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7 少夫人的早餐

107 少夫人的早餐

    切尔西贵族区

    加长的林肯轿车驶进这座花园,透过茂密而又繁盛的花草树木一眼便能看到那耸立在中间的显目白色英国风情别墅。花园里有着四季常青的植物,为这严寒的冬季挣扎维护花园里的勃勃生机。也许是刚刚度过了圣诞节,也许是因为这别墅的主人都不在,所以花园特别的安静,安静的尽然有些萧条。

    车子在别墅前停下,薄荷微微的吸了一口气,侧身跟着湛一凡钻出轿车,站在了英国这片土地上,站在了湛家的本土基地,这栋别墅屋宅前。

    “哇……好气派啊……”醇儿抬头望着眼前的别墅赞叹,这可比他们在云海市的那洋楼还要大三四倍,如果那时隐形的豪宅,那这就是真正的豪宅。就连薄荷都不得不承认,这花园的规格和这庞大的屋宅,的确是少见的气派,就连薄家的别墅都比不上这里一半规格。

    宋轻语看见醇儿那赞叹惊讶的表情婉然一笑,扭头向薄荷和湛一凡看去:“一凡,你先带荷儿上去休息。”

    湛一凡低头看向薄荷有些苍白的脸,也不犹豫的便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薄荷低声讶然的‘喂’了一声,湛一凡低头冲着她微微一笑:“我要抱你进门。”

    薄荷一怔,她听懂了湛一凡的意思。这里也是他的家,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所以他要按照规矩抱她入门。

    醇儿‘嘻嘻’的笑,舅舅也含笑的看着他们,薄荷将脸靠在湛一凡的怀里,说实话,她现在有些累,但是精神又有些亢奋。这里是湛一凡的家,他真正生活了三十三的地方。她怎么能不亢奋?

    湛一凡迈步跨上台阶,抱着薄荷走进门,薄荷还是打量了一下客厅,很棒的格局和设计,相比云海市西区的洋楼别墅,这里真的要现代化许多。正对大门玄关的就是客厅,白色的皮质沙发摆成四方,左边偏厅通往餐厅和会客厅,右边的偏厅摆着钢琴,再往里面走似乎是一个花房,应该是喝下午茶的好地方。通向楼上的旋转楼梯,客厅的水晶吊灯,豪华而又低调。

    湛一凡抱着薄荷上楼,薄荷则大抵的将客厅收入了眼底。上楼之后,左拐滴二个大房间就是湛一凡的卧室。双推门,推门而入,Kingsize的大床,床单被罩和家居都非常的现代而又时尚,只是也许是湛一凡之前的风格,所以显得有些简洁。让薄荷感觉温暖的是,床头挂着她和湛一凡的婚纱照,是选自的某一处场景,她和湛一凡在海底抵着额头相视,双手合十。

    “妈妈好用心。”薄荷看着婚纱照微微的有些怔神,却又微微一笑,其实看到这个婚纱照她才有了些归属感,才有‘这个地方是他们的卧室’这样的认知。

    湛一凡将薄荷放在床上,脱掉她身上的外套替她盖好被子,抬头看了婚纱照一眼也微微的勾了勾唇:“嗯。乖,快睡。”

    薄荷摇了摇头:“飞机上睡那么久,现在睡不着。我有点儿饿……”

    “我马上让人给你做粥。”

    薄荷笑了笑,扭头又开始打量房间,终于好奇的问:“你在这个房间住了三十三年吗?”

    “这个房间以前是爷爷奶奶的,后来爷爷去世,奶奶搬走了。”所以从他出生后,他便住在这里。只不过后半句他没有说与薄荷听。

    薄荷轻轻的握住湛一凡的手,湛一凡摸摸她的头微笑:“傻瓜,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不用安慰我。你先休息,我下去吩咐他们给你准备粥。”

    薄荷点了点头,湛一凡弯腰在薄荷额头亲了亲才站了起来离开。薄荷慢慢的躺下,拉着被子盖了一半的脸,双眼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房间很大,有一个小客厅,好像一个一室一厅无障碍的套房。最让薄荷喜欢的是,房间还带了一个很大的半圆形阳台。不知道站在那里能看到什么?

