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98 你是我的珍宝啊

098 你是我的珍宝啊

    观音殿里,薄荷跪在蒲团上合着双手心中默念着:菩萨,你一定要保佑我妈妈还健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现在,我已经不在乎她当初或许是因为不想要我而将我交给了薄家,就算是真的抛弃了我,我也不怨她。我理解她当时的苦,当时的挣扎,当时的委屈,不管她当时做了什么,我都只想找到她与她相认。菩萨,请完成我这个心愿吧,让我找到她,让她身体健康。

    深深的在蒲团上跪下,双手的掌心贴着额头。

    薄荷并不是信女,可是这一刻跪在面容庄严慈祥的菩萨面前,她的心选择相信。相信菩萨真的能听到她心里的话和祈祷,相信菩萨会让她妈妈白合健康的活着,相信她一定会尽快的找到她。这仿佛,就是一个信仰,只有心里有了信仰才能得到自由和释然。

    从蒲团上站起来,身后的湛一凡将请来并已点燃的香递给薄荷,薄荷接过一炷,两个人虔诚的举止额头拜礼三次,一旁的小尼姑立即上前来接过二人的香插到香火炉里。

    转身退出观音殿,跟在身后出来的小尼姑便是之前在前院接待二人也是刚刚给他们敲钵木鱼插香的那一个。薄荷双手合十的拜了拜小尼这才将自己的真实目的告知:“不知道我能不能见见你们庵里最年长的人?”

    “最年长?不知女施主所说的可是是我们的住持?她今年六十五岁。”

    薄荷的心微微一跳,和湛一凡带着小尼姑又往安静的地方走了一些才更问:“不知道她在庵里有多少年?”

    “三十年了呢。”

    三十?如果当年母亲真的上山来过,那住持一定见过她了?

    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湛一凡代她道:“不知我们可否见她一见?”

    “这……住持可能在后院做功课,两位施主要待我进去问一问住持。”

    “小师傅请,请转告你们住持,就说我们只不过是想问一件二十八年前的小事,希望她能达成我们这个小小心愿。”

    “两位施主稍等。”

    小尼姑朝着薄荷和湛一凡单手拜了拜转身便向后院行去。薄荷看着小尼姑消失的背影转身看向湛一凡:“你说,她有没有可能上来过呢?”

    “别想那么多,不问一问怎么会知道呢?”

    “那这位住持会不会已经忘了呢?”

    薄荷的紧张让湛一凡哭笑不得,随张开手臂将她纳入怀里坚硬的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淡淡道:“傻女人,不管是什么结果你都该有个预想,这样才不至于失望。”

    薄荷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此刻心里的期望太高,还真怕如果是失望的答案会将自己摔的又高又疼。

    小尼姑不一会儿便返了回来,伸手相邀薄荷道:“我们住持说尽可能为施主解答你心中的疑惑,施主这边请。不过,男施主需要止步。”她们的后院的确是任何男人都止步的地方。

    湛一凡朝薄荷微微的点了点头。

    薄荷深深的看了湛一凡一眼:“我去去就来。”

    湛一凡又摸摸薄荷的脑袋温柔道:“去吧,问个仔细,别后悔就是了。”

    薄荷转身跟着小尼姑往后院走去。绕过小道一进入后院就与热闹的前院犹如两个世界。一轻一浅的木鱼声伴随着悠长空灵的佛歌从最里面的房间传来,每走一步薄荷仿佛都在洗涤着自己那浮躁的情绪。这个地方虽然不大,可是却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真的是一进入这里心都安静了,随着那木鱼声一点一点的沉淀寂静。

    “施主,请——”小尼姑推开房门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薄荷朝着小尼姑微微点了点头迈步走进第一眼便是非常干净整洁的房间。也并不是非常简朴,至少有一个小小的电视,还有几株盆栽职务,也有电话,电灯这样的现代设备。可是那床榻,却只能用朴实来形容了,这样冷的天那样薄的被褥。床上还放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木鱼和收音机,歌声就是从那收音机里飘出来的。

