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11 白合的日记往事

111 白合的日记往事

    醇儿捶着发酸的小腿,左右四下的眺望,看着没人看来,而她也的确在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便悄悄的脱了高跟鞋。一双洁白的脚丫子一见着空气便开始发麻,然后膨胀,发酸。醇儿缓缓的松了一大口气,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

    只是为什么小姑姑结婚,累的却是自己?

    “哎……结婚还真不是人干的事情,以后我也只要一个小教堂,然后也像小姑姑父这样两个人共同起誓,再然后也抛下一众人等跑去度蜜月……哈哈,那一定会很幸福的!”其实她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姑姑,她能遇见姑父这样又帅又对她上心的男人,这得是多大的幸福啊?虽然长得帅点儿有风险,可是帅能看,吃的时候心情也是愉悦的,怎样都要比和一个长相丑陋的男人睡在一起快乐。

    捧着下巴,醇儿望着客厅里繁华欢乐的景象,对自己的未来却是一片迷茫。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去喜欢一个人。她好像已经害怕了,甚至有些累了,想到梁家乐,心里是一片的苦楚。一苦楚,她就像喝酒。

    拿过自己准备好的酒杯和一整瓶的红酒,醇儿看了眼正在各处玩耍根本就没时间发现自己在哪里的家人们便肆无忌惮的开始往里面灌倒,到了满杯便往嘴里送,咕噜咕噜就像喝白开水似的,瞬间就几杯干红下肚。下肚的结果就是,脸也红了,呼吸也开始灼热了,好像就连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有些模糊了。

    醇儿摇了摇头,又开始往酒杯里倒酒,整个过程完全没发现至始至终其实她的身后都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戴着一副金丝框眼睛,脸上常常挂着温暖人心的微笑,可是没人知道,他那双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其实深邃而又犀利。此刻,那双眼睛就正盯着坐在自己前面沙发里的白玉醇,看着她一杯杯的将干红倒进肚子里,似乎一点儿相劝的意思也没有。

    直到看着醇儿不经意的将红酒倒在那绿色的伴娘礼服上还伴随着她低低的的一声‘啊’,他才微微一笑直起身子慢步上前。

    醇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如此浓的干红倒在礼服裙子上,伸手拍了拍,抖了抖,可是那大片的红印子确实如此醒目。醇儿蹙眉,只觉得头有些胀,还有些痛,意念开始挣扎。

    眼前一黑,一个高个儿似乎在自己身前蹲了下来。醇儿抬头迷惑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突然伸手指着对方,笑了笑:“是你……妖孽呵……”

    李泊亚抓住醇儿的手指,面色一挑,有些诧异她手指那极好的触感,如果能握住自己……李泊亚身体莫名的一紧,又重新审视了一边此刻红着脸,有些青春荡漾的年轻女孩。真是奇怪,只不过摸了她的手指,他便有了反应,究竟谁才是妖孽?

    “为什么我是妖孽?”

    “你以为……你戴着眼镜……我就看不见……看不见你眼睛你的算计吗?嗝……典型的腹黑狼…知道手冢国光吗?你……就是他……太像,太像了。呵呵……”

    “那是什么人物?日本人?”

    “对啊!”醇儿不停的点头,小鸡啄米一般,丝毫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落入了某人的算计里,即将死的连骨头都不剩。

    “只是他不爱表露自己的情绪常常板着脸,而你呢,有太喜欢挂着粉饰……嗝……粉饰太平的微笑。”

    “哦……?那你怎么还说,我和他很像?”慢慢的,轻轻的,拿走她手里的酒杯和酒瓶,李泊亚握住她的一双小手,与手指不同的是,她的掌心其实布着一些小小的茧子。他早知道她是白家的千金,所以也知道白家的财力势力,只是不知道……原来她这个千金小姐的手竟然还会布满茧子?她在做什么把自己糟蹋成这模样?

