “宝宝,起床上班了,快,懒宝宝,快起来!”

    “湛一凡……你去死……”他倒是欲仙欲死了,她却累死累活,最后还被他给轮着吃了一遍,她容易吗?被折腾到三点才睡,现在已经七点了,她才睡四个小时啊,四个小时!

    男人却在耳边坏笑:“宝宝……我如果去死了,你会守寡的。”

    薄荷赌气的开始锤起床板来:“去死去死,我守活寡也不要你!”

    “你说什么?”湛一凡一听软的这招没用,立即口气一硬,手伸进被窝里握住薄荷的腰肢一个翻身将她翻了过去。薄荷‘啊’了一声,湛一凡又翻身上了床,将她压在身下,眼神寒冷的盯着身下的女人,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很是邪恶的一笑:“你竟然诅咒你的老公?你这样的女人,该怎么惩罚?”

    薄荷一个寒颤,他不是认真的吧?她还要上班,他如果还要闹腾,她一定和他没玩。

    仿佛看懂了薄荷此刻心里的意思,湛一凡并没真的动薄荷,不过倒是给了她一个‘惩罚’似的狼吻。掐着她的下巴,堵住她的唇,重重的吸着她的唇瓣和舌头,甚至将它带到自己的嘴里,还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来,薄荷一大早就遭遇这么尴尬害羞‘惩罚’不想醒都醒了。

    “今晚回来看我怎么惩罚你!”湛一凡狠狠的掐了一把薄荷的蛮腰,薄荷嘤咛了一声,气哼哼的瞪着湛一凡,湛一凡却收起刚刚的冷意邪恶翻身坐了起来,一把抱起薄荷:“宝宝乖,快起床了,老公疼你。”

    薄荷恶寒,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湛一凡,你说如果我们生个女儿,你得变得多恶心?”她现在严重怀疑婆婆宋轻语身上的一部分特质是真的遗传给了他。

    湛一凡挑了挑眉,像是颇为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似的,不过很快就道:“放心吧,我的女儿只有你一个。我只疼你一个人。至于孩子,那就得严肃的教育,能和你相比吗?”

    薄荷就像小熊维尼一样的坐姿坐在床上望着脱衣服,露出精壮身材的男人。恶趣的看着男人走向更衣间的背影,坏坏的叫了一声:“湛爸爸……”

    湛一凡的背影一僵,薄荷立即翻身下了床,跳下床就向浴室跑去。湛一凡手脚更快,长腿两迈就在卫生间门口堵住了想逃的薄荷,抓住薄荷的胳膊和腰肢,男人眯了眯双眼低头看着还想挣扎逃跑的女人,问:“刚刚叫我什么?”

    “你不是说,我是你女儿吗?那……叫你爸爸不是应该的!?”就他能嘴贫,她不能么?

    “哟呵!小嘴儿越来越会说了嘛,竟然敢调戏我。我在你心目中就是爸爸吗?”湛一凡点了点她的红唇,颇为怜爱的来来去去摸了两次。

    薄荷躲开湛一凡的手指,红着脸,发现自己是挣不开他的钳制了,只好妥协道:“那……那可不,你都把我当女儿了……”

    湛一凡气恼,立即伸手拍了薄荷的屁股一个大巴掌:“我那是宠你,把你当女儿一样宠你去。你能把我当爸爸一样吗?”

    “那……那我就把你当爸爸一样的爱咯……”话一出口,薄荷自己也愣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对湛一凡说出‘爱’这个字,虽然是‘当做爸爸一样的爱’,可是话一出口,她自己却已经开始紧张了起来。湛一凡会不会多想?

    湛一凡的确多想了,眼神温柔的看着被自己抓住的薄荷,身子越贴越近:“你看,宝宝……既然我都脱光了……何不……嗯?”