    可惜薄荷躺在床上有些没劲儿不能起来,虽说不困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太暖和,心里想着是湛一凡的床竟然又慢慢的熟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薄荷只觉得自己手臂有些凉,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挂了瓶,冰凉的液体正缓缓的从输液管进入的体内。薄荷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正要坐起来门却一响,醇儿端着粥走了进来。

    “醇儿……”薄荷叹了口气:“扶我坐起来。”

    醇儿立即放下手里的粥走了过来:“小姑你别逞强啊,我马上来。”然后仔细的扶着薄荷坐了起来,还在她腰后点了一个枕头自己才有转身去拿粥。

    “我怎么会输液?”薄荷抬头看了眼已经输了大半的生理盐水。

    醇儿将粥放在床头才坐下来道:“这是营养液。你刚刚睡着了,姑父就让家庭医生来看看你,医生说你体虚又贫血,而且身体严重缺乏营养,所以就给你输点儿咯。来,姑父走的时候亲自吩咐我给你端上来的。”

    体虚、贫血?还严重缺乏营养?她身体有这么严重吗?不过薄荷也没有忽略醇儿说的话,问:“你姑父出门了吗?”

    “对啊。你也知道,宋奶奶在车上的时候就打电话通知许多人今晚宴会取消的事,湛爷爷也是一回来就忙着,家庭医生来了之后就听说公司那边出了点儿急事,所以只有姑父去处理了。”

    薄荷缓缓的叹了口气,都怪她,这身体怎么这么不争气呢?一定给大家留下很差的印象了。

    醇儿仿佛看出了薄荷的心思,伸手便握了握她冰凉的手安慰道:“小姑你不要自责,这又不是你的错,谁知道你会晕机呢?谁又会知道你吃了晕车药还不管用呢?吐光了又不是你的错,取消宴会总比在宴会上给人留下病怏怏的感觉更好吧?”

    薄荷听了醇儿的话摇头笑了笑:“你安慰人,安慰的真烂。”

    醇儿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嘿嘿’一笑:“我又很少安慰别人,以后多练习咯。”

    这种事情还能练习的?薄荷叹息着摇了摇头,伸手指着已经凉了的粥道:“给我端起来吧,我饿了。”的确是饿了,而且是很饿。醇儿立即端起来捧到薄荷面前,薄荷便用没有打针的右手一勺一勺的挖起来送进嘴里,所幸的是这次吃了之后就再也没吐了。

    只是她有些担心湛一凡,不知道他今天会忙到什么时候才回来?是遇见什么大事了吗?

    其实,也并不是多么大的事,不过是与孟氏在剑桥的合作开发案遇到了些棘手的问题,比如,突然抽调资金。比如最新的来的消息,孟氏在湛氏占有的那百分之五的股份被暗中收购。这两件事,无论是其中的任何一件发生了对湛氏来说都并不算是大事,但如果二者一起发生,这就不得不引起湛氏的高层关注,不得不引起董事会的关注了。

    紧急的董事会议,湛一凡的归来让董事会里的一帮欧洲佬沉默无言。

    湛一凡不仅是亚东区的CEO,同时也是湛氏国际全球总公司的总裁,湛国邦任董事长,湛一凡任总裁,两父子都非善角,处理事情果断狠绝。而这个湛一凡相比他的父亲则完全称得上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董事会的股东们还能反驳怀疑董事长湛国邦的决策和发言,可是对于这个湛一凡,没有人敢质疑。

    湛一凡沉默的浏览着屏幕上剑桥工程的进度和资金核算等资料,所有股东、高层都不得不按捺着内心的疑问安静的等待着湛一凡。湛一凡又在总公司的财务部和剑桥工程负责人的解释下基本了解了情况:和他们湛氏一向交好的孟氏为什么突然抽走资金,不仅仅是因为剑桥工程受阻,大部分原因还是落在孟氏新上任的总经理孟珺瑶的身上。

    湛一凡低声交代了一直留在总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几句话,然后才转身面向等着他发言的众股东、高层们。

    “说吧,各位股东的看法。瑞安,你说。”

    瑞安·赫拉德算是一个大头股东,占有湛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完全说得上话的一个人。

    “资金被抽,我们可以补上。意大利和德国那边可以筹资转移,但是股份却是件大事。我们都知道,股份被暗中收购,这会对公司不利,必定会引起巨大的动荡。而目前被收购的股份加起来已经有百分之十,不容小觑。”

    湛一凡点了点头算是同意瑞安的看法,冰冷深邃的视线转向总经理淡淡的问道:“三叔,你说。”被叫做三叔的人不仅是湛氏的总经理,还是湛一凡的叔叔,湛国邦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湛一凡的三叔泊西·史密斯,一个纯正血统的英国人。

    泊西凝重的摸着下巴思量了许久才道:“我同意瑞安的看法。资金这方面我们的确可以补上,但是孟氏的股份丢失这事儿必须重视,我们应该彻查这事儿。”

    必须彻查?湛一凡低头阴冷的笑了笑,彻查是必定要彻查的,背后那只手他也一定会亲自抓出来!只是他现在更好奇,为什么整个董事会都知道公司股份被人暗中收购的事?