    “笨!”醇儿有些不耐烦的抛了一个白眼给已经抓住她小手的李泊亚,“都说了嘛,你们眼睛,眼睛是一样!”

    “我笨,好。”李泊亚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的取下眼镜,露出那双深邃而又犀利的眼眸。醇儿迷迷糊糊也看不清,可见到男人突然取了眼镜,便想要看的清楚,伸手捧着男人的脸便靠了过去,捧着男人的脸,仔细的上看下看,突然‘啊’了一声,醇儿咧唇一笑:“其实,你眼睛蛮好看的嘛。所谓的丹凤眼,惹桃花!”

    李泊亚勾唇一笑,似乎是不在意她的说法,反而起身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抱着她较小的身子窝在自己的怀里,轻松的便挡去背后的众多视线,然后迈步前行,轻声而道:“你衣服脏了,我带你去换。”

    醇儿只感觉自己沾惹到了一个异常宽阔和温暖的怀抱,缩着身子便往那温暖里更用力的挤去。嗅了嗅鼻子,似乎还觉的有些好闻,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微笑来。

    伦敦,市中心白色公寓。进了房间拐弯进入卧室,李泊亚不太温柔将醇儿扔在大床上,自己站在床边便开始拉领带,解衬衣,松皮带。醇儿还全然不知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她觉得胃好难受,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喝多了,晕晕沉沉的有点儿坐飞机的感觉,不着地,看不清眼前的人,更分不清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和状况。

    等李泊亚按着她的手臂压下来,醇儿只觉得好重。皱着眉,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唇瓣,难受的道:“我想喝水……”

    李泊亚勾了沟唇,可是取了眼镜的脸上却不见一丝笑容,反而因为拿上挑人的双眸,显得特别的无情。

    听见醇儿难受的呢喃,李泊亚的薄唇轻轻的靠近醇儿的红唇,轻慢的低声道:“给你喝。”说着就便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有些温柔却也有些霸道的伸舌便闯入醇儿那还未有人闯入过的唇齿内。醇儿顿时拧眉,丝毫不知道自己保存了二十三年的初吻已经消失,却只是条件反射性的大口大口的吸着男人递过来的津液,可为什么还是渴,而且是越来越渴,这是为什么?她怎么了?

    不仅渴,还好热。

    “唔……”醇儿一个吃痛,她的舌头好痛,谁在吃她的嘴?谁在吸她的舌?谁堵着她的嘴?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就在醇儿觉得自己真的即将窒息时,李泊亚终于舍得放开她,醇儿立即微张着自己红润微肿的唇:“呼……”的一声重重喘息。

    李泊亚看着她这动人的模样,伸出手指点了点她那被自己吻肿的唇瓣,颇有趣味的低声质问:“小东西,滋味如何?”

    醇儿只觉得,他的离开却让自己更加的难受了。立即伸手捧着这近在咫尺的脸,撅着自己的红唇往上靠,一边呢喃:“我好渴,好热……”为什么吸着自己会觉得渴,离开了却又觉得更渴呢?她好难受……

    李泊亚看着醇儿这真的难受的模样,终于暂时心地善良的撑着身子爬起来,但是也没有立即去给她倒水,而是跪在床上,拉着她的手来到自己的腰间,低头眼神魅惑却依然锐利的盯着床上已经渴的嗓子冒烟的醇儿道:“你乖怪给我脱裤子,我就给你倒水,怎么样?”

    本来此刻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醇儿听见这句话却愣是用力的摇了摇头:“脱裤子,那是流氓的行为,我不做流氓!我是人民的好警察,我不能这么做!”说着还抬着自己的脑袋望着此刻居高临下俯瞰着自己的男人。他的脸,为什么自己会完全看不清呢?他是谁?

