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91 女神

091 女神

    第三场拍摄。

    绿色的森林,坠入凡尘的仙子在烟雾缭绕的林间独自嬉戏玩乐。突然出现的翩翩公子如同天人来到她的身边,凝视追随着她的身影,视线纠缠,缘定今生。

    相拥,欢笑,奔跑,白纱飞舞,巧笑嫣兮。两个仙一般的人儿在大牌摄影师的双手下定格成影,后来理查告诉湛一凡,别人都是恳求着仰慕者用许多的金钱请他拍摄杂志大片,可是这一次作为人情他却毫不后悔,他觉得能给这样两个有灵气甚至能带给他无限灵感的人亲自掌机才是他的荣幸。

    薄荷听了嗤然一笑没说别的,但是下一场拍摄却是更加的努力认真甚至投入了。而湛一凡则是轻轻拍了拍查理的肩只淡淡的道:“你知道就好。”

    一旁的宋轻语望天,这臭屁儿子谁受得了啊?

    第四场拍摄是婆婆宋轻语早就准备好的英国宫廷婚纱。白色的V领婚纱,下摆是长长的白色蕾丝花朵儿,头顶浅绿色的牡丹压发圈。轻挽鬓发,珍珠宝石加身,一个娇美而又贵气十足的宫廷新娘便出落出来。

    身穿黑色绅士燕尾服的湛一凡站在老爷车旁等着薄荷,听到身后的声响立即回头望去。在看到纤细高挑而又娇柔美得不像话的薄荷时微微的吸了一口气便再也移不开自己拿深邃的眼眸。伸手向薄荷而去,薄荷则在众人的帮忙下拉扯着婚纱下摆向湛一凡走去,心里含着微微的紧张和激动将自己那白皙柔弱无骨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手心里,湛一凡微微收紧自己的大手,拉着薄荷走近自己的跟前。

    “你好美。”也不顾旁边的人,湛一凡微微的弯腰俯近薄荷的耳畔低言,说是低言,可是因为这一对儿新人的出众,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是寂静的看着走出来的他们现场便难得的安静。湛一凡的低言挡不住安静的氛围透出了声儿,众人听见都是‘嗤嗤’的笑,薄荷更是羞得红了脸,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可是湛一凡这么俊朗,俊的她也移不开视线只想看着他。

    于是,此刻无声胜有声,薄荷的视线锁住湛一凡,湛一凡的视线锁住薄荷,旁人都化成了云烟,两个人眼睛里都含着笑,即便都有些累了,可是都能用毅力和那颗想和对方结婚的心继续坚持保持万分的精力。

    平日里这些工作人员也接待过别的新人,婚纱写真大牌明星都接待过,可是像这次一样拍的幸福大家工作也觉得很开心还是第一次。新娘很美,新郎很俊,这两个人都不似普通人平凡,可工作人员漂亮的人见得多了,但是却未必都像这一对这样有默契,无论什么动作都能散发出幸福、温馨和温暖的感觉出来。仿佛只是看着这两个人拍摄婚纱照便已经能感觉到他们的婚礼,便已经能感觉到他们的幸福了似的,那样的默契和自然连旁人都羡慕了。

    最后一套是中国古典汉服嫁衣。

    大红色的绸缎嫁衣上秀了一只金灿灿的凤凰,从上衣到下裙完美拼接。精致梅花盘口有旗袍的风格,红色的绣花鞋小巧而又精细。挽起的发髻里插了一只簪子一只钗,古风摇扇握在手里。薄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乍舌,没想到换上古装嫁衣的自己还真的有几分古人的味道啊?左看看右看看,在看到身后突然出现的湛一凡时薄荷‘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我就知道……”湛一凡拉扯着被紧扣的领口脸上也露出一些不耐烦来,薄荷立即转身拉住他的手道:“别别,其实很帅的。”

