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8 群人郊游

118 群人郊游

    薄荷再次被身上的重物骚扰醒。

    起先,也是迷迷糊糊的,可是那湿湿的吻似乎从额头移到了锁骨,又从锁骨移到了耳朵。她在潜意识里躲着,可是因为太困,所以其实根本就没动弹。最后嘴被堵住了,整个人处于被憋气的状态,憋着憋着就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压在身上的人终于醒了,薄荷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薄荷怒瞪着身上的男人,此刻显然已经被气得说不出一句话了,而且她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睡衣似乎已经被扒光,男人滚烫的身子正贴着自己蠢蠢欲动。

    薄荷浑身懒骨头,只恨不得的推攘着湛一凡:“你下去……”

    湛一凡却抓住她的爪子放在唇边亲了亲舔了舔,腻腻的道:“宝宝,据说早上起来播种,种子最容易发芽了。”

    薄荷怔了一下,随即又恼:“昨晚你就折腾一次了,我好累……你快下去!”

    “不行。昨晚那一次太少,时间也有点儿短……我好几天没碰你了,我的补偿你。”

    一个小时很短吗?虽然比起平时是要短几分钟,可这不能成为藉口!还有,究竟谁补偿谁啊?薄荷气恼的锤了湛一凡几拳:“我说真的,你好重!”

    “那我不压着你,来个不重的姿势!”说着就矫健的翻出了被子,虽然有空调,可是薄荷的皮肤一见光还是泛起了鸡皮疙瘩。

    “我冷……”

    湛一凡的大手拍了拍薄荷的大腿,邪魅的一笑:“运动就不冷了。宝宝你乖啊,要配合我。”

    薄荷无奈的喘息了一口气,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就这样在一大早就被人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一番**之后,薄荷趴在湛一凡的怀里更不想动了。只得用脚踢踢他粗糙的小腿:“欸,你不去上班啊……”刚刚忙里偷闲,她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八点了。

    湛一凡抱着薄荷很明显的也不想动弹,只‘嗯嗯’两声,显然这一个半小时下来壮牛也累成了小牛。

    “我今天要去检察院看看……准备几天后就去上班呢。”

    “今天别去了,我带你去郊游。”

    “郊游?”

    “嗯……这几天天气转暖,万物复苏,春季到来,难道你不想踏踏青?”

    “假春……啊,对了,马上该到春节了啊!”这个时候春天也太早了,不过说到春天薄荷才想起来,中国的农历春节快到了。所以她上班上不了几天又该放假了?

    湛一凡没吭气儿,薄荷撑着疲惫的身子半起身推了推他:“喂,我说你今天到底去不去上班啊?”

    “傻宝宝,今天周六!”湛一凡一个翻身将薄荷再次压在身下,睁开那双明显在养精蓄锐的双眸,精光乍现:“是不是还精神气十足?还想再来一次?我倒是不介意,你感觉得到的。”

    薄荷全身一惊,顿时大汗淋漓。推着男人的肩大喊:“不要,不要,一定不要了!”

    “叫老公,叫老公我就饶了你。”

    薄荷咬了咬唇,一面不想和他那么肉麻,一面却又惧于他的淫威,最后只好软软的喊了一声:“老公……”

    湛一凡眯着眸子笑得得意,终究还是放过了薄荷,不舍得再折腾她。

    两个人磨磨唧唧到了九点半才穿戴整齐洗漱干净下楼。

    孟珺瑶抱着一束花在客厅里裁剪,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只是冷冷哼了一声:“原来,你们还知道太阳晒屁股了。凡哥哥你从前可不是这样哦?就算是周六,你也会在公司里工作的。现在,我看是已经被红颜祸水给祸害了。”说完才抬头有些埋怨的瞪了薄荷一眼。

    薄荷嘢气,她在自己家里和自己的丈夫睡到日晒三竿竟然还被一个外人给说了?就算他们懒怎么着了吧,管她什么事?薄荷捏了捏拳头,最近的她恨不能容忍别人对自己的挑衅!

