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100 披上婚纱

100 披上婚纱

    听了薄荷的冷言冷语,蔡青奕的脸上终于龟裂出狰狞盛怒的表情:“你!你造反了,这是翅膀要硬了是吧?我说一句你就顶我一句!你还有没有礼貌?我是这么教你的吗?什么叫做医院这种地方少去为妙?薄荷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薄荷对于蔡青奕的盛怒倒显得颇为冷静,脸上的冷意不减笑意却不再:“我二十八岁,不该长大吗?你教过我什么?刻薄、尖酸嘴毒这都不是您教的吗?我学着呢。”气死人的本事薄荷自认没有湛一凡大,可是嘴毒的功夫,刻薄的功夫,冷傲的功夫薄荷可是从小就开始修炼。从前没有用在薄家人身上过,今后自然得让他们见识见识,不然怎么对得起外界人眼中对自己的看法呢?

    蔡青奕听了薄荷的这话遂即更加气的发抖,嘴里大骂着:“你这个混帐简直是要气死我……”站起来伸手便想给薄荷一个耳刮子,往日里的高贵冷艳贵妇假面形象是真正被薄荷在此刻给扯了下来。

    薄荷怎么可能站着让她打?甚至为了防薄光,她说完就闪到了一边去,她可再也经不起薄光的一个耳光,不然几天不消印子,明天她的婚礼可就丢人丢大了。

    让她意外的是薄光根本就没注意薄荷连他也躲开了,在蔡青奕挥手过来时薄光就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眼底闪过阴厉,对往日里他是百般呵护和疼爱的妻子竟毫不客气的大吼了一声:“吼什么吼?给我安静!看你的样子,活脱脱一个泼妇!”

    “我……我泼妇?”

    蔡青奕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仿佛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这样教训自己。眼眶微红,抬头看向薄荷,伸手一指落在薄荷身上:“她呢?你对我越来越不尊重,对我不敬,你怎么就不教训教训你的女儿!?还是你现在才发现你对她的亏欠想起她那……”

    薄光一手捏住蔡青奕的下巴,厉声警告:“给我闭嘴!”

    薄荷看在眼里心里是微微一惊,刚刚是想说她的妈妈吗?

    蔡青奕脸色一变,似乎因为薄光的用力而疼的脸色都白了。薄荷想,薄光的力道真的不是一般的重,现在蔡青奕一定觉得下巴都要掉了吧?薄荷的心里却是畅快的,蔡青奕现在心里一定是又痛苦又伤心吧?对于薄光今天的态度薄荷虽然也疑惑,可是她现在更多的却是痛快。

    薄光的手,比自己的言语和不敬一定更伤蔡青奕的心。

    “我告诉你,明天就是薄荷的婚礼,你最好给我放规矩点儿!那医院她的确是不必去了,你蔡家人对她怎样她心里清楚。而你做妈就该像个做妈的样子,想让她尊重你,你就先的学会尊重你自己!”

    薄荷心里大叫一声‘好’!如果条件允许,她都想给薄光吹个口哨了。这天一定是变了,不然从前对自己从不重视从不喜爱的父亲为什么会教训自己的妻子也来维护她?如果不是从前那一巴掌,如果不是他卖女儿的行为,薄荷简直就要以为他良心发现终于决定要弥补她这个被遗忘在角落里的薄家长女了。

    可惜,此刻薄荷再也不会觉得感动,只会觉得虚伪。

    薄光放开蔡青奕的下巴,蔡青奕跌坐在沙发上‘呜呜’的哭着。在薄光转头过来时薄荷脸上切换出‘内疚’的神情。

    “是我不好,不该和妈妈顶嘴,让你们吵架了……”瞧吧,无辜她也不是不会演,甚至演起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得心应手了。

    薄光叹了口气,只是睨了一眼沙发上埋头痛哭的伤心的蔡青奕一眼便转身而走:“你跟着我来一下。”

    薄荷低头冷艳扫过蔡青奕,觉得痛苦吗?觉得伤心吗?觉得万念俱灰吗?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你该怎么忍受?