    住持是个六十五岁的女人,脸上也清晰的写满了岁月了痕迹,但也许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平和心态,所以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的健康。住持

    早已经在薄荷进房间时放下木鱼下了床,站在床边双手合十对着薄荷微微一拜:“施主你好。”

    “住持你好。”

    “听静文说,施主是想询问贫尼一些关于二十八年前的事?虽然时间有些久远,可是贫尼愿意为施主解疑解惑。”说着那尼姑便向薄荷走来,单手相邀薄荷在桌边坐下。

    薄荷也坐下来,那尼姑动手亲自给薄荷倒了一杯茶推到薄荷眼前,微微笑道:“二十八年前,施主还没有出世吧?”

    “对,我今天来是想询问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我想问住持,你可曾觉得我面善熟悉?据说您是在这寺庙里待过时间最长的人,所以我想知道……二十八年前,您是否见过我的母亲?我知道我或许强人所难了,毕竟谁还记得二十八年前的事情呢?”

    可是薄荷不问过,却不心甘。问了,或许失望,但是却不后悔。

    “看施主的确面善,我到这庵中三十年,不曾下山。觉得施主面善,想必定是与施主有缘了。施主说起二十八年前不知道你母亲当时有什么特状呢?我这一时也想去起来……”

    薄荷的眼神微微有些颤抖:“当时我母亲身怀六甲,应是九月,肚子里的孩子正是我。”

    “哦?九月?又身怀六甲?”那住持仔细的回忆,似乎也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突然间神秘的一笑扭头又仔细的打量起薄荷来:“九月的确是有一位身怀六甲的女施主上过山,她说她也是白阳镇之人。我那时候才上山两年,是我师姐应心接待的她。”

    “真的吗?住持你可没骗我?”薄荷完全意外完全惊喜,她不敢太多的奢望只怕失望,可是心里却又存满了祈祷,偏偏……偏偏这个祈祷成真了!菩萨啊,谢谢你指引我上山来,谢谢你指引我到这里来见您!

    那住持温和的一笑:“出家人不打诳语。只是我当年三十四岁刚刚出家两年,我身上的凡俗还未脱尽所以整日的只能房里打坐念经。可我看她年轻……现在仔细回想,倒真的与你有七分相似。”

    薄荷大气也不敢呼一口只能静静的听那住持回忆:“可我从门缝里瞧见她大腹便便,眉宇间写满了哀愁和疲惫。我年轻时所受的苦难也是常人难以理解,我心中的执念大多便是因为曾失去的几个孩子,最后落得被人抛弃的下场……所以我便多观察了她些。我应心师姐将她引见给师傅,师傅便请她喝水吃饭,她走的时候也给庵里捐了一笔香火钱,大家对她都是颇多感谢呢。”

    薄荷细想,也许真的是那一日母亲上了东渡口极累间见到了尼姑庵便自己爬上来,没先到真让自己歪打正着了。

    “下午课的时候,她和师傅在房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可是我每次经过都隐约能听见哭声,还隐约听见师傅说什么……尘缘未了……暂时与佛无缘之类的话……腹中孩子是尘缘,落地全是牵挂……我当时心性未定,对你母亲虽然颇为同情,可是我无心再听便走了。”

    薄荷心里微微的抽痛,难道母亲当年真的有想要出家为尼的心思吗?她真的到了走投无路或者说对红尘心死的地步了?

    “阿弥陀佛,也不知道贫尼还能为施主做些什么,可是施主要放开心结,世间一切事时间到了,一切都会自动的明了,这就是菩提因果。”

    薄荷合着双手对住持拜了一拜然后便离开了。

    湛一凡在前院的许愿树下安静的坐着,薄荷从小道走出来,看到湛一凡的坐在石头上等她的身姿心里是一片温暖。

    许愿树上挂满了人的心愿,随风飘扬,牌子相撞甚至发出铛铛的声响。原本还是人声鼎沸,她只不过和住持小坐片刻出来时,院子里的已经寥寥无几。薄荷穿过香烛缓然轻步的走到湛一凡身边伸手打断他的深思:“欸,走了!”

