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2 日记薄里的真相

112 日记薄里的真相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今天,阿光吻我了。现在,我的心情非常的甜蜜,阿光对我很温柔很体贴,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哥和爸爸之外就是阿光对我最好。从前,也有男孩子追我,可是他们眼中都没有阿光望着我时候的那抹温柔,这温柔让我有安全感,也让我觉得特别的幸福。

    阿光的吻,不似蜻蜓潜水,重重的有些吓到了我。我们在车里接吻,我怀里还抱着阿光送给我的玫瑰花,我们刚刚才吃过烛光晚餐,这一切……都是正在发生的爱情吗?那样的快乐,幸福,而又紧张。可是阿光的吻,让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之外的他,在大学授课的他很冷漠,在公司面对下属的他很有威严,在我面前却从来只有温柔,可是这个吻……好像还有些霸道。阿光把不同的他呈现在我的面前,这让我很开心,就好像真的认识了他一样,让我彻底沉沦在他的温柔‘陷阱’里。

    我们,会幸福的吧?

    ……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我和阿光的第一次,是我们接吻确定关系的交往一个月后,在阿光市区的公寓里。我给阿光做饭,做完饭也没怎么吃,阿光就突然吻我。我很紧张,其实我知道阿光带我到这里来隐约有什么含义。我紧张的靠在阿光的怀里,阿光虽然一直安慰我,可我还是好紧张,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

    可是,我却很开心能把第一次交给阿光,我也相信阿光会永远对我好,相信我们会在一起。阿光占有我的那一瞬,很痛,真的很痛。我流血了,阿光似乎很兴奋。他说,这个社会我是那么的难能可贵。我附在阿光耳边告诉他,我不仅第一夜是他,初吻,和初恋都是属于他的。

    阿光很兴奋,抱着我要了许久,可是动作也非常的温柔。

    阿光,阿光。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我好想,越来越喜欢你了。

    阿光附在我耳边说,他爱我。我相信他。

    ……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阿光带着我去出差,A市,非常繁华的一个城市,等同云海市的金融地位。

    我们在入住酒店的时候遇见一个人,我不认识,可是那个女人看着我的眼神却非常的怨恨,我心里当即一个咯噔有了些怀疑和猜测。那个女人拉着阿光去角落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阿光的表情很不耐烦,阿光也总是看向我,每当他看向我的时候眼神就温柔了下来,我也不再想什么,自己拿着行李去了房间。

    我和阿光并不住一个房间,我知道阿光也是顾忌我的名誉,这个小细节让我很开心,也很窝心。因为在公司,我们很低调,虽然别人都怀疑,可是真正知道我们恋爱的人少之又少。

    我正在帮阿光整理行李的时候阿光回来了,他主动的解释说刚刚大厅里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女友,叫做蔡青奕。还说蔡氏这次也到A市竞争这个项目,只是他没想到蔡总会带着蔡青奕前来。

    我心里其实也没什么想法,他们已经分手了,我和阿光是后面才再一起的,我和蔡小姐除了阿光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的交集,他们已经结束了,我和阿光才刚刚开始,也只是前任和现任的关系而已。对吧?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很显然,我想的太美好了。

    今天,我和阿光吃饭的时候,蔡小姐也一定要加入我们。阿光满脸不乐,可是并没有拒绝,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这不安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蔡小姐点了很多她喜欢的食物,可我知道阿光喜欢吃的没有几样。

    我和阿光对这座,蔡小姐却坐在阿光的旁边,她不停的给阿光夹菜,但是夹得那些菜都不是阿光喜欢吃的。但是阿光并没有拒绝,也只是满脸的不悦而已,这让我很困惑。阿光对蔡小姐是包容吗?这顿晚饭,阿光没有看我一眼,蔡小姐却满脸的挑衅和得意,好像在向我炫耀阿光对她的温柔包容一样。

    吃完饭,我匆匆的告别回了房间。阿光不一会儿追了过来,他敲着门,我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开门,可是不开反而觉得我心里有什么,于是我还是站在了门口。阿光看到我便抱着我,非常动情的说他知道我生气了,让我别生气。

    我问他,为什么?