    薄荷跟着薄光走向后院,两人刚刚消失薄烟便从楼上下来。刚刚的一切她自然看在眼里,她一直都觉得如今的薄荷和从前的薄荷有些不一样,可从薄荷的诸多反应看来,这薄荷的确是变了。薄荷变狠了,变得也会演戏了?她可不认为薄荷心里之内的会内疚。

    是终于开始反抗了吗?还是因为觉得有湛一凡撑腰所以无所顾忌?薄烟不懂。但是薄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个家里跳舞,不可能让她占了全部的痛快!

    “妈,你别哭了。”薄烟在沙发边坐下拍了拍蔡青奕的背。这个妈妈也真是的,从前还挺会在爸爸面前温柔体贴,可是如今怎么越发的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刚刚她是险些说出那个女人吧?爸爸怎么可能让薄荷知道她自己的身世呢?

    “烟儿……你爸爸他……我好痛啊……我的心好痛啊,他如今这么对我……”蔡青奕看见薄烟倾过头来趴在薄烟的怀里哭的更加伤心了。

    “妈你别这么伤心……你越这样,爸爸约会讨厌你的。眼泪,有时候并不能让男人觉得心疼,或许会让他们觉得更加心烦。”这是她得来的经验教训,她知道,容子华再也不在乎自己的眼泪了。这让薄烟心里一痛,却又很是不甘!容子华的视线、目光如今大半都在薄荷的身上,只要薄荷出现,他就不会再看自己一眼,这让薄烟无比的狠啊。

    “我当然知道!可要不是薄荷那丫头你爸爸也不会……”这几天都是好好的,可薄荷一回来,薄光就凶他。他这颗心是越来越偏向那个贱丫头。

    “妈,你也不看看薄荷要嫁的人是谁。她要嫁的是湛一凡,人家湛一凡要不是为了婚约怎么会娶她呢?而爸爸,根本就是把薄荷卖给湛家的。你只要想明白这一点,就能体谅爸爸了。爸爸一定是做戏给薄荷看,今后要想从湛家谋取更多的利益,和薄荷缓和关系,都是必须的!”薄烟没想到这样的关系道理还要自己说给自己的妈听,真不明白从前妈妈是怎么得到爸爸的心的,爸爸一看就是个狐狸,而妈妈呢?空会表演却没有谋略。

    “是这样吗?”蔡青奕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坐起来看着薄烟有些不确定的疑问。

    薄烟点了点头:“嗯,应该是的。”爸爸那么疼爱自己和妈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转移视线去疼爱薄荷,至少薄烟是不相信的。而只有这个道理能说服自己,爸爸会对薄荷缓和态度都是因为湛家。

    “烟儿啊……命苦的孩子,我看容子华如今对你不如从前那样体贴了。倒是薄荷那丫头,湛家那小子虽然对他相敬如宾但也算是上心的。湛家那么有钱,当初指腹为婚的人怎么就不是你呢?”蔡青奕抱着薄烟可惜的道,如果嫁给湛一凡的是烟儿,那得多好啊。凭烟儿的本事和性格,那湛一凡对她绝对不可能像对薄荷那样只是相敬如宾的态度,一定会宠爱烟儿的不得了。那她这个丈母娘还不得要什么就有什么?那她如今根本就不会怕薄光对自己如何了。

    蔡青奕心情黯然,更是后悔当初一开始没使出点儿法子把薄烟换进这场婚约里。可是她忘了,当初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女儿卖了。她也忘了当初他们卖薄荷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嘴脸。她更加忘了,宋轻语是什么角色又岂会被轻易糊弄。忘得更厉害的是,和湛家指腹为婚的女人不是她蔡青奕,而是白合。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如果湛一凡见着的未婚妻不是薄荷又怎么可能和薄家联姻同意这场婚事。她更加不知道的是,那相敬如宾的表面下如今的两人是如何的浓情蜜意。

    薄烟心里也狠,虽然自己爱着容子华,可她也曾恨过,为什么湛一凡不早些出现?如果湛一凡早些出现,她就不回去主动搭讪容子华。那如今,湛一凡这样的男人还不是她的?

