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2 植物园的回忆

122 植物园的回忆

    薄荷站在窗边看着降临的暮色,不远处的书桌上电话‘嗡嗡’震动而响。她不是没有听见,更不是无动于衷,她只是知道打来电话的人是谁,她在故意拿乔。

    断了一次又一次,第四遍的时候薄荷终于走过去拿了起来,屏幕上如她所料的显示着‘薄烟’二字。薄荷勾了勾唇,接起来却不说话,对方显然比她着急,压抑不住的愤怒变成了低吼:“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薄荷转身轻轻靠在桌子上,按下免提才对着手机冷冷道:“我自己的手机,我有义务选择接与不接。”

    “你是故意的,薄荷!”

    “看来,你周围没有人在了?怎么你结了婚还每天跟着薄家人转呢?难道你和我不一样,真的把容检委纳入招赘到了薄家?”

    薄荷就奇怪了,这薄烟不愧是他们疼到大的女儿,嫁出去和没嫁出去基本都是一样的。毕竟薄家给她的婚礼排场可比给自己的浩浩荡荡多了,据说送亲都配备了十几辆奔驰,假装可比自己那股份还要之前,更别说奶奶那一小箱子珠宝首饰了,只怕她老人家原本就准备了两个小箱子!

    薄烟气汹汹的堵了回来:“要你管我的事!”

    薄荷挑眉:“那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意义?”不让戏谑她,她接起电话的乐趣又何在?

    薄荷冷冷一声笑,作势的便道:“那我挂了。”

    “不许挂!你给我听着!”薄烟似乎还摸不清状况,还在薄荷的跟前撒泼,不过这样的她,总比那个阴着来的她让薄荷更有安全感,因为她撒泼就说明她已经拿薄荷没辙,已经彻底的与薄荷撕破了脸,已经和她的妈妈一样,对自己恨得牙痒痒了,恨得甚至无法控制情绪了。

    “妈妈的日记我拿到了,你把我的东西给我,我们交换!”

    “哦?”薄荷轻咦了一声,看来薄烟今天的来访,还有这一层目的,都怪她竟然没看明白薄烟临走时的眼神。“不过……”薄荷顿了一顿,眸底的冷意加深,“我不想和你交换了,怎么办?我觉得,那日记看与不看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你……”薄烟似乎在意料之外,倒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回道,“你怎么能这样言而无信!”

    “言而无信的是你,薄烟。你不顾我的警告无数次的与我挑衅。你不是不在乎吗?那就继续无所谓啊。接下来该怎么做,想怎么做你做就是,只是如果你再挡我的路,可别怪我不客气。哦,对了,还有。你千万别生气,肚子里有孩子,妈妈生气孩子也会受到影响哦。就这样吧。”啪的一声薄荷率先挂了电话,心情倍爽的看着手中的电话,然后扔到了一边去,再响就依然不再管它了。

    蔡青奕的日记里记了些什么她已经不在乎了,她也相信自己如今知道的一定比当年的蔡青奕知道的还多,更何况蔡青奕是带了主观的态度去记录那一切的,她不想看到她那些不堪的文字。

    至于薄烟……薄荷等着王玉林送来的资料,然后一切都会成为撕裂薄烟面具的证据。,包括那只录音笔!

    薄荷觉得有些疲惫就在沙发上卧了一会儿,这一卧竟然就不小心睡着了。再醒来,只听见一声非常轻的关门声,说非常却依然醒了是因为薄荷此刻有些警醒,睡得也不踏实,模模糊糊间仿佛并没有睡着,还能感觉自己就站在这个屋子似的,很诡异。

    湛一凡见薄荷睁开了眼睛,低声道着走来:“吵醒你了?”

    薄荷摇了摇头:“小眯了一下,”薄荷看了眼时间,七点半,立即坐起来,“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湛一凡走过来坐下,还伸手将薄荷也揽到了自己的腿上,工作了一天似乎这么抱着她就是一种最大的安慰和享受,抱好了才回答薄荷的问题:“明天我陪你去中药植物园,晚上去参加宴会。但后面几天,我可能回来的比今天还要晚,公司的事情有点儿多。”

    薄荷知道湛一凡是个商人,怪也只能怪自己休息的时间太多了,每天闲的倒是无聊。

    湛一凡看薄荷听了他的话竟然面无表情,立即又道:“我知道这段时间冷落了你,我答应你,有时间我一定会带你到处去走走!”

