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3 传说中的洞房

103 传说中的洞房

    被薄薄的头纱掩盖住面容的薄荷已是泪流满面。

    直到湛一凡轻唤声传来才猛然惊醒。隔着面纱摸到了她温热湿润的面颊顿时有些着急的低问:“怎么了?”

    薄荷立即摇头,声音有些哽塞:“没……”就是被感动了。

    司仪看出因果随‘哈哈’一笑:“看来,新娘已经被新郎感动了,那新娘也有什么话对新郎说吗?”

    薄荷点了点头,接过话筒,只是声音已变得有些沙哑轻慢的道:“刚刚湛一凡的话,让我倍受感动。同样的,我也很感激他。其实从前,我觉得和他相遇简直是我这辈子的灾难,是我最不堪回首的记忆之一。可是现在想想,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让我们注定要在一起。谢谢你……在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候出现,肯牵起我的手,给我幸福。”

    薄荷不认为自己是个会说话的人,可是这些心里话却那么自然的说了出口。这话一出口,感动的人是湛家,尴尬的却是薄家。薄荷那一句‘在我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候’犹如无声的最有力的一道指责,让薄家人脸上既无颜面也在活活的凌迟着薄光迟来的良心。蔡青奕更是忍不住的对薄荷迸发出责怪的眼神,爷爷奶奶也是高蹙眉间,薄烟脸上则是一片凝重,不知是在思考薄荷的那句话还是依然在疑惑薄荷此刻的坦然平静。

    司仪似乎也见到气愤不对立即便道:“恭喜两位新人交换戒指成功,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挑起新娘的头纱,然后亲吻新娘了!”

    湛一凡轻轻的掀起薄荷头上的薄纱让它放到她的脑后,薄荷此刻是脸色酡红,一面娇羞。虽然还有些泪痕,可是人却已经是雨过天晴。

    台下的薄烟在看到一面娇羞的薄荷时,看在眼里更加的满腹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是薄荷太能隐藏了吗?不然为什么她像是没事儿人似的,还能如此平淡如此安静淡然的进行这场婚礼?还一脸的娇羞幸福!?难道是自己把东西放错了?如果放错了,可是为什么早上薄荷离去时,却是那样一副悲戚欲痛的神情!?

    薄烟的心很乱,今天容子华以工作为借口并未出席这场婚宴,可是薄烟知道他根本就不忙,他根本就是义工作为借口逃避。薄烟的心狠狠的抽痛着,如果不是在乎又怎么会逃避呢?而这场盛大的浪漫唯美婚礼更是刺痛了她的心和眼睛,无论她怎么努力,薄荷总是能轻易的抢走她所有的光芒,抢走所有的目光。薄荷总是那么出色,从小到大,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如今的职业,薄荷永远是那一副高高在上而又清高的模样,而薄烟总是需要咬紧牙根暗暗的较劲儿才能追上她的步伐。而现在,她就能不在乎她那让她不堪的身世而继续幸福的举行这场盛世婚礼吗?薄烟困惑,第一次她觉得自己有些不了解薄荷。而薄烟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两个人的感情一定远远不止他们外人看来的那般只是相敬如宾,他们对对方的感情……似乎已经超过了她的想象!?

    薄荷现在哪里管得了薄烟的心思,湛一凡捧着她的脸,她轻轻的拉着湛一凡腰间的衣裳。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第一次亲吻啊……薄荷轻轻的咽了咽口水,湛一凡却是低笑:“紧张什么?傻瓜,只有你才配得上那戒指,乖不紧张啊。”

    薄荷微微一顿,六百万?这让薄荷想起自己的初夜,一掷百万的笨男人。在他眼中,自己的一切都那么价值千金么?自己真的是他的稀世珍宝?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薄荷的心想起他刚刚说的那些话,狠狠的撞击颤抖,莫名的越加感动了。原来人的情绪可以如此的复杂而有强烈!

