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92 演技,她有的是

092 演技,她有的是

    “朵儿,叫干妈!”花延曲抱着穿着粉色毛绒披肩和白色长裙的女儿温柔哄劝,薄荷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花朵儿,这丫头可是一次也没叫过她这个做干妈的。

    陈妃站在一旁也是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朵儿,妈妈在家里和你说过的,要叫干妈。你又忘了吗?”

    朵儿伸着小小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粉嘟嘟的脸颊羞涩的摇了摇头:“没……忘……”

    薄荷欣喜忙伸手:“朵儿乖,干妈抱抱?”

    四岁的朵儿虽然有些羞涩不过还是身处一双小手来,薄荷一把便将朵儿抱了过去,虽然不轻可是也并不重。况且现在心里高兴着,抱着朵儿便在她那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两口:“朵儿,叫干妈,干妈给你拿红包呢!”

    朵儿笑嘻嘻的立即便叫了:“干妈!”

    “哎哟,你这孩子!”花延曲捂着额头大感丢脸,陈妃却是笑呵呵的接过花朵儿:“她沉,放地上吧。孩子被自己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叔叔阿姨们都给惯坏了,每年要拿红包,就记住了那是好东西!”

    薄荷看着朵儿笑了笑:“现在的孩子都聪明。我还真准备了。”薄荷拉开自己的白色蕾丝晚宴包果真抽出一份儿早早准备好的红包来弯腰递给朵儿:“来。”不厚也不薄,可是给自己的干女儿意思意思也是绝对足够了。

    花朵儿歪了歪头接过红包露出洁白的小碎牙一笑:“谢谢干妈,干妈恭喜发财!吉祥如意!开心又快乐哟!”

    三个大人一听都乐了,陈妃只道没人教她怎么就会说这些,花延曲却是爱的捧着自己女儿的脸蛋儿便狠亲几口。

    薄荷送完红包就被洛以为给找了过去,原来是洛以为给她夹了些吃的,到了角落里便推到她的手边忙道:“快吃些吧,别饿着了。我把好吃的都给你捡了些,再晚只怕都要没了。嘿嘿,第一次发现你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女儿,这房子,这佣人做的饭菜,这氛围都出来了。”

    薄荷白了洛以为一眼:“怎么?现在才发现我们俩之间的差距?”

    薄荷这话说的洛以为全身一个颤抖,薄荷又凉飕飕的道:“是啊,我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可最不该说这话的人就是你!你见过有钱人家的孩子自己坐公交车,有钱人家的孩子半夜蹲在公交车站让朋友来接,有钱人家的孩子会肿着半张脸饿得胃出血,有钱人家的孩子会眼袋羡慕的望着平常人家吃早饭的样子吗?”

    洛以为急忙拉着薄荷一副低头认错:“我错了。薄荷我真的错了……”她真是混蛋啊,怎么能见着这宴会就晕了头乱说话呢?洛因为嫁给林家三少爷她也被拖去参加了不少这样的宴会,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阵仗,而且这只是一个小party而已,她怎么能调侃薄荷这件事呢?薄荷明明在家里过的辛苦,她是知道的,前些日子还自己搬了出去……

    洛以为是真的认错,薄荷叹了口气捡起一块寿司塞进洛以为的嘴里:“呐,吃吧。”

    “你不生气啦?”

    “我真要生气,能和你说这么多话?告诉你这些,只是不想听你以后再说酸我的话。今天你是来给我撑场子的,可不是来和我生气的。”薄荷朋友不多,洛以为这样的却是非常难得的,她也从心底发了誓要好好珍惜甚至维持这段友谊的。

    “嗯嗯,今天我在这里,我看谁敢欺负你!”洛以为气势熊熊的握了握拳,薄荷哭笑不得,没人欺负她她就高兴了,凭着洛以为的美貌绝对是今晚最能夺走她风采的人,这满厅的男人要不打扰她惹上一些桃花债薄荷就要感谢了。

