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20 双生子的真相

120 双生子的真相

    醇儿捂着唇偷笑着从门口悄悄撤离,真为他们感到开心,快点儿给她制造个小弟弟出来玩儿吧,她可是非常期待哦!想着醇儿就更开心了,弯着腰刚刚转身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孟珺瑶。

    醇儿微微蹙眉的看向那孟珺瑶,轻步走了过去口气不善道:“喂,我姑父和我小姑现在和好了,请你不要打扰他们休息。”

    孟珺瑶不快的蹙眉:“小丫头,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呵……”醇儿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比我大很多吗?如果你认为只不过两岁就够资格叫我‘小丫头’的话,那这位老奶奶,您都已经这么耳聋眼花了,请您放过别人小两口吧。外面的森林一大片,外面的芳草数万棵,您为什么非得缠着我小姑的男人呢?你难道没看出来,我姑父很烦你吗?脸,有时候是自己给自己的,真不要了,请你也自己冲下马桶,别来污了我们旁人的眼睛!”

    醇儿平日里可以嘻嘻哈哈,醇儿也可以被自己的小姑教训,那是因为她从心底尊重着她的亲人,珍惜着她的朋友们。可是对于这种不要脸的讨厌女人,她绝对是一点儿面子也不会给的。她知道小姑平时不爱骂人,也知道小姑顾忌湛家和孟家的交情根本没办法对孟珺瑶表现出什么不快,可是她醇儿不怕啊。她是白家人,她和湛家和孟家有半毛钱关系?得罪了,她也无大碍,而且她是中国人民警察,这外国人孟家是动不到她头上来的!

    孟珺瑶的脸色因为醇儿的一番话而变得非常难看:“没想到薄荷的侄女是这样的素质!”

    “那我也没想到孟家的大小姐是这样的素质啊?对别的人,我一般都是很有素质的,对没素质的人,我当然也只要没素质咯。”醇儿心里暗爽,表面上却依然一副冷着脸无所谓的表情。

    “你……”孟珺瑶明显不是醇儿嘴上功夫的对手,她的中文能讲的流利都是湛家人的功劳,可是湛家人没教过她高超的骂人的功夫,所以此刻也只有干瞪着醇儿处在威风罢了。

    醇儿耸了耸肩:“素不奉陪,我相信如果你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们,他们不仅不会理你,时候我姑父一定还会找你算账的!”

    她可是教了姑父好久的哄女孩子的招数,没想到姑父看似是个帅哥,哄女人的招数却都烂到爆,要不是她的劝道,只怕今天是不可能这么快和好了。

    像小姑这种知性的女子,鲜花红酒都是不管用的,珠宝、奢侈品那就都是粪土,温柔细致和诚意才是小姑最在乎的,也是最能打动小姑的。而且看来,她还都押对了?

    醇儿心情愉快的下楼去了,走过孟珺瑶身边时还非常挑衅的给了她一个轻佻的眼神。孟珺瑶紧捏着拳头,看着醇儿离开才缓然的迈着步子向湛一凡喝薄荷的卧室移去。站在门口还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可是她即便是被刀割般的心痛也蹲下身子忍不住的将耳朵贴了上去。

    并不小声的呻吟隔着门板传来,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嘤咛……甚至还有**相撞时的激烈声。

    孟珺瑶窒息的捂着胸口的位置,听着里面传来的那些暧昧的话语和声音,眼泪‘哗哗’而落。

    孟珺瑶转身捂着脸,痛苦的表情扭曲了面部,她不想听,是真的不想听,可是到了这一刻她似乎才真的发现,凡哥哥已经真正的属于里面那个女人,而自己从一开始就不曾拥有的人……从此以后真的不能再爱了。所以她,难道真的要被逼着,不得不放下对他的执著吗?

    可是为什么,即便被伤害了那么多次,她还是舍不得?

    醇儿看了眼桌子上还在震动的电话,此刻其实很不想接起。

    一声、两声、三声……一遍、两遍、三遍……对方不厌其烦,醇儿也不厌其烦的听着反复而响的铃声。张姐和刘姐在一旁飘过似乎都在疑惑这表小姐的行径,醇儿听了会儿也终于觉得受不了了,接起电话冷声道:“喂,什么事?”