    “不行,我要上班……”薄荷非常干脆的拒绝这个请求。

    “那你叫我湛爸爸,我就放过你。”

    “……湛爸爸。”

    “乖宝宝,你让爸爸欲罢不能啊,不行了,我要你!”说罢男人就一把抱起了薄荷转身再次冲向大床,薄荷大惊,立即哭闹大骂:“你这个无耻的无赖……唔唔唔……晃开窝……粪蛋……唔唔……”

    毫无意外的,薄荷迟到了,而且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这不能怪她,真的不能。都是那一句**的‘爸爸,女儿’惹得祸,才让湛一凡那变态泛起了兽性非得压她,辛苦的是她,可怜的是她,迟到的还是她。而他?算了吧,他自己就是老板,想去公司就去了,不想去谁管得了他啊?

    薄荷非常低调的走进办公室,梁家乐多看了她几眼,张煜寒和胡珊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就连半路上遇到的检察长看到她都笑眯眯的道:“新婚燕尔虽然值得让人理解,可是这晚上还是少熬点儿夜啊,这精神气儿可不是个检察官该拥有的精神面貌哦。”

    薄荷转身看向电梯里自己的倒影,她终于明白了!她的黑眼圈和憔悴出卖了她!该死,她好不容易补了十几天的身体,一晚上就被湛一凡给折腾完了!薄荷气愤又懊恼,不过也很意外怎么每个人见她迟到都那么的平淡,就像她根本没迟到似的?

    薄荷是个非常有自律性的人,别人假装都没看见,她自己却不能当做没发生过。坐下一会儿就主动让助理过来记她的考勤,助理小侯一听却颇为意外的反问:“难道您今天早上不是请假吗?”

    “请假?”薄荷意外了,她没请假啊。

    “可是您先生在八点多的时候打电话过来,说您可能会请一个小时的假。”

    八点?不是正在嘿咻的时候吗?中间他的确有一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而她当时神情涣散根本就不知道他打了电话,只感觉到他依然在耕耘的动作……!薄荷捂着自己的额头,湛一凡……就连做那事儿的时候他还能分出精神出来给她请假?薄荷不得不佩服他,实在是佩服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薄荷收到了湛一凡的短信,很简短的一行字:明天要出差,今天早些回家安慰我。

    出差?薄荷突然坏坏的勾了勾唇角,手指飞快的回复短信:今天你家闺女要加班。

    五秒后,手机又震动,薄荷从未如此明目张胆的在办公室和别人发短信,打开一看:要爸爸去接你吗?爸爸真的好想体验一下车震的感觉的感觉,宝宝你说呢?

    薄荷觉得自己这恶趣已经变成恶心了,立即又回复:好了,一凡同志,我要吐了。宝宝会早些回去的,放心吧。

    “宝宝乖,老公今晚会疼你的。”

    薄荷放下手机,搓了搓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不仅湛一凡变得恶心肉麻,自己竟然也变的这么恶心了!她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赶紧回到地球,回到工作岗位吧!

    薄荷调整了一下态度,看向王玉林空荡荡的位置,才问:“王玉林今天还没来上班吗?”

    胡珊摇了摇头,似乎有些郁闷:“老大,昨天我们去看她,她不在家。”

    薄荷敛了敛眉:“我知道了。下次你们去,什么惊喜的还是收起来,免得自己再失望。”

    胡珊叹了口气,梁家乐也幽幽的道:“老大,你打过网游吗?”

    “不玩这东西。上班时间,要和我所网游吗?”

    “不敢。就想问你一句……”

    “趁我还没进入工作状态,快问。”

    “就是这个网络世界,难道不是一个发泄自己,释放内心的自己的平台吗?”

    “你想说什么?”一旁也听着的张煜寒非常郁闷的看向说不清楚的梁家乐。

    梁家乐气馁的垂下头:“我最近总被一个女的秒杀很郁闷。我已经找不到我在网游的乐趣了。”

    “梁家乐。”薄荷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认真严肃的喊了一声。

    梁家乐立即坐直身子,看向她。

    薄荷微微的勾唇:“原来你都在办公室玩网游,这个月的全勤想被扣几层啊?”