    薄荷吃了些东西,洛以为也吃了一些,两个人一起吃完了一盘子洛以为还想喝些酒便起身自己去拿,薄荷坐在远处等着洛以为的饮料便没起身只是仰着身子撑着脑袋冷艳的看着这热闹的宴会。

    说实话,蔡家的亲戚,薄家的亲戚没一个喜欢自己,她都是知道的。薄烟才是他们的宝贝,无论是薄家的爷爷奶奶堂姑堂叔们还是那些小侄子小侄女们,个个都把薄烟那样的视作亲生的。薄荷从前不明白,总是以为是自己的性格造成。她对任何人都比较生硬疏离,不熟的更是嫌少讲话。现在才明白,这些人一定都是隐约的明白着她的身世吧?没有不透风的墙,蔡青奕当年有没有怀孕,薄光当年究竟和谁在一切,老一辈的人能不知道半点儿消息吗?

    薄荷对别人的态度如何也是因别人对自己的态度而成,如果没一个真心对自己,那她就是冷漠、疏离甚至高傲的。但是薄烟不同,薄烟可爱,薄烟活泼,薄烟天真烂漫,薄烟能和任何人都谈笑在一起,在长辈们眼中孝顺客人惹人怜,在小孩们眼中是神仙姐姐能亲姐玩闹。薄烟,还能装。

    小孩子都怕薄荷,除了已经见过几次面的花朵儿,别的孩子都不愿走近她。

    薄荷看着远处玩闹谈笑的众人轻慢的勾起自己的嘴角,冷冷的藏着一丝锋利。这些人就是虚伪,她做什么都是错的,稍有一步差池便是丢了薄家人的脸。可是薄烟未婚先孕甚至夜夜宿在容家都无半句责怪。薄家的名誉单子都落在了薄荷的身上,从前愿意背着,那是她傻她蠢她笨,可是从今以后?那样的东西,也该丢下了!

    “表姐?”

    身旁突然传来一声嘤咛的轻唤,薄荷蹙眉,这声音是蔡家二舅的女儿蔡媛媛?薄荷扭头,蔡媛媛有些拘谨的站在边上看着她尴尬的道:“表姐,我、我来例假了,你、你能给我找些卫生棉吗?”

    来例假了找她?薄荷敛眉,二十八年来,这可是第一次有表妹因为这事儿找她,而不是因为练习题做不出来,也不是因为急需缺钱而向她索取。薄荷不知道这蔡媛媛要做什么,可是她并不喜欢这女孩。第一,她是蔡家人。从前她还可以不拿别样的眼光看她,可从今以后已经不一样,她不再顾忌蔡家人。第二,她是薄烟最好的姐妹,只比薄烟小一岁已经在读大四,二十二岁,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是根本轮不到来找她的!

    薄荷转过头来淡淡的道:“家里这么多佣人,怎么不去找她们?”言下之意,就是拒绝了,而且拒绝的还有些冷漠无情。明白的人都该立即离开了,可是这蔡媛媛其实例假并没有来,她是被蔡青奕指使过来故意找薄荷的麻烦,条件是蔡青奕给她介绍五个富二代。

    蔡媛媛被薄荷拒绝的当下觉得有些尴尬,可想了想那五个富二代便又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还挂上了一个讨厌的微笑又道:“表姐,你就帮帮我嘛。佣人们都好忙的,二表姐也好忙,你看见的,她都被人给围着问候婚礼的事情,忙都忙不过来。”

    薄荷挑眉,感情这个蔡媛媛还真把她薄荷当个闲人了?薄荷那是不想和人扎堆闲聊,不然也不会那么快的突破重围躲到这角落里来。可是谁说她躲到这里就不是这party的主角了?因为躲着休息一会儿就要沦为给人找卫生棉的差事?虽然,这其实也就是一件小事而已,可又凭什么让她去做?

