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5 迈向冷血queen

115 迈向冷血queen

    转头过来,薄荷看向也没否认刚刚蔡青奕说的话反而哀愁的盯着薄荷的奶奶,仿佛她也确定了薄荷就真的只是一盆泼出去的水似的。

    薄荷心里是无尽的冷意,奶奶您的关爱真的太浅薄了,难道您不知道每一次您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她的心就会特别的失望,失落?原来,她真的没想错。对薄家人,何须心软?就连爷爷和奶奶,也没必要了。当年要不是他们对母亲的门户偏见,母亲和也许早就告诉了他们白家的家世,后来还何至于生出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薄荷如今明白,他们从未真正的敞开心爱过自己,这些浅面的关怀,她不需要!

    “看来,在母亲的心目中,薄烟不算是嫁出薄家了?妹夫,我怎么不知道你入赘了我薄家?”薄荷轻轻的抱怀,态度颇些傲慢,眼神更是轻佻的带了些挑衅的意味。

    此话一落,蔡青奕的脸色突然变的阴冷,放开薄烟便走过来,一只手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薄荷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向走过来的蔡青奕蹙眉:“怎么,想教训我?我已经嫁出薄家,您别忘了!现在,我是湛家儿媳,你动一根毫毛试试?”

    薄荷的这话说的轻慢味十足,外人听来也许只怕会认为她是一个极度不孝顺的嚣张大小姐罢了。可是这话落在薄家人耳中却已是另一番感觉。

    爷爷奶奶震惊的看着薄荷,仿佛不信他们的孙女会说出这种话。蔡青奕依然阴冷的看着薄荷,只是也止住了脚步没再往前,可是那拳头却是越拽越紧,想必是在想象着薄荷正被她自己捏在手心儿里发泄着自我的怨气?

    薄荷不知道,她也没兴趣一探究竟。对于蔡青奕刚刚上前的动作,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她会打自己,毕竟她早就想这样做,只不过前两次都被薄光给阻止了。今天薄光不在,她当然要自己保护自己的脸,她就不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听了她这‘嚣张’的放话谁还敢动自己?

    “好哇……”蔡青奕点了点头,脸上的怒意勃发:“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才嫁出薄家几天就这么嚣张了?你是湛家儿媳你就滚,你还回来做什么?滚出薄家!滚!就当我们白生你养你了!”

    教训的多么自在自然,大义凛然?薄荷心里狂笑着,生她?养她?她不知道这四个字,她蔡青奕究竟是怎么说出口的。而爷爷奶奶阴沉着脸站在一旁,像是也认同蔡青奕对她此刻的教训似的,薄荷知道,只要在今天蔡青奕对她做出任何教训爷爷奶奶也是不会阻止的,因为此刻在爷爷奶奶心里只怕自己的行为和举动已经让爷爷奶奶大失所望了!

    可是,失望的何止爷爷奶奶,对他们,薄荷同样的失望!

    “是吗?我是嫁出薄家的吗?”薄荷看了爷爷奶奶一眼,最后视线落在蔡青奕的身上,眼神淡漠:“你确定,你和他不是把我卖出薄家?”从前,她愿意装傻,愿意认为自己是在为薄家做贡献,为了父母做的最后一件事。可是如今,她再也不会这么认为!那是她真的蠢,才会被利用!

    “薄荷!你怎么越说越不像话了!?”爷爷一声怒吼,薄荷知道爷爷一般不发脾气,发起脾气来不得了。

    薄荷转身看向爷爷,既然要理论,那好,她就好好的和他们理论一番,让他们一个字都再也吐不出来!

    “爷爷,您也甭说不知道。这个家的所有事都逃不过您的眼睛。当初,薄家经济危机,全国人都知道。当初,让我嫁给湛一凡不是为了什么指腹为婚,指腹为婚这个约定只有湛家才是诚心实意,而薄家根本就是打着约定的旗子,实行卖女儿的行为!也别给我说,是真的觉得我幸福,我和湛一凡合适。我和湛一凡的确合适,我嫁给湛家的确幸福,可是这里面薄家的实质,谁也别想抹灭!”

