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3 薄烟不堪的往事秘密

123 薄烟不堪的往事秘密

    薄荷的话惹恼了薄光,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薄荷许久,咬着牙对薄荷冷冷的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因为你和一凡的婚姻是我用公司利益去交换的?可你和他不是看起来很好吗?薄荷,我真对你失望!”

    薄荷无所谓的笑着看着他,也许是真的厌烦了薄荷这虚伪的笑容,他甩开薄荷转身便大步离开了。薄荷轻轻的握着手提包,看着薄光消失在人群里笑容才渐渐的从脸上消失。其实,她对他很早之前就失望了,对父亲毫无期望的女儿可是很容易就做出让父亲失望的事。

    转身,薄荷原本打算找个隐蔽的角落去戴耳机,因为她刚刚已经成功的将湛一凡给自己的微型窃听针藏在了薄光的衣服里,可她没想到容子华竟然会站在身后。

    薄荷一怔,容子华的眼底一片清冷,盯着她,似有话说,却又不说出一个字来。

    “有事吗?”薄荷等了一下也没见容子华说出一个字便率先而问,态度很是疏离。

    容子华顿了顿,终于对着她的眼睛轻声问:“什么时候上班?”

    “下个星期。”

    “那去检察院,我再告诉你这个消息。”

    “什么消息,现在说吧。”她最讨厌别人先卖个关子却又不卖完,尤其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

    容子华勾了勾唇,似是回忆起她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这事儿,“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省人大快要召开了,选举检查委员的事情。”

    薄荷一顿,选举检查委员?和她有关系的吗?

    “你可能会升职。上次珠宝案子破的不错,中央领导都特别夸奖了你。检察长更是有意提拔你。”

    这对薄荷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个好消息。谁都想往上爬,她自然也不例外。虽然她自上班以来爬的有些快,可她绝对依然抱着欣欣向荣的目标和态度。

    不过……这事儿她不能抱太高期望,因为失望的时候摔得也会很痛。

    “是吗?谢谢你告诉我这事儿,不过还是要看上面的决定和民众们的投票,我只管好好工作便是。”

    容子华早就习惯了薄荷这谨慎的态度,她工作很认真也很严谨,一直以来都是下面一干中等的学习榜样,许多时候他也要在她身上吸取值得学习的地方。可她也有缺点,缺点就是面对熟人的时候,也伪装的很严肃谨慎,完全不表露真情会让人很容易气馁。

    “宝宝,”湛一凡的低唤从左边传来,薄荷扭头望去,就看到湛一凡信步走来,接着很快就揽上了她的腰肢,低笑:“在这里和妹夫聊什么?”

    容子华眯着眸子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也眯着眸子看向容子华,两个男人在空中对视,氛围突然就变得诡异了起来。薄荷立即拉着湛一凡转身,低声道:“工作的事。走吧。”

    湛一凡回头瞥了容子华一眼,低头对已经拉着自己离开的薄荷道:“我不喜欢你和他单独站在一起。”

    薄荷一楞,抬头看向湛一凡微冷的目光。

    其实……他从前喜欢容子华的事是从来没和湛一凡讲过的,刚开始是不想讲,后来是觉得没必要讲。在海岩岛,她就不信当时坐在车里的他没看见容子华和薄烟,可是她实在不知道湛一凡究竟知不知道这事儿。

    现在看来……湛一凡也许根本就是知道点儿什么的?

    薄荷拉着湛一凡到角落去,转身的时候无意识的往容子华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薄烟又站在了容子华的身边,容子华的神情很淡漠,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对待着薄烟,看来他们应该是和好了,毕竟薄烟的肚子里怀着的是他的孩子。

    薄荷靠在墙上给湛一凡使了个眼色,湛一凡立即很配合的伸手撑在墙上完美的将她挡开众人的视线。薄荷将耳麦戴在左耳,因为她今晚的发型是将大波浪的卷发独拢在左边,左边自然能很完美的替她挡去耳麦。

    “听到了,”薄荷笑了笑抬头看向湛一凡,“正在和那个胖子说,下次给他介绍‘薇薇’里最好的小妞。”微微是本城美女最多娱乐会所,薄荷失望的摇了摇头,“男人都这样吗?在一起除了说女人之外还是说女人?”