    在自己眼中这蔡媛媛还真和蔡家别的人一样,不讨喜。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闲在这里了?”薄荷缓然的从沙发里站起来,扭头对上蔡媛媛的眼镜,冷意横生。

    蔡媛媛心下一抖,她是害怕这个表姐的,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检察官,还因为她从小所带的那份儿气质。冷硬疏离,任何一个小孩都不敢靠近她,更何况薄烟是那样的活泼,他们都喜欢薄烟,没人喜欢这个大表姐。不仅仅是不喜欢,他们这些小的,甚至还有些害怕。

    又想到了自己的金龟婿才稳下刚刚那颤抖的情绪,狠狠的吞咽着口水蔡媛媛才又解释道:“表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找谁,你不是我表姐么……”

    薄荷盯着蔡媛媛,从前从不和自己亲近的人现在突然因为这样的小事而来找自己,她是不是该多个心眼儿?那时她虽然被人围在中间不得脱困,可是蔡青奕把这蔡媛媛拉到一旁去说了些话她不是没看见只是并没放在心上,现在……这是有关联的吧?

    薄荷盯得蔡媛媛心慌,其实她和姑姑的计划很容易,就是她将薄荷引到楼上然后由自己的堂哥躲在暗中悄悄出来弄晕薄荷,至于接下来的事她就不知道姑姑要做什么了,可是她也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在这专门给薄荷准备的派对上却要故意弄晕薄荷蔡媛媛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为了自己的**,就算被说自私她也想做。但是薄荷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剑直刺她的心窝,让她忐忑怀疑这薄荷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不然怎么会看的她如此心虚和害怕?

    就在蔡媛媛被薄荷看的满头大汗快要顶不住时薄荷却突然转了身向楼梯口走去,还丢下一句话:“走吧。”

    蔡媛媛松了一口气,心里暗喜,也觉得自己刚刚定是想多了而已。迎面的洛以为端着两杯酒走来,看见薄荷向楼梯口走去立即加快脚步走过来问:“怎么了?”

    “和我一起上去。”薄荷拉过洛以为的手腕便道,洛以为‘哦’了一声就真的跟着薄荷转身一起而上。后面的蔡媛媛原本还在暗喜却突然瞧见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哪里愿意?几步跑上前忐忑的又叫了薄荷一声:“表姐……不、不好吧?我、我那个事情……怎么好意思让别的人……”

    薄荷停下脚步回头拧着眉看向脸上露出焦急之色的蔡媛媛有些不耐烦的道:“她是我朋友,不是别的人。”

    蔡媛媛挣扎:“可是表姐……”

    “你就在房间外面,我会递给你,她和我进去。就此一个机会,你要还是不要?还是……你要让你这粉红色的裙子后面沾上梅花点点?”至此,反倒像是薄荷在催促蔡媛媛了。

    蔡媛媛头大,这薄荷也太不给她面子了!难道自己这个蔡家人还不如这个花瓶女人?自己还得在外面等,虽然自己根本就不需要那东西,可是跟着上去的人突然多一个堂哥根本难以办事啊!

    洛以为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明白,可薄荷偷偷的掐着她手臂上的肉洛以为也不敢多问,便也只是和着薄荷的话而保持着微笑。但她越是如此微笑蔡媛媛就越是觉得碍眼,这个女人干什么生的这么漂亮?既然要跟着去,那就让堂哥一次性把两个都弄晕算了,免得在下面摇来晃去招惹了所有男人的视线抢了她的风采。

    蔡媛媛低了低头,貌似叹息的妥协:“那好吧。”

    听她说完薄荷便挽着洛以为转身而去,蔡媛媛跟在后面掏出手机立即给暗处的堂哥发了个短信。上了楼,一步步的靠近薄荷的卧室,蔡媛媛心里激跳而又紧张,她哪里干过这样的坏事?弄晕一个人并不简单,可是姑妈的交待他们却不得不遵从,只希望表哥在暗中要准备好啊,必要时自己也一定要搭个手!

    到了门口,薄荷还未转身便将钥匙递给洛以为:“你开门。”自己则对着蔡媛媛缓缓一笑。蔡媛媛一愣,怎、怎么让那女人去开门,她要是对着子堂哥跑出来怎么办?这事儿可怎么办?原本料想的是她们去开门,他们在背后才好作案啊!