    薄荷的指责,掷地有声。

    落在爷爷和奶奶的心坎儿上,落在容子华的心坎儿上。他虽然一直站在后面,可是眼神却一直落在薄荷的身上,也听着薄荷说的每一个字。说实话,他真的很少见到薄荷这般生气的模样,可是她生的气却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她说的理由也是那样的让人心酸,让他不止一次的后悔为什么从前没有发现她过的这么辛苦?虽然,如今他真的不应该再想那么多,但是心是能又自己做主的吗?

    蔡青奕的脸色依然难堪,可是薄荷的指责她也是没法反驳的,因为她说的的确是事实,他们当初的确是把她卖给湛家的心思。

    许久,蔡青奕才找到一个继续指责她的借口,回身一把将薄烟拽了上来,瞪着薄荷依然口气不善的道:“可是,你也不该连你妹妹的婚礼也不会来参加,你知道烟儿多失望吗?”

    “她失望,关我什么事?”薄荷反问,蔡青奕不可思议的看着薄荷:“你就这么没心,是打算和薄家所有人都脱离关系了是不是?你个不孝女,你爷爷奶奶还在这里,你就急着说你不关心薄家任何人了!?”

    “你们关心我吗?关心是互等的,我关心你们,谁来关心我?如果你们真的想让我回薄家来回门,为什么这些天一个电话也没有?如果真的想让我参加薄烟的婚礼,为什么一个电话也没有?不是我不把自己当薄家人,而是你们从未真的把我当做过薄家长女。”

    薄荷的指责再次堵住了蔡青奕的嘴,她怀疑的看着薄荷,薄荷今天回来的态度无疑又是一次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不仅一百八十度,只怕是二百七十度,三百六十度都有了!这个丫头,态度完全嚣张,根本没有从前自己指责她就只管听着的半点儿模样了!

    薄荷拍了拍身上华贵的狐狸毛,说实话,她觉得自己这样的态度挺好的。能挺直腰杆的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部弹回去,能看到她惊讶愕然的表情,能让他们知道,如今的薄荷已经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自己。是,今天的自己是连演戏也不想和他们演了,真正的自己就在他们,他们能否适应那就不管她的事了。

    ‘关心’这样的狗屁她还会相信吗?所有的错都喜欢推给别人的薄家人,能否接受她的指责?只怕不会,只怕现在他们的焦点都会放在‘她为什么变了’的疑惑上。

    善良和软弱一旦让别人接受,他们就只会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狠毒和乖张才是最容易让人记住的特别。

    从蔡青奕身上转开,薄荷的视线又轻轻的落向薄烟,勾了勾唇浅笑:“薄烟,你的新闻采访真精彩,我都看了都要感动的流泪了。是吧,子华?为你有个这样的老婆你真的感骄傲哦?”最后,看向薄烟身后的容子华,余光却成功的看到薄烟那浑身一颤的动作和随即僵硬的变化。

    怎么,知道害怕了?真正害怕的,还没有全部释放出来吓吓你。

    薄荷对着容子华微微的笑了笑:“子华,过两天上班,我要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如今看着他心里再也没有任何感觉,不恨不怨只有平静。薄荷自问,是因为有了湛一凡吗?

    “好。”容子华并不知道薄荷是在‘欺负’薄烟,只是对着薄荷的视线淡淡的应允了一声。可是这个‘好’字却让薄烟身形摇晃,看动作似乎恨不得摔在地上似的。

    “姐……”薄烟从进门,终于对薄荷说了第一个字,“我们聊一聊知心话吧?”