    湛一凡眼神一顿,看到眼前这只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握住站了起来对着薄荷蹙眉道:“你再不回来,我都快变成望妻石了。”

    薄荷轻轻一笑:“夸张!”

    湛一凡不可置否的摸摸薄荷的头,两个人牵着手转身向大门走去。

    “施主等一下!”小尼姑合着双手突然从后面跑出来喊住薄荷,薄荷与湛一凡回头,那小尼姑将一张纸和笔递给薄荷喘着气道:“住持让施主留下通讯地址和电话,说如果她再想起什么也好告诉您。”

    “哦,好的!”薄荷不加怀疑低头便写了白阳镇白家的地址,只有那里她才有毫无顾忌的安全感,而且她也相信一有消息老舅他们也会立即告诉自己。

    下山的时候薄荷想起那小尼姑心里也是一番惆怅感叹:“这山上的女人,没人都有一个故事吧?不然那小尼姑,年纪轻轻怎么愿意出家为尼呢?”没有哪个女人一开始就愿意远离红尘长盘青灯。

    “想这些做什么?有你妈妈的线索吗?”

    “嗯,她当年的确上来过。而且,我看她果真有出家的心思,只不过当时怀着我,这个事情才没有完成。你说妈妈会不会生下我真的出家了啊?”薄荷突然全身一寒,难道在生下她后心头了无念想,于是把她扔给薄家自己就真的找了一个了无人烟的世外桃源出家去了?所以这么多年才一次也没出现?不然不可能……不可能一次也没出现啊!她难道就真的不爱自己吗?

    不是去世了……就是躲起来了……无非这两个可能而已!

    “……”湛一凡不敢肯定的否决。

    薄荷握了握拳一声冷哼:“一定是薄家当年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不然她不可能连出家的心思都有了!我一定要查出来,查出来!”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激愤。

    薄光……蔡青奕……他们当年究竟和妈妈发生了什么?这里面爷爷奶奶也插手了吗?知道真相的人,难道就那么少?如果没有了,她是不是该从薄光,或是蔡青奕身上下手呢……?薄荷的心里又暗暗的下了决定,这一次回去,她将不再犹豫手软,必须加快调查速度!

    湛一凡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揉了揉她捏的死死的拳头,薄荷激愤的心情缓缓落下,抬头看向提着灯笼的湛一凡,微光照着黑黑的山道,竟是温暖。

    薄荷一梯一梯的走下山,仿佛能感受到当年母亲抚着肚子走上来却又抚着肚子走下去的心情……妈妈,你听得见我的心里话吗?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我来找您!

    *

    回到白家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高叔让人给他们的等门,于是薄荷和湛一凡一进门等门的白花菜阿姨就道:“小姐姑爷,老先生和老爷他们还在主宅大厅等你们呢。”

    “这么晚了……”薄荷心里内疚,湛一凡拉着她快步的绕过前院的几进几出穿过假山花园才走到了主宅前院。

    “舅舅,表哥!”薄荷一迈进大厅便轻声而唤,等人等的打瞌睡的老舅顿时来了精神,表哥的脸色有些凝重看着薄荷和湛一凡便道:“你们两个年轻人,再留恋这里也不能回来的这么晚,你们舅舅等了你们快两个小时了!”

    薄荷心里也愧疚,他们让醇儿带了话,所以两个人才一路上肆无忌惮的玩了这么晚回来。

    “好了好了,别说他们啦。是我自己要等的,我也没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不知道我等着呢!”老舅打了个呵欠挥了挥手,他最是心疼薄荷了,谁让这个外甥女和自己的妹妹那么像呢?这也是他最疼醇儿的原因啦。而且薄荷这孩子,心性健康干净又明朗,他高兴有这样一个外甥女啦!

