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4 算错了爱情

124 算错了爱情

    “怎么过来了?”花延曲将脱下的西装搭在沙发上,陈妃立即拉着花朵儿到薄荷面前让她叫干妈,薄荷还没回答花延曲的问题就等着朵儿叫自己,朵儿已经对薄荷不怯生了,更何况她给薄荷做过花童呢。

    “干妈!”花朵儿站在薄荷面前乖乖的叫道。

    “朵儿乖。干妈很想你,你想不想干妈啊?”

    朵儿歪了歪头,看了眼自己的妈妈,在妈妈微笑的鼓励下才又看着薄荷露出一双明亮而又硕大的眼睛道:“想你哦。”

    薄荷情不自禁的把这么可爱的花朵儿抱进怀里:“小孩子实在太可爱了。”她真的恨不得自己现在都已经有这么大个孩子,然后每天也能听见她叫自己妈妈,还能听见她叫湛一凡‘爸爸’。

    “有些人母爱泛滥了。”花延曲笑着坐下来,陈妃将花延曲的西装和公文包一起拿起来,转身就进了房间。

    “是啊,孩子多可爱啊。”薄荷摸了摸花朵儿粉嘟嘟的小脸颊,看向花延曲时又多了几分羡慕嫉妒:“你可真是享福。”

    “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除非你老公不行?”花延曲不怀好意的一笑。

    薄荷捡了个橘子就砸了过去:“你去死吧。让一凡听见了,非得和你掐架!”

    “干妈,别打爸爸,别打爸爸……”花朵儿立即脱开薄荷的怀抱向花延曲跑去,然后一双小胳膊圈着花延曲的臂膀,有些可怜的望着薄荷。

    薄荷捧着快碎掉的心:“朵儿,你让干妈心痛了。算了算你,你们才是一家人,干妈根本就是个路人甲……”

    花延曲哈哈大笑,陈妃从卧室出来也是一脸微笑,走到花延曲背后打了他的肩一下:“你笑什么啊,办正事儿去。”

    说到正事儿薄荷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花延曲将花朵儿交给陈妃,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衬衣看了薄荷一眼:“到书房来吧。”

    进了书房,薄荷四下打量。黑色的皮衣,黑色的书桌和黑色的沙发,就连暑假都是黑色的。

    “陈妃怎么会允许你全部弄成黑色的?”

    “总有一个天地该是我的。”花延曲在沙发上坐下来,拍了拍旁边示意薄荷。

    薄荷笑着坐下:“我看外面的紫色天地也是你的。”

    “陈妃比我更喜欢紫色,没想到吧?这个家的装修基本都是按着她的喜好来的,我虽然喜欢,可我喜欢那女人穿在身上的紫色睡衣,整个家都是紫色的,我就要忧郁了。”花延曲捧着额头似乎很是惆怅,薄荷心里在笑,花延曲突然看向她,还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问:“到底什么事儿让你亲自跑来一趟?还那么着急。”

    薄荷顿了一下,很是认真的道:“你答应我,不能告诉任何人这事儿。”

    花延曲见薄荷这样说反而变得犹豫起来:“那要看什么事儿……”

    “私事儿。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不害别人?”

    “如果保护自己,算不算?”

    “那行。”花延曲立即干脆的答应了。

    薄荷立即从包包里拿出自己抄下的网址:“帮我黑进去,我想看一下你们的加密内容。然后还要帮我消除记录,不过你不能看。”薄荷还是保不准花延曲去给容子华说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花延曲将信将疑的接过抄了地址的纸,从沙发里站起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薄荷看着他开机,看着他在键盘上开始操控。

    “神神秘秘的……”花延曲途中不停的看向薄荷,脸上写满了狐疑,薄荷知道花延曲有很多疑问,可是很抱歉她真的不能告诉他。薄荷也站起来,站到花延曲背后看着他在那里努力的破译密码,而薄荷则十分紧张的盯着屏幕,直到‘叮~’一声响,无数张缩小的照片排列在相簿里,薄荷缓了一口气,她知道解开了。

    “你看吧,”花延曲让开身子,薄荷坐下来拿过鼠标,花延曲道:“一分钟,不能下载,只能浏览。不然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我知道了,你闪一边去。”薄荷瞪了花延曲两眼,花延曲委屈的发现办完事儿就被蹬开的事实,不过也还是非常识相的走开了一些。

