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9 唯美婚纱照

089 唯美婚纱照

    薄荷早早的起来洗漱了,没想到下楼便看到湛一凡已经坐在客厅里。

    薄荷知道自己起晚了,明明说要湛一凡早些来接自己,可这些日子工作的繁忙让她一时神经松懈竟一不小心睡过了头,起床一看竟然已经八点了。

    于是赶紧起床洗漱,戴硬性眼睛,整理头发,找出衣服来换上。

    里面是一条橘红色的小翻圆领无袖夏装群,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的棉大衣。她昨天查了下海岩岛的天气,哪里四季如夏,几天现在过去也非常的热,所以她就只收拾了两套夏装,带了些资料和一个平板电脑,所以的行李加起来也少得可怜。

    带着行李下楼,薄荷原本还有些奇怪湛一凡怎么没打电话来催她,谁知道一下楼就看见他正坐在沙发里和爷爷奶奶聊着天。

    “小荷啊,你可终于起来啦?一凡都等你快一个小时了。”打趣的是爷爷,说的薄荷脸上一红,心里却疑惑既然来了一个小时了怎么不叫她起来?

    湛一凡看见薄荷下楼便已经起身,走过来接过薄荷的行李便礼貌的对爷爷奶奶道:“爷爷奶奶,我们就先走了,你们二老周末愉快。”

    “走吧,快走吧。小心别赶不上飞机啊,要不是你起这么晚也不用这么赶啊,这孩子平时也不睡懒觉的……”奶奶嘀嘀咕咕,薄荷心里更是疑惑,什么赶飞机?就这么走了?按照奶奶的性格会留他们吃了早餐才走啊。

    不过薄荷还没机会疑惑湛一凡就拉着她往外走去,薄荷只能匆匆的丢下一句:“爷爷奶奶我们走了……”然后人便已经走进了车里。

    湛一凡如往常的替薄荷先系好安全带,然后抬头再薄荷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温热的吻摸摸她的头缓缓一笑:“早安,猫猫。”

    薄荷如今对‘猫猫’二字已经毫无感觉了,除了依然有点儿恶心之外也不想再纠正他那对称呼的执着。

    “早安。”薄荷回以微微一笑,湛一凡忍不住的又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亲才从车里扯出来,薄荷红着脸低头摸着自己的唇,真是的,没有被看见吧?

    湛一凡绕过车头坐进车里就看见薄荷四顾的眼神,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家里除了爷爷奶奶,一大早都不在,放心吧。”

    好像是安静了点儿……薄荷望着湛一凡问:“你怎么比我还清楚?那他们去哪儿了?”

    湛一凡启动车子很快便出了薄家花园,车子上了“伯父去了公司,忙着办给你过股份的手续。蔡伯母带着薄烟去了容家,据说……那个姓容的病了。”

    薄荷看了湛一凡一眼,那个姓容的?他好像对容子华很没好感嘛。不过,他怎么病了?还有,父亲去给她过股份的手续?

    “昨晚你们在书房谈的就是这个?”

    “嗯,我提议还是把股份给你,我不能要。”

    “为什么?”薄荷觉得给自己更不妥,虽然从此成为富婆,但是她好歹是个公务员、

    “那是你的东西,我不能要。不用担心你的身份,这是你家族给你的,不是贪污行贿所得的脏东西,都是你该的的。”

    薄荷想了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本来就是她的,她担心什么?

    “湛一凡,你比我聪明多了!”薄荷叹了口气,她从不认为自己聪明,只是很努力而已。可湛一凡,常常不需要想问题似乎就已经知道答案。

    湛一凡谦虚:“老婆夸奖了,你只不过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

    薄荷冷笑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既然飞机是早上的,你那么早便来了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害的现在这么赶。”薄荷摸了摸自己很饿的肚子,她现在已经有些习惯每日早上都要吃早餐的日子了,所以现在不吃早饭反而有些难受。

    “谁说飞机是早上的?”湛一凡一笑,他的老婆怎么就那么好骗呐?

    薄荷怔了一下,感情……他是骗爷爷奶奶的?

