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8 郎才女貌

108 郎才女貌

    “收腹!”

    深深一口吸气,随着身后‘刺啦’的一声拉链被拉上的声响,薄荷才缓然放松了状态。

    “盈盈一握在手中。小姑,你的腰真细,姑父每天爱不释手的摸啊摸啊吧?”

    薄荷回头看向笑得暧昧还在自己的芊芊细腰上动手动脚的醇儿,伸手便赏了她一个不太客气的爆栗。醇儿一声哀呼缩回自己的手连连摸着额头。

    薄荷提着过长的裙摆穿上高跟鞋,修然直立在镜子前,红色的抹胸坠地晚礼服,完美的勾勒出她妙曼极致而又修长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被红色的晚礼服衬托的白里透红嫩如凝脂。练习似的冲着镜子里还在摸着额头的醇儿微微一笑,吐出的话却危险十足:“记住,你小姑不是你可以调侃的。”

    醇儿暗暗的噘嘴,说实话,薄荷在她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威严的,虽然比不上对姑父湛一凡的害怕程度,可是薄荷也绝对不是她轻易敢惹的对象。特别是看到她竟然把薄烟给的虐的灰溜溜离开之后,醇儿就对自己这霸气内敛的小姑有了另一番的审视和度量。

    薄荷见自己似乎真的把醇儿给吓到了,伸手挥了挥:“喂?吓……到了?”

    “怎么可能。”醇儿吸了一口气,脸上又拉开笑容:“刚刚在想薄家的事情呢。小姑,你说姑奶奶究竟会去了哪儿啊?薄家又为什么瞒着你的身世这么多年呢?”

    薄荷沉默了几秒,转身拿了镯子轻轻的套在手腕里才缓缓的道:“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就不会费尽心思的掩瞒真相。”

    醇儿表情变得凝重,看着薄荷一阵沉思。

    “叩叩。”直到门被敲响,醇儿才回过神来跑过去开门,看到姑父湛一凡时醇儿是一点儿也不意外,吐了吐舌调皮的反而嘲笑湛一凡道:“姑父你真猴急,我和小姑才呆了十几分钟你就迫不及待的要来抓人啦?”

    薄荷对醇儿是哭笑不得,这丫头究竟知不知道她总是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不停的挑衅又挑衅呢?

    湛一凡眼神一冷,还没说话醇儿就识时务的溜走,一边提着裙子还大喊着:“姑父打人啦,姑父打人啦……”

    薄荷掩着唇笑,湛一凡伸手摔上门,脸色有些难看。

    薄荷立即走过去伸进拽着湛一凡的领带道:“喂……真的生气啦?她就是个孩子,别和她计较……其实她还挺快乐的,每天看着她这样,我也很开心。”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轻轻挑眉,也没有继续薄荷关于白玉醇的问题,而是揽着她的细腰,看着她化了精致妆容的小脸道:“不用紧张,就当做是普通家宴。”

    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对湛一凡轻缓点头:“嗯……我尽量。”其实怎么可能不紧张?她虽然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可是他们结婚以来却只见过他的父母而已,对于他的亲人,对于他身遭的环境,她是真的一个都不了解,一个人也不认识。说不紧张,真的是骗人,更何况这场宴会本就是为她见这些人而准备的。

    “宝宝……”湛一凡突然张开手臂将薄荷抱进怀里,薄荷淡淡的‘嗯’了一声算作回答,湛一凡拍拍她的背,轻轻的呵气:“你要知道,这场宴会是让他们认识你,不是让你认识他们。”

    薄荷鼻头一酸,莫名的感动便涌上心头。

    站在旋转楼梯口,薄荷听着下面大厅里传来的音乐心却渐渐的安定了。不是因为不紧张了,而是湛一凡就在身边,即便下面全部都是另一个国度的陌生人,在这一刻也不在乎了。她嫁给他,这一辈有太多的时间和时光来认识这些对她来说是陌生人的‘亲戚’,就像他说的,这一天是让他们认识她的机会,而她只需要在他臂弯里且行且走的看着风景,将自己展示在他们面前便可。

