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2 唯美婚礼,我愿意

102 唯美婚礼,我愿意

    薄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顿时心情苦闷。嘴唇上化妆师精心化过的唇部妆容现在是毁的一片狼藉,甚至可以用‘不堪入目’四个字来形容。只要被人一看都能猜出嘴唇刚刚究竟发生了怎样被蹂躏的故事。

    薄荷捂着唇低低的哀嚎:“我不要出去了!”这个样子,怎么下车?而且据说下车时酒店门口堵了记者,她英明检察官的形象难道在今天就要毁于一旦了吗?

    身后的男人仿佛也看够薄荷苦恼的样子了,低笑着才伸出手将手里的口红递给了她:“喏。刚刚洛以为给的。”

    薄荷看着湛一凡手心里躺着的口红,想起他写了保证书洛以为让他用口红盖章的事情。薄荷立即接过来,还好这个口红和自己唇部上残留的唇膏颜色是一样的。薄荷立即将周围的妆清理了一下然后擦上口红才算是松了口气。等会儿再去补一下妆,至少现在看起来要比刚刚的狼狈样子好很多了。

    薄荷放下口红扭头看向一直笑着的湛一凡,伸手问道:“保证书让我看看。”

    湛一凡顿了顿,脸色有些难堪,不过还是从衣服里摸了出来递给薄荷。薄荷接过来并没展开,却是一脸怀疑的盯着湛一凡问:“该不会是根本没写胡乱应付吧?湛一凡,我就知道……”薄荷低头看向慢慢展开的纸,本以为是一片空白或者只字片语的应付而已,没想到却是真正的一份儿‘保证书’。

    薄荷咋舌,保证书的内容果真是按照以为所说的,一个字也不差。

    湛一凡收紧自己的手臂将坐在自己腿上的薄荷抱得更紧了一些,有些无奈的叹息:“即便没这保证书,我也会对你好的……可这上面写的什么家务分担,这不是废话么?我们需要做家务吗?还有那什么收入全交,我倒是想交给你管来着,你肯要么?能要么?还有……”

    “湛一凡。”薄荷简直哭笑不得,“你当时心里在想这些啊?写的时候,想的就是,这都是废话?”

    湛一凡老实的点了点头:“这保证书不适合我们。不切实际来着。”

    “可我也没让你真的一条一条按着做啊。这就是一种态度,你懂吗?态度,有时候比实际行动更让人感觉暖心,更让人放心。实际行动,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能每条都做到。”训话的时候别瞪鼻子蹬脸就不错了。

    湛一凡似乎不同意的挑眉,只道:“多做少说,将承诺的都付诸于行动难道不更好?”

    薄荷捧着湛一凡的脸:“你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像你一样啊?”

    湛一凡眸子闪过一抹喜悦,看着薄荷近在咫尺的脸顿时越加心动:“哦?我怎样?”

    “都像你一样,对自己女人那么那么那么好啊?”薄荷不知道别的情侣是如何的,可是湛一凡对她来说,的确是别人再也无法企及的。

    湛一凡掐着薄荷的腰,贴近她的柔软忍不住的再次凑上自己的唇,隔着她那蕾丝吻着她的锁骨,叹息而道:“总算你有良心,总算我的心不是白费。”

    薄荷笑,将手里的保证书好生的叠起来,这东西,她要保存一辈子。

    *

    最先到的地方自然是西区的湛家别墅。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长龙般的车队驶进洋楼花园里,劳斯莱斯幻影在门前的花园缓然停下鞭炮声还在继续。湛一凡最先下车,然后弯腰将车里的薄荷横抱了出来,早就站在门口的众人齐齐的扭开手里的礼花,漂亮的礼花‘砰砰’声的在空中炸开向薄荷和湛一凡头上落去。

