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9 吵架

119 吵架

    薄荷的心‘突突’的急跳,像是有一股压抑的气体梗在喉间,恨不得突破而出却又偏偏不得而行。

    “那个时候我还未见过你,但听以为说起来我才记得,似乎是有过这样的事儿。我是见过与你相似的人,所以你还记得你到我们家的第二天早上,我蹲在床边上看你那事儿吗?”

    薄荷只点头,洛倾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只觉得你面熟,所以才想看着你能不能唤醒我心里的那股熟悉感。后来自己也觉得荒谬,直到以为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熟悉感并不是错的,是因为我见过那与你相似却有年龄差距的太太。”

    薄荷伸手拉着洛倾城的胳膊,紧紧的拽着他这根突然从大海里钻出来的浮木,终于深喘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的是非常难得的焦急之色:“你快告诉我,她看起来大约多大啊?在哪里见过的?但是是什么情景?洛倾城,你快告诉我。”

    “别急,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就是。”洛倾城拍了拍薄荷的手背,心里是意外而又震惊,这个薄荷自己见过许多次了,却从没有见过她这一次般的惊慌着急,每一次她都是泰然若素,沉稳而又冷清的,甚至带了些独特的清高孤傲。虽然她在洛家人面前是非常的和蔼可亲,可是私下里他却很少见她露出‘和亲’的神情。

    心里也知道,也许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位‘太太’对她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是大约两年前,我去中药植物园参加会议顺便采集一些中药。我当时在银杏林里散步,因为是旅游淡季,所以植物园里人烟罕至,可我一眼就看见了她。穿着白裙子,一头直发很长很长,几乎长至腰际之下。可是她的存在感很低,如果不是白天,只怕要吓得人魂魄离体。我听到她嘴里念念有词,觉得好奇就慢慢的靠近,当时她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都是一样的’如此反复了三四遍,好像在盯着银树的叶子发呆。我当时还迷惑,云海市的一年四季是分明的,为何会一样?我准备转身离开,她却回头了,看到她的脸我有些意外,毕竟……她的背影看起来很有气质,我以为她该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却没想到会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太太。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的脸庞依然美丽,即便有了岁月的痕迹。她看到我站在她背后似乎有些惊讶,还问了我的名字。最后又问我关于‘荷兰’的问题。没说几句,她的神情忽然有些大变,然后匆匆的便离开了……当时给我的印象便是,以为行径诡异的太太。可现在仔细回想,她当时应该是看到了我背后的什么人才匆匆离去的。”

    薄荷呆愣的看着洛倾城,脑海里还不停的回想着他说的每个字,每句话。也就是说……她两年前一定是在云海市的?可如今呢?如今在吗?为什么会去中药植物园?还有她为什么要询问‘荷兰’这个国家的一切?

    “你没事吧?”洛倾城有些担忧的看着薄荷那苍白的脸,“这些对你有帮助吗?”

    薄荷点头:“很大的帮助,谢谢你洛倾城。”

    洛倾城轻轻的叹了口气:“有帮助就行。能给我一个拥抱吗?”突然,洛倾城笑了笑,薄荷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洛倾城就已经张开了双臂将薄荷抱进了怀里。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一个纯粹的拥抱而已。

    薄荷并没有推开,她是真的感谢洛倾城能想起这些,还能告诉她这些。此刻,她心里对洛倾城充满了感激,这个被动的拥抱也就包含了许多的感谢之情在里面。

    “你说,如果那个人没有出现,我能追你吗?”一声低低的非常轻微的询问在耳边轻响,薄荷诧异,侧脸向洛倾城看去,却只看到一个拳头。

    ‘碰’一声巨响,洛倾城的脸向薄荷侧来。

    “啊——”薄荷惊讶低呼,不因为洛倾城挨了一拳头。而是因为洛倾城侧过来的脸,嘴就正好亲在了她的脸上!

    “你个混蛋——”一声低吼,洛倾城似乎被拽开,薄荷踉跄了两步,捂着自己被亲的脸,有些尴尬的看向被湛一凡揪到一边去挨拳头的洛倾城。洛倾城是个真正的文弱书生,怎么可能吃得起湛一凡这个运动健将的拳头?两个拳头,似乎就有些晕的往地上栽了。

    “湛一凡,你干嘛打我哥啊——”以为跑了过来,大喊大叫。薄荷也立即反应了过来,跑过去抱着湛一凡的胳膊:“别打了,你快给我停下来!”