    下楼,太多瞩目的视线落向自己,她知道。而这些探视的目光里有多少好奇,有多少欣赏,有多少不屑,有多少冷漠,有多少热情欢喜,她无法一一分析和捕捉,只是浅浅的维持着自己的微笑将最美好的自己展现在这个崭新的家族面前。

    雍容华贵,身着黑色礼服的宋轻语带头鼓起掌声,‘哗啦啦’一片,整个客厅都响起了对她‘欢迎’的掌声。薄荷抬头与湛一凡对视了一眼,再低头,两个人挽着的手更加紧的握在一起。

    湛氏的少夫人,湛氏继承人的新婚妻子,究竟是怎样的人?就连他们自己家族都在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女子能嫁进湛家。虽然也有人听闻那个约定,也有人嗤之甚至讥笑这个可笑的约定就决定了未来继承人的一生婚姻,更者因为昨天突然取消的宴会而对这个新媳都报了各种不满和怀疑。但当湛氏家族的继承人湛一凡牵着他的新婚妻子出现在旋转楼梯上缓然而下时,所有的人都意外的发现,这个新媳真的很美。

    典型的东方美女,小脸、大眼睛、高挑纤细的身姿。一身红色礼服,更是将她托的人比花娇。但与生俱来的高贵冷艳,总让人觉得不是个平易近人的,却偏偏能在男子怀里温婉的微笑,怎能让人不为之惊艳?

    被湛一凡挽在臂弯里,两个人站在一起完全配得上‘郎才女貌’四字。

    落地,掌声停止。湛国邦和妻子宋轻语来到薄荷和湛一凡的身边,宋轻语对薄荷轻轻的眨了眨眼,湛国邦也微微含笑的看着儿媳妇对众人用他们的第二母语英语流利的介绍道:“大家也看到,她就是一凡的新婚妻子,薄荷。一月十号,我们将会为他们在英国再次举办一场婚礼,在往后的日子里,大家都要多多照顾她。”

    宋轻语也道:“她对英国还很不熟悉,大家要多多帮助她哦。”

    薄荷磕磕绊绊的算是听懂了,对着众人含蓄的点头致意简单的介绍自己:“大家好,我叫薄荷。以后……多多关照。”

    湛一凡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低声笑着用中文道:“宝宝,你很棒。”

    薄荷微微红脸,虽然别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从二人的表情和细微的互动却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感情非常和睦。这让湛氏家族的人都非常的意外,平日里在他们眼中的湛一凡绝对不是个喜欢沾惹女人的男人,虽然多少和他的母亲有些关系,但是他本身对女人表现出来的淡漠也一度放湛氏家族的人担忧,虽然也有看好戏和幸灾乐祸的人,可是湛一凡对人的态度绝对是七分淡漠三分疏离,像这样对一个女人当众亲吻……实在是让湛氏家族的人都大大的意外和惊讶啊。虽然在英国亲吻只是普通的礼节,可是谁都知道,湛一凡是个连亲吻礼节都懒得搭理的狂妄混血儿,如此看来今晚他的这一个小小举动是如何的震撼了湛家人的内心。

    “这是二姑姑和姑父。”湛一凡将薄荷带到一个中年女人面前介绍,薄荷打量对方,因为保养得宜所以实在看不出年轻,但是从她身边的外国男子看来,这二人最少也应该四十多岁了。这是公公的妹妹呵妹夫吗?

    “二姑姑,姑父你们好。”

    “欢迎你来到这个家族。”二姑举起手中的红酒向薄荷示意,薄荷举起早就被湛一凡处理过的‘香槟’与二姑和姑父致意:“谢谢二姑,姑父。”

    淡淡的抿过之后,湛一凡牵着薄荷离开。走了两步之后湛一凡才低声道:“二姑是爸爸同父同母的妹妹,目前是德国分公司的总裁。姑父跟着二姑在德国,任总经理之职。”

    薄荷挑眉,男人不如女人?不过在这样的家族也是常见。却又对湛一凡那句‘同父异母的妹妹’而感到有一丝丝的困惑,难道……?