    “我想孟小姐说得严重了,我和老公怎么着,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就算我祸乱他,难道他还不愿意?”薄荷轻佻的瞪向湛一凡,湛一凡原本听了孟珺瑶的话也是不乐的,可转耳就听到薄荷那不太善意的回击,立即勾唇一笑低头也只看着她:“愿意,当然愿意。”

    孟珺瑶一只手捏着剪刀一只手捏着带刺儿的玫瑰,因为此刻眼中全是正在那里浓情蜜意上演夫妻恩爱的薄荷和湛一凡,顿时气得也忘了手里拿的是什么花,一个用力花刺全部扎进了手里。

    “啊……”孟珺瑶一声低呼,薄荷扭头看见她手里拿着的玫瑰,还是有些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孟珺瑶望向湛一凡,湛一凡也只是看着她,在她期待许久的眼神中淡淡的说了句:“我让张姐帮你把刺拔出来。”

    “不用了!”孟珺瑶扔下玫瑰和剪刀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满脸受伤的神情:“我自己……拔。我自己找的伤害,我自己会清理。”此刻,她的满脸黯然神伤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伤口也只有自己舔砥。

    薄荷还是找出医药箱,坐到沙发边伸手将孟珺瑶给拽了回来,孟珺瑶一开始不愿意甚至挣扎,薄荷一脸不爽的一声低呵:“给我坐好了!”

    孟珺瑶一怔,竟然真的乖乖坐好。

    薄荷心里骂了句,真是犯贱,非得欠吼才老实!

    找出眉毛夹,握住孟珺瑶的手,扎了几根刺,有几处留了点儿血。可她竟然一声不吭?薄荷不得不有些意外的看向这个孟珺瑶,一直以为她就是一个家里有点儿钱自己有点儿气质或许还被家里宠坏了性子的大小姐罢了,可是此刻看来……这性格倒还有些可取的地方。

    薄荷很快就帮孟珺瑶挑完刺儿,然后拿着喷雾给她喷了喷,又拿棉签沾了沾血渍,清理干净了血也没再渗出来才算完事儿。

    “好了。”薄荷拍了拍手,放下面前站起来低头看着孟珺瑶。

    孟珺瑶握住手上的那只手的手腕低着头,一头直直的长发垂在肩上,其实她真的很有气质,而且温婉又漂亮。如果不是清楚湛一凡不喜欢她,薄荷就真的要嫉妒了。嫉妒?这个词可不是个好词。

    孟珺瑶并没有说谢谢,薄荷其实也不期待她能对自己说谢谢。湛一凡走过来拉着薄荷道:“去吃早餐吧。”

    “嗯。”

    两个人携手向餐厅走去,孟珺瑶听着他们的脚步声才缓然抬起头,看向薄荷与湛一凡消失的背影,眼中的不满雾蒙。

    每接近一次,她的心就会被凌迟一次,这样的痛苦算是对自己的惩罚吗?能伤害的,永远只有自己!

    孟珺瑶缓然的从沙发里站起来,也迈着步子向餐厅而去。

    张姐给薄荷和湛一凡上着早餐,薄荷问湛一凡:“真的要去踏青?那可以叫上以为、醇儿么?”

    湛一凡挑了挑眉才答:“可以。”

    薄荷笑了笑,准备等会儿回去就打电话,转头就吩咐田妈:“田妈,给我们做点儿能带着去吃的吧。像寿司那样的东西,喝的的果汁也带点儿。”

    “烤点儿面包,做点儿寿司,准备一点儿水果这些吧?至于喝的,还是准备点儿开水的好,出去了会发渴,和别的都不管用。”

    “那谢谢张姐了。”

    已经走过来的孟珺瑶站在一旁突然出声而道:“我也要去。”

    薄荷脸上的笑容一顿,看了看孟珺瑶又扭头看向湛一凡,这个……还是让湛一凡去解决吧。

    湛一凡切了块香肠放到嘴里细细咀嚼之后才道冷冷而道:“你都不认识。”

    “那个醇儿我见过。我听见你们说了。我才刚到中国,你们不带我去了解熟悉云海市就算了,你们郊游还不带我!凡哥哥你从前不是这样的!”孟珺瑶却是不依不饶。

    “我让李泊亚带你去逛云海市。”

    “我不要!我一定要求郊游!凡哥哥,你该不会忘了,我不是来中国玩的,我是来和你们湛氏合作的吧?你这样对我,对公司,对这次的合作可不太好!”