    “真的?”湛一凡怀疑的看着薄荷。

    薄荷忍着自己想笑的冲动忙不迭的点头拉着湛一凡往镜子面前推去:“嗯嗯。不信你自己看!”其实也就是没见过穿大红色的湛一凡,所以刹的一眼看去会觉得有些怪。但是仔细再看,就会觉得还真的没有比他更好看的古装男子了。虽然是古铜色的皮肤,可是生的俊怎么穿都觉得好看,红色的袍子上有一条金丝绣隐暗的龙,配了薄荷还真的成了龙凤呈祥。虽然他身上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但是长相便东方化,也就是鼻子更挺眼睛更深邃一些,但偏偏就是这样所以穿着这中国味十足的细袍才更加的俊美了。

    越看越顺眼,薄荷看着镜子里的湛一凡想,这就是她的丈夫。这是他们婚纱照的最后一个场景,回归于中国最古老的方式,也许喜帕和拜天地这样模式也会被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查理走过一遭,虽然有些折腾但是仔细一想,其实……还挺好的。湛一凡轻轻握住薄荷的手,十指交叉,薄荷看向镜子里他的眼镜,镜子里的他却在看着自己。

    *

    婚纱照照完也就下午三点了。

    宋轻语见薄荷那样的辛苦累的一张脸都变得小白便提议薄荷今天在海岩岛再休息一晚明早赶回云海市,湛一凡当即便用含光的双眸望着她,薄荷甩开湛一凡的手便立即否定了这个提议:“妈,我工作暂时抽不开,手里有个案子如果不能解决婚假和出国的手续都落不下来。我还是回去吧,明天早上一早要去检察院。”

    宋轻语听见薄荷的解释也就不坚持了,却道:“那我和你一起回去。婚礼的许多细节我还要准备下,喜糖、礼物、糕点这些东西我都还没落定呢!”

    薄荷便也点了点头,一旁的湛一凡见薄荷留下来这事儿今天是没望了,便理了理自己的袖子道:“那我送你们回去,明早再回来。”

    婆婆宋轻语不心疼儿子完全没意见,薄荷拉着湛一凡到一旁去低声道:“我和婆婆两个人回去就好了,你在这边休息,不是还没处理好这边的工作吗?”

    湛一凡勾了勾唇看着眼神温润的看着薄荷:“你在关心我吗?”

    薄荷狐疑的看了湛一凡一眼,这么明显的关心他还要反问?

    湛一凡像是看明白了薄荷的眼神,‘嗤’的笑了一声,目光更加的温柔了起来:“再累,和你在一起多一些时间也就不累了。让我送你回去,别闹。”

    薄荷突然打了一个哆嗦,本就觉得湛一凡有些时候肉麻,明明就没说什么过火的甜言蜜语,可是再普通的话从他的嘴里出来再含着那样温润的眼神,薄荷便觉得自己都要被他给融化了。

    再劝也是无益,就像她今天要执意赶回云海市,湛一凡也执意要送她一样的,那她也只有从了。

    于是三人吃了些饭才又去机场买票回云海市,等飞机降落在云海市已经是晚上七点。湛家司机小王早已经在机场外等候,上了车薄荷便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里提议:“我们先吃了饭再回去吧?”

    飞机上的食物实在不是什么美味,实际上薄荷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前面的小王一听立即道:“老夫人、先生、夫人,刘姐和张姐在家里准备了晚餐,就怕你们在飞机上吃不好呢。”

    宋轻语‘哈哈’一笑也不问薄荷和湛一凡直接下了决定:“这刘姐和张姐果然贴心懂礼!那就回家去吃饭。”

    薄荷低头笑了笑,虽然这么晚了还去湛家也是注定今晚回不了薄家的了,明天也免不了要被爷爷奶奶给训叨一顿,但是她却一点儿也不想违驳婆婆的决定,去就去吧,被训就被训吧!她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三个人回了西区湛家别墅,车子直接驶进庄园,橙黄色的灯光照着寒冬里的花园竟不萧条,反而有些温馨恬静。

    薄荷陇紧身上的棉袄,云海市和海岩岛两地的温度差异还真是两个季节。一个炎热如夏,一个寒冷如冬。薄荷一下车便觉得自己的鼻子都快冻掉了,跟在身后下来的湛一凡张开自己温暖的大衣一把将薄荷拢入怀中低声问:“还冷吗?”