    湛一凡气哼哼的阴沉着脸,特别的恐怖,拽着洛倾城的衣领便又要落下自己的拳头。

    “薄荷,快管好你男人,他疯了吗?”洛倾城在另一边也抱住湛一凡的胳膊跳着大喊,薄荷用力的将湛一凡往后拽,满脸急色:“你快给我停下来,给我过来!湛一凡!”

    许是薄荷的大喊终于让他有了稍些的冷静,放下拳头放开洛倾城退了一步,停了下来。

    薄荷喘息着看向脸颊红肿的洛倾城,洛以为蹲下来扶着已经坐在地上的洛倾城焦急担心的问:“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冰敷冰敷吧。”

    “车上有冰块。”

    “不行,我和我哥要回去。”洛以为扯着洛倾城便要站起来。薄荷往前拉住洛以为:“以为……对不起,一凡他……”

    洛以为现在满腔的愤怒,她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再怎么样他湛一凡也不该大人啊,再怎么找这洛倾城也是她洛以为的哥哥,他打的爽了,有没有想过她这旁人的心情感受?

    “我们要回去!”洛以为掷地有声,这老板和下属果然都是一样的,蛇鼠一窝,每一个好东西!

    “不用了以为,车上有冰块就在车上敷一下吧。这是郊游,别因为我们突然回去而闹得不开。”洛倾城站起来,拍了拍洛以为的手背亲声而道。

    薄荷感激的看向洛倾城,洛倾城朝她笑笑:“刚刚不好意思。”

    薄荷摇了摇头:“没事,是我们对不起你。”

    洛倾城扯着已经肿了的侧脸怪异的笑了笑:“其实不怪湛先生,毕竟是我冒犯在先。不过……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一亲芳泽?”洛倾城看向湛一凡,眼眸里竟然有些许的挑衅意味。薄荷惊异的看着这洛倾城,看来他的内心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大。

    洛以为立即扶着洛倾城离开,薄荷才回头看向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的湛一凡。薄荷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刚刚的反映的确是过激了,而且要不是他那一拳,洛倾城的确是不会亲到自己的脸,而且亲的她该死的疼,就像被铁头砸了一样。

    湛一凡伸手扣着薄荷的手腕大步的向河边行去,孟珺瑶和有力都拿怪异的眼神看着她,薄荷心里是无声的叹息,只有跟着湛一凡而去,虽然手腕给拽的生疼。

    “坐下。”湛一凡将薄荷按在石头上。薄荷也就乖乖的坐下,湛一凡背过去背对着薄荷,薄荷试图解释:“喂……刚刚我们抱了一下,是因为我感谢他来着……”

    湛一凡依然没回头,拿后脑勺面对着薄荷。薄荷些许郁闷,不过想到刚刚湛一凡那冲动挥拳头的模样,薄荷心里缓缓的升起别样的感觉来。那是……吃醋的表现吧?

    湛一凡突然回头,薄荷吓了一跳,因为她脸上还带着‘觉得他是吃醋了’的浅浅笑意。湛一凡神色阴沉的看着薄荷:“我就那么好笑?”

    薄荷立即摆手神情严肃:“不,当然不。”

    湛一凡这才拿起自己的手来,薄荷一看才发觉他手里拿着的是湿了的帕子。薄荷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湛一凡便已经伸手过来扣着她的脑袋固定不动,然后那冰冰的湿帕子就对着脸挨了上来。

    “冷……”薄荷缩了缩脖子,湛一凡扣后脑勺扣得很紧,而且他此刻的表情说得上阴沉可怕,薄荷只得委屈的受着。擦,不停的擦,擦的薄荷的脸颊又冻到火辣的生疼。

    “痛!”薄荷蹙眉忍不住的低呼,他这醋吃的也太酸了吧?

    湛一凡的手这才缓慢了下来,扔开那帕子,手掌捧着薄荷的脸蛋儿,自己的唇凑了过来在她脸颊上亲了好几下。

    薄荷对他这般的行为也只能翻翻白眼儿表示无奈,从前就发现了湛一凡的幼稚,今天才发现他的幼稚可以沦为小班等级了!

    “够了,够了!再亲,我这边脸就要肿啦!”薄荷躲开湛一凡的嘴,低头有些微恼的的看着他,“反应能不能平静点儿?”