    俊逸的脸上沉着的寂静让人不该揣测他此刻的心情,只怕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预兆。嘴角的那抹冷笑和眼底的那股子质疑,几乎没人敢对上他的双眼,便只听得他的警告之声传来:“股份之事,我不希望再从任何人的嘴里传到这里之外的任何人耳中。违驳者,休怪我湛一凡不给面子!就这样,散会。”站起来,穿着深色西装的湛一凡如劲风般的向豪华会议室外走去,众人偷偷松气,却也有人低头偷偷的酝酿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

    湛一凡长腿大跨步的走在前面,身后的助理亦步亦趋的跟着小跑,手里的一堆堆文件一本本的递给湛一凡签字,湛一凡皆是扫过几眼便落笔而下,直到进入电梯到了总裁办公室楼又出了电梯那一山的文件夹似乎才算签完。

    “总裁,明天你要来公司吗?还是把文件送到切尔西?”

    “明天董事长会到公司来,我现在的工作重任在亚东区,总公司的一切事务都有董事长和总经理部门,总裁是只要维持正常运作,重要的方案邮件给我审批就可以了。”

    “哦……”

    助理小姐是个二十五岁的高材生,戴着厚重的眼镜穿着职业套装,浅棕色的头发也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任职后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一般都不会出任何纰漏,湛一凡将工作交给她处理可以算的上是放下一半的心。只是,这些丫头但凡是个单身女人都会对自己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包括助理小姐珍妮,他承认她是个好姑娘爱职业又敬业,也没对自己做过任何越矩的动作、暗示,更没有明目张胆的想法,只是安安静静的工作而已,可是她在这种时候依然会露出一些小小的失望来。

    湛一凡选择视而不见,他对任何女人都比较淡漠,工作上如此,私底下依然如此。

    只是让湛一凡没有想到的是,总裁办公室门口竟然有个人正在等着他。那个人,正是华侨房地商孟氏新上任总经理,孟氏董事长的独女——孟珺瑶。此刻一脸淡漠的看着湛一凡,漂亮而有完美的脸蛋儿上没有一丝情绪,可那眼底的一些东西却是骗不了人的。

    孟珺瑶看着湛一凡,湛一凡侧头看向自己的助理珍妮,珍妮立即摇头,脸上露出一抹疑惑,表明她也不知道孟珺瑶为什么会这么快出现在这里。

    孟珺瑶眨了眨眼叹了口气终于解释道:“珍妮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从湛氏经过,就上来了。怎么,看见我就这么不高兴啊,凡哥哥?”

    湛一凡示意珍妮下去,珍妮立即抱着一堆文件走开,湛一凡向办公室走去,也没理孟珺瑶便推门而入,孟珺瑶则迅速的尾随跟着,关上门就从后一把抱住了湛一凡。

    “凡哥哥,瑶瑶好想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孟珺瑶的脸上浮现出

    湛一凡拧眉,用力的抓住腰间的两只手臂毫不犹豫的推开,转身自动离了三步远,冷静的道:“别动手动脚。”

    孟珺瑶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和哀怨:“切~无情!去中国几个月,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湛一凡敛眉:“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就像是我妹妹,怎么会忘?”

    孟珺瑶神情有些着急的上前一步,湛一凡立即转身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动作之快避开之意再明白不过。

    孟珺瑶咬了咬唇,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湛一凡轻声的问:“妹妹……呵,如果我不把资金抽走,你是不是……根本不会想着要见我?”