    其实,醇儿是没有李泊亚的电话的。可是不知道李泊亚怎么就知道她的号码了,每次他去她那里,只要她不在家,他的电话号码就一定会出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薄荷并没有存他的号码,是觉得没必要,就好比今天一样,两个人下了床除了那个屋,就是有点儿熟悉的陌生人而已。她相信,李泊亚的手机上同样没有存她的号码,只是两个人都已经记得对方的那几个数字而已。

    “在哪里。”

    “小姑这里,你要来吗?”醇儿的语气和态度都带着微些挑衅的意味。

    那边人却似乎在笑:“你确定要我来吗?我是不怕的。”

    醇儿吓得险些从椅子上跌下去,瞪大眼睛冲着电话里的人低声而吼“你敢。你不要脸了?我还要呢。”

    “丫头,是自己回来了,还我去捉你。”

    “叔叔,今天我很累,不想干!”醇儿牛气冲天的挂了电话,然后扔到了一边去再没管它。从椅子上滑下来,醇儿摸着肚子走向厨房大声的问:“张姨,咱家里有吃的么?”

    “有有有,早上蒸的米还没包完寿司呢,表小姐还要吃么?”

    “要!我还是要吃鸡柳寿司!”

    “好,马上给你做。”张姐笑眯眯的就转身进厨房去了。

    “我也要学。”醇儿跟着张姐跑进厨房,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会儿就听到客厅里有轻微的响声。醇儿跑到厨房门口一望,孟珺瑶拖着箱子,要走了吗?

    “告诉他们,我住酒店去了。”孟珺瑶头也没回却对客厅里在擦家具的刘姐留下一句话,然后便绝尘了背影而去。

    醇儿回头看向张姐有些心虚了:“好像是我把她骂走的……我小姑会不会怪我啊?”

    “表小姐,夫人应该……不会骂你的。”

    “可我的内心怎么那么忐忑呢?”醇儿拍着胸口,回身从厨房的窗户望着孟珺瑶远去的背影,但是她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后悔呢?

    醇儿此时没后悔,半个小时后却开始为自己之前那‘牛B轰轰’挂电话的行径而深感痛悔啊。正在吃寿司的她看着李泊亚将车开进花园,看着李泊亚从车里走出来,看着李泊亚挺了挺眼睛,解了解袖口的扣子就大步的向客厅的方向行来。

    “妈呀!”醇儿吓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转身就向楼上冲去:“张姨,告诉等下要找我的人,说我下午觉去了!”

    张姐有些不解的望着醇儿那类似‘逃跑’的背影,身后传来脚步声,张姐立即回头:“李先生你来了?”

    “先生呢?”

    “先生和夫人在楼上休息。”

    李泊亚笑了笑:“表小姐总在吧?我刚刚好像看到她了?”

    “是啊,表小姐她说……她在楼上休息。”

    “哦……这样啊,既然先生在休息,那我还是不打扰了。”

    “李先生不用我去叫先生下来吗?”

    “不用。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打扰他们。”

    “是,我知道了。”

    李泊亚看了眼楼梯口,转身又快步的走了出去。

    醇儿自然是没料到李泊亚会那么快就离开,她上了楼找到自己平日里住的客房,然后顺着窗户像往日里那般训练有素的就往下爬。醇儿毕竟是个警察,当初在学校里她可是个摔跤的好手,爬窗户这样的障碍赛总是拿前三名。下了地,拍着手掌上的灰尘醇儿‘嘿嘿’一笑,转身便准备趁着李泊亚去抓人的时候开溜。

    可是一转身回头,醇儿才知道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什么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什么叫做腹黑心眼儿狼,什么叫做……李泊亚。

    “往哪儿逃啊?”此时正双手环抱,靠在墙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男人,正是刚刚从屋宅大门走出来的李泊亚。

    醇儿一个激灵,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你怎么……”

    “翻窗户的惯犯丫头,我说过我回来捉你的。”李泊亚拍了拍领口上的灰烬,直起双腿便向醇儿走来。

    醇儿惊恐,立即比划了一个‘咏春拳’的姿势,“我可告诉你,我会打咏春拳的哦。还有,今天说不干就不干,我有停工的权利!”

    李泊亚闻若未闻的大步走来,醇儿往后退了两步,她是真的要出拳了啊,要把他那张俊脸给打青了,她可不负责任的!