    阿光的回答则是,从前蔡氏是薄氏的合作对象,如今却是对手。在案子拿下之前,他不能让蔡青奕生气。

    原来,是为了生意。为了生意,他就可以忍受和他的前女友相处,那我呢?我不知道,我的心突然有些迷惑了,同时还很痛很痛。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阿光开会,我在外面等着他。没想到蔡小姐也在这里,她远远的坐着,也没有走近,可是她那如剑一般锋利的眼神却让我无法忽视,她好像很讨厌我,是因为阿光吧?

    回忆结束之后,阿光的脸色不是特别好,我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是案子没有拉到吗?但是蔡小姐的父亲蔡总却似乎很是开心,拉着阿光说一同去吃饭。阿光看了我一眼,让我先回去,他就真的和蔡总、蔡小姐一起走了。

    我很失望,不过我想阿光一定是遭遇了生意上的挫败,他一定想拉拢蔡氏作为合作对象吧?我一个人回到酒店,在房间里等着阿光回来。

    可是,阿光没有回来。阿光,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我发现,我好像怀孕了?有些孕吐,但是不厉害。大姨妈没有来,我买了验孕棒,结果显示是两根杠,我却还是有些不确定,万一量错了呢?

    阿光和我回到云海市之后还是和从前一样,他对我很温柔,而我也住到了他的公寓里,我们两个人虽然不是每天在一起,但是每次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开心。那次出差的事,就好像都没发生过似的,阿光也没有再和蔡小姐有过什么消息,我一定是想太多了吧?

    阿光,我该给你看这根验孕棒吗?

    孩子,你在我的肚子里了吗?你是……我和阿光的宝宝吗?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原来,已经两个多月了,我和阿光的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啊,这么算来,是初夜过后不久怀上的吗?

    我将医院开的怀孕证明放在床上,阿光你回来的时候就会看见,你会开心吗?我这样想着,开始准备晚餐,忍着孕吐。

    做好晚餐,阿光还没有来,我明明很早便约他了,他没有收到短信吗?

    阿光,你快回来吧,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早上我去公司的时候,阿光还没来。等我做了许多工作之后,阿光才一脸疲倦的回到公司。阿光让我给他倒杯咖啡,等我端着咖啡进了办公室,阿光立即抱住我。

    他和我道歉,说他昨晚没来的原因。原来,公司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他在家加班熬夜,直到现在才恢复了一些精神。我很心疼阿光,这个时候我更加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阿光关于宝宝的事情了。等公司好一些再说吧,等阿光忙过这一阵吧。不过,不管阿光喜不喜欢,我都很喜欢肚子里的孩子,我想……无论如何,我也会留下他的。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阿光今天到公寓来,公司的事情好像处理的好了一些。我很开心,给阿光做了一桌子的饭菜,阿光也吃的很开心,就像个孩子似的一直我和将公司上的事情。只是我觉得阿光的话里有些犹豫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似的。

    吃完饭,阿光想和我亲热。我推拒不了,最后关头只好急匆匆的对阿光坦白关于怀孕的事。让我意外的是……阿光竟然很开心。阿光像个孩子似的把我抱起来在房间里转悠,还是我很害怕才让他放下来。阿光趴在我的肚子上,可是傻瓜啊,孩子还这么小你怎么听得见他的声音呢?

    阿光的态度让我感觉很幸福,阿光也是期待着我们的孩子吧?