    李泊亚‘哦?’了一声,“你是小警察?”说实话,他也只是觉得她很可口,就是莫名的冲动想要她罢了。听见她表露职业,他顿时只觉得有了更大的兴趣和挑战。这小丫头还真的看不出来竟然是个小警察?不说她是薄荷的外甥女,他既然把她带到这里,自然就有自己的办法处理后续,只是这个职业的女子……他还真的从未碰过。

    “小甜心,你一定很有趣了?”

    醇儿一脸迷茫,李泊亚则毫无退缩,反而用手指挑了挑她的下巴,用更霸道的语气命令道:“既然你是警察,就更应该为人民服务。快,给我脱裤子,不然我就不给你倒水喝。”

    醇儿这一听立即急了,可是这裤子该怎么脱?手指伸出去又缩回来,还是被男人一把扣着,带着手去摸到那皮带,醇儿才慢慢的动作起来,不就是脱个裤子嘛?潜意识里也不觉得是个多难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她真么紧张呢?

    用力往下一拉,醇儿看了眼满是腿毛的大腿根才松了口气,然后带着自己满脸的微笑,就像做了好事的小女孩一样抬起自己的脸蛋儿向大人要糖吃一般的可爱表情:“脱好了。”

    “听话,张嘴。”

    醇儿乖乖的张嘴,李泊亚伸手将醇儿拉了起来,将水杯抵到她唇边,可是水却没那容易真的给她喝爽了。只是一口,便又飞快的拿开。醇儿面露急色,拉着男人的胳膊急急的道:“醇儿渴,醇儿还要。”

    “你是哪个醇?告诉我。”

    “醇……香醇的醇啊。”醇儿不停的舔着唇瓣,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她好渴,他却不给她喝水,呜呜。

    “不急,小乖乖。马上给你。”说罢李泊亚自己喝了一口水,并没有吞下,而是抬起醇儿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慢慢的用嘴喂给她。醇儿贪婪的吸着,可是吸着吸着怎么就没有了呢?醇儿又急了,捧着男人的脸用力的吸着他的嘴唇,似乎这样就能解渴似得。

    可惜,李泊亚是狼,还是一匹她自己说过的,最腹黑的狼。轻轻的推开醇儿,离开那自己其实也舍不得唇,李泊亚弯了弯唇又问:“脱衣服,脱你自己的。脱一件,我就给你喝一次。”

    “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我不,我不。我是女孩子,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

    李泊亚摸了摸醇儿的脸蛋儿,低声哄到:“没关系,在我面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会给你喝水啊。我是好人。真的。”

    “真的吗?”迷醉的醇儿已经半迷半醉,根本就分不清现实真假。只听男人这样说,就真的以为他是个好人,喝醉的醇儿实在又好哄又好骗,简直成了世界第一大傻妞。二话不说,自己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但其实,她只穿了一件礼服而已。虽然喝醉了,可是怎么脱衣服她却还知道,三两下脱了自己身上的礼服,扔到一边就急急的拉着男人道:“水,水呢?”

    李泊亚看着她那白皙的身材,虽然有些干瘪,胖兔大概也就自己的一只大手掌握的样子,可是这妮子,却给人一种完全火辣的感觉。只是穿着胸贴和白色小裤裤而已,却让他兀然觉得很痛,那种煎熬,简直难以忍受。

    “喝吧。”水杯终于再一次递到了醇儿的唇边,醇儿欣喜的捧着水杯‘咕咕’的喝了起来,喝着喝着醇儿突然离开水杯,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手问:“你为什么摸我?”

    “做过吗?”李泊亚却反问,表情漠然就如醇儿此刻的视线一样,让人看不清。

    “做什么?”醇儿觉得有些奇怪的反应,立即抓着男人的手,他的手抹着自己的时候,她就变得好奇怪。她不要他摸!