    不等湛一凡亲吻过来薄荷便已经情不自禁跟着心里的感动踮起脚尖碰了碰湛一凡的唇。

    “啊……”下面有人为薄荷的这一主动而轻声低呼,正是胡珊和王玉林还有洛以为。

    湛一凡双眸一眯,双手揽着薄荷的芊芊细腰向自己贴来再也不客气的低头用力堵住了薄荷那早就让他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的红唇。

    下面响起一片轰烈的掌声,除了蔡青奕的虚伪假装应付,除了满腹疑惑和恨意泛滥而无动于衷的薄烟,除了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薄家人之外,几乎人人都在这一刻为他们而祝福,被他们散发出来的甜蜜幸福而感染。

    送完戒指的洛以为在一旁感动的看着一切,她的学姐终于幸福了。呜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有力鄙夷的看着感性的洛以为,有这么感动吗?看别人结婚都能看哭了?她绝对他见过的第一个!不过,有力还是不由自主的从衣服里掏了一张纸巾递给了身前的洛以为,洛以为回头看了眼,纸都没接过就默默的走开了。

    有力半张着嘴,这女人……纯属的欠收拾是吧?

    “有力,你的下巴,你的脸,怎么突然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突然钻出来站在一旁的李泊亚抽过有力手里的纸,没良心的问。看来他也是白担心了,Boss夫人朋友并不是个吃素的兔子嘛。

    有力狠狠的瞪了李泊亚一眼将纸巾抢了回来,然后狠狠的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两脚,瞪着李泊亚只说了一句话:“滚!”说完他自己也转身走了,李泊亚摸了摸鼻梁,有人吃闭门羹吃的还不轻哦。居然敢叫他滚?好,尤里·马丁,你总会后悔的。

    这一次,湛一凡没有吻花薄荷的唇妆。两个人喝香槟、切蛋糕,一切的程序都走得那么顺利而又自然,两个人不经意所散发出来的甜蜜幸福更是让薄家人感到诧异。

    别的人或许不清楚,可是他们却是看着这两个人平日里的相处有多么的相敬如宾的。

    本来爷爷和奶奶也相信这两个人孩子是愿意相处结婚的,甚至看到他们之间的一些小细节相处,但是也远远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的自然。

    蔡青奕心里则是非常的不痛快,原本想这两个人的结合已经让她很不顺眼了,只有他们的感情来说才能让她稍感安慰,薄荷嫁给湛家的动机两家人都清楚,原本看着他们也是相敬如宾而已,想薄荷嫁到湛家去也不会如何的幸福。可是今天一到婚礼现场蔡青奕就渐渐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如自己的想象那般。整个度假村的场所,婚礼现场的精致搭景布置,大制作的花艺,大牌的婚礼策划公司,就连糕点、喜糖等小细节都是非常高档奢华的,就连他们薄家也准备不出这样的东西,这刚到云海市的湛家却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做的如此只好?还有那国际味道十足的婚纱大片,就连那二十八辆豪车都让蔡青奕开始耿耿于怀。现在,看到薄荷和那湛家小子在前面那么的幸福对视这让蔡青奕内心的气愤点更是升到了极致。凭什么?为什么?这本来就该是烟儿先举行的婚礼,凭什么让着薄荷先举行了?还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还举行的这么盛大,就连那许多大人物是他们薄家都请不来的。这让后面烟儿的婚礼怎么举行为好?

    薄光心里也是微微的叹息,他渐渐的有些明白某些事,看来这两个孩子的感情真的不如平日里所表现的那般平淡,从今天看的出来这两个孩子从前的感情多少有些低调做戏的成分。如果真的只是给他们表演低调平淡,薄光心里就不得不对他们刮目相看了。是怕他以更多薄氏的利益去要求薄荷或是湛家?薄光想到这里心都凉了,自己的女儿女婿如此防着他,他能不凉吗?虽然如果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感情真的如此好,他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更好的机会的去为薄家谋取更多的利益,可这样的事实还是让薄光心里深深的沉重起来,再加上薄荷之前说的那句话,薄光紧抿着唇表情变得越加凝重。

