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6 撞破以为的秘密

116 撞破以为的秘密

    醇儿真的想不到,这李泊亚做的饭菜能这么好吃!好吃的她舌头都快吞下去了。

    醇儿最近吃过不少好吃的食物,自家妈妈就是一个好厨子,在湛家,在英国那都是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的,为此腰部还长了一点点肉呢。

    可是饿了一天,醇儿又被耗尽了体力,睡到不久前才醒又打了那么一会儿游戏,可以说整个人都已经饥肠辘辘了。现在就是一碗泡面她都觉得是美味,更何况本就是烹饪高手李泊亚做的饭菜呢?

    醇儿吃了许多的菜,还干了两碗白米饭,到最后又喝了两碗汤,直到整个人仰在椅子上完全无法动弹时才放过了自己。

    “嗝~”打了个饱嗝,醇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了捂唇看向对面吃的到不多的李泊亚脸皮很厚的笑了笑:“嘿嘿……李叔叔,你做饭怎么这么好吃?”

    李泊亚瞟了醇儿一眼,见她吃饱了自己也慢慢的放下筷子。

    “吃饱了?”

    醇儿满足的点了点头:“嗯,撑得已经不能动了,绝对能张三斤肉……”想到这里,醇儿就想默泪,东西好吃可会变成脂肪啊。

    “运动运动吧。”李泊亚起身便走了过去里,一边走还一边解着衬衫的扣子。

    醇儿惊讶:“我才刚吃饱!”说着有些想要跳下椅子便跳的动作前兆。

    李泊亚大步而来,抓住醇儿的手腕拉进怀里,将醇儿抱了起来自己转身一坐,在椅子上坐下来,醇儿则放在他的腿上,勾唇一笑,低着头问:“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给你做饭吗?”

    醇儿拉着衣襟防备的反问:“这……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李泊亚拉开醇儿的手,唇靠近醇儿的耳朵,含住她的小耳垂轻轻一吮。这里,是醇儿的敏感地带,每次她都能为之颤抖,他似乎已经了解了她身体,比她自己还了解。

    久久,男人喘息着才对怀里已经衣衫半敞的醇儿低喃道:“吃饱了……才好干活。”

    *

    薄荷将自己素描的图画递给湛一凡:“喏。我素描的。”

    “岳母的照片?”

    薄荷点了点头:“嗯。那个匣子里,有二十多张照片,几乎都是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只有这一张,看得出来应该是这两年的。”那憔悴的身影,当真是让薄荷心酸至极。她以为,白合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至少应该过的很少,或者已经另嫁他人了,可是为什么侧影会如此的寂寞孤独?

    薄荷画的很清晰,就连背后的建筑物都清楚的描上了。不过对于湛一凡来说,这并不算是提供信息。

    “如果能把照片拿出来,对于找到照片里的景物会更容易。这样太模糊了。”

    薄荷失望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湛一凡扣住薄荷的肩拍了拍:“不,你画的很好。可是有些信息,也许就在背后的建筑物上,还有太阳照射的角度,那都是分析地理位置的最佳证据。”

    薄荷咬了咬牙,眼神清澈:“那我下一次再去偷出来!”

    “好,下一次我陪你去。那现在告诉我,今天回薄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回来郁郁寡欢的?”说着,湛一凡的手指还轻轻的刮了刮薄荷的鼻梁,薄荷正坐在湛一凡的腿上,因为他刮鼻子的动作便不由得扭了扭,如此一扭湛一凡却不自在了,手就开始不老实的在薄荷身上摸来摸去。

    薄荷躲着湛一凡的手,躲不过就急忙的拉住,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今天去薄家是捣乱的。”

    “我知道。”

    “看了妈妈的日记,又看了以为昨天给我看的视屏,我心里郁闷不过,就想去薄家找茬。虽然我一个人战胜了他们所有人,可是我却没有胜利的喜悦,为什么?是不是我还不够狠?”

    “宝宝。”湛一凡挣开薄荷的小手,抚上她的脸蛋儿微微一笑,“宝宝,这样的你,才够资格做人民检察官啊。”

    “是吗?”