    拂开一路的彩带和气球,湛一凡驾熟路轻的抱着薄荷便上了楼,英勇快速的就像一个打了兴奋剂的奥特曼。

    众人齐拥着新郎和新娘上楼,二楼左边最大的房间就是他们的新房,薄荷也睡过几次了,可是这一次进来的心情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房间,是他们的新婚房,以后他们可都住在这里了。

    推开房间,果然与之前的装扮、风格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房间做了一些小幅度的改装,原本的奢华欧美风变成了温馨的英伦田园风。换了一个古欧的高床,挂着华丽却又清新的床帐,四面都高高的挽着,更像是一个装饰,铺着柔软高耸而又好看的大红色被子。白色的木椅桌子,白色的窗帘,碎花的布艺沙发……

    薄荷最先看到的,还是床头墙壁上挂着的那副巨大的婚纱照,是他们在森林里拍摄的那一套,她头戴花环,穿着裸肩雪纺婚纱,如果不是知道那就是自己,薄荷几乎都要怀疑,那是那个坠入凡尘的仙子?那是她吗?真的是她?真不可思议,他们竟然能把她拍的那么漂亮。而穿着同样一身白的湛一凡,也犹似一个谪仙,两个人靠在一起坐在树下的这一幕,竟然定格成画挂在了他们的床头。

    薄荷觉得,不可思议,看着却是满心的温暖。

    还有各个大小的相框在沙发后面成了一个照片墙,全部都是他们的婚纱照,五套风格各异的齐聚一整面墙壁。四处摆放的陶瓷布艺娃娃都是成双成对,还有墙上,电视上贴的剪纸‘囍’都顷刻间有了新房的感觉。

    已经穿着小礼服的花朵儿和另外一个男孩儿在婚床上滚来滚去,就是所谓的金童玉女滚床。薄荷简直没想到,原来妈妈可以把这样的风俗都给准备了。整理清扫了一下身上头上的礼花彩带,伴娘王玉林在门外大喊:“茶水已经备好,准备敬茶哦。”

    薄荷看向湛一凡轻轻的咬唇:“走吧。”

    湛一凡轻轻的笑了笑,拉着薄荷的手两个人又在簇拥下下来了楼。下楼薄荷才看见休闲厅左侧的墙壁上果真挂了一副巨大的她和湛一凡穿着古装大红色的嫁衣照。薄荷的脸被映衬的面若胭脂红,头上的盖头还半挂在脑后,湛一凡帅气俊朗,两个人手里牵着大红彩球,背景如诗如画。这巨大的嫁衣照虽然与这欧式风格的洋楼格格不入,倒是挺像一副大海报,而海报里的人薄荷就暂时自欺欺人的认为和她和湛一凡都没有关系吧。(能吗?)

    宋轻语和湛国邦已然坐好,王玉林捧上两杯敬茶,薄荷和湛一凡则捧过茶规规矩矩的跪好。

    这项婚礼行程是中国自古以来比较传统的一项敬茶,薄荷并不反对,湛一凡起初倒有些别扭,可是湛国邦说了一句话:“跪吧,跪了从今以后她心里也会觉得真的是我们湛家的人了。”

    于是湛一凡默认了这项行程,似乎只要让薄荷觉得更加的心安理得,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薄荷捧过青花瓷的温水茶杯跪着递给自己的婆婆,这个从一开始便用心来疼爱她,锲而不舍的找了她二十八年,甚至帮着她守住了湛一凡三十三年的贞洁,这个女人,从今以后就是自己的妈妈了。

    薄荷诚心诚意的看着宋轻语正大光明的喊出那一句:“妈,喝茶。”

    “欸,荷儿乖。”宋轻语眼眶湿润的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放下立即给薄荷塞了一个大红包再亲手将薄荷扶了起来:“好孩子快起来,你可终于成我湛家的人了。以后这小子欺负你,妈妈还帮你收拾他!”