    薄荷拍了拍湛一凡的肩似安慰道:“没事,我知道工作有时候不由人。”她有时候也加班,有时候甚至为了追案子也出差,所以她能理解他。

    湛一凡欣慰的一笑,话题又转:“听说……今天他们又来惹你不开心了?”

    薄荷微微的拧眉:“张姐给你说的?”

    “我是这个家的主人。”所以张姐告诉他一切发生过的事,都是理所当然。

    薄荷也不是怪张姐,她只是觉得这事儿没必要和累了一天的湛一凡讲。

    “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不过也该相信,如今她们欺负不了我,反而是我把她们气走了。”回绝的很干净,而且肯定还让她们带着心惊胆破离开的,毕竟她可是‘带满了病毒’。

    湛一凡轻轻的刮过薄荷的鼻梁:“那我就放心了。”

    “下次如果你在旁边的话,还可以给我鼓掌。”因为下一次,她会真正的开始狠,而不是只和她们耍耍嘴皮子。

    湛一凡抱紧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总算是教育有方,老公我没白费心。”

    薄荷娇嗔的打向湛一凡的肩:“耍嘴皮子。快,我饿了,下去吃饭!”说薄荷便要起身从湛一凡的腿上下去,湛一凡不给薄荷机会‘噌’的便抱着她起身,快步的走向门口。

    薄荷‘啊’了一声,开始在某人的怀里挣扎,声音还带了些无奈:“你放我下去,又让刘姐和张姐笑话……”薄荷还记得张姐和刘姐每次那看着他们便暧昧,然后她们还一起躲到一旁去的模样,薄荷是真的尴尬。

    湛一凡霸道的只道:“没事儿,她们早就该习惯了。”

    *

    云海市的中药植物园就在南区的郊外,如今它不仅是旅游基地,还是中国目前为止最大的中药植物园,里面有成千上万种中药植物,不仅是许多制药厂的采集药材的基地,也是许多私人中药馆采购中药的目的地。

    薄荷和湛一凡来的时候,正有一个中医学院的学生们也在参观和认识中药植物。这天天气有些阴霾,还刮着大风,薄荷戴了帽子围了厚厚的围巾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也觉得有些冷。湛一凡和她一样穿着黑色羽绒服围着灰色围巾,两个人与那群大学生们擦肩而过引来无数瞩目。好看而且有气质的人总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至从与湛一凡在一起薄荷便已经习惯了这样多的注视。

    湛一凡早就联系了这里的管理员,约定了在银杏树院门口见面,那管理员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个子高高的,很瘦很黑,不过见到他们却非常的热情,相比是认识她和湛一凡的身份的。

    薄荷走进银杏园,这个季节银杏树的叶子全部都已经归于尘土,要过完了年才会再发芽,再重新生长。所以每个树枝上都是光秃秃的,只有树杈。薄荷行走在银杏园,抬头望着同样的天空,她在想,两年前的白合会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也站在这里吗?望着银杏树还是这片天空?

    在后面与管理员轻声谈完话的湛一凡走上前来,拉着薄荷的胳膊转身便走:“走吧,这个管理员是两年前才来的,应该是岳母来过之后的事。”

    “那两年前的管理员呢?”

    “被调走了。”

    “被调走了?”薄荷讶然的看向湛一凡,这事情怎么可能那么巧?

    湛一凡叹了口气,的确是巧,巧的让人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有人故意而为,因为不仅仅是银杏树林的管理员,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在两年内被调离了工作岗位,留下的人少之又少,可以说这里面几乎被大换血了一次。

    “不过有几个保安还是两年前的老人,我们或许可以过去问一问。”湛一凡不想无功而返,还好有这么一条值得走一趟的信息在,薄荷却在听了湛一凡的话之后心里逐渐的不安,事情会不会巧过头了一些?