    ……

    薄荷恍然间感觉自己身在二十八年前,眼前流过的是白合和薄光发生的一切,都变成一幅幅鲜亮的画面,形成她最想知道的故事。薄荷轻轻的合上日记本,果然,妈妈并不是感情的第三者,她是后来者,她和薄光恋爱的时候蔡青奕已然出局。

    果然,不能相信蔡青奕日记上的一面之词。只不过,从目前来妈妈和薄光的感情似乎都发展的很不错,只是隐约间似乎有些问题,薄荷知道是蔡青奕横在中间,是蔡氏。会和之前她与湛一凡所猜想的那样吗?薄荷不知道,日记还有一部分并没有读完,可是她却没有太多的勇气读下去了。

    那个人似乎曾经也狠欣喜过她的存在,也为她即将出生而感到快乐,甚至快乐的像个孩子。但是只有薄荷自己知道,她从小到大究竟只感受了多少零丁的父爱。薄荷知道,继续往下看,总能继续知道一些真相,但她突然觉得有些累,至少……现在想要暂时的休息。

    *

    醇儿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早。她只觉得头痛欲裂,还有些恶心。闭着眼睛思绪模糊的从双坐起来,搬开压在自己腰肢上的重物,掀开被子下了床。模模糊糊的睁开一些并不清楚的眼睛,找到了厕所的方向,又伸着手继续摸了过去。

    上了个厕所,醇儿摸到洗漱盆的位置开始洗手,为什么她觉得腿间又酸又痛,就像是被碾过似的?洗完手,醇儿又睁开模模糊糊的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打了一个呵欠。头发凌乱,脖子……咦?脖子上面怎么有点点玫红?往下面一看,薄荷顿时一惊,睡意立即去了大半,她怎么光着身子?还有,她的胸部上,怎么有那么多玫红点点?醇儿伸手抹了抹,该不会是对什么过敏吧?她昨天有吃什么嘛?

    可是……这个印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吃东西过敏的啊。

    醇儿伸手揉了揉,又觉得下面很痛,再笨的醇儿脑海里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怀疑来。刚刚压在她腰上的是什么?这些红点点该不会是……吻、吻、吻痕吧?醇儿摇了摇头,努力的回想,最后的意识里好像有些印象……那个对自己来说很陌生,不过潜意识却觉得很危险的妖孽男好像出现过?

    醇儿立即转身跑出浴室,刚刚站在门口却被屋内的景象吓了一跳。满地的衣服不说,那站在床边正在穿衣服的男人,不、不、不正是那李先生吗!?

    再单纯的醇儿此刻也终于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那就是,酒、后、乱、性!而且对象还是这个之于她来说很陌生、危险的男人!

    醇儿怎么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捂着耳朵一声尖叫:“啊——”她不相信,不相信!

    “嗓子痛吗?”李泊亚穿好裤子便走过来,微笑着递给醇儿一杯水。

    醇儿打开男人的手腕,怒气腾腾的质问:“说,你对我干什么?为什么我,我在这里?为什么我……我还这样?”醇儿指了指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还是**,立即伸手上捂下捂,可是两只手怎么可能同时捂住三点。再捂也捂不住,醇儿干脆蹲下身子环抱住自己,呜呜,她**了……!

    李泊亚皱了皱眉,水杯打洒了,可惜。

    “昨晚,某人可是一直求着我给她水喝来着。”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李泊亚放下水杯,唉声叹气的道。

    醇儿顿了顿,她醉了不会吐也不会发酒疯,可就是会不停的喝水,这是她自己知道的秘密。如果自己昨晚真的喝醉了,那的确很有可能会一直问人要水喝。难道自己……?

    李泊亚也蹲了下来,环抱着自己的胳膊看着一头乱糟糟又邋遢无比的醇儿,勾了勾唇角笑道:“醇儿?”

    “干嘛。”醇儿郁闷的瞪了男人一眼。

    男人笑:“你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只有一声尖叫,后续呢?不哭不闹,发现了事实一般的开始安静?她还是个非常干净的处子,却没有处子遭遇**的丁点儿反映。

    “不然呢?大哭大闹?那片膜又回不来了。再说……我也不觉得那膜有多重要。而且,我们不是酒后乱性一夜情么?安心啦,我懂得,我是成年人了,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

    李泊亚再次意外,这到底是个什么姑娘?如此没心没肺。

    “你就那么肯定,我们是一起酒后乱性……?我昨晚可没喝酒。”他就想看到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可惜……惊慌失措没有,淡定倒是非常的充足。

    醇儿的表情顿时纠结挣扎:“我该不会……把你强上了吧?”