    薄荷放下刀叉,喝了口牛奶淡淡的道:“一起去吧。反正都是女孩儿。”

    湛一凡抬头看向孟珺瑶,孟珺瑶则倔强的望着他。湛一凡摇了摇头只叹了口气:“你嫂子都这么说了,你要跟着便跟着。只一点……”

    孟珺瑶抢断话道:“我会尊重她的!我知道,她是你妻子,而我……只是睨青梅竹马的小妹妹!”

    湛一凡淡淡的补充了一句:“还有商业合作伙伴。”

    孟珺瑶黯然神伤,过了一会儿才坐了下来,她其实也还没用早餐,因为她如坐针毡的一直在等着他们下来。

    *

    这个郊外游,实在不如最初所设想的那样。

    以湛一凡的想法,就只有他和薄荷两个人,去郊外找个农家乐过二人世界去。

    薄荷却想着心情不好的洛以为,还有马上要上班需要调节心情的醇儿。

    谁知道孟珺瑶竟然要跟着来,于是湛一凡就给李泊亚这个野炊‘厨师’打了个电话。李泊亚就给有力说了声今中午不送饭去了,有力试探得知以为要去便也跳着要从医院请假半天,也溜了出来。而以为要出门的时候,洛倾城正在无聊的玩游戏,听以为说要去郊游,宅了许久的宅男洛倾城便也跟着自己的妹妹出来,最后队伍终于由两个人壮大到十二人,五辆车。为什么又多了四人?薄荷在路上接到王玉林询问什么时候上班解救她们的电话,便也让她和胡珊前来,胡珊来了就带着张煜寒,张煜寒来了自然梁家乐也闻风而至。

    湛一凡、薄荷和孟珺瑶去接了醇儿,四人一辆车,最先达到目的地。李泊亚带了锅碗瓢菜自己驱车前往,有力打车奔去的,以为和洛倾城一辆车,而王玉林四人则约好了一辆车最后赶到。

    这次要郊游的地方,其实是湛一凡事先找好的。一个很清静的山涧,虽然瀑布在冬季干涸了,可是下面还有一条较小的河流。树木虽然也有些枯萎,可是像湛一凡说的那般,也许是因为天气暖和了,万物有了复苏的预兆,草丛间竟然有嫩绿发芽的新生命冒出来。不过这个时候总有一个好处,春夏秋这里都是旅游胜地,可是到了冬季,这里绝对人烟罕至。

    这个山涧,从十二月开始到现在,薄荷他们一行人是她的第一个访问者。站在山涧里,天空似乎有些悠长和空明。山很大很高,天空很蓝,还有温暖的太阳照在大地上,薄荷下车就躺在巨大的石头上懒懒的晒着太阳,醇儿在另一块石头上躺下来跟着她小姑一起杀毒晒菌,孟珺瑶则在远处的树下坐下来,一副不想晒太阳的感觉。

    “小姑,她怎么来了?”醇儿看向孟珺瑶终于憋不住的问一旁的薄荷。从她上车开始,这个问题就别再胸口,她可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姑父是居心不良的。管你先来后到呢,爱情是不分先来后到的,命中注定小姑就该是姑父的!哼,所以这个女人她要视为眼中钉!

    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看向醇儿:“别管那么多,你马上就要上班了,怎么样?”