    一路走,春季到来,万物复苏,不少植物已经开始抽芯嫩芽,薄荷还是不解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而洛倾城所说的,她突然离开,看到的是他背后突然出现的那些人,那些人又是谁?

    湛一凡和薄荷找到物流管理处,薄荷表明自己检察官的身份,说明来意想要见一见两年前便在这里工作过的保安,当然湛一凡也偷偷的塞了一些好处给他们。不一会儿,管理处的人就替薄荷和湛一凡找来两个保安,一个五十岁的高壮汉子,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青年。

    薄荷一回头,那个高壮汉子的眼底就闪过一抹‘诧异’之色,薄荷和湛一凡都没有漏掉这一点儿,四个人到了物管处特意给腾出来的空房间。

    “不知道检察官找我们来要问什么事?我们都是小人物,我们还需要工作养家……”那个高壮的保安进门就是一脸的不安,局促的搓着手望着他们。而那个年轻的保安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一脸的防备之色。

    湛一凡先看向那个年轻的保安,问:“来这多久了?”

    湛一凡冷着脸的时候特别的威严,总能让人不自觉的就害怕他。那个年轻保安毕竟见过的场子还太少,湛一凡一问便立即回答:“两年半。”

    “觉得我身边这位女士眼熟吗?”

    那年轻保安看向薄荷,虽然他觉得这个女人好看,不过一看这个很凶很冷的男人就知道自己是不能多看这个女人一眼的,于是只看一眼那年轻保安便是不停的摇头,表明自己的答案。

    湛一凡这才看向那高壮的保安,那保安也立即摆手摇头:“我也不认识不认识。”

    “可我觉得你认识。”湛一凡侧了侧头示意那年轻保安,“你先出去吧,我们要和这位先生谈一谈。”

    “高叔……”那年轻保安看向那高壮的保安,似乎有些担心他独自留下来的处境。

    “我们不会对他怎么样。”薄荷冷冷的道,“不过问几句话。”

    那年轻保安又看了她一眼,垂着头走了出去。

    湛一凡拉着薄荷在沙发上坐下来,薄荷示意那保安:“你也坐吧,我听见那小伙子叫您高叔,不介意我们也这样称呼您吧?”

    那保安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可以,当然可以。”然后缓缓的扶着双膝,表情很是紧张忐忑,举止依然局促的才坐下。

    “高叔你见过我这张脸,是不是?应该不是我,可是对我这张脸,你应该感到熟悉的。”

    那高叔更忐忑了,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点着头道:“这……天下间长得相似的人太多了。毕竟每个人都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要相似的几率还是很高的,很高的。”

    “我很好奇,这植物园两年前的工作人员都被调去了哪里,为什么唯独你还留在这里?”湛一凡翘起二郎腿,玩世不恭的盯着那高叔,就像一个老鹰盯着猎物,让高叔这见多了市面的人也害怕了起来。

    “因为……因为……”

    “其实想知道并不难,我只需要打个电话……”说着湛一凡就要从衣服里掏出电话来。

    “不用!”高叔低喊一声,“不用,”游戏心虚的看着湛一凡喝薄荷,嘴唇哆嗦着为难的才道,“因为我是托关系来这里工作的,所以当时调离人员的时候,我就再次靠着关系留了下来。这位先生,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找我,我……我实在是想保住这个工作啊。我有孩子有老人,家里的经济条件实在不好,要不是我那个亲戚的帮忙,我们家早就一贫如洗,孩子上学都困难……我不能让我那个亲戚难做啊,我老老实实低低调调的做我的事,我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那大叔说着似乎就要哭出来,湛一凡看着他说话时那逐渐泛紫的嘴唇突然就摸出了电话,很快就拨通了李泊亚的电话。

    “帮我留意一下保安队的人员,能不能再安插一个进去。”

    薄荷看相湛一凡,有些明白他的用意,湛一凡在高叔诧异的目光中放下手机,微微的笑道:“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以为我的名誉向你保证,我们公司一定会为你留一口饭碗,薪酬也会比这里高。如何?”