    薄荷捂着脸摇了摇头,一旁的婆婆宋轻语一脸羡慕的望着他们:“我也想我老公了……哎,这生儿子有啥意思啊?有了媳妇忘了娘哦……”喊完便一溜烟的跑向了玄关,薄荷僵硬了几秒,只听得湛一凡在耳边低笑了几声,薄荷气的挠了他几拳:“还笑?被婆婆调侃,你还笑得出来么?”

    “唔……”湛一凡蹙了蹙眉拦着薄荷往玄关走去,“我妈那是想我爸了,不碍事的。”

    薄荷抬眉,是吗?虽然必定有些这样的原因,但如果不是湛一凡刚刚那样亲昵自己而刺激了婆婆,婆婆会酸溜溜的说那番话么?薄荷心里有些别扭,一进玄关便扭开湛一凡的温暖怀抱,湛一凡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怀抱还能感觉薄荷残留的余温,无奈的勾唇苦笑。

    张姐和刘姐烧了一桌子的菜,都是大家喜欢吃的。婆婆宋轻语似乎已经把刚刚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或者纯粹就是调侃自己的儿子儿媳而已所以自己根本就比在意,坐下便先吃了起来。薄荷和湛一凡闻着这满桌的饭菜香也不再顾别的事坐下来便吃,而且薄荷还吃了两碗米饭,让张姐和刘姐都乐呵呵的看着她目光又温柔了几分。

    婆婆宋轻语饭还没吃完就接到了自己丈夫湛国邦于是饭也不吃了丢下两个人自己拿着电话上了楼去。薄荷最后喝了一碗汤才满足的放下筷子,擦擦嘴扭头看向一旁也落下筷子的湛一凡问:“要给妈再留些饭菜么?”

    “不用。她一向晚上吃得少,刚刚如果不是吃饱了也不会搁下筷子的。”说完湛一凡便起身伸手拉起薄荷:“走吧,我们上楼去。”

    薄荷跟着湛一凡向楼上而去,眼里却透出一丝丝的钦慕来:“真羡慕婆婆和公公的感情。”即便两个人现在一个在中国一个在英国,可是薄荷却能从每次他们通话时婆婆的表情看出来连她和湛一凡都还没达到的‘甜蜜’。

    湛一凡顿了顿,低头看着正要和自己上楼梯的薄荷眼神温润,皱了皱鼻梁有些自豪和自信的意味而道:“以后……我们一定会比他们更相亲相爱的。”

    薄荷心里是甜甜的开心,嘴巴却还是紧紧地抿着,眼神也有些微微的轻佻:“是吗?那我们……走着瞧咯。”她不太信任未来不曾发生过的事,可是却相信她能和眼前的男子一直走下去。

    湛一凡不由得握紧她的手却不在说什么,他会做给她看,至于其它的都是多说无益。

    薄荷还没进房间衣服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湛一凡推开门便抱怀站在门口盯着薄荷,薄荷拿出电话冷笑了一声看向湛一凡道了句:“薄家警报来了。”

    薄荷刚刚说罢湛一凡便冷着脸猛地趋过身来一把抱住薄荷:“不要接!”

    薄荷拍了拍湛一凡的背,手里拿着的手机铃声依然催命符一般的响着,薄荷低声道:“这么晚,我还嫌外面太冷呢!”说罢便接了电话,也没看湛一凡拿顿时变得欣喜的脸,却依然窝在湛一凡的怀里没有离开的意思。

    “喂?”接起电话,薄荷的语气变得微微有些凉薄,是一贯的格调。

    电话那端传来奶奶慈祥的声音:“小荷啊?你今天不是要回来吗?怎么还在海岩岛啊?”