    表哥叹了口气看着薄荷还是问:“吃饭了没?你表嫂给你们留了饭。”

    “谢谢表哥,我们吃过了……”薄荷知道这个表哥虽然不太爱说话,可是和舅舅一样也是疼自己的。湛一凡揉了揉她的肩头示意,薄荷立即扶着老舅坐下:“舅舅你坐。”

    湛一凡拉着薄荷去一旁跟着坐下来看着舅舅道:“舅舅,这么晚了,不知道你怎么还在等我们?下一次可别这么晚了,有话和我们说,你可以让人打电话叫我们。”

    老舅叹了口气看着他们二人问:“你们明早便要离开?”

    薄荷心里叹气,想必是醇儿他们说的了,她原本也是想今天和舅舅说的,可是晚上突生变故她和湛一凡梳理关系到现在也就忘了。

    “是,舅舅,原本想告诉你的,可我和一凡去了山上的庵庙一趟。”

    “去哪里做什么?”

    “当年母亲坐船到东渡口就下了。”

    “这我知道。哎……我也问过撑船的白家,可是竟问不出什么……”

    “不是的舅舅。其实母亲当年上过庵庙您知道么?”其实薄荷不是太想告诉舅舅,可是既然留了白家地址那这件事就要告诉他。

    “啊?这……这我还不知道……”

    “其实我也是猜的,理解了一下母亲当年的心情,于是就和一凡上去看看。我见到了住持,住持回忆说母亲当年的确上过山。”

    “难道她……!”舅舅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薄荷虽然心痛不忍却还是点了点头:“是的。舅舅您也别难过,当时她怀着我,尼姑庵是不会收她的,说她尘缘未了。”

    “小合啊……”舅舅一声痛嚎,捂着脸趴在桌子上似乎极其的痛苦。薄荷不理解他们兄妹当年的感情,可是看表哥也非常痛苦难过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家的人关系一定非常非常的好吧。当年把妈妈拒之门外,一定是外公一时气恼之举,往后的岁月里不知道多后悔多痛苦湿了多少枕头。

    “舅舅,您别伤心。妈妈她吉人天相,她定不会出家的,再说这一切都过了二十八年了!”薄荷起身走到舅舅身边给他拍了拍背,老舅抬起头来轻轻的颔首:“好,不说了,不想了。还是你用心,我们这么多年也未曾想过她当时上过山。还有什么消息吗?”

    说着老舅一脸期盼的望着薄荷。

    薄荷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了,可是那住持说她还会回想,想起来就会通知我们,我留了白家地址。”

    “好好好,这是对的。我们应该感谢那位住持,一定要感谢她!倒是你,薄荷啊,你和一凡后天的婚礼,你是不打算请舅舅和你表哥去吗?”

    薄荷不是没想过,她的婚礼,就不能请几个自己真心喜欢的真正的亲人吗?可是薄荷知道目前的形式,她请了他们去,定会引起薄家人的注意,这也无疑是告诉他们自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不说他们未必认识白家的人,就说他们白家人太相似的长相……随便一个路人都会知道他们十血缘关系啊!

    薄荷的为难写在眼底,舅舅有些失望,湛一凡及时站起来走到薄荷身边揽着她的肩对舅舅道:“舅舅。其实云海市这个婚礼您不去也罢。这是薄家长女出嫁,她身上背戴了一些枷锁,也需要隐瞒与你们相认的事实才能继续调查母亲的下落和当年的真相。”

    “这……我也知道……哎,只是可惜……”舅舅何尝不知道薄荷的为难,可是他这好不容易相认的外甥女啊,明明就要结婚了他却不能参加婚礼,他能不可惜吗?

    “不可惜。半个月后,在英国还有一场婚礼。那是我湛一凡真正娶白合的女儿,到时候您、舅妈、表哥和表嫂,醇儿,我们会邀请大家都去参加的!”