    “这……我能知道……知道什么啊……”

    湛一凡提醒:“两年前,有没有见过和夫人长相相似的女人。”

    “有……的确是有……”那高叔显然还是被湛一凡打动了,薪酬比这里高啊,而且在大公司当保安比在这样的地方到保安洋气多了。

    湛一凡见那高叔还在犹豫,便不惜拿出自己的身份来:“我是湛氏国际的总裁,你大可以相信我。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现在就让人帮你查资料,看我究竟是不是骗你?”

    高叔急了,摆着手便道:“不不,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就回答之前那个问题。”薄荷冷冷的盯着高叔,“你在看到我的时候,眼底明显闪过诧异之色。”

    “这……我的确是见过与你长相相似的女人。而且也是两年前的事情……”高叔又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她看起来比你大二十多岁,可是依然漂亮而又知性。”

    “你是在哪里见到她的?”

    “在银杏园啊。我们被一批黑衣人要求帮忙找到她,还给我们看了照片。其实,这样的事情很多的,许多人都会跑来找我们保安帮忙找人,失踪啊或者迷路什么的,可我还记得她,是因为她给我们的印象实在深刻……”

    薄荷紧张的握着拳头追问:“为什么?”

    高叔的眼眸变得迷离,仿佛已经陷入了回忆:“那天天色已经暗了,我们在植物园里找了她整整五个小时,从中午到傍晚,游客们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可是每个门口都有人盯着,也没有她出去的踪影,所以我们一直确信她就在里面。后来有游客见到我们在大规模的找人,便问我们在找谁,我们有人给游客看了照片,就有两个游客说在银杏园见过这个漂亮的女人,于是所有人都往银杏园扑去。这漂亮的女人果然在里面,她似乎知道有人在里面找到她,因为中途也有人去过,可是没看见她的人便出来了,这一次大家所有人都进去底朝天的翻找,最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抱着许多草药的她。怎么说呢……我认得那些草药,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中药,像是什么金银花,桑叶,紫苏叶,荆芥,山楂等这些小东西。可我们这些保安就是保护中草药啊,这就是我们的职责,即便要买也要通过正确的渠道是不是?见着她这样,保安们都以为她是偷药便都上去抓她。可那些黑衣人翻脸不认人,把我们这些保安一个个撅倒在地上,然后带着那女人便要离开。也许离开就算了,可那女人却哭着喊着不肯和他们走,就好像他们是坏人似的,我还记得那张脸,在月光下泛白的痛苦,虽然漂亮却已经完全失去了颜色。”

    湛一凡颇为冷静的再问:“所以,这件事也算闹得很大,后来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换了?”

    高叔点了点头:“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些黑衣人后面的主使干的这事儿,可我就觉得如果真是他们干的就太他妈的不是人了。我们有许多人都是来自农村,我们认认真真的培植这些中药植物那么多年,我们都是用了心血的在爱护这份工作啊。可是说换人就换人,要不是我那个亲戚帮我,我也许根本无法偷偷的留下来。还有,我都不知道他们会把那个女人怎么样……她看起来是一个很温婉的人,能做什么坏事儿呢?”

    出了植物园,回到车里,薄荷掏出电话给洛倾城打了过去。也不管洛倾城正在给别人看诊便问:“洛倾城,金银花,桑叶,紫苏叶,山楂这些重要是治什么病的?”

    “这些药如果全部汇在一起就是制西药,但如果分开用的话,能治发烧的。紫苏叶,是治发烧感冒的良药。”

    薄荷放下搁在耳边的电话,湛一凡弯过腰来给她系安全带,见她那不对劲的脸色便拿过她手里的电话,又问了洛倾城一句,得到答案后湛一凡就明白了。

    “她没事吧?怎么突然就没声音了?”