    薄荷看着薄烟那苍白的脸色,心里也没有如山蹈海的兴奋和满足,只有淡淡的漠然,声音自然也就是如此了:“知心话没有,要聊聊为什么不来参加婚礼倒是可以。”

    薄烟转身便向偏厅而去,蔡青奕担心的看着薄烟的背影:“烟儿,什么话在这里说不好吗?”

    “我倒是挺想在这里说的。”薄荷无所谓的眨了眨眼,蔡青奕咬牙切齿的看着薄荷:“不孝女!”

    薄荷脸色一沉,瞪着蔡青奕的眼神顿时阴厉。蔡青奕心里一个咯噔,说实话,这眼神实在太像即将发怒的薄光,让她莫名的害怕,恼是只能看着薄荷如此瞪着自己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

    “记住了,不是我不孝,而是……没什么好值得我孝顺的。我的孝顺,在我这二十八年的岁月里早已经还得干干净净,我给你们挣得面子比薄烟给你们挣的面子多了几百倍,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蔡青奕倒吸了一口气,薄荷嚣张的态度实在快让她发指了!

    “你……你……”可是蔡青奕却只能反复的说着一个‘你’字,再多的指责似乎她自己也找不出来。可是心口憋着的那股子气却是怎么也散不了的。

    薄荷不想再和蔡青奕讲那些她根本就不会理解的道理,侧目看了容子华一眼,淡淡的勾了勾唇,尽显残忍的低声道:“薄烟的肚子我绝对不会碰,你放心。如果等会儿有问题,请你怀疑她自己。”

    如此,也算是一个警告。如此,也算是她对薄烟的后招给自己留的一个小路。她知道薄烟的疯狂,知道薄烟的心思,她可不想自己无辜做了‘侩子手’。

    毕竟狗血言情剧里这样的戏码实在太多了,而她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个炮灰。

    容子华讶然的看着薄荷,似乎不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今天的她已经说了太多不可思议的话,太多不可思议的嚣张模样。蔡青奕也听到了薄荷的那句话,顿时气得更加说不出话来,薄荷冷冷的笑了笑转身终于跟着薄烟的脚步而去。

    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对视了一眼,仿佛也在交换着彼此心里的讯号,怀疑为什么薄荷婚礼之后就变了如此之多?

    薄烟背对着薄荷走来的方向,薄荷在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就停住了脚步,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来,优雅的翘起自己的二郎腿,看着薄烟的背影淡淡的道:“谈什么,说罢。”

    薄烟转身看向薄荷,脸色依然苍白,声音却有些颤抖:“薄荷,你不要太过分!如果你真的敢在子华面前说三道四污蔑我,就别我不客气把一切都告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

    “哦?”薄荷有些意外的看向薄烟,那眼神并不是意外薄烟会想如此做,而是意外‘她竟然还敢威胁她,和她薄荷讲条件?’薄荷好笑的摇了摇头,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执起来放唇边轻轻一呷,轻佻的视线才慢慢的对上薄烟,淡淡的道:“你还和我讲条件,薄烟,你没忘记你落有证据在我手里吧?那可不是‘说三道四的污蔑’,一切都是你自己所讲所语。”

    薄烟抿着失了血色的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薄荷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你说去吧,我倒是无所谓所有人都知道我知道了什么,反正迟早是要摊牌的。可你就不一定了,你想瞒一辈子的东西真的能瞒一辈子吗?你想和我讲条件,最好想一想我们互相捏着对方什么肋骨。我捏的是你的软肋,而你捏的大约就是我可无可有的那一根脚趾头罢了。会痛,却不会致命。”

    薄荷毕竟是个检察官,为了练习口才她可没少费劲儿,从前对他们沉默寡言那是她觉得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一家人。可是现在,她打从心底里和他们已然分开,该打击就打击,该怎么态度就是什么态度,她的暴风雨他们迟早是要该吃的!