    “要不了多久,”湛一凡低头忙碌,整理着办公桌上的一些重要文件,“我和你嫂子的婚礼,你们孟家在邀请之列。”

    孟珺瑶身形一晃,眼眶里已经满上了水润:“是啊,全世界谁不知道你的婚讯?中国的那场婚礼都上伦敦时报了,大家都期待着等待着你们伦敦的这场盛世婚礼呢……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够嫁给你?”狠狠一个哽咽,望着那坐着依然无动于衷的男人,孟珺瑶的心一阵撕扯,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够让她如此伤心,除了他!除了这个明明知道她的心却选择视而不见的男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来的……不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是不是就是你从前说的……伯母指腹为婚给你的她?”

    湛一凡抬头,看向孟珺瑶,孟珺瑶咬着唇流着泪望着他,就想知道那么一个答案。

    “是不是,有关系吗?”许久,依然无动于衷的湛一凡只反问了这么一句。

    孟珺瑶擦了擦脸上的泪,倔强道:“当然有!如果是,那你娶她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完成当初的誓言,我都知道。我比谁都清楚你是多么的讨厌这个誓言的存在,这个玩弄着你人生的破烂约定……”

    湛一凡打断孟珺瑶的话:“你出去吧,今天我们没办法谈公事。”

    “凡哥哥……你就这么讨厌我,不想听我说话吗?”

    “你说的话没有意义!”

    “怎么就没有意义了?为什么你不能反抗你的命运呢?为什么你选择接受呢?为什么你不能像从前那样……那样抵抗伯母的命令?”就算是像少年时期的叛逆那样也好啊,至少她还有希望,还有目标和曙光。可是……他却还是选择结婚了,他不会知道他结婚的消息对她来说是怎样的一个炸弹,将她炸的支离破碎。

    “瑶瑶你别说了,你回去吧。”湛一凡依然只是挑了挑眉,衣服不愿意多谈的意思。

    孟珺瑶气馁,只能抹掉脸上的泪水转身准备离开。手握住门柄,正要推开背后却又传来湛一凡的声音,只是淡淡的道:“瑶瑶,我很庆幸那个约定的存在。也不后悔我的选择。”

    孟珺瑶浑身一怔,扭头诧异惊愕的看向身后的男人,怎么……可能?不……不!

    *

    湛一凡倚在门口看着房间里正蹲在地上整理着他们两个人行李的薄荷,薄荷毫无所觉的将衣服拿出来,将自己带的书拿出来,将一些带着准备看的资料等统统都拿出来。箱子腾空之后便抱着书和资料站起来,谁知因为蹲的太久而变酸变麻的腿一时没了力气,腿下一软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薄荷刚刚吸了一口气便听到脚步声,然后自己身子一轻,薄荷抬头一看便看到了一脸无奈之色的湛一凡。

    湛一凡看着怀里的薄荷叹息:“宝宝,你真个笨女人!”

    薄荷吐了吐舌:“腿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

    湛一凡转身走到床边将薄荷放下,自己则倾身弯腰将她压在身下,扣着她的手腕在两边,低头往她脸上吹了吹气道用手指勾着玩着她耳边的头发问:“在公司吃过了,你身子好了吗?今晚可不可以要你?”

    薄荷微微的红了脸,这男人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那事儿啊?

    “我……我还有些没劲儿。”她就吃了些粥,而舅舅、醇儿却享受着婆婆特意让厨师准备的大餐。

    “笨老婆,使劲儿的是我,你只管躺着享受,要劲儿做什么?”

    “……”薄荷将自己冰凉的手钻进湛一凡的衣服里用力的掐了一把他腰间的硬肉还不得解气,只能张嘴咬他还在玩自己头发的手,果然引得湛一凡倒吸气,薄荷才得意哼哼的道:“让你总骂我笨!骂我笨就滚下去,今晚我自己睡!”她就是不做,她就不相信他能掰开她的腿强上?

    这可怎么行?湛一凡虽然不至于掰开薄荷的腿强上,却开始耍流氓的吻她摸他,不一会儿薄荷就娇喘连连,气喘吁吁了。

    “要不要?嗯?”湛一凡一边逗着一边逼问。

    薄荷红着脸躲在湛一凡的怀里,脑子里已经是一片混沌混乱,只能娇柔妩媚的点头回答:“嗯……要……”

    湛一凡在方面早已经练得娴熟,看着薄荷在自己怀里婉转柔美心里便什么也不能作想,便只能狠狠的用力去要她爱她……

    翌日,薄荷醒来便已经感觉自己身体恢复如从前。让她意外的是,湛一凡竟然还抱着自己睡的深沉。也许是因为自己昨天在飞机上睡得太久,也许是因为昨晚做的太晚,她的瞌睡虽然本来就不多,但也因为极累而睡去,可是时差还是让她早早的便醒来了。抬头看时间,竟然才四点四十?