    “不管多坏的人,永远拥有一颗怜悯慈悲之心。”

    “可是善良的人才被欺负,我不想。”薄荷摇头,她真的对自己残忍的足够了,而她一向也不认为自己是善良的角色。

    “不是善良。而是不管他们对你还是别人做了再多错事的人,你都不会真正的完全恨他们。你可以狠,可以耍手段,可以报复与惩罚,可是不能恨,知道吗?恨,太累了,何必让你自己变累?你拥有一颗坚强的心,但是这颗心同时还非常的柔软。你有感情,你和那些没有感情的人不一样,你是我的宝宝啊。”

    湛一凡的话,就像是推开了薄荷心里的一道门,渐渐的她仿佛有些明白了什么似的。

    “况且,”湛一凡眯了眯双眸冷冷一笑,“他们还不资格让你去恨。你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其余的大可不必多想。”

    薄荷想了想,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湛一凡总是能教她一些深层次的东西,让她一次次的成长,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强大,他知不知道她是多么感谢自己有这样一个丈夫!?

    伸手捧着湛一凡的脸,薄荷主动的吻上他的唇。轻允、重吮,探出小舌闯入他的口中,还伸出小手主动宽衣解带……

    临近关头,却突然拉住正伸手向床头去拿在英国便开始用的东西的湛一凡,一脸温柔的望着已经临近只摇了摇头:“一凡……不用……那个……我们生个孩子吧?”

    “孩子?”湛一凡低头迷离的望着薄荷,似忽然不解她怎么提出此要求。

    薄荷点了点头,伸手缠上湛一凡的颈脖,抬头吻了吻他的下巴和嘴唇,温柔的道:“生个我们的孩子。反正迟早都要生的,他们说……三十岁之前生养对身体也好。”而且,他已经三十三岁了,别的男人孩子都已经可以打酱油甚至上小学了,他却丁点儿不着急这问题似的。

    湛一凡即便此刻已经忍得痛苦,却还是蹙着眉有些犹豫:“真的吗?可是孩子……不是很烦?而且,我们的二人世界……”

    薄荷猛地切断他的话,拉下他的身子贴近自己,温柔的抚摸着他紧绷的背脊只道:“妈妈一定很喜欢小宝宝的。”

    “宝宝……”湛一凡蹙眉,“我只有你这一个宝宝。”

    薄荷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还孩子气的幼稚。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薄荷的表情已经温柔似水:“你想啊。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就连小胳膊小腿儿都是我们造出来的。女孩像你,男孩儿像我,一定很好看。或者……把我们各自的优点吸了去更好!”

    湛一凡听了也有些心动,加上薄荷那温柔期盼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伸手挑起薄荷的下巴,捏着指尖那腻滑的肌肤,低头便重重的便吻了上去。虽然没有回答,可是他的动作却表明了他的同意,薄荷嘤咛着攀上他的肩头,回应承受他的激情和渴望……

    *

    薄荷实在想不到,孟珺瑶会这么快的追着脚步而来。

    早在英国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孟珺瑶,她的眼神就清晰的已经向薄荷转达了她的心思,她喜欢湛一凡,她怨恨着自己。所以,薄荷对孟珺瑶这个‘情敌’还是有些潜在的‘不安感’的。并不是不信任湛一凡,相反的是她非常信任自己的丈夫,她不信任的是孟珺瑶的感情,她怕太深,总是要费心的。

    孟珺瑶坐在客厅里,薄荷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了她。彼时薄荷是准备下楼吃午餐的,吃过午餐准备去醇儿那里看看,可是她没想到竟然会在楼下看到孟珺瑶?

    孟珺瑶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薄荷,态度轻慢的也只瞟了她一眼,便转开了自己的视线,然后似是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做出解释:“我这次到中国是因为工作。伯母同意我住在这里。”

    刘姐在一旁拘谨为难的看向薄荷:“夫人,老夫人打过电话交代过,所以我们才……”

    薄荷罢了罢手,刘姐能放孟珺瑶进来薄荷就已经猜到了,必定是自己的婆婆亲自交代过。

    薄荷扶着楼梯继续往下,落了地才淡淡的向刘姐交待道:“给孟小姐安排一个客房,收拾干净点儿。”

    “是。”刘姐转身就去忙这事儿,薄荷向餐厅缓慢行去,坐下来才眼神轻轻的落向那孟珺瑶道:“孟小姐,过来吃午饭吧?”

    孟珺瑶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转身却走:“我不饿。我先休息去了。”

    薄荷勾了勾唇:“那祝你休息的好一点儿,放心,这宅子没人会打搅你。”

    孟珺瑶微微的顿了顿脚步,回头用微些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薄荷。薄荷耸肩:“怎么,有什么疑惑或者不舒服的孟小姐说便是,我一定会尽一家之主的职责尽量帮你的。”

    孟珺瑶蹙眉:“一家之主?”