    薄烟听了这话,似乎再也无法压抑住内心的那股子气恼,捡起茶几上的苹果就像薄荷扔去。如此快的速度,薄荷避之不及,肩膀重重的挨了一下。她抬头瞪向薄荷,没道理说不过就动手?

    “薄烟,真是看不出来你还能如此……不要脸!”

    “比不上你!”薄烟微微的扬起下巴,傲娇模样。

    薄荷摇头苦笑,手里的茶叶撒了,肩膀还痛着呢。

    “你以为,你肚子里有个东西,我就不敢动你了?”

    薄烟自信满满:“那你动我试一试?”

    薄烟的自信刚刚落地薄荷手里的杯子就弹了出去。薄烟一声惨叫,薄荷一脚踩在地上的苹果上,苹果烂成泥,而她则从沙发上滑下来捂着肩靠在沙发上,眼里还迅速的冒出一些水花来。

    其实薄荷用水杯弹的只是薄烟的手背,痛肯定痛。但是薄烟显然被薄荷突然演的这一出给震惊吓到,顿时也就忘了痛,只呆呆的看着片刻就变得狼狈的‘身受重伤’的薄荷,满脸的不可置信,不相信薄荷竟然能这样做似的。

    而就在这时外面大厅里听到薄烟惨叫的众人已经跑了进来。

    容子华最先看到倒在地上的薄荷,也没看薄烟一眼就冲了过来,拉着薄荷满脸焦急的关心:“你怎么了?”

    薄荷隐忍的咬着唇摇了摇头,可是那隐忍是那么的刻意和明显,众人都知道薄荷‘受伤了’。看着地上的苹果,还有薄荷捂着的肩,似乎都明白了。

    众人的视线想薄烟看去,薄烟只是摇头,满脸的委屈:“不,不是我……是她,是她……”

    “烟儿,你为什么打你姐姐?那苹果砸她?”

    薄烟顿口,不敢相信的看向容子华,似乎不相信他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没有在第一时间跑到自己身边就算了,竟然还像一个护花使者似的护着那薄荷!?薄烟的心顿时痛了起来,薄荷对他来说还是那么的重要!

    薄荷的确想装自己才是受害者,但是她不想把容子华又拉到自己这边来,说实话,她早就把容子华归为薄烟的了,他此刻的行为完全与自己最初的设想背道而驰了!

    “容子华,我没事。”薄荷打断他们二人的对视,自己转身缓然的爬了起来。

    “你看,她根本就没事!她是装的……”薄烟立即抓住薄荷起身的动作而道。

    “薄烟!你敢说这个苹果不是你砸的?你对天发誓,用你的孩子发誓!?”薄荷转头厉声的瞪着薄烟质问,薄烟立即捂住自己的肚子,瞪大双眼看着薄荷,眼里的水润似乎就要突破出来似的。

    薄荷承认,自己把重点转移,而且这句话有点儿狠。可是不狠,怎么压得住薄烟!?

    薄烟的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蔡青奕当然永远只心疼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上前护着薄烟,瞪着薄荷道:“你这个做姐姐,怎么能说出这种恶毒的话?烟儿,别哭了,妈妈相信你。”

    “妈妈,我……”薄烟心里又痛,又受了委屈,手背还痛,顿时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来。

    奶奶和爷爷一直看着薄荷和容子华,似乎也在为刚刚为什么容子华那么快的第一瞬间就跑到了薄荷身边。薄荷推了推容子华,低声道:“你去看看薄烟吧。”她知道,自己再狠也不可能真的让薄烟为了自己而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说的毒罢了,薄荷并不是真的想让薄烟失去孩子。