    “他们有两个儿子,今天都没有来,但以后你见着了自动的离远一些。”

    薄荷听湛一凡的这话觉得有奇怪:“我又不认识他们。”

    湛一凡看了薄荷一眼意味深长而道:“见着,你就认识了。”

    薄荷觉得有莫名其妙,还没细想湛一凡便又将她带到了一对夫妇面前,只不过这对夫妇都是外国人,薄荷正在想是谁时湛一凡便指着介绍道:“三叔,婶婶,这是薄荷。薄荷,这是三叔和婶婶。”

    薄荷虽然惊讶,不过还是很有技术的隐藏了自己真实的情绪,完美的掩饰了惊讶和怀疑,心里想到自己刚刚的怀疑顿时明白,得体的保持着微笑对外国人三叔和婶婶道:“叔叔,婶婶你们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真不错啊,一凡。这个媳妇取得不错。”

    “泊西,别把薄荷说的尴尬了,一凡选的自然都是不错的,我看这也觉得比瑶瑶还出色呢!”

    三叔和三婶很年轻,看起来也只比湛一凡大几岁的模样。还有瑶瑶?薄荷注意到这个名字,心里还在疑惑是谁时,湛一凡便已拉着她的手大步的离开。

    走了两步湛一凡才解释道:“泊西·史密斯,是父亲同母异父的弟弟。”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有些淡漠的侧脸,迟疑了一下还是将疑惑给咽回了肚子里。同母异父,就是说一凡的爷爷去世之后,奶奶改嫁了?改嫁也的确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可是一凡心里在介意吗?他甚至住到他爷爷和奶奶曾经住过的卧室里是不是说明正是介意呢?薄荷紧紧的握了握湛一凡的手,看了眼外面轻声道:“我们出去透透气吧?”虽然才认识了那么几个人,但是他说过,是让他们认识她的,今天的她并不着急去认识他们。

    湛一凡动手将西装脱下来披在薄荷的身上,揽着她才道:“走吧。”

    两个人从不太醒目的地方溜出客厅,从右边穿过到了喝茶聊天小花房。

    薄荷在秋千上坐下来,拉着湛一凡也在自己身边坐下,微笑着似不经意的问:“怎么没看见奶奶呢?”

    湛一凡看了薄荷一眼:“坏宝宝,成心试探我呢?”

    薄荷眨了眨眼,努力的活跃了一下气氛:“哪有!我是真的好奇嘛,奶奶后来搬去哪儿了?”

    可惜活跃失败,湛一凡叹了口气:“和她的丈夫孩子买了新房子。”理了理薄荷落在颈脖和脸颊上的几缕碎发,才又淡淡的继续将完整的故事缓缓道来:“爸爸十八岁那年爷爷去世,二十三岁那年经过自己的努力继承了湛氏,奶奶改嫁。她的新丈夫住进这栋房子,甚至进驻湛氏公司。爸爸三十岁那年,史密斯亏空公司的大笔财务,然后带着奶奶,带着他们的孩子离开。”

    薄荷有些难以置信,奶奶怎么会如此对待爸爸?爸爸当时又是顶着如何巨大的压力和失望伤心?顿了顿,薄荷才又轻声的问道:“抛弃了爸爸和二姑姑吗?”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了,爸爸一定会挽救公司的,不挽救又何来如今的湛氏?

    “不,带着二姑姑去的,抛弃了爸爸。那年爸爸和母亲才刚刚结婚,湛氏还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浩荡和经济危机。”

    “所以当时你还未出生?”