    湛一凡冷冷的答了句:“没事。”挂了电话,湛一凡扭头看向薄荷那威胁苍白的脸色。

    薄荷苍白的笑了笑,只是看起来滋味很是苦涩:“如果,两年前我就和洛以为成为好朋友,如果在高中的时候我能敞开自己的心扉与人交往,不要只顾着学习,偶尔也注意一下友谊与人际关系,也许我早就到洛家去玩过,认识了洛倾城。那么两年前,他见到妈妈的时候至少会给我打个电话,会问我为什么看到一个和我那么相似的女人……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

    湛一凡转过薄荷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道:“宝宝!不要把所有的错都揽到你的身上,造成这一切的不是你自己,是时机。时机未到,所以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认识洛倾城。而他,能在今天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线索,就已经是缘分了。”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突然伸手紧紧的抱着他:“一凡,我怕我妈妈被人给控制了……那些黑衣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把她抓走?她是不是处在困境之中?”她真的害怕,所以才会想到自己高中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认洛以为呢?这样无聊的道理她何尝不明白。

    湛一凡的表情有些漠然,眼底却闪过一抹心疼:“没事,我已经让人在找照片中的景物了。”

    “我害怕……”薄荷紧紧的拽着湛一凡的衣襟,“你说他有她的照片,我怀疑他根本就知道她在哪里,甚至知道她处在困境中,或许那个制造困境的人就是他?”薄荷真的在脑海里设想过无数个可能,但是好像每一次事情的真相似乎都会出乎于她的设想。还有,妈妈为什么要跑这么远来采集那些治疗发烧的中药?是谁生病了?还是,这只是她的心病而已?

    湛一凡放开薄荷,坐正后淡淡的道:“我也会派人去注意他的动向。”

    薄荷犹豫着点了点头,突然间觉得好累,瘫在做医生就不想再动了。

    “我不想去参加宴会了。”不想和薄家的人碰面,不想和他们无休止的斗下去,但她知道这根本就是笑话,不斗,有可能吗?

    湛一凡捏住她的手,轻轻的在她手背画着小圆圈,淡淡的却道:“要去。怎么不去。去了还能试探他,至少还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薄氏的大股东,你和我湛一凡婚后是如何的美满幸福。而且,还不是演出来的。”

    薄荷这才勾了勾唇角,轻缓的点头:“好……”随即坐起来,捏了捏拳头给自我大气,“我不能被打垮,我是不会被打垮的薄荷!”她是薄检察官,是任何人也打不到的女强人!她的内心住着一头金刚壮汉,她一定会坚强,拿出最坚定的勇气相信自己!

    湛一凡看她那打起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的又倾过身去捧着她的脸蛋儿,一声低喃:“是我的宝宝!”然后便吻了过去。薄荷知道这时候外面人多,被亲了两下便躲开,还好那些人急着赶公交车,所以没两个人从前面看到他们刚刚在做什么。

    薄荷还是推开湛一凡:“注意影响,现在的网络有多发达你知道的。”

    湛一凡被扫了兴,不过还是放过了薄荷,坐回自己的驾驶座,薄荷看向不远处的公交车,薄荷仔细的盯了盯这公交车后面的两个目的地,一个,这公交车是通往北郊区的,终点站是一个疗养院。因为那里环境清静,而且条件宜人,所以现在许多有钱人都将家里的病人送去那家疗养院。薄荷也知道那家疗养院,但是却从未去过,爷爷奶奶也曾说老了以后去那里养老,不过每次都会被薄光不悦的驳斥回那个念头,他是个大孝子,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父母去疗养院那样的地方的,即便它再好……疗养院?薄荷的思绪突然一顿,从疗养院到植物园有公交车,只要一块钱,如果要过来是非常方便的。

    她还记得,她偷来的照片草坪非常的开阔,天很蓝看得出来,草地很绿,视野开阔,看得出来那不可能是城市。会不会有可能?薄荷被自己这儿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扭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也看向她,两个人异口同声:“疗养院!?”

    打开导航,两个人不再犹豫立即开车去疗养院。薄荷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害怕,如果不是怎么办?不,不怕,也有可能是的,无非这两种可能。她不怕失望,因为失望之后边还有希望。

    湛一凡加快速度,按照导航很快就到了疗养院。

    薄荷站在疗养院门口,抬头看着这并不显然的门头,她会在这里吗?这突然的直觉猜测,会不会帮自己找到她?

    湛一凡和薄荷走进疗养院,这里的工作人员匆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见到薄荷也没有一个觉得惊讶或是意外的,薄荷心里逐渐的有些不安,或许她根本就猜错了?