    “我媳妇都被人给轻薄了,我能平静吗?没卸掉他的胳膊,打肿他的嘴,就是我的文明了!”

    薄荷嘢气,他怎么这么粗鲁?不,他好像一直都粗鲁来着,从前总掐的自己生疼,如今才学会了控制力道的温柔。

    湛一凡松了松领口,薄荷看他那气极的模样,知道自己这时再言语相加只会火上浇油。于是伸手,轻轻的捧着湛一凡的头,自己低头温柔的在他额头上亲了两口:“别生气啦,洛倾城没错,我们真的只是抱一抱,没你说的那么严重。知道他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吗?他很有可能见过我妈妈,而且就在云海市!当然,我还要给他看一次照片才能最后的确认。”

    湛一凡看着薄荷那欣喜的模样依然不说话,薄荷叹了口气:“你再这样,我就要怀疑,你是不是根本就不信任我了啊。”

    “我是不相信别的男人。”

    薄荷顿了一下,她的确是听到洛倾城的那句话类似于表白的话,薄荷用力的摇了摇头,她一定是多想了,那洛倾城一定是开玩笑的。而且她相信湛一凡一定也没听见,不然也许就不止三拳头了。

    “那你要怎么样?”薄荷第一次遭遇这种状况,实在没辙。湛一凡不是花延曲,也不是容子华,那两个人打架她大可以摆冷脸将他们各自吼一顿,而湛一凡绝对是吃软不吃硬类型的。

    “以后离他远点儿。”

    “可我和他是朋友。”现在洛倾城还帮了她,连朋友都算不上是的话,她怎么对得起他?

    “你……”湛一凡脸色一冷,眸子一凛,似是凶光暴露,薄荷本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现在她劝也劝过了,哄也哄过了,湛一凡却还是如此般的小心眼儿要计较,她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再软态度下去。

    “既然你和孟珺瑶都可以相处,我和洛倾城为什么不能?更何况,洛倾城比那孟小姐不知道规矩了多少。”薄荷知道这气话说不得,可是她就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嘴,况且她觉得自己说的也并不过分,而且算是一个大实话。这洛倾城最多抱了自己一下,又因为意外亲了自己一下,那孟珺瑶却是有保又撒娇态度明显的路人甲乙丙都看得出来。

    “好,很好。你既然要如此说,那我就和她相处去!”湛一凡站起来迈步边走,方向自然是密切的关注他们的孟珺瑶。薄荷生气的用力踩了一脚地上的石头,该死,听不出来她那是气话吗?为什么他就不能妥协一点儿?

    薄荷转身望去,只看到湛一凡的背影,却能非常清楚的看到孟珺瑶的小脸。孟珺瑶将切好的苹果喂给了湛一凡,薄荷虽然看不见湛一凡的正面,可是却清楚的知道他一定是张嘴吃了,因为孟珺瑶落下的时候是空的!

    孟珺瑶向她看来,挑衅的扬了扬下巴,薄荷冷哼一声回过头来,该死的湛一凡!一定要这么气她吗?

    薄荷捏紧拳头,也‘噌’的站了起来向房车而去。

    薄荷上车,醇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水果,洛以为在给洛倾城冰敷,李泊亚在准备中午的菜肴。薄荷‘蹬蹬蹬’的上车,醇儿听到脚步声一个骨碌坐起来,原本是想调侃薄荷被两个男人争风吃醋打架的事,但是看到薄荷那一脸郁沉的表情,醇儿愣是不敢再说一个字。

    “我来。”薄荷到洛以为身边,洛以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我来。你让开。”薄荷接过洛以为手里的冰袋,洛以为有些不安的看了车外一眼:“我可不想我哥再受伤……”

    “我保证,好吗?”薄荷耐着性子看着洛以为,洛以为又看了眼车外,在看清湛一凡竟然和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女人站在一起说说笑笑,而且那女人还亲自给他喂水果的模样,洛以为明白了。

    洛以为默默的退到一边去,薄荷坐下来,亲自拿着冰袋帮洛倾城敷脸。

    “对不起,让你的脸肿了。”薄荷是真的觉得对洛倾城恨抱歉。

    “没事……”洛倾城淡淡的有些忧桑的道。薄荷也并没仔细的听洛倾城的反映,因为她此刻内心烦躁,郁气不安!