    “女主人……应该也算是吧?”薄荷看向孟珺瑶轻轻的眨了眨眼,微微疑惑的模样显得很无辜,可是看在孟珺瑶的眼里却无疑是一种挑衅。

    “你是女主人?”孟珺瑶冷喝一声,“自恃甚高!”

    “嗯哼。不服气的话,可以问问你的凡哥哥。”她相信,孟珺瑶不会这么蠢。

    “你……”孟珺瑶顿时气嘢,薄荷承认,自己某些时候的确有气死人不偿命的能力。

    不过孟珺瑶毕竟也不是个普通角色,生气的神情很快就又自我调节收了回去,只是对薄荷冷冷一笑,转身便朝着刘姐之前消失的方向而去。

    薄荷看着孟珺瑶消失的背影才微微的叹了口气,张姐将盛好的鸡汤递给薄荷,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也不敢说话。薄荷看张姐那拘泥的模样便微微的笑了笑:“你也下去吃饭吧。张姐,既然你和刘姐都是要长期在这个家帮佣的,有些话也不瞒你。对这个孟小姐好吃好喝好睡都招待着,她是你们先生的朋友,也是老夫人疼爱的人。最好不要得罪她,我也不想看到你们被为难的样子,做事仔细一些就是了,好吗?”

    张姐对薄荷竟然还安慰她而感到感激,立即点了点头:“好的夫人。”

    薄荷笑了笑,低头喝汤吃饭。

    用完午饭薄荷上楼去换衣服准备出门,刚刚走到更衣间就听见搁在房间里的电话在响,于是薄荷又折回身去找电话,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婆婆宋轻语的。薄荷的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想法,如果是孟珺瑶的主动要求,婆婆不可能会拒绝,所以薄荷心里并不怪婆婆同意孟珺瑶入住别墅,只是婆婆现在打来电话……薄荷还真的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

    犹豫的接起电话,婆婆喜悦的声音传来:“荷儿啊,你还好吗?和一凡回去没事儿吧?”

    “嗯,妈,我们挺好的。您和爸爸都还好吗?爸爸的身体没事儿吧?”

    “你爸爸没事儿,我们都挺好的。现在还没上班吧?”

    “嗯,还有几天的休息时间。”

    “这个……瑶瑶到了吧?”

    薄荷转身走向更衣间,淡淡的答道:“嗯,到了。”

    “荷儿你别生气啊。妈妈知道不该答应她的请求,可是她说她刚去中国人生地不熟,从前孟湛两家的关系这样好,现在他们又恢复了投资,所以妈妈不能拒绝她。”

    薄荷将裙子取下来搁到一边,微微的笑了笑:“妈,我知道。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她待不了多久就会回英国来的。而且,你要相信一凡哦,一凡的心里只有你。”

    “妈……”薄荷微微的笑了笑,“我知道。”正是相信湛一凡,所以才能那么平淡的接受孟珺瑶的突然出现,甚至接受她突然住进湛家的这个事。湛一凡在认识孟珺瑶的二十年里都没有喜欢上她,薄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薄荷换上衣服便出了门,走到门口突然回了一下头,她总觉得孟珺瑶刚到的时候盯着什么地方在看,现在自己顺着方向望去才明白,原来孟珺瑶看的是自己和湛一凡的那一套古风嫁衣照。

    薄荷驱车到之前租的房子,她并没有告诉醇儿自己要来,只是到了楼下才给醇儿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小姑你要来?现在吗?”

    “你的声音听起来不仅惊讶还带了些恐慌,你在干什么坏事?”

    醇儿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收拾房间,一边讪讪的才回答:“嘿嘿,怎么会呢。人家只是在打游戏,你现在在哪儿啊?”

    “爬楼梯。”薄荷冷冷的道完便挂了电话。醇儿呆呆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惊叫了一声立即穿上鞋,拔下床上的毯子便往床下塞去,垃圾桶里的垃圾也赶紧栓了起来扔到一旁,床头的避孕套全部扫进抽屉里,水杯、牙刷……醇儿突然发现,明明就是炮友关系的李泊亚怎么在自己的屋子里留下了这么的痕迹?