    薄荷伸出洁白的手指玩着湛一凡胸口的扣子,一边玩一边状似不经意的才答道:“奶奶,我是七点到云海市的飞机。”

    “哦……那你怎么没回来啊?这么晚了,不会下了飞机还去酒店住吧?”奶奶的口气有了些质问的严肃感。

    薄荷蹙眉:“奶奶,我和湛夫人一起回来的。”言下之意想必奶奶也会明白她现在在湛家了,只不过没提湛一凡而已,可她也没说湛一凡没回来呀。

    湛一凡自然看得见薄荷这点儿小聪明和小心思,勾起唇角拿满意的笑,手指轻轻的穿过她的头发指腹按在她的头皮上似轻似重的按摩起来,薄荷则舒服的眯了眼,这男人的手艺还挺好,这以后不能少了这福利!

    电话那端的奶奶语气已经越来越严肃:“哦……是她要留你去湛家过夜啊?那……你明天还是要回来,我和你爷爷还有你爸爸都商量了,要给你和烟儿在婚礼前一同举行一个单身party,到时候你也邀请你自己的朋友,我们湛家的亲戚,一些社会上的名媛,大家自己人热闹热闹,这事儿啊奶奶还有许多细节要问你呢,所以明天你还是要回来的早些啊。”

    薄荷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先挂了电话,湛一凡感觉到了薄荷拿微微的僵硬便低声问:“怎么了?”

    薄荷抬头看了湛一凡一眼才轻轻的将自己抽出他的怀抱转身先进了房间,湛一凡在后面随手关上门,薄荷走到英国风的沙发边坐下讲电话搁到一边才道:“要给我和薄烟举行party。”

    但她一点也不高兴,因为这件事根本就没有询问过她,根本就是他们擅自做了决定!况且,她的婚礼原本就近了,婚礼前一天也原本就是亲朋友好聚会的日子,可薄家要给两个女儿单身派对,他们以为她不明白,他们根本就是要给薄烟撑场子,非得在她婚礼之前给薄烟举行这一场单身派对吗?根本,就是拿她做借口!

    薄家,可从来没有为她举行过任何的派对,除了她考上检察官的那一年父亲邀请了云海市的各大商贾和官员们之外再无其它。可那也是为了巩固他的事业而已,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样做只会让她的仕途更为艰难。还好,她一向铁血冷面,处理案子并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赢得了上司的赞赏和肯定,所以那些原本想找她借着做些事的人在吃了她的闭门羹和亏时便都打了退堂鼓。虽然因为这件事薄光也没有少骂她缺根筋,甚至说她迂不可化不可能干出一番自己的大事业,但是她有她自己的工作原则,当时在家里受委屈可以忍受,但是工作上的马虎和受贿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那工作已经是她那时唯一所拥有的了。

    湛一凡懂了薄荷的心,在沙发边轻轻的蹲下握住她的手低声问:“猫猫,你在难过啊?”

    薄荷摇了摇头坚定的道:“不。我已经不为他们难过了。我只是……很无奈,没想到连我的婚前派对薄烟也能插进来一脚,他们也能利用。”难道她的人生就逃离不了薄烟了?只要不嫁给湛一凡,就会一直被薄烟给缠绕吗?薄荷不想,也不愿意。

    “怕什么。那一天你做出你自己给他们看,让任何人都知道,你才是那天的主角。薄烟?呵,那样的配角怎么会成为瞩目之星?既然他们要如此做,就该让他们自己为他们的行为而感到后悔。”可惜了,既然是单身派对亲友会,那他是去不了了。不然……他倒是挺为期待的。

    薄荷听了湛一凡的话细细一想觉得果然有些道理,于是又多看了湛一凡几眼,他还真配成为一个商人,做事情想法都是那么狠绝独到。不是商人都要浪费他这样的人才了!