    薄荷心里一声哀嚎,湛一凡在飞机上几乎没睡,而自己则是因为睡得太多,这时差果然不是那么好倒的。

    薄荷轻轻的掀开被子从湛一凡怀里溜下床,洗了个澡围着浴巾走进更衣间。更衣间和云海市洋楼里的差不多大小,四面墙,大大小小几十个柜子,足够他们夫妻俩挂所有的衣服了。因为来之前婆婆说英国准备了她的衣服,所以薄荷当真是没带两件,这一看果然不是骗人的,因为这里挂满了她四季能穿的衣服,而且还都是新的。一股无言的感动蔓延薄荷的心,取了一件白色贴身长毛衣穿上,又取了一条打底裤套上薄荷便掇手掇脚的出了卧室。

    下楼,薄荷因为起来的太早,客厅里简直是空无一人。薄荷酒把客厅左右前后都给欣赏了一遍,直到走到厨房和餐厅旁的那道小门,薄荷推开小门望去,外面是一个游泳池,游泳池四周还有一些房间,应该是仆人们所住的宿舍或者储藏室。切尔西,是寸土寸金的英国贵族区域,能在这里占有如此之大的一席之地,足以说明湛家的财力。薄荷心里开始猜测湛家的财力,的确惊人,她曾经也知道湛氏不仅势力庞大,财力更是惊人,但是她一直认为不管湛氏如何有钱也与她无关,不过是湛家的钱,她是薄荷,她一直都靠自己的努力,她不会贪图更不会觊觎一切不属于她的东西。现在依然是做如此想法,只不过会好奇,好奇这个家究竟有怎样的财力?

    厨房里有轻微的声响,薄荷侧头望去,看到一个身穿佣人制服的身影正在忙碌。这么早就开始准备早餐了么?

    薄荷不过发了一下呆,身影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哎呀,少夫人!”

    顿时,厨房里忙碌的那个身影也似乎被吓了一跳,转身急急忙忙的用自己蹩脚的中文唤道:“早安,少夫人。”

    薄荷回头,身后是一个年轻的女仆,已经收起了惊慌,用自己专业的态度面对着对她来说应该是陌生的薄荷。

    “你们都认识我吗?”薄荷有些惊讶,她昨天一到便回到房里去休息了,就连晚饭都是醇儿拿到房里去给她吃的,除了刚到的时候她几乎就没有露过面才是。

    “自然,少夫人。”那年轻女仆作答,“您是这个家的少夫人,我们认得您的面容是应该的。只不过……那个年轻的白小姐,和您有些太像了。”还好,薄荷的气质和醇儿的气质几乎不一样,而且薄荷要之于醇儿成熟一些,也比醇儿高一点儿瘦一点儿,还算认得清。

    薄荷一笑:“好吧……那你们这么早就在准备早餐了吗?”

    “是的,因为今天要准备中式早餐和英式早餐,所以比往日起的要早一些。”

    薄荷听了更加惊讶了,因为厨房里的中年阿姨和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都是纯正的欧洲人,他们会做中国早餐?

    薄荷走进厨房,后面的年轻女仆立即跟上,有些着急的道:“少夫人,您还是出去吧,这不是您该来的地方,地面滑万一您再摔倒……”

    “嘘——”薄荷竖起手指对那年轻女仆摇了摇头:“妈妈也经常来这里吧?”

    中年女仆点了点头:“是的,少夫人。”

    “那我也没关系。放心吧,我就是好奇,你们会做什么中国早餐?”她这个中国人做中国饭都是半撇子,所以是特别的好奇这两个外国女人能做出一些什么呢?