    “妈,我怎么会呢?别挑拨离间。”湛一凡不满的在一旁嘀咕。

    宋轻语冷哼哼,夫妻间哪有不磕磕绊绊拌个嘴的?现在嘴上说得好,她才不相信这儿子以后丁点儿都不惹她媳妇儿生气呢。

    薄荷忍着笑,神色舒畅。

    王玉林又捧着茶杯上来,薄荷和湛一凡接过来交换了位置再次跪下。

    “爸爸,喝茶。”薄荷将茶杯捧到自己的公公眼前,她和这个公公虽然没什么沟通,可是通过婆婆看得出来这个公公也是个好人,对自己也没什么意见。

    “好。从今以后,和一凡好好过日子。一凡从小到大没少被她妈妈折腾,大多都是为了你。”公公说的声音很小颗还是被婆婆听见了,于是宋轻语很是不满的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倒是湛一凡一副悠然欢畅神情:“爸,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儿子。”

    “去。红包拿去!”婆婆貌似摸了一个最薄的红包便扔给了湛一凡,而薄荷又从公公的手中接过了目测最厚的那一个。

    薄荷依然含蓄的忍着笑,只是轻轻的应允了公公的话:“是,我知道了,爸爸。”得来众人的微笑。

    传统的拜了公婆众人又群拥相簇的上了车,婚车继续前行驶往举行婚礼目的地。

    车子蜿蜒前行,半个小时后到了西区郊外的‘天湖度假村’。

    天湖度假村是五年前云海市最赚钱的娱乐休闲之地,这里有一个人工湖,湖上可以泛舟可以钓鱼,四面环山,冬天有时候下雪湖上结了冰还能溜冰,当然要保证厚度的情况下。这里风景迷人又清新雅致,还有各个风格的主题旅馆。可是如今它风光不再,不只是企业人的经营不善,还有同行业竞争的巨大压力。而天湖度假村各种设备建设都相对来说比较陈旧很久没有更新,所以生意每况愈下,到如今被湛一凡一手收购并即将开工动土建设最大最新最豪华的天湖欢乐城。

    为什么婚礼选择在这里举行?因为这个季节,这里很美。山尖上有厚厚的白雪,浓重的烟雾笼罩着山涧,遥遥望去让人觉得空灵、清静而又犹如仙境。人工湖还未结冰,胡珊淡淡的蓝色,几只小船挡在湖上,别是一番如画的风景。

    而此时的天湖度假村还并未开土动工,虽然已经闭村不营业,可是因为不再迎客,所以环境既干净又清闲优雅。一个月前湛一凡决定将举行婚礼的地方定在天湖度假村开始,一切的动工动土计划都向后延期。

    而薄荷高三毕业那年来过这,不过当时是来这里打暑期工,她这里渡过了整整一个暑假。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云海市最炙手可热的休闲之地,而她那个暑假都住在这里。那个暑假的回忆称得上非常的美好,忙碌却充实,虽然也和疲惫。因为不在薄家,因为自由,也因为自己人生里难得的一桶重金,所以这里对薄荷来说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所以,当薄荷看到窗外的风景时立即从湛一凡的怀里坐了起来,看着外面的景色惊呼:“天湖度假村?我们的婚礼在这里举行吗?”

    湛一凡拿起座位上的貂毛披肩从后面将薄荷围住:“看来你喜欢这里。”

    “嗯。十年前,我这里曾经工作过一个暑假,是难得的回忆。可我听说这里不是被收购要拆迁了吗?”

    湛一凡有些讶异薄荷曾经的经历,伸手把玩着她背后的头纱请问:“在这里打过工?你打过多少工?薄家不至于不给你生活费吧?才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吃苦了?”