    李泊亚越走越近,一步之遥就伸手向醇儿的胳膊捉去,醇儿‘呀喝’一声高喊,拳头朝着李泊亚的俊脸挥去。李泊亚捉住她的胳膊身子一转,醇儿扑了个空。

    竟然还会躲?醇儿微恼,拿出真本事,脚下横扫,手臂反翻,抓住李泊亚的胳膊就准备给他来个过肩摔!可是她千算万算都算错了一步,那就是李泊亚的身手比他的外表看起来凌厉多了。醇儿的过肩摔没摔过去,却将自己主动投入了对方的怀里。

    醇儿拽了拽,发现自己根本没拽动,顿时心里有些慌了,不可能啊,除非对方下盘死扎的故意稳住了!

    “翻啊。”李泊亚低头附近醇儿耳边,一边舔着她的耳朵一边低喃。

    “你个变态!”醇儿惊叫,脖子用力的往下缩。这里是小姑家,他怎么敢?要不是这里离小姑他们的窗户近,应该听不到,要是被发现了,她一定阉了他!

    李泊亚放开醇儿那干净的连耳洞都没的小耳垂,手臂往前一横,将她更紧的抱进怀里,冷冷的勾着唇角低声道:“那个检察官小子,是不是你男朋友?”

    检察官小子?梁家乐吗?

    醇儿一怔,他问这个做什么?

    “这和我们做炮友有什么关系吗?”醇儿就是不愿意给他说,那不是!

    “我对夺人所爱没什么兴趣。就算是身体……也没有。”

    醇儿咬唇:“那你放开我也行。”她本来就是父母的所爱,也不算是谎话。

    “丫头,”李泊亚捏着醇儿的下巴往后侧来,寒光透过镜片落在她的脸上,“不要和我玩花样。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希望得到一个明白的答案。”

    醇儿用力的挣开他的手,捏的可真是疼,疼的她真想咬死他。李泊亚似乎也发现自己捏的重了些,手指的力道轻下来,醇儿也趁机甩开他的手,颇为不耐烦的道:“不是!我要是他女朋友,才不会强你!”

    李泊亚勾了勾唇角,将醇儿的身子往前一推,自己也迅速的倾压过去,扣着她的肩,低头:“如果你有了男朋友,可以告诉我。”

    “怎么,叔叔你打算放过我?”

    “当然,我怎么会耽搁你幸福的机会。”

    醇儿挑眉:“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有了喜欢的女人,你也告诉我,我也会放过您的身体的。”

    “好……说定了!”轻笑,低头挑起她的下巴,弯腰用嘴堵住她的唇重重的吮吸,然后探入其中。醇儿突然紧张,这里虽然是后院,可是她真害怕被看见,刘姐、张姐都怕,小姑和姑父就更怕了。

    李泊亚摸了摸醇儿的不太胖的兔子和那手感结实的小蛮腰,最后手掌在醇儿的屁股处留恋许久,一记深深的吻结束后才微微喘息着放开了她。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低头看着红着脸蛋儿的醇儿,笑了笑:“今天依你,不干。”

    收完就放开了醇儿那徐软的身子,自己转身大步离去。

    醇儿捂着自己有些红肿的唇,混蛋……惹起她的情潮却又走了,什么嘛!

    *

    薄荷肚子饿的咕咕叫,可是又不想下楼去吃饭。谁让湛一凡这个混蛋从她脖子道胸部到小腹再到大腿都给她种满了草莓?而且她现在浑身无力,腿更是徐软无力,趴在柔软的被子里是怎么也不想动的。

    踢了踢男人的腿,薄荷抱怨:“我饿了……”

    “晚饭快好了。”湛一凡餍足的摸着薄荷躺在自己怀里的脑袋,轻轻的微笑着安慰。

    “可我不想下去……都是你,我现在浑身没力。”薄荷捂着有些发烫的额头,从沙发倒床再到浴室,他的精神就那么足么?而她,腰却要断了似的,那里也有点儿痛。

    “宝宝乖,我去把饭菜断到房里来。”