    湛一凡点了点头:“但是爷爷却给未来还未出生的我留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我到后来才知道,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足以挽救当时的湛氏。可父亲并未动分毫,而是凭借他自己的能力挽救了湛氏。”

    薄荷心里油然的对公公生出一股敬意和佩服。下面的情节也可以自己想象出来了,不过是湛氏复活,而长大后的二姑和三叔就自动的靠拢这个有钱有权有势的大哥。想必公公是个怜惜亲情的人,所以不计前嫌的接纳了他们,甚至给了他们一定的股份和工作,表面看起来这个家族壮大无比,可是背后呢?薄荷不知道三叔和二姑的心,但是却忽然间有些明白和理解湛一凡一直以来对待别人时的冷漠态度。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前程过往,怎么可能温暖的起来?爸爸可以不计前嫌,但是湛一凡就未必了。

    “所以,对他们,都尽量避之就对了。”

    薄荷点头:“嗯,我知道了。”

    “最近公司出了一些事,我会暗中帮爸爸处理,所以可能有时候没时间有些忙。但是只要一有时间,我一定陪你去逛逛伦敦,去了解伦敦,去走过我走过的足迹。”

    薄荷突然笑了笑:“其实……我一点儿也不了解你的家族。从前看你光鲜亮丽,只以为你也是个娇生惯养、家世好、生来就聪明强势的少爷罢了。现在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们这样的巨富也不例外。”从前生在薄家,在那样的普通豪门,对那些勾心斗角,对那些因为权势的**而处处陷阱的现象薄荷常常深感到无力。可如今看来,湛家也是豪门深似海,只怕比薄家这海更深更难摸透,湛一凡的无力感便几乎能感同身受了。

    湛一凡突然没好气,伸手捏了捏薄荷的鼻子恼道:“我怎么就巨富了?我一直很低调。”

    薄荷睨视:“你以为我不知道西区的洋楼值多少钱么?车库里的那些车,没一辆我敢开到检察院去的。”还好意思说他自己低调?在海滩的办公楼又是如何的寸土寸金?就因为他们家的财力和影响力,所以在婚前的时候薄荷常常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就是他的未婚妻。

    湛一凡冷呵:“宝宝,你可冤枉我了。为了你的身份问题,我们可是做到极致的低调了。湛家有三辆直升机,两辆私人飞机,全球多少设计师趋若骛等着给我妻子亲自设计婚纱,可是在中国,在云海市我不能轻举妄动的在你身上花费这些心思。我忍得有多辛苦,我爸妈忍得有多辛苦,你知道吗?我们都怕委屈了你,都恨不得将世界上最好的给你这个唯一的儿媳妇啊。”

    薄荷惊诧的看着湛一凡,她倒是从未想过原来他们做了这么多……都还怕委屈了自己?不知道,他们真的是低调到了极致了!

    结婚那段时间,因为几场官司,她是云海市的名人,她是全国政治热门人物,她心里更清楚自己还是各大娱乐的头号热门人物。她处在政府人员嫁入豪门的风口浪尖,她处在舆论的端口,背后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等着抓她的把柄,等着把她拉下如今的地位她不是不知道。而这个时候她的确只能低调不能有丝毫的差错,不能有任何经济上的差错,炫富这样的事情想都不敢想。薄荷之前还担心过湛家在婚礼这件事情上会因为面子而夸张,可是后来看着湛家行事,婆婆更是把她带进普通的婚纱店里试婚纱,普通的金银首饰(除了手上的戒指),让薄荷感动的想不到的是,他们竟然都是为了将就了自己,帮着自己努力低调的行事?那场婚礼在婆婆眼中就是场玩家家,在她眼中却是刚刚好的,原来……他们都已经为她处处设想周到了?

    包括这次回来坐的飞机,也是配合她的将就?薄荷的心里突然有些五味杂瓶,分不清心里的滋味,究竟是难受还是因为感动而来的幸福。这个世界,除了真正关心你的人,除了你的亲人,究竟有谁愿意将就你?