    薄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话筒握在手中,看了众宾客一眼缓缓笑道:“其实,今天的婚礼并不如你们所看到的这么顺利。”薄荷此言一出,薄家人皆是一震,下面的人皆是一片轻声的喧哗和讨论。薄烟深深的凝视着薄荷,薄荷也将目光淡淡的投向她,缓然一笑:“也许,我真的让某些人失望了。”然后移开视线,“在这里我要检讨我自己,就算收到再让自己不开心的礼物也该开心的收下,首先不管这个人究竟出于什么动机,也是对我新婚祝福的一种表现。不愉快的,我今天统统会忘掉,而愉快的,通通会成为我今天婚礼最珍贵的记忆。”

    薄烟的心激烈的狂跳,怎么会这样?薄荷这是在公然的警告她?薄荷竟然……竟然能如此平淡的叙述这件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薄荷不在乎?她真的不在乎?她在告诉她薄烟,在警告她薄烟!?薄烟的视线投向那湛夫人宋轻语,难道湛夫人早就偷偷告诉薄荷事实了?可是不可能啊,薄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恰当情绪……不,其实有的,有的!只是很细微,这些天薄荷的态度在渐渐的转变,对母亲的态度对父亲的态度对薄家所有人的态度都在转变!可是如果她知道了她为什么不公开摊牌呢?又或者说,既然她能如此平淡的警告她,为什么不直接戳穿她?

    薄烟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前方的薄荷,第一次她觉得这个姐姐让她举得有些害怕。心思……毫不输于自己?

    薄荷看到薄烟那方寸大乱的表情心里才豁然舒畅。怎么,薄烟。我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警告了你,你就害怕了?凭你的聪明该是已经猜出我薄荷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吧?有没有觉得功亏一篑?有没有感觉到她薄荷其实隐约是一股强势的威胁?薄烟,我就是要你害怕。不戳穿你那是因为我自己是不想破坏这场对我太重要的婚礼,可是要让你害怕,实在太简单了!

    薄荷微微的敛起自己的厉光尽量将自己放的柔和,撇开落在薄烟身上的视线缓缓又道:“也要谢谢两个人。谢谢爸爸,谢谢妈妈。”

    蔡青奕一怔,会感谢她?她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薄光微微敛眸,这丫头要做什么?心里也是淡淡的不安。

    “为什么呢?‘养育之恩’当然说不完,当下最重的感谢是爸爸提供的婚纱。爸爸说,这婚纱是当年他亲手设计又亲自送去意大利所裁,原本是要送给我妈妈的,可惜因为我,妈妈并未披上这么完美的婚纱。我心里感谢爸爸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当做礼物送给我,这是我这个婚礼收到的最好最贵重的礼物,能穿着它出嫁让我觉得很幸福,谢谢你爸爸啊,谢谢你妈。”说着薄荷还煞有其事的对薄光和蔡青奕鞠了一躬,只是弯下腰的那一瞬间薄荷却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蔡青奕,这也是我送给你最好的礼物,谢谢你这些年的‘苛刻’养育,你总该感谢我向你提供的这个能割你心的信息吧?

    蔡青奕的心的确犹如被刀割一般的痛了起来,这婚纱……是薄光给薄荷的?这婚纱,这婚纱……是他当年做给白合的!?

    蔡青奕扭头看向一面沉寂的薄光,他当年给白合做了婚纱?而且还存放了这么多年?如今送给了她的女儿!?蔡青奕怎么可能不痛,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一切?!

    “薄光……你好样的!”蔡青奕忍不住的掉落眼泪,只能匆忙的狠狠的瞪了薄光一眼转身便隐身消失在人群,薄光微微的合上双眸,送给薄荷并不后悔,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心平静。可是这丫头在这时候说出这婚纱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为什么薄光只觉得自己心里的不安开始越来越深,从这场婚礼开始薄荷仿佛就已经离薄家离自己越来越远?

