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4 新婚翌日

104 新婚翌日

    薄荷望着湛一凡深邃的双眸,脑海里只重复回播这那一句‘这个世界我只对你热忱来着’。

    其实多普通的一句话啊,那么简单的字那么简单的词语组成的一句话,可是薄荷听着就是动心动情,圈着他的脖子再也情难自禁的主动吻上他的唇,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闯入他的唇齿内,第一次如此主动的舌吻让湛一凡先是有些愕然,不过很快就适应了薄荷的热情,也乐于享受她难得的主动缠绵。

    薄荷推着湛一凡在浴缸里坐下,自己坐在他的腿上,伸手散开自己头上的千丝万缕,落在洁白的肌肤上风情万种。

    低头沉迷如醉的又吻了吻湛一凡的唇,咬了咬他坚硬的下巴,薄荷难得主动的道:“今晚……是我们真正的洞房花烛夜,我上你下!”

    湛一凡双眸沉如大海,握住薄荷盈盈一握的小腰,勾唇一笑:“我期待你的表现。”

    薄荷的表现……实在不怎么样。

    虽说她很想给湛一凡一个特别的记忆,或者说自己难得主动让他开心舒服一下,但只不过刚刚开始她就已经皱着眉趴在他身上没力气了。这样的姿势,shen的她实在招架不住。虽然凭着自己的坚韧勉强可以坚持一下,但是不到两分钟薄荷便开始罢工,还喊着:“这事儿不是人干的……我的腰要断了……要断了啊……”

    湛一凡是个疼老婆的好男人,老婆有难,他当然会出手相助,可是这相助的条件却是:“叫我老公,然后求我,我就帮你!”

    薄荷原本想抛个白眼儿自己起来走了算了,反正她正不舒服,反正她是女子,出尔反尔非常正常。但湛一凡掐着她的腰又不让她起来,还故意动了两下,薄荷又气又恼又羞,也被逗得有些情难自禁。

    “老公……帮帮我……”薄荷投降,低声的附在湛一凡的耳边呢喃。心里叹息,自己干什么要自找苦吃呢?女上男下,不是什么好姿势。

    薄荷咬着唇,红霞满飞,身躯就握在手中,这般勾人摸样湛一凡哪里还忍得住?随即便出了力:“老婆,老公帮你……哼……”说完就真的帮了起来。所谓的帮忙也并未改变姿势,只是出了力,薄荷那半个小时着实的被折腾的够呛,以至于洗了澡回到房间死也不肯爬起来穿衣服了。

    湛一凡拿起篮子里的衣服看了下,粉色的薄纱情趣内衣,果然是重口味的。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当下哄好他老婆再来两次才是硬道理。

    薄荷哪里折腾的过湛一凡,原本不情不愿不想,可是被湛一凡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技巧一勾弄就再次软在他的怀里几乎化成了一池春水。湛一凡前戏得逞,还怕没有后戏?再次勇猛前进,又足足折腾了薄荷四十分钟。周而复始,薄荷总共被湛一凡折腾了四次,要不是薄荷哭着耍赖说湛一凡再来她明天就去醇儿那里,吓得湛一凡再也不敢逗她,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得下来。

    薄氏真的累了,就想趴在湛一凡怀里睡觉。今天白天被折腾的够呛,现在又被折腾的够呛,她要是不耍赖精力过人的湛一凡才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所以聪明的薄荷也算是暂时逃过一劫,虽然两个人在床上是真的……该死的契合!

    不过因为两个人逃出宴会的时间很早,所以现在也才十点而已。还是湛夫人早就知道这两个孩子必定需要时间战斗更需要休息,所以故意将时间给他们准备的那么充实,两个人怎么着也能睡个好觉了。

    薄荷睡着前才迷迷糊糊的想到一个问题,他和湛一凡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用过小雨伞,第一次那是幸运,第二次那是安全期,后面也都是安全期,可今天已经过了安全期了啊,所以他俩是不是该商量一下这个事?是准备要孩子呢?还是让他戴戴小雨伞?薄荷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醒来再问吧,她先睡,因为她真的太困了……

    湛一凡则抱着薄荷便香沉的睡去,似乎是丁点儿也没考虑到小雨伞的事情。

    这厢的两个人爱到极致的累了便抱在一起睡觉,那厢洛以为却正是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洛因为散场就去林家了没时间管这个花花蝴蝶一般美丽的双胞胎妹妹或许正被某个男人缠着的事情,于是可怜的洛以为还没来得及走就被有些微醺的有力给堵在了停车场。