    语出惊人,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总能把事实说的偏离正确的轨道。

    李泊亚沉默了许久,就在醇儿心里越来越忐忑的怀疑真相时,他才终于开口而道:“其实,我们是互相强来着。”

    醇儿心里一惊:“互强?”

    李泊亚微笑着解释,可是那没戴眼镜的眼睛却是漏不掉的冷清,锐利,却又如醇儿之前说的那般,桃花眼,妖孽惹人。

    “一开始,的确是你醉了,你还记得吗?你吻我,说是能解渴。”

    “啊……?”醇儿有些怀疑,可是记忆中,自己似乎真的吸了什么来着,好像还被反吸了?醇儿的脸莫名的一红,原来真的是自己先扑上去的啊?

    “然后,你开始脱我的衣服。你是个姑娘,我是个男人,我不能欺负你啊,所以就只好半依半就。”

    醇儿的声音开始颤抖:“所以,真的是我强迫你的咯?”

    李泊亚耸了耸肩:“其实也不尽然。”

    “什么意思?”醇儿越来越迷惑了。

    “后来,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发现,我们的身体非常的契合。所以,最后我操控了主导权。”

    醇儿沉默了半响,突然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珍重的道:“李叔叔,您放心。我这小牛吃老草都不怪你,您何必为了面子再撒谎呢?”

    李叔叔?小牛吃老草?李泊亚眯了眯眸子,这丫头,该笨的时候不笨,不该笨的时候却偏偏笨的像小猪一样。

    “那个……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想穿衣服。”就这么一直蹲着面对面,醇儿觉得自己就算再淡定此刻也该心跳超速了。这个李先生,不戴眼镜的时候那双眼睛实在是好看过了头,也妖孽锐利过了头,她看着心里虚的慌。

    李泊亚却突然伸手一把将醇儿给捉进怀里。醇儿惊呼了一声,有些不解的抬头看向李泊亚。李泊亚低头便吻住她的嘴,不由分说的便将醇儿一把抱了起来拢在怀里。

    “唔……”醇儿蹙眉,这是什么?他为什么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他在舌吻她?

    从浴室门口吻到床边,李泊亚伸手将醇儿推到床上,自己再倾身弯腰覆了上去。醇儿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惊慌,挣扎着问:“李叔叔,你这是要做什么?快放开我。我不乱了还不好吗?”

    李泊亚再次开始解自己好不容易穿上的裤子,扣着醇儿的手低头坏坏一笑道:“这一次,是我想乱,这一次……你好好瞧瞧,我究竟是怎么互强了你!”

    “唔……”醇儿羊入狼口,傻傻的就再一次被人给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叔叔?好,叔叔是吧。按照辈分,他的确是叔叔。那他就让她好生尝尝叔叔的‘滋味’和叔叔的‘魅力’。

    再一次被拆的骨头都不剩的醇儿洗澡的时候抱着电话一边骂人一边给自己的小姑打电话,呜呜,她要告诉小姑,她被人给吃啦。可是小姑,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等薄荷看到未接来电正打过来的时候,薄荷不知道,此刻的醇儿电话已经被李泊亚给没收。

    其实也不算是没收,只是将电话收了起来,还给设置了静音然后扔在了角落。而醇儿,则默默的吃着自己的粥,听着男人的建议。

    “你说……床伴?我们两个?”醇儿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对面的男人,非常吃惊的问。

    李泊亚已经神清气爽的洗完澡换好了衣服坐在醇儿的对面,而醇儿则穿着他的衬衣,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还露出因为听到这个建议而无比惊讶的表情。

    “可以把我们的关系定义为情人。”

    “情人?”醇儿再次反问。

    “不是恋爱关系,只是情人。只是,这关系必须向所有人保密,只有你知,我知。怎么,有兴趣吗,丫头?”

    醇儿沉默了一下,看着对面那个大了自己七岁的男人静静的道:“所以……就是床上关系咯?”

    李泊亚支着下巴轻轻耸肩:“可以这么说。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他还是先拿出君子似的绅士态度,不过她如果真的不愿意,他也是真的不会再勉强。

    “不会发生感情吧?不会让人知道吧?就连我小姑,姑父爷爷他们都不能知道咯?”