    宋轻语拿着话筒作为婚礼的结束语婚宴的开场话:“谢谢给位赏我湛家颜面的贵客参加这场的婚礼,宴席即将在A区的餐厅举行,请大家移步前往……”

    薄荷被湛一凡拉着站在一旁,湛国邦也忙着和云海市的一些高干人物攀谈拉拢关系。

    洛以为和王玉林还有两个伴娘也跟着去招呼,薄荷和湛一凡则在回到休息室去换酬宾时需要穿的衣服。薄荷换上大红色的旗袍,依然是白色的貂毛披肩,湛一凡也换了一套西服,换了一根鲜艳的大红色领带。

    化妆师给薄荷补妆,发型师也将薄荷的发型微微的改变了一下,拿掉那紫玫瑰插了一根红色的玉簪子,温婉高雅的西式新娘子顿时形象一转就变成了高贵而低调华丽的东方新娘子。

    薄荷看到湛一凡的领带眉梢一挑,伸手将湛一凡的领带挑了出来笑拽了拽:“没想到,这颜色还挺配你的。”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冰凉小手揉了揉:“冷不冷?”这颜色他倒是不怎么在乎,就是看她穿得单薄,即便今天天公作美比较暖和,可那薄薄的旗袍他看着怎么都不太适合这样的寒冬。

    薄荷摇了摇头:“不冷的。喝点儿酒,就更好了。”

    湛一凡却是拧眉:“不许喝酒!”

    “你觉得可能吗?”哪有新娘子不喝酒的?当别人都是傻瓜吗?

    湛一凡揉了揉薄荷那已经变得粉嫩的脸蛋儿:“怎么不可能?你已经喝了些香槟,不许喝了。”今晚可是他们最重要的时刻,她敢给他喊‘春卷、小凡凡’然后再像猪一般睡着,他一定做也要把她给做醒!

    薄荷瞪大双眼,这男人怎么这么霸道啊?她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但是新娘子不喝酒,可能吗?可能吗?这一切又不是他说了算。

    这一切,还真的就是湛一凡说了算。

    不说洛以为这个伴娘自备特别改装过的‘五粮液’,就说有人要亲自给薄荷倒酒的时候也让湛一凡一句‘不必,不必,我们自己来便是’或是有更加不识相非得倒下去的人也被他一个阴冷的眼神给挡了回去。当然,面对那些神级一般的领导,逃得过去就让洛以为、王玉林、湛一凡喝,逃不过去的时候薄荷的酒也是偷偷的假着喝。

    于是,整个婚宴薄荷真喝了不少雪碧,就算原本有些饿的肚子到最后也被雪碧给胀的直打嗝。而湛一凡有两个不动神色酒量却如牛的伴郎,于是湛一凡也完全没有醉的迹象,倒是有力有些酒气熏人,到宴会的时候倒在沙发上小眯了一会儿。

    薄荷和湛一凡是今天的新人,自然是要开跳宴会的第一支舞。

    薄荷很少跳舞,不是舞技不好,而是她从前就几乎没有桃花运,就算有也被她的冷漠高傲气质给吓跑,哪个男人敢真正的上前邀她跳舞。她跳过舞的对象,只有容子华和花延曲二人。和花延曲的那支舞是在大二那年的今天,是圣诞节晚会,薄荷第一次穿着礼服出现在众校友的面前。虽然礼服并不是特别美,可是黑色的斜肩礼服和那洁白的肌肤形成那强烈的色觉对比,再廉价的礼服在了那一刻都不再廉价,而薄荷也渐渐的让众校友发现,原来这个学生会的部长竟是个冷美人,但因为薄荷那实在差劲的舞技而让花延曲的脚受了不少苦,也让薄荷那一晚成了不少人的笑柄,这也是为什么从那以后每次学生会举办的舞会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参加的原因。