    湛一凡伸手,用细长的手指挑起薄荷的下巴,低头靠近却又不吻下,只笑道:“男人的确是这样,可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给我找小妞的。”

    “你敢找小妞,我就……”

    “嗯嘛,你的一阳指。”就算没找,也吃了不少她的一阳指戳功了。

    薄荷得意的扬扬下巴:“知道就好。”

    耳朵里依然传来薄光和那些商人们说着恶心的话题,可是薄荷又不想漏掉任何一个可能会得到的信息,便也只有忍着。而湛一凡,是此刻陪着她的安慰,拉着他的衣襟,听着大厅里乐队们弹奏的美妙音乐,琉璃的灯光投在湛一凡的身上打出一圈的黑影,这么近才看得清他的面容。而他将自己笼罩在他的怀抱下,仿佛隔了一个小小的世界出来,旁人看不见,自己却瞧得见他此刻专注着自己的目光。

    薄荷有些情不自禁的盯着他凑下来却又不吻来的嘴唇,那么近,近的都能感觉到他不停的喷洒到自己脸上的温热气息。

    薄荷拉着湛一凡离自己又近了一些,心里想着没人能看见她在做什么,嘴唇却没什么犹豫的真的亲了上去。湛一凡的眼底闪过一抹狡黠之色,大掌扶着薄荷的腰肢往自己身上贴来,自己也向她压了过去,两个人在角落里亲密的贴在一起,吻在一起。湛一凡有些饥渴的吞噬着薄荷的唇瓣和舌尖,品尝着那美好又温热的湿软,薄荷也不客气的反吻着他,甚至从被动变成主动,两个人的嘴就在哪里追来追去的吻着,直到大厅里响起轻微的哗然之声两个人才从自我的‘二人世界’里拔了出来。

    薄荷侧头从湛一凡的臂弯里望出去,在看到掀起这个晚宴第二次**的人时也意外了,一身红色晚礼服的孟珺瑶实在太过惹眼,漂亮,大气,高贵,实在不输于薄荷。而且孜然一身,最容易吸引男人们的目光。

    她看向湛一凡:“我竟然不知道她要来?”

    湛一凡眯了眯双眸,回过头来先替薄荷擦掉下巴和嘴角的口水,还有一些花掉的唇膏,神情有些漠然的才道:“我也不知道。”

    薄荷立即打开手提包拿出唇膏和粉扑补妆,湛一凡双手插兜微笑的看着她那慌张又懊恼的模样,其实今晚谁来这场宴会,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薄荷补好了妆重新挽着湛一凡回到宴会里,遥遥的看着与薄光握手的孟珺瑶,薄荷觉得自己是真的看不透这个女人。

    一开始就觉得她是喜欢湛一凡的女人,是湛一凡的青梅竹马,后来她到中国住进湛家,她认为她的确是有备而来而且总是有意无意的挑衅着自己。可是又突然间搬离湛家,婆婆虽然没有责问,可是薄荷后来还是给宋轻语打了个电话过去报备。宋轻语听了也只是叹气,只说让薄荷自己谨慎一些,还说要注意孟珺瑶接下来的举止,薄荷知道婆婆始终向着自己,心里也多了安慰。

    可是薄荷绝对没想过,这孟珺瑶会来参加薄氏的周年庆典,她才刚刚来中国,甚至刚刚接触这里的圈子,何以这么快的就能和薄家打上交道?而且,她来中国的目的难道不是和湛氏合作生意的?