    李泊亚却只是将大手转了个方向,搂着醇儿靠近自己的怀里,低头再次封住她多话的唇,嘴角也终于挂起一抹颇为满意的笑:“看来,还是个干净的小红帽……我会温柔的,要乖,不要怕。我会让你舒服的……”说着便将醇儿推到床上,自己则倾身而下覆了上去……

    *

    翌日

    薄荷醒来的时候,湛一凡再一次不在自己的身边。缓然的坐了起来,薄荷看向一旁早已经放好的衣服,立即拿过来穿上。白色的毛衣,军绿色的棉袄,然后套上打底裤穿上棉鞋拢了拢头发就去洗漱。

    洗漱完了薄荷才到客厅里望了望,除了燃烧的正旺的木炭之外,就没有别在动的东西。一凡呢?薄荷找出手机,看了看才发现竟然没电了。立即去找充电器连上手机,然后走向门口想出去看看。

    当推开眼前的门,往外面的世界望去,薄荷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昨天还只是小雪在飘而已,只不过一个晚上,外面的世界却已经是白茫茫一片。

    白皑皑的大雪似乎覆盖了整个农场,落在花花草草上,落在房屋上,落在树枝上,那么的静,那么的美,第一眼,几乎让人窒息。薄荷轻轻的将脚迈出去,扶着扶栏下了阶梯,一脚落下去‘咕吱——’一声脆响,薄荷深吸了一口气又走了几步,‘咕吱咕吱’的脆响立即响绝不停。

    薄荷蒙头开始往前跑,跑了两步就看到了湛一凡。穿着深灰色大一和皮靴正缓缓的端着什么东西正朝她走来。薄荷兴奋的挥了挥手,大喊:“一凡!”

    湛一凡快步的走来,一步一步给深深的雪地留下了一个个印子。薄荷弯腰从地上偷偷的捏了一个大雪球,然后等湛一凡走近,也没看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就将雪球朝着他的肩扔去。薄荷扔的很准,‘啪’的一下雪球就在湛一凡的肩头散开了。

    薄荷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冰果,打中了!”

    湛一凡伸手拍了拍肩头的雪渣子,盯着薄荷那得意的笑脸却冷笑了一声:“好哇,敢和我调皮?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便大步的继续向薄荷走来。

    薄荷岂会还在原地乖乖的等着?转身就跑,可是她忘了,这是在雪地力,厚厚的重重的雪地里,慢慢的走还非常的容易简单,一旦走快就会绊倒,于是跑了两步,薄荷就光荣的扑倒了,一头扑倒在雪地里,再想爬起来的薄荷却也只能在地上挣扎。

    湛一凡立即快步走过来,或许是因为早已经习惯在这样的雪地里行走,几步便奔了过来。放下手里的托盘,蹲下身子拉着薄荷的胳膊然后将她从雪地里拖了起来。

    “雪地里好难走。”薄荷拍着头上的雪渣子,湛一凡则非常体贴的帮她拍着身上的,只怕留的太多等会儿化成了雪水,那她不想感冒似乎也不可能了。

    湛一凡看着薄荷那冻得发红的鼻子,顿时一股子气涌上心头,伸手也毫不客气的弹着她的额头便低骂道:“我看你已经快变成调皮鬼了!用雪球砸我,啊?怎么不跑了?自己跌倒雪坑里了吧?”

    薄荷吐了吐舌头,拽着湛一凡的衣领挤进他的怀里一笑:“我想逗你玩一玩儿嘛,别那么严肃哈。”

    湛一凡哭笑不得,曾经那个争强好胜,那个死撑面子,那个外人眼中孤寡高傲冷清的女子,谁能想到她还有这样一面那?也会调皮,还是任性,但是却任性的可爱。也会笑,也会主动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应该感到高兴,因为她的改变似乎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走吧,”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湛一凡转身拉着她又往小木屋走去,当然也没有忘记重新拿起自己刚刚放在地上的托盘。给薄荷准备的新鲜早点,鲜牛奶和新鲜烤出炉的几样面包。

    回到木屋,薄荷立即脱了身上的衣服,刚刚玩过雪她只觉得身上很热。当然,也没有忘记体贴的帮湛一凡也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薄荷刚刚转身湛一凡就将牛奶递给她:“喝吧。”