    “你放开我,放开!”洛以为一边捶打着有力紧拽自己手腕的大手,一边不肯跟着他继续前行的拖着自己的脚步。

    有力猛的顿步,回头对上洛以为那双狐媚子似的眼睛:“再挣扎,我就把你扛着走。”

    洛以为才不听威胁,她觉得自己要乖乖的跟着他走才是最危险的!正好余光瞟到路过的宋轻语,洛以为立即跳了起来大喊:“伯母,救命啊。伯母……唔……”洛以为惊恐的瞪大双眼,玲珑有致的身子被有力从后一把捉在怀里死死的按住,更可恶的他竟然捂住她的嘴!

    “放……唔……”洛以为想说话,可是他捂的好紧,洛以为呼吸都很困难更何况再喊声‘伯母’。

    宋轻语环视了一下停车场,看向自己身旁的西蒙道:“听见有人叫我吗?”

    西蒙也左下四望,从他的角度往来刚刚好能对上这个角落里的洛以为和有力。洛以为顿时眼毛星光期盼的望着西蒙,只希望那个看起来青春荡漾的少年能帮帮自己啊!

    西蒙原本也是要提醒宋轻语的,可是还未开口就收到有力那威胁寒冷的视线,于是被有力、李泊亚二人威胁整怕了的清纯少年西蒙愣是一个字的真相也不敢说。

    “可能是我听错了吧,还以为是以为那丫头的呼救声呢……哎哟都忘了给她大红包了,改明天一定补一个大的……走吧西蒙,我们开车去接老爷……”宋轻语没再听到洛以为的声音只以为是自己的幻听而已,嘀咕一阵还是上了车。

    “是,是……是夫人……”西蒙汗涔涔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赶紧也坐进车里,有力是个泡妞高手,希望那美丽的伴娘小姐能享受他泡妞时的浪漫啊,可是他看那小姐怎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呢?以往每个女人不都是自己就往有力身上贴吗?西蒙迷惑了。

    洛以为才迷惑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明明就看到自己被头色狼威胁绑架竟然能视若无睹!?

    有力看着西蒙载着湛夫人离开得意的在洛以为耳边便是冷哼:“忘了告诉你,我和西蒙本来就是一伙的,你以为他看到我们这样抱着,能多管闲事吗?”

    洛以为气上心头,这个死色狼,她诅咒他阳痿早泄,早泻阳痿!他真的以为她就这么背束手就擒了吗?那他就错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何况她洛以为这个天生就被人称为‘狐狸精’长相的美女?抬起脚,狠心的便向脚背跺去,尝尝她尖尖长长细细的靴子的味道吧!还有捂着她的嘴,那她就用力的咬咬咬,咬死你!

    “啊——噢——”有力只觉得脚背一阵尖锐的疾痛,手心撕裂的一扯,怀里一空洛以为便溜了出去。

    “死色狼,让你轻薄我,让你威胁我——去死吧去死吧——”洛以为难得处于上风,抡起手里的皮包便向有力身上砸去。有力一眯眼,捉住洛以为的手腕向自己怀里再次一拽:“女人,够了!”

    洛以为被再次扯到了有力的怀里自己也是神情一震,他怎么能反映的这么快?

    忍着脚上的剧痛,有力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冷酷起来:“就凭你这挠痒痒的力气你以为就能把我打伤?你太小看我了!”

    洛以为只觉得手腕比刚刚拽着走的时候要痛多了,顿时才察觉到这个男人似乎动了真格,心情有些忐忑。

    “你……你究竟要怎样?我告诉你,富贵不能淫,平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我……我是不可能屈服在你胯下的!我对你这个外国人没兴趣,我对一夜情没兴趣!”

    她以为他这种男人究竟怎么想她不知道吗?吃完了抹抹嘴就走,只对她的身体对她的脸感兴趣,对她的人?呵,管你是谁,只要好看身材好都是男人的理想对象!她好歹也是个身经百战的美女,男人想要什么她都知道。要不是她的防守坚固,早几百年也许贞节就不在了,正是因为一直坚守,所以在遇到有力这种对女人淫欲很强的男人,她见到必须躲,必须闪,不然她贞节……?还有吗?