    “喂,那女人是谁啊?”洛以为此刻冷静了下来,也终于注意到孟珺瑶了。

    “那女人,喜欢姑父。”醇儿也凑了过来,补充道。

    “真的?所以是薄荷的情敌了?”洛以为讶然,因为她在打量这女人的同时,发下这女人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男人,都这样!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你瞧你瞧,姑父竟然让她给他喂果汁!姑父傻了?这样的女人能给她机会吗?”

    “我看,这两个人都是气傻了……”洛以为看了看薄荷又看了看那湛一凡,终于是忍不住的发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强劲的情敌了?而且你们还把她也带来?”

    醇儿表示她也很未知。

    李泊亚将米饭蒸在锅里,也没看向这边,却非常镇定的把他知道的都给大家解惑道:“这个孟小姐是湛家世家的女儿。她叫孟珺瑶,今年二十五岁。在她五岁那年见到Boss之后就常常来湛家玩耍,至今已经二十年,对湛家来说她就和湛家的女儿一样熟悉。所以,他们算得上是真正的青梅竹马。Boss的感情生活和私生活都非常的干净,但是他对孟珺瑶绝对毫无半点儿意思,不然两个人如今就不止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了。Boss夫人,Boss吃软不吃硬,你要慎重行事。”

    薄荷捏了捏拳头,软柿子也给了,硬馒头也给了,不给面子的是他!她这次绝对不能轻易的妥协,不然她怎么可能还有朋友?如果他连朋友也禁止她来来往,只因为对方是个男人,那她岂不是也要让他禁了所有的女性朋友?

    “啧啧,喂寿司了……这女人不简单啊,明明知道姑父此刻是因为和小姑置气才搭理她,她的脸皮和心理防线就能如此之强大?不行,我要下去为小姑捍卫婚姻去……”醇儿说着便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溜烟儿的跑下了车。

    “醇儿!”薄荷想喊住醇儿怕她做什么事情,因为着急的一动却惹得洛倾城‘嘶~’的倒吸声,薄荷立即又坐下来,满脸歉意的看向洛倾城:“对不起,对不起,我碰痛你了吧?”

    洛倾城抽了抽嘴角:“还……好……”

    “我来吧。你去看醇儿。”洛以为立即贴心的过来接过薄荷手里的冰袋,洛倾城最后手一伸,站起了起来自己抓着冰袋去沙发角落里坐着,叹息道:“我自己来,你们两个都休息去吧。”

    薄荷和洛以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原来她们两个人都被洛倾城给嫌弃了。

    薄荷和洛以为并没下车,两个人就坐在远处看向车外。

    醇儿笑着跑到湛一凡身边去,身体故意一撞就将孟珺瑶撞开了一些,然后伸手挽上她姑父的胳膊笑着说着什么。湛一凡敛了敛眉,竟然就依着醇儿走了,醇儿走的时候竟然也没忘记拿走寿司盒子……

    “这丫头说了什么?这么灵?”洛以为惊讶的低呼。

    “我看,是因为Boss根本就不愿意和那孟小姐演下去了。”李泊亚不知何时在身后缓然的道了一句。薄荷抬头看向李泊亚,李泊亚微笑着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白光一闪,薄荷竟然没看清他的眼神。

    李泊亚折身回到厨房,有力趴在沙发上看着有力的背影叹气。

    薄荷也叹了口气,目光锁在河边上的醇儿和湛一凡身上。有力则看着那此刻就像一条死鱼一样躺在躺椅上晒太阳的有力身上。他似乎从他们谈过话之后就没有再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了,看着那样的他,自己心里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这尴尬而又诡异的氛围,直到梁家乐王玉林他们四人来了才打破。

    “老大。可想死你了,你放假这么久,我们部因为少了你,已经成了无足轻重的部门了。”

    “对啊,老大。这房车你们家的?”

    “老大,老大。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啊?”

    “老大,少了你,我们四个都不再是公诉四侠了……”

    “老大,我们没纪律没组织好久了,我们就是没领导的可怜娃啊。”

    “老大,副部长每天虐待我们!(从未出现过的副部长委屈的瞪着四人:老子连酱油都没打过,怎么就欺负你们了?)”

    薄荷被四个人围着转着喊话,薄荷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幼儿园老师?其实她一句话都没听清楚,这四个人却像久旱遇甘霖似的兴奋,她又不是甘霖,往她身上扯什么?挤什么?

    薄荷的心情本来就很糟,此刻被众人围攻就变得更糟了。

    怒声一个低吼:“都给我闭嘴,离开,马上,离我一米远!”