    薄荷深吸了几口气,还剩下四十秒。薄荷点开照片,此刻她已经不惊讶这些照片的内容了,她很平静的将这些照片一一记在心底,也终于确认了一件事。薄烟和那穆萧阳的关系,看来是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这穆萧阳一定就是现在突然回来然后纠缠薄烟的前男友,而薄烟的那两张单子上的另一个闯祸者,也是这家伙。

    薄荷关掉页面,然后让开身子让花延曲处理,花延曲非常完美的关闭了网站,消除了痕迹,仿佛从来没有去过一般。薄荷也终于明白王玉林为什么要她自己去看了,只怕她也找人黑进去过,也发现了那个网站全部都是薄烟和那个穆萧阳的照片,没法下载无法复制,所以只给了薄荷一个网址。

    薄荷此刻的心情已经是非常的复杂了。发现了这些照片,她就仿佛更加的了解了薄烟一点。放荡不羁的薄烟,青春年少的薄烟,敢爱敢恨的薄烟,至少和在她面前一直装来装去的薄烟,实在不同。

    薄荷逼着花延曲发誓以后不准进那个网站,而且薄荷把地址撕成了碎片又把花延曲的历史浏览记录给删了才放心,以她的了解,花延曲不可能那么快记住那个地址,花延曲最后被逼的都骂她‘算你狠’薄荷才放了心,放过花延曲的电脑。

    花延曲杀毒,薄荷酒拿着电话走到窗边给王玉林挂了过去。

    “老大,怎么了?”

    “我说的……让你用橡皮擦擦掉你之前看到的记到的一切,一定要这么做,知道吗?”

    王玉林沉默了一会儿,静静的道:“老大我知道,这事儿很麻烦,我不敢瞎搅和。我还想安安静静过我的小日子。”

    “玉林这次我实在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真的很抱歉,让你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儿,真的。”

    “老大你真的放心吧,我知道的,真的知道。”

    “那就好……玉林,改天我请你吃饭。”

    “那我等着啊,老大。”

    挂了电话,薄荷才又放心了一些。抱着怀,回想着那些照片,薄荷的脑子里一片凌乱,拿出去给人说这是薄家二小姐,谁会相信!?那穆萧阳竟然还将这些照片存在加锁的网页里,他的目的又是何在?如果自己将这样的薄烟曝光在大众面前,对她会是一个如何重的打击?只怕是入地狱般的滋味?

    如果较色互转,她是薄烟,而薄烟是自己,那薄烟一定会毫不客气甚至是毫无疑问的就将这样的自己曝光吧?

    就在薄荷深思这些疑惑时,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薄荷拿起来一看,是湛一凡。

    “喂,一凡。”薄荷出门的时候只记得给张姐说一声,却忘了给湛一凡一个电话提醒她今晚不在家吃饭的事。

    “张姐说,你出去了,在哪儿呢?”

    “花延曲这儿呢。”薄荷压低声音,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花延曲射来的鄙视目光。

    “地址。”

    淡淡的两个字,已经听出了他不悦的口吻。薄荷有些无奈,看向花延曲:“喂,我老公要来,欢迎不?”

    花延曲一声冷笑:“敢不吗?”

    薄荷一笑:“嗯嗯,谅你也不敢。”

    薄荷报了地址,然后就和花延曲出去了。

    饭菜已经上桌,湛一凡还没到。所以陈妃只给花朵儿准备了些吃的,三个大人则一起在客厅里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姗姗来迟的湛一凡。

    “其实,我早就和阿曲建议过了,要请你们俩到家里来坐一坐,玩一玩儿。上次吃饭闹得不愉快,后面就一直没机会再聊聊,以后我们就在云海市了,大家不仅是朋友还要成为走得非常近的朋友才是。”如今的陈妃很是能说会道,当年的她也算是个傲娇的校花级人物了,基本上看谁都是斜着眼睛看的,大小姐脾气更是耍得活灵活现,和自己斗法斗了无数次,虽然不见得赢过,可是薄荷对她那时候的记忆却是永生难灭的。

    再看如今,完完全全就是个小媳妇,为了心爱的丈夫,为了女儿,为了家庭,不仅变得善解人意了也变得让人喜欢了。看来爱情和婚姻甚至生养孩子,都能完全改变一个女人。

    至少,薄荷自己都觉得自己变了,爱笑算不算是变化中的一个?