    醇儿找了出来,说是宋轻语找他们二人,薄荷将外套还给湛一凡,二人挽着手才又回到灯光琉璃的客厅。

    刚刚步入大厅,湛一凡的脸色微微渐变,盯着某一处,目光有些残忍的峻冷。

    薄荷已经很少看见湛一凡会在自己面前露着这样的表情了,视线追着湛一凡的目光而去,只发现一个美丽的、年轻的女子正挽着自己的婆婆宋轻语,脸上露出的是有别于自己的刻意,真正的得体的温婉微笑。那双眼睛似乎会说话一般明亮,就连璀璨的星光都会因此而失去颜色。

    在这场宴会里,有一半的人都是欧洲人,所以每个东方面孔都是那么的特别而又鲜明。薄荷是今晚的女主角,身着红色晚礼服的她身材妙曼,脸蛋儿精致漂亮,可是这一刻她都不得不承认,那个穿着白色长裙,那个看起来比自己更有涵养,比自己更加高傲的女子能轻易的夺走自己的光芒。

    凭着女人的直觉,薄荷觉得……此女来者非善。抬头又看向湛一凡,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仿佛刚刚那一刻的冷漠,是她的错觉。可越是这样,薄荷就越加的想要知道,她是谁?

    就在薄荷打量的期间,那个女子也向她看了过来,双眼相对,薄荷微微一怔,她的视线……?不,她没有看错,那女子在对上她的眼睛时,眼内所含的除了轻微的怨恨,还有漠然的鄙夷。鄙夷?呵,这里,究竟有谁够资格鄙夷她薄荷!不过很快,那女子的视线便离开了薄荷,转向了她身旁的湛一凡,薄荷又是一怔,太明显的专注了,太明显的爱恋了,所以……那个女子,喜欢湛一凡?

    只是一眼,薄荷便明白了对方对自己的鄙夷和怨恨从何而来,也明白了自己那不安的第六感在预警着什么,薄荷觉得好笑,从前就觉得湛一凡优秀,没有女人喜欢必定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今天终于撞见了,心里啊……还真的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豁达,反而像是有一根刺在那里梗着似的,不能不在乎。

    婆婆看到薄荷和湛一凡,立即带着那年轻女子走了过来。

    “荷儿,妈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孟珺瑶,大家都叫她瑶瑶。她是一凡从小到大的的好朋友。瑶瑶,这个是你一凡哥哥的妻子,薄荷,她是名检察官哦。”

    瑶瑶?原来她就是瑶瑶!

    婆婆热情的介绍着双方,薄荷心里一阵温暖,婆婆是个精明的女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叫做瑶瑶的女子对湛一凡的意思,可是她却三句两句的只说是朋友的关系,甚至将她薄荷定位在了嫂子之位,只怕这表面的疼爱实际的提醒,也能让那孟珺瑶够疼的。

    果然,孟珺瑶的双眸里很明显的闪过一抹失落之色,却还是知书达礼而又十分得体的向薄荷伸出手主动道:“你好。”

    薄荷当然只会更知书达礼的伸出自己的手道:“你好。”

    两只洁白的柔荑在空中轻轻一触,然后各自快速的避开。

    然后,那孟珺瑶十分客气的勾着笑容问薄荷:“一凡哥哥一定常常提起我吧?我可是没少听你和一凡哥哥被指腹为婚的事。”

    薄荷挑眉,淡淡的答:“哦,说实话,我和一凡很忙,英国这边的朋友他还没来得及向我提及。至于我和他指腹为婚的事,听多听少那也是事实,我和他都逃不过这姻缘呢,是吧?”薄荷说着抬头看向湛一凡,扬起一抹无比甜蜜的微笑来。

    孟珺瑶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几分难堪,连那份儿温婉得体都在刹那间失去。

    湛一凡一直都只看着薄荷,看到她抬头递来的对视和甜蜜的微笑,嘴角也轻缓的勾起,点了点头淡淡应和:“嗯。也不打算逃。”

    薄荷脸蓦的一红,忍不住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宋轻语掩唇轻笑道:“好了,你们两个这么多人,别打情骂俏的。一凡,瑶瑶今晚特意过来,你陪着她说两句话,荷儿,跟妈妈来。”

    “是,妈。”薄荷将自己的手从湛一凡的臂弯里抽走,转身跟着婆婆便要离开,湛一凡突然拉住她,薄荷笑了笑:“聊吧,难得见一次面。我先和婆婆去见见别的人。”