    “老大冤枉啊,我每天只是回家才玩,我这电脑上根本就没安装客户端,真的不信你看。”

    薄荷也只是吓吓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被吓得立即表明态度。

    “不过被一个女人给秒杀就垂头丧气,你还是男人吗?你要是个男人,你就雄起,你就该知道什么叫做越挫越勇!”

    “可我怀疑她是披着女人号的男人……”

    “你玩的什么游戏?你网名叫什么?”张煜寒平时也玩,便问了句。

    “骨头天盟。至于网名,你想干嘛?”

    “我也玩骨头天盟……你在什么帮?”

    “靠,真的还假的?我在东三服,傲霜天下,我其实就是**魔鬼啊。”

    “真的?你就是那个被玉女娃娃给pk死了无数次的**魔鬼?”

    “他妈的别说这事儿了,我就是来火,我眼中怀疑玉女乖乖那货根本就是一个批女人马甲的壮汉!一个女人绝对不可能那么生猛……”

    “我真不忍心告诉你,那玉女娃娃还真是个女的。”

    “你凭什么认定她就是个……”

    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薄荷忍不住的敲着桌面一声低喝:“你们两个聊够了吗?没聊够,可以到门外去聊。慢走不送。”

    梁家乐立即顿了嘴,张煜寒也低头翻找文件,胡珊拿‘可怜’的眼神看着这二人,为了一个网游人物都能聊起来,这两个人无不无聊?活该被老大骂。

    远在刑警剧四组的醇儿猛的打了个喷嚏,旁边的前辈王姐立即问她:“你没事吧?刚上班两天,可别就感冒了啊?”

    醇儿立即拍着胸脯信誓旦旦:“没有没有,我身体倍儿棒着呢。”

    王姐笑着摇头:“年轻就是好啊。”

    坐在前面的丁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下午有射击和组枪的测试,别让我失望。”

    醇儿‘唰——’一声整齐的给丁鼎敬了一个礼:“是,前辈!”

    王姐又笑:“醇儿啊,丁鼎就是那样严肃,你别被他给带坏了。平时办案严肃就算了,这坐办公室的时候还不让人轻松一下啊?”

    醇儿看了眼准专门负责带自己的丁鼎,立即摇头又摆手的道:“不会,不会。鼎哥是个好人,在鼎哥身上我能学到很多东西的。”

    丁鼎看了眼醇儿,转身就将一叠文件扔给醇儿:“先把这些案子分门别类出来,别以为空降伞再说两句马屁话我就格外待见你。”

    醇儿‘嘿嘿’一笑,态度严好:“是是,没拍马屁,我说的都是实话哈。这文件我一定马上给分出来!”抱起文件,醇儿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王姐看丁鼎的眼神,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怎么这么幼稚呢?喜欢人家就要对人家好,不是对人家凶故意整人家,小男生才这样干呢!算了,反正又不管她的事,每天有戏看就好。嘿嘿。

    *

    薄荷有些心烦气躁,王玉林没来上班,她想找个机会和王玉林谈一下,当然会直接摊开话题来讲。她从心底还愿意相信王玉林,即便这次被背叛,可是她也算是看明白了一些王玉林的心思,甚至还有些同情她。不过……如果那穆萧阳真的在后来混了黑社会,王玉林她知不知道她这根本就是飞蛾扑火?所以薄荷才更加的担心这件事。

    这一天的工作薄荷除了偶尔接到两条湛一凡‘调戏’和催促回家的短信外,就没有神别的乐趣了。

    下班的时候,薄荷在乘坐电梯的时候遇到了容子华。

    薄荷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容子华却主动伸手替她按着‘开门’的键,不进去反而自己显得小气了。硬着头皮,薄荷走了进去,转过身来面对着电梯门口,电梯里不止容子华,还有别的工作人员,见着薄荷都主动的打招呼:“薄部长。”

    薄荷对每个和自己打招呼的人也打了招呼,便一直等着电梯到一楼。

    “叮~”虽然有些漫长,但总算是到了。薄荷慢步就率先除了电梯,容子华快步跟上:“为什么看着我就躲?就算朋友没得做了,就算从前的一切都是梦,那我们现在也算是亲戚吧?不是亲戚还是上下级的关系吧?”