    母女俩心思各异想的人和事却是差不多。

    薄荷被薄光带到侧厅后的小院子,坐下薄光便叹息着对薄荷岛:“你妈她这两天被蔡家的事情弄得一团糟人也迷糊,你别生她气。”

    薄荷主动给薄光倒了一杯茶,淡淡的‘嗯’了一声道:“我知道。”

    “明天你的婚礼……”薄光突然叹了口气,“明天你的婚礼,关于婚纱,是我给你准备的。”

    薄荷微惊,抬头看向薄光:“爸,你怎么……”薄荷怎么也想不到,薄光竟然会给自己准备这种事?

    “虽然湛家也说要给你准备婚纱,可我想你还要去英国举行一次婚礼,所以就让他们准备英国那一次的婚纱,这一次就不要插手了。这个婚纱,是我当年为你妈妈准备的。不过,她没机会穿过……”薄光微微敛眉像是想起了很久远的事情,神情也陷入了一片一场的温柔光景里。

    薄荷微微一怔,心里狂跳。难道……他说的是白合!?

    “为什么……没穿过呢……你们结婚的时候……”薄荷心里狠狠的抽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是自己的父亲,可他也极有可能在当年负了自己的母亲。这么些年从未真正的关爱过自己,那现在的虚伪又是什么?他那一刻温柔的神情,是真是假?

    薄光从温柔里抽出,看着薄荷抿唇道“你妈妈胖了。你也知道,你出生后的三个月我们才举行了婚礼,当初的婚纱还怎么穿得上呢?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穿也没关系……今天去买其实也来得及……”

    “让我见见那婚纱吧。”薄荷看着薄光认真道。

    “走,我带你去。”薄光站起来拉着薄荷的胳膊转身回了偏厅。

    上了三楼,薄光带着薄荷进了楼上的书房。谁都知道,楼上的书房是薄光的专用室,不光是书房也是薄光的秘密基地,谁都无法进去,就连蔡青奕和薄烟都不能进去。每日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谁也没见过薄光的那间房里究竟有些什么。

    薄光带着薄荷进了这间书房,其实也是很普通的一间书房,也许只是他偶尔在这个家里需要的个人空间罢了,因为不让别的人随便进来所以才显得神秘。

    挂在窗户边衣架上的白色婚纱,薄荷进来看见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多么神奇的一件事,只是看见它挂在那里,薄荷的心就开始‘砰砰砰’的急跳。

    不用怀疑的是,这婚纱即便是薄光想瞒也瞒不住的真相,这婚纱必定是当年为白合准备的。她纤细高挑的身姿,几乎都是为薄荷量身打造,听舅舅说自己和妈妈身形几乎一样,那不就是印证了吗?而蔡青奕比自己矮一些,也比自己胖许多,薄荷曾见过她年轻时候的照片,是完全配不上这婚纱,更别说是为她而准备的了。

    薄荷慢步的走过去伸手摸了摸洁白婚纱上面的蕾丝,奇怪的是,明明是二十八年前的婚纱却依然那么美,美得让人窒息……原来婚纱,是真的不分时代的。

    薄荷缓缓闭了闭眸,叹息:“妈妈没穿这婚纱……真可惜……”

    “是啊,我亲手设计,又让人带到意大利让名家用手工亲手为她缝做的。可她后来……变了……自然穿不得……但我想,你穿也是一样,我也想见着你穿它的样子……能接受吗?”

    薄荷的心一片酸楚,的确是变了,变了一个人,能穿得了吗?薄荷心里冷笑,对于薄光至今留着这条婚纱却也心存疑惑,亲手设计,意大利名家手工制作?难道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母亲?一直恋恋不舍根本就没放下?