    “嗯……不许让醇儿进来。”薄荷可没脸让自己的外甥女看到自己这模样,又该被笑话了。

    “好好。”湛一凡答应着便下床穿上睡袍然后轻手轻脚的便出去了。

    薄荷裹住被子,嘴角含着微笑。这算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吧?酸甜苦涩是每个夫妻都会经历的,他们好像从一开始就顺风顺水的发展,到如今每天都是蜜罐似的甜蜜,薄荷二十八年来所有的幸福似乎都在这两个月上演了,得到了。可是她却总有些不安,在不安什么?那就是不真实,甜蜜幸福的不真实。可是今天的吵架却让她感觉到了。

    好像每一对平凡的夫妻那般,会为了对方而超级,会因为下不了台阶儿吵架,会因为面子而吵架。可是却又像每一对夫妻一样,床头吵架床尾合,虽然她觉得他挺无奈的。

    湛一凡去楼下端了饭菜,回到楼上来才道:“醇儿还在睡觉。倒是孟珺瑶……她走了。”

    “走了?”薄荷闻到饭菜香就从床上翻坐了起来,听到湛一凡的这话穿衣服的动作也是一顿。

    湛一凡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倒是有些漠然:“嗯,说是去住酒店了。”

    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也许对孟珺瑶来说,她和湛一凡的态度的确是狠。不顾及她的感受,甚至无视她,可是她和湛一凡才是夫妻啊,这孟珺瑶迟早都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不是饿了吗?快来吃饭!”湛一凡已经放下了饭菜,走过来弯腰一把将薄荷抱了起来。

    “啊——!”薄荷低呼,湛一凡抱着她走到沙发边坐下来,然后亲自端起冬瓜汤舀了一勺肉要喂给她。

    薄荷意外的看着湛一凡今天这种种举动,既没张嘴也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是醇儿教你的吧?”那丫头,一定是她教湛一凡这些的。

    “咳……”湛一凡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是我自己想做的。下午我没节制的要你,知道你辛苦了,来……张嘴,啊——”

    薄荷张嘴吃了进去,又想起湛一凡在床上的卖力让她快乐的表现,伸手握住湛一凡的手,轻轻摇了摇头:“不用给我喂了。我不生气了,真的。”在他喊‘宝宝’的时候就不气了。

    湛一凡放下碗,将薄荷抱进怀里:“下一次,我一定不和你吵。”

    薄荷却摇头:“不,我们要吵架。吵架,可以讲对方心里的问题说出来,也能调节我们的感情,吵架才像真正的夫妻。你说是不是?”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低头望着她的眼睛:“那……我下一次一定让着你。”

    薄荷又用手指去戳湛一凡的胸口有些咬牙切齿的道:“不许找女人气我就行了!”

    “好,我答应。”湛一凡握住她的手亲了亲,然后更用力的将她抱进了怀里。

    薄荷抿着唇,笑得更甜了。吵架,其实真的没什么关系,因为知道是他,所以一定会来哄自己,知道他们一定会和好的。

    *

    翌日一起床,薄荷就忙碌着将湛一凡往被子外挖,一边拉着还一边不停的道:“今天你一定要陪我去一趟,快起来……”

    湛一凡看了眼时间,这才六点半。外面的天色都还非常的早,可是薄荷却已经精神奕奕的下了床,甚至洗漱干净换上衣服了。

    “去哪儿。”湛一凡伸手将薄荷给重新拉入怀里,闭着眼睛咕哝哝的问。

    “去中药植物园。妈妈两年前在那里出现过。”

    “这就是昨天那洛倾城给你说的消息?”

    “嗯……可也是线索一条啊,也许我去找植物园的工作人员还能问一些什么的,你不陪我去吗?”薄荷轻轻的拍了拍湛一凡的胸口抬起头问。

    湛一凡摇了摇头:“今天不去。因为我今天要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哪里?”

    “J省,B市。见那个医生。”

    还在路上的时候薄荷就开始有些紧张了,好像如今的他们的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可每一次靠近,每一次发现,她的心都会痛,因为每一次发现的真相,都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让她意外和难以接受。

    和自己并排而坐的湛一凡看着她这边窗外的田野淡淡的道:“他们把那个医生暂时关了起来了,本来昨天下午是要去的,可是昨天中午我们吵架,下午我就只顾哄你,就给忘了。”

    今天小王开车送他们去,所以他们两个人坐在后面。薄荷看了湛一凡的侧脸一眼,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那个医生所知道的真相,究竟有多少?又是怎样的真相?薄荷身在其中,不得不忐忑。