    和容子华的那支舞,是检察院的一次舞会,容子华提前的预约邀请让薄荷难以拒绝,提前三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假象对象的在那里练习旋转。虽然那次舞她并会没有出任何差错,可是薄荷跳的很僵硬,到让容子华从那以后也没再邀请她跳舞,这让薄荷很是气馁了一阵子,私下里更是一个人在房间里练了不少次的华尔兹。

    这一次呢?薄荷看着湛一凡,她已经换上了大红色的美艳晚礼服,湛一凡也换了比较干净低调的白色西服。他好像什么颜色都能驾驭,轻易的就能成为这在场所有男人中最让人瞩目的那一个。握着手,携着腰,扶着肩,薄荷有些紧张,舞姿还会僵硬吗?

    “别紧张。”湛一凡仿佛又看穿了薄荷的心思,携着她慢慢的迈开了舞会的第一步。薄荷轻微的呼吸着,低言:“我怕我的舞姿僵硬。”

    湛一凡低头:“为什么?”

    “你没发现,我的舞姿很僵硬吗?”

    “没有……”

    “那是因为你正在和我跳,外人眼中的我现在一定很僵硬。”薄荷又开始懊恼,对这有些阴影的华尔兹,她还真的是充满了忐忑没有信心。

    “不要想那么多,就当这些人不存在。闭上眼睛。”

    薄荷不闭,跳舞闭上眼睛,她万一踩到他了怎么办?不是更丢人?

    湛一凡咧嘴一笑冲着薄荷露出大白牙:“乖,闭上眼睛。”

    薄荷听了这句话还真的不由自主的将眼睛闭上了,自己心里也是微恼,怎么他说什么自己就跟着做了呢?湛一凡微微弯腰低头俯在薄荷耳边以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低喃道:“想象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青天白云,在刚刚举行婚礼的湖边草坪上……蝴蝶在飞舞,蜜蜂在彩迷,花儿在脚下齐齐绽放。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在我怀里,我抱着你,我们随便的起舞……”

    薄荷的脑海里随着湛一凡的话真的勾勒出那样一个美好的画面。好像还有暖暖的阳光,没有别的人,只有他们两个,就算是跳舞跳的再难看别人也不会知道,没有人看见自己……在这样催眠式的情况下,薄荷渐渐的靠拢湛一凡的怀里,两个人依偎在舞池中间忘记旁人的跳着自己的舞,就是这样的场景才越叫旁人羡慕而又嫉妒。仿佛他们此刻的世界,已经容不下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了,只有他们自己。两个人的身影如蝴蝶一般的飞舞、轻扬而又潇洒漂亮,还能如此的优雅。

    轰轰烈烈的掌声将薄荷惊醒,薄荷抬头欣喜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的手指轻轻刮过薄荷的鼻梁:“看,你跳得多棒。”

    “谢谢你一凡!”薄荷激动的踮起脚尖紧紧的抱着湛一凡的脖子,竟然连这个梦魇也被他给破了,他究竟还有什么做不到的?薄荷这一刻终于承认这个男人比自己厉害,远远的厉害着,厉害太多了。虽然承认事实很难,可是这样厉害的男人竟是她丈夫,她是不是也该由此而感到欣喜幸福呢?

    宾客们一对一对的开始涌入舞池,洛以为原本想借着机会吃点儿东西,身前却突然一晃站了个黑色身影。一个戴着金框眼睛的斯文男子站在面前,伸手向她:“美丽的女士,能赏个舞吗?”

    洛以为惊诧的放下手里的盘子:“我认识你,你也是伴郎。”

    李泊亚微微的一笑,露出温润的神情:“敝姓李,名泊亚。也湛先生的好友兼公司下属。”

    “你好。我是洛以为,是薄荷的好朋友。”洛以为对这个态度谦和而模样又清秀俊逸的男子倒是印象不错,他行事好像比较淡然温和,和自己的姐夫感觉有些相似。

    但是姐夫对别的女人天生有一种疏离感,这个李先生好像就好很多啦,似乎和谁都能相处很好似的,重要的是他看自己没有’占有欲’,与那有力完全的南辕北辙,这让洛以为很欣赏。

    “能赏个舞吗?”