    如此一想想明白了心里的那点儿郁气片刻一扫而光,反而觉得心里是舒畅无比。瞧着她似乎明白了的湛一凡微微倾过身来在薄荷的脸上亲了亲,薄荷顿了顿腹部一阵抽痛,就在湛一凡亲到薄荷嘴角是,她猛从沙发里站起来顺利的抽出自己的手走到一边去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着呵欠懒懒的道:“突然觉得好困啊,我去洗澡,你先睡吧!”

    说完人便向卫生间溜去,湛一凡既然就在面前怎能让她如此逃走?

    迅速的站起身来一把便将薄荷从后陇入怀中,俯至她的耳畔舔了舔那洁白可爱的小耳垂呼着热气暧昧道:“老婆,往哪里跑啊?这么晚了,还是先把咱俩的事儿办了吧!”说着便从薄荷的耳朵啃到脖子,薄荷伸长脖子嘤嘤咛咛却不忘推拒着湛一凡:“还疼……”那里的确还疼,至少要个三四天才会好,她可不敢了!

    想起他的size……薄荷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红着脸使劲儿的摇着头,顿时又清醒了许多。而且,刚刚肚子又在抽痛,只怕这大姨妈也要即将光顾而来。

    湛一凡更紧的抱着薄荷不想撒手:“那……今晚我不碰你,你不许跑。”

    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她就知道湛一凡会心疼她的。

    薄荷轻轻的拍了拍湛一凡环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有些安慰的意味道:“嗯……我不跑,就洗个澡,海岩岛太热了,身上不干净。”

    “洞房花烛夜你要好好补偿我。”湛一凡似乎有些不甘心就浪费了今晚这么一个大好时光,自己找了些安慰又补充道:“那天之前,我也会好好补充一下自己的知识和自控力。”下一次一定要温柔,更温柔,不能再伤者她了。

    薄荷红着脸又开始挣扎,这个话题能结束了么?

    湛一凡不肯放开薄荷,一把将薄荷横抱了起来拢在自己怀里勾唇浅笑落下一个决定:“一起洗澡吧!”

    薄荷扑腾,大声含着拒绝,湛一凡哈哈大笑任由怀里的‘小妞’扑腾挣扎自己信步向卫生间走去。既然不能做,吃些豆腐要些福利总是可以的吧?薄荷就知道,这男人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啊?都坐着飞机跟着回来了,岂会那么容易只是抱着自己睡觉!?这个混蛋!

    不过薄荷还真冤枉了湛一凡,在洗澡的时候湛一凡瞧见了薄荷那红艳艳的伤口便没再动她,有些肿还有些撕裂,把他的心都揪疼了。心里更是下定了决心下一次让她舒服畅快了自己也不能在莽撞蛮力!于是,即便自己一直‘昂首挺胸’也没再吃一点儿薄荷的豆腐,就坐在她的背后给她搓了搓背和胳膊甚至小腿、脚。

    薄荷躺在大浴缸里也任由男人给自己温柔搓澡,这算是温柔的补偿么?她的男人呵,总算还是很有良心的。眯着眼睛便让湛一凡给自己搓背,搓腿搓脚,甚至擦了沐浴露冲的干干净净也让他代劳了一下,薄荷围上浴巾有些担心的看了眼湛一凡:“你……确定你会没事?”

    湛一凡对上薄荷那担忧的眼神忍不住当着她的面自己摸了两下,薄荷惊的猛转过身去,脑海里不停的回播刚刚的画面,脸色绯烫灼热的几乎要燃烧了起来,气恼的一声地虎:“湛一凡!”非得当着她的面?

    湛一凡不逗薄荷,就是在背后一声低笑:“忍不住了。像我妈说的,左手右手是你的众生挚友!”

    薄荷再也听不下去了,在这方面她从前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不像男人需要发泄**,她未经开启便一直单单纯纯,从前也知道男人会ZW,可是今天湛一凡却活生生的给了她一个画面,上了一课!对于薄荷这棵青草来说,那根本就是限制级的东西,比做那事儿还让她觉得尴尬!