    薄荷注意听着耳机里薄光传来的声音:“非常欢迎孟小姐的到来。”

    “薄董事长客气了,能参加这场宴会,是我的荣幸。”

    “孟小姐今晚真是美极了,来,我们到那边去说话。”

    “哪里比得上您的二位千金?”

    “我们家两个就是小家碧玉,还是出嫁的妇人,怎么能和你的高贵相提并论呢?”

    “呵呵……薄董事长真是客气。”

    薄荷嗤之,中国人就是喜欢贬低自己的孩子去虚伪的夸奖别的人,她怎么就小家碧玉了?

    湛一凡注意到了薄荷的怒意,还好此刻音乐响起,湛一凡立即拉着薄荷滑入舞池,一边跳着舞一边轻声的提醒:“别把心事表明的太明显。”

    薄荷点了点头,随着湛一凡舞动翩翩。

    “薄董事长,上次我和您说过的合作之事,您考虑的怎么样?”

    “你是说,关于G市的房的地皮开发和投资?据我所知,你这事之前是在和我二女婿合作啊,孟小姐这可算是在离间我和我女婿之间的关系哦?”

    “薄董事长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更何况我孟家和湛家一直都是世交,我和湛先生更是从小一起长大,我和他的感情非常之深,我怎么可能对他或者对您做出这种事?”

    “那我就不明白孟小姐的意思了。”

    “很简单啊,我和您合作投资,和他合作地皮开发。你是中国商人中的佼佼者,更是云海市商人重首屈一指的人物。我想这也是我孟氏第一次涉水中国的房地产事业,当然少不了您这样一位人物的扶持。至于湛氏那边,我定会和一凡先说清楚,这您放心。”

    “既然如此,没有商人不做生意的道理,那我期待与你的合作哦。”

    然后是就被相撞的声音,薄荷看向正盯着自己瞧的男人,抬起头附耳道:“再说你的事,等会儿回家再告诉你说了些什么。”

    湛一凡颔了颔首,薄荷一个轻旋转身,靠在了湛一凡的怀里,音乐停止一曲舞也结束了。

    公司请的司仪在台上讲话,薄荷和湛一凡站在人群中,孟珺瑶靠近二人时,司仪刚好让薄光上台讲话。

    “凡哥哥,薄荷。很意外与你们在这里见面。”

    薄荷侧眸淡淡道:“并不意外,我是薄家长女。”

    孟珺瑶一副恍然模样:“哦……看来你的地位比英国那些家族人员所猜测的还要好一些。”

    薄荷挑眉,湛一凡轻睨视线的投向孟珺瑶:“乱说什么?”

    “凡哥哥我可没乱说哦,英国那些贵族和上流社会包括圈子里的人都不清楚嫂子的身份地位啊。”

    湛一凡冷冷道:“她是我妻子,其余的重要吗?”

    孟珺瑶顿口,认真的看着湛一凡,湛一凡也看着她,薄荷虽然感动湛一凡的这句话,可实在不喜欢湛一凡与别的女人对视,就算是不耐烦的对视也不喜欢。

    “一凡,”薄荷轻轻的拉了拉湛一凡,“走吧,我想回家了。”

    孟珺瑶埋怨的盯着湛一凡,压低了声音却有些颤抖的控诉而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关心我吗?离开你们家,我去了哪里,你就一个电话也没打过,我看你是真的不打算和我再做朋友了!”

    湛一凡挑了挑眉:“瑶瑶你知道的,如果想和我做朋友该注意些什么,需要注意什么,你都知道的。从前由着你胡来,是因为我心里没在乎的人,可如今你对着你嫂子胡来说胡话,我都不会容忍你。希望你再次明白。”说完湛一凡就握着薄荷的手转身向人群外走去。

    薄荷的耳朵里,身后的舞台上都传来同一句话:“再次感谢所有支持薄氏的人光临这次晚宴庆典……”

    回到车里薄荷就投入湛一凡的怀里,还主动的撒起娇来:“一凡,你今天真是让为妻感动。”

    湛一凡身子一颤,不过还是先镇定的让小王开车,然后才拉下四面八方的窗帘,最后才挑起薄荷的脸蛋儿来朝着自己,坏坏的一笑:“怎么感谢我?”