    可是薄光的脸色正常,看不出一点儿破绽。

    薄荷抱着婚纱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反锁,一个人站在镜子前慢慢的穿上这件婚纱。几乎没有一点儿的空余,也没有一点儿的多余,长短、腰身,都仿佛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不……为妈妈量身打造的。

    婚纱有些复古,虽然不太时尚,可薄荷却依然觉得它美极了。无袖半高领的透明蕾丝,锁骨若隐若现。到了胸部依然是透明的蕾丝薄纱,里面丝质的布料变成V领,胸口的雪白也是若隐若现。然后便是凹凸紧致直到腰间。下摆是依然是飘逸锥形如纱的蕾丝,很轻柔,很舒服。薄荷拉着下摆轻轻的蹲下来,拉起蕾丝下摆,上面绣的并不是一般的蕾丝花样,而是一大朵一大朵的荷花啊……薄荷捂着自己的唇,妈妈,妈妈……

    哽咽着将泪水咽了回去,她能穿着妈妈没能穿上的婚纱结婚,也是一种幸福吧?当年爸爸对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思?而你们为什么终究没在一起?这荷花花样的蕾丝婚纱下摆,你可曾见过?

    薄荷坐在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愣愣的陷入冥想,直到洛以为的电话打来。

    电话那端的洛以为显得极其兴奋:“薄荷?你在哪儿呢?明天你婚礼,你快出来出来,我带你去做SPA,带你去做全身浴疗!”

    薄荷听见洛以为的声音心情才好了一些,笑了笑才道:“我在家里洗过澡了。”

    “这是伯母给我的任务,你快出来呀。伯母说了,今天一定要把你洗得香喷喷的,明天才能美美的出嫁啊!而且你怎么这么没有自觉性呢?一个女人,你明天自己的婚礼呢,你都不知道要漂亮要水水的嫩嫩的,然后迷倒新郎让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婚礼这天你有多美啊!?”

    薄荷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和我婆婆这么好了?”

    “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啊,这些天我都帮着伯母一起帮你办婚礼啊,像那美得让我想死的婚纱照啊,像你们的新房啊,像伴娘礼服啊,糖果这些细节我都在帮忙呢。”

    “以为……谢谢你。这些天我不在,我一直忙着工作,婚礼有你帮着我妈,我和一凡都谢谢你。”

    “哎哟,说这些做什么啦……你们薄家那边人多我没去帮忙,也不知道那边准备的怎么样。可是该湛家这边的事情,我能尽心就尽啦。”

    不管这场婚礼,薄家究竟为嫁女儿准备了什么,可是湛家娶她的心娶她的郑重行为都让薄荷原本有些沉寂在白合过去的心又复苏跳动了起来。

    薄荷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深深的叹了口气:“你等着,我马上出去和你做SPA,今天我请你!”

    “嗯嗯,你要安慰我哟。我告诉你,我今天遇到一个超级变态,长得人模狗样气质冷酷,可是眼神淫荡思想放荡,我差点儿就没招架住结果落荒而逃……”

    薄荷忍住笑,洛以为的桃花总是那样旺盛,可谁让她是一个美艳的男性生殖科医生呢?不行的男人见着她就好了。

    *

    薄荷出去和洛以为美美的做了一个SPA,两个女人床上让人从头到脚的做了护理和按摩。薄荷舒服的睡着又醒来,虽然在别的人面前裸着有些不习惯,可是她又觉得好舒服,做完浴疗之后身上的皮肤果然又水又粉又细腻,比以前好了很多。

    “哇,瞧你这小模样水嫩水嫩的,明天一定能迷死湛一凡那厮。”

    薄荷瞧了洛以为一眼:“你以为你就不美了?我要是个男人,立即扑你!”薄荷说的可是真心话,洛以为美的妖的艳的就像一朵盛开极艳的大牡丹花,谁见了无论你男女老少都想给采下来。

    洛以为抛了一个水嫩嫩的媚眼过来羞怯怯的道:“哎哟,别这样说嘛,人家会害羞的……”

    薄荷挑起洛以为的下巴眯起眸子坏笑:“你这祸水,总有一天会有男人把你制的服服帖帖的,看你怎么再跑出来迷惑时间男女!”