    “门开了。”洛以为推开门转身将钥匙递给薄荷,薄荷接过来放在包包里眼镜突然瞄到在墙角边闪过的黑影,勾唇便轻唤了一声:“利哥,你怎么也在二楼啊?”

    蔡利比薄荷还大两岁,是蔡青奕哥哥的大儿子,三十岁了一直在混也没有结婚。与薄荷也没什么交往,可是平日里见着了也会打招呼。原本埋伏在旁边伺机出来将薄荷击晕,可是哪里知道薄荷竟然连转身的机会也不给他,他冲动的闪了一下便缩了回去哪里想竟被薄荷给瞧见了。

    于是蔡利只有灰溜溜的走出来憨憨的打招呼:“你们在这里啊?我来这儿抽支烟。”

    “这二楼有地毯,你可千万别把烟头掉上面了。”薄荷温和的笑笑这才转身走进房间,如此明白的打了招呼那蔡利和蔡媛媛自然不敢再做什么,况且旁边还有个洛以为睁着大眼睛瞧着。

    “媛媛你等着,我给你拿。”薄荷难得温和又温柔的冲着蔡媛媛浅浅一笑又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便合上了门。门外的蔡媛媛和蔡利面面相视,蔡媛媛拉着蔡利走远去了一旁才着急的问:“哥,这下怎么办啊?姑给我们的任务没完成,你的帐别想还了,我的金龟婿也别想有了!”

    蔡利握了握拳,狠声道:“着什么急?等会儿她们出来我就上去把它们给解决了!”

    蔡媛媛怀疑的看了蔡利一眼:“可能吗?她一定猜得到是我们,等她醒了还不和我们算账?”

    “你知道姑姑要做什么吗?姑姑刚刚让我去找个野男人来,她一定是打算把薄荷给弄晕了然后给那野男人扔去,然后给薄荷造成一个婚前名誉受损加**,姑姑可真恨!从前我就听他们大人说这薄荷不是姑姑亲生的,如今看来果然没错!”

    蔡媛媛狠狠的吞咽口水,她也听说过,可是现在听堂哥这样说似乎还是真的!

    只是,她还有些怀疑的道:“这么狠?哥,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啦?姑姑也真是的……这薄荷都要结婚了,虽然我也挺羡慕她那结婚对象的,可是……这么一做薄荷的婚姻就毁啦,湛家一定退婚的,哪家门户背得起这样的丑闻啊?”蔡媛媛毕竟是个女孩子还没练到心狠手辣的程度。

    蔡利就不一样了,心里怀疑了薄荷不是蔡家的孩子又加上现在姑姑的暗示他做的事他就更加的明白了。他外面欠了一堆债,问自己的爸爸要了无数次也要不了几个钱,工作不给力赌更是十次九输,这次姑姑愿意给他还所有的钱他还有什么好考虑的?就算是蔡媛媛,这个亲堂妹,姑姑要让他做他也愿意!还有便是,那薄荷身边的女人倒是挺漂亮的,女人一起弄晕然后尝尝味道应该也会不错吧?

    “别说了,我们也别无办法,就当是……和我们没关系的人吧!”蔡利阴鸷的眼神狠狠刮了蔡媛媛一眼,蔡媛媛咽下心里的忐忑和紧张,既然如此,那就、就放手去做?反正不是真的一家人是不?

    这边两兄妹在商量着龌龊的计划,房间里的薄荷取下耳朵里的耳机扔到垃圾桶里冷冷一笑:“他们想暗算我。”

    “啊?”洛以为一脸惊吓的盯着薄荷,这不是就在薄家吗?怎么还有人想暗算薄荷?是谁?是哪个畜生?

    “刚刚那两个,和我的……母亲。”薄荷盯着洛以为缓缓一笑:“我和你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的家人比我的家人可爱多了。”她遇见的,尽是一些豺狼虎豹没一个安了好心的!更让她痛恨的是那蔡青奕,她才是背后的黑手,她主导了这一场阴谋陷阱,原来她是那样的恨自己,恨到竟然要毁掉她薄荷的一切!