    薄荷鉴于他刚刚对孟珺瑶说的那一番话,温柔的眨了眨眼送上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媚眼:“今晚你想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真的?包括KJ?”

    “……可以。”薄荷大方的答应,反正她听说过,男人都好让女人做那种事情,虽然她因为不太喜欢只给他做过一两次,不过今天这会儿她还算心情好,所以愿意。

    “在这里,现在,也愿意?”

    “呃……”薄荷犹豫了,毕竟前面还坐着个小王。

    湛一凡轻咳了一声,其实他们今天开的是加长车来,全是沙发真皮,里面非常的豪华。豪华的将副驾驶座和驾驶座都连了起来,也将后面的空间与驾驶空间隔了开。可是说话声或是别的什么声音难免也会传入司机的耳朵。

    湛一凡立即吩咐小王放音乐,小王心领神会不敢犹豫立即把音乐放开,音响非常好,至少后面不管干什么,只怕前面的人也听不见了。薄荷‘啧啧’的摇头叹息,这有钱人的男人就是奢靡,创造这种空间几乎做的是滴水不漏,让她这种‘欲拒还迎’的女人还怎么拒?

    “宝宝,”湛一凡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薄荷,薄荷没办法,都答应了又不可能食言。虽然很无奈,不过薄荷还是在湛一凡面前跪了下来,一双洁白的小手也主动的伸向他的裤腰带……

    总的来说,在湛一凡温柔又细心的教导下,薄荷给湛一凡的这次主动KJ算是成功了。除了湛一凡这无赖逼着她吞下去之外,她别的什么意见都没有。结束了‘激情四射’的半个小时,薄荷躺在沙发上喘息,表示不想再说话了。

    湛一凡理着薄荷头上的头发,温柔的低头看着刚刚为了自己而嘴累了的薄荷:“回去为夫亲自给你刷牙。”

    薄荷不想理她,虽然已经漱过口,可她就是不想理他。以后甭想她再给他那啥啥,自己爱谁谁,就让谁去,反正她不要做这么吃力的事情了!还是吃JZ!

    突然,原本没精神力气的薄荷‘哗’的坐了起来,按住欲说话的湛一凡,捂着自己耳朵里的耳麦示意有了重要消息,让他安静。湛一凡立即让小王关了音乐,音乐一停薄荷终于听清里面薄光和旁人传来的对话。

    “薄荷呢?”

    “和湛家那小子老早就走了。”回答的是爷爷,看来他老人家一直都在观察自己。

    “这个不懂礼数的。”

    薄荷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湛一凡,轻声道:“被人骂了。”

    湛一凡将薄荷揽过来在自己腿上坐着,薄荷又仔细认真的听了起来。

    “我看,毕竟还是烟儿好,这些年没白疼她,贴心。可你偏偏给那白眼儿狼丫头那么多股份,她根本就是越来越不尊重我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毕竟不是亲生的,怎么带都带不贴心!”

    说这话的是蔡青奕,她嘴里吐出这样的话薄荷已经不感觉意外了。

    薄光一声低吼:“你给我闭嘴!你要是真的疼过她,她会这样!?”

    对于薄光的态度,薄荷是真的意外了,自己今晚指责过他,可是却被他生气的堵了回来,她也相信这个男人根本就没为对待自己的态度而内疚后悔过。可现在他竟然指责蔡青奕?他有什么资格指责!?

    “妈,你看他……总是这样!天地良心,我对薄荷怎么样,老天爷看着,我没打她没骂她,我还要怎么样?该吃的该穿的从小我就对她和薄烟的一样……我……”

    薄荷心里骂了一句:冷暴力比真正的暴力还要残忍!

