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1 迎亲

101 迎亲

    盒子里的东西很简单。

    一支录音笔,一张照片,和几张看起来陈旧的纸。

    薄荷拿出这三样东西放在桌子上,视线最先落在照片上,神情却是一怔。

    照片里的人……是妈妈?薄荷立即捡起桌上的照片,视线锁定。果然是妈妈白合,照片里并不是她一人,她依偎着的人正是……薄光!薄荷的心跳加速,白合的肚子已经隆起,薄光的眼神温柔,年轻的薄光也是那样的英俊威武,两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郎才女貌。

    薄荷轻轻的咽了口口水,薄烟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薄荷拿起那几张纸,看字迹有些熟悉,边缘有被撕裂的痕迹,有日期和天气……是日记?看着字迹是蔡青奕的日记?薄烟从哪里找来的?她给自己看的又是什么?

    XXXX年5月21日,阴

    我恨那个叫做白合的女人。是她抢了我的阿光,阿光从前那样爱我,我和他从大学到现在四年的感情。可是那个白合是个小三,她不出现的话阿光不会这样对我!

    她长得漂亮,却像个狐狸精一样。如果她不是阿光的秘书,阿光怎么可能被她勾引?她隐藏在清纯外表下的心根本就是淫荡可耻的!她不是怀了那个孽种,阿光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刺激我,不可能!我比她有钱,我比她学问高,我比她家世出色,我样样都比她强,可她为什么要爬上阿光的床?

    我简直不可置信,不可置信她竟然怀了孕,她竟然和阿光躺在一起。

    XXXX年6月1日,晴

    那个小三破坏了我和阿光的感情,可是阿光的家族企业出了问题。我等着阿光来求我。爱?我很想知道,这个时候和小三的爱情能值几分钱。

    XXXX年6月13日,多云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不肯走?不论我怎么用言语羞辱她竟然都不肯走,果然是个下耻放荡贪图富贵的贱货。她要不是为了薄家的钱,可能爬上阿光的床吗?阿光再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了,阿光才不会真的爱上一个小三。要不是这个女人,我和阿光早就结婚了,如今薄氏的问题也不会那么难以解决。

    这个女人,一定要意识到,她只是个小三,她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三!

    XXXX年10月10日,小雨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婴儿。

    她和她妈妈长得太像。她不是我的孩子,她的存在无时无刻的都在提醒着我,这是阿光感情出轨和那个小三生的孩子。阿光说,她叫薄荷。呵,那个臭女人不就是喜欢荷花吗?消失之前也不忘了给孩子取个名字?这个女人果然是个贱女人,不然怎么不带着她的孽种一起消失?

    公公和婆婆很喜欢这个婴儿,他们要我视如己出的对待这个孩子,可我不能,我心里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将她视如己出,我恨不得她死。但是我也知道,我要在这个家里立足,我要让阿光的心里再次只有我我只能好好管教这个孩子,让外人都以为我是她的亲生妈妈。

    ……

    四页日记飘落在桌子上。薄荷也曾经无数次的揣度过,可是亲眼见到蔡青奕的日记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另外一种感受。她满口的小三就像是刺一样扎着薄荷的心和眼睛。相信吗?薄荷是不相信的,不相信自己的妈妈白合是小三。可是日记中间漏了那么多页那么多的信息,薄荷根本就难以知道原委。而原本坚持的妈妈为什么消失去了哪里却只字不提。剩下的日记呢?依照这撕裂的印记必定是薄烟从蔡青奕的日记本上撕下来的,所以剩下的还在薄烟那里?

    薄荷又拿起录音笔轻轻‘摁’下,薄光和蔡青奕的声音便从录音笔里传来。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当初怎么说的?我为了你和那个小三生的女儿当初背着未婚生女的臭名声和你结婚,你对得起我吗?”

    “我告诉你,别再叫她小三!”

    “她不是小三是什么?你说啊,要不是她,我们早就结婚了,要不是她,能有薄荷吗?她就是生下来气我的!”

    “蔡青奕!你再出言侮辱白合,信不信我掐死你!”