    这个混蛋叔叔,这两天总往这里跑,勤快的让她都要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地方住了!虽然他也是几乎每次做完洗个澡就走,从不过夜。

    可是醇儿每次睡醒,他几乎都会在厨房里转悠……!

    醇儿慌张的收拾着房间,门突然被敲响,醇儿再三确认了房间里没有什么男人的痕迹了才别扭着向门口走去,打开门便乖乖的站在一旁,对着薄荷谄媚的献上笑脸:“小姑……”

    薄荷拧眉:“这么久在干什么?”

    “关电脑!”醇儿打了个响指,“我正准备出去呢,其实。”

    “我刚来你就要走?”薄荷意外的看向醇儿,她在楼下的时候她可没说。

    醇儿乖乖的直点头:“嗯!我马上就要上岗工作了,所以和同事约好了去逛一逛的。”

    “所以……你这是撵我走?”薄荷侧身迈步走了进来,醇儿心惊胆战的立即跟着。薄荷原本想去沙发那里坐一坐,至少水要喝一杯吧?可是路过卧室时脚步却一顿,扭头奇怪的看向醇儿问:“你的床单呢?”

    “哦,洗了!”其实是早上才刚刚翻云覆雨过……所以有点儿印记。醇儿心虚啊,现在就算是一点儿印记,她也不敢让小姑这精明的女人看见。

    薄荷‘哦’了一声,倒是完全没怀疑醇儿会骗自己,会瞒着自己做什么事。

    “给我倒杯水,让我解个渴。”薄荷伸了个懒腰,她发现不工作,每天就真的很闲很无聊。所以她今天突然来找醇儿也纯属是打发时间的。

    “哦,马上。”醇儿立即撒腿跑去倒水,可是门却没关,薄荷看醇儿那猴急的模样顿时谁也不想喝了,站起来便道:“算了,算了。你要出去的话,就赶紧出去吧,我不喝了。”

    “啊?小姑为什么啊?”醇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你不是很急吗?去哪里,要我送你去吗?”

    “不不不。”醇儿立即摇头摆手,冲着薄荷笑得更加谄媚:“小姑,还是喝点儿水吧,这点儿时间我还是不急的。”

    从醇儿家里出来,薄荷坐进车里顿时觉得好无聊。湛一凡在忙工作,这两天也确实没什么时间陪自己。也不知道他那事儿究竟处理的怎么样了?要不,去看看有力那小子?

    薄荷想到便启动了车子,一甩尾一刷车子便向中心医院的方向驶去。

    洛以为最近工作总是漫不经心,由于她的不上心已经出了好几次意外。例如给病人开病例单子,明明对方是早泄,却给人家开成了治疗阳痿的单子。例如给病人检查的时候,明明要检查腹部,她却直接脱人家的裤子,脱完了自己还一边尖叫一边打着对方喊变态。病患苦不堪言,主任莫名其妙,洛以为自己都觉得自己要人格分裂了。

    这里面的原因无疑只有一个,那就是尤里&8226;马丁森这个男人失踪了。无论她打多少通电话,永远只传来‘对不轻,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冷硬而又机械的回答。她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是不是要放弃了?是不是不要她了?是不是失去耐心了?是不是那些做作的虚伪的表现的好,都是假的!?都要全部收回去了?

    洛以为刚刚又搞砸了一个会诊,主任说如果她再这样下去,就要考虑她的医德医品甚至医术的问题了。她觉得很烦,她想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这份儿职业是她千辛万苦才奋斗到如今的,她不想失去。可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德国男人,根本静不下心来。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爱上他,她只是执著的想知道一个答案而已。

    “住院部那个德国帅哥今天好像终于有些清醒了……”

    “好帅啊,像电影明星似的。”

    “就是就是,你不觉得他比帕丁森&8226;罗伯特更有型吗?”

    两个住院部的护士从旁边走过去,就连薄荷都听到了她们的讨论,心里还在想着有力那祸害就连住院都免不了去迷惑小妹妹。可是洛以为却听闻未闻似的,坐在长椅上望着远方淡淡的发呆,这模样……还真的像极了薄荷记忆力白合的那张照片!同样的表情,心里在想着什么?

    “以为?”薄荷轻轻的推了推洛以为,洛以为醒过身来,恍然的看向薄荷:“薄荷……?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这里看病人啊。”薄荷挥了挥手里的花束,“你怎么不去会诊,在这里发什么呆啊?”