    奶奶出声阻断:“别说了!老天爷的确看着,不过薄荷那丫头是真的让我寒心了。我去她那里,她都是冷眼看我的,横眉竖眼不给个好的态度,我看是真的没把我当她奶奶了,她全变了……”

    薄荷在心里默默的回声:奶奶,不是我变了,而是我认清了。

    又说了几句薄光就让他们一行人先回去,而他自己上了另外一辆车,然后让司机开车。也就在此刻,那边的音乐响起,薄荷的耳朵一声‘呲——’响,她立即取下耳麦,痛苦的揉着耳朵看向湛一凡道:“音乐一响起,信号好像就被屏蔽了。”

    “哦?”湛一凡拿过耳麦自己放到耳边,刚刚试听一下就也取了下来,然后搁到一边去:“还是等一会儿再听吧,他应该是在车里安置了什么屏bi器,看来他现在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薄荷实在不明白薄光的行事,不过却突然想起孟珺瑶与薄光的事情来,便把自己在跳舞的时候听到的内容告诉了湛一凡。

    湛一凡有些意外的挑眉:“你说孟珺瑶主动找他合作?”

    薄荷点头:“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我确定。”

    湛一凡沉思了一下,握住薄荷的胳膊轻轻将她放到了一边去,自己则拿起电话立即为此事忙去了。薄荷听他说了一会儿,应该是给李泊亚打的电话,要让他注意一下方案和孟珺瑶那边的问题,薄荷听着无聊就拿起那耳麦隔几分钟听一次隔几分钟听一次,又半个小时后湛家到了,那边却依然还是呲呲响。

    回到房间,洗澡换衣服薄荷拿着听,就连湛一凡已经不耐烦的压着她开始耕耘时她还在不忘记偶尔拿起来听一下,一整个晚上,都呲呲的响,不得不让薄荷怀疑,他该不可能在车里坐一晚上吧?最后薄荷顶不住疲劳的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再听,那边已经不在呲呲的响,可是却传来佣人的说话声:“这是什么?”

    “应该是老爷在哪里沾到的吧,扔了便是。”

    然后薄荷的耳麦里便真的只剩下永无止尽的安静了……

    那天之后,湛一凡开始忙了起来,薄荷则在家闲了起来。

    窃听器是用不到了,便开始等湛一凡给自己关于那张照片背景的资料,同样的也在等着王玉林给自己关于薄烟的资料。

    *

    薄荷上班的前一天,王玉林来湛家探访。

    薄荷看王玉林手里夹着的文件袋,让张姐准备两杯奶茶,然后便领着王玉林去了二楼书房。

    因为书房被婆婆宋轻语改造过,所以并不如别人家里的那般古板,同样充满古欧风,白色的书桌白色的沙发白色的书架,还有白色的沙发,飘窗下还搁了一个长长的软垫,可是相比一楼的书房却温馨许多。

    薄荷坐下来,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看向王玉林吩咐:“坐吧。”

    王玉林叹了一口气,将文件夹递给薄荷:“你让我帮你查的。”薄荷接了过去放在一边,像是没准备现在看似的,王玉林一向摸不准薄荷,张姐端着奶茶上来她才在薄荷旁边跟着坐下。

    “这奶茶是用鲜牛奶做的,绝对不含奶精。张姐还专门为了我去学做的这个的手艺,就因为我喜欢,你尝尝,绝对比那些咖啡厅里的还要好喝。”薄荷看向张姐笑笑又向王玉林介绍。

    张姐把奶茶和一些糕点放下,退到一边去才谦虚的道:“夫人,还是先生体贴,他让我们去学的做寿司,泡奶茶这些技术活。不然我们这些已经落伍的人怎么会做这些玩意儿啊?”