    花延曲对陈妃的言论没有讨论也没有评价,只是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新闻联播。湛一凡来的时候,新闻联播刚刚播完,薄荷亲自去开门把他迎进来,换了新拖鞋,然后带着走进客厅来。

    陈妃早就站起来了,花延曲看见湛一凡走进来才缓然跟着起来,陈妃热情的打着招呼:“湛先生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朵儿,这个要叫干爸爸。”

    朵儿似乎对这个帅叔叔还有些心有余悸,薄荷立即上前弯腰拉着朵儿的小手温柔的劝道:“朵儿,他其实不凶的,真的。你叫他一声干爸爸,他一定会给你笑一个。”

    “他是干妈你的亲爱的吗?”花朵儿问了一个薄荷意料之外的问题,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知道‘亲爱的’这意思?薄荷看了眼陈妃和花延曲,果然两个人脸色一红,都有些尴尬不好意思了。

    薄荷立即一笑:“嗯,他是干妈妈亲爱的老公,就像你爸爸和你妈妈的关系。”

    “以后你们也会有你们自己的花朵儿吗?”

    “当然啦。不过也有可能是男版的花朵儿。”薄荷可拿不住她未来的孩子到底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哦……”朵儿似乎明白了,转头用大眼睛盯着湛一凡,终于怯怯的喊了一声:“干爸爸……”

    湛一凡的神色有些缓和,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就像是在正儿八经的和朵儿打招呼似的。薄荷立即用手拐戳了他一下:“给笑个啊,孩子还在期待的等着呢。”

    湛一凡心里郁闷,说实话,他没和小孩子相处过,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笑。而且,又不是他说这小不点儿叫声干爸爸他就一定笑的。

    不过,碍于薄荷也投来的期待目光,湛一凡顿了顿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花朵儿便咧了嘴角,嘴角倒是牵了起来,可是眼睛里根本看不到零星的笑意,薄荷都觉得笑得好假好虚伪。

    花延曲终于满意了,就为了这不可一世的家伙竟然为了逗自己女儿而勉强的假笑,他也得主动敞开怀抱真的欢迎这家伙啊。陈妃热情的招呼薄荷和湛一凡入座,薄荷选了里面的长木椅座位,她实在喜欢这餐厅的设计,真的太和她心意了,这珠帘一放下来,顿时浪漫的气氛有了,而且还像一个小小的空间,很有独立感。

    花延曲找了一瓶红酒来,薄荷要开车就免了,其实也是自知酒量太差。湛一凡今晚也比较沉稳,先为路上堵车而来的太晚自罚了一杯,虽然是红酒,可是喝猛了薄荷看着还是有些心惊。

    给湛一凡夹了不少菜,薄荷也不望眼神示意花延曲,大有“你给他灌酒我就给你好看”的意味。

    花延曲根本就不搭理薄荷,饭桌上就是男人的天下,女人使什么眼色啊?越是两个男人越喝越high,最后一瓶红酒都被两个男人给喝完了。

    花延曲要去再开一瓶,这几天湛一凡忙着公司的事情根本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薄荷顿时有些急了,拍着桌子就给花延曲没好脸色:“你给我适可而止啊。喝酒可以助兴,我不允许你们喝烂酒!你以为这红酒是啤酒啊,你真要灌就你自己就先吹一瓶再说吧!”

    花延曲见薄荷没说好话了,也就乖乖的坐下。陈妃立即给花延曲夹菜,一边夹一边劝道:“多吃点儿菜,别喝了啊,下次我陪你喝。今天朵儿还在呢,丫头看见了该留下什么印象?”