    湛一凡微微敛眉:“不许喝酒。”

    “嗯,知道啦。”

    “还有,不许吃生硬冷的东西,别忘了你今天才好一些。”

    薄荷笑靥如花:“嗯嗯。”

    “还有……”

    “妈妈。”薄荷立即转身挽着宋轻语快步离开,是再也不听湛一凡的唠叨了。湛一凡沉着脸看着薄荷离去的背影,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母亲认识着湛氏亲属,许久都未移开自己的视线。

    “一凡哥哥。”站在后面许久的孟珺瑶失落的轻唤,可他却仿佛闻若未闻一般,依然只是盯着薄荷的背影,追随而行。孟珺瑶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这一刻都要碎了,他是不打算再看自己一眼吗?忍着哽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无比低落的孟珺瑶又轻唤了一声:“一凡哥哥?”这一次,还伸手拉了拉他的胳膊。

    湛一凡回神,低头,看见孟珺瑶那双微红的眸子正期望的望着自己。

    他迅速的冷下神情,抽开自己的胳膊,冷静的看着孟珺瑶道:“不要让别人觉得我在欺负你。”

    “你就是在欺负我!”不说还好,一说孟珺瑶的眼泪变滚滚而落。她这辈子,只被他欺负过,也只为他掉过眼泪,她知不知道?

    湛一凡突然觉得有些心烦气躁。他看见薄荷的眼泪只会心疼,只会心慌,可是看见别的女人掉眼泪,却总是莫名的心烦,就好像孟珺瑶,从小到大只要她哭,他就会莫名的烦躁。

    拽着她的胳膊往餐厅的方向大步走去,直到安静的角落才放开,冰冷的看着孟珺瑶直言而道:“收起你的眼泪,我烦。”

    *

    薄荷看着湛一凡拉着孟珺瑶离开,神情有一丝的恍惚。

    “不用担心,他对她没意思。”耳边轻响,是婆婆宋轻语含笑的安慰声。

    薄荷微微的窘迫,摇头:“我知道。而且……我信任他。”

    “哦?”宋轻语倒有些意外了,一边给向别人介绍薄荷一边询问:“何来的信任?其实荷儿,说实话,妈真的好奇,你们认识并不久,可是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好的让妈妈始料未及。妈妈也想过你们只要在一起就一定会幸福甜蜜,但这幸福的额度实在是超乎妈妈的预料啊。现在你又说信任一凡,何来的信任呢?因为……爱?”

    薄荷低头笑了笑,想了一下才道:“他的表现,我基本满意。刚刚妈妈介绍我和孟小姐认识的时候,他一直只看着我,他甚至满意我的表现。妈妈,一凡对我的好,让我根本无法去怀疑他和别的女人之间可能会有什么。这就是他的能力,我不信任他,我会觉得愧疚的。”

    宋轻语拍了拍薄荷的手,只是道:“我果然没看错你,一凡也没看错。白合,更是得了一个好女人,她如果真的抛弃了你……那会是她一辈子的损失。”

    薄荷的表情有些黯然,抬头看向人群里鹤立的舅舅,看到舅舅笑得那样爽朗,薄荷的心情才又豁然开朗了一些。

    “别想那么多,来,妈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表姐妹……”宋轻语拉着薄荷又往前走,薄荷再也没回头去看湛一凡拉着孟珺瑶消失的方向,说真的,对这股子信任她都觉得莫名其妙。仔细一想,还的确是湛一凡的能力,如果他不对她那么好,只怕她今天就不得不怀疑孟珺瑶与他之间的过往了。

    所以,湛一凡是个奸商,奸的让她怀疑的机会也不给。

    *

    “收起你的眼泪,我烦。”

    孟珺瑶摸了一把眼泪,却是十分伤心的依然望着湛一凡问:“一凡哥哥,你真的……一定要这么狠吗?”