    “哟……现在想后悔吗?我告诉你薄光,你没资格!你当初和那女人断的时候你做的什么事情我们都知道,你心里更是永远知道!你现在想弥补薄荷晚了!要不是为了薄氏,你会把薄荷卖到湛氏吗?你不让我骂那臭女人是小三又怎样?你永远抹不去当年的那些事实!那女人是小三,薄荷是小三的女儿,而你根本就是一个混蛋……”

    呲呲——声音断了。

    薄荷再听,依然是刚刚重复的几句对话。薄荷全身沉重的瘫在椅子上,看着这几页日记,照片和录音笔中的对话,薄荷突然很想笑。

    为什么?薄烟啊,薄烟。薄荷摇了摇头,她薄烟心思缜密,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知道了真相。难得的是,薄烟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不动声色一点儿预兆痕迹也没有的便的找来这些东西想要在她大婚的清晨给她一个‘惊喜’。的确是惊到了喜到了,这薄烟还知道些什么?这是薄荷值得研究的。

    由此看来,薄烟想要打击她,看她薄荷生不如死?还是在大婚的清晨?薄烟,你的确是很像让你姐姐‘幸福快乐’呀,你的手段实在是高明啊,你实在是太狠了,远远比她薄荷想象中的还要有心计还会隐藏真实情绪,还要阴险毒辣!

    但让薄烟万万想象不到的是,此刻薄荷除了心凉之外是再也没有别的情绪了。薄荷要不是早早就知道了真想,要不是湛一凡早早的就点破了她这个梦中人,她今天也许的确是很难再走出这个房间,的确会疯会傻会大哭,就像刚刚知道真相那时候一样,会癫狂的崩溃然后什么也做不了更别提继续婚礼。

    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啊,她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早就知道了啊,她还能有什么别的感受?大抵,就是对薄烟的更多认知罢了。大抵就是知道了蔡青奕的心蔡青奕对白合的恨对她薄荷的恨,知道了薄烟的恨。

    “叩叩。”门被敲响,洛以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薄荷,胡珊她们来了。”

    薄荷立即收拾了东西,盒子放到一旁,纸、录音笔和照片都放进了衣服里藏好。

    “哦,进来吧。”薄荷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和悲伤,门外的洛以为果然蹙了蹙眉看向自己认识你的胡珊道:“怎么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像哭过似的……”

    “女人出嫁这天不都得哭嘛。”胡珊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只是很急切的想看到新娘装扮的薄荷。

    洛以为带人推门而入,等胡珊和王玉林进来之后将要关门才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的薄烟便问:“你不进来吗?”

    “哦,不了。”薄烟笑了笑,洛以为耸了耸肩当着薄烟的面将门合上。她怎么觉得这薄烟乖乖的?那笑容,特虚伪似的,总感觉……这薄烟和薄荷不亲?

    胡珊和王玉林被薄荷的美惊艳住,绕着坐在椅子上的薄荷团团转。

    “老大,你真的堪比电视里的明星模特们啊,这婚纱好美啊。复古风的蕾丝婚纱,这可是我做梦都想拥有的!”胡珊蹲下来摸了摸薄荷婚纱的下摆,薄荷微微的笑了笑:“这是我妈妈的婚纱。”

    王玉林和胡珊跟着薄荷去过白阳镇的白家,虽然薄荷没有明着说什么,可是她们私下也讨论过,讨论的结果也将薄荷私生女的身世猜出来一些。听薄荷这样说,她们俩谁都没往蔡青奕身上想,而是异口同声的赞叹道:“哇……伯母的眼光可真好。”

    薄荷微微笑,是不是妈妈喜欢的她并不知道,因为这是薄光当初想送给她的。薄荷穿在身上却是觉得特别的幸福……和温暖。

    洛以为将手套递给薄荷:“戴上吧,外面冷。”

    王玉林和胡珊一人拿过一只:“我来我来。”

    薄荷看着这二人也没有犹豫伸出自己的手来便让她们戴去。虽然她们和自己的关系远不如和洛以为亲切,可她想这两个聪明的丫头一定都猜出了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她也不介意,这事儿寻找机会了也会告诉洛以为。