    有力眸子一眯,本以为这个美女只是有些倔,不肯承认其实看到他这种男人也很想拥抱而已,可是现在听见洛以为的这一席话洛以为不得不改变一下态度,身子一转将洛以为给推到了墙上,自己手臂一撑将她顺利的圈在坚实的怀抱与墙壁之间。

    “哦?为什么对我没兴趣?我有说我只和你一夜情吗?”这样可口的美女,实在适合发展成为长期床伴,一夜情太浪费了。不过她看起来不像是能用钱打发安慰的,也许要用点儿心……但是遇上这样的极品美人儿,用点儿心似乎也没什么关系。

    洛以为自然听出有力那**裸话中话,脸不由自主的变得更加红了起来。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羞愤啊,愤怒啊!

    “没兴趣就是没兴趣!你不是我的型!你不用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

    “那什么样的才是你的型?李泊亚吗?我看刚刚你在他怀里,很开心嘛!”有力自己也没发现他此刻的腔调是多么的别扭和酸溜溜。

    李泊亚?洛以为犹豫了一下,是刚刚那个温柔帅哥?是不是可以拿来利用下?

    “对!他就是比你好!他不会像你这样上来就动手动脚,不会像你一样用色咪咪的眼睛看着我!”

    “他那才是伪君子!我这是直接!你该庆幸你遇到的是我这样的男人,而不是他那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对你身处魔抓的混蛋!”有力一声低吼,吼完自己却愣了,他这是怎么了?因为一个女人情绪失控?还因为一个女人在背后对自己的兄弟颇加微词?

    洛以为也是一怔,他吼什么吼啊……多恐怖啊……他不知道他凶起来,那个表情真的能吃人吗?那张脸,本来就冷的要死,现在又凶得要死,是怎么样?把她真的当成他能随便就大吼和凶的女人吗?

    “你管我!”洛以为也是气上心头,从昨天遇到他开始她究竟被吃了豆腐他清楚!洛以为狠狠的瞪着他,既然他表现的那么直接,那她也就的撂下狠话:“反正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有力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我没让你喜欢……”

    洛以为握紧拳头再也无法忍受的便是一声大吼:“不喜欢你还想让我跟着你走!?你是有多混蛋啊?我告诉你,我们中国女人和你在外国遇到的那些女人不一样!你别畜生的以为,我们能和你们男人一样只用下半身思考事情!那是下作,那是畜生的行为!我们要的,你给不起,就别他妈的来沾惹!听到了吗?”

    有力看着这样生气的洛以为顿时揪紧眉头紧抿着唇,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脸上的那一抹笑意也再次不见,只剩下冰刀般的冷硬。

    他原本以为,这个没脑子的花瓶女医生……真的就只是个花瓶而已。可是现在,看来她真的是个会咬人的兔子!

    洛以为气哼哼的吼完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些,她以为自己给这个叫做有力的男人的警告已经够了,于是御姐范儿的一个转身拨了拨自己的棕色大波浪迈开长腿便要潇洒离去。

    身后的有力则冷酷而又悠长的叹了只一口气:“女人真别扭……一句话,不就是要感情才上床吗?特别是中国女人……咋就这么矫情呢?喂,前面那女人,既然你不肯屈服在我胯下,那我承认我愿意屈服在你裙下好了,你先跟我走,来……”说着有力长腿两迈便行了过去,洛以为一声无力的尖叫他便已经弯腰将她给甩上了肩。既然拉着不肯走,那扛着走好了,这是有力的定律。

    洛以为呆了愣了傻了,她究竟是遇见了一条多么执著的色狼?

    *

    翌日,床头上的手机同时‘嗡嗡嗡’震响吵醒新婚的二人。

    薄荷蹙眉,眼睛都睁不开,缩了缩身子不耐烦的往湛一凡怀里钻去。湛一凡半起身子,先是立即一手拿起床头上两个同时震动的手机,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薄荷躺在自己臂弯里的脑袋轻放在枕头上。握着两个手机下床光着脚走到偏厅湛一凡才低头看手里躺着的两个手机,薄荷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洛以为,而自己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有力。

    湛一凡轻挑眉梢,这两个人怎么会同时打来电话?

    在炕上坐下来,湛一凡同时按下两个手机的接听键,刚刚放到耳边还未开口说话,里面的二人则同时传来声音。

    “薄荷,救我……”

    “Boss,和女人怎么培养感情啊?”