    过了一会儿湛一凡将车子停在路边,正是薄荷上次带湛一凡来吃过的‘妈妈粥棚’。原来他还真记得自己昨晚说过的话呢,一起出来吃早餐。

    下车一起吃了粥才又上路,薄荷到了机场才知道飞机是十一点的,这湛一凡竟然还能不急不缓的和她吃了早餐才赶向飞机场,要知道他们吃早餐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云海市的交通一向拥挤不堪,更何况是周六的早晨。

    飞机赶的很急,因为是商务舱,所以晚了一些检票也没有遭到白眼。

    薄荷气喘吁吁的坐下才用手扇了扇凉风希望能让自己凉快些,就是稍稍降温也好啊。湛一凡将她的行李搁上行李架,因为行李太少所以没有办理托运,坐下来拧开在进入安检之后买的水递给薄荷:“喏。”

    薄荷接过来‘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才觉得舒服些,虽然是商务舱,可是飞国内的一般都是小飞机,还是显得拥挤狭小,但总要比经济舱宽敞一些。

    湛一凡在薄荷边上坐下来,薄荷将水瓶递给他,湛一凡自然的接过来也喝了两口,喝完了还冲着薄荷笑了笑:“挺甜的。”

    薄荷闪开自己的视线,经验告诉她,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和他对上话,不然吃亏的永远都是自己。她和他在这方面的斗嘴,永远都不可能会赢的,因为……他的脸皮要比她的脸皮厚。

    刚刚坐下不久飞机便开始滑行排队准备起飞,薄荷拉开挡光板,突然转头认真的问湛一凡:“如果我们一直在路上堵车没赶上怎么办?”

    湛一凡眨了眨眼颇为认真的答:“改签啊,下午一点还有一般。”

    薄荷觉得……自己真的是白担心了,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可以改签的,亏她一知道起飞时间便不停的冲锋陷阵。

    湛一凡看薄荷那气馁的模样抿唇不忍笑出来,哎呀,他老婆还真是可爱的紧,让他越来越心痒难耐了。今晚……一定要……吃了她!

    打定这个主意,湛一凡瞅着薄荷的视线又紧又热了几分,薄荷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心里隐隐不安。第一次就丢在海岩岛,难道第二次还是海岩岛……?宿命,就在海岩岛么?

    薄荷一下飞机除了取行李处就看到了来接机的有力,李泊亚就留在了云海市处理云海市的事物,倒是挺湛一凡路上说婆婆这两天也来了海岩岛,难怪这好几天都没给薄荷打电话,也知道薄荷忙着一件案子,所以就来海岩岛散心旅游了?

    一下飞机薄荷就热的脱了外套,湛一凡将薄荷的外套挽在臂弯里,将薄荷的行李提在右手里,薄荷则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侧由他左手拉着。

    出了机场,一股炽热的气息便迎面扑来,薄荷这才明白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日两季。因为湛一凡的行程低调,所以有力大材小用再次成为司机。不过有力对于湛一凡的忠心程度让他还不至于做这点儿小事觉得是辱没了他,反而做的很顺手,很自觉,很是得心应手。

    这是薄荷第二次来海岩岛。

    第一次是因为失恋、受伤的逃避,离开的时候她以为再也不会来这里。没想到还是来了,而这一次则是来拍婚纱照……多怪异的事情啊,在这里遇见湛一凡,在这里把自己交给了湛一凡,竟然还回到这里和他为结婚而拍摄婚纱照。

    人生啊,真是难以预料,奇妙的让你都觉得不可思议。

    沿途的风景让人忍不住的流连欣赏,薄荷也不例外。这些天着实累了,很是难得看到这样好的风景,所以她一直睁着眼睛看着窗外那一年四季都绿色怏然的景致。一旁的湛一凡则接过有力上车前给他的资料开始浏览,偶尔扭头看向身侧的薄荷,发现她的表情眼神都很平静便也只是笑笑,累了吗?