    “那是自然,丫头。”

    醇儿咬了咬唇,说实在话,这个建议她还是蛮感兴趣的。为什么要感到羞耻?男欢女爱本来就是正常的,而她经过男人早上的一番啃咬和教导打破了属于自己的禁忌,潜意识里似乎对昨晚的欢爱也还有些印象。说实话,真的是不错的体验,对她来说完全是初尝禁果,可是里面的滋味却是十分不错的,她承认她很喜欢。而她的初吻初夜都不小心给了眼前这个男人,他长得是非常的斯文好看的,既然是现成的,何不就这么做呢?

    “好,你这你说的,不发生感情,只做ai!”醇儿伸手向李泊亚而去,李泊亚的眼里再次闪过一抹意外,这个醇儿,总是三番两次的出乎他的意料啊。没有娇柔,没有造作,没有虚伪,真实的让他惊喜。

    的确,他有些喜欢这个小尤物的身体。而他也厌烦了与那些女人们的逢场作戏,厌烦了那些游戏规则,每一次交往都是索然无味。这个小东西,无疑的勾起了他全部的兴趣。

    *

    薄荷也不知道在椅子上缩着身子究竟休息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因为暖和而迷糊的睡了一会儿。等再醒过来的时候,醇儿是被饭菜的味道给香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到湛一凡的背影,在轻拿轻放的摆着碗筷。

    薄荷下了躺椅,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湛一凡的腰。

    “醒了?”湛一凡侧头,低声询问。

    “嗯……”薄荷点了点头,“对不起。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湛一凡侧头,微微的笑了笑。

    薄荷:“切……”了一声,“明明就甩背影又甩脸子的走了,还说没生气。”明明就生气生的那么明显。

    湛一凡拍了拍薄荷的手背,依然轻声的道:“真的没有。我去见迈克尔了。饿了吧,快吃饭。”

    好像真的消气了?还是专辑想得太多?薄荷也立即将这个问题抛开,开心的问:“我们能在这里多住几天吗?”反正薄烟的婚礼她是不打算回去参加的,而市区也不想回去,不如就在这个她最喜欢的农场里呆着。

    “要把舅舅、舅妈他们接过来吗?”

    “他们难得到英国来玩儿,让他们在市区玩儿吧,如果觉得累了,想来再接来?”

    湛一凡低头轻轻的吻了吻薄荷:“西蒙会好好陪他们。”

    “嗯。”

    薄荷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她就能好好的休息,也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些事情了。比如……继续挖掘那本日记。

    吃过饭,湛一凡便又去忙了,似乎是公司的事情。薄荷自然还是呆在木屋里,木屋里比较温暖,现在又有她想做的事情。那就是看手里的日记。

    薄荷在刚刚小憩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是白合和年轻时的薄光,他们的故事就仿佛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或者说她已经跑进了他们的故事里。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的看着他们相遇,看着他们相爱,看着他们因为有了自己而感到开心。但是无形的自己即便再焦急却也无法呐喊,只能继续看着故事的发生,直到母亲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那么的平静,却让自己再也不忍再继续梦下去。

    她醒了,可是醒了之后,梦境的真实却震撼着自己。白合的幸福,白合的失落,白合的快乐她似乎都能感觉到,透过这日记本,透过那个梦,她几乎感同身受。

    炉灶里的柴火‘噼里啪啦’轻响着,薄荷蜷着腿再次翻开手中的日记本。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今天,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四个月了。

    阿光说,局势已经稳定了,他要在今天带我回薄家去见他的爸爸妈妈。

    我很开心,阿光终于要让我见他的父母,这算是对我和肚子里的孩子的承诺吗?阿光说,等宝宝生下来,我们就会结婚。他想让我美美的出嫁,而不是挺着一个肚子,他说那样对我不公平。我很感谢阿光,他总是体贴的为我设想,就连婚礼的事情都有了假想了。