    薄荷接过来,她的确是饿了。鲜牛奶的味道实在有些怪,可是这东西营养非常的足,湛一凡才又道:“每天农场工人都会送牛奶去切尔西。”

    “难怪觉我喝得下去。”因为已经喝了好些天了,薄荷觉得这英国人还真的很会过日子,就连牛奶都要喝的这么奢侈。

    又吃了些面包,薄荷觉得胃舒服了才看向湛一凡有些担心的问:“下雪了,还能骑马吗?”她可是很期待骑马的。

    湛一凡拿过一旁的围巾亲自帮薄荷围上,一边围着一边道:“当然可以。”

    薄荷兴奋的拽着湛一凡的衣襟:“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

    湛一凡伸手刮了刮薄荷的鼻子:“别急,等我换个衣服。你把帽子戴上,还有口罩。”

    说着湛一凡指了指旁边篮子里的帽子和口罩等,薄荷盯着湛一凡转身的背影却揪紧眉头:“一定要裹得那么紧吗?”

    湛一凡似乎已经在里面换着衣服,声音也从里面传来:“是谁昨天还吵着不想在新婚感冒的?”

    她的身体也不至于真的那么差吧?薄荷心里虽然有些不乐,不过也还是乖乖的拿过帽子戴上,拿过口罩戴上,还有手套。再穿上之前的羽绒服紧紧的裹住自己,完全是全服武装。

    薄荷准备完备,听见湛一凡出来的声音的脚步声便抬头望去,这一看,薄荷除了惊艳之外还有满心的不爽啊。一身骑马装的湛一凡,身材笔挺而又修长,俊逸非凡的不太像话。

    薄荷取掉嘴上的口罩,看着湛一凡满心郁闷的道:“凭什么我就要包的像个粽子?而你却能穿骑马装?太不公平了。”她不干,她也想穿骑马装,穿骑马装多帅啊。

    “你会骑马吗?”湛一凡伸手重新帮薄荷挂好口罩,薄荷反瞪,隔着口罩,话模模糊糊的传来:“可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学啊。”

    “今天,漫天大雪,外面也是一片白雪皑皑,那么厚只能骑着马漫步,不适合学习骑马。等下一次,春暖花开了,再穿骑马装,再学习骑马的技术,怎么样?”

    湛一凡如此温柔的解释,薄荷还能说不好吗?虽然也是满心的郁闷,不过只好点了点头:“那好吧。”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就像摸一只宠物似得:“宝宝,听话。老公会带你去体验骑马的快感的。”

    薄荷打掉湛一凡的大手:“还不快走?”不郁闷,那是不可能。而且,有必要把‘快感’二字加重么?

    湛一凡忍着笑,牵着全副武装的薄荷向外走去。薄荷跟着湛一凡又走了出去,两个人牵着手踩着雪不一会儿就到了马房,当然不是马棚。因为下雪,马儿们全部都签到了非常保暖的马房里。

    一路上浏览着这些骏马们,除了白马之外,还有许多棕色的马,黑色的马,然后便是那一匹枣红色的马。薄荷站在门外,然后指着那枣红色的马问:“汗血宝马?”其实昨天上马车的时候她就想问,这么俊美高大的马儿,而且将那些白马比了下去马车熬头,在伦敦的街头可是出尽了风头。

    “好眼光。”湛一凡拍了拍薄荷的脑袋,走过去让仆人打开门,带着薄荷走了进去。

    “可是为什么我们家农场里有这么多马?该不会……其实我们还在买马吧?”