    洛以为不屑,却不知薄荷这一语成戳,她的天煞灾星从此真的降临,哪里再肯轻易退去?

    和洛以为吃了饭薄荷才驱车回了薄家。对她来说,婚礼前一天还能有个朋友陪着自己去做做SPA和浴疗,实在是从前难以想象和企及的事情。她怎么会想到自己也会有一个真心闺蜜,怎么会想到自己也会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婚礼,怎么会想到一回到家爷爷和奶奶都坐在客厅里正等着自己。

    “小荷啊,你回来啦?”

    薄荷想起舅舅称呼妈妈的小名,与自己同音也是‘小合’。

    “嗯,奶奶。我和以为出去吃饭了。”薄荷将钥匙递给田妈便在沙发里坐下来。客厅里只有爷爷奶奶,别的人似乎都不在。

    “我让他们都回房里去休息了,我和你爷爷有话对你说说,明天你婚礼嘛,奶奶也有东西要送给你!”

    薄荷疑惑的看着薄老爷子和老夫人,自己对他们没有恨意,可是也存在许多的疑惑和怀疑。他们对自己的管教也比较严格,但是总的来说,还是不坏的。

    奶奶握住薄荷柔滑的手叹了口气:“孩子啊,这些年你受苦了。我们都知道你在这个家里有些委屈,可是奶奶和你爷爷都是疼你的,把你和烟儿都一视同仁。我们知道你不是傻子,你看得出来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我们承认,因为烟儿的性格活泼所以更加喜爱,可是你的努力我们看在眼里,特别是你爷爷,他是把你搁心尖儿上的疼啊。这薄氏的百分之二十股份,就是他让出的百分之十,也是他决定说那股份必须落你头上,不能给湛家了。”

    薄荷看向自己的爷爷,爷爷对薄荷缓然一笑:“别听你奶奶的煽情话,爷爷没那么伟大。爷爷就是觉得,是你应得的。老婆子,你快把东西给她,让她早些去睡,明早还要做个美美的新娘子!”

    奶奶瞪了爷爷一眼:“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薄荷这就要出嫁了,我这心里啊……舍不得。她当初那么小,我抱在怀里看着长大的啊……”奶奶说着声音变哽咽了起来,薄荷心里也突然有些难受。虽然他们有时候依然也不公平,可他们是老人,他们毕竟也是自己的血缘长辈,是自己的亲爷爷奶奶。奶奶这个时候的真心,她还是能感受到的。

    “奶奶别哭了,我是嫁出去了,可我永远是你们的孙女啊。”血缘,是改变不了的。薄荷要对付的人,也不是他们的。

    “好孩子。来,这是奶奶给你的嫁妆。既然要嫁到湛家去,咱也不能丢人。这东西奶奶没给烟儿留,烟儿不需要,容家不需要她充面子,可你需要啊……湛家那样的架势,我们知道薄家是比不上的,可这些嫁妆啊,也能让别的人对你刮目相看!”奶奶将一个盒子递给薄荷,薄荷心里诧异,奶奶怎么给了自己如此贵重的东西?

    薄荷不知道里面是些什么,可是想也知道必定都是奶奶贵重的饰品。她怎么都给了自己呢?她不是也疼爱薄烟,怎么就都给了自己呢?她说薄烟不需要,可她需要……她明白她今后嫁到湛家去必须面对的处境?奶奶啊,为什么这一刻,您如此的贴心?