    洛以为听见薄荷这样说便急了哪里还和她开玩笑,着急的道:“那怎么办?他们怎么会害你呢?还有,你是什么时候把窃听器放到他们身上的,你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吗?”她们一进门薄荷就从包里掏出无线耳机戴在耳朵上还不让她发问,现在听她这样说洛以为更是已经快急死了。

    “这耳机和我包里的窃听器是无线装置,型号配对。刚刚我摸了一下蔡媛媛的头便放在了里面,所以她和他哥哥的计划我才得以听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里面果然是有猫腻的!”薄荷叹了口气倒显得很风淡云轻的,仿佛一点儿都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洛以为对于薄荷的镇定极为咋舌,她竟然知道那两个人想暗算她?所以才拉着她上来,刚刚她口中的利哥原本是在暗处要袭击她的吗?那个男人一看便很猥琐,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也让洛以为觉得不舒服。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事儿,我有办法。”薄荷走到梳妆台边拿起手机,别忘了她今天还叫了几个人来给自己撑场子,自然也不是白叫来的。

    薄荷打开电话原本想给王玉林打电话,谁知道一打开便瞧见了二十几个未接来电,还全部都是一个人打来的。薄荷愕然,湛一凡?他看到自己的短信了?薄荷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还是晚些回电吧,现在重要的是解决当下的事。

    薄荷给王玉林打了个电话,通话的内容即便听得不完整却也让洛以为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果然是她心目中最崇拜的学姐啊,即便成了好朋友,即便也会和自己开玩笑了,可是学姐就是学姐,榜样就是榜样,偶像就是偶像,做事的风格和速度就是她难以企及的,就是让她来崇拜的!

    薄荷这次挂了手机放回手提包里,然后找了卫生棉出来走到门口去,洛以为疾步跟上,这时候她不能掉链子一定要跟紧脚步!

    开了门,薄荷微笑着将卫生棉递给等在门口的蔡媛媛,蔡媛媛还来不及开口问薄荷便抢先而道的解释:“找了半天,以为没有了,原来还有。都给你。”拿给她一包苏菲。

    蔡媛媛微微的愣了愣,抱在怀里站在门口没有走的意思,薄荷挑眉问:“还有事情吗?”

    “让我……用个卫生间,好吗?”蔡媛媛忐忑的询问,那她才有机会把迷药放入水杯里。

    薄荷挑眉,她一向不亲近这些姐妹,今天给蔡媛媛微笑却也不代表能让她走进自己的领土。

    迅速的沉下脸,薄荷冷声便道:“隔壁就有公共卫生间,我有洁癖。”说完便甩上门,门后的洛以为捂着肚子笑得抽痛,薄荷挑了挑眉冷哼:“哪有引狼入室的道理?”

    洛以为板着手指头开始数:“你说的,她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去,我数着看几秒。一、二、三、四……”

    “表姐!”门外的蔡媛媛又大喊了两声,薄荷顿了一下又给了洛以为一个白眼儿才拉开门,看着门外的蔡媛媛很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又怎么了?”

    蔡媛媛厚着脸皮一笑仿佛对刚刚的事情已经完全不在意了:“表姐,刚刚姑姑找你。今天是你的宴会,你怎么能躲在房间里呢?”

    薄荷挑眉:“你还记得是我的宴会?”

    蔡媛媛脸上的表情一僵,这个薄荷……一会儿温柔一会儿冷傲,真是搞不懂她到底是个什么性格啊?

    就在蔡媛媛僵硬的不知道该作什么回答时,楼梯口突然传来一声王玉林的笑声:“老大,我把扑克牌带上来了!”