    湛一凡敛眉,那边两个人却似乎都安静了一下,然后‘啪嗒’一声响两边同时挂了。湛一凡的眉已经紧紧的蹙在一起,这两个人难道在一起?

    拿着电话回到卧室,薄荷还窝在被子呼呼大睡,时间却已经是早上九点,原来他们睡了这么久?

    湛一凡哧溜的钻进被窝里,一把将薄荷的滑腻**的身子揽进自己的怀里,热气呼呼的洒在她的耳边便开始骚扰起还在梦里的薄荷:“宝宝,早安……快醒醒……我们该起床啦。”

    “湛一凡……你再叫我宝宝……就去死……”薄荷凝眉,他怎么就那么恶心肉麻呢?都能把她一个激灵从梦里给肉麻醒了。

    “我知道了,宝宝。”

    薄荷睁开眼睛还未出口训夫自己的嘴就先被堵了个严实。

    “唔……”薄荷拧眉,湛一凡身子一翻将薄荷压在身下,薄荷渐渐的温顺下来,在湛一凡的逗弄下很快便娇喘吁吁了起来:“不,不行……早上……”

    “没关系……这是我们的蜜月……”

    “唔……和你说个事儿……那啥……tao套……”薄荷拧眉,他什么时候技巧这么好了?

    “等一下……是不是要受孕怀宝宝呢?”薄荷喘了口气,还是借着空挡看着湛一凡问。

    湛一凡的手和嘴都是一顿,抬头看薄荷:“是不是太早了?我这才刚和你过上夫妻生活呢……”虽然他也的确该要个孩子了,但是一想到这么早就要有个毛孩子挤进他们刚开始的婚姻生活他就忍不住的蹙眉。

    “那这里又没有那啥,我们是不是就不做了今天……?”她也担心昨晚,虽然刚刚过了安全期受孕率也不高,可是以免万一,她还是有些担心的。

    湛一凡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吻了下来:“这事儿顺其自然吧。地球毁灭也阻止不了我现在想要你。啊……宝宝,你好迷人……”

    “湛一凡,你能给我闭嘴么……”

    薄荷想起电话的事情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两个人洗漱干净并且已经坐在回湛家的车上的时候了。

    薄荷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即将拆除的天湖度假村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么好的地方,真的就要拆了吗?”

    湛一凡的表情有些冷:“嗯,马上就要动土了,天湖度假村……将会从这个世界上从此消失。”

    薄荷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她知道湛一凡是商人,这里该修建度假村还是欢乐城他比自己更清楚,虽然心里舍不得,却还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再见’。至少,她还是在这里留下了人生里最重要的记忆之一。

    出了天湖度假村,拿着手机薄荷才大梦初醒般的‘啊’了一声,然后低头一边翻开电话记录一边问湛一凡:“早上谁给我打电话了吗?”

    开着车的湛一凡淡淡的道:“唔,洛以为打的电话,向你求救。”

    “求救?”薄荷听了这个词心里顿时有些不安,立即翻出号码来拨给洛以为,响了近十次才被接起,只听得洛以为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薄荷心里更是一个咯噔。

    “以为,你没事儿吧?你早上打电话的时候不是我接的,现在你在哪儿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怎么一凡说你在求救呢?”

    洛以为抽搭了两下,哀怨渐渐传来:“来道雷劈死我吧……”她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比吃了黄连的哑巴还要苦啊!

    薄荷轻轻的松了口气,她以为能说出这句话的洛以为也没出什么大问题,顿时心也落了半个。可是薄荷这次错了,洛以为不仅出了问题,而且是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原来昨晚有力将她掳到了市郊的别墅,而她在路上就不争气的先睡着了。

    所幸的是有力这个色狼还算是有些良知的,昨晚并没有动她。但是洛以为早上起来却发现有力竟然在给她做早饭,洛以为觉得这事儿简直是非常的诡异,于是就想给薄荷打电话求救。没想到电话还没打出去就被有力给发现了。洛以为苦啊,但是又恨自己昨晚竟然能在他车上睡着,现在在这里纯属自己活该,人品不好,运气比遇见天上下硫酸还要好。不过这个男人围着围裙的样子倒有些让她意外的感觉温馨。而这有力也没再为难她,洛以为借口上厕所拿着电话便打给了薄荷,谁知道刚刚接通,电话那端就疑似传来有力的声音。洛以为当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意识到,这色狼也打电话求救?而且还貌似是问……和女人怎么培养感情?