    醇儿挠了挠头没心眼儿的一笑:“其实我还真的挺淡定的。就是有些期待穿上警服的感觉……小姑你一定要来啊,帮我拍照。”

    “好。”

    “嘻嘻。”醇儿嘻笑着,笑着笑着却突然顿住,立即推了薄荷一把:“小姑,那女人找姑父去了。你也快去,别让他们独处!”

    薄荷稳住身子才没被醇儿一掌给推下石头,心惊胆战的盯了醇儿毫不心虚只有着急的脸一眼才慢慢的扭头向湛一凡的方向看去。湛一凡再向下搬椅子、桌子,水果篮子和许许多多准备的干粮食物。忘了说明,他们今天开的是房车,里面应有尽有。也是早上出门的时候,薄荷才看见停在门口的巨大房车,薄荷很惊喜,上了车湛一凡才告诉她说:“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开着它出去旅游了。”

    朴素却美观的小厨房,精美的炉具包括冰箱和微波炉,甚至还有电烤箱这样的东西。小圆桌子,沙发,椅子和二十六英寸LCD电视,一点五乘二米的双人床,甚至还有卫生间和淋浴,真的是一切应有尽有,就像是一个小家一样齐全,淡蓝色的碎花布艺装扮更是充满了温馨的格调。

    薄荷兴奋的不得了,不过碍于孟珺瑶当时也跟着在后面所以才没有给湛一凡奖励两个香吻。一上车,薄荷顾着四处打量孟珺瑶却毫不客气的霸占着副驾驶座的位置,薄荷其实也不在意,她更想要在沙发上或是小床上躺一躺。湛一凡拉着她到一边问:“喜欢吗?”

    薄荷还在兴奋之余,点了点头:“嗯,很喜欢呢。以后我们可以多多出来旅游了!”

    “所以还是很实用的。你休息会儿,我去开车。”

    “要不让小王开吧?你这么累……”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脑袋微笑:“不累。小王今天请假。”

    薄荷只好看着湛一凡去开车,而孟珺瑶则回头向她挑衅微笑,薄荷敛眉,对这个孟珺瑶,她是真的喜欢不起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孟珺瑶像是带着某些目的在接近他们?总是有这样不安的危险感,比如此刻,看着她主动上前不帮湛一凡,虽然两个人只是很正常的偶尔交谈,甚至她嫌少看到湛一凡翻嘴皮子,可是那孟珺瑶嘴角的微笑都实在是太假了。假的让薄荷深度怀疑,毕竟她亲眼亲耳听到过湛一凡对她的态度,实在难说出些什么好听的话。

    “小姑,你快去啊……”醇儿比薄荷还着急似的。

    “不去。”薄荷转了个头,“晒太阳多舒服啊。”这石头被人磨得光光的,而且又长,躺着多舒服。

    “小姑……你真实缺心眼儿,那女的一看就是不甘心放弃姑父的。”

    “你姑父被她抓到过吗?何来之放弃。”

    “但是姑父又没说他和这女的没发生过什么。”醇儿嘀嘀咕咕,她才不相信姑父之前没有过前女友呢,醇儿虽然不知道湛一凡的过往,可是她知道湛一凡帅啊,这么帅的男人没个前女友,那是会遭天谴的,那是同性恋才会做的事儿。

    薄荷敛眉,湛一凡不喜欢孟珺瑶,这是她问过的蠢问题。可是她现在不想回答醇儿,因为她知道醇儿的问题会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但就算她不回答,醇儿还是为她紧张兮兮的一直在耳边聒噪,直到湛一凡自己走了过来醇儿才‘咻’的闭了嘴。

    薄荷只以为醇儿是说累了,便磕着眼睛继续休息。可原本晒在自己身上非常舒服的太阳确然没了似的,甚至有些阴凉,薄荷才眯了眯眼睛缓缓的睁开望去,只看到湛一凡正站在她面前,低头俯瞰着她,手里拿着一条被单。

    “睡在这里会着凉的,去躺椅上躺着吧。”湛一凡弯腰就把薄荷抱了起来,薄荷惊得立即揽住他的脖子,低声讶然:“喂……我就喜欢石头上……”