    “这不是私家农场,农场如今也是很热们的度假之地,所以我们的确还在做马匹的声音。但是卖的很少,大部分好的还是自己留着,吸引游客周末前来骑马观光也是不错的。但是这一匹,可是我们的镇场之宝,所以别人都只能欣赏,没资格骑,而且我永远也不会卖他。你摸摸。”

    薄荷心里还在为湛家企业的涉猎范围诧异,也打从心底的发现湛一凡果然是个做生意的料子。湛一凡抓着薄荷的手像那匹宝马摸去,马儿很是温顺,薄荷忍不住的有多摸了两下:“它好像很乖。”

    “烈风是匹公马。别看他这么温顺,发起脾气来很少有人能驯服。”

    “哇……他叫烈风吗?好威武的名字。”薄荷又将手移向烈风的头,只是这马儿实在太高太壮,所以她摸得有些吃力。

    烈风就像是有感觉似得,竟然温顺的低头,薄荷惊讶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也颇为诧异的看着烈风这样子,随机却是一笑:“英文名是stronggale,这家伙一定是知道你是我的宝宝,所以才这么喜欢你。”

    薄荷甜蜜而又满足的一笑:“真懂人性。可我有些舍不得压它,怎么办?”

    “没事儿,烈风是我的专属马儿,不让它出来跑跑,它会越来越懒惰的。”

    专属马儿?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这家伙过的可真是奢侈!专属木屋,专属马儿,还说不是私家农场?

    湛一凡像是发现了薄荷的鄙夷似得,伸手没好气的又敲了敲她的额头道:“你老公的,自然也就是你的,烈风也是你的马儿,那屋子也是你的屋子。”

    “如果可以,还真希望以后能常常来这里住,再看看烈风。”可惜她的工作太忙,不是放假,要出国就不是那么容易。

    湛一凡拍了拍烈风的颈脖,让人牵了出来,站在行道里就将薄荷抱起来骑在烈风身上。烈风似乎因为第一次有女人坐在自己的背上而有些激动的动了动四只蹄子,薄荷吓得赶紧弯腰一把抱住烈风的脖子,脸都变白了。

    湛一凡伸手拍了拍烈风的脖子,低声一喝:“烈风,老实点儿。她是我老婆。”说完自己便拉着烈风的缰绳坐了上去,坐在薄荷的后面,将她护在怀里。

    薄荷轻轻的咽了咽口水,这才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湛一凡讪讪的道:“我发现还挺高的,而且……让人有些害怕。”

    湛一凡笑了笑,轻声道:“不怕,因为是第一次,所以紧张。今天的烈风会很温柔的。烈风,走!”

    轻轻夹腹,烈风哒哒的挥动蹄子向外走去。薄荷紧紧的抓住马鞍,很快便出了马房,到了外面的白色世界。薄荷一开始的确紧张,可是慢慢的就享受到了骑在马背上的乐趣,烈风威武却又非常轻缓自然的走在雪地里,薄荷回头望去,一路的马蹄就像一幅蜿蜒的油画,说不出的趣意。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骑马的感觉虽然不如我想象中的威风,不过两个人骑好像还挺浪漫的。”说着还皱了皱鼻子,因为她发现自己鼻梁上飘着一片白雪,很痒。

    湛一凡看见那片白雪,立即低头替薄荷舔去,薄荷红了红脸,扭过头来有些别扭的模样道:“不过你……倒是越来越肉麻了。”声音很低,低的她以为湛一凡没听见,可其实湛一凡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还嫌他太肉麻?这女人,欠收拾。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在湖边转了一圈,薄荷看这美景也不忘从事先准备好的衣服里掏出相机来给两个人自拍一些照片,但是更多的却是风景,拍着拍着薄荷发现自己拉近的焦距里出现一个比较熟悉的面孔。

    她立即转了手机的方向,然后又将镜头递了过去给湛一凡看:“这个人,是你表弟吗?”