    年轻女仆见薄荷似乎打定主意了便只能叹口气,主动的上前指着还在制作的食物道:“中国早点,其实我们打算做蒸饺和烧卖。英国早餐准备了红茶、咖啡,简单、腊肉和蘑菇培根。”

    “这么丰富?”薄荷摸了摸自己着实饿了的肚子,看到还在准备中的食材顿时来了些兴趣,便挽起袖子道:“你们教我吧,教我包饺子,教我做烧卖,这个煎蛋也可以教我,咖啡我会煮,红茶呢?喝咖啡是一样的吗?腊肉呢?还有蘑菇培根……”

    年轻女仆和中年女仆都面面相觑了一阵,薄荷认真的表情让她们打从心底里欢喜。本来,对于这个少夫人都有些忐忑,不知道她是怎样的为人,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她们做的饭菜,不知道她是否难以相处。而且,昨天一到便让少爷抱着回房休息,所以私下里仆人都在相传少夫人也不过是个娇贵的大小姐,各自心里更加犹豫忐忑和紧张了些。实在让她们想不到的是,这少夫人不仅起的这么早,而且还和她们就像普通人一样的交谈问候,丝毫不摆架子不说,人似乎……很好呢。

    中年女仆低头道:“既然少夫人要求,达芙妮自然会教你。”

    “你叫达芙妮吗?”薄荷没想到,欧洲女人这么好说话,即不会拘泥于形式,也不会太过于客气。

    “是的夫人。”

    “夫人,我叫安娜。”那年轻女仆也立即介绍自己。

    薄荷转身,郑重的向两个人微微的弯腰认真道:“达芙妮,安娜你们好,你们是我在家里最先认识的人,以后要多多照顾。还有……你们的中文说的都非常的好。”

    达芙妮和安娜都受宠若惊而又惶恐的立即弯下自己的腰,标准的九十度。薄荷微微的笑,她知道她们是因为受雇于湛家所以形式巨多,所以也不再客气上前多言。

    薄荷跟着安娜和达芙妮两个人可真是忙惨了,又要包饺子又要包烧麦又要做蘑菇培根还要煮红茶,但是却也非常快的就打发了这个早晨。当薄荷将玲珑小巧的蒸笼放到长长的餐桌上时,公公湛国邦正好下楼。

    看到薄荷一怔:“薄荷啊,你身子好了?怎么在忙这些仆人做的事情?”

    跟着的安娜和达芙妮立即弯着腰恭敬的站在一旁,薄荷忙解释:“爸,早上好。我已经完全好了,只是时差没倒过来,所以起来的早。正好看到达芙妮和安娜在准备早餐,我也不会,就跟着去瞎参合,让她们教教我。以后也想亲手做给一凡吃。”至少他想吃英式早餐的时候,自己能做得出来。

    湛国邦微笑着点了点头:“难为你啦。”

    薄荷给安娜和达芙妮使了使眼色,达芙妮和安娜立即退下,都重重的松了口气,心里更加觉得这个少夫人好了。

    湛国邦去花园散步,薄荷上楼回到卧室。轻轻的爬上床,附在湛一凡耳边对着他可爱的耳垂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用自己柔软的嗓音唤道:“老公……起床啦……吃饭啦……”

    原本以为还在熟睡的人却突然伸出一双大手将她抱了个满怀,翻身便将薄荷卷上了床,压在身下对着唇变吻了下去一阵重重的吮吸啃咬。

    薄荷始料未及,只能哼哼两声,挣扎无效之后便软在了湛一凡的怀里。

    迷离着眼睛看着怀里的妻子,湛一凡弯起嘴角问:“宝宝,早安。你跑哪儿去了?怎么让我一个人独守空床?”

    薄荷抡起拳头锤了锤湛一凡沉重的身子:“你先起来,重死啦!”

    湛一凡动了动,并未起身却将自己身体的重量转移,薄荷不再感到窒息的压力才缓缓的平静呼吸。

    “我给你zuo爱心早点去了。还不下去吃?小心醇儿给你抢光!”

    湛一凡眼放亮光:“真的?哼……那丫头该给我吃光,我让她今天就卷被子回中国去。”

    薄荷翻了个白眼儿,轻轻的笑:“她又没带被子来。”

    湛一凡捏了捏薄荷的鼻子:“她要是知道她爱的姑姑连被子都不让她卷,得多伤心啊?”

    薄荷笑得厉害:“那可是,我现在也是这个家里的少夫人,得为自家打算,被子不能白拿走的。”

    湛一凡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看着薄荷道:“原来我娶了个顾家的好媳妇儿啊。不仅会早起给我做早点,还知道被子不能让别人卷走,实在太贴心了!”

    “终于知道啦?我的好多着呢,以后可别吓到了!”薄荷扬了扬下巴,也煞有其事。

    湛一凡叹气:“输给你了。起来,吃宝宝给我做的早点去。”说着翻身坐起来,也把床上的薄荷拉了起来。

    薄荷推了床边的男人一把:“你能不能……不要当着别人的面叫我宝宝啊?”她会很尴尬。被醇儿、舅舅、爸爸妈妈取笑就算了,再被外国人取笑,她的脸可往哪儿搁啊?