    薄荷抿唇微微的笑,的确是湛一凡,他总是那样体贴。

    张姐退了下去,王玉林喝了一口奶茶,抬头看向薄荷时已经是满眼的羡慕:“老大,看来湛先生真的很疼你,你可真幸福。”

    “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机会。你还年轻,你想想,我二十八岁这年才遇到他。在遇到他之前,我甚至都没想过这辈子我也有可能会幸福。”

    王玉林叹了口气:“对啊……我妈都逼着我相亲了,我一边觉得我的确是大了,二十五岁了,毕竟女人能抗住几年?过了二十七岁女人的青春就真的结束了,那个时候再没嫁出去就是真正的剩女,我可没自信会像你一样遇到一个‘湛一凡’!可是一方面,我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样去相亲认识不熟悉的人说结婚的事,怕自己在以后会后悔,与遇到真正喜欢的人。老大,做人真矛盾。”

    “是啊,矛盾的自己都快不认识真正的自己了,到底想要什么?到底要做什么?可是总会有一个答案的,总会知道的,如果自己实在看不清看不见,那就跟着自己的心走,心知道最想怎么做。拒绝,还是妥协,不就这两个选择么?”薄荷拈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喝了两三天中药,虽然的确是苦,可是她觉得自己的胃口好了些,人也有劲些了,中药的效果的确让人惊喜。

    王玉林想了想薄荷的话,遂即用力点头:“嗯。老大你说得对。让我茅塞顿开啊!”

    “我可没这本事。哦,对了,谢谢你这个,我会好好享用的。”薄荷微笑着晃了晃手里的文件,王玉林的心里有些疑惑,见着薄荷拿微笑,心里的疑惑又不敢问,便也只好拈了糕点往嘴里送。

    “玉林,我希望你能忘了帮我调查的这个人的一切,这是我手中的利剑,我不想因为它到时候伤了你。你不知道,才是对你最好的保护,明白吗?”

    王玉林的脸色顿时有些着急:“可是老大,那是容委的妻子……”

    “嘘……!这就是首先需要忘记的,这一趟浑水,你没必要趟下去,你擦边球的走过,也该擦边球的离开。”这是薄荷给王玉林的警告,她也相信王玉林会明白她的意思,王玉林一直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这一点聪明她还是相信她有的。

    王玉林告辞了薄荷才缓缓的从文件夹里倒出所有的资料来。

    扔开文件袋,薄荷伸出细白的手指轻轻的挑了挑,先从一丛照片里挑出最大的那一章,毕业留念照?薄荷翻过去看了看,背面都写着名字,很开她就找到了薄烟。在学校里是乖乖女的薄烟,在毕业留念照里是那么的清纯,那么的活泼可爱,齐刘海整齐的黑长发,笑容灿烂。一眼,便能轻易的看到她。

    薄荷扔开那张照片,抓起那一大把的照片,运动会时的照片,出去郊游的照片,游泳的照片,一群人去唱歌时的合照,吃饭时被旁边的人拍下的抓拍侧影,不得不说,薄烟读高中的时候似乎过得挺快乐的。

    可是……这些照片有什么意思?薄荷终于发现一个端倪,似乎这一堆的照片里每一张都有一个人会在,一个穿着黑色皮衣,黑色皮裤的少年,有阴郁的双眸和侧脸的俊朗少年。他是谁?薄荷立即又捡回第一张照片,对着每个人的脸一个一个的找,很快她就找到了,因为这个人站在最后一排,可是却是正对着薄烟的位置站的,而他的视线……似乎原本就不是向着相机,而是落在薄烟的身上?薄荷翻过去一看对方的名字:穆萧阳。

    穆萧阳?薄荷确认自己的人生前二十八年都没听过这个名字,薄荷将所有照片整理到另一边去,又拿起那一堆的文件来仔细的看。果然,有一整张纸都是介绍穆萧阳的。

    穆萧阳,二十四岁,身高一米八零,单亲家庭,毕业于云海市第五高中。薄荷顿了顿,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是高中校友,可他和薄烟能有什么关系?除非……他就是薄烟那个‘前男友’?