    “可是你……”容子华似乎忘了这是哪里,这周围又是些什么人,还是担忧的看着薄荷。

    “快去!她才是你老婆,还有你的孩子。你该关心的人!”薄荷低声怒吼,再不走,她身上又要背一些莫名的指责了。

    容子华一怔,放开薄荷缓然起身,表情再次变得漠然起来,仿佛终于意识到了这是哪里,也恢复了记忆想起他和薄荷之间再也不似从前的关系。

    薄荷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一把灰姑娘的恶毒姐姐,在薄烟的心底只怕是已经将恨不得将自己吃了。可是薄荷又不得不承认,做恶毒的姐姐,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薄荷的肩的确是有些疼,不过因为穿着衣服,肯定比不上薄烟的手背。但是薄烟并没有说薄荷用水杯砸了她的手背,水杯安静的呆在地毯上也就被人暂时遗忘了。薄荷看见薄烟的手背很红,可是那又管她什么事?既然要做戏,可定是做了完全的准备和说辞要做到底的,只怕薄烟也知道自己根本讨不了薄荷的好处,所以也就暂时的安静了。

    薄荷心里惦记着蔡青奕的日记本,但是现在明显两个人是不可能再单独相处的了。她自己在房间里用冰袋揉着肩,薄烟却被众人捧着回房去休息了。

    薄荷放下冰袋,拿出手机来给湛一凡打了个电话。

    “嗨,我的雅典娜,战况如何?”

    薄荷在床上躺下,捂着自己的肩笑了笑:“既然都叫我雅典娜了,我会输吗?只是出了点儿小意外。”

    湛一凡的一听,口气似乎就变得有些急切起来:“怎么了?没出事吧?”

    “没事儿。”薄荷不想把这小事也告诉湛一凡,只道:“早点儿来接我啊。我今天斗累了,想回家吃饭睡觉。”

    “嗯,马上下班。”

    挂了电话,薄荷平摊四肢,想必薄烟经过这次已经正确的认识了自己的厉害,想她也不敢再轻易的招惹自己。只是那日记本……她却不知道是不是还拿得到。手里握着的录音笔也并不是真的要交给容子华,她想要的不是容子华知道薄烟的真面目,她想要的是蔡青奕的日记本。

    “大小姐,老爷回来了。”田妈突然在门外敲了敲门道。薄荷一个骨碌从床上翻起来,她今天回来还很想对手过招的一个人……她的父亲薄光。

    薄荷下床穿上鞋,又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仪容得体了才转身向门口走去。至从看过母亲的日记本,薄荷心里对薄光所剩下的感情便只有怨恨。怨他那样的抛弃母亲,恨他造成了她和母亲分离二十八年。恨他是那样一个薄情的人,无论二十八年前还是如今,为了他的事业为了他的家族都可以抛弃爱他的人。

    薄荷也不想恨,因为恨会让她变得很累,会让她的心胸狭隘,可是谁能不恨这样的父亲?她做不到不爱,却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坦然放下。再一个道理,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薄荷扶着楼梯下楼,薄光正在沙发里坐着悠然的看电视。薄荷遥遥的向他看去,恍然间仿佛看到了二十八年前的那个‘阿光’。也是那个‘阿光’让母亲碎了心,失了身,一个人辛辛苦苦。薄荷很想问他是不是知道白合在哪里,很像冲上去直接拽着他的衣领问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可是,那股子冲动依然只是隐忍在薄荷的心底,她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做。她不想忽略某些事,那就是日记本之后发生的事,她不想在知道真相之前就冲动的暴露了一切。他不一定会告诉自己,他也许还会做出她无法预计的事,比如告诉白合……然后白合继续消失?薄荷从那张照片上虽然能确定他们如今的确有联系,可是母亲为什么不出现,却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的,除非……她根本就是有心避着自己?

    薄荷不想让自己那么的可悲,所以她一定要清楚白合当年所有的事,知道究竟是什么苦衷和隐情才让她们母女分开二十八年却不出现。和薄光摊牌,就不一定能得到最真的真相,薄荷正是清楚,所以才一直如此演戏,而且还要继续和薄家演下去。

    薄荷下了楼,看着薄光,薄光似有所觉的向薄荷看来,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只是淡淡的问了薄荷一句:“受伤了?”