    车子拐进上一次住过的度假村,依然是海边的屋子,东南亚风情的装修,连佣人都还是上次那两个。

    “boss到了。”有力停了车回头提醒。

    “唔。”湛一凡放下手里的资料,扭头想提醒薄荷下车却发现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轻轻的合着眼睛,睫毛微微的颤抖,洁白的脸上带着一些微微的红晕。原本就白的肌肤在橘红色的无袖夏装群映衬下更加的白皙了。

    听说她这一周接了一个新的案子,而这个案子他也大抵的了解了一下,很是不简单,是因为这样才累着了么?今早起的那样晚,现在又睡着,湛一凡有些担忧的蹙眉,傻女人,既然累也不知道拒绝跟着来海岩岛么?早早的便赶来,应该更累了吧?

    湛一凡轻轻的推开自己车边的车门,将手里的资料递给有力,然后自己才又弯腰探入车内小心翼翼的将薄荷抱了出来。有力奇怪的看着湛一凡和他怀里的薄荷,以他对女人的了解来看,莫不是装睡着?有力心里暗哼,他就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有什么好,总是让boss这么挂心,他却从不见这女人对boss什么时候这么挂心过!他为boss而感到不平啊!

    但有力不是个习惯把心里话说出来的男人,他总是很冷酷的冰着一张脸把大部分的话憋在心里。此刻虽然对薄荷有意见,但是他也知道是老板喜欢的女人,他实在没有什么理由插上什么嘴说上什么不该说的话。

    湛一凡抱着薄荷进了他的房间,弯腰将薄荷放在床上又轻轻的拉过小被单给她盖上。虽然海岩岛的天气炎热,但是海风也不能小觑,这样的天气反倒容易感冒了。

    在矮塌床边蹲着,湛一凡用手指轻轻的挑开薄荷额头上的碎发,低头吻了吻她红艳的唇瓣,满足的勾起唇角:“好好休息,下午我们去拍婚纱照……”

    睡熟的薄荷什么也没听见,不过条件反射的嘟了嘟嘴,像是对于他刚刚那亲吻的反应。湛一凡看的心痒,低头便又覆了上去,这次伸出舌尖轻轻的顺着薄荷那唇瓣的轮廓描了一圈,然后重重的吮了一口才缓缓的放开。

    这一次薄荷又嘟了嘟嘴,还微微的蹙了蹙眉,湛一凡趁着自己没有色性大发的时候起身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轻轻的合上门,有力便凑上前来将电脑递给湛一凡道:“boss,会议。”

    “李泊亚呢?”湛一凡不急不缓的接过电脑向书房行去问。

    有力冷哼了一声,还是道:“泊亚今早代表公司去剪彩了,度假村和海上乐园从今天起变动土开工,你忘了?”丢下这么一件大事跑回云海市去接人,有力实在不解。以前工作狂的boss怎么会愿意为了去接一个女人而丢下工作呢?这实在是一件太不可思议的事情。

    “哦……”湛一凡只是挑了挑眉,好像有这么一件事,他还真给忘了,今天是剪彩来着。

    “那老夫人呢?”湛一凡蹙眉又问。

    有力又瘪嘴,boss怎么什么都给忘了?不过还是不忘的提醒道:“老夫人去给您忙活下午婚纱照的事情……”

    湛一凡又‘哦’了一声,他还想让李泊亚或者母亲给薄荷做些好吃的,看来现在都不在。

    转念一想,湛一凡已经推开书房的门,站在书房门口对有力吩咐道:“有力,你去监督今天做饭的厨子,让他做的好些,菜品清淡为主。还有,你最拿手的那两样,你也做做。”

    “我做?”有力指着自己的鼻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他会做的不多,大抵都是一些极致好吃的,不像李泊亚那样家常菜样样精通,但是他做的却是世界上许多顶级大厨才能拿的出手的。可是能享受这待遇的人少之又少,平时boss也不会指挥他去,但今天……有力冷酷的脸上终于龟裂出一丝丝的裂痕,老大为了这女人可真是什么都愿意啊。