    在薄荷出嫁前,奶奶的行为还是深深的感动了薄荷。

    “以后奶奶不能管你了,你爷爷也不能管你了。我们对你严苛,那是希望你嫁到湛家去之后也能那样严苛你自己。湛家不比我们薄家,他们比我们有钱比我们显赫,他们的规矩也比我们多。现在是对你相敬如宾,可是以后呢?做人儿媳妇的不容易……”

    原来,他们的严苛是这样的道理。原来,严苛里,真的包涵了他们对自己的爱。不论大小,可却是真的为她好。

    薄荷这一刻用力的抱紧奶奶,只能轻声定的安慰她的心:“奶奶,我婆婆和我丈夫都会对我很好的……您别担心……”

    她相信湛一凡和婆婆,她也相信自己嫁过去定是一个人生新的开始。

    回到房间,薄荷坐在床上打开奶奶给自己的古董盒子,有五层抽屉,每一层拉开都是不同的珍宝。

    金银、珍珠玛瑙、钻石。项链。玉钗。戒指。手链。手镯。

    这个老人几乎将她自己一辈子的珍藏物都给了薄荷,而这一件件哪一件不是价值不菲?薄荷抱着盒子在床上坐了半响,许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再恨,也永远恨不了他们……不论他们当年对自己的妈妈做了什么,薄荷也知道,她恨不了真心对自己的他们。

    *

    睡之前薄荷接到了湛一凡的电话。薄荷窝在被窝里看着窗外的月光不说话,湛一凡低沉的声音却传来:“想睡觉了?”

    “有点儿……怕明天有黑眼圈。对了,听以为说给我们装扮了新房,是什么样子啊?”

    “我今晚睡得是客房,妈把我们的新房锁得紧紧的不让任何人进。”

    薄荷忍不住的笑:“还有秘密呢!那婚纱照呢?”

    “见着了,客厅里挂了副大的!是中国古风的,挂在欧美风的客厅里,很怪。”

    “啊?妈妈好可爱啊……不过客人来了瞧见会不会很尴尬啊?”薄荷想了一下客厅哪里能挂婚纱照,可是想了半天也愣是没想起来。

    “今晚是平安夜,要许愿望,知道吗?”

    “知道啦……我会吃苹果的!”薄荷拿起放在床头的苹果啃了一口,吃完了一年都会平安?这虽然是鬼话,可是此刻却幼稚的也做了。

    湛一凡又神神秘秘的道:“我会变成圣诞老人给你在床头放礼物。”

    薄荷嗤笑:“幼稚。”知道他在英国长大,所以圣诞节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就像中国人过春节一样的心情,所以能在明天举行婚礼,其实也是个特殊的日子。

    湛一凡似乎也在笑,过了一会儿又沉静了下来淡淡的在薄荷耳边轻唤了一声:“薄荷……”

    “嗯?”

    “我想你。”

    薄荷躲在被窝里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答:“嗯……你快睡,睡着了,明早来接我。”

    “我不会迟到的。”

    “……好。”

    “以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睡在一起,每天在一起,去哪里都一起。”

    “知道……”

    “猫猫。”

    “嗯?”早已经习惯并且接受这个名字的薄荷回答的很漫不经心。

    湛一凡无比正经的声音从电话淡淡那端传来:“别人说,电话里也能要,我们试试吧?”

    “……”薄荷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然后对着电话冰冷无情毫不客气的低吼一声:“滚!”挂了电话,薄荷把脸埋进枕头里,这个无下限的无耻男人!

    *

    薄荷是被洛以为从床上挖起来的。

    “你快给我起来——我就知道你还在睡,你看都几点了啊?快起来化妆做头发穿衣服!”

    薄荷从梦境里挣扎着醒来,睁眼看到洛以为顿时有些不知所以。这是在干什么?

    “你还想不想结婚啦?都快六点了,你还在睡!”

    结婚?薄荷的脑袋空了一下,随即‘哗’的一下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连连的拍着自己的额头:“对对,今天结婚来着。”

    洛以为躲开薄荷猛的便坐起来的动作,拍着胸脯有些惊魂未定的道:“还好我过来的早,不然等你一觉睡到七点就完了!化妆师和发型师我都带来了,你快洗个脸,我马上让他们进来!”