    湛一凡回头摸了薄荷的连一把,颇有调戏的味道,认真回答:“不能!”说完大步走向卫生间,薄荷盘着腿坐在床上气恼大呼:“湛一凡,你个坏男人!”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薄荷吐血,这家伙是越来越油腔滑调了!

    虽然薄荷除了一小份力,可是大部分还是达芙妮和安娜做的。所以,当众人开始夸奖她时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头指着中间那一笼几乎没人动的蒸饺烧卖老实道:“其实,只有那一笼是我做的。培根蘑菇只有一凡盘子里和醇儿盘子里和我自己盘子里是我做的,然后红茶倒是我煮的……”声音越说越小,谁让中间那一笼的饺子和烧卖愣是一个人都没动过呢?而湛一凡和醇儿盘子里的培根都很有默契的留在那里愣是一块儿都没尝过似的。

    湛一凡气馁,卖相的确丑,味道的确不太正宗,可是他们动也不动,真的很打击人。

    湛一凡默默的夹了中间那一笼里面的饺子一口放进嘴里,咀嚼,下咽。湛一凡搁下筷子,伸手摸了摸薄荷的背诚实道:“不错。就是卖相丑,味道比她们做得更好。”

    “真的?”醇儿立即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顿时一个挑眉,立即咽下也道:“味道差不多。不差不差啦,第一次做成这样。”

    薄荷叹气:“馅儿是她们做的,味道当然差不多了。”

    湛一凡又默默的舀了两块蘑菇培根放进嘴里,微微蹙眉:“比想象中的……好吃。”

    “真的吗?”这个蘑菇培根她完全第一次接触,自己吃着味道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她觉得自己也没吃过鼎好的,自己也觉得味道差不多而已。

    湛一凡微微的笑,点头:“嗯,必须的。”

    薄荷释然的松了口气,醇儿则苦闷的低头,她尝过舅舅盘子里的培根,和自己盘子里的完全两个味道嘛,舅舅那个才好吃,才好吃!可是她实在不忍打击小姑啊!

    还是安娜贴心,倒茶的时候主动道:“少夫人很用心的学习呢,相信假以时日一定比我和达芙妮做的还要好吃。”

    湛国邦点了点头也道:“有心就好。一凡,薄荷是为了以后做给你吃才做的,好好对人家!”

    湛国邦自己也是个疼老婆的,宋轻语就喜欢亲自给他做早餐,当初也是来英国之后才学习的,这里面的点滴和感动他一辈子都不会忘。宋轻语含笑的看着薄荷也道:“荷儿,妈妈以后每天都教你,不怕,一定会有一天做出让我们恨不得吞下自己舌头的美食的。”

    湛一凡听了湛国邦的话,轻轻的握住薄荷桌子上的手:“对我来说,真的特别的好吃,饺子和烧卖很可爱,蘑菇味道很可口。很喜欢,还很感动。”

    薄荷看着湛一凡,有他的喜欢,那些失落又算什么呢?她也相信自己一定会慢慢学会做一切美食,总有一天会烫掉这些人的舌头!

    舅舅也道:“不错啦,比醇儿厉害,醇儿这丫头才是只知道张着嘴吃,连动手的想法也没有!”

    醇儿顿时大呼:“爷爷,谁说的?我现在已经会做蛋炒饭了的说……”

    “哈哈……”醇儿的话无疑为众人引来这新的一天的第一次欢笑。

    外面,阳光照着这片陌生的土地,寒冬却依然凌冽。薄荷的心是温暖的,温暖的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她想,今晚的家族见面宴会……也一定会顺利的。

    ------题外话------

    ——七儿要吐槽,七儿要吐糟。楼上那家没道德的,早些年买了房子不知道装修,现在才开始装修,它电锯一响我就一个字都写不进去……呜呜呜……泪奔啊,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去了一家咖啡厅,不知道是不是不太正宗,很吵,愣是也没写进去,我感觉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呜呜。

    ——哎,吐槽完了。偶们一凡这么出色,没人喜欢那是不可能的。只要大家相信偶们一凡,薄荷相信一凡,就依然是happy的哈!

    ——推荐好友四十五度小忧伤的新文《你好,竹马大明星》,灰常好看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