    世界顿时还来一片安静……薄荷也终于没再被拥挤了。

    薄荷抽了抽眼角,看向那含笑的洛以为、李泊亚和洛倾城,终于拉着脸转身向车下走去:“给我下来!”

    下车,五人在草坪上坐下,薄荷为中心,四人散开而坐。

    “一人一句,我问,可以抢答。最近没出什么事吧?”

    “重大的没有,小事一堆。”

    “那就好。”

    “可是下个星期要开庭的案子……又是言毕我们对打。”

    “这家伙本就是黑白不分,只管有钱有挑战。你们准备拍谁出场?”

    “副部长上。”

    “副部长身体如何?”

    “他身体貌似有些不太负荷工作量……”

    “王玉林,你去打。”

    王玉林立即低呼:“老大,我不行……这案子可不小,我没那实力。”

    “是什么案子?”薄荷可不知道,还有什么案子是必须副部长那个病患要上去的。其实副部的经验和年龄都比薄荷长许多,但是他身体实在糟糕,经常抱着药罐子来上班,半个月有十五天都不会出现在办公室。可是薄荷只要给他一个案子,他绝对都能百分之百的完美处理,可是他很少出庭,身体是一方面原因,他自己不愿意又是另一方面愿意。这次这个药罐子竟然要亲自上,看来这问题有些大了,

    “是市长的侄女……他开的夜总会。”

    “这事儿是谁举报的?”

    “市长的外甥。”

    这算是摊上了破事儿?

    薄荷叹息:“那交给副部打去。打完官司我就回去上班。”

    胡珊竖起大拇指:“老大……你好黑。”

    薄荷只是不想半路趟那条浑水罢了。

    “我的假期是那时候。你们几个去找找吃的先填饱肚子去,玉林你等一下,我有私事要和你说。”

    梁家乐愤懑怨恨的看着薄荷:“老大你偏心。”

    薄荷挑了挑眉,王玉林得意的扬头:“怎么,谁让你不是女的?”

    薄荷笑了出来,的确,她和王玉林走的更近是因为她是个女生,但是王玉林办事的效率的确非常好,这是她很喜欢的。

    张煜寒攀着梁家乐的肩扯走,胡珊没什么意见也跟着去了。薄荷看着他们都走远了才对王玉林低声道:“帮我查件事情。”

    “老大你说就是。”

    “我要你查……薄烟。”

    *

    薄荷和王玉林返回河边上,梁家乐正在吃水果,醇儿和湛一凡一同回来,手里抱着的是只有一半的寿司了。另一半,大概都是入了醇儿的肚子了,醇儿显然还没注意到坐在那里的是梁家乐,乐呵呵的只对薄荷道:“小姑,下次我去你们家还让张姐给我做这个鸡柳寿司好么?真的太好吃了!”

    薄荷看了眼跟在醇儿后面脸色依旧漠然的湛一凡,只淡淡的道了句:“嗯,好。”

    梁家乐听了这话便回头,看见醇儿抱着的寿司盒子便抢了过去:“原来寿司在这里。大侄女,你这太不仁义了哇,竟然把寿司拿走自己享用独食去了?”

    醇儿看见梁家乐似是一愣,然后再看自己空荡荡的手,顿时一恼:“梁叔叔,既然你都喊我大侄女了,有叔叔抢侄女吃的么?不害臊!”醇儿狠狠的骂了句,快步的走到薄荷身边来,挽着薄荷道:“小姑,走,我们去打扑克牌去!”

    薄荷看向湛一凡,醇儿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其实她是好奇的。

    梁家乐笑看醇儿,有些嘴贱的道:“真是不懂礼貌的大侄女,明明也叫叔叔了,却还骂叔叔来着,知道什么叫做尊老爱幼吗?”

    醇儿许是被触到心里的那极限,突然一个瞪视,瞪着那梁家乐便是一声不爽的低吼:“你别烦我!”当叔叔还上瘾了?怎么这不要脸的程度比那李泊亚的还厉害呢?

    梁家乐一怔,似是没料到醇儿会发火似的。

    薄荷拉着醇儿转身离开:“怎么了你?”