    花延曲顿时有些焉了,他平时很少在家里喝酒的,现在女儿正拿着好奇的目光盯着他呢。

    “宝宝,”就在这时,并未喝醉的湛一凡嘴角含笑的揽着薄荷的腰肢,一股热气突然朝着她的耳朵喷洒过来,低低的便笑道:“宝宝,你真疼我,我好开心!”说的声音很低,湛一凡虽然喜欢给她说些蜜话,但是他也是个大男人,在外人面前也喜欢低调内敛一些,那话就像咬耳朵似的,别人根本就听不见。

    除了那一句‘宝宝’,实在让花延曲和陈妃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花延曲甚至险些就去卫生间把刚刚的半瓶酒给吐了出来。不过花延曲和陈妃倒是发现,这湛一凡和薄荷之间看起来似乎真的很好,从一进门开始,这两人许多的小细节都是那么的亲昵,互相夹菜,包括那一声‘宝宝’。

    也许是花延曲真的放心了,和湛一凡两个人便开始了敞开了的聊,最后说到海岩岛,花延曲估计湛一凡不知道薄荷在海岩岛的遭遇,而薄荷估计陈妃在这里,可是又不想这两个人互相再有什么误会,便憋着提醒了花延曲一句:“其实……给你资料那人,就是一凡。”

    花延曲一个巴掌立即拍在他自己的额头上,一脸惊讶的看着薄荷他俩,终于恍然大悟甚至还带了些欣喜之色:“我就说……就说你怎么可能同意包办婚姻,原来你俩贼着早就发生奸情了?”

    “我可告诉你,知道这事儿的人五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你敢给我泄露出来,你就等着我封杀你吧!”

    花延曲做了一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就此对于薄荷和湛一凡二人在一起的事儿,他算是终于真正的畅怀了。

    *

    还在路上的时候,湛一凡就开始毛手毛脚。薄荷不停的打开他的手,可他的手却又能从旁边过来。大腿上,腰上不停的揩油,最后到了脖子上,脸蛋儿上,红灯的时候甚至掐着时间过来按着她吻。

    回到家里,薄荷刚刚熄火下车,钥匙还没给小王就被湛一凡一包给抱了起来。

    “小王,把车开进车库。”湛一凡将钥匙扔给小王,去花家也是小王送的他,送完他小王回来刚刚吃了饭他们就回来了。小王捧着钥匙立即去停车,湛一凡则急如火燎的抱着薄荷冲上楼,进了卧室扔床上。

    薄荷被床弹了几下,还未平下来湛一凡便已经脱着衣服趋身上来。

    两个人好些天没有这么亲密了,要么就是薄荷睡得早,要么就是他真的回来的太晚,每天湛一凡回来都基本倒在床上就睡着了,那样的力气和心思是真的没有。所以湛一凡憋了好几天,今天原本早些回来可她却不在家,想着她明天又要去上班了,他哪里还忍得住?要不是薄荷死活不愿意,只怕他早就车震了。

    一番激情之后,薄荷气若游丝的闭着眼睛躺在湛一凡的怀里,湛一凡虽然也累,可还是非常满足的摸着薄荷那娇嫩的身子,又有些蠢蠢欲动了似的。

    “老实些。”薄荷此刻很累,只得不客气的拍了下小凡凡。湛一凡猛的倒抽一口气,掐着薄荷的胖兔微恼:“温柔点儿,宝宝!”

    薄荷坏坏的一笑:“谁让你刚刚那么折磨我了?”每次都让她说些羞于启齿的话,男人在床上都喜欢听那样淫荡的语言?而他似乎还越听越得劲儿,最后就变成了粗暴的蛮干。

    “宝宝……”湛一凡将薄荷往怀里一揽,终于说到自己早就想问的问题,“你去花家到底干什么?”

    “走亲访友不行啊?”

    “可我我不觉得你会不等我而悄无声息的突然就跑去访友。”

    湛一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精!?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薄荷觉得自己没必要在瞒着湛一凡了,身子一侧,抬头看着湛一凡的眼睛便将自己让王玉林去调查薄烟从前的事告诉了湛一凡。还把自己得来的结果也告诉了湛一凡,最后说到去花家时,也把那破译密码的事情给他说了,可是关于那些照片的内容……薄荷还有些犹豫。

    “如果不方便再说,没关系。但是下一次,这种事情真的可以来找我。不要觉得会给我负担而自己去解决,因为我的人,一定会比你的人更可信。还有,破译密码这种事,我手下有一大批人,那些人的嘴巴比监牢还严。”

    薄荷相信湛一凡的确有这些人才,可是这次的确是靠着自己的人调查出来的,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照片的事情也告诉了湛一凡:“其实那些照片……就是薄烟和那个叫做穆萧阳谈恋爱时的一些记录。只是照片里的薄烟和平时的不太一样,画着浓烟的妆容,穿着夸张的暴露装,甚至cosplay的制服。粉色的头发,黄色的头发,紫色的头发几乎都有过。抽烟的,喝酒的,和穆萧阳舌吻的,甚至还有……裸照……和他们二人许多不堪的艳照。”薄荷叹了口气,“想不到,她的内心,会是这样一个人。叛逆,嚣张,一个夜店少女,却又好像那个才是真正的她。”