    薄荷没想到湛一凡的问题反而比自己多,收回自己的视线做回原位才淡淡的道:“也不是不给生活费,是给的不多,而我也想锻炼自己,当时比现在叛逆,一方面渴望自由想要逃出那个家,一方面刚刚需要钱便来了。打的工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二十多个,服务生、洗车工、收银员到后来的文字工作者、家教等。”

    湛一凡的脸色变得有些郁沉,薄荷立即伸手揉了揉他的脸:“放轻松,放轻松!其实也没想的那么糟,要是我一直娇生惯养什么也没干过,这检察官的工作指不定我还根本做不好呢。而且我觉得,吃苦并不是为人生增加痛苦,而是为你的人生增加丰富的经验。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曾经经受过的所有苦难,因为是那些苦难造就了今天的你。”

    湛一凡伸手握住薄荷的手将她拉进怀里附耳用最深沉也是最真诚的声音和态度低言:“你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即将开始一个新的篇章。这个篇章里会有迟到了很多年的我,会有寻找你很多年的妈妈爸爸,会有一个新的家庭。苦难,通通都会离你远去,从此与你无缘。”

    薄荷微微勾唇浅笑,点头:“嗯,我相信你。很奇怪,就是相信。”相信湛一凡的话,相信湛一凡不会欺负自己,相信湛一凡会是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湛一凡看着窗外的茫茫景色许下诺言:“这里,会举行它的最后一场婚礼,就是我们的。”低头对上薄荷含笑的眸子自己也轻轻勾唇温暖浅笑:“然后,我会以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在这里建一所云海市最大的欢乐城。”

    薄荷在新郎怀里翻了翻白眼儿:“盒饭?饭盒?你一定是疯了!这种名字能叫欢乐城?”她只是想都不想来了。

    湛一凡忍不住的伸手戳了戳薄荷的额头:“我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可爱呢?不能叫荷一欢乐城啊?”

    荷一?薄荷摸了摸被戳的额头心里叹息,他难道就不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怪吗?

    车子缓然的停下,湛一凡突然低声而道:“到了。”刚刚说完车门便被打开,薄荷整理了一下衣服和仪容,再三确认别人看不出自己的唇妆被毁才忐忑的让湛一凡牵着手钻车车外。

    恰逢今日天朗气清,今年的圣诞节不似往日的寒冷,空中的暖阳淡淡的含着上清水秀的干净味道。就算穿着薄薄的婚纱,可是披着白色的皮草披肩,被新郎拉着手,薄荷也不觉得寒冷。

    一群记者一见劳斯莱斯领头的豪车迎亲队伍缓然在湖边停下来便通通齐刷刷的通通向这边冲来,湛一凡牵着薄荷的手,薄荷手握捧花,一对新人跟着婚礼策划公司的工作人员向休息室走去。但记者们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涌上来提问,拍照,薄荷只觉得灯光射眼便无意识的朝着新郎的怀里钻去,新郎湛一凡似有感应换了右手握住薄荷的右手,左手则从她的背后横过将她护在怀里。

    “请问薄检察官,对于你嫁给湛氏总裁,有人说是商业整治联姻,你身为政府人员,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想法?”

    “请问薄检察官,薄氏经济危机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请问薄检察官,你对嫁入湛氏这个超级豪门对未来有什么认知?对你的工作又有什么影响呢?”

    “请问湛总裁,薄氏和湛氏今后可能会有什么大的联手合作工程吗?”

    “请问湛总裁……”

    薄荷抬头看了眼神情有些漠然的湛一凡突然顿住脚步。既然记者都来了,既然薄光也说让她说那么两句,躲不过那就说吧。

    湛一凡低头看薄荷,薄荷轻轻的颔首,两个人迅速的交换了眼神。而追赶着他们的众记者终于见到他们止步,一个个屏着呼吸的看着他们,只期待他们能一一的回答他们的提问,脸上也都竟是兴奋和期待。

    薄荷对着摄影机微微的笑了笑:“今天是我们的婚礼,首先感谢各位新闻工作人员的关注和关心。至于你们所说的关于我薄家和湛家的企业问题,请恕我并不清楚。我是政府工作人员,家族企业从不插手,所以自然这方面的原因也不会牵扯到我的婚姻。谢谢。”