    “就是你,有意见?”湛一凡眼神冰冷,直视有力眼底伸出,有力原本鼓作一气的反抗也瞬间消失,瘪瘪嘴转身便走了。

    湛一凡冷哼一声摇了摇头关上书房的门,这才焕然的打开电脑输入密码,屏幕上立即跳出一个视屏框来,湛一凡在皮椅里坐下对着电脑里的人勾唇微笑:“你好,张市长,我是湛一凡……”

    *

    薄荷一觉睡醒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的婆婆正从上往下的俯视着自己。婆婆宋轻语虽然已经五十三岁,可是保养的非常好,皮肤还如同少女一般洁白粉嫩,眼角偶尔两根鱼尾纹完全不伤雍容华贵的气质和娇颜,身材虽然有些丰满,可是却一点儿都不显胖,反而让人觉得恰到好处,比薄荷在电视里瞧见的那些女明星还要让她觉得美而不实。

    “醒啦?”宋轻语温柔的冲着刚刚睁开眼睛便盯着自己发呆的薄荷一笑。

    “妈?”薄荷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不是做梦,这是真实的。

    宋轻语看着薄荷坐起来便立即让开然后在床边坐下来看着表情有些惊慌失措的薄荷笑道:“我刚回来一会儿,听有力说你在睡觉,我就跑上来看看,怎么几天不见感觉你又瘦了?”

    “啊?没、没有吧?”薄荷摸摸自己的脸,又瘦了吗?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吃的胖了些……宋轻语见薄荷那刚睡醒那睡眼懵懂的模样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傻孩子,你还真可爱。我就说嘛,我儿子要是能不爱上你我才奇怪呢!昨天还赶着时间跑回去接你,对你可真够用心的哦。”

    宋轻语冲着薄荷怪异的眨了几下眼,薄荷顿时娇羞的红了满面,的确是特意回去接她的。

    “我、我怎么睡着了?”薄荷赶紧扯开话题,不想再被婆婆调侃。她记得自己是坐在车里看风景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在床上了?

    “哦,有力说你睡着了嘿……是一凡把你抱回来的哦。”

    又被调侃了。

    薄荷只有低着头赔笑,心里却暗暗的叹息,湛一凡怎么不叫醒她呢?一下飞机就睡着……薄荷对自己也无语了。宋轻语看调戏儿媳调戏的够了才满足的出去,留给薄荷时间空间梳洗一下。

    薄荷下床,突然觉得这个房间很熟悉,越看越心跳加速,这、这不是就是她被卖给湛一凡,然后初、初夜丢失的那个房间吗?难道他这次住的还是之前那个度假村?难道这还是他的房间?

    薄荷暂时无从证实到底是不是,但是这个相似的房间留给她的怪异感觉和那晚的记忆却是无法消失的。对这里,又她痛苦、尴尬、迷惑和觉得羞耻的记忆,虽然那个人是湛一凡,如今也是他的丈夫,可是对她来说,你是被买给湛一凡的初夜……对她来说,痛苦多于快乐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匆匆的洗了一把脸又用帕子擦了擦胳膊和脖子薄荷便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好像那床上那沙发上还有那晚挣扎和沉迷的记忆,让她只觉得混乱不堪。

    薄荷出了房间便看到走廊那头走来的湛一凡,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湛一凡抬头看见她出来便缓然一笑,稳步的迈着长腿走了过来站在薄荷面前摸摸她的头问:“休息好了吗?”

    “湛一凡……是……是之前那个房间吗?”薄荷迷惑而又挣扎的望着湛一凡却问。

    湛一凡微微一愣,看到了薄荷眼里疑惑和逃避才明白她对这里不是完全美好的记忆,她还在乎。

    湛一凡轻轻放下自己的手,看着薄荷的眼睛轻声而问:“可是……那晚是我……还在乎?”语调变得有些淡,有些凉,还有些……失望。

    薄荷垂头:“今晚……能不能不要睡在这里?我总是想到……多痛……”

    湛一凡身形一怔,那晚的自己真的只给她留下了这样的记忆?多痛?其实,他也是痛的,不只是女人,男人也会痛的。可他怎么会告诉她,他因为那晚是她究竟有多欣喜。

    过了许久湛一凡才淡淡而道:“既然你要求……那就换个房间吧。”语调,似是不在乎。折身,湛一凡便走:“吃饭去吧,下午还要拍婚纱照呢。”