    跑出浴室听着身后那‘哗哗’的水响声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根本就是白担心了。红着脸转身走进更衣间,本来想找件湛一凡的衣服先穿着睡一晚,让薄荷想不到的是这更衣间里面竟然挂了不少女装!目前还全部都是冬装而已,却也有十几件外衣十几件毛衣十几件衬衣,甚至黑色工作套装……高跟鞋,运动鞋,板鞋,靴子……运动服……裤子,打底裤,牛仔裤,从高档的礼服水晶鞋到平凡的T恤睡衣运动服应有竟有,就像一个小小的商店!

    薄荷捂着自己的唇,这些东西上次来都还没有,不,上一次她没有进更衣间,应该是上上次来的时候都还没有!

    现在……却已经占了更衣间的三分之一了!

    “喜欢吗?”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响,薄荷不回头也知道是湛一凡靠在那里,正在欣赏她的情绪波动吧?真是一个讨厌的男人,可是却让她感动的连转身的力气也没有。

    薄荷轻轻的擦掉眼角的湿润,身后一具火热滚烫的身躯靠上来贴着她,耳边是一阵温热的颤抖:“等婚礼过后,把你全部的衣服都搬来,这一半都是你的。我们一人一半更衣间,每天早上一起换衣服。”

    薄荷看向那剩余的一半空着的地方,还能挂许多的衣服,就算加上家里的这里的她哪里挂的满?不过还是笑笑的点了点头:“嗯。”那她以后就多多的买,不停的买,总会填满的吧?

    “开心吗?”湛一凡又问了一句。

    薄荷点头,湛一凡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脸颊:“那你换衣服,我再去淋个澡,刚刚还没洗完呢……”说完人便转身而去,薄荷慢悠悠的回头看到一个光裸的背影,感情……他刚刚是裸着来的?难怪刚刚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背,隔着浴巾她还以为是他围在腰间的浴巾的结呢?薄荷突然庆幸自己刚刚太感动以至于连扭头的力气也没有。

    找了秋装睡衣穿上薄荷躺进被窝里舒服的叹了口气,被子是很轻的蚕丝被,但是该在身上很暖和。虽然是深灰色的被套,这颜色她实在喜欢不起来,可是这上面有湛一凡的味道……闻着也觉得安心。

    闭上眼睛,薄荷缓缓的开始入睡,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过去。

    湛一凡从浴室走出来,黑色的头发还滴着水从健康的肌肤上划过流下肌理分明的线条到六块腹肌再融入白色的半围浴巾。光着的大脚轻缓的走到kingsize的大床边坐下伸手挑开床上依然睡熟的薄荷额头上的碎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来,原本就是喜欢自己睡觉的人,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是那样的喜欢床上躺着等他的人是她……轻轻握住薄荷放在被子里小手,跟着回来即便只是抱着睡上这么一晚上,再如何的舟车劳顿也是值得的。

    *

    第二日薄荷还未醒湛一凡便已经离开了,薄荷只是在迷迷糊糊间听到湛一凡说了一声‘猫猫……早安……我走了’然后额头热热的湿了一下,那温热的体魄仿佛就离开了身边,薄荷在梦境里难以抽身仿佛在无意识间伸了手可终究无力的什么也没抓到。

    再醒来,已经是七点半,薄荷揉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再看身旁已经冰凉无人。

    薄荷洗漱了一下在更衣间里换了湛一凡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衬衣西装又取了一件军绿色的羽绒服下楼。婆婆宋轻语已经起了个大早坐在餐桌边用餐,瞧见薄荷便绽开笑容:“荷儿早安。”

    薄荷微微的笑了笑也回应道:“妈妈早安。”

    张姐结果薄荷手里的车钥匙包包和外套,刘姐帮薄荷盛饭。

    薄荷望了望空荡的客厅问:“妈,一凡呢?”