    “薄检察官……”还有记者不甘心薄荷就这样敷衍,可话还未问出口湛一凡便伸手阻止了那个记者的提问,自己沉着冷静的道:“我妻子是检察官,而我是个商人。大家手下留情,嘴下留情,笔下留情。我们的结合虽然与企业不无关系,可我们对婚姻的态度却是认真的。金钱能买到婚姻,金钱能买到爱情,金钱甚至能买到世间的人情冷暖,可是金钱买不到一个人的心。我对我妻子的心,我妻子对我的心,自然是金钱无法交易的。谢谢各位媒体的关心,我们的婚礼谢绝媒体再参加,谢谢。”说完湛一凡给旁边早已安排的保镖眼神示意,保镖们立即上前将他和薄荷与媒体隔开,转身湛一凡揽着薄荷快速离开,以至于薄荷来不及看四周便已经开始的婚礼沿途布置。

    进入休息室,薄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手掌呼呼的闪着风希望能让自己快速的降下体内的燥火温度来。洛以为也顺利的突围跟在后面进入了休息室,看到湛一凡竟然还在这里便立即将他往外推:“湛先生你快出去,我们要给新娘补妆。”

    “我出去?”

    “对啊。你出去迎接宾客,伯母一个人在那里忙活呢。”洛以为着急的满头是汗,都怪那群记者好像怎么赶都不走,还频频的偷拍宾客们。

    湛一凡被洛以为推到了门口,湛一凡回头深深的看了眼坐在沙发里的薄荷,薄荷对他挥了挥手:“去吧。”

    湛一凡勾了勾唇:“我……在那一头等你。”红毯的那一头。

    薄荷明了的微笑着点头,门‘碰’的一声巨响,湛一凡终于被关到了门外去。

    洛以为招来和自己一起进来的化妆师,化妆师看了眼薄荷的唇微微一笑:“这湛先生把你的妆都弄花了……”

    薄荷暗暗惊诧,这都能看出来?被那化妆师盯得忍不住害臊薄荷的脸便又红了。

    洛以为在薄荷身边蹲下好奇的问:“这腮红是不是太多了?她的脸怎么这么红呢?”

    化妆师的手一顿,她根本就没补腮红,好吗?

    薄荷气哼哼的瞪了洛以为一眼:“我看你额头才打腮红了!”

    洛以为郁闷的摸着自己粉粉的额头:“还不是某个人的下巴和脸都太硬了,石头似的,色狼……”

    “你嘀咕什么?”薄荷没有听清,可是似乎隐约听见了‘色狼’二字?

    不知道为何,洛以为这个时候并不想告诉薄荷关于那个色狼有力的事情,于是便只是摇了摇头:“没,没事儿……”为什么?她自己心里也在疑惑,是因为薄荷今天结婚不想把这事儿拿去抱怨?还是觉得自己能解决?还是因为……根本就不想告诉薄荷自己这朵‘烂桃花’?自己都不想发展的烂桃花,自然是不必告诉了,悄悄解决吧。

    薄荷心里疑惑,这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不过此时此刻她还真的没有闲暇的心情去关问以为,她不知道婚礼场外是个什么样的景象,甚至不知道婚礼现场的布置是什么样子的。心里渐渐有些紧张起来,至于妆补好了,衣服也整理好了,化妆师和发型师都出了,薄荷依然只是身体僵直的端坐在沙发里。

    “别这么紧张啊,来,放轻松~”洛以为拉着薄荷的胳膊轻缓的按摩起来,薄荷一把抓住洛以为的手:“不行,我突然……想上厕所。”

    “啊?”洛以为看了眼薄荷的婚纱,立即喊来一旁的王玉林:“玉林,快,我们给她扯婚纱。”

    王玉林立即放下手里的手机跑过来,一边帮薄荷扯着婚纱一边道:“是醇儿发短信问我,她说她想来……”

    薄荷顿了顿:“委屈她了。”想了一下才又道:“没事儿,还有一场婚礼呢。”

    洛以为早就直达薄荷和湛一凡有两个婚礼,眼含羡慕:“真是幸福,你竟然能穿两次婚纱!”