    “石头太凉!而且旁边是河水,万一翻身滚下去怎么办?”湛一凡有些严肃的训斥,薄荷只好闭了嘴,那她要晒太阳,湛一凡必须要把躺椅放在太阳晒得到的地方。

    其实湛一凡早就摆好了椅子,抱着薄荷过去就把她放下来,然后还温柔细致的给她拉好了毯子,也不至于真的睡着的时候着凉。

    醇儿趴在石头上看着薄荷被湛一凡抱走的背影,此刻内心深处为自己的孤单形影而感到忧伤。这辈子,就没男人对她这么好过,哪有男人对她这么好,她一定嫁了算了!

    孟珺瑶有些僵硬的看着湛一凡拿着毯子过去把薄荷裹着抱过来,这个躺椅是她帮着他搬下来的,是她帮着摆好的,可是睡得人却是她?凭什么?孟珺瑶紧紧的拽着拳头,别过头去咬着自己的下唇,只为了让自己此刻内心的情绪得以发泄。

    醇儿有些发愣的看着孟珺瑶那紧握的拳头和别过去的侧脸,以她二点五的视力,就算那孟珺瑶别过脸去了,可是也没逃过她醇儿的火眼金睛!那孟珺瑶明明就是满眼的妒忌和怨恨!果然这女人是不坏好胎来的,果然这女人……醇儿跳了起来,她一定要去保护小姑,让这死女人离小姑远一些。

    醇儿迈步准备跳到薄荷之前躺的石头上,刚刚跨出一步却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从房车后面闪了出来。李泊亚!?

    “哎呀——”醇儿一声惨叫,因为脚下一同,她跌倒了!醇儿摸着肿胞的额头挣扎着想爬起来,薄荷听到醇儿的惨叫立即睁开眼睛望去,看到醇儿跌倒便掀开毯子要下地,李泊亚的身影却更快的已经从她身后闪了出来,迈着大步子就走了过去。薄荷喊了一声:“醇儿你没事儿吧?”

    李泊亚已经走了过去,伸手一把就将醇儿从两个石头之间捞了起来。

    “小姑我没事……哎哟,就是可能要破相了,完了完了,这辈子铁定嫁不出去了。”刚刚还在想嫁人的事情,这么快上天就给她敲警钟告诉她,她和李泊亚这对狗男女的苟合关系注定她不能好嫁吗?

    胳膊窝一酸一痛,醇儿扶着额头抬头就看到了李泊亚有些阴冷的神色。醇儿吓得一惊,怎么是他来拉的自己?

    “醇儿,快让我看看。”薄荷已经跑了过去,从李泊亚的手里接过醇儿,“谢谢你啊,李泊亚。”薄荷感激的看了李泊亚一眼,李泊亚挺了挺眼睛冲着薄荷如往常那般毫无差异的微笑:“应该的,Boss夫人。”

    醇儿在心里哀悼,小姑你如果知道我和眼前这位李叔叔的真实关系,你还会谢他吗?

    “肿了一个红包了。走,小姑给你上些药去,能很快消肿的。还好早上带了药箱。”薄荷扶着醇儿向房车而去,醇儿满脸的郁闷和苦色,薄荷也只以为她是嫌痛并未放在心上。

    上了车,湛一凡亲自给醇儿倒了一杯开水,醇儿受宠若惊的捧在手里:“姑父,您今天可是发了慈悲了。”

    湛一凡冷冷递了醇儿一眼:“只是不想让你小姑那么着急。”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醇儿噘嘴:“小姑,要不是姑父对你那么好,我一定拆散你么俩!这男人,忒牛气了吧?”

    薄荷拿着喷雾冲着醇儿的肿胞一喷,无奈的叹气:“你额头多肿成这模样了,你还能开玩笑?自己看看去。”丢个镜子给醇儿,醇儿虽然觉得痛,却也没觉得多严重,拿过镜子一瞧,‘哇’的一声惨叫便丢了镜子,“小姑……我变成猪八戒了!”