    “薄荷我……我最近情况很糟糕,工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所以领导批评我了。”

    薄荷想到洛以为从前帮自己那么多,这个时候看到她心情郁闷自己还真的不忍就这么走了,于是立即坐下来按着她的手问:“怎么了?”

    “就……”洛以为不知道该怎么说,该和薄荷说吗?可是她当初犹豫,就是怕出现如今的状况。这算不算是自己飞蛾扑火自食恶果的行为?薄荷一定会骂她的吧?

    薄荷等着洛以为的回答,她现在心里已经确定洛以为一定有事瞒着自己,而且看表情,似乎是和男人有关?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和一个男人失去了联系罢了。”叹了口气,洛以为终究是没勇气说出有力的名字,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向薄荷吐露了心思。

    “没联系?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就是突然失踪了。我没和你说过……他说……想和我培养感情,你去英国的这些天,我们就一直在相处,原本都是好好的,可是突然就失踪了。我想他也许是和从前那些男人一样,都失去了耐心,都放弃了我吧。”她是男人们身体意识的美女和尤物,可是没有一个男人会真的愿意只看着这个美女却不吃,不吃美女的野兽,永远都不是好野兽。

    洛以为正是因为早就认清了男人的本质,所以才对男人越来越不上心,越来越冷眼旁观着自己的每一场恋爱。可是这一次,她原本也是冷眼旁观着的,但是有力对她的那些细节似乎打败了她的冷静,他的突然失踪竟然让她开始情绪深陷,但越是深陷却越是痛苦,她知道这是不对的,不应该的,她不可以让自己陷入其中,她必须保持冷静才不会受伤害,可是她真的努力的挣扎了……结果却依然还是这样!

    薄荷不知道洛以为说的是谁,可是却听得出来,她这一次的失落和魂不守舍。

    “好以为,既然是他自己失踪,要么他就自己出来,要么你在这里干着急伤心也是没用的。如果他和以往的每个男人一样,那他根本就不值得你等待你怀疑和如此的失落。但如果他是有苦衷的呢?”也许是自己正身在婚姻中,所以薄荷如今想事情已经比以往感性了许多。她也看出来以为这一次与以往的任何一次的不同,所以才说的更加的小心和犹豫了一些。

    洛以为迷惑的看着薄荷,薄荷站起来将洛以为拉了起来:“好了,别再想那么多了。走,陪我去看那个病人吧。”说着还将花束塞入了洛以为的怀里:“帮我抱着。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应该是见过的。”

    洛以为也没把薄荷的话放在心上,直到薄荷淡淡的继续道:“就是婚礼那天伴郎中的一个。这小子,虽然每次都看我不顺眼似的,而且据说人也很花,可是我觉得还是个靠谱的人。如果私生活能干净点儿那就更好了……”薄荷轻喃,也没想着洛以为能听进去。

    这个时候她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也只不过是想分散洛以为的注意力,她也怪自己少关心了洛以为,洛以为对自己的事情那么的上心,自己却整天只想着自己的事儿忽略她的身上也许也发生了什么,薄荷觉得自己自私了,所以真心的忏悔。

    洛以为抱着怀里的花蓦然一紧,扭头看向薄荷,脸色有些苍白:“是……那个德国男人吗?”

    薄荷点了点头:“嗯。前些天受伤了,伤得挺重的。”那个时候因为湛一凡说要封锁消息,所以她也没和任何人提及,这两天据说有了好转甚至有些清醒,所以今天正好无聊的薄荷也就前来探视探视。

    洛以为握住花束的手已经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他们就在一个医院……她每天就在这里上班,可是她竟然不知道他就在这里的住院部!?他受伤了吗?他怎么会受伤呢?那么神采飞扬,那么高大伟岸的男人,那么强健的体魄,怎么会受伤?

    洛以为的脸色很诡异,薄荷自然是注意到了。而且,得到薄荷的确定点头后洛以为就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薄荷看着洛以为已经远远的抛下自己而去的背影心里顿时有了些疑虑,洛以为一直隐瞒的事情,一直断断续续,还有刚刚所说的心情……难道!?

    薄荷对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念想而感到不可思议,可是却又那么的肯定,肯定洛以为这事儿一定和有力有关系。洛以为的表现……实在太明显了!