    “还有我,还有我!我们四个打升级吗?”胡珊跟在后面乐呵呵的道。

    薄荷敞开门,王玉林和胡珊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薄荷对着蔡媛媛一个耸肩:“你看见了,我们很忙的。”

    蔡青奕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这些见也没见过的人可以进去,自己这个自家人却要被拒之门外?蔡媛媛心里怎么都委屈不服,憋着嘴委屈极了的道:“可是姑姑说……”她是知道的,这个薄荷还是很畏惧她的姑姑,很听姑姑的话,搬出姑姑她就不能不上当了吧?只是这个人怎么越来越多了?

    薄荷蹙眉:“今天既然是我的亲友派对,我想怎么玩都是我自己的意思,就是我母亲……也不行!”说完薄荷便给蔡媛媛甩上了门,蔡媛媛张了张嘴对着冰冷的门板顿时全身无力,好像她用什么办法,都拿这薄荷时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不行,一定要找堂哥再商量对策!蔡媛媛转身便去找藏在黑暗角落里的蔡利,行了两步却突然觉得前面有些不对劲,但这一次她还没意味过来脑后便是一重。“碰!”的一声响人便倒在了地上。

    王玉林和胡珊甚至洛以为都凑在薄荷的耳边偷听,电话是张煜寒打来的,张煜寒在那边说来一个好消息:“老大,两个都抓起来了。怎么处置?”

    薄荷看了身边凑过来的三个女人好心的开了免提键,然后才命令道:“那女人头上有个窃听器取下来。把他们绑起来堵住嘴关在厕所里。”

    “哦。就这样?要不要脱了衣服,嘿……”梁家乐坏坏的一笑着提议,一旁的三个女人齐刷刷点头都表示‘好主意’。

    薄荷给了几人一人一个白眼儿:“疯了?他们是兄妹!这么做,会怀疑到我身上的!不过……可以把那心狠手辣不学无术的蔡利衣服可以剥了。然后……”薄荷勾唇阴冷的一笑,此刻的她完全具有一个‘坏女人’所具备的一切:漂亮,心狠、冷漠的对待自己讨厌的人。

    “然后?”

    “张煜寒我知道你身手好,不然不可能那么快擒下蔡利。所以,你暗中找一找三楼哪个房间里偷偷藏进去的那个男人,只怕是蔡利找来陷害我的。你把那个男人也给绑了,自然要注意掩藏你的身份和面貌别被他给看见了。然后把那个男人也给剥干净了!剩下的……”薄荷顿口不说了,可言以至此,另外三个女人也明白了。

    洛以为‘嘿嘿’的一笑没心肺的补充剩下的话:“躺到一起!哈哈……”

    薄荷伸手给洛以为额头上弹了一下,电话那端梁家乐和张煜寒同时打了一个寒颤道:“太狠了!”

    *

    薄荷下楼,端着一杯雪碧行走在人群里。

    她知道,楼上的一切已经让她的得力手下处理好了。明天,不,今天晚上就会给蔡家甚至薄家两个重磅的惊喜。他们会喜欢吗?高脚的酒杯被轻托在手指间,眼眸流转朱唇轻启,白色的液体流过,竟是千娇百媚的姿态。即便,她杯中躺的不是红,而是白。也让人觉得,那样的她,娇媚的犹如一汪春。

    男人口干舌燥,女人眼含羡慕。那样行走在人群里的她却偏偏有了高姿态,有些格格不入,却又让人想要靠近。白色的蕾丝,镂空的裸背,高挑的身材,妩媚娇柔而又精细的五官……

    蔡青奕没有看到蔡媛媛也没有看到蔡利却看到薄荷在那里和人谈笑风生,她只要站在那里,只要说话,所有的人都会立刻离开薄烟向她围去!

    此刻薄烟又围去的低下了头,可是薄荷却如沐春风一般,更让她气恼的时这臭丫头这贱蹄子如今是越来越发的像她那亲生的贱人母亲了!无论是一个低头还是一个笑容,或者那高挑的身材,或者那喝酒的姿态,或者那精细的五官,都让蔡青奕越看越生气,恨的想抓破她的那张脸,撕破那副画!