    宋轻语给薄荷夹了一个煎蛋和蔼的道:“四五点就走了,赶早班飞机去了。”

    “这么早?”薄荷敛了敛眉,昨天真的不该让他跟着回来,海岩岛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吧?她记得,云海市的事情似乎也是一大堆,看来在一个新地方创业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即便有了很大的集团和口碑,可是要重新开始却依然不是一件易事。

    “没事的,放心吧!年纪轻轻,又吃饱喝足,怎么会没有精神赶早班飞机呢?就是该考虑一下是不是该买辆私人飞机或者直升机了,英国也有,不过……”婆婆微微的蹙了蹙眉接下去的话没再说完,薄荷见婆婆不再说也就不再问于是低头吃饭,脸上却是红霞一片,什么叫做吃饱喝足?说的是……湛一凡么?

    薄荷匆匆的吃完饭,宋轻语本来要让小王送薄荷去检察院,可是薄荷知道婆婆今天自己要用小王所以就拒绝了婆婆的好意。可宋轻语不想让薄荷打车去上班便让薄荷自己去车库里挑辆车先开车去上班,她知道薄荷不喜欢高调夸张,可是车库里最低调的一辆车好像就是那辆奥迪越野。

    薄荷无奈,最后还是开着车去了,以至于将车开进检察院一下车便被众人指指点点,薄荷拿包掩着面落荒而逃。其实心虚的薄荷不知道,那些指指点点她的人说的并不是坏话,而是一个个充满了羡慕嫉妒甚至……恨呐。

    湛一凡一走便又是好些天,薄荷的大姨妈在星期二如期而至,痛的薄荷小腹一抽一抽的,以往都没这么痛,这一次也许和那伤口有些关系,不过大姨妈走的时候伤口好的也就差不多了。

    十二月二十号,薄家给两个即将出嫁的女儿举行盛大的亲友派对。

    薄荷在楼上梳妆打扮,薄荷也邀请了几个朋友,比如洛以为,比如胡珊、王玉林、梁家乐、张煜寒。既然薄家要为她举行如此一个盛大的派对,她怎能浪费这个大好机会呢?该来的,都来就是了。只是委屈了白玉醇,暂时雪藏了她不能见光。

    而且,自从和田妈谈过之后薄荷再也没有取得过更大的线索,关于自己的身世调查也有些暂停,这也有和调查神偷团的原因有关系,她忙的实在抽不了空来兼顾两边,目前既要不动声色的暗中调查这事情就还真急不得。

    而今天晚上她最主要的任务,那就是当好party的主角。

    洛以为给薄荷一番梳妆打扮,惊艳的王玉林和胡珊都惊呼连连:“哇……老大,你好美啊!”

    他们几人实在难得见到这样的薄荷,盛装着晚礼服出息豪门party。平日里在他们眼中的薄荷几乎只是衬衣、黑西装,挽起的发髻和黑框眼镜。这样容光焕发,轻挽的发松松的被钻石发夹固定在脑后,颈脖处落出那几缕棕色的发丝,白色的蕾丝V领镂空裸背晚礼服穿在高挑而又骨感的薄荷身上简直是惊为天人,今晚的她……犹如一个女神。

    洛以为拿着薄荷的手机兴奋的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再将手机塞给薄荷逼迫道:“快快快,快给湛先生发过去,让他看看你美不美,哇哈哈……”

    薄荷汗颜的将手机往后放:“不要了,以为……”

    “不行,必须要!你们说,是吧,是吧?”洛以为气哼哼的将手机又抓回来质问一旁早已经惊呆的四人。

    四只齐刷刷的点了点头,梁家乐更是眼含羡慕的道:“老大,是个男人都会立刻爱上你的……”

    薄荷微微的红了下脸,张煜寒机警的立即摇头否认,王玉林却跟着点起头来。

    洛以为又夸张的大笑几声:“想让湛先生更爱你么?想,你就发吧……别害羞啦,这么美的一刻他看不见,多可惜啊!”