    洛以为那个囧,立即切了电话,自己坐在马桶上囧的不肯出去了。

    直到有力的声音从洗手间外面传来:“出来吃饭了。”

    洛以为忍着尴尬又踌躇徘徊了好久,直到有力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在里面吃屎啊?”

    “你才吃屎,你全家吃屎!”洛以为‘碰’的踹开门怒气腾腾的瞪着外面的有力,这个没教养的死男人,不知道说人吃屎很难听啊?显然洛以为自己也忘了,她昨天是如何骂人家是畜生又下作。

    有力倒是没理洛以为反骂他的话,指了指桌子上自己难得动手准备的德式早餐:“吃吧。”

    洛以为惊诧的盯着这一桌的美食,这么丰富?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好像真的是比较正宗的德式早餐。家里的中国式早餐早就吃的洛以为想吐了,所以当下洛以为也就把有力骂她‘吃屎’的话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去,坐下来拿起勺子和叉子便吃了起来。

    只是一口,洛以为险些感动的哭了出来。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餐,一定属于这个早上了!吸了吸鼻子,洛以为正式的埋头苦干。

    对面撕着面包边嚼的有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着洛以为低头吃的一脸香的模样轻声的问:“好吃吗?”

    洛以为‘唔唔’声的直点头,嘴上几乎没空答话。真的太好吃了,绝对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早餐。

    有力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给人做早餐看见别人吃的这么开心原来自己心情也会变得奇好。当下计上心头,盯着洛以为便又道:“想每天早上都吃到这样的早餐吗?或者,每天还可以吃到午餐、晚餐……”

    “唔唔……当然想……”洛以为抬头感动的望着有力,这男人原来还真的有作为人的优秀的一面,实在是手艺太好了。

    “和我交往,我就让你每天吃到这样的早餐,中式、德式、意式、英式、法式、韩式、日式。”虽然他拿手的早餐真的只有德式和意式,但只要这个女人愿意上钩,那他也愿意向李泊亚恶补。凭他做饭的天份,这都不难。

    “哐当~”洛以为手里的勺子掉在了桌子上,有力抽了两张纸扔给她有些嫌弃道:“擦擦。”一个大美女,吃饭的模样却像饿狼扑食似的,虽然他看着也无伤大雅甚至还有些可爱,但总是有损形象。

    洛以为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依然愣愣的盯着有力木讷的问道:“你的终究目的就是为了和我上床?”

    有力一顿,被戳穿了。

    洛以为鄙夷的看着有力,多费劲儿啊,这男人。为了和自己那啥,玩出这么多花样。还好她临阵没乱阵脚,没有被美食所惑!几顿饭就想把自己搞定,他太小看她洛以为了!

    有力握拳轻声的咳了一下:“如此说吧,洛小姐。每个和女人交往的男人终极目标都是为了和那个女人上床。而我,愿意和你培养感情,你喜欢吃我做的早餐,我们何不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呢?实话说,和我正式交往女人不超过五个。”

    “所以我应该感到荣幸吗?那我请问你,您的正式床伴有多少?您不正式的床伴又有多少?我的确喜欢吃你做的早餐,可我还没做好和一个花心滥情拥有无数床伴的男人交往,即便他……能做出让我喜欢的早餐!”她玩不起这样的游戏,也不敢玩。

    有力深思的看着洛以为,洛以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我该回去了。”昨夜一晚未归,回去还不知道要被怎么批斗呢。还好今天是下午班!

    “为什么你不敢?不敢和我试一试?我愿意和你培养感情,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试一试?”有力盯着洛以为转过去的背影,这个女人实在太让他费解了,可越是这样,他内心对她的征服**就越深。

    洛以为真的很难得碰到这样执着的男人,即便他的目的那么明确,可是像他所说的,哪个男人和女人交往不是为了上床呢?她甚至清楚之前交往的每个男朋友都是为了和她上床,如果不是她的坚持,如果不是她看透了那些本质,如果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她也不会对爱情彻底无望,对男人彻底失望。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冷冷自嘲的笑了笑:“你要不起我这样的女人,明白吗?和我交往,你会后悔的!”