    洛以为还以为薄荷穿的是蔡青奕的婚纱,所以心里也有些无奈,这蔡青奕对薄荷的态度是怎样的她可是很清楚的,听哥哥洛倾城说过一次,自己也在婚纱店亲眼目睹过一次,所以当即对这件婚纱就不抱任何喜爱了。

    戴好手套以为又亲自拿着长长的白色蕾丝头纱走到薄荷背后,用一只紫色玫瑰别在发鬓,洛以为这才笑了笑:“紫玫瑰真漂亮。这花可是湛先生亲自选的,知道花语吗?”

    薄荷还真不知道紫玫瑰花语,洛以为打了个响指才解释道:“紫玫瑰代表浪漫真情和珍贵独特哦。这说明,你在他眼里,是珍贵而又独特的,同时还充满真情呢。真好……”洛以为弯着腰对上薄荷的眼镜,满眼都是对薄荷的羡慕。

    薄荷心里很是一暖,所以用紫色的玫瑰吗?所以,是这样的意思?

    站在窗边的胡珊突然惊喜尖叫:“婚车来了吧?我好像看见了!”

    因为薄烟怀孕,也因为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所以鞭炮这种东西是不允许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出现的。这个原本该是热闹非凡的清晨显得有些冷清,要不是胡珊、王玉林和洛以为三人在窗边看着到来的婚车唧唧咋咋叫个不停增添了一些热闹的氛围和气息,自己还真的感觉不到那一份儿应该享受的喜悦。

    “我出去看看!”胡珊撒腿跑出去,王玉林和洛以为一起留在房里。因为湛一凡那边有两个伴郎,出于对婚礼万事成双成对的吉利数字所以王玉林也被拉来做了伴娘,当然也是薄荷昨天临时才问了王玉林,王玉林当即就二话不说的同意了,能为她老大做伴娘她可是都快被胡珊给嫉妒死了。

    洛以为已经换上了紫色的伴娘礼服,大波浪卷发自然的披散在脑后,脸上也只是化了淡妆,完全不抢薄荷的风头。可是漂亮的人无论你如何平凡的装扮依然是漂亮的,只是今天的薄荷太美,美的任何人都无法抢走她的风采和光芒。

    洛以为笑着将门关上:“今天,我们也要考一考新郎!”

    薄荷挑眉,眉目含笑:“你想怎么考?”

    王玉林也从更衣间走出来,紫色的礼服穿在她身上虽然没有洛以为好看,可是拿掉眼镜,挽起头发,也是一个清纯佳人。

    “想要娶老大你,那就必须要过伴娘团这一关啦!”虽然伴娘团人数有点儿寒碜,可是人不在多而在精,她和洛以为可都不是吃素的。

    薄荷掩唇轻笑摇了摇头,只听得门外胡珊的大叫传来:“来了,来了,伴郎来了!”

    薄荷的心突然被紧抓了起来,洛以为拉着王玉林就往门口跑去,两个人快速反锁然后抵住门板,洛以为指了指桌子上的捧花:“你快把捧花拿在手里啊!”

    薄荷看向放在手边的全紫色玫瑰的花束,洛以为突然的紧张和低喊也在加剧着薄荷心里的紧张。心脏‘砰砰’的跳了起来,几乎就要跳出那薄薄的胸腔,从未如此激烈过。湛一凡……你、你终于来了吗?

    门外有轻声的喧哗,几乎都是胡珊的声音,隔着门板薄荷都能听见。还有门后面洛以为和王玉林的激动雀跃,似乎比她这个新娘还紧张还兴奋。薄荷想要站起来,可是腿好软啊……怎么这么软呢?软的撑着桌子好像都找不到力气。

    门外突然的安静,然后湛一凡的声音淡淡的冷声传来:“开门。”

    他不紧张吗?或者说,他的心很平静很平静?不然怎么听不出声音里的任何一丝丝波动?薄荷疑惑,怀疑,更加的紧张了。

    洛以为似乎全然不受门外男人此刻冷然态度所迷惑,自己贴着门板对门那边大叫道:“想要娶我们薄荷,必须过伴娘大拷问!”