    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去偷照片的时候听到了他和这个医生的通话,也许这个医生就会再次消失。而她就会又断了这条巨大的线索。这冥冥之中,也许是天注定,注定她要尽快找到母亲,找到当年的那些真相。

    J省的B市离云海市并不远,开车四个小时,在薄荷能接受的范围内。

    到了目的地,依然还是早上。车子停在破旧的楼放下,湛一凡交待小王就在车里等他们,然后带着薄荷进了漏洞。薄荷紧紧的握着湛一凡的大手,湛一凡回头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不怕,真相也许比想象中的好。”

    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此刻除了相信如此,她还能有什么可祈祷的呢?但是,真相如果是好的,她就根本不可能在薄家,而妈妈也不会消失这么多年到如今也没出现。

    上了四楼,湛一凡隔着破旧的铁门按着门铃。开门的人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有些矮,也有些黑,一双眼睛却非常的精明。见到湛一凡似是松了一口气,立即就打开铁门让路:“湛先生你来了。”

    “他现在状况如何?”

    那人叹了口气:“死也不开口。”

    “带我们去见他。”

    “这边。”

    身后的门再次关上,薄荷沉着脸跟着湛一凡随着那中年男人,应该就是这次侦探社派的人走进一个应该是卧室的房间,里面有个床,可是有个人却被绑在椅子上。看样子,似乎是饿晕过去了,因为旁边分毫未动的食物。

    “我给他喂,他也不吃。”那中年男人很是为难的解释。

    湛一凡点了点头,冷静的道:“把他弄醒。”

    那侦探立即上前倒了一杯冷水,无情的照着那男人的脸就泼了过去。薄荷抿着唇,看着那男人慢悠悠的转醒,看到那侦探很是不屑似的,然后就转向了薄荷他们这边。先是看到了湛一凡,随即似乎想到了他就是这侦探背后的人,顿时一脸惊恐的表情:“你是谁?抓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们这是犯法的行为,我要报警!”

    “那你就不怕我们撕票?”湛一凡身子一转在椅子上坐下来,双手抱怀冷冷的看向那男人。

    薄荷轻轻的从后面走上来站在湛一凡身边,同样冷眼的盯着那男人。

    “撕……撕票?”然后终于看到了薄荷,随即便是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湛一凡示意那侦探:“堵住他的嘴。”

    那侦探拿了一旁的毛巾便不客气的塞进对方的嘴里,而那人眼袋惊恐的疑惑的打量着薄荷,视线就没再挪开过。薄荷已经从心底确认,这个看起来五六十岁一定快要退休的老头,一定认识自己的当年的白合。

    “我们知道你要准备抛下你的妻子儿子女儿离开B市。放弃二十八年里在这辛苦建立的人际关系,放弃你的家庭,放弃你的工作,就快要退休的种种福利,放弃朋友放弃生活……只要你肯答应和我们合作,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你都不用放弃。”

    那人惊慌的看了眼说话的湛一凡,却又将视线转向了薄荷,满脸的不解。

    “你在看她,是不是终于想起了你曾经干过的某件缺失医德的事?”湛一凡拉着薄荷微微上前,让那人看薄荷看得更清楚一些。薄荷很配合的往前走了两步,那老男人却惊慌的一直摇头,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湛一凡示意那侦探,侦探立即拿开那男人嘴里的帕子。

    那男人深喘了一口气,惊恐却又眼带怀疑的看着薄荷哑声低呼:“你到底是谁?”

    湛一凡松了松袖口,看向那侦探淡淡的道:“好了,我们该谈判了。”

    那侦探立即专业的转身离开,还顺手带上了门。

    薄荷也坐了下来,冷冷的瞧着那老医生:“我是谁想必你心里有数。”

    “你是……薄先生的女儿?”

    “呵……”薄荷轻笑了一声,却是毫无温度:“很高兴你还记得我母亲的面貌。”

    那老医生似乎有些着急,欲欲跃试的想从椅子上蹦起来:“竟然是你们在调查我!你这样……”

    “我只是想调查当年所隐瞒的一切真相。我妈妈在哪里?我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或姐妹?而当年你为什么会离开云海市!那个人想让你隐瞒的真相……又是什么?”

    薄荷急而又冷的提问让湛一凡不由得去轻轻的拍她的背,眼神却同样的揪着那老医生,等着他的回答。

    “我……我不能说!”