    可是同时,我也在心里有些忐忑和犹豫,我该不该告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呢?要告诉他们我恋爱了不是难事,可是他们会接受我已经怀孕的事情嘛?爸爸是个保守的顽固派,他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吧?还是等有时间这边落下来然后再带着阿光一起回去领罪吧,不管如何……就算爸爸他们生气,我也要和阿光在一起。

    可是,事情会那么顺利吗?在薄家,我见到了阿光的爸爸妈妈。他们似乎不太喜欢我,知道我竟然是阿光的秘书时,脸色便非常的难堪了起来。阿光,我是秘书有错吗?我是来锻炼自己的经验的,并不是普通的打工者,并不是梦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野丫头。虽然我来自乡下,可是我的家世还不错,至少不会辱没了配不上你薄家。

    可是伯母和伯父对我的为难,并没有让阿光维护我。阿光是个孝子我知道我也不怪他,可是伯母说我坏的孩子是野种的时候,我的心就特别的难受了。我的孩子没有错,我的孩子是我的天使,他来到这个世界,是上天送给我和阿光的礼物,并不是野种。

    所以,见家长这一关,算是失败了吧。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伯父和伯母似乎还是不太喜欢我。即便我常常去看望他们,即便我挺着肚子忙前忙后的照顾他们。可是他们对我依然没什么好脸色,我知道是因为我的身世。其实,我没有告诉阿光关于我们家在乡下也做生意的真相,更没有告诉伯父伯母。告诉了这一切会改变吗?我不知道,可我实在不想让他们是因为我的家庭而对我改观,我想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知道,我是个配得上阿光的女子。

    可是,今天蔡小姐的上门,让我非常的难过。她的讥笑,她的讽刺都像是一把把的刀刺进我的心里。而伯母伯父则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们也想让我知难而退吗?想让我知道,我这样的卑微的女子是配不上阿光的吗?我本就是农村人,就算家里也经济状况也不错,他们会改变态度突然看的起我吗?我不想因为他们只为了看得起我而告诉他们其实我并不是穷鬼。我的确是麻雀,我是个乡下姑娘,这是我不想否认的事实,我甚至引以为傲,从前便是如此,以后我依然会如此,不会改变自己白阳镇人的身份,可为什么到了他们的眼中却成了卑微。

    我躲在卫生间里哭红了眼睛,阿光回来安慰我,抱着我说对不起,还把我带回了公寓。

    阿光,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坚持这一切?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轻语回来了。

    轻语是我最好的朋友,这辈子能有她的陪伴和出现,是我最大的荣幸和幸福。

    轻语似乎过得很幸福,我也为当初劝她勇敢追求爱情而感动欣慰。轻语的丈夫是个中英混血,我见过那个人,对轻语很好,很温柔,我也相信他会永远保护疼爱轻语一辈子,再也不会让她伤心。

    看到轻语,我真的非常欣慰。让我非常意外的是,轻语竟然牵着一个小男孩。男孩特别的好看,大眼睛,黑头发,看着像个中国人,可我知道他体内有四分之一的英国混血,难怪气质也不一样,长大一定好看的不得了,很得女人喜欢。

    当然,轻语看到我的肚子,也非常的意外。我们在一个凉亭里歇着聊天,回忆从前,说起现在和未来。因为阿光的父母还没有同意我和阿光的事,所以我并没有把阿光介绍给轻语,我知道轻语如果知道我的现状她一定会生气的,甚至不顾一切的去找阿光和阿光的父母为我论理。我不能让轻语为了我的事情而操劳,这次回来她应该开开心心的玩,不该为了我的事情而连玩的乐趣都消失了。

    轻语的儿子叫一凡,我觉得名字很好听。很简单,却非常的特别。

    说起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我也不知道性别,这段时间忙,其实连一次好好给孩子做个B超的机会好像都没有。只是说起如果是女孩,一定会给她的名字里取个‘荷’字。荷花,是我最喜欢的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如果是儿子,就叫他一羽吧,拥有天使一样的羽毛,可以自由的飞翔和快乐。听起来也像是一凡的弟弟?