    “当然能。”洛以为也是个单身,对于这样优质的男人的邀请自然拒绝不了,两个人很快就滑入了舞池。原本在沙发上小眯的有力‘猛’的坐了起来,双眼迸发冷光的盯着舞池里最醒目的那一对儿,这该死的李泊亚难道不知道那女人是自己的猎物?竟然敢对那女人下手!?

    李泊亚一个转身侧舞,挑衅的目光递来,有力顿时了然,这李泊亚是在故意挑衅?

    *

    坐上车,薄荷立即裹紧身上的黑色棉袄。

    “我们去哪里?不是回去吗?我好饿,想吃东西。”说着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不是早上田妈的那一晚八宝粥,自己估计现在已经饿趴下来了。

    “去哪儿?”湛一凡看向前座担当司机的西蒙。

    西蒙是个英国小伙,一头棕色的头发,一双茶色的眸子,也是个俊朗的小伙。从小被湛家从孤儿院收养,和有力、李泊亚他们俩一样从湛一凡年少的时候便被当做他的得力助手而培训,只不过西蒙一直效力于宋轻语,也因为常年担负着‘移动监视器’这样的职责而被湛一凡他们三人疏远,关系不如李泊亚他们两个和湛一凡来的亲近。

    西蒙转过身子用一口同样字正腔圆的中文正经的回道:“少爷,夫人让我负责把您和少夫人送到她给你们安排今晚渡过新婚之夜的地方。”

    “哈……?”薄荷来不及惊讶又有一个会把中国话讲得这么好的外国人,心里此刻只对那西蒙说的话而感到无比的讶然,还有特别准备的……新婚之夜?

    湛一凡也是拧眉:“我妈又玩什么花样?”

    薄荷轻轻的吞了吞口水:“真去啊?我们回别墅吧?”反正他们都已经出来了,里面的人怎么玩和他们也没关系,湛夫人在那里谁敢说闲话?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却对西蒙命令:“走吧。”

    薄荷诧异的看向湛一凡:“真去?”

    湛一凡一副淡定模样的安慰薄荷:“你要相信你婆婆。”

    薄荷顿口,她的确对自己的婆婆没什么怀疑的,也知道她不会坑他们,可是她心里怎么就那么的忐忑呢?不知道婆婆把洞房准备在哪里?浪漫的还是温馨的?薄荷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燥热起来,洞房……他们初次二次三次都没了,洞房着实、应该、理所当然的也没什么好期待的了吧?可是她看身边的湛一凡,怎么感觉他神色间都有些隐隐的藏不住的兴奋呢?

    车子很快便又听了下来,大概十分钟的路程,而范围依然在天湖度假村之内。

    但是当薄荷和湛一凡站在这个所谓的‘洞房’面前,都像是被N道雷劈过一般的呆了。所谓洞房……就真的是个洞?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薄荷捂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郁闷,她曾在这天湖度假村工作过,因为这里四面环山,所以这里的确有非常特别的‘洞房’,因为这里曾经的确是举行婚礼的最佳目的地之一,这里还有一个非常特别的特色,那就是窑洞。

    而这里也是一些工作繁忙的新婚夫妻‘蜜月’的最佳地,在这个休闲的度假村休息那么两三天过个小蜜月可以说也是非常符合现在都市白领夫妻们。而这些蜜月洞房布置的也非常漂亮,薄荷倒是没见过,她的工作性质还轮不到这里来,但是听同期工作的人说过里面是如何的有特色,豪华饿又是如何的豪华。薄荷就奇怪了,既然这里都被拍卖了,这些‘洞房’还能完整的保存着吗?