    “那你会和我一起睡吗?”薄荷突然伸手拽住湛一凡的手,有些急切的问。问完,又有些后悔了,她似乎有些急切了。

    湛一凡低头,疑惑的看着薄荷:“你不是在乎……”

    “不是的,不是你。我不想你误会。我只是……对那个房间有些恐惧,毕竟是第一次……还有,我是被卖给你的……”想来薄荷就觉得委屈,虽然暗夜赌场被自己给灭了,可是她还是不解气啊。明明他们应该更好的相识,更好的保留着第一次以夫妻的姿态去完成,最后却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是她的屈辱记忆,不是埋怨对象,而是埋怨自己曾经被那样对待,仅此而已。

    湛一凡伸手将薄荷抱进怀里有些激动:“所以,你是想和我睡在一起的?”

    “我们……是夫妻了……”薄荷不想再拒绝湛一凡,昨晚她就已经想好了,如果他再想要,她就给他。不,不是昨晚,好像还要更往前一些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

    只要不是第一次的那个房间,哪个房间她都愿意。

    湛一凡什么也不说,只是抬起薄荷的下巴低头吻住她,那会儿她睡着了他没能好好的吻一下,现在她这么让他感动他怎么能放过她?压在墙上好一番吃豆腐狼吻才算暂时搁浅放过。

    湛一凡本来是亲自来叫薄荷吃午饭的,可两个人姗姗来迟难免让另外三个人侧目窃笑。特别是婆婆宋轻语,一直盯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心里那个满意啊,看来她很快就能当上奶奶咯?白合啊白合,你也快当外婆了吧?哈哈。

    李泊亚和有力两个人的视线就正常多了,特别是有力闷着头吃自己的饭,李泊亚倒是个十分有礼的站起来和薄荷打招呼:“夫人,你到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不是留在云海市处理云海市的事物了吗?

    “昨晚过来的。”李泊亚温和的回复,还不是为了老板的私欲,所以反复的折腾他们这些下属。

    薄荷心里暗想,该不会是因为湛一凡要亲自回去接她,所以昨天就把李泊亚派过来接替湛一凡的事?薄荷甩了甩脑袋,她不想自恋的认为湛一凡为她还真的劳师动众了。

    “快快,快来吃饭。现在都快三点了才吃午饭,都饿了吧?”

    都快三点了?薄荷惭愧,要不是她睡那么久,也不至于现在才吃午饭呐。

    于是赶紧和湛一凡坐下。八仙桌,薄荷和湛一凡坐一方,另外三人各坐一方,薄荷拿起筷子才发现今天的饭菜那是特别的丰盛和……可口啊。

    “这是牡蛎吗?还有这个,是鲍鱼?龙虾……螃蟹……清蒸鱼……?”薄荷看向湛一凡,这是海鲜大餐呢?而且都是清淡为主,只有那龙虾还烧了一份儿麻辣口味的。

    “荷儿啊,这是很难得的新鲜海鲜哦,而且这鲍鱼和大闸蟹还是有力亲自下厨做的哦,快吃哈。看你都不胖,快点儿把身体养好才能给我添个大胖孙子啊!”

    “妈。”湛一凡微微蹙眉的看了湛夫人一眼,湛夫人却甩也不甩他的只往薄荷的碗里夹东西。

    薄荷赶紧低头掩饰自己的尴尬,大胖孙子……如果生个女孩呢?薄荷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一点儿都不反对婆婆让自己生孩子这件事儿的本质问题,反而想到了孩子的性别,生个女儿湛家人会在乎么?