    湛一凡神色漠然,对她的眼泪似乎真的完全无动于衷“只要你不对我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就不会觉得我狠。”

    孟珺瑶闪过一抹绝望:“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个喜欢了你二十年女孩子?”从五岁开始,到如今的二十五岁,她的人生,大半都消耗在他的身上。

    湛一凡顿了顿,许久转身,正对着孟珺瑶认真无比的道:“瑶瑶,从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从未对你抱过任何暧昧态度。从前,现在,未来,都是。”他也知道孟珺瑶是个死心眼儿的孩子,如果他从前给过她什么暗示,那今天就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和她站在这里这样无情的说话,所以他庆幸即便当初自己叛逆也未曾将念头放到孟珺瑶身上过。

    孟珺瑶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唇,低头眼泪顺着眼眶流下,哽咽着不让他看见,却只能无力的道:“好了,别说了……别再伤害我了……”

    湛一凡似是不忍看她这样子,能有一个喜欢自己二十年的女孩在一直在身边,说实话,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几件这样的事,可他却从不觉得那是一种值得骄傲的炫耀,这些年孟珺瑶对他的紧逼,对她自己的残忍,他看在眼里,却只有选择漠视,他以为漠视会让她知道自己对她没意思的态度,可是他没想到原来真的有人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去残忍的伤害她自己。

    “没有人能伤害你,除了你自己。”

    孟珺瑶捂着头,痛苦大喊:“够了,真的够了!”似是不敢再看不敢再听湛一凡的任何话转身朝外面跑去。

    她后悔了,实在不该来,她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不如自己的女人,她以为就如照片里看到的那样,是个戴着眼镜穿着套装的老土女人。她的心很多的不甘,不甘他竟然真的能轻易的漠视自己这么多年对他的爱恋,不甘她会娶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妻子,不甘这个女人比她老没她美,可是当她看到薄荷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竟然美的让她心惊,连她也不够自信能够战胜她那似乎与生俱来的冷傲、高雅气质。孟珺瑶真的后悔了,不该听湛一凡说的那些绝情的话,这一刻她真的想恨他,恨他的无情,恨他对那个女人的温柔,恨他对自己的残忍!

    从侧门跑出那繁热的宴会,一路狂奔。身后没人追上来,越跑,她越加觉得自己可怜。

    要不是一头撞进男人的怀里,孟珺瑶不会那么快的停下,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跑到什么地方,即使已经出了湛家别墅。

    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孟珺瑶只觉得讽刺,立即伸手擦掉脸上的眼泪,冷冷的看着对方冷笑:“是你?”

    男人拥有一张非常好看的脸,更有模特一般的身材,一身名牌服饰加深,出现在切尔西这个地方倒是非常的何时。

    男人看了眼只穿着晚礼服边跑出来还满脸是泪水的孟珺瑶,方向自然是灯火通明的湛家别墅,不由得也勾起一抹冷笑质问:“如果我没弄错……这是湛家对少夫人的欢迎宴会?那么,我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倒是你……是不是还不死心对他抱着幻想?”

    孟珺瑶握着拳头咬着牙,冲着男人不客气的吼道:“关你屁事!管好你自己的破事儿吧,别他妈来烦我!滚……”‘滚’字还未落定,孟珺瑶的下巴便一阵吃痛,男人的大手掐着她雪白的下巴,只要一个用力,似乎就能掐断似。

    男人迎接着孟珺瑶的对视却一笑:“瑶瑶,女孩子不能要脏话,记住了?现在,我看你也是被那个男人给伤透了,我们何不做一个交易呢?”

    孟珺瑶有些动摇,交易?

    男人看见了孟珺瑶的动摇,手指一松,放开了孟珺瑶的下巴。孟珺瑶顿时变了脸色,提脚便踹向男人的腿,恶狠狠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别的男人休想欺负我!”

    男人蹙眉,脸色微变,伸手将此刻嚣张的孟珺瑶捉进了怀里,大手从领口钻进雪白摸到一片的柔软,一个用力,无法挣扎的孟珺瑶脸色一白,惊声尖叫:“你个混蛋,放开我!”