    湛一凡又没结过婚,更没遭遇过伴娘大拷问,自己所经历过的婚礼哪一场不都是新郎见着新娘就给抱走了?今天还真的到了门前被难住了。

    李泊亚毕竟是在中国长大的人,他倒是见过也听闻过伴娘拷问这种事情。上前一步微微挡在湛一凡身旁,对着门板便道:“你问,我们有问必答。”

    有力轻悠悠的靠在身后的墙上对这一切都表现的兴趣缺缺。他的脑海里,从昨天到现在几乎都是那个白兔医生的身影,所以他决定今天一结束Boss的婚礼就去医院渐渐那缠绕在自己心里的身影。不把她早些捉上床,他还真是心痒难耐。

    洛以为清了清嗓子看了眼王玉林终于开始了第一个问题:“和新娘第一次见面时,新郎对新娘是什么感觉?”

    薄荷瞪大双眼,这个以为还真的敢问?她都不好意思问湛一凡和这个问题。不仅是觉得尴尬,还因为她心里清楚两个人的初见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场所和回忆啊。

    薄荷的心里越加的紧张的,紧张的都要伸手捂着自己激烈跳动的心脏才行。

    门外站了不少人,田妈和众仆人都是看热闹的,梁家乐和张煜寒必须是要来凑热闹的。然后是胡珊,还有隐藏在人群里的薄烟,爷爷奶奶也在门外凑热闹,只有蔡青奕和薄光在下面招待薄家的亲戚客人。

    蔡青奕虽然脸上保持着微笑,可是心里却是不屑的,还伴娘大拷问?真是土极了,从哪里弄来这么土的朋友?也活该配得上薄荷拿贱丫头。

    洛以为的问题让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湛一凡的身上,薄荷也屏住了呼吸想知道答案。希望不要说出什么出格的回答,不要泄露在海岩岛的相遇……

    李泊亚忍着笑,有力也看着湛一凡,今儿个帅的人神共愤的新郎抿着唇许久道了一个字:“美。”

    洛以为夸张的张大嘴,转头嘀咕:“这么简洁?真是惜字如金啊。”

    薄荷哭笑不得,湛一凡对于不熟悉的女人的确是惜字如金,可是听了这回答,她还是高兴的。她那个时候被布条捆着,全身上下只有不该露的地方被包了起来,想来实在狼狈,没想到他却还能看见她的美?

    洛以为也以为湛一凡扫兴的回答完了,正要再问第二个问题时湛一凡的声音隔着门板却又轻轻传来:“她那个时候眼神很无辜,像是一只被人抓住的猫。挠了我的心,让我有些奋不顾身都想得到她。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感觉……我会记住一辈子。”

    洛以为眼毛泪花,回头对薄荷轻声道:“听见了吗?好感动。”

    薄荷微微的含着笑,那一字一句都会像甲骨文一样烙印在她的心里,她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今天的话。原来,他喜欢叫她猫猫是因为这样……原来,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会是那么霸道的想法!

    薄荷深深的吸了口气对洛以为摇了摇头道:“以为,别为难他了。”

    “不行!”王玉林在一旁出声,“老大,今天可不是您维护新郎的日子。咱不问了,可得让他写保证书。”

    “保证书?”门外的胡珊对于王玉林的为难也感觉哭笑不得,看这湛先生哪里像是个会写保证书的男人啊?这种男人,这种男人……王玉林你是想冷场还是想自己去撞死呢?

    李泊亚也是无奈的叹气,对这花样百出的问题他也觉得有些招架不住,他可从未见过在过伴娘团这关是还要新郎写保证书的,这也事关面子啊!

    洛以为贴着门板听见门外众人的嘀咕立即义愤填膺的大喊:“你们这些伴郎新郎一个都不合格!我们一个问题一个要求你们都做不到,新娘那么好娶的?”