    湛一凡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薄荷,淡淡的‘嗯’了一声。

    薄荷拧眉,相机里那个人,正是昨天闯进他们房间的那个男子。虽然她昨天就认为自己猜对了,可是今天会在这里看见他又和湛一凡确定了身份,薄荷的心里却怎么都有些不爽。

    “他是二姑的二儿子,名叫迈克尔&8226;怀特。同时……也是一个好莱坞当红的男星。”

    “啊……原来如此!”薄荷会觉得他眼熟,是因为他的样貌也许在电视里看到过。竟然是个明星?又多看了相机里拉近的景象几眼,似乎骑着白马独自在那里散步,可真有闲情逸致啊!这脸也是越看越熟悉,对了,他演过什么电影来着?自己看的电影也不多,实在想不起来似乎也不是罪过。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表弟?猜的?”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又问。

    其实薄荷不打算瞒着湛一凡,虽然告诉他有些挑拨离间的感觉,但是薄荷一向理智,觉得这事儿也该湛一凡知道,于是就低声简单的道来:“其实,昨天他去房间里看过我。应该,只是想看看我张什么模样吧。”

    湛一凡微微拧眉,顿了许久才道:“他喜欢孟珺瑶。”

    薄荷讶异,其实也并不意外,他们都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很容易便产生感情。

    “你为什么不喜欢孟小姐?”薄荷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湛一凡从小被控制的那么严,但是身边就有一棵窝边草啊,要是偷偷的啃,估计妈也不会发现,发现了也不会说什么的吧?孟小姐的家世,样貌都在那里,丝毫不比自己弱半分,只会比她更优秀。

    湛一凡低头奇怪的看了薄荷一眼,声音变得有些凉凉的道:“你就那么喜欢,我多个前女友出来给你?”

    “当然不希望!”薄荷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有些神经病,可她就只是简单的好奇而已嘛,但看湛一凡的样子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了。立即伸手捧着湛一凡的脸揉了揉:“我错了,别生气嘛。”

    “没良心。”湛一凡只瞪了薄荷一眼,然后拉起缰绳,让烈风转弯前行。

    薄荷郁闷,真的生气了?

    溜了几圈马,因为薄荷那有些神经病的问题两个人结束了马程。

    回到木屋,薄荷进房间暖和,湛一凡换了身衣服就出去了,薄荷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只以为他还在生气,望着他消失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她都道歉了,难道他还要继续生气啊?虽然自己那个问题的确神经病了一些,如果有了孟珺瑶今天还有自己什么事?

    薄荷顿时觉得有些无聊,转身进了房间,拿起已经充满电的手机,开机一看,竟然有醇儿打来的未接来电?

    薄荷迟疑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可响起的却只有长久的‘嘟嘟’声,醇儿没接起电话。薄荷挂了电话,给醇儿发了一条短信:醇儿,我和你姑父在农场玩耍,你和舅舅,舅妈们要过来么?

    发过去之后薄荷等了一下,醇儿没有回就放下了手机。薄荷走进卧室,视线突然落在床头上的那本日记本,顿了顿,伸手拿了过来。是不是,该放下心结,鼓起勇气看一看?不管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真相和故事,这都是她最想知道的。

    回到客厅,薄荷在铺着人造毛皮的躺椅上半倚着身子,缓然的翻开手里的日记本。第一页,引入眼帘的是非常好看而又娟秀的自己,一个字一个字非常的清晰,只是明显的有了些岁月的痕迹。薄荷先概括的翻了翻,前面说的大概都是白合找工作的事情,那些坚持和辛苦当然还有欣喜和期望都表露在她的言语行间。

    翻了大概十几页才翻到有关于薄氏的东西。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今天,是我去薄氏上班的第一天。我穿戴整齐,画着淡妆,走进我梦寐以求的薄氏。薄氏在云海市排行非常靠前,不仅是因为他的经营理念,还有管理者管理方式都让我非常的好奇和充满兴趣。爸爸曾经说过,要我接手辅助白氏的一部分生意,可是我不想一毕业就回到白阳镇,我想让自己闯荡几年,让自己经验丰沛,让自己见识了人性和真实之后再回去,所以爸爸哥哥你们等着吧,等着我截然一新的回去给你们看。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会这里遇见薄先生。薄先生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遇见过一两次,都是开着车来学校讲课,他气度非凡,讲的课我非常喜欢听。而且,别的女孩子都和我一样,喜欢听他的课,喜欢听他的管理理念。我想,那个时候,他应该也对我是有印象的吧?就算没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呵呵。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薄氏的继承人?我只知道他姓薄,却不知道原来他和薄氏也有什么关系。