    从高中开始谈恋爱,高中便为了那个穆萧阳而堕胎两次,最后甚至修补处女膜,而且薄家没有一个人曾听闻半点儿关于她这方面的风声,可以说她的防范完全是做得滴水不漏。这样的事情薄荷联想到薄烟身上,除了一开始的讶异之外,竟然觉得并无可能。好像潜意识里,她已经知道了薄烟是真的会做这些事一样。

    薄烟,是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至少,如今的自己已经想不到了。

    *

    休假近乎于一个月的薄荷终于重返工作岗位,而此时距离中国春节不过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半个月后她又要开始休国定假日了。

    薄荷上班依然摇着她的国产轿车,穿着她的套装,梳着她严肃的发髻,戴着更健康的黑框眼镜。虽然梁家乐他们四人已经习惯了她往漂亮方向的装扮,可是对于检察院里别的人来说,这样的自己或许才是更加习惯的和熟悉的,而且对待工作来说她也认为这样的装扮更为严肃。

    “薄部长,恭喜你新欢快乐。”

    “薄部长,恭喜你。”

    “薄部长恭喜你结婚了啊。你那天真漂亮,我电脑里现在还保存着两章图片呢。”

    “薄部长早上好……”

    从停车场到办公室薄荷都在接受这样的祝福,不过听到别人说电脑里保存着她的照片,她倒是感觉怪怪的,特别是对方还是一个男人?

    一踏入办公室,原本都各自在忙的工作人员统统‘哗’声的站了起来,热情纷纷的打着招呼:“部长早!”

    薄荷虽然没有请办公室里的每个人参加自己的婚礼,却也给他们留了喜糖。袋子往桌子上一放,吩咐自己的助理便道:“数量有限,咱们部门每人一盒。”

    “哇……喜糖欸,部长你真好。”助理立即提着袋子去发糖,梁家乐凑上前来摊开手作势也要:“老大,有没有我的份儿啊?”

    “你们吃的还少?”薄荷一把推开梁家乐,大步向自己已经空了许久的办公桌走去,刚刚坐下胡珊、张煜寒都围了上来,纷纷摊开自己的手:“老大,我们也要,也要。”

    “你们三个该干嘛干嘛去啊。对了,玉林呢?”

    “她今天请假了。”梁家乐耸了耸肩,“明知道老大你今天要回来,晚上我们去喝啤酒吧?”

    薄荷记得湛一凡早上出门的时候给她说让他晚上早些回去的。梁家乐的提议她虽然也有些心动,不过还是默默的把电话掏出来先递给他:“你帮我给湛先生请假。”

    梁家乐倒吸了一口气,立即转身灰溜溜的离开了。胡珊捂着肚子笑的前俯后仰:“哈哈…他怎么敢?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多点两个菜呗,至于聚餐这事儿我觉得还是等玉林回来上班的时候一起去比较好。”

    薄荷蹙了蹙眉,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胡珊问:“她怎么了,有没有说?”

    “感冒了,据说有些严重。我下班去看看她。”

    薄荷顿了顿,想起王玉林帮自己的那些忙,立即道:“我和你一起去。”

    “那我也去。”张煜寒和胡珊自然是不可能分开的,虽然现在办公室知道他们关系的人还是只有薄荷一个人,可她就不相信这两个人能瞒多久。薄荷笑着摇了摇头,那最没心没肺的梁家乐则最后一个表决跟票:“我也去,我也去!”

    即便许久没工作了,可是只要一投入其中,薄荷的工作效率依然恢复了。除了一天副部夏颖留给自己的问题,总算到了下班的时候。薄荷还是给湛一凡发了个短信,内容为:我去看看生病的胡珊,晚归。

    于是三个人便和自己挤一辆车,在路上也没有办公室里的闲杂人等胡珊才讲薄荷也在意却没问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老大,最近我们院里都在说人大检察官选举的事儿,你知道吗?”