    薄荷捂着额头,希望湛一凡不会觉得不耐烦才好,她也实在没想到洛以为和王玉林二人会出这一招啊!他们肯定没准备啊,就像自己这个做新娘的没有任何准备一样,毋庸置疑。

    “那请问,门内的伴娘同志,保证书该怎么写?你教我们?”有力终于上前加入伴郎的队伍,门内的呛声总让他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真想开门看看门内那个总是大喊的姑娘是哪一个,这么热情有趣。

    “没诚意没诚意!今天死也不开门了!”洛以为知道湛一凡这几天和薄荷一起去出差了,可是这也太乏味了吧?新郎新娘竟然都没一个知道保证书怎么写的,要她们教还有什么意思啊?

    “你说,我照着写便是!”湛一凡似乎也没了耐性,退后一步的妥协。

    薄荷立即轻声道:“以为,适可而止。”

    “切~新浪和新娘一样无趣!”洛以为翻了翻白眼儿,然后贴着门板大声道:“好啊,我说你写。很简单,开始了啊!”

    门外的湛一凡接过李泊亚递过来的纸,众目睽睽之下真的听起洛以为的话来准备写保证书。让人咋舌,这可是湛一凡啊,湛氏继承人,湛氏亚洲总裁。今天竟然在薄家大女儿的门前写保证书?乐的是爷爷奶奶,无语的是李泊亚和有力,包括新郎湛一凡自己。

    “为了做好一个称职的好老公,我湛一凡向薄荷郑重保证如下:1,老婆永远是对的。2,如果不是,那肯定是我想错了3,如果我没想错,肯定是我听错了。4,如果2、3都不符,那就按照第一条。

    我承诺:家务活全包(包括按摩);收入全交(包括灰色的);老婆的话全听(包括发嗲的,不对的。);Shopping全陪(包括男性止步的)。

    并附加承诺如下:1,老婆洗澡时要量好水温,抓痒挠背,不得有贪图淫欲之行为。2。,老婆购物时要勇于付款,多加鼓励,不得有不情不愿之行为。3,老婆给钱时要含泪感激,省吃俭用,不得有奢侈浪费之行为。4,老婆训诫时要两手紧贴,立正站好,不得有心不在焉之行为。5,老婆不在时要朝思暮想,守身如玉,不得有偷鸡摸狗之行为。6,老婆生气时要跪地求饶,恳求开恩,不得有不理不睬之行为。7,老婆打我时要任其蹂躏,谢主隆恩,不得有还手瞪眼之行为。

    以上承诺,本人保证身体力行,请各位监督,特此为据!

    保证人:湛一凡”(七儿特此说明:保证书参照度娘)

    “简直是卖身求婚呐……”一旁的梁家乐啧啧赞声,张煜寒则是默默的为自己的未来而感到忧桑(忧伤)。

    洛以为从门缝里递出一只口红:“今天我就不让你画口红亲吻盖章啦,你自己画大拇指然后盖吧,哎呀……”洛以为的话还没说完门就‘碰’的一声门便从外被人猛力撞开,洛以为就这么无情被撞倒了身子趴在一边。

    洛以为呲牙咧嘴的趴在地上:“太过分了……”红包没有就算了,竟然还把伴娘给推到地上?这什么破婚礼啊?

    湛一凡站在门口,薄荷也被突如其来的一撞吓得愣了神,坐在椅子上抬头望向门口。只看见身穿天天鹅绒枪驳领西装的湛一凡隐去了所有人的光芒正站在门口,双眸深沉如海温柔如水的正看着美若天仙温雅娴静的她。湛一凡越过撅着嘴从地上爬起来的洛以为缓缓向薄荷走去,天鹅绒面料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是华丽而又戏剧性的,行动间散发出来的低调光泽是历史赋予的厚重质感,如他一般的稳沉低敛;而灰色滚边枪驳领又彰显着新郎湛一凡朝气十足的潮流感,复古与时尚完美碰撞,纤长修身的剪裁更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高挑修长,完全冲淡了天鹅绒的臃肿感。

    站在薄荷面前,湛一凡轻轻的蹲下身子握住薄荷带着蕾丝手套的双手:“等我很久了吗?”