    “没。”薄荷轻飘飘的回了一句,相比他给的那些伤害,相比他当初的那一个巴掌,薄烟的一个苹果真的不算是。

    薄光却又道:“烟儿似乎动了胎气。”

    这算是指责吗?薄荷心里冷笑,曾以为他对自己的态度在逐渐的改变,可如今看来一切都不过是自己多想了。他最关心的,永远只有薄烟。

    “是吗?”薄荷轻步的走过去,在离得很远的地方坐下,轻轻的靠着沙发淡淡的道,“如果她不是那么生气,也不必自讨苦吃。”

    薄荷的话,绝对的火药味十足。可是她就是不想再受委屈!

    薄光有些诧异的看向薄荷:“薄荷,你妹妹结婚你不回来就算了,何至于一回来就惹她生气?而且你爷爷奶奶都和我说了,你如今是已经不把薄家放在眼里,你有多让他们大失所望,你不知道吗?”

    原来,是都已经暗通款曲了,难怪会对自己如此态度。在他眼中,自己已经是极度的不孝女了吧?好像,在他眼中,孝顺是最重要的,子女不得违驳父母的一切意思。当初他不就是看着白合被爷爷奶奶为难,却也只是冷眼旁边不出言相助吗?

    “你要怎么说我都没意见。我只说一句,”薄荷冷眼的看着薄光,此刻不再是像看一个父亲,只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目光让薄光心里微微有些惊诧,她这是怎么了?何以至于变得这么多?

    薄荷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浅浅的低声道:“让你们失望的不是我,而是那个真正的我,你们从未接受过。”他们从前看到的,从来都是只是他们心底最希望的自己的样子,而真正的自己,她需要的,她想要的,而她渴望的期盼的他们却从未看到过。

    说完薄荷便缓然的站了起来,冲着薄光缓缓的笑了笑:“我看,我还是回去吧。不然,今晚这顿饭,怕是大家都吃不饱了。”心里都互相堵着,谁能吃得饱?

    虽然她说出这些话,虽然她今天来薄家纯粹就是找茬捣乱的,虽然她也畅快了,可是谁能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并不是那么的痛快淋漓。她依然会有些难过,依然会有些失落,只怕是这一辈子她都做不到冷血女王了,没有那样的潜质!

    说完薄荷就迈步向外走去,她虽然能做到心狠,可是同时这些找麻烦也像是一把双刃剑割着她的心。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完全的摆脱,看着他们的失望、失落和被自己弄得心慌意乱的表情时,自己才能痛快大笑?究竟什么时候,她才能变成真正的冷血女王?

    也许,当真相明白的那一天,她才能朝自己心目中的真正‘冷血queen’迈进一步!而现在,最多叫做‘良心未泯’。

    *

    薄荷提前离开薄家,开着自己的霸气越野出了薄家大门。可笑的是,薄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挽留自己,不过她倒也不稀罕。将车开出薄家,五十米远的时候薄荷停下车,拿出电话来拨给丈夫湛一凡。

    “喂?一凡……我已经出了薄家了,你不用来接我了,我马上回家……嗯,好拜拜。”

    挂了电话,薄荷又启动车子向山下滑去,再一次离薄家越来越远,直到背后的别墅山消失在夜幕中。霓虹灯亮起,薄荷安静的开着车,听着小提琴乐曲,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薄荷戴上蓝牙耳机才接起电话,语速缓慢的‘喂’了一声。

    “小姑,是我……”醇儿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薄荷立即蹙眉:“你还知道打电话过来?”

    “小姑我错啦。”

    薄荷冷笑了一声,醇儿很明显的听到了那声冷哼立即不敢再隐瞒的开始交待自己的行为:“其实我昨天从窗户翻出去了,我知道你会发现的。我去酒吧还人情了,我发誓,我没事,真的。”

    大胆的丫头,竟然跑去酒吧了!?薄荷真的很想骂她,好不容易走出那里,她竟然还敢回去!?去舞台上跳艳舞!?