    醇儿也似乎懊恼,压低了声音道:“小姑我……我就是很烦他,不知道为什么……总那样没心没肺,我不想理他,我想和他做陌生人……可他却总是能触到我最烦的地方。”

    薄荷一笑:“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了。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便是这样。不管他做什么,在你眼中都烦。”

    “是吗?”醇儿看向薄荷。

    薄荷只是笑了笑:“你自己体会去。”

    还没开始打扑克,李泊亚就说可以吃饭了。十二个人,围着桌子坐,桌子就显得太小了。于是找了地毯来铺在草地上,十几个人围着坐刚刚好。王玉林和胡珊都去帮忙,他们两个都会简单的饭菜,炒菜也就快了许多。

    薄荷这个刚入门的初级生自然也就不去凑热闹了。薄荷是第一个坐下来的人,湛一凡随后依着她坐下来,薄荷侧开自己的视线,湛一凡也并未看她。醇儿原本想去湛一凡另一边断了那孟珺瑶的后路去,谁知道那孟珺瑶的行动更快,依着湛一凡另一边坐下,醇儿只好磨磨牙在薄荷的这边坐下。

    梁家乐坐醇儿边上,张煜寒挨着梁家乐坐,洛以为和洛倾城坐薄荷对面,有力坐以为和孟珺瑶之间,另外三个人的位置也空了出来。

    醇儿似乎有些郁闷梁家乐竟然挨着她坐,可梁家乐此刻却毫不自知,侧着头打量着醇儿额头上的淤青:“那个……你这里是怎么了?”

    “撞得。”醇儿很干脆的回答。

    “刚刚心情不好……是因为这个?”

    醇儿又不能说是因为烦你,所以就‘嗯’了一声。

    “好啦好啦,我都原谅你刚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了,你也别生气了。”

    醇儿无语,他还原谅她呢?她突然发现,其实这梁家乐就是个单细胞动物,比她还白痴。她以前怎么就能暗恋他那么久呢?难道说自己以前比他更单细胞,更白痴?

    最后一道菜上上来,厨师李泊亚也终于从车上走了下来。其实今天叫这个‘厨师长’过来,唯一的原因就是帮大家解决胃的。闻着这色香味俱佳的饭菜,薄荷带头鼓掌,醇儿也兴奋的鼓掌,因为她实在太饿了!而且,这两天李泊亚这厮似乎忙的不行,就大前天给她做过饭,前天昨天她都没吃到,馋的她呀。

    薄荷默默的吃菜,醇儿使劲儿往她碗里夹:“小姑这个,这个蘑菇炒肉老好吃了,肉很嫩的。还有这个烧鸡……又酥又脆又香。”

    “我自己知道夹菜,你也快吃你自己的。”薄荷看着醇儿轻声道,醇儿眯着眼睛一笑看向薄荷旁边的湛一凡使眼色,湛一凡也默默的给薄荷夹了一筷子菜:“吃些……清淡的……”

    薄荷顿了顿,还是慢慢的吃了下去。

    醇儿心满意足,旁边的梁家乐也给她夹了一筷子,很平常的道:“大侄女快吃,刚刚叔叔惹你生气了啊。”

    醇儿碗一侧,郁闷的看向梁家乐:“你自己吃,别给我夹。”从前多希望他给自己夹一筷子啊,现在倒好了,自己给他发个脾气,他到要抽风了。

    “行行,我自己吃。”梁家乐挠了挠头,真的就不再给醇儿夹菜。

    醇儿偷偷的看了那李泊亚一眼,李泊亚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容,醇儿心里其实也没想什么,就是很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看完之后她觉得自己有些神经病了,她和梁家乐自始至终没关系,和李泊亚更是见不得人的关系,她和他们在众人面前,都是陌生人。

    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很安静,孟珺瑶给湛一凡夹菜,湛一凡给薄荷夹菜,薄荷默默吃自己碗里的饭。醇儿也许是寿司吃多了,也没平日里吃得多,梁家乐是最开心的那一个,吃得很嗨,话也最多。有力也吃自己的,但是吃得很少,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口的关系,脸色有些苍白的难看。洛倾城偶尔给以为夹她夹不到的菜,但洛以为吃的也很少,这顿郊游野餐可以说,大家吃的都很别扭。

    吃完饭薄荷就想回去了,薄荷要回去,湛一凡自然也是要跟着回去的。湛一凡都要走了,李泊亚也就载着有力先行将之送回医院去,于是所有人都准备回去,醇儿则跟着薄荷他们说要去湛家住几日,薄荷知道这丫头又是想帮着自己防那孟珺瑶去。