    不过湛一凡还是找到一个值班的人,对方是个小姑娘,见到湛一凡前来变红了脸,立即站起来衣服态度良好的模样。湛一凡忽略了那姑娘的害羞,开门见山的便询问:“我们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位叫做白合的女士?”

    “白合?等一下,我查一下。”那姑娘低头在电脑上翻找,让薄荷和湛一凡失望的是,他们真的猜错了,这里从没有入住过一位叫做‘白合’的人。

    从疗养院出来,薄荷有些气馁的叹气:“看来有时候直觉也会变成错觉。”

    “没关系,至少我们能确定妈妈没有呆在这种地方。”

    “是啊,她是被黑衣人抓走的,她是不是还被那些黑衣人给看住了?”薄荷又突然来了精神,越想心里又越复杂,她会和什么人纠缠上呢,这就是这么多年她没来找自己的原因吗?因为她根本就不自由?那些黑衣人究竟是谁?这事情和她的父亲……薄光有关系吗?

    “不行一凡,我们得赶紧去宴会,走走,我们该去打扮一下了,今天晚上我要打场硬仗!”现在她又得到了新的线索,那些黑衣人……她一定要揪出他们背后的主人!

    “好,我们走。”湛一凡也赶紧拉着薄荷回到车里,车子‘咻——’的一声便快速离开了疗养院。二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刚刚离开疗养院前院的接待大厅,就有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并且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问那刚刚值班的小姑娘:“他们是谁?”

    “哦,来找一个叫白合的女人。”

    “白合?”

    “对啊。魏阿姨,你今天怎么来这里啦?”

    “哦,我请假来看我爸爸。你确定他们来找的女人是白合?”

    “是啊。怎么……你认识?难道在你们……”

    “不是。我就是问着玩儿的!”那魏阿姨笑笑很快就否定了那小姑娘的话,转身急匆匆的便离开了这里。

    *

    薄氏的四十周年庆典不仅邀请了云海市的各大商贾,政界人员,还包括同薄家一样声名极好的几大家族,甚至那些漂亮而又有气质的上流名媛们,通通前来捧场。薄家在云海市的地位和名声都颇好,更何况年前年后嫁了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嫁的声势浩大,两个女婿都是非池中之物,各有千秋,谁敢不给面子?

    薄荷和新婚丈夫湛一凡挽手的出现无疑为晚会掀起了第一个**,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将她衬得又冷艳又高贵,还非常的大气。黑色的水钻晚宴包拿在手中,脸上露出的是难能可贵的浅浅微笑,让众人再三感叹这薄家大小姐如今是真的变了不少,当初的冷艳天鹅是人人都难以接近的绝缘体,如今的天鹅依然冷艳,却多了一两分的温度,至少让人不再觉得难以靠近。

    再看她身边挽着的那男人,比在场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出色。俊美的容颜,修颀高挑的身材,穿上那一身昂贵的手工晚宴服就像一个充满魅力的模特,全场的名媛们视线都忍不住的要只落在他一人身上。

    薄荷和湛一凡打了头阵,后面的任何一对再挽手一起出现都再也达不到他们掀起的那份儿热潮。

    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薄烟和容子华。虽然他们依然出色,甚至容子华相较湛一凡时不相上下的,可是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磁场就是没有薄荷和湛一凡的强大,能吸引所有人的视线。而且薄烟还穿了肉色的韩版礼服,虽然很完美的掩饰了她的肚子,可她就是比不上薄荷的气场,薄荷是职场女强人,薄烟还是一个学生,相比社会经验薄荷要老道许多,眼神沉定,笑容得体恰当。薄烟虽然也是修养得意,在外人眼中看来也是一个高贵美丽的贵妇太太,可是薄荷的气场堪比一个女王,薄烟就是一个公主,女王与公主能相提并论吗?

    湛一凡是湛氏的总裁,他的出现吸引了大批的政界人员和商贾们的兴趣,薄荷自然一路跟着,手托雪碧温婉浅笑的扮好一个妻子的职责。那些商贾和政界人员还是顾忌着她的身份都没敢和湛一凡说那些不敢说的,就连恰当的都不敢多说,于是不一会儿湛一凡就侧耳低声对薄荷道:“原来,有个公务员老婆的好处还不少,至少能在这种场合下替我挡掉大批的苍蝇。”

    薄荷笑了笑:“那会不会同时也替你挡去许多生意?”