    “小姑,你生气啦?”醇儿许久没听到薄荷的声音便有些忐忑的问。

    “废话!你能不生气吗?”

    “小姑我真的错了,醇儿错了嘛。你原谅偶啦……”

    薄荷冷哼了一声,还是问:“所以你现在那哪儿?昨天为什么没回来?”

    “其实……我昨天在酒吧遇到姑父了,姑父还教训了我一顿呢。我自知没脸再在你们两个人之间当电灯泡所以就回出租屋了。”

    “别告诉我你睡到现在?”

    “小姑你真聪明,嘿嘿……”的确是睡到现在。谁让她一回来就被‘李叔叔’按在床上进行了一番‘教训’呢?

    “不做饭就下去买点儿吃的,知道了吗?”

    “恩呢,小姑我知道。小姑……那再见哦。等有时间,我回去好你们玩的!”

    “好,再见。”

    挂了电话薄荷直摇头,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醇儿好像有事情瞒着自己似的?

    醇儿的确有事情瞒着她的小姑薄荷。那就是,她的李叔叔现在正在厨房里转悠呢,而她正窝在沙发里玩着拿着电脑灵活的玩着她最爱的网游‘骨头天盟’。

    想到昨晚,醇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应该说是今天早上了吧?

    清晨两点半,在姑父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这对‘狗男女’回到了小姑让给她的公寓,进了房间便很有默契的脱着对方的衣服滚上床压对方。

    醇儿最初的想法是,自己一定要压他一次,自己一定要主导一次享受女在上的滋味。可是她小胳膊小腿儿根本抗拒不过对方,她是警察她当然有些身手,但那李泊亚那厮表面温和儒雅内在根本就是一头猛兽。醇儿的招数使在他身上根本就不管任何的作用,主导没做成,反而被操控。

    好吧,虽然被操控的也很爽,醇儿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床上技术实在是好的让她眷恋,来两次三次都不烦的。虽然最后她的小腹总是有些痛,但他还算温柔,也会做好一切的防范措施,这方面很是细心。

    但是,他们应该只是炮友关系吧?醇儿只记得自己做完就睡了,迷迷糊糊间醒来过,他不是走了吗?白天他的确是应该去工作的,可是为什么她到头再睡再醒来时,他就又在了?

    打完电话醇儿就放下了电话,然后掇手掇脚的向厨房摸去。趴在门口,看着厨房里正在忙碌的那个男人。

    “李叔叔?”不知道什么时候,醇儿就开始这样叫他,在床上的时候也是这样大声的喊着。李泊亚回头看了醇儿一眼,眼睛已然去掉,那双妖孽的桃花眼深邃的望来,薄荷的心里便是一个咯噔。

    她一个平民百姓实在受不起那样的眼神啊,杀伤力太大了!

    厚着脸皮笑了笑,问:“嘿嘿。你做什么好吃的啊?”

    “填饱肚子的。”

    “……”她当然知道是填饱肚子的。让醇儿意外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会做饭?而且根据饭菜的香味,好像还挺可口的。

    “你怎么会回来?工作不忙吗?”

    “还好。今天的忙完了。”

    “你没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想知道?”李泊亚回头看向醇儿,醇儿立即点了点头,她当然想知道。他们又不是谈恋爱,所以他根本没必要回来给她做饭吃!还有他怎么能打开她的门?是不是偷偷的拿了她的钥匙?醇儿的疑问太多了。

    “等会儿告诉你。”李泊亚转过身去,继续做自己的料理。

    醇儿郁闷,只好转身又回到客厅抱起自己的电脑打自己的网游去。她的确是饿了,而且她又不会做饭,留在厨房做什么?所以,她还是去陪伴同打游戏的宅男们吧。

    “蠢货,你到底会不会打啊?”拿起电脑,醇儿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小心被拉进了队伍去做任务了,什么时候选择的跟队?是好友‘萌乖乖’么?