    薄荷低头继续看下去,资料介绍穆萧阳读高中的时候成绩不太理想,只有数学、物理是次次高分而过,其余的几乎都与及格线擦边上下。穆萧阳和自己的父亲生活,母亲重组了家庭还有了新的孩子,可是父亲噬赌经常纠缠母亲的新家庭,后来母亲一家在穆萧阳父子俩眼前和生活里彻底消失。穆萧阳学习不好,可是在外面混迹的不错,那一边的所有高中,那些小混混几乎都是他的小弟,每次打架闹事少不了他,进派出所的次数更是多不胜数,算是很有前科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小子。但是高中毕业之后穆萧阳突然消失了,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连生死也不明,但有不少人据说其投靠某帮派之下成了真正的黑社会。

    薄荷拿起照片,对比了一下手中的资料。照片里的少年神情忧郁,那双眼睛泛着淡淡的哀愁,也许是家庭原因,他的眼底有着别的少年所有没有的成熟和沧桑。这样的少年很特别,难保当年薄烟不会喜欢。

    薄荷又翻了后面一些单子,看到其中的三单时薄荷整个人都愣了。

    怎么会……?三张,都是从医院拿出来的档案记录,其中竟然有两单都是堕胎记录?而另外一单,是同一家医院,竟然处女膜修复术!

    薄荷轻轻的咽了咽口水,薄烟,你竟然打过孩子,而且看上面的日子,都是五六年前,她还是高中生的时候?薄荷拿起那些照片,上面的薄荷总是对旁人以笑脸,青春活泼而有阳光。可是这报告单上的薄烟,已经写满了谎言。

    薄烟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她的恋爱,甚至整个家族都以为她是冰清玉洁的少女,直到她领着容子华的出现,那场求婚才惊煞了许多的人,原来薄家二小姐也到了恋爱的时候。

    薄荷到现在还记得他们言语间对薄烟的赞赏,不过都是夸奖她的好,她要么不闹出一丁点儿的恋爱绯闻,要么就直接带了个最好的人才回家。薄烟这样的女儿,简直是家族里所有人的楷模,简直是云海市上流圈小姐们的学习榜样。

    甚至家长们都说,不要学薄家大女儿的冷漠,要学二女儿的开朗。大女儿和二女儿一样规规矩矩,可二女儿就是比大女儿好,刚刚大学毕业就找了个乘龙快婿给薄家,而大女儿已经工作上岗五年,却沦为了剩女。工作再好有什么用?社会地位再好有什么用?找不到男人,才是真正的没用。

    可是背后的真相呢?谁敢相信,冰清玉洁而又天真开朗的薄家二小姐做过两次人流,还去修补了处女膜。这个世界,果然没有什么事情是钱办不到的。只怕容子华还以为自己是薄烟的第一个男人,还以为他的孩子是薄烟的第一个孩子,因为她知道他有感情洁癖,那样爱干净的男人是从来不屑于去任何会所做别的男人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的,如果他知道真相会是怎样的心情?

    薄荷不知道。

    最后还有一张单子,薄荷捻起来,是一个网址,下面是王玉林用电脑搭上的一句话:“老大,这个网站需要被高手才进的去,进去后你会得到更多的资料照片的。因为这是那个少年的私人网站,进去之后出来还需要抹灭痕迹,切记。这些资料都是我搜刮来的,不要泄露出去了。”

    薄荷看着这一串符号组成的网站地址,她不是网络高手,可是有一个人是,梁家乐。但是她不能找梁家乐,这个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最好,她不能再让检察院的人牵扯进来。那么找谁呢?

    薄荷想到了花延曲。花延曲这厮平日里除了背法律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电脑,他喜欢玩游戏,可是在大四的时候也曾自己建立过一个网站,这个网站如今有没有经营她不知道,可现在她只能求助花延曲了!