    薄荷有些感激醇儿,因为她现在和湛一凡可以说是吵架了,两个人第一次吵架,都吃软不吃硬,没拉下面子。

    回去的路上还是湛一凡开的车,醇儿抢得快,做了副驾驶座去。薄荷去床上躺着休息,孟珺瑶就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吵得薄荷睡不着,薄荷只好半眯着眼睛坐起来,看着窗外的风景。

    回到湛家,湛一凡将车开进院子里停着,薄荷下车便率先进了屋上了楼。

    “张姐、刘姐。车里的东西麻烦你们帮忙搬下来。”

    “好的,夫人。”

    不过是篮子、盘子这样的东西,需要收拾。如果薄荷心情好今天也许就自己去清理了,可是她现在心情不好,所以她进了玄关换了鞋便上了楼。

    取了隐形眼镜换上黑框镜架的眼镜,又换了卫衣和运动裤,然后捧着书薄荷就窝在卧室的沙发里看书去了。其实,书里面究竟写着的什么,薄荷根本不知道。

    门口传来声响,薄荷的眼睛落在书上,耳朵却落在门口。脚步声,沉稳而又轻缓,是他的。

    薄荷定了定神,让自己努力看几个字进去,‘伯克霍夫打开视屏,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操作着……’

    “宝宝。”薄荷一顿,终于好不容易看进去的几个字,也涣散了。

    薄荷并没看此刻蹲在旁边,还伸手拉着自己胳膊的男人,只让自己的眼睛还努力的定格在书页上。

    男人的声音又轻轻的呼在耳边:“宝宝,我错了…”

    “错哪儿了?”薄荷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清很理性,可实际上她的心在狠狠的动摇,他都已经先拉下面子了,她是不是也该顺着他的阶梯走?

    “不该和你生气。”

    “不对。”

    “不该……不让你们做朋友。”

    “还是不对。”

    “那不该打他。”

    “不全对!”

    “……那我不知道了。”女人,这种生物果然其妙。

    薄荷放下书,身子坐起来一转,面对着蹲在沙发面前的男人义正言辞的道:“你不该不信任我。你不该因为和我生气,就跑去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你不该我给软柿子你不吃,给你台阶你非得拿乔……我生气,那是因为你莫名其妙!”

    湛一凡一把抱住薄荷的腰,自己将脸埋入薄荷柔软的身体里。

    “宝宝,别生气。我知道我被愤怒控制的时候会伤害你,会不识相,所以我真的错了。下一次,你给我软柿子我一定吃了,你给我台阶我一定也下了,而且绝对不会因为你的气话就跑去……不对,我没有和她亲亲我我,这个我真冤枉!”

    薄荷气哼哼的戳湛一凡的肩:“你才不冤枉!你让她喂你吃水果了,还不是?”这事儿,她都没做过!她真想一阳指戳死他,戳戳戳。

    湛一凡抓住薄荷那使劲儿的爪子,顿时化成厚脸皮:“那你也喂我?”

    “我疯了才喂你。”薄荷气哼哼的想把手抽出来,那么肉麻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湛一凡突然起身,抱起薄荷的身子一转落在自己的膝盖上。低头是满眸的温柔笑意,不知道何时他的手里竟然拈了一颗葡萄,薄荷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只听得他一声低言:“那我喂你。”然后便见着他一口含下那葡萄,再低头快速的堵住了薄荷的嘴,剥了皮儿的葡萄就那样被度到了薄荷的嘴里。

    湛一凡取掉薄荷鼻梁上的镜框,薄荷立即眯起了眸子,一惊就咽了嘴里的葡萄,张嘴有些惊慌的道:“一凡,我看不太清楚。”

    湛一凡亲了亲薄荷的鼻子,又低头舔着她的薄荷,再抬头吻住她的唇角暧昧的道:“能看见我,就好了。”然后堵住薄荷的唇,手也钻进她的衣裳里,他想要他的宝宝开心,不想和她吵架,以后都不要了。

    薄荷一声嘤咛,缩进湛一凡怀里,这大白天的他难道要?

    湛一凡用行动说话,薄荷被脱光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直道:“去床上……一凡……”

    湛一凡低头吻着她的耳垂,喘着动情的热气儿,低喃:“不!就在这里!我今天要在沙发上给你快乐……”

    ------题外话------

    ——恭喜第一次吵架。O(∩_∩)O~会吵架的夫妻,才是真实的好夫妻啊。薄荷会训夫,一凡会哄老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