    薄荷又迷糊了一下:“化妆师?发型师?”对了,昨晚她睡之前看过湛一凡发来的婚礼流程,因为要从薄家开始拍摄婚礼过程,所以她在薄家就要化好妆穿好婚纱然后等着湛一凡从这里把自己接出去。

    洛以为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里断了一个托盘,托盘里是热腾腾的食物。

    洛以为将托盘里的食物都拿出来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又把还在床边坐着发呆的薄荷给拉过来按坐下:“别发呆了。田妈说给你煮了八宝粥,让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昨天伯母也给我说了,让你早上多吃点儿,不然中午顶不住。”

    薄荷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看着眼前热腾腾的红呼呼的八宝粥有些没胃口。

    “我能不能先刷牙?”抬头望向又跑到床边去忙碌的洛以为薄荷愣愣的问。

    “快去快去。湛家指定的专业的高端的发型师和化妆师都给外面等着呢。伯母四点就打电话把我叫起来,我赶过来你去还在呼呼大睡,我这伴娘的命啊……”

    薄荷弯了弯嘴角:“辛苦啦。我这就去洗脸。”

    洗了个脸的确清醒了许多,拍了拍脸上的水薄荷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有点儿黑眼圈,可是气色看起来还不错。皮肤也挺光滑的……头发也很顺很干净。薄荷微微的吸了口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今天结婚……加点儿油!不能让人看笑话,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终于,要走出薄家了,真正的。”

    微微的闭了闭眼转身向卫生间外走去。

    薄荷还是勉强的吃了一些,因为洛以为的再三强调和催促最后愣是把一晚粥都给吃了。刚刚吃完还没喝口茶洛以为就把化妆师和发型师一起引进房间。也不知道是有意安排还是无意安排,这发型是和化妆师竟然都是女的。一个看起来很干练利落,一个看起来倒是有些妩媚漂亮。

    “婚纱是先穿上还是等头发做完画完妆再穿?”洛以为在一旁轻声询问和发型师理发师做着沟通,薄荷趁机喝几口茶,突然又听洛以为朝着自己问:“薄荷,化妆师好和发型师都要看看你婚纱然后给你做发型定妆容风格。”

    薄荷缓然的从沙发里站起来朝更衣间走去:“来吧。”

    婚纱挂在更衣间的衣架上,洛以为一进来便被震惊住了:“哇……好美啊,有点儿复古。”

    薄荷靠在一旁看着发型师和化妆师的讨论,她们又看了下后面的拉链最后一致的询问薄荷:“欧式复古发型和温婉高雅妆,湛太太您满意吗?”

    薄荷勾了勾唇:“冲着你们这声‘湛太太’我便已经满意了。”

    洛以为在一旁连连发出‘哎哟’的声音,薄荷并不觉得害臊,她本就是湛太太。被人叫湛太太,心情很好。

    三个女人先服侍薄荷穿上将身材凸显的玲珑有致的婚纱,然后薄荷又裹了一件披肩坐在沙发上开始让化妆师和发型师捣腾自己。

    两个小时后,薄荷站在镜子前看着崭新的作为新娘的自己。

    白色的蕾丝婚纱,典雅高贵的挽发,发鬓上插了一朵白色的玫瑰,配这蕾丝婚纱是那样的美和合适。妆容也非常的雅致,让人看不出一点儿的破绽,脸是粉润的白里透红,细致的没有半点儿妆容的痕迹。果然是手段高明的化妆师。

    洛以为将她们引了出去吃早餐,薄荷自己站在镜子里整理仪容。不一会儿洛以为又回来,薄荷正在戴手腕上的手势,洛以为从她自己带来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捧上来递给薄荷:“戴上吧,刚好合适。”

    薄荷看向洛以为:“这是哪里来的?”

    洛以为冲着镜子里的薄荷缓缓一笑:“我送给你的。”白色的珍珠项链每一颗珍珠都是珠圆玉润的可爱和饱满,吊坠是复古的优雅镂空雕花,由大大小小的珍珠和水钻拼成。不得不说,真的很漂亮。

    洛以为亲手为薄荷戴上,然后真理好形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并不是太贵,可是配着这婚纱却是非常合适的。这些珍珠可不是街边买的哦,是正宗的北海珍珠。这个也不是水钻,是钻石!可是很贵的!”洛以为这次是下了血本了,洛因为订婚她都没出这么多血。

    薄荷惊诧的托起项链:“真的钻石?你的花多少钱?”