    薄荷点了点头,眼里露出一抹悲伤:“嗯。挺久的……二十八年呢。”

    湛一凡被薄荷的忧伤一震,却还是淡淡的道:“其实,我也等了你二十八年。”两个人的对话轻的旁人都几乎听不见。藏在门外人群里的薄烟只看得见薄荷眼里的悲伤却不知道薄荷在和湛一凡说着什么,薄烟轻轻的勾起一抹笑意,这个婚礼,她能坚持吗?她薄烟拭目以待!

    “抱我出去,我没力气。”薄荷附耳湛一凡耳边低声道,脸上依然是沉浸在万分悲痛里的忧伤神情,就好像处在崩溃的边缘,让门口看戏的众人顿时心里都有些没有着落。

    洛以为更是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向薄荷他们走去手臂却是一重,洛以为回头看向拉了自己胳膊的大手的主人,这一看洛以为却震惊住了,她的天啦!怎么是他!?

    有力面无表情的看着看见自己就花颜失色的洛以为冷冷一笑:“医生?今天你是伴娘?我们,还真是有缘呢。”

    湛一凡弯腰将薄荷抱了起来,低头神情有些着急:“你怎么了?”

    “快抱我出去……”薄荷圈着湛一凡的颈脖低声附耳道,“我没事,别担心。”

    湛一凡的情绪这才缓然静下,勾了勾唇当然还是背对着门口的众人低声附耳询问薄荷:“做戏给谁看呢?”

    “总有人在看。走吧,带我走出薄家,真正的……永远。”

    “……嗯。离开这里。”湛一凡冷冷的说完转身漠然着脸大步向外走去。

    王玉林也才从地上爬起来,洛以为挣扎着有力的钳制:“你放开我!放开啦……”

    “不放!”有力好不容易在这里能遇见她怎么可能再放手?不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就永远不放手!这是老天都在给他的机会。

    李泊亚看了眼边上不知道何时就打闹到一起看起来颇为熟络的二人有些忧心的皱眉,这有力该不会是看上这个大美人了吧?依当下的情景看来,这大美人必定是Boss夫人的好友,这有力确定敢碰?李泊亚对于有力色上心头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转身快步跟上,再不跟上只怕婚车都要走了。而且Boss夫人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对劲?

    薄荷的确郁郁寡欢,这是所有人都看出来的端倪。她怎么了?莫不是舍不得出嫁?莫不是因为薄氏将她卖给湛家而现在才开始伤心?爷爷奶奶心里也是疑惑万千,薄荷的神情实在让人堪忧啊……薄光看着湛一凡将薄荷抱下来,看着薄荷脸上那忧伤临近崩溃的表情也是立即促紧了双眉。

    “怎么了?”薄光便是问了一句。

    湛一凡却只是向爷爷奶奶薄光点了点头然后抱着薄荷毫不停留的便走出了玄关处。外面虽然寒冷,可是躲在湛一凡的怀里薄荷却觉得无比的温暖。停在首位的迎亲车是湛家车库里新买的劳斯莱斯幻影系列二家常改装轿车。长长的车身完美发光发亮,车前头扎着九百九十九朵紫色玫瑰,还有两只小熊。

    司机打开车门,湛一凡弯腰将薄荷放进了车内自己也随身坐了进去。没有跪拜,薄荷甚至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说‘再见’‘我走了’,只是留给众人一副‘欲泣崩溃’的神情便给抱进了婚车里。

    薄光满腹疑惑。爷爷奶奶也是满腹疑惑。只有薄烟站在人群里微笑,这就是她想看到的结果,想看到这场婚礼为每个人的心头都蒙上阴影,想给那最美的薄荷蒙上心里最沉痛的打击和伤害。别说她狠,她只是恨她,而这一切她已经隐忍了太久太久。

    薄烟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她也该准备着去婚礼现场看这场好戏了,一定会让她觉得很精彩吧?子华也一定会看到薄荷最狼狈的样子,他一定不会再眷恋薄荷这个私生女,一定不会!除了高兴的薄烟当然还有蔡青奕,蔡青奕的心情也因为薄荷临去时的表情而兴奋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那丫头一副深受打击和伤痛的奔溃模样?