    湛一凡冷笑:“你觉得,你不说今天能离开这里吗?”

    “你们想怎么样?”那老医生的脸上终于再次出现恐慌的表情,不是因为薄荷的出现,而是因为湛一凡的威胁。

    “放心,我们不会干撕票这种事。”湛一凡说话的声音和态度都非常的风淡云轻,“我们只需要你告诉我们当年的真相,然后就放你走。而且,我们还会给你一大笔钱,你既得到了薄家给你的,又得到了一份儿我们会比薄家给你的更大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然后我们的侦探撤走,你在外面打几天掩水仗再回来,此事儿过后风淡云轻,至此再也与你无关。你仔细想一想。”

    金钱的诱惑,很少有人能逃脱,更何况这是一个巨无霸的双层汉堡,是个聪明人都知道啃下来。

    那老医生当初就是因为薄光给的钱才远走云海市到了这个小小的B市,如今又怎么不会因为钱而心动呢?最近他炒的那只股票大跌,配了多年的积蓄。儿子要结婚了,女儿要找工作,老婆因为自己炒股而吵着闹着,其实他也想带着钱逃跑暂时躲开这凡尘的俗事儿。可是他是个父亲更是个丈夫,他已经老了,他马上就要退休了,他想逃跑的心依旧比不过和家人在一起的心。

    老医生动摇了,再看向薄荷那张熟悉的脸,他给很多女人接生过孩子,可唯独那个女人的脸一直都在脑海里怎么都忘不了。也许是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太让人刻骨铭心,甚至让人悲叹,可惜和心疼,而且如果不是她的事,自己当年怎么可能得到那么一大笔钱然后还离开了云海市转到B市低调的重新生活?

    可以说,也是那个女人的命运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可是我怎么相信你们说的?”那老医生似乎还有些犹豫,但是只要有犹豫,就说明他在动摇,他已经有了同意的心思。

    湛一凡立即从衣服里掏出早已经开好的支票:“我的个人私章都盖好了,你去任何一个银行都能兑换。”

    那老医生仔细的看清楚了,的的确确是真的支票,心里的小鼓立即‘砰砰’的响起来,看着那支票上面的数字,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终于还是缓缓的道来:“那天的一切,都仿佛还只是昨天,我想我这一辈走不可能忘记……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是早产。肚子里的孩子才八个月,那是九月十号,天气阴霾。她的肚子很大,大的吓人,而她抱着她的肚子一直在喊‘救救我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救救我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我是妇产科的主治医生,是我接待的她到急救室。她的羊水已经快流干了,甚至开始出血,孩子的头也在往外钻,而她的痛喊声,几乎整个医院都能听见。那么的凄厉……”

    薄荷的手已经开始发抖,的确是她的生日,九月十号。她当初看妈妈的日记,看着那日期就知道自己是早餐,可是听着老医生说来,才觉得她会是那样的辛苦。

    “和她一同来的还有你的父亲,薄先生。薄先生一直陪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给她加油打气,而那位年轻的女士则苍白着脸一直哭着喊着说……我恨你……我真的恨你……求求你离开我……这样的话。我当时记得特别的清楚,因为……我想,没有一个女人在进产房的时候会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说出这样的话。

    进了产房之后,我们开始为她接生。没先到这孩子这么难生,也许是因为羊水流干的原因,我们建议剖腹,可她竟然不愿意,说为了孩子好一定会坚持顺产。没有办法,我们只有给她输着血继续接生。打了针,又拿了助产器,也就是你……第一个孩子,女儿终于落了地。你的哭声很嘹亮,长得与她非常相似。她看见你哭,自己也哭了,就在这个时候,她晕了过去。

    我们再也没有犹豫的拿了剖腹的同意书让门外的薄先生签字,薄先生签了字之后我们立即进行了手术。可惜的是,第二个孩子并不如你健康……你有三斤半,那个孩子却只有两斤半,还是一个男孩儿。而且,那个孩子生下来是不哭的,我们一群医生急坏了,护士门倒提着他打他的屁股,足足打了五下才听到她嘹喨的哭声。随即,我们又发现那个孩子的体温不正常,一亮才发现刚刚出生的弟弟却在发烧。我们立即把孩子抱去治疗,把你抱出去给薄先生看。可你也太小,所以很快就被抱进氧气箱里去待着,而你的妈妈却还在手术台上昏睡。