    “这钻石不贵。而且又不是大颗的,你放心啦。”况且她拿的是内部价,也就几万块,能贵到哪里去?只是买了这个项链,她就变成穷人了。但是薄荷结婚,她是真的想表示一些什么的,真的很想。所以毫不犹豫的真的就买了。

    这些碎小的钻石虽然不大,可是薄荷知道拼在一起就不小了,怎么也得有两克拉啊。虽然不知道质量如何,可是就算是普通钻石,她洛以为也得花不少钱。薄荷心里又气又感动,伸手抱着洛以为暖暖的道:“谢谢你。”

    洛以为嘻然一笑道:“不必谢啦,你是我学姐啊……况且,我结婚的时候,你肯定要还我更大的礼咯!嘿嘿……”

    薄荷顿时哭笑不得,原来这丫头是在做这长远打算?

    “好,以后我一定还你更好的。”薄荷并不是说玩笑话,嫁给湛一番也算是有钱人了,况且现在薄氏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属于她的,比这更好的,她当然买得起。

    薄荷穿上白色绸带绑踝的高跟鞋,站起来又让洛以为帮忙披上雪白的貂毛(人造皮草,爱护小动物哦)披肩。

    洛以为扑朔着大大的星星眼望着薄荷不停声的赞叹:“哇……好美啊。虽然这貂毛有点儿富贵,可是丝毫不影响你今天的高贵雅致的气质!我真是爱死你了,快,我们先拍两张照片!”

    薄荷对于洛以为的热情早已经无力招架只能顺着她去折腾,坐着站着都让洛以为拍了个够,两个人在相机里笑得傻傻的可爱。

    正玩得开心时“扣扣”两声门突然被敲响,薄烟的声音从外面便传来:“姐,我和你说说话吧?”

    薄荷看向洛以为,洛以为并不知道这姐妹俩之间关系不好,收起相机站起来道:“那我出去,你们聊会儿吧。对了,还有十多分钟,婚车该来咯。你调整好心态啊,你们家下面也来了不少亲戚,我去帮你挡着他们。”

    薄荷缓缓的点了点头,洛以为迈着长腿和愉快的步子向外走去,走到门口薄荷突然唤住洛以为:“以为。”

    “啊?”洛以为回头眼神有些迷惑。

    薄荷嫣然一笑:“今天谢谢你……不,是一直以来都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一定很寂寞。”不论是婚礼还是平日里,有这个朋友她的生活才变得更加的幸福和充实。

    洛以为满足的一笑:“嗯,我也谢谢你呢,你不知道我多感谢你吧?得了,以后说。我先闪了。”洛以为说完拉开门和薄烟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薄烟进门轻轻的合房门,今天她也穿着浅紫色的礼服,因为有些韩版,所以肚子倒也完全看不出什么。轻步的走过来薄烟看着美丽高贵又典雅的薄荷轻轻一笑道:“姐,你今天可真美。”

    薄荷微微勾唇:“今天我是新娘,应该的。”

    薄烟摇了摇头轻笑:“姐你现在说话可真不客气,哎,算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祝你新欢快乐哟。”说着薄烟从身后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递给薄荷,薄荷有些意外薄烟也会送礼物给自己,看着那盒子不动神色。

    “现在还有点儿时间,你拆礼物吧。姐,我是真的……希望你……快乐……”薄烟从椅子里站起来冲着薄荷缓缓的笑,然后转身离去。

    真的希望她快乐?薄烟,鬼信你的话。

    可是看着桌面上的盒子,薄荷的心却有些忐忑起来。她一直有些猜不透薄烟,就像她今天竟然会给自己送礼物一样让总是让她意外。是什么样的礼物?总不会是吓人的蛇之类的动物。可是薄烟是绝对不可能像洛以为这样真心的送她礼物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东西。

    伸手,洁白如葱的手指轻轻碰上盒子未锁的开关处,薄荷的手轻轻往上一提……(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