    西蒙已经驱车快速离开了,薄荷和湛一凡拿着钥匙站在门口踌躇徘徊。

    “进去?”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也是一副被抽尽力气的模样,“我一直觉得我的母亲是个奇葩的女人,今儿看来我这些年的认知是没有错的。”

    薄荷轻锤了一下湛一凡的胳膊:“不要这样说妈。妈妈挺可爱的,虽然吧我也没想到她能给我们准备个洞房,更没想到她给我们准备的是如此的……‘洞房’,可她也尽了心思了。而且你不知道吧,这洞房贵着呢,我打工那会儿,这总统蜜月套房一晚是两千元。你以为便宜呢?”她看这门口,也被精心装饰过的,树藤,还有水泥建筑的门框,门都是防盗门,一看质量就知道是个蜜月套房!

    湛一凡深深的叹了口气,拿着钥匙插进门锁里,一扭一转,‘啪’的一声门开了。

    都说窑洞春暖夏凉,一走进这洞房薄荷就觉得果然如实,根本不需要穿身上的棉袄就非常暖和了。而且,没有让两个人失望的是,房间装修的很精致,吊顶墙面都非常的有现代风格,而这里的设备也非常齐全,三十六寸液晶挂墙液晶大电视,从床到沙发都铺着白色绒毛的地毯,沙发是奢华的皮质沙发,上面也扑了北美风的皮毛,大红色色的大床上用紫玫瑰花瓣摆了一个爱心型状。浴室、休闲床榻、电脑这些应由尽有,还有一个能煮开水的灶台,咖啡机,面包水果,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洞房’,必定是豪华套房错不了了,看来婆婆真的费了不少心思。

    让薄荷眼下最开心的是,休闲床榻上的矮几上摆满了香喷喷的食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的薄荷脱了羽绒服脱了鞋光着脚走过去爬上塌,坐上去摸了摸榻上的温度薄荷才诧异道:“这是炕吧?好暖和。你快上来。”

    湛一凡从小哪里坐过炕?先是有些犹豫,不过也慢慢的爬了上去,果然温暖。

    薄荷拿起筷子赶紧往湛一凡碗里夹菜:“都是热的。果然是咱们的亲妈,饭菜都是放在炕上的,敬酒的时候我就饿极了,看见别人吃我却只能喝雪碧,现在终于能填肚子了,人生最开心的事情也可以这么简单。”那就是填饱肚子啊。薄荷埋头便吃,现在她的食欲好的不得了,从早上到现在都只吃过一碗八宝粥,所以才感觉吃什么都是香的啊。

    湛一凡拿起筷子夹了两口菜放进嘴里,却觉得有些食不知味的抬头望着薄荷轻唤了一声:“宝宝。”

    “噗……”薄荷嘴里的东西完全不受控制的全部吐进了自己的碗里,一杯茶水递来薄荷立即接过一口喝光,放下茶杯抬头疑虑万千的盯着对面依然面不改色的男人,薄荷指了指自己,忐忑非常的疑问:“让我确认一下,叫的是我吗?”

    湛一凡沉眸:“这里还有别的人不成?”

    “湛一凡,”薄荷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你又玩什么幼稚?”猫猫这个名字她才刚刚接受,又来个‘宝宝’他是要把她恶心死吗?

    这个男人成熟起来觉得叔叔似的深沉,她都斗不过。可这幼稚起来怎么就没边没际了?他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湛一凡摸着下巴宛然一笑:“你是我的宝,当然是宝宝了。”

    “那我从前是你的猫吗?”

    湛一凡点头:“一开始,的确像我的猫。”能挠死人,也能痒死人。

    薄荷望天:“可我也是你老婆啊,你叫我老婆不就好了吗?那什么宝宝不许叫!”她一定会被恶心死的!

    “不行。”湛一凡认真的摇头,深邃的眼眸点染星光:“你是我的宝贝,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名字能代替它。”

    “湛一凡……”薄荷的脚从矮几下伸过去娇嗔的踢了那男人几脚。湛一凡一手抓住薄荷的脚腕,突然不怀好意的问:“你吃好了吗?吃好了,我们洗澡?”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炙热薄荷还能不知道他想什么?立即缩回自己的脚,然后将湛一凡的碗抢了过来一本正经的道:“我的碗不能吃了,你不吃我吃!”