    “……应该……要比猪八戒好点儿。”

    “那释迦牟尼算么?只是他头上无数个包,我就这一个。”

    薄荷原本紧张担忧的心情被醇儿这么一逗,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缓了一下气才笑着道:“所以你还差得远着呢!”

    薄荷简单的给醇儿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在冰箱里取了一些冰块装在袋子里弄了一个冰袋轻轻的按在醇儿的额头上,醇儿倒吸了几口气嫌凉想躲开,薄荷挡开她的手威胁道:“血管撞破了的话,明天之后包就会变硬,然后你的眼睛,这一片都会乌掉,很长一段时间都难消去,你要这样吗?”

    “所以……冰块贴着是要讲血管冻住凝和吗?”

    薄荷点了点头:“当然,笨丫头。想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想吃水果……我想吃橘子。”

    “自己按着。”薄荷小心翼翼的将冰袋的主导权交给醇儿,醇儿乖乖的按着,薄荷转身向车外走去,因为水果篮子在外面的桌子上摆着。

    薄荷下车的时候,李泊亚拿着锅碗瓢盆和一篮子菜正上来,薄荷匆匆的和李泊亚打了个招呼:“麻烦帮我看一下醇儿,不许她把冰袋拿下来。”

    李泊亚点了点头:“夫人放心。”

    薄荷毫无疑心的便下了车,湛一凡扭头看向下车的薄荷问道:“怎么样了?”

    “肿的有些厉害,等会儿冰敷一阵再给她涂点儿药膏。”薄荷走到桌子边微微的叹了口气,正拿了个橘子出来拨,就听见以为和洛倾城说话的声音,薄荷回头就看到以为踩着轻步而来,看到薄荷挥了挥手:“嘿,薄荷。”

    薄荷微微一笑:“你把你哥也带来了?”

    “宅男偶尔也需要杀杀细菌嘛。”洛以为几步跑过来,薄荷见她神情气色已经比昨天好了许多,可是现在人多也不好问,便也只是笑着看她。

    “你在干什么?”洛以为走过来才发现薄荷在摆水果,便问。

    “帮我剥水果,醇儿额头刚刚磕到了,有些肿。”

    “啊?那要准备些什么?我帮你。”

    “她只想吃橘子,可是橘子上火得少吃些。苹果、草莓(大棚)、橙子、蓝莓这些都给她准备点儿。”

    “这个桂圆呢?”

    “剥两个吧,多了也上火。”

    “这可怜孩子。”洛以为摇了摇头,立即专心致志的帮着薄荷,以至于也没发现另一边角落里正坐着的孟珺瑶正拿打量的眼神看着她们这边。

    洛倾城向湛一凡微微的点了点头打招呼,湛一凡也算是和洛倾城见过甚至吃过一顿饭的人,可是却没什么好印象。原因无它,只因为他始终认为这个洛倾城对薄荷意图不轨!

    男人有时候的直觉,不比女人差,就看你上不上心。

    此刻车内,醇儿捂着额头,李泊亚就站在小厨房里将蔬菜一一的拿出来放在灶台上,醇儿的眼睛紧紧的瞅着他,昨天晚上才从自己那里离开的男人,此刻却陌生的想一个路人,两个人离得并不远,可是距离却似乎有十万八千里。这就是炮友的关系么?只有在床上才是熟人,下了床,就是陌生人。

    可是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做饭?有力气才好办事的理由,她岂会一直相信?

    醇儿微微蹙眉,却不小心碰痛了伤口,微微的低头倒吸气,该死,她怎么能盯着他的背影想的入了神。这有什么好想的?她要的不就是这种关系吗?她才是最乐意的那一个人。有饭吃,还有男人睡!出来像路人,连小姑都没办点儿怀疑,她不就是高兴这样吗?