    薄荷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好像……真的和往常的不太一样哈。酡红的脸仿佛已经喝醉了酒,还有那白色的蕾丝,也不知道后背的裸露情况……要不是他们几个逼着她穿这件,她还真不该如此女王。

    薄荷颤抖着手指,听着洛以为的话的确是有些心动的,想让湛先生更爱你么?不,不是为了让他更爱她,他爱她吗?他从前说过很喜欢的,可是爱么……薄荷还不敢想,但是湛一凡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男人,她……想让他爱她。

    鬼使神差的薄荷按下了发送键,可是看着那‘发送成功’很快却又后悔了。她怎么这么冲动啊,他会不会以为她很自恋?薄荷简直不敢看湛一凡的回复,一把便将手机搁在了梳妆台上然后哄着众人出房间去。刚刚锁上房门,梳妆台上的手机便狂啸的‘嗡嗡’直叫了起来……

    薄荷下楼无疑会吸引过所有人的目光来。

    包括花延曲、陈妃和他们的女儿花朵儿,甚至薄烟的朋友,甚至爷爷奶奶、薄光和挽着女儿的才轻易,薄家的那些亲戚们,个个都望着扶着手扶缓缓的踩着高雅轻缓的步子下楼的薄家长女。

    她,什么时候如此美了?果真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音乐在这一刻只为她而流出美曲,美酒在这一刻只为她而散发芬芳。从一出场,无疑的,一向低调的薄荷终于高调了一次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瞩目之星,唯一的主角。

    再看那早早就出了场的薄烟。本是活泼开朗可爱人人喜爱的掌上明珠,可是在此刻对比了那璀璨星光甚至堪比天上的月亮的姐姐时,突然有些乏味了。

    一个是高贵的冷艳美人儿,不能触碰只能远观不可亵玩,但是心底却写满了对她的钦羡。

    一个是平易近人的可人儿,平日里喜爱着也能碰着接触者甚至知心好友贴心女儿,可是日久了也就觉得平常了并不特殊,心中并无**。

    如此一对比,谁还看得见今晚的薄烟?一身水蓝色的晚礼服也失去了颜色,再贵再美也没有穿出它的高贵和冷艳,而这份儿气质却是薄荷所具有的。

    薄家的亲戚们片刻拢上来向薄荷道喜,薄荷没有像往常那般匆匆应付甚至逃走,反而是微笑的应和着众人的道喜。人就是贱,以往远远瞧着觉得孤高冷傲不能亲近的人心里就会产生不喜爱甚至讨厌的情绪,凭什么就要高傲一些啊?凭什么就要望着头走路啊?可是当那高傲的人微微一地下头给她一个微笑,露出一些和蔼,就会顷刻瓦解以往的偏见。难道是我对他不够了解?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只是对不熟悉的人生疏吧,熟悉的话,一定也会非常温柔吧?

    人,往往就会产生这样矛盾的转变,顷刻之间的事情。

    薄荷的片刻温和让那些平日里觉得她孤傲不讨喜的亲戚们都微微的缓和了对她的态度和对她产生了新的认知,薄烟很快就被冷落到了一边,就连爷爷奶奶都笑呵呵的坐在一旁看着薄荷,薄光也是眼含微光,虽然没有说一句话,可是眼里的自豪和高兴却是满溢的。

    蔡青奕看见薄荷如此大放光彩心里也是不快,这个臭丫头凭什么夺取烟儿的光芒?想要成为这场party的主角?哼,简直是痴心妄想!

    蔡青奕丢下薄烟拉着自己平日里交好的侄女到角落里去。

    这个侄女当然是自己蔡家的孩子,一直想钓个金龟婿嫁了,反正现在蔡家的经济状况有些不济,这些孩子有什么想法她也觉得正常,她甚至赞同她们的想法。看到薄荷如此大放光彩而薄烟冷落到了一旁,她这个亲妈能不利用一下可利用资源再借着这个机会搓搓那薄荷最近高涨的气势,不然这个家还有她和薄烟的地位吗?

    从前她有办法掌控薄荷不展露锋芒,如今也有!

    ------题外话------

    ——元宵节快乐哈。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