    湛一凡一本正经迅速拉脸:“我做的生意都是正当的,那些人不敢说的,都是不正当的!”

    薄荷‘噗嗤’一声,终于被湛一凡给逗乐了。就在这时,背后有人低唤薄荷的名字,薄荷回头,看到了薄光。

    “薄荷,”薄光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对湛一凡笑笑,“一凡,你们来了?”

    “爸爸。庆贺公司四十周年庆典。”薄荷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举了举手杯,一口便将被子里的雪碧统统饮下肚。

    虽然喝的是雪碧,可是薄荷却抱着和白酒的态度和心,她还是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痛,那一声‘爸爸’不是她心甘情愿,如果可以她宁愿这辈子也不再叫他一声‘爸爸’。可是戏还没演完,她知道演员要做好自己的职责,就算对着自己的仇人,也必须演出‘女儿’该做的。

    薄光盯着薄荷,似乎在研究她这一举动的心里。薄荷笑了笑:“爸爸,我陪你走两圈吧。”轻轻的抽离挽在湛一凡臂弯里的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轻声道:“去建立关系吧。”她知道,他是生意人,许多该做的事,自己不一定就见得,听得。

    薄荷转身欲薄光离开,湛一凡看见他们消失在人群里才又从旁边的waiter手里拿了一杯红酒,转身与身后等自己落单已经许久的政界人员举杯招呼。

    薄荷又拿了一杯雪碧,握在手里同薄光在人群里穿梭感谢前来参加宴会的客人们。

    “爸爸,”一面朝着别人微笑,薄荷也不忘了与薄光趁机说话,“这好像是我二十八年来第一次和你如此亲密的手挽手参加宴会吧。”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薄光微微一僵,扭头眼神负责的看向薄荷,薄荷抬头朝他微微笑笑:“难道我记忆有什么疏漏?”从来,都是薄烟挽着他的手臂幸福而又甜蜜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敢向天发誓,这是她第一次陪着他行走在宴会里,还是她主动要求的。

    “我知道……从前我忽略你许多,可是爸爸已经给了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为弥补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

    薄荷在心底冷笑,他真的以为她很稀罕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吗?他以为,她真的很稀罕那些所谓的弥补?他真的以为,那就是他父爱的弥补?

    面上,薄荷像是根本就没受任何影响,淡淡的笑着又继续而道:“爸爸,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金钱和物质永远都无法交换的。不知道在你心目中,你觉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薄光又顿了顿,动作很明显,不过很快就给了薄荷一个很模糊的答案:“太多了。”

    “爷爷奶奶……还有公司吧?或者,还有妈妈和烟儿?”薄荷看向远处小心翼翼伺候着薄烟的一众人,薄烟原本就受他们的重视,如今她怀了孕,薄家就两个女儿,在他们心目中薄烟怀的孩子一定与亲孙子是一样的地位。从她进场,爷爷奶奶甚至蔡青奕都没和她说过一句话,可薄烟一进场就被众星捧月似的捧在手心里。

    薄光停下脚步,看着薄荷突然补充:“还有你。”

    薄荷笑:“真让我意外。”

    “薄荷,别和我假笑,我是你爸爸,你没必要在我面前演戏。”

    薄荷的笑更灿烂了:“爸爸你在说什么啊?我是真高兴,真的。”高兴的恨不得给你下跪,然后抱着大腿,啃两口。

    “其实,我觉得我说错了。”薄荷喝了两口雪碧,笑笑又补充道,“在爸爸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不是他们,更不可能是我,只有这个公司。爸爸,你说对吗?”

    为了这个公司,他可以抛弃怀了他两个孩子的女人,可以放弃刚刚生下来得了重病的儿子的生命,可以对她不付出丁点儿父爱冷漠那么多年,卖女儿背叛女人,他什么事没做过?也许还有许多她还不知道的事情,不过天底下最最狠心的人,也不过如此罢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