    醇儿的确是高兴,这是他们确定了那关系之后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从目前的状态来看没有一个人怀疑,她的确松了口气,的确是暗喜这。

    逐渐的想明白后,醇儿慢慢的抬头,却看到面前占了一个高高的影子。正是戴着眼镜的李泊亚,醇儿抬头他便伸手过来轻轻的按着她的手背,醇儿惊得缩回自己的手,他就正好接过冰袋。

    再无对着小姑时的那种公式化的微笑,而是一脸的冰霜。

    “你在生什么气啊?”薄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生气了吗?”

    “你的表情很明显。”醇儿指正道。

    李泊亚沉默了一下,另一只手挺了挺鼻梁上的金丝框眼睛,才淡淡的道:“我没有。”就觉得你笨而已。

    醇儿怎么觉得这李泊亚在暗暗的骂着自己?

    看着看着觉得自己还是更习惯看着那个不戴眼镜的李泊亚,虽然那个时候他一般都正趴在自己身上默默耕耘着,但是那才是魅力啊,那双眼睛才是勾人啊,才让人**啊……想着醇儿的脸就红了。

    李泊亚突然笑了笑,有些冷峭的道:“这是冰敷,不是热敷。”

    “要你管!走开,我自己来!”醇儿推开李泊亚的手,自己接过冰袋轻轻按着,虽然此刻额头已经被冰的失去了知觉。

    “醇儿,你太没礼貌了。”薄荷正端着水果上来就听到醇儿的这声不客气,立即出声道。

    醇儿似笑非笑的看向李泊亚:“那就不好意思了,李叔叔。刚刚谢谢您,大人不计我小孩子的过啊!”老牛,还敢取笑我嫩草?

    李泊亚挂上微微的笑容,朝着薄荷点了点头:“没事的,夫人。小孩子,我不生气。”

    “她就是个孩子,今天辛苦你了哦。”薄荷看了那慢慢一灶台的菜,又想到那么多的人,还是觉得李泊亚体贴周到,不然他们这群人今天非得饿死不可。

    “不客气。”李泊亚微微一笑,转过身去便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

    “我刚刚好像听到以为的声音了,给哪儿呢?”醇儿没理李泊亚此刻的虚伪,而是伸长了脖子望着外面。

    “有力从医院跑出来了。”

    “有力……?那个外国人叔叔?我听以为说过的。”

    “她给你说过?”

    “对啊,她说是个大色狼……我看,姑父身边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醇儿在心里骂,可是那李泊亚的刀猛的一顿,算是明白了她心里的话,勾了勾唇冷冷一笑,小丫头今晚有你好果子吃!

    “别乱说。快吃吧,我下去了,你等会儿自己下来。对了……我没和你说,梁家乐也来了。”薄荷叹了口气,抚了抚额头,实在没想到他们那四个人会像四人帮似的,亦步亦趋,谁都跟着谁,永远一起出现。

    醇儿正拿剥好的橘子瓣放进嘴里就听到薄荷的这句话,顿了顿又放进嘴里,嚼了嚼吞下才‘哦’了一声。薄荷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想那么多,相信你自己。”

    醇儿点了点头,薄荷并未把李泊亚作何联想便又出去了。醇儿依然默默的捻着橘子瓣放进嘴里,李泊亚缓慢的切着肉,眼底一片冷清漠然隐藏在泛光的镜片之下。

    洛以为甩开有力的手,看了看周围,他竟然把自己拉到他们都看不到的地方来了。

    “你最好别乱来,我哥今天也来了。”

    有力看着薄荷,许久只道:“我对你乱来过吗?”

    洛以为沉默,除了一开始两个人还没试着培养感情的时候,他的确动手动脚不少次,可是只从她吐露了心思,答应了可以试着培养一下之后,他的确没再对自己毛手毛脚过。

    “你哥哥在这里又怎么?我们现在是交往,他知道,难道可以反对我们在一起?”