    薄荷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从早上起来到现在她已经切身的体会到了婚礼的精髓,一个字‘累’!

    “醇儿是谁?”洛以为转头问王玉林,王玉林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看向薄荷,薄荷拉扯着婚纱好不容易走到卫生间,在两个人帮忙的情况下才坐了下来。这婚纱相比大蓬摆其实已经很轻松了,只是为了避免弄脏所以难免要小心仔细些。

    “醇儿是我外甥女,现在住我以前租的那房子里,改天让你认识。”

    “哦……”洛以为想了想,外甥女?既然是外甥女为什么不能来参加她自己姑姑的婚礼?不过洛以为也知道这里面必定是有原因的当即便也没有再多问。

    好不容易上了厕所,回到沙发坐好,刚刚坐稳便来了探视的陈妃和花童花朵儿。

    “哇,你真的好美啊……比那些美得让人嫉妒的不得了的婚纱照还要让人惊艳。”陈妃一进来就被薄荷今天仙女一般的气质妆容给震惊了,真人与外面那些美艳绝伦的ps婚纱照竟是丝毫不差的,这薄荷果真是一个潜力股的美女。

    薄荷乐呵:“谢谢夸奖!”

    陈妃满心都是羡慕:“真该让咱们从前学校那些害怕你、嫉妒你的校友们看看今天的你。”

    “千万别,我的英明神武还是留在大学时代吧。”大学,薄荷绝对是学校的传说之一。

    陈妃顿时笑得前俯后仰:“哈哈,可惜你这个愿望是不能实现了,我已经把你们婚礼广告牌上的照片发到了校友群,你就等着出名吧。”

    薄荷捂着额头,陈妃这女人果然是她的冤家仇人!

    陈妃还没走洛因为便来了,同洛因为一起来的还有薄家的亲戚们,甚至蔡家的两个表姐妹。薄荷趁机问了下蔡媛媛的事儿,蔡媛媛的堂姐蔡允儿倒是一脸的颇不在乎道:“她没什么,病早就好了。再呆两天就该出院了。就是人的精神好像突然萎了一截……也不知道究竟是她自己脱完了滚到卫生间的还是别人故意整她,反正心里阴影是落定了。”

    薄荷心里倒是没什么感觉,这蔡媛媛该长个记性,不然今后在她的姑妈和堂哥的倒腾下还不知道会捣鼓出什么事儿来。

    “那你哥呢?”蔡允儿的亲哥哥就是蔡利,薄荷在婚车上的时候也忘了问湛一凡这事儿,现在看到蔡允儿才想起来。

    “我哥?我哥没被我爸打死,虽然我哥说他和那男的没什么,可谁信啊。他俩搞基搞的那么明显,从前我爸就怀疑了。我哥这次也老实,被我爸打了跑出去一晚后再失魂落魄的回来竟然乖乖的每天呆在家里思过,就像是外面有什么毒蛇猛兽似的怎么都不出去了……”蔡允儿倒是个没心没肺的,小时候好像比较亲近薄烟,可是长大了竟然也和薄烟疏远了,可是薄荷和她也一直没什么交往,但是今天却突然觉得这蔡家还是有一个真正可爱的孩子。

    后来薄荷想起了问湛一凡才知道李泊亚让找人真的强了那蔡利,蔡利这个时候的性取向真的没什么问题,可是李泊亚找的人却是真的gay,还是那方面的个中高手。蔡利自然被吓怕了,所以那晚被设计的事情便想到与自己被强有关,心里生了畏惧是怎么都不肯再出去了,但这事儿和后来改变蔡利性取向的事也不无关系。