    当然,轻语非常高兴的和我说,如果是个女孩,那就给两个孩子指婚吧,我觉得是个不错的注意。虽然做父母的有些无良和武断,可是如果孩子长大了没有感情我们做父母的当然也不会真的强迫他们在一起,只是这个约定属于我和轻语的,我们给两个孩子的祝福和机会而已。

    这算作……是指腹为婚么?呵呵,轻语,我还真的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呢,能给你做儿媳妇,我也放心的。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薄氏发生了经济危机。

    这一次的经济危机,是上一次问题的残留,然后越来越加的扩到,到现在的岌岌可危。我问阿光,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这个时候,我希望能牵着他的手继续前行,我不会放弃他的,更不会抛弃他,如果有需要我会帮他回家去问爸爸他们求助,家里总会拿出一部分资金来帮他们复活公司,这点儿实力我们白家应该还是有的。

    阿光却安慰我说,小合没事儿,我都会处理好的。你养好胎,宝宝生下来一切都会好的。

    我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说出去,我怕是一个空头承诺,所以我必须先得到爸爸他们的首肯,虽然我也相信有些艰难。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我在准备回家的时候,阿光却做了一件让我伤心欲绝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记下这让我开始怀疑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的插曲。

    旧情复燃吗?我不知道,也许是阿光为了挽救公司而做的牺牲。可是即便牺牲,有必要抱在一起,吻在一起,甚至出入酒店吗?看着报纸上新闻,我真的伤心极了,阿光为什么你连电话也不打一个,你不怕我乱想吗?只要你解释,我保证我不会胡思乱想,我会乖乖的等着你回来。可是阿光,你连个电话也没有。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我觉得我应该加快脚步了,回去告诉爸爸,让他给我启动一部分资金让我帮助阿光。这样阿光就不会为了公司而作牺牲了,这样阿光的父母也会接受我和肚子里的孩子的。我马不停蹄的去赶车,坐在火车上,我心里开始忐忑,握着手机却依然没有一通未接来电。

    阿光,你究竟在想什么呢?阿光,你是不是不打算和我解释了?

    下火车,出火车站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则新闻。这个新闻将我打至冰冷的湖底,在这炎炎夏日,我却觉得寒冷无比,我甚至觉得……我的冬天要来了,我的世界要倒塌了,我的一切信念,都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曾经的以为,曾经的期盼,好像都变成了一场可笑的笑话。

    “我们决定,订婚。我们会尽快举行婚礼,到时候也会邀请各位媒体朋友前来参加,谢谢各位的祝福。”

    这个‘我们’,是电视里正对着全世界盈盈而笑的阿光和蔡小姐。他们订婚了?他们竟然订婚了!他们甚至召开了媒体招待会!他们甚至……要尽快举行婚礼!

    阿光,为了公司,你可以不要我,不要孩子吗?为了公司,你竟然能残忍的如此对待我!阿光,你说过你爱我的,可是爱呢?消失在你的事业心里吗?

    我清楚这一切的利害关系,就算你不说,我也清楚。所以你不给我打电话,是怕内疚?所以你不打电话,是怕对不起孩子而惭愧?阿光,我对你……突然好失望。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我不敢回家,我在外面徘徊了两日。可是云海市薄氏和蔡氏联姻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就连路人都在讨论,我觉得我要被逼疯了。阿光依然没打电话过来,他一定不知道,其实我已经离开云海市了。

    阿光,你如果打算躲一辈子,我该不该就让你躲一辈子?

    我想回家,我想躲在爸爸的怀里哭,我想告诉哥哥我所受的一切委屈。

    可是我也害怕回家,怕如此的我会让他们觉得丢脸。

    果然……我的害怕成真了,爸爸当着我的面,当着我肚子里孩子的面甩上了门。他们不知道,此刻的我已经心灰意冷,此刻的我真的好累好累,此刻的我,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和港湾,我想冷静一下,我想让自己不用那么伤心,可是为什么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

    这是日记的最后一篇。再往后,只有还没来得及记下前尘往事的白纸。

    ------题外话------

    ——马上回云海市去,继续和薄家斗。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