    薄荷抿着唇用力的点头:“舅舅,您可一定要去。我要挽着您的手走进殿堂!”

    “好好好,舅舅这把老骨头到时候就是走路也得走到英国去,这婚礼一定不会再错过啦!”舅舅摸着薄荷的头眼眶微微的红润,其实心里大多是感动,对湛一凡这个外甥女婿更多的赞赏和认同了,这认品和做事儿都是没得挑的。

    安抚了舅舅和表哥想去参加云海市婚礼的心,薄荷二人才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湛一凡走在后面,刚刚和上门背后的薄荷便从后面抱住了他。湛一凡顿了顿,薄荷的还埋在湛一凡的背里,只听得她闷闷的声音传来:“这一次……谢谢你陪我到白阳镇。如果不是你,我处理事情一定不会处理的这么好。无论是舅舅这边,还是关于妈妈的事,还是……这次的案子。”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转身将她抱入怀里:“你忘了?我是你丈夫。”做一切,都是应该定的,只要是为了她。

    薄荷真诚的吐出自己的肺腑之言:“这个世界上没人对我这么好。”

    湛一凡听了她的话却是一笑,眼神无比温柔的低下睨视着怀里的娇妻:“你是我的珍宝啊……”在他的心里,她就是堪比珍宝,他得到她多不容易啊。

    薄荷又想哭又想笑,不过还是把自己小女人的那点儿感性眼泪给憋了回去,她讨厌矫情爱哭的自己!

    内心的感动让她主动的抬头捧着湛一凡的脸踮起脚尖献上自己的吻,湛一凡早就想要薄荷了,一把将怀里的女人给抱了起来让她双腿缠着自己的腰,自己抬着她的臀大步的走向他们的古床。

    薄荷的羽绒服下还穿着没有脱下的旗袍,可是那扣子太难解。湛一凡撩起下摆已经褪下她的小热裤,上面的扣子却还在第一颗上面较劲儿。薄荷伸手推开湛一凡急切的手,喘着气道:“我自己来……”

    湛一凡虽然无奈也不甘心,却还是低头重重的先亲了薄荷一口然后放开自己的手,坐起身来先麻利迅速的脱自己的衣服裤子。薄荷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第一次穿着旗袍做这事儿,所以半天也没麻利,湛一凡脱光光已经昂首挺胸了她还在第三颗奋斗。

    湛一凡不耐烦的捉住薄荷的手,低喃了一句:“不要了!”于是‘刺啦’一声,旗袍就被撕成了两片……薄荷惊叫了一声,心里是哭笑不得,湛一凡俯下自己火热的身躯,带着薄荷的小手往小凡摸去,自己则爱恋起胖兔来……

    不一会儿薄荷酒嘤嘤咛咛起来,湛一凡勤恳勇猛化身成虎。因为薄荷还在安全期所以也不用考虑小雨伞的问题,所以一番激情下来两个人都感觉是无比畅快,只是薄荷趴在湛一凡怀里累的有些无法动弹。

    湛一凡还想再来,薄荷却打着他的手梦呓道:“快睡……明早还要快些回云海市……后天婚礼呢……”

    湛一凡只能控制着自己的**,弯腰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上重重印下一吻睡下来:“嗯,睡吧……我不动你了。”

    薄荷勾了勾唇角果然沉沉的睡去,湛一凡看她睡熟了才轻手轻脚的起身下床,先去卫生间温热了湿毛巾然后回到床边替薄荷收拾了一下,自己又洗了一个澡才躺进被窝里。软香温玉在怀,虽然还有些悸动,可是再也没什么比得上只是抱着睡便已经满足的温暖了。