    后来,我开始负责她身体的康复。所以也每天都在观察着她,还经常去看望她。她依然每次见了你的父亲就会又哭又骂,两个人就仿佛仇人一般。但你的父亲却还是每天都会去看她,可我知道我只是个陌生人,是个医生,我只能关注你妈妈的身体。她生产过后身体很虚弱,每天都昏昏沉沉的,可她动了手术却依然每天坚持下地却看你,看看你弟弟。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个男孩儿的生命预兆很低……我们都没有告诉她。

    但是,该来的总会来的,第三天,我们就放弃了救治那个孩子。因为,即便救活了,他也会是个傻子,出生下来便发的高烧已经烧坏了他的脑子,他的智力收到了影响,他的血小板甚至在急速的增长,他已经有了白血病的预兆……放弃救治,是你父亲签的字。

    你妈妈来看你们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你,没有看到她的儿子。作为母亲的直觉她似乎终于发现了问题,抓着我们每个人问孩子去了哪里,她该给孩子喂奶了,她怕孩子饿着,她说母乳很有营养,孩子也一定会胖起来的。她说她要她的儿子……可是我们都不敢告诉她,其实孩子已经死了,他只不过活了三天。

    但是,纸包不住火,她终究还是知道了。知道她的另一个孩子死了,知道她的儿子已经去世了。她疯了似的在房间里大哭大闹砸东西甚至绝食,而她也不再见你的父亲,每日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就连你,也不再喂养。我们都知道她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你在医院呆到十五天的时候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你的父亲最后一次来医院是找我,是找院长找那些护士,找没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我虽然不理解他的行径,可他出资给医院建了一栋住院部,还给我了一笔钱让我远离云海市。所以,关于你母亲的档案,我想应该消失的很干净,只有你的出生证明,关于双生子关于她当年的病例,一定是一无所有的了。

    我也没再见过你的母亲,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最后见她,她还坐在那病床上失了魂魄的望着窗外。后来我问过那些还有联系的护士,他们说她失踪了,突然间从医院失踪了,没人看见她是怎么离开的。而你的父亲,抱着你离开之后,也没有再出现。她的事情,虽然不是我做医生这多年遇到最心酸的一个,可关于她的点点滴滴,我是从来没忘记。一切犹如昨天,一切记忆犹新,你刚出生的模样我似乎还记得,而你弟弟最后失去生命的迹象,我也记得……他不喜欢哭,不喜欢闹,你妈妈还说他的名字叫一羽,而你叫荷。”

    回去的路上,薄荷一声不吭。

    从楼洞里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湛一凡的怀里,哭过了整整半个小时。那悲泣的感觉从心里涌上来,那忧伤变成眼泪,是止也止不住的辛酸苦涩。眼泪仿佛自己从眼眶里落了出来,心痛如绞的滋味,一遍又一遍。

    薄荷的眼睛已经红肿的像兔子一样,也许是眼泪已经在得知真相的过程中流干,只是痛,却再也哭不出来。湛一凡一直握着她的手,手掌的温度仿佛在她力量。窗外的风景就像时光一样在飞速的向后飞,可是当年医院里所发生的那一幕幕真相……却如岁月一般刻印成画,一副黑白色的墨画,一副有关于当年,却无关于她究竟去了哪里的画。

    薄荷曾经很忐忑,因为这个世界上突然多了另一个自己。

    但是此刻她却很心疼,因为那另一个自己在二十八年前就已经消失了。活下来的,只有自己。

    她究竟去了哪里?依然是个未知数。

    可是关于双生子的秘密,关于当年医院里所发生的故事……再一次刺痛了她的心。她不恨白合,就算她真的抛弃了自己,她也不恨。她的苦,她的痛,她就算隔着岁月也能体会理解。就算她离开了,她也理解她失去爱情的痛苦,失去孩子的绝望。反而为之心痛,越加着急的只想找到她,叫她一声‘妈妈’!

    可那个被称为‘父亲’的人,薄荷却是从未有过的这般的恨他,恨他那么轻易的同意放弃了弟弟的生命,恨他竟然不愿意做努力就放弃了也许会痴呆,也许会的白血病的亲生骨肉!恨他当年的一切一切!

    薄荷恨他,真的恨他,恨得心都在滴血!(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