    有力轻缓的站起来,盯着洛以为的背影自我策定的道:“我不会。”

    “呵……大话!我不会做饭,我不会洗衣服,我不会打扫房间,我空有样貌和身材。我甚至……不肯让没让男朋友亲近。这样的女人你受得了吗?我不能忍受男朋友和他的前女友还有牵连,不能忍受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发短信打电话抛媚眼。只要和我交往,就必须和一切女人断绝关系、联系。你受得了吗?你受不了!你缺不了女人,我不缺男人。我们天生就是两条平衡线!”

    说完洛以为轻声的哽咽了一下,就那么难吗?女人要的其实并不多啊,她愿意学习打扫洗衣服做饭,可是男人为什么不愿意和别的女人切断一切联系呢?为什么有了她却总是还想要拥有别的女人,看别的女人,与别的女人暧昧。却口口声声的说着爱她。这样的男人们,她怎么可能怎么愿意怎么会有安全感将自己交付?

    洛以为不想再受伤害,受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迈开步子准备离开,她想这个男人也应该够清楚她的意思了。可是身后一暖,一个强大的怀抱将洛以为拢入,洛以为浑身一怔,耳边一热只听得那男人用字正腔圆的中国话附在耳边而道:“如果,我愿意和一切女人都断了联系断了关系断了暧昧呢?你愿不愿意和我试一试?我们就先培养感情,这之前我绝不碰你!”

    洛以为惊诧,他在……说什么啊?

    洛以为对薄荷说不出来,说不出她在那一刻心动了那个提议,说不出她竟然答应了要和那条色狼试一试的话。洛以为不敢给薄荷提起有力这个男人的名字。她知道他和别的男人一样,都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可是她却又知道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至少他给了一个誓言,就是不知道这个誓言……他真的能做到吗?她很好奇。就是这个好奇……让她感觉自己今后会万劫不复啊!

    *

    湛一凡将车停在车库,还没下车车窗就‘砰砰’被敲响。

    湛一凡抬头,看到自己的母亲大人正一脸暧昧的看着他们二人。薄荷总觉得脸色有些发烫,推门下车就听到自己的婆婆满含期待和好奇的声音问她:“荷儿啊,昨晚过得怎么样啊?”

    薄荷向湛一凡投去求助的目光,湛一凡敛眉看向自己的母亲:“妈,我们还没吃早餐。”

    “哦,午餐已经准备好啦,快进来,我们一起吃饭去。妈妈亲自准备了丰盛的大餐哦……”

    薄荷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婆婆放过了自己,哪只刚从侧花园迈进大厅就听得婆婆的追问:“你们还没回答我呢,昨晚的洞房满意吗?好不好玩啊?”

    薄荷捂着额头,婆婆的热情就像一把火。

    “老婆。”还是公公湛国邦比较了解薄荷初当儿媳的心情,拉着自己的老婆到一边去教训了。不过看样子倒像是反被婆婆给教训了?

    “我妈是害怕我昨晚欺负你。”湛一凡拉开椅子,乘机附在薄荷耳边解释。

    薄荷笑了笑:“我知道。妈妈没别的意思……其实我感觉很温暖,不必担心我。”

    被妻子反训的湛国邦走过来正好听见这窝心的话,勾了勾唇也道:“薄荷,你觉得温暖就好。其实妈妈是担心你刚进这个家门会觉得不习惯,只是话题没挑对而已。”

    宋轻语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这话题很尴尬吗?我只是想和你在窑洞拆除前也去那里睡睡看,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哼~”

    湛国邦立即拉过宋轻语低头亲了一口:“好老婆,你明知道我们马上就要赶回英国,这窑洞有时间住吗?”

    薄荷惊诧的看着亲热的公公婆婆,这感情……果然是好啊。

    “咳……”湛一凡轻咳了一声,宋轻语立即推开自己的丈夫,脸上也闪过一抹疑似的红晕:“谁要和你住了。”话题立即转向薄荷又笑呵呵的道:“不过荷儿啊,一会儿吃完饭你和一凡赶紧准备一下行李,我们马上赶去英国。薄家回门的事儿……不回也没关系吧?”