    男人不仅不放开,反而一个转身将孟珺瑶欺身挤到一个角落里,大手更加用力的抓了起来,一点儿也不客气,丝毫不见怜香惜玉,嘴里更是冷意的讽刺着怀里的女人:“瑶瑶,女人不要太贱了!我可忘不了,你在我怀里婉转在我身下呻吟的那一个晚上……”

    孟珺瑶咬着唇,受到耻辱的眼泪簌簌的掉,那个晚上的屈辱,是她这一辈子都想洗掉的罪恶。她以为是一凡哥哥,谁知道是这个让她恨不得杀了他的男人?男人的暴力,让孟珺瑶的脸色越加的苍白,如果是一凡哥哥一定不会这样,不会这样对她的……孟珺瑶的心里,此刻不仅恨着眼前的男人,还恨着湛一凡。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如果他没有那么绝情,自己不会这么绝望的跑出来,也不会碰见这个魔鬼,更不会想起那些让她恐惧的回忆。

    越想,孟珺瑶越加的恨,越恨心就越加的痛。喜欢一个人,真的有错吗?执著的喜欢一个人,喜欢二十年,真的是她的错吗?她在伤害着自己,她让自己失掉了心,更是掉了身……

    “不……!”孟珺瑶突然大喊,眼泪顿在脸上,挣扎的身子一软便倒在了还在蹂躏着她身子的男人。男人动作一顿,极快的接住孟珺瑶软下的身子,低头借着路口的灯光看清她脸上的泪痕,眼眸只是一片冰冷。

    *

    薄荷洗完澡换了睡衣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湛一凡还盘着腿坐在床上操作电脑赶着工作。听见声响,湛一凡抬头,眼神兀然变热。

    薄荷放下擦头发的毛巾,在梳妆台坐下开始擦脸,在看到镜子里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湛一凡时想捂住胸口却已经来不及了。

    大手柔着胖兔,嘴唇在耳边呼着热气,薄荷抓着男人的手,自己却也红了脸。

    即便被他吻到了敏感处而心动,薄荷却还是情不由衷的提醒道:“一凡,你先放开我,等我把脸擦完,你把工作做了……”

    湛一凡咬了咬薄荷粉嫩的小耳朵,大手拉扯着她身上透明的粉色薄纱,坏坏的笑:“明明就来勾引我,还让我怎么工作?坏宝宝,这衣服是不是你偷偷准备的?”

    薄荷难堪而又尴尬,这衣服其实是婆婆准备的……她去更衣间找睡衣,结果发现了五套如此性感的情趣内衣,而她想起新婚之夜自己因为种种原因没穿给他看,所以就拿去洗澡换上了。本以为他在工作,那么专心的他谁知道会突然看见自己呢?至少让自己把面霜擦完吧?

    湛一凡一把抱起薄荷,转身向大床走去,穿都穿上了,还想让他稍等?没道理。

    等湛一凡将薄荷压在身下,两片薄纱很快就被扔下了床,薄荷抓着湛一凡**的肩,哼哼的道:“为了奖励你……今晚……可以……嗯……多多……一次……”在原先的一次基础上,加一次,够他今晚挥霍了吧?

    “奖励?”湛一凡一顿,低头看着怀里的娇妻好奇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

    薄荷红着脸,垂着眸子,咬着贝齿柔柔的解释道:“就是……那个孟小姐……你对她的态度咯……”从他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她就看明白了,他一定是狠狠拒绝了那孟小姐,所以从那之后薄荷的心情一直保持着非常愉悦的状态。

    身体突然一重,薄荷拧眉,湛一凡趴下附耳低笑:“宝宝,你是不是吃醋了?”

    ------题外话------

    ——话说,七儿不觉得孟珺瑶是小三哈。她那纯属单恋一凡,二十几年一凡对她可是半点儿想法都木有滴,相反一凡同志对她来说可算是非常的无情和狠滴,我还觉得她很可怜呢…如果单恋也算是小三的话,那还有多少都男小三啊?O(∩_∩)O~所以亲们要保持愉悦的心情,相信七儿是亲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