    薄荷立即迈步跟了上去,洛以为走得很快,已经挤着电梯已经上了楼,薄荷看着洛以为消失在电梯缝里的背影心里的怀疑却是越深。转身进了另一部电梯,薄荷心里的担忧是越来越深,怀疑也是越来越多。

    洛以为在护士台急急的问了有力的病号房,在得知三号vip室时洛以为也没想薄荷的存在便转身朝三号病房去了,薄荷就跟在后面,看见洛以为的背影慢慢的跟上。

    洛以为轻轻的拧开3号vip病房的门,在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一个人影时,心里的感觉有千百种。心酸,黯然,失落,轻松……还有微微的刺痛。

    有力的身上围了好几圈的纱布,此刻正半坐在病床上,手里正握着电话在与人通话,声音淡淡的冷冷的,有如他本人平日里的冷酷风格。听到开门声,也只以为是护士,因为余角是白色的袍子。可是顿了一会儿对方似乎也没进来,自己便轻轻的看了一眼,只是一眼神情却愣住了。

    “以为……?”脸上出现的,除了惊讶之外也有惊喜。

    洛以为扔下手里的花转身便跑,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跑什么,可是她控制不住的想跑开的欲念。

    “以为!”一声低喊,无奈一阵砰响,洛以为的心一惊,还没跑两步却看到了薄荷抱怀正悠哉的盯着自己的样子。洛以为心里一个咯噔,完了,她一时情绪失控竟然忘了薄荷!

    薄荷耸了耸肩:“进去啊,跑什么?”

    正说着,裸着受伤的上半身,下半身穿着病服的有力就光着脚跑了出来。

    “以为!”有力看也没看薄荷在这里便从后面一把将洛以为抱紧了怀里,“你怎么来了?我……我……”有力竟然变得结巴了起来,洛以为看着薄荷拿‘幸灾乐祸’还有‘质疑’的眼神,再也受不了的转身一把推开有力。

    “别碰我!”以为冲着有力大吼。

    有力的脸色猛的一白,脚步也向后退去两步,因为洛以为似乎推到了他的伤口。洛以为看着有力,满脸的失望:“如果我今天不是无意间知道你受伤的事,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以这种方式甩了我,你太无耻了!”

    “以为,我不是……你听我说……”有力急切的想要解释,洛以为却似乎已经认定了心里的想法,捂着耳朵摇头大喊:“解释也没用!你现在好好的,都已经好几天了,别告诉我你没有机会打电话给我说。我以为,你是真的想要和我好好相处……可是现在看来,我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说完,洛以为转身拉着薄荷便大步而去,薄荷回头看了眼冷着脸僵硬着神情的有力,原本看戏的心思此刻也是真的没有了,原本的怀疑也算是确定了。

    有力的脸渐渐的消失,薄荷的心里此刻是五味杂瓶。说真的,刚刚在怀疑以为和有力的事情的时候,薄荷就已经很不安了,不安的是有力的过往,不安的是有力这个花花公子竟然敢勾搭单纯善良的洛以为!原本,薄荷是想要打击有力几句的,原本薄荷是想要规劝以为早日回头是岸的,可是在看到有力那模糊的表情,在看到有力光着脚跑出来的模样,还有那急切欲解释的神情时……薄荷犹豫了。

    洛以为趴在桌子上哭的很伤心,薄荷抽了几张纸塞给她,伸手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别哭了,哭花了脸可就不美了。”

    “我宁可我是个平凡长相的女孩子。呜呜……那样那些男人就不会勾搭我,就不会不断的伤我的心了……”

    “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我也是知道他才刚刚醒过来……”薄荷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按理说,自己应该理智的在这个时候劝道以为抽身的。可是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向着有力的?

    以为伤心的摇头,抬起满脸是泪的脸看着薄荷:“薄荷,你不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吗?他的大脑只跟着下半身思考,他的思想下作,他对我根本就是抱着想上床的心思的。你不知道的……”

    薄荷顿口,根据有力以往的行径,薄荷还真的不敢否认有力看上以为不是因为以为的脸蛋儿和身材。

    “那个……你的性格这么可爱,对不对?你的内在美,比你的外在美还要好看。”

    “可是他看不见!他要是看见了,我们离得这么近,我就在五百米不到的地方,他为什么不能告诉我?这些天我打了多少电话,我留了多少言……我知道他是想甩了我,他是不耐烦了……可是他这样也太无耻了!”

    薄荷看着以为那哭鼻涕的样子,许久深深的说了一句:“以为,你喜欢他吗?”