    “妈!”薄荷突然远远的轻唤了一声,蔡青奕原本满含恨意的双眸猛地一顿,猝然的有些无法收回趋势,只能仓惶低头。

    “妈。”薄荷又轻唤了一声,蔡青奕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自己早已经整理好的表情和脸,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冲着薄荷还算平和的道:“怎么了?”难道媛媛他们事情没办好?的确是没办好,办好了这贱蹄子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今天的计划要失败了吗?可是媛媛和蔡利去了哪里?躲起来了?是觉得没脸见她吗?

    薄荷微微一笑道:“妈,刚刚媛媛和蔡利给我说有急事先走了,我给你说一声。”

    蔡青奕蹙眉,走了?怎么可能!?可是她看薄荷的表情也不像是撒谎。那两个小兔崽子在搞什么鬼?怎么突然走了?还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事儿私下说就行了,这么多人你扫兴啊?”蔡青奕当即便横下脸来,这要往常,她对薄荷的态度完全是正常的。可是如今薄荷的心态早已经发生了变化,薄荷在她垮下脸的那瞬间,心里也下定了今天必定要给她难堪的决心!

    既然不能明着来,那就无意一次?

    “我这不是当着大舅舅和二舅舅的面一次性都说了嘛,况且,都是自家人啊,说了有什么关系!”薄荷如今的演技连她自己都佩服无比,至少心里恨着冷着,面子上却依然能笑着,还能装的比薄烟无辜,这不是演技么?

    演技,她有的是。实力,她也不缺,这个家靠的不就是演技吗?谁演技好,谁就活的更痛快!

    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薄荷都笑着说的如此温柔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蔡青奕也不能给她更多的难堪,虽然是对薄荷更多的刮目相看,这贱丫头的嘴什么时候这么伶俐了?

    一旁的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都看的乐呵呵的,这薄荷是越来越像个大家闺秀了!薄光却眼神灼灼的盯着薄荷,心里想的却是,这薄荷是越来越像她了……多像年轻时候的她啊。

    乘此机会薄荷赶紧又轻缓的微笑告知:“还有,我想告诉大家一会儿我可能会早些离开宴会。虽然扫兴,可是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宴会,还有烟儿陪着大家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你要去哪儿啊?”

    “对啊,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能离开呢?”

    “是啊,多玩会儿啊。”

    “这宴会也才刚开始不久呢,大家还没聊够也没问够呢。”

    “就是,就是!”

    面对众人的询问,薄家的、蔡家的甚至薄烟的朋友都有,薄荷还是保持着脸上不再变化的微笑:“实在抱歉,真的是有些重要的事情呢。”

    蔡青奕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听见薄荷这样说便不再客气的再次垮下脸搬出自己一个作为‘母亲’的姿态询问:“什么破事比家里的事情更重要?大家都是为了你的派对而来,你却要走!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蔡青奕的训话让众人都有些尴尬,怎么会这么凶呢?为什么不温柔些呢?对上薄荷这么温柔的态度她也能这么凶?这女人是后妈吧?众人怀疑。

    薄荷终于有些尴尬,迟疑了一下眼神投向爷爷奶奶道:“其实,我要去湛家一趟。是伯母让我去试一下戒指,项链,耳环这些首饰。她白天就让设计师们把东西拿到了湛家去,我白天工作忙也没时间,明天要出差根本不在云海市。所以,也只有今天晚上这个时间了,毕竟二十五号就……”薄荷微微的叹了口气,显得为难极了。

    “这么晚了,去什么去?还是去没过门的婆家!你不要脸我还要……”蔡青奕完全不给薄荷面子又是一声怒吼。薄光猛地站了起来,蔡青奕才‘咻——’的一下住了口。

    薄荷愁上眉头,众人可怜的看了她一眼又将视线转向蔡青奕,就连蔡家的那些人都拿异样的眼光瞅着她。人家都说明前因后果了,再说这么紧急的事情此时不办似乎还真的没时间了,毕竟二十五号就是婚礼啊!难怪以前的薄家大小姐每天愁云不展的,一定就是这薄夫人太凶了。但也没见她对二小姐是这样啊。难道偏心二小姐?难怪哟难怪,这薄大小姐如今就要嫁出去了,所以才越来越温和甚至平易近人了?