    翌日,天还未亮薄荷和湛一凡便被梁家乐、胡珊几人叫醒。

    薄荷打着呵欠盯着黑眼圈无奈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先是坐着发了一下呆然后大脑才渐渐的恢复工作。明天婚礼,今天还要回检察院工作一上午拿到出国手续……薄荷揉了揉头,低头看向还在熟睡的湛一凡推了推:“欸……起来了,我们该回去了。”

    “唔……”湛一凡深深的蹙眉,从被窝里伸出坚硬的手臂一横便又将薄荷给拉回了怀里。蹭了蹭,下巴抵着额头淡淡的才道:“再睡会儿……”

    薄荷其实也还满是睡意,昨晚两个人回来的太晚,睡之前又做了爱做的活动,说实话她昨晚睡着的时候已经累得无法动弹了。可是现在也必须爬起来,为了接下来的事情,为了婚礼!

    咬了咬牙,薄荷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还横着湛一凡沉重的手臂,而他坚实的胸膛和温暖的被窝都变成凶猛定的睡意向她袭来。薄荷尽量的保持着清醒,认真的叙述自己起床的理由:“我中午之前要把资料准备好,任务分配下去,还要去检察长那里拿出国手续。”

    湛一凡敛眉,手指突然伸到被窝里捏住薄荷的下巴,薄荷微微吃痛,刚刚张嘴湛一凡便倾身弯了下来重重的吻了下来。

    “唔……”薄荷蹙了蹙眉,长大眼睛看着也睁开了眼睛的湛一凡,他要干嘛?火辣辣的一记早安吻结束了湛一凡才抬起自己的头,喘息着低头看着怀里的薄荷微微勾唇浅笑:“既然如此,快起来。”

    薄荷哭笑不得,刚刚那吻算是怎么回事儿,让她清醒叫她起床啊?不知道是谁刚刚说再睡会儿的。

    “我不想起来了……”薄荷开始耍赖了,往被子里钻去,两个人的较色瞬间对换。她这些天都没好好休息,被这个工作给缠的每一天早上睡得好,更重要的是他!每天晚上不到十二点之后绝对不会放过她,薄荷想起来就是气!

    “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就要你咯……”湛一凡的大手伸进被子里抓住薄荷的嫩肉,薄荷惊叫,他往哪里摸啊?两个人在床上折腾,薄荷被湛一凡逗的是惊叫连连气喘吁吁,贴在门外听不真切的胡珊推了推王玉林催道:“你再敲一次!”

    “我不敲!”王玉林才不敢惹这个湛先生,那惹毛了是要甩脸子的。

    胡珊推了推后面的张煜寒:“那你再敲!”

    “我也不!”

    “都还想不想回去啦?回去上了班回家好休息啊!别忘了老大明天还婚礼!”

    “人家结婚的人都不急,你急什么?”

    后面的梁家乐听得毛了自己上前用力的敲了几下门板:“老大,老大!起床啦!都快五点半啦!”

    屋内寂静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听到‘碰碰’的声响,门外四人面面相觑然后就听到薄荷的声音:“哦,先去外面等我们二十分钟,马上就出来。”

    虽然天色实在还早,外面也实在很冷,不过薄荷还是被湛一凡从被子里挖了起来。穿上衣服和羽绒服,两个人极快的洗漱完毕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薄荷看着这个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心里还有些舍不得,湛一凡拉着她的手道:“我们以后会经常回来的。”

    薄荷重重的点头道:“嗯,春节也来!”

    “一定。”

    两个人这才拿着行李去了前院。舅舅、舅妈甚至表嫂都早早就起来了,是知道薄荷要走,所以早餐也都准备了丰盛的一桌子。有力和醇儿坐在餐桌边等着他们,薄荷和湛一凡将行李放到一边,在舅舅和舅妈的相拥下走到餐桌边坐下。

    吃饭的时候舅舅他们也没说别的,就是一些路上小心以后欢迎梁家乐他们继续过来玩。薄荷心里有些难过,这些真心待她的家人她却离的那么远。可她发誓,以后一定会常常回来,而她从此也有了亲人。

    走的时候有些不舍,大家都很沉默。

    有力默默的爬上梁家乐他们的车,似乎是打定主意要离薄荷远一些了。薄荷看着有力那可怜的身影终于有些良心的把张煜寒拉到旁边去问:“昨晚没去看医生啊?”