    湛一凡真觉得自己不饿,不过看薄荷那认真吃饭的模样,为了延长晚上的战斗力时间和体力问题他也勉强又吃了一些。只不过薄荷还在喝汤的时候他就下了炕,说是去看看浴室看看有没有浴缸。薄荷其实根本就吃不下去,湛一凡一直坐在对面用无比炽热的目光盯着她,她吃得下去才有鬼。为了肚子和胃薄荷还是没有吃撑,湛一凡去浴室十分钟却还没出来薄荷本着好奇和怀疑也下了炕掇手掇脚的走到浴室门口,把这门往里面望。

    原来湛一凡正坐在浴缸边上在放热水,旁边放了花篮,篮子里全是紫玫瑰花瓣。紫玫瑰很便宜吗?怎么这么浪费?

    “进来。”湛一凡头也没抬竟然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薄荷,薄荷顿了顿还是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我先洗还是你先洗啊……啊……”话还没我问完湛一凡就一手将薄荷拉到了他腿上坐着。

    湛一凡眯着眸子,亲了亲薄荷已经变得粉嫩的脸蛋儿笑笑道:“当然是一起洗。”说着,手便来到薄荷的腰侧轻轻的拉下礼服拉链。薄荷紧紧的捂着胸口往下滑的礼服,回头看向湛一凡有些紧张和羞涩的道:“还是……我先洗吧……”在这里一起洗?还指不定要先发生什么。

    “刚刚吃完饭,你不运动么?”湛一凡大力一扯,礼服在薄荷的‘啊’声中还是被扯了下来。撕掉xiong贴,湛一凡亲了亲胖兔的嘴,起身将薄荷抱了起来再温柔的放进浴缸。

    薄荷抱了一捧紫玫瑰捂着自己洁白的兔子,羞红着脸望着已经开始缓慢脱着他自己衣服的男人轻轻咽了口口水:“真的一起洗啊?我看妈妈又给我们准备睡衣来着……”薄荷其实有猜过是不是情趣内衣,所以他确定他不看?

    湛一凡手下的动作果然顿住,遂低头看薄荷:“等会儿洗完了你再穿给我看。”

    薄荷绝望,这肚子里全是饭菜,坐在炕上坐久了全身也是懒洋洋的,根本就没力气那啥,可他却精神奕奕的让她很是绝望啊。

    湛一凡坐进浴缸将薄荷抱进怀里,开始吻着她脸和嘴,一边吩咐:“宝宝,你自己脱小内裤啊……”

    薄荷舔了舔干涩的唇瓣:“不……不许叫我宝……宝……湛一凡你别咬啊,温柔点儿!”

    他一粗暴,她就阴影。也不想想他自己的SIZE,他不温柔,她等会儿能承受么?

    炽热的呼吸在耳边响起,只听得湛一凡的低笑在胸前传来:“我会的……宝宝……”

    “嗯……一凡,你对这事儿……好像特别的热忱哈……”薄荷忍不住的问出了心中疑惑,他对这事儿如此上心,好像一天到晚精虫上脑?

    “专心!婚礼都走神的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低头重重的压上她的唇吻了吻,才低头看着她迷蒙醉人而又妖娆万分的眼睛低声道:“你不知道么……这个世界我只对你热忱来着……”

    从见到她第一眼,就对她的人,对她的身体热忱的再也不受控制,因为才愿意为了她一掷千金啊。

    ------题外话------

    ——这章真的把我自己都那啥到了……大家喜不喜欢‘宝宝’这个恶心又肉麻到不行的新昵称呢?O(∩_∩)O~

    ——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啊,七儿来到潇湘开始写网文整整三年的纪念日。感觉岁月流逝的好快。也祝所有女性同胞们三八妇女节快乐。(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