    薄荷弯了弯嘴角:“没关系。”不回门,就当时她和薄家正式疏远关系的第一仗吧。从今往后,薄家,她是能少踏入就尽量都不去了。

    宋轻语满意的点了点头,湛一凡看了自己的母亲低声提醒了一句:“英国婚礼,能从轻从简更好。”经过昨天一天的折腾,他是知道婚礼究竟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儿了。

    “坚决不行!我可告诉你们,昨天那婚礼我简直是看不下去了,要不是我对这里还人生地不熟的,关系也不好弄,昨天那婚礼绝对不止那样过家家似的。简直是对不起薄荷了……荷儿啊,你放心,到了半个月后英国的这场婚礼啊,妈妈一定会给你们举行的又隆重有盛大,至少不能比凯蒂王妃差到哪里去是不是?哈哈哈……马车,皇家军队什么的我已经开始联系了,对了老公你回去再给泰晤士河联系几艘轮船……”

    薄荷打了个寒颤,昨天那样了还看不下去?还对不起她?只是过家家?还要更隆重更盛大?她的婆婆,就像一把火啊。

    “妈!”湛一凡搁下刀叉,蹙着眉头看着宋轻语,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漠然和迷离:“昨天那婚礼,我和宝宝都很满意。英国的婚礼,你别插手。”

    宋轻语表情木然的看向湛国邦只说了一句:“你儿子真恶心人。”

    薄荷恨不得此刻钻到桌子低下去,他怎么当着爸妈的面喊出来的?他不觉得饭吞不下去啊?薄荷将脸埋在盘子里,当做自己是陌生的过路人。

    宋轻语看着儿媳那模样也不忍调侃,只好反问湛一凡:“怎么,难道你还想自己准备啊?”

    “嗯。你别插手,我准备就行。”湛一凡淡淡的道,切了一块牛排准备往薄荷的盘子里放,扭头才看见薄荷脸几乎就要搁盘子里了。遂道:“老婆,快把脸从盘子里抬起来,我给你切牛排。”

    薄荷捂着脆弱的心脏:“湛一凡,你正常点儿行不?”

    湛一凡一本正经:“你这就不对了,拐着弯骂你老公不正常。不贤惠!”

    薄荷叹气,她从前怎么就没发现湛一凡有时候能这么贫嘴呢?

    吃完饭薄荷原本想和婆婆一起收拾碗筷却被宋轻语挡着道:“让张姐和刘姐弄去,你们上楼去收拾行李啊。衣服什么的都不用带,伦敦家里面都有。就带你看着必须带的就行。”

    薄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正要和湛一凡上楼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薄荷掏出来一看顿下脚步对湛一凡笑笑道:“等一下,是舅舅打来的。”遂接了起来搁置耳边柔声道:“喂,舅舅。”

    “薄荷啊,昨天是你婚礼,舅舅知道你忙没给你打电话,没生气吧?祝你和一凡新婚快乐,举案齐眉,白头到老啊。”

    “谢谢舅舅的祝福。”

    “舅舅给你打电话不仅是说祝福的事儿,还有那庵上的人捎了信下来,说是那住持有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还说她想起很重要的信息来,你看你是回来一趟还是让我带着那住持去云海市见你?”

    薄荷一怔,有重要的东西给她?还有重要的信息!?

    薄荷立即急急的问道:“舅舅是什么她没告诉您吗?”

    “我去了庵上一趟,她就说要亲自给你,可能是你妈妈的日记本什么的。还有一个重要信息也没给我说究竟是什么。”

    薄荷捂着电话看向湛一凡喝楼下的宋轻语激动道:“是妈妈的日记本!可妈妈的日记本怎么会在那庵庙里呢?不行,今天下午我不能去英国,爸爸妈妈一凡,我必须赶回白阳镇去一趟!”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肩,脸色凝重道:“你先别急,我马上和你回去便是。妈,你和爸爸先回去吧,我和宝宝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他知道此刻在薄荷的心里,什么事情也比不上她妈妈的消息还重要。

    宋轻语对白合的消息也颇为紧张着急和关心,当下便立即点了点头对湛一凡的决定没什么犹豫的。

    薄荷感激的看了眼自己此刻的家人,再次拿起电话至耳边道:“舅舅,我和一凡马上就赶回来。”

    舅舅却语带关心和疑惑的问道:“你和一凡现在赶回来会引起薄家人的注意吗?要不我带着住持悄悄去云海市一趟吧,有醇儿接待我们再去见你,这样或许更方便一些。”

    ------题外话------

    ——今天这张欢乐无限吧?哈哈,反正是把我自己都给写笑了。

    ——这张标题不知道该侧重以为还是薄荷他俩。取名无能,orz……(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