    “我们都没敢问,他那脸寒的比冰锥还冻人,谁敢啊?不过老大我估计也没事儿,就是要痛几天。”

    薄荷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至少,该控制一下力道?

    因为那车的人数有点儿超多,所以醇儿就自然的跟着到了她小姑、姑父的车上。醇儿一上车就歪头睡了,薄荷问开车的湛一凡:“你都不关心一下那个人吗?”

    “你说有力?”

    薄荷点了点头:“他好像被我踢的挺惨的,看着我就躲。”早上吃饭也是,看见薄荷朝他那个方向走去便立即站起来走到另一边隔得远远的。

    湛一凡勾了勾唇冷冷的笑了笑道:“不用管他。那家伙女人缘好的很,没少惹下风流债。平日里除了工作,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和女人上床。”

    后面车里的有力猛的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并不痒的鼻息暗自想,哪个女人又想他了?oh,**!因为薄荷那个女人,自己时间这段似乎都别想再碰女人了!

    “咦……?”薄荷这可是完全看不出来啊,虽然说有力的确是个外国型男,身材也好的像个模特似的,肌肉发达还会做饭,重要的是他在湛一凡的手下工作,他怎么可能?

    “别看他衣服不爱理人的样子,曾经换女朋友的速度达到一星期一个新的。”湛一凡摇了摇头,虽然说背着好友说坏话不是太礼貌的事情,可他不想薄荷担心别的男人。说他自私无耻也好,说他心胸狭隘也罢,从薄荷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哪怕是变质的关心她也不乐。

    有力因为是个传统的德国男人所以骨子里很不把女人当一会儿事儿,可和对女人性趣不太大的自己相比,就是完全的南辕北辙两种不同的传统男人。所以有力几乎不把女人带到湛一凡的面前来,只是李泊亚常常不少的抱怨,因为他们两个一直住在一个公寓。

    “啧啧……看来我这踢得一脚还挺值的,至少让他一个女不能碰女人吧?哈哈……”薄荷坏坏的笑笑,突然扭头看向湛一凡眯了眯好看的双眼问:“你从前是不是很羡慕有力这样的啊?”

    开车的湛一凡方向盘猛的打滑险些没有握住,连连惊呼急道的解释:“哪敢啊,老婆你这就冤枉我了。我从五岁开始就是你的,我这辈子都是你的,别的女人绝对不看!”

    “哼,我看你在海岩岛买女人倒是挺娴熟啊。”薄荷恶趣的逗弄,其实心里也有一些小小的好奇,难道湛一凡当初就丝毫都没有想过像有力那样交女朋友发泄身体**或是感情吗?以他的智商和能力手段,真想瞒着婆婆和女人交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才不相信婆婆真的能完全控制住湛一凡这样的人!

    湛一凡仿佛知道薄荷此刻是在恶趣逗他,便是一笑,看着前方眼眸变得清澈:“为什么要羡慕?”

    为什么要羡慕?多天真的一个问题。可是薄荷却再也问不出别的,为什么不去拥抱别的女人?为什么不像有力那样换女人如换衣服?不,如果那样就不是如今的湛一凡了。如果是那样的湛一凡,薄荷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甚至是满心欢喜的嫁给他?如果是那样的湛一凡,便不值得薄荷像如今这般的用心去喜欢了。

    “我真是问了一个蠢问题!”薄荷轻轻蹙眉,终是有些懊恼。她也不曾后悔对容子华没有表白过,为什么要让湛一凡去羡慕别的男人曾经左右拥抱呢?终究是一个庸俗而又庸人自扰的问题。