    薄荷把这些文件通通塞进文件袋了,拿回房间找了个地方藏好,换上衣服才给花延曲打电话。

    “喂?在哪里儿呢?我明天就要上班去了,今天去你家坐坐吧?给我地址……行,我半个小时后过来。”

    薄荷换上鞋,拿着包抄下地址便出去了,还吩咐张姐她们不用准备自己的晚饭。

    在路上薄荷才有想起一个问题,花延曲与容子华的关系并不比与自己的差,自己如果贸然让他帮忙,他会不会跑去告诉容子华?薄荷突然有些犹豫,说实话,她很想拿着这些东西威胁薄烟甚至打击她。说她心思歹毒也罢,她就是想要撕裂薄烟脸上的那张面具,让她在众人面前现形。从前到现在,薄烟装着无辜装着活泼开朗陷害自己不下数次,而她的威胁薄烟似乎也并未放在心上,那天竟然还敢到家中去挑衅她薄荷。

    薄荷不想破坏薄烟的婚姻,她觉得薄烟与容子华现在幸福与否都与她无关。可她想得知薄烟的那些秘密,那些她在当年就千方百计隐藏的秘密,如果知道这些秘密,这对薄荷来说会是更有利能打击和阻挡薄烟嚣张气焰的把柄。

    薄荷一路犹豫着就到了花延曲家。陈妃在家,不过花朵儿似乎还在学校上学,时间还没到,所以陈妃还没去接她。

    陈妃见到薄荷并不意外,立即邀她进门:“快快,进来坐。阿曲刚刚来电话说了你要来,我就让保姆去买菜去了。快坐,我给你泡茶。”

    “打扰你们了,你们来云海市这么久我也没看过你们,这是礼物。”薄荷将从路上买的一篮子水果和一篮子干果都递给陈妃。

    陈妃一个一个接过来搁在茶几上,看着薄荷笑道:“很沉吧?那我不客气都收下了啊。”

    “不用客气。怎么,学长还没回来啊?”薄荷环视了一下房间,他们住的是公寓套房,装修的很干净简介,可是也很温馨。特别是餐桌,围绕了半圈的镶入式木椅,还有紫色的珠帘垂下,特别的浪漫。还有这客厅,紫色的沙发,咖啡色的地毯,紫色的花艺,甚至紫色的茶具。

    她记得,花延曲非常喜欢紫色。这个闷骚男人,都要被这陈妃给惯坏了。

    “没呢,他说接了朵儿一起回来。你怎么样啊?结婚也一个月了,有没有准备要孩子?”陈妃给薄荷面前推了一杯茶就在旁边坐着,然后非常‘可亲’的问着这个让薄荷有少许尴尬的问题。

    “这个……顺其自然吧。怀了就生,没怀上也不着急。”

    “哎……可怜朵儿是打你们家孩子越来越多了,如果生个小子,只怕阿曲肯定要急着把女儿往你们家嫁的。”

    薄荷笑了,她和花延曲都是公务员,还只能生一个,不过现在生男生女都已经无所谓了,除了中国的个别地方还比较严重的重男轻女之外,她相信在部分人眼中心中只怕还是生女儿最好。

    “其实我也想生个女儿,让朵儿以前多多照顾我们家孩子,更好。让她们成为好朋友,也不错。”

    陈妃调侃:“只要不像咱俩当年那样斗就行了?”

    薄荷失笑:“不使坏心眼儿,怎么都可以。”

    花延曲回来的时候,保姆都已经把菜买回来呆在厨房里开始做菜了。花朵儿进门拉着小书包的带子就像陈妃飞扑而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妈妈,妈妈,朵儿想你了……”

    薄荷看着陈妃温柔的弯腰抱着自己扑过来的女儿,看着这温情的一幕,薄荷的内心也开始柔软,好像有那么一个地方已经不是一次的被她们母女给触动了。

    母女俩这样相处的时刻,这样相处的画面,她是真的羡慕又嫉妒。

    ------题外话------

    ——薄荷母爱泛滥咯……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