    薄荷也不瞒他们,点了点头只道:“知道一点儿。”

    胡珊有话说话,完全没遮拦的便道:“大家都知道你要升上去。”

    薄荷蹙了蹙眉:“嘘,这话不能乱说,那可没定数的。”

    “检察长肯定提拔你,放心吧,我们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如果你走了,我们几个被留下的话就有点儿可怜了。”说实话,他们是真心想要跟着薄荷学习更多的东西,她办案的手段,绝对的独树一帜,因为少了她,这个月他们部门的办案效率都下降了无数个点。

    薄荷笑了笑,其实她是忐忑的,能不能升上去她自然很关心,可是相对来说她的资历太浅,资质太少,什么事情混的都是各年份,她二十八岁便已经是公诉监察部的部长,说实在的,是她自己当初也没想到的成就。

    等红绿灯的时候,薄荷才问胡珊:“你们有没有给她打电话说我们要去?”

    “哦,没有。给人送惊喜,原本就是我们的乐趣,哈哈……”

    薄荷叹息,他们的确是爱给人送惊喜,自己生病那次不就体验到了吗?可是对于生病的人来说,生病时只想休息,什么惊喜都会变成惊吓。

    薄荷无聊的望着窗外,因为梁家乐帮自己驾驶,所以她就和胡珊坐在后面,本也是无聊的四处随便看看,谁知道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薄荷一怔,站在路边花坛那里的人……莫不就是生病了的王玉林?她没在家?

    红灯还有三十秒,薄荷立即摇下窗户,寒风习习的吹进来,吹散了暖气立即引得三个人的大叫。

    薄荷没理那三个怪兽,原本想喊一声王玉林,却又突然止了声,整个人脑子‘嗡~’一声便鸣响了起来。王玉林在等人,而且她已经等到了那个人,那个人她也认识,那个人是……薄烟!

    薄荷按着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仔细的盯着,可是她们很快就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了。

    “老大,你在看什么啊?”胡珊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儿,凑过头来还顺着薄荷的视线望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薄荷的脑子很乱,王玉林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为什么要见薄烟?她要告诉薄烟什么?或者……她和薄烟根本就是认识的关系!?薄荷只觉得自己此刻心惊肉跳,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可是却又不敢妄然的就这么肯定,更不敢相信王玉林会背叛自己对她的信任!

    薄荷立即让梁家乐过了马路拐弯然后靠边停,梁家乐不懂不过还是照做了。

    车一停,薄荷立即吩咐几人道:“我还有急事,今天……我就不去看王玉林了,你们自己打车去吧。”

    “老大,不远了,你真的不去啊?”

    “是啊,老大,不带这样的……”

    “老大,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三个人一人问一句,薄荷此刻答不上来,难道告诉他们王玉林也许根本就不在家,而且也许根本就没生病吗?薄荷说不出来,她宁愿他们去扑了个空以为王玉林出去了,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王玉林就在附近而且在和与她薄荷作对的妹妹薄烟见面。

    薄荷坚持不去,还驱着车就那么离开了。三个人莫名其妙的被丢在路上,虽然很委屈不过都猜测薄荷是不是出了事同时还为她有些不放心。薄荷其实并没有离开,她只是又拐了一个弯,然后将车停到了地下室,再从地下室进入刚刚自己看着王玉林和薄烟一起消失的那个商场。

    薄荷直接上了三楼,因为三楼整整一层楼都在经营咖啡厅和各种特色的餐厅。薄荷买了鸭舌帽,低调从各个可能的咖啡厅前走过,但是,她们只要不坐在床边她就很难发现她们,可如果走进去找的话又很容易打草惊蛇,薄荷只能撤离,下了二楼在电梯旁边的一家商店里随意的光着。

    不过,薄荷没有忘记给王玉林打一通电话,王玉林一接起来,薄荷就状似无意的问道:“玉林啊,你今天生病了吗?怎么样啊?”

    “老大……我,我没事。在家休息呢。”

    “哦,本来我要和胡珊他们三个一起去看你的,可是我临时有急事儿就没去。他们到了吗?”

    “他们要来看我?没……还没呢。”

    “你在家吧?我好像听见有音乐在响。”

    “啊,我在,我在放音乐呢!”