    “怎么可能!我当初答应和他相处也不过是想看看他究竟能坚持多久罢了!”

    “那你还为什么要生气?不在乎,就不会生气。在乎,才会生莫名其妙的气。”

    “我……”洛以为顿住,看向薄荷。薄荷耸了耸肩:“傻孩子,有力的魅力我知道。大街上的女孩子看到他那么冷酷的男人都会心动,更何况这些天他对你的穷追猛打。如果我没猜错……他给你做饭了吧?”

    洛以为点了点头,看怪物似的看着薄荷,自己明明什么都没给她说,她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其实,能吃到有力那家伙吃的饭还真不容易。可我知道他做饭很好吃,他自己也并不喜欢做饭,会做几样高档的完全是被逼的。什么家常菜,几乎是不碰的……他该不会每天给你吃生鱼鲍翅吧?”

    “怎么可能……他给我做的是各国的早点,是各个国家的料理,每天都几乎不一样……”洛以为有些怀疑薄荷的话,不会做家常菜?可是他做过啊,很好吃,而且是她亲眼见到他做的。除非他是后来再学的?

    “一凡同志的厨艺只比我高那么一点点,而有力和李泊亚二人的优点就是他们这方面都比湛一凡强。”薄荷拍了拍以为的肩,“别那么冲动的先入为主的想那么多,也许冷静下来,他自己就会来和你解释。如果他来解释,说明他的态度真的很认真。如果他没来,那你也不值得再为他流一滴眼泪,再为他伤神,生气和难过。知道吗?虽然我的确觉得他不是个靠谱的男朋友……不过在我的监督下,他还敢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嘛?我也相信你能保持自己的底线的!”

    薄荷确定了,以后一定会更加牢牢的锁定有力那厮的。

    洛以为实在想不到薄荷会这样好,她以为薄荷会反对,会激烈的反对。可是薄荷这态度绝对是中立的,不阻挠也不鼓励,这却已经很让洛以为感动了。

    “薄荷,你真好……”洛以为扑进薄荷的怀里抱着她险些大哭。薄荷拍了拍洛以为的肩:“你这么二,我不对你好,你可怎么办?”

    洛以为:“……”她抱着她继续高兴呢?还是推开她继续伤心的哭?

    *

    安抚了洛以为的情绪薄荷从就诊楼出来。刚刚走在花园里,就接到一通电话,看电话号码薄荷勾了勾唇接起来放在耳边并未主动说话。

    “夫人……”

    薄荷轻轻的‘嗯’了一声:“什么事?”声音很淡很冷,想那边的人是猜不透她此刻的情绪的,想必‘忐忑’二字此刻是离不开那人的心情。

    “她……怎么样?”

    “骂你下作。”

    “我就知道……”

    “你是认真的吗?还是只打算和她玩玩?”

    “如果是后者你一定会砍我。”

    “而且会砍死。”

    “我怎么会自寻死路。”

    薄荷满意的勾唇,也许是自己结婚了的原因?总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爱情……能改变一切。

    那边的有力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开始的确是受她身材和模样所吸引,可是后来是真的想和她处一处。我不知道自己能保持这份儿新鲜感多久,可是今天看到她生气的模样,我是真的恐慌了。”

    “让她冷静冷静,寻个好时机,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希望在你的心还没确定下来,不要动她。不然,你一根手指动了,我就切你一根手指。哪里动,切哪里,希望你明白。”

    啪嗒挂了电话,薄荷脚步轻快。坐进车里长长的叹了口气,知道了洛以为的秘密,心里隐约似乎多了一件事。如果是陌生人她可以不管不顾,可是洛以为不行,是她最珍惜的朋友。但是她这一次竟然会相信有力那厮,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了。

    给湛一凡打了个电话,那边一声‘宝宝’薄荷便轻轻的应了一声:“一凡,因为你,我的感情世界……好像丰富了不少。”

    “嗯?”

    “回来和你说,你的好下属可做了件大事儿!我现在要去薄家,今晚你一定要来接我。”

    那边人低笑:“好……我去接你。”

    薄荷笑着挂了电话,看向前方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一次,她要把那张照片偷出来!启动车子薄荷才想起来,孟珺瑶的事情似乎还没给他说?他知道了吗?如果知道,怎么也没和自己提及?

    ------题外话------

    ——偶们薄荷这两天人品好,明天会撞破薄烟的某个秘密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