    湛一凡但笑不语,女人这个问题的确问的有些可爱。

    *

    回到云海市,薄荷直奔检察院,湛一凡则直奔公司处理这几天累计的事物。虽然有李泊亚和有力顶着,可是也有几项大事还没决策。

    薄荷一回到办公室助理就将一摞文件递了过来道:“部长,这是警察署刚刚拿过来的关于这次‘珠宝盗窃案’的所有证据,你看一下。”

    “放下吧。”薄荷没想到刘队竟然真的连夜给她整理了出来,有些惊喜。连忙脱了外套坐下,身上穿着的当然是在车上换号的工作制服,就连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都没忘架上。

    刚刚坐下刚刚归职坐下的王玉林又立即站起来道:“老大,检察长找您。让您现在去他办公室!”

    薄荷一顿,是手续还是婚假批下来了?当然,薄荷心里也做好了设防,如果检察长说话不算话两样都不算,那她就该闹一闹了,一味的忍让也是没脾气的表现。这可是她二十八年来的经验教训!

    “玉林你来看看这些文件,没有我我相信你们也能把这个案子准备好的!”其实薄荷本就没打算这次自己亲自担当这个案子,反正她要放婚假了,这个案子出庭是必定出不了的,还不如一早就交给王玉林他们挑起这个任务。

    薄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仪容迈着步子走出公诉监察部,一路上检察院的各个工作人员都在热情的和她打着招呼,薄荷也一一像往常那般不骄不躁的应着。她当然知道是因为自己这次协助警方破了大案子的关系,她也算是立了一个大功,这些人自然都贴了上来恭喜又巴结。

    漠然着一张和往常一般的脸站在电梯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那些洗脸相迎的人还是各自退避了三舍。

    ‘叮~’一声响到了检察长办公楼,薄荷走出电梯,还隐隐能听到背后的细微议论声传来:“立功了……真奇迹……这么奇迹的案子……介入的大半个月……”

    “刘队夸奖……”

    “是啊……据说明天婚礼……”

    “哟?真不容易……不过她不是富家千金吗?对方据说也是富二代,帅的让人咋舌……上次有人看见来接她……”

    “上次不是都传遍了吗……”

    薄荷摇了摇头,哪里都有谣言,永远都不会嫌别人的话说不完。

    敲响检察长的门,门内响起检察长洪亮的声音:“请进。”

    薄荷推门而入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得一怔。容子华?还有……花延曲?他们怎么都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薄荷,恭喜你这次立大功啦!”花延曲朝着薄荷眨了眨眼,薄荷公式化的笑了笑:“不敢,案子还没开庭,我也不打算自己上庭,怎么算得上立功呢?”

    花延曲知道是碍于检察长在这里所以薄荷有些拘谨,拌了拌嘴只是笑也没再说什么。

    容子华从薄荷进来便盯着他,还是检察长连连道:“坐,大家都坐。花副检坐,容委也坐。哎……这恰好啊,今天花副检到这里来是找我办公室的,这容委也是请婚假,听说你们三人是好友的关系,我就把你叫上来大家一并聊聊。薄部长你也坐,快坐。小叶啊,给薄部长倒咖啡!”

    “我不喝咖啡。”薄荷蹙眉有些不悦,检察长笑容微僵,薄荷才缓和了些语气又道:“检察长你也知道,我明天婚礼。我二十八岁,丈夫三十三,我们也该着手要孩子了,这咖啡是该戒了。”

    这一语说完,容子华蹙眉,检察长叹气,薄荷却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其实刚刚大可说一句‘不喜欢喝了’便能推脱,解释那么多,还把婚礼要孩子的话题说上来不过是提醒检察长答应她的承诺。可是看他们的反映薄荷心里隐约开始有些不安,上来的时候心里就做过设防,万一有变?那她怎么也得争取,发脾气也未必不可。

    现在看来,发脾气,是必须的了。老虎不发威,别人会总以为她是只病猫。(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