    薄荷听了这事儿咋舌,这李泊亚做事儿真正的狠啊,戴着眼镜儿看起来像个好人,原来竟也是个腹黑的野兽。但据李泊亚后来为自己辩驳的说辞,都是湛一凡这个Boss调教有方,薄荷心里就想,这湛一凡究竟是黑到什么程度了?自己这个检察官呢……当然是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绝对没发生过。

    婚礼快开始了,来看新娘子的女眷们都被通通支了出去,蔡家两个表妹一走洛以为和王玉林都忍不住的喷笑了。这两个人是知道那晚的事情的,洛以为虽然也知道蔡媛媛当时得了肺炎的消息,可她想着没出生命的事儿也就没告诉薄荷,现在又听了蔡利的事儿才觉得果真是恶有恶报!

    洛以为笑得肚子都痛了才直起腰杆连连道:“你这个表妹还挺有意思的。”

    薄荷白了二人一眼:“嘴巴严实点儿,最好就是把一切都给我忘了!”

    王玉林摸着嘴巴,隔墙有耳这个道理她们还是懂的。

    婚礼开始,婚庆公司的人开始通知伴娘带着新娘出休息室准备过湖。

    薄荷听见过湖还有些疑惑,等出去站在被精心装扮了一番的小船上才明白,原来她的休息室是在这人工湖的这头,而婚礼现场是在湖的那头?薄荷不由得想到刚刚结婚的某对明星夫妻,虽然穿不一样,地方也不一样,但是她相信今天的心情一定都是一样的吧?

    小船有点儿像他们在白阳镇坐过的小船,有个船舱,薄荷自然不会坐进去,站在船头上,船尾是撑船的人。

    隐隐能看到对岸的人,还有哪些漂浮在空气里的紫色和白色的气球。

    还有那巨大的婚礼海报,足有三米高三米宽的竖立在那里,而那副定格成画的婚纱照则是他们再海底拍摄的哪一张。穿着白色长裙的她头发和裙子一起飘逸成舞,湛一凡从下往上游去,而她从上往下游去,两个人的双手在海水中轻轻相触双掌紧贴。湛蓝色的大海将他们紧紧的包围,而他们自由的并不像身处大海,倒更像是在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两只小鸟,在这一刻相遇,重逢。

    只是那两抹白色身影,任是一个人看见了都忍不住的伫立而往。多美啊,美得让人窒息。

    船悠悠的向对岸而去,洛以为和王玉林将薄荷的头纱翻过来盖住脸,薄荷低低的敛眸,心促然紧跳。

    露天的婚礼现场以白色和紫色还有蓝色为主体颜色,浪漫而又唯美。现场响起的那林忆莲的老歌,在来回重复的循环播放,虽然岁月已久,可是这首歌却依然那么的美,那么容易打动人的心——《至少还有你》。

    “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直到感觉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知道肯定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力气,为了你我愿意。动也不能动,也要看着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有了白雪的痕迹……直到视线变得模糊,直到不能呼吸,让我们形影不离……”

    踏上岸,牵着她手的人,是湛一凡。原来,他所说的在那头等你并不是红毯,而是湖的对岸,他要牵着她的手走向宣誓的那一段,这里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亲手将她送给他,她的父亲不配,而她配的亲人则不在这里。

    薄荷冲着他微微一笑,虽然隔着蕾丝头纱,那笑却依然甜美。

    她或许不曾知道,她的笑,对他来说,能价值千金,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笑容都要值钱。这个甜美的微笑,更是他愿意用一切来交换的礼物。几乎能感觉到他的颤动,薄荷微微的握紧他的手,然后慢慢的穿过他的手臂,站在红毯的这段。

    两个人隔着头纱对视,顷刻镇定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在林忆莲甜美动听的歌声中缓然走向那一头。花童在前面提着篮子撒花,不长的婚纱裙摆也轻轻地扫过脚下的路,身后的花瓣。

    人群里的薄烟狠狠一怔,不可能呢?她能无动于衷吗?她能散发出那么甜美……那么自然的幸福?薄烟微微的捏紧拳头,她就看看她还能坚持多久,还能如何逞强。此刻心里已经是燃烧般的发疼吧?此刻心里一定是难过的直临崩溃吧?以她对薄荷的了解,薄荷不可能不在乎,正是因为在乎所以薄荷才愿意这些年一直忍着家里的一切,宁愿对她自己残忍也愿意隐忍一切,只因为她在乎!