    “那行,你好好休息,去检察院了我们再聊。”

    “行……老大再见。”

    听着王玉林波澜无惊的挂了电话,薄荷却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她在欺骗自己,因为她已经猜出她们在那一家咖啡厅了,听这个音乐,她还有从门前走过的印象。

    “小姐,这些衣服您需要试一试吗?”销售员小姐见着薄荷在拨弄一批衣服立即上前来文。

    “哦,不用。”薄荷抱歉的勾了勾唇,转身出了这家店,也出了商场。

    回到车里,薄荷还在怔怔的发呆。为什么会这样?王玉林对自己撒谎了,她还给自己做过伴娘,可以说她的四个得力下属里,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她,最信任的也是她。因为她性子比较梁家乐沉稳,办事效率比胡珊高,人又比张煜寒开朗活跃,她是四个里面优点最多能力最强的那一个。

    她和薄烟会说些什么?是关于薄烟的过去,还是关于自己?

    薄荷实在心痛,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堪比失恋。薄荷将车驱出地下车库,绕到二号门之外的路边,就在这时放在副驾驶座的电话突然响起,薄荷便将车靠边停了一下,然后拿起电话一看,是湛一凡。

    心里稍些的安慰,总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不会背叛自己。湛一凡,你不会的,对吧?

    得到心里对自我肯定的答案,薄荷挂上蓝牙耳机,接起电话:“喂,一凡。”

    “宝宝,我在家等你吃饭。”

    薄荷听了这话,心渐渐的温暖:“嗯,我马上回来。”

    “声音听起来怎么闷闷不乐的,在哪儿呢?”

    “哎,一言难尽,回去和你说吧。”薄荷是真的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样处理。

    “那好。路上小心……”湛一凡的话还没说完,薄荷却忽然一声低呼:“一凡,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

    “我看见穆萧阳了!就是薄烟的那个前男友!”虽然很模糊,可是刚刚就从薄荷身边走过去,薄荷却能肯定那就是穆萧阳!由此肯定,缠着薄烟的人真的是这个穆萧阳了?他怎么也回来这里?难道他知道王玉林和薄烟在这儿?

    “你到底在哪儿?”

    “我在惠绵路的万达广场,我看见王玉林和薄烟见面,所以想下来跟踪,不过没有跟踪到……我准备离开,却看见穆萧阳了。”

    “他准备进商场?”

    “是的……已经进去了!”薄荷愣愣的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她现在是绝对不能就这么离开了,如果她带着这些疑惑离开,她无法安心。

    “一凡,我要去看看,你要不自己先吃饭吧?”

    湛一凡急急的道:“你别乱来,我马上过来。”

    “现在堵车,你赶过来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我不出去,我就在车里等着,我等他们出来,行吧?”薄荷也知道自己不能让他们看到,不管是王玉林还是薄烟,让她们两个人其中一个看到,这件事可能就更麻烦了,她目前只有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那行,你不能挂电话,要随时告诉我情况。”

    “好,我先去后备箱拿望远镜。”靠她的四只眼是看不清的,而且现在还暮色降临,除了路灯之外,就只剩下万达广场自己的霓虹灯了。

    薄荷在后备箱找到望远镜回到车里,打开窗户将望远镜对着刚刚穆萧阳进去的门。其实,她们喝咖啡离的最近的门就是这个二号门,所以薄荷也坚信她们会从这里出来。

    大约十分钟之后,薄荷终于看到了薄烟。

    薄烟一脸怒容的从咖啡厅里跑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扶着她的肚子,看起来倒是挺艰辛。而随后追出来的是穆萧阳,一脸的焦急之色,大步跨上来就拉住了薄烟的胳膊。薄烟似乎在骂什么,穆萧阳的脸色有些难看,而且从他的侧面看,他已经失去了当年‘忧郁少年’的影子,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壮硕高大的男人,只不过轮廓依旧俊朗,尤其侧面的感觉与那些照片吻合,这也是薄荷为什么能一眼就肯定那是他的原因!

    王玉林也行色匆匆的跑出来,站在后方看着穆萧阳和薄烟在那里争吵,薄荷心里一颤,王玉林的表情……好像很纠结痛苦?

    “一凡,我好像算错了一件事……”薄荷愣愣的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升起窗户喘着气道。

    湛一凡的声音突然变得几分飘渺,隔着耳机轻轻的传来:“什么事?”

    薄荷叹息:“算错了王玉林的爱情。”(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