    薄光转身着急的去找自己的父母,这一刻他的心里无尽的失落,看着薄荷穿着白合的婚纱被别的男人接走,他终于有一种作为父亲将要失去女儿的失落感,而薄荷的表情也让他觉得心慌,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车子启辰,在没有声响的礼花下缓缓启程离开薄家。劳斯莱斯领头,二十八辆豪车带阵走出薄家别墅的大道,王玉林、胡珊等人将薄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放进后面的车里,薄家的亲戚,甚至洛以为这个伴娘也被捉上了车,自然是被有力强迫性的坐在了一起。

    薄荷回头望着薄家大宅越来越远,直到驶出薄家大门,薄荷才慢慢的回过头来。

    “这个家,我住了二十八年。酸甜苦辣都经过了,感觉人生也过了一大半,可我却从没有间接停止过想离开这里的念头。今天……终于……”薄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湛一凡这才忽然的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我没事,给你看看这个你就明白了!”

    车子平稳行驶,薄荷解开身上的白色貂毛披肩,看了眼坐在前面的摄影师突然有些犹豫:“那个……”

    湛一凡眼神示意,摄影师大哥立即放下机器掉好方向对准薄荷湛一凡的方向,自己转身翻到副驾驶座。加长车里很宽敞,也很豪华。全牛皮的座椅上铺满了暖暖的白色毛绒,电视机,小冰箱红酒竟然是应有尽有。薄荷对湛一凡家族的奢华程度无法发表任何感言,当下侧了个身子挡住了摄影机的方向才从衣服里掏出录音笔、四页纸和一张照片来。

    “这是薄烟那会儿给我的。”薄荷将东西递给湛一凡,又有些担心的看了那摄像机一眼,湛一凡点了点薄荷的鼻子道:“放心吧,这东西以后只有我们才能看。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回忆,不能不拍。”

    薄荷放弃想说服湛一凡先关掉摄影的念头,自己则坐在一旁等着湛一凡看薄烟给自己的东西。湛一凡听了录音笔又在掌心里反复的摩挲了一下才放到一边,然后伸手将美得让自己心痒难耐的薄荷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大手在她背上摩挲着低喃:“你就刚刚一直藏在衣服里啊?从这里?”湛一凡的手指从薄荷的腋窝处摸向里面温热的肌肤。

    薄荷又看了那摄影机一眼轻轻的圈着湛一凡的脖子头温柔的趴在湛一凡的肩上微微一笑:“正经!不然我藏在哪里?婚纱又没口袋!所以我刚刚不是不开心,其实我心里从你来接我开始就已经洋溢了所有的开心快乐,刚刚是做戏给薄烟看的,并不是因为别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湛一凡亲了亲近在嘴边的额头也是压抑不住的轻笑而道:“所以你在向我解释?”

    “嗯。”薄荷不矫情的承认。

    “老婆。你可真乖,乖的让我想……”湛一凡的手在薄荷的腰上摸来摸去,他真的好想把手从婚纱下摆伸进去。

    薄荷拍了拍湛一凡不老实的手:“别乱来。这婚纱……是妈妈的。”

    “岳母?”

    薄荷点头:“嗯。我昨天没给你说,我爸说这是他给我妈妈做的,虽然他没挑明,他以为我不知道,可我知道这是他二十八年前给白合准备的婚纱,他们一定是准备结婚的!我妈妈不是小三!”