    只是我应该小心翼翼一点,他看起来似乎真的不认识我,而我作为他的秘书的助理,我一定要认真工作,努力学到知识和经验。

    XXXX年X月X日天气多云

    今天我犯错了,不小心把一个文件弄丢。秘书小姐对我大吼大叫,我知道是我的错,所以也只有低头受着。但让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出来帮我的忙,阻止了秘书小姐的生气,走到我身边拉着我进了办公室。

    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温柔。他平时上课的时候,其实都是不笑的,总是绷着脸。可是今天,他竟然对我笑了?我冲动的问他,你认得我吗?让我意外的回答,他竟然说认得。原来,是因为我没有缺过他的一堂课,可别的女生都是来来去去,所以他总是记得我。

    我心里竟然有些开心,这是什么感觉?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今天,总经理约我去吃饭,我不知道该拒绝还是答应。

    至从那次事情过后,他对我总是和颜悦色,每天中午在食堂也会找我一起坐着吃饭,加班的时候也总让我去他办公室,还把一些秘书才该做的工作也交给我。办公室的人都说总经理喜欢我,是这样吗?我不知道,可是上大学的时候我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所以我从来不会有半分这方向的妄想啊。

    所以……我拒绝了他的约会。

    我只想好好工作,不想插足别人的感情,就这样,白合,他不是你的良人。你们两个有缘无分。

    XXXX年X月X日天气小雨

    他有些生气的问我为什么放他鸽子。我并没有放他鸽子,我是拒绝了他的邀请,只是没想到他还是去了。为什么看他生气的模样,我心里会有些怪怪的感觉呢?好像是难受,也好像是……闷闷的有些开心啊,真是奇怪。

    我忍不住的对他说:“总经理,对不起。我……我只是不想让你女朋友误会,你不要多想,我知道你请我吃饭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只是不想让办公室的人说我闲话,你生气吧,生气我也知道这次我做错了!”当时的话我还记得清楚,所以我也记得清当我说完这句话时耳边传来的低笑。

    “傻瓜……我没有女朋友。”

    “啊?可是……您的女朋友……”据说是蔡氏的千金不是么?据说两个人不是从大学一直谈到现在吗?

    “我和她不合适,几个月前,我们就分手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那激烈的心跳却无法再掩藏我的这份儿心思。我承认……我好像也是有点点喜欢他的。

    XXXX年X月X日天气晴

    阿光……他让我私下这样叫他。

    阿光他让我做了他的秘书,而原来的秘书则调到了别的地方,我知道秘书小姐恨我,以为是我抢了她的职位。可是我和阿光说不必调动,阿光却不听,只说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其实我还是很感动的。

    阿光和我的关系,现在也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是男女朋友。我们吃饭,看电影,可是我们还没有牵手,更没有接吻。但是阿光对我真的很好,很温柔体贴,他本来就英俊,公司里许多女孩子都喜欢他,我知道。可他的眼光却始终只停在我身上,我是个简单的女孩子,我也只需要一份简单的爱,我怎能不越加心动呢?

    阿光,我该怎么办?我们,是恋爱了吧……!

    ------题外话------

    ——日记,明天会接着继续揭开当年的一些毛鳞凤角。醇儿和李泊亚这匹狼,大家喜欢么?O(∩_∩)O~

    ——大家开始嫌腻了么?没关系,这就当他们在蜜月时期啊,正值新婚燕尔呢,以后你们结婚也是如此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