    可被的是醇儿竟然已经被杀了三次了!当然也被队友原地复活了三次,被医师加血了N次。醇儿正要奋起回报自己的好队友们时,旁边抢任务的一支队伍突然爆屏骂她:我看你一身装备,一身好武器都他妈的是浪费。蠢货,别给你们队丢人了!

    萌乖乖:你才蠢货,你全家都蠢货!我们玉老大一定上厕所去了,等她回来尿杀你。

    **魔鬼:只怕淹到尿缸里了吧?别给这里丢人了,你们最好快滚,别在这里跟我们抢。

    **魔鬼?醇儿往上翻了翻,原来上面都是这个蠢货在骂自己,再看两个人的属性和职业还有装备,原来都是不相上下的。他是不服自己站在队伍里不出力却还被队员们无数次原地复活呢?以萌乖乖为首的队员们则一同和**魔鬼对骂,可**魔鬼就像是长了十张嘴似的不肯认输,甚至把萌乖乖也给拉了进去。

    “好蕾丝边,别在这里丢人了。”

    要知道,萌乖乖其实是个男人。可以骂她醇儿,但是绝对不能骂他醇儿和萌乖乖是好蕾丝边!

    醇儿怒了,不回骂,只是默默的抽刀对着那**魔鬼一刀突然砍下。顿时血条爆掉,醇儿加把劲使了个技能,那**魔鬼身上一道白光闪过,‘碰’声到底。

    醇儿将自己的长刀收回霸气的背在背后,世界屏立即爆出消息:**魔鬼被玉女娃娃杀死。

    ‘刷刷刷’屏幕上秒间就爆出无数条跟言。醇儿得意的哼哼,**魔鬼是‘天涯帮’的帮主,她当然知道。顿时,无数个人冒出来说要报仇,醇儿才不怕,她可是‘卖萌帮’的帮主,卖萌帮有仇不报以后还怎么卖萌?

    萌乖乖说:玉老大,你真的太帅了。不过我们快跑吧,等**魔鬼复活了,我们再跑就来不及啦。

    玉女娃娃:不怕,等我们先把任务做完。哇哈哈,**魔鬼,不服气就来找姐姐pk,姐姐随时恭候哈。

    醇儿是真的不怕,反而是那**魔鬼该见识到她的厉害了,看他以后看着她不绕路滚的远点儿去。就算真的来pK,她也是放下话了,等着!

    等醇儿做完任务迅速带着队员闪退时,就下了线。

    李泊亚将饭菜全部摆上桌,擦了擦手看着醇儿淡淡的道:“吃饭了。”

    醇儿总觉得有些怪,炮友还负责做饭的吗?不过还是立即爬了起来,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跑了过去。

    “哇……”醇儿是真的被这一桌子的丰盛给吓到了,宫保鸡丁,鱼香茄子,青椒肉丝,啤酒鸭,上汤西兰花,清蒸鱼还有一个冬瓜排骨汤!他们两个能吃这么多?更重要的是,他怎么能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做出这么多的家常菜!?而且……好吃吗?

    醇儿咽了咽口水,伸手便要捻起一块鸡丁来尝尝,可惜还没捻起来就被李泊亚一只大掌拍在手背上。

    “哇……好痛!”醇儿捂着手背痛叫,这一巴掌可不轻,这个混蛋,她的芊芊玉手啊。

    李泊亚勾唇浅浅一笑:“知道痛,就去洗手!”

    虚伪!醇儿心里狠狠骂道,不过还是转身向卫生间走去,洗手就洗手呗,那么凶,果然是个脾气古怪而又变态的叔叔!除了那张脸,除了床上的技术和那隐藏在衣服下的体魄,她看他根本就没什么可取的优点!(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