    薄荷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容子华颇为认真的解释:“我没躲你。我只是赶着回家而已。”

    明天湛一凡要出差,她甚至还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出差,所以急着回去问问。

    “是吗?”容子华神色复杂的看着薄荷,“我如今也没缠着你,我知道我错过了……一些东西,而且错得很彻底。可我如今只想和你依然做朋友,偶尔和你像从前那样说说话,难道这也不行吗?”

    薄荷沉默的看着容子华,她承认,她的确在躲他来着。她认为,已经没必要了,错过的心上人没必要再像朋友一般相处,她不够豁达,做不到,更何况有个随时都会吃醋甚至无理取闹随意猜测关系的薄烟。

    正想着,门口就传来薄烟的声音:“子华……”

    薄荷扭头望去,薄烟撑着腰摸着肚子缓然的走来,一脸的微笑,干净美好的就像一个天使。

    薄荷迈步欲走,薄烟却冲着她笑:“姐,你和子华都下班啦?我刚好去产检,就来接子华。”

    薄荷蹙眉,管她什么事?

    容子华看了薄荷一眼,还是上前扶住了薄烟,做了一个丈夫该做的:“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啊。”

    人家夫妻鹣鲽情深,薄荷实在不想当电灯泡,薄荷准备离开,薄烟却突然又道:“姐,我今天问医生孩子的性别了,你不想知道他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哦,没什么兴趣。”生男生女关她什么事?

    “你别急着走啊,我们一起去停车场嘛。”薄烟放开容子华,反而上前来一把挽住薄荷,亲密的就像两个好姐妹似的。

    容子华微微的蹙着眉看着她们二人,见薄荷没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便也随着薄烟去了。

    “是个男孩哦,我觉得,一定会很漂亮,你觉得呢?”

    薄烟,你想表达个什么?薄荷敛眉看向薄烟,薄烟却只是微微的笑着:“我想让你给他取名字。”

    “我?”薄烟,别以为我猜不出你此刻的心思,想在容子华面前上演姐妹情深?还想继续演戏?

    薄荷抽出自己被薄烟挽住的胳膊:“这个重任我相信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担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欸,姐!”薄烟急急忙忙的上前,一把抓住薄荷的手腕,表情有些委屈:“姐,急什么嘛。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庆祝这个好消息啊。”可是薄烟掐着薄荷手臂的力道可不只是委屈的力道,整个一怨恨的力道只怕都在里面。

    “你们想吃什么?”容子华突然说话,眼神也凄凄的向薄荷望来。

    薄荷看不懂这两个人。特别是薄烟,她想做什么?绝对不可能是好事,她必须得防着!容子华呢?他真的想看见自己和薄烟一起吃饭?或者说,他自己也乐于加入其中?

    “不了,”薄荷再次抽出自己的手臂,对薄烟冷下脸道:“我说过,我要回家,我还有事。”

    “是姐夫吗?”薄烟突然一笑,薄荷不解。

    “姐夫都来接你了,你回去还能有什么事啊?既然这样,我们就四个人一起去嘛!姐,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和我肚子里你的外甥啊?”薄烟说这话,眼神落向了门口,薄荷也扭头望去,果然看到了湛一凡正缓然走来。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在家等她吗?

    薄荷还在诧异时,湛一凡已经走了过来,在还有不断下班从旁走过去的众人羡慕目光中揽住薄荷,低头温柔一笑:“我怕你像昨天一样迟迟不归,所以便来接你。”(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