    但是,薄烟远远想不到的是,此刻的薄荷心里已经没有了薄烟,没有做戏的成分,只是全心全意的感受着这场婚礼。一步步的挽着湛一凡,在胡珊他们的祝福眼光中,在薄光又是欣慰又是内疚又是凝重的目光中,在爷爷奶奶含泪激动的目光中,在公公婆婆欣慰幸福的微笑中,在以为、因为、陈妃的祝福目光中,在众人不管是祝福还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目光中走过那一段长长的红毯,挽着湛一凡走过那一段长长的人生过渡路。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也许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只是不愿意失去你得消息,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的在哪里……我们好不容易,我们身不由己。我怕是时间太快,不够将你看仔细……我怕时间太慢,日夜担心失去你,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

    音乐停止,薄荷的脑海中却还在反复重播着那些歌词。不知道什么时候,司仪却已经问到了:“……你愿意吗?”这样高深的问题,薄荷想也没想就是一句:“我愿意。”

    “我愿意……”后面这句是慢了半点儿的湛一凡的回答。

    下面一片哄抢的大笑,薄荷突然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回答错了或者……抢答?

    湛一凡深幽的双眸则带着怀疑的看了薄荷一眼,深深叹气:“结婚也能走神,我真是要服了你了。”

    “新娘别急,先让新郎回答,我还没问到您呢。”

    薄荷顿时觉得脸上一片滚烫,原来还没问到她,即便还盖着头纱,薄荷也觉得自己真是丢人丢到白阳镇去了!下面的众人还在笑,薄荷突然很想转身走人,湛一凡似乎看破了她的企图,立即伸手拉紧了她冲着那司仪很是不爽的道:“谁先说Ido有什么问题吗?”

    司仪被湛一凡的眼神吓到,立即不敢说话只得把眼神投向湛夫人求助,湛夫人也掩着唇正在笑,接到司仪的眼神立即挥手道:“没关系,一起说了就进行下一项吧!”

    婚礼司仪毕竟是专业的,接收到信息立即再次堆了满脸的笑意。

    交换戒指的时候,戒指自然是以为这个伴娘亲自捧上来的。装在紫色贝壳里的一对儿戒指很是醒目,薄荷拿男戒的时候看到一旁的女戒,心里砰砰激跳,他还真的把那六百万的钻戒买给她了?他是真的疯了吗?薄荷真是又气又急,以至于给湛一凡戴戒指的时候险些将戒指掉在了地上。

    湛一凡又紧紧的看了薄荷一眼,又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换到湛一凡拿起那粉钻戒指,托起薄荷有些跃跃欲逃的左手,紧紧拽在手里在众人各种含义的瞩目之下,戒指终于缓缓的套入她的无名指。

    “现在互相交换了戒指,请问新郎或是新娘有什么话要对对方说吗?”

    薄荷顿了顿,还要发表感言?行程上有这一项吗?

    湛一凡却率先拿起话筒,拉着薄荷的手双眼沉静的看着她低声而道:“我只想说……薄荷,能够娶你,我湛一凡如获至宝。这辈子,我最骄傲的事,就是与你的相遇。而我这辈子最珍贵的人,我的稀世珍宝,只是你。”

    这是上天,这也是妈妈给他人生最好的礼物。不是他自己的生命,而是在他五岁那年,将他们指腹为婚,从此她便注定会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个。

    ------题外话------

    ——建议看完这章再听听《至少还有你》……七儿当时是听着写的,煽情了一把,O(∩_∩)O~婚礼篇幅有些长,是因为我尽可能的想要写精细一些…(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