    蔡家人想的是,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要训斥也要背后才做啊,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人怎么看她?

    首先看不过眼的就是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都横眼的盯着蔡青奕,薄光更是气得吹胡子瞪眼,他曾经说过,蔡青奕对薄荷不能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今天他是亲眼看见了她怎么凶她了,这个女人是越来越不识趣了是不是?

    薄老夫人还没发话,薄荷却突然捂着脸甚是委屈的低声似哭似诉的道:“薄烟倒是每天有时间选自己的结婚物件,可晚上也去容家也没见着你说她丢人现眼丢你脸啊……”

    其实薄家长辈偏心二小姐是路人皆知,但是却没一个人为薄荷打抱不平,从来没有。薄荷如今的一个委屈‘哭诉’却像是唤醒了众人心中的那丁点儿‘良心’一个个都怨愤而又眼带鄙夷之光的向蔡青奕瞪去,这什么妈啊,简直就是后妈!要偏心也得有个度吧?老二可以每天去别人家里过夜,老大就不行了?老大每天还工作呢,老大还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呢。况且,要说丢人,不知道哪一个才该是丢人的那一个哟……虽然肚子还没出来,可这两家人谁不知道这个消息啊!

    蔡青奕终于知道面红耳赤的羞愧了,终于知道自己刚刚冲动过头以至于给自己招来白眼,终于知道千夫所指的目光同时射来是什么尴尬的滋味!让她心里惊诧愕然的是,这薄荷果真变了性子?

    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许多年没见过薄荷,都以为是薄荷这些年张来的性格倒也不觉得奇怪。薄光则沉迷在看见薄荷想起他心底某些最甜蜜的回忆里。只有蔡青奕还有蔡青奕身后一直在沉默中的薄烟心里才有怀疑,这薄荷……为什么变化如此之大?

    她们在怀疑着薄荷突然转变的性情,却不知道薄荷根本不介意她们知道她已经长出锋利的爪牙。

    最先开口的还是薄老夫人,过来安慰了薄荷:“好了好了,既然那边湛夫人让你去你就去吧,只是我们都相信你该懂的规矩会懂的,我是知道湛家那孩子还在海岩岛出差,也知道你们关系一直相敬如宾。所以奶奶放心让你去!”薄荷都那样说了,这去世必定要去的了,可是奶奶说的如此通情达理就片刻更加的彰显了蔡青奕的苛刻和刻薄。

    “奶奶谢谢你!”薄荷扑进薄老夫人的怀里,终于抬起头,眼角有些晶莹水珠。

    蔡青奕扫了面子也自知自己现在惹人厌弃便住了嘴也不再说话。

    薄荷和众人寒暄了一番便携着洛以为离开了,王玉林他们四人自然也跟在后面,走出屋宅大门张煜寒只给薄荷做了一个‘ok’的手势,薄荷明了的一笑,眼药水收入精致的宴会包中。

    上车,洛以为驱车,薄荷穿上厚厚的棉袄掏出电话来才拨了湛一凡的号码。

    刚刚响了一声,电话便已经被接起,薄荷刚刚说了一声‘喂’还没解释湛一凡便急急的道:“你在哪儿?”

    薄荷突然有个感觉,脑子弯也没转便直直的问:“你回来了?工作结束了?”

    那段的湛一凡传来低沉醇厚的雄性暧昧嗓音,仿佛就近在耳边:“本来明早的飞机,可想你就赶着晚班回来了。上飞机前收到你的短信,现在才下飞机……而我现在,在去薄家的路上。”

    薄荷婉然一笑:“一凡,回家吧。我也正回去呢。”

    ------题外话------

    ——这章看的爽不?我一直在想后面要给蔡青奕一个什么结局呢,还没想好,就先让薄荷和她对着干一段时间吧,O(∩_∩)O哈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