    湛一凡的手指轻轻的刮了刮薄荷娇嫩的脸蛋儿真真的也‘嗯’了一声:“我也觉得岳母不是。那薄烟倒是个有心计的,这么好的机会竟然知道不敢再婚礼上揭穿,如果婚礼上揭穿这件事的真相她就会毁掉以往精心假扮的善良形象,成为破坏婚礼的罪魁祸首。我从前倒是小看你这个妹妹了。”

    “我可从不敢小看她!”薄荷冷哼一声,“所以这次我怎么能让她失望?做戏当然要做足了,做给他们看,做给她看。”

    当然,婚礼上反将一军的就是她薄荷了,想看她失望?想看她崩溃?想看她无法进行婚礼?薄烟你想得太天真了!今天你不仅不会看到我薄荷的崩溃,你还会看到我究竟是怎么幸福的,我怎么舍得让你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婚礼呢?

    薄烟,拭目以待吧。千万不要让你肚子里的孩子再踢你!

    湛一凡将薄荷这腹黑的小模样瞧在眼里是心爱万分,低头再也忍不住的掐着她的下巴便吻住她的嘴,薄荷瞪大双眼嘤咛挣扎:“我的妆……”该死,口红不能吻花啊!

    *

    另一厢,被有力捉到两人单独一车的洛以为此刻锁在车门角落里瑟瑟发抖,怎么办?她现在正和这个外国色狼坐在同一辆车里!这个色狼怎么会是伴郎呢?湛先生怎么会有这么极端的好友呢?

    洛以为欲哭欲泣的小模样让有力有些不耐烦:“你什么表情?我会吃了你吗?”

    洛以为毫不犹豫的点头,她觉得他就是会吃了她!

    有力立即诡异的勾唇一笑,拽了拽紧的要命的领带便朝着洛以为倾身俯下:“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盛情难却勉为其难的就吃了你得了!”

    “啊——休想——”洛以为伸手一掌推开有力凑过来的俊脸,有力拽住那纤细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一带。洛以为‘啊’一声轻呼便落入有力的怀里。好……硬的怀抱,好宽阔又舒服的胸膛……还挺男人的。

    啊!她在想什么?她怎么能在关键时刻发花痴呢?洛以为摇了摇头开始挣扎:“混蛋你放开我,有本事别吃老娘豆腐!”

    “有本事才吃你的豆腐!”有力一掌来到洛以为的胸前,随即一个挑眉,真是舒服的手感。弹性、坚韧、而又一手难以掌握的傲挺,果然是个尤物,没有逃过他的法眼!

    洛以为看着胸口上的那只黝黑大手,又惊又讶又羞又怒,这、这、这究竟是个什么极品色狼啊!?

    “啊!混蛋!”洛以为四肢开始扑腾只为打掉搁在自己身上不老实吃着大豆腐的臭手,有力的大手被‘噼里啪啦’的打中顿时有些不耐烦,抓住洛以为的两只小手便倾身而下的将她压在车门上。

    低头靠近洛以为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冷冷一哼:“小妞,爷下面肿了,你老老实实帮爷消火爷就放过你!”

    洛以为磨了磨牙,双手被钳制?不怕,她们家哥哥教过,这个时候额头也顶事。

    于是心里虽然颤抖,可是洛以为的额头却毫不客气的朝着有力的下巴便砸去:“去你大爷,消你妹啊消!真以为老娘缺爱的小姐要倒贴你这臭色狼是不是!?去死吧去死吧……”砸了一下不够再来两下,她洛以为的铁头功可就是这么炼成地!

    ------题外话------

    ——噗哈哈,又忍不住写了点儿有力和以为的。看到有众多同志喜欢这一对儿,番外是不可能写的,现在有感觉不代表久远以后的完结后还有感觉,憋不出来的番外只会让我感到痛苦。所以后面适时的小点小点的带点儿他俩的进度就好啦!

    ——另:大家留言要文明用语哟,再气愤气恼女配,也要淡定,淡定文明用语哈,么么。

    ——要感谢一下tamyatam亲亲。几乎每天送七儿一颗钻石,七儿倍受感动。特别感谢!qingcarol亲也送了很多的花花和钻石,七儿表示感谢!还有很多别的亲亲也送了七儿钻石和鲜花,还有月票评价票。七儿不习惯拉票这些,可是心里却对这些默默支持的投票的亲支持正版订阅的亲都非常感激,你们的支持,才是我把文文写得更好的动力。(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