    “为什么不能?这里是中国,兄长如父。况且……也没必要让我哥知道。”她是真的觉得没必要,等洛倾城回去和爸爸妈妈说了,他们白高兴白激动一场,日后他们再掰了,还不是一样的结果,倒是徒惹家里人伤心。

    洛以为的想法有力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辛苦的跑出来却遭到她这样的态度。

    “你还在生气吗?生气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我受伤的事?我可以解释的……”

    洛以为低下头去:“我……不是生气。”口实行非,明明就是生气了。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有力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女人,从前与他上床的那些女人要什么都非常的明确,很直接的告诉他,问他要。他们男欢女爱,散场的时候谁也不欠谁,日后见了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陌生人。

    但是眼前这个女人,自己正儿八经的交往了(至少他认为),正儿八经的不碰她供着她,可是她似乎什么都不要,却又什么都要?有力第一次发现,其实他对女人一点儿都不懂。

    “我为什么不理你你自己应该清楚!好了,我要出去了,不然我哥要来找我!”以为侧身便要离开,心里骂着有力这个笨蛋,解释一下就那么困难?她说不想听,可是他真的解释她还是会听的。

    “以为……”有力不管了,反正这里没人,从后面一把就将洛以为抱进怀里。抱着怀里的人便深深的叹了口气,冷酷的脸上也露出一些欣慰来,平日里唯一敢做的就是牵牵手抱一抱,就连吻都只能在心里想想,如此珍惜了,她却还是要走,自己的努力不够吗?

    “你放开我……”洛以为挣扎。

    有力一声闷哼:“你别动,膈着我伤口了……”

    洛以为果然不再动弹,表情甚至还有一丝犹豫和担忧:“你……究竟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算了,主动问一下,也不会死。

    “被人给设陷阱围攻了。对方三十个专业打手,我打趴下二十五个,另外五个小人是阴招捅了我几刀。”等他出院,那些人就等着断胳膊断手断脚吧,他一定会让他们记住被刀捅过的滋味!

    “怎么会这样?”洛以为惊呼,被捅了几刀?所以,他这些天真的是一直在晕迷不醒?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虽然我有机会,可是在我躺着的时候我不能让那些人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我也不想让你担心我。”他承认,他真他妈的矫情了,可是这就是他当时的心情,非常真实的心情。洛以为这女人一掉眼泪一定会收不住的,虽然他想看她为自己掉眼泪,可不是受伤这种伤自尊的事儿。而他也的确是担心她会因为自己而遭受危险。

    洛以为神情一震,实在想不到他会说这样的话。真的是他所想?

    “以为。”有力又收紧了怀抱,“其实我很想你。真的,我还担心你这几天吃饭的问题……”

    “够了!”洛以为撤出有力的怀抱,转身面对着他,神情有些不自然:“我……我听了薄荷的建议,她说让我听你解释,现在我也听过了……你给我时间冷静冷静,我要想一想……”

    “有什么好想的?”

    “我们该不该继续……”洛以为的脸色有些冷,而有力听到这句话,脸色更阴沉了下来。洛以为转过身去,她不允许自己往后退,她觉得,在自己真正心动前退出这个游戏比较好。她不敢再眷恋他冷酷的温柔,不敢再眷恋他的怀抱,不敢再每天因为他而失魂落魄,那样的自己有些陌生的可怕!

    她一定要趁现在就断绝这本就不该有关系!

    *

    洛倾城拉着薄荷去一边。

    湛一凡被孟珺瑶缠着不知道说些什么,看见薄荷被洛倾城拉走,远远的他的脸色便是一沉,似乎很像甩开孟珺瑶便追来,而孟珺瑶却拿着类似文件的东西不停的给他看,薄荷遥遥的看了他们一眼还是放心才看向拉着自己到一旁去的洛倾城低声询问:“怎么了?”

    洛以为看着薄荷的眼睛低声道:“以为说,你在找一个与你非常相似的人?”

    薄荷一惊:“以为和你说了什么?”

    “就说了这个,要找与你长相相似的人。我曾经的确见过一个与你长相非常相似的女人……她的年龄,应该比你大了二十多岁。”(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