    薄荷对有力很是刮目相看。

    从前只知道李泊亚会做饭,而且她也只吃过李泊亚做过的,那味道不必自己在饭店里迟吃到的味道差。可是有力也会做饭?薄荷试探的夹了一块清蒸鱼放进嘴里,天啦!这是有力……这个随时装冷酷的德国男人做的中国菜?这味道,怎么说呢?应该说薄荷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清蒸鱼吧?那股清香,那股肥而不腻的香浓味道在嘴里慢慢的散开,让人吃了还想吃第二口吃第三口的**……

    薄荷再抬头看向有力那一张写满冷酷的脸,这小子原来才是深藏不漏呢。

    “怎么样啊?”宋轻语激动的问。

    薄荷点了点头:“嗯,很好吃。”

    “喜欢就好啊,今儿跟着你沾光,平时有力下厨的时间那是屈指可数啊。”说完宋轻语便自己也吃了起来,但是动作依然优雅,修养得宜,一点儿都没有说话间那样的急迫之感。

    “是啊,有力会做的都是大餐,而我负责家常小菜。”李泊亚补充道。

    薄荷突然有些失落,湛一凡刚刚给她剥了两个龙虾便把她的这份儿失落收在了眼底,吃完饭才拉到一边去问:“怎么了?一副失落的样子,饭菜不合胃口?”

    薄荷立即摇头,看着那被消灭的干干净净的餐盘叹了口气:“只是觉得……自己很失败很没用罢了,你看,泊亚会做家常菜,任何家常菜都不在话下。婆婆会做精致的早餐,别的应该也都会的。就连有力这个总是装酷的德国人也会做这样美味的大餐,而我呢?目前只会煮泡面,还是你教我的,做粥、炒青菜和番茄鸡蛋、面条这样简单食物。”虽然已经比以前只会泡泡面要强一些,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真是对比出来的。

    湛一凡哭笑不得,他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能让薄荷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原来是因为做饭的问题?

    伸手将薄荷揽进怀里拍了拍肩膀笑着安慰道:“放心吧,家里的张姐和刘姐她们做饭的手艺都不差,会和你胃口的。”

    薄荷挣扎了一下,婆婆和李泊亚、有力他们可都在呢!但是湛一凡抱的紧,薄荷挣扎两下也没挣开便‘温柔’的顺从了……反正湛一凡的背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自己看不见,看不见。

    不过,对于湛一凡的此番话薄荷立即反驳道:“我说的是本质问题,不是将来的伙食问题!”本质问题就是她不会做饭,算不得上是一个贤妻良母……!

    湛一凡被薄荷逗乐了,不过还是安耐住自己的笑意颇为严肃的继续安慰道:“没有谁生下来就会做饭的,这个问题……就留到以后讨论吧!”

    薄荷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学会做饭,而且必须学得一手的好厨艺!不然,那句‘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抓住这个男人的胃’这话从何而来?

    湛一凡如果知道薄荷此刻心里所想只怕又要乐不可支了,不过这是薄荷心里的秘密,永远也不会告诉他!

    *

    拍婚纱照的时候薄荷只看见一个外国人在那里摆弄摄像机,而周围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中国人在那里忙忙碌碌准备着。地方在安静的码头,还有一艘游艇停在岸边但已经做好了要起航的准备。

    薄荷看见这排场先还有些不确定,然后便看见自己的婆婆宋轻语已经飘了过去和那外国大叔热烈的攀谈了起来。

    “他叫理查,是意大利著名摄影师,为许多杂志拍过封面和内页,也为许多好莱坞民星拍过写真集。”湛一凡带着薄荷一边向她简单的介绍着这著名的摄影师,薄荷讶异,既然是如此大牌,该不会真的是来为他们拍摄婚纱照的吧?

    “理查!”湛一凡走近便和理查热切的握手,仿佛是已经熟悉了很久的朋友。

    “湛,许久不见。这就是你的妻子吗?真漂亮!”

    理查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意大利中年大叔,可是保养得宜,所以看起来精神奕奕,脸上更是一点儿岁月的痕迹也没有,正所谓男人四十一枝花来形容这样的大叔正是得宜,就像陈酿的好酒,越来越有味。

    不过理查的英文说的不太标准,带有浓重的意大利口音,除了简单的薄荷估计也没多少能听懂了。

    薄荷伸手礼貌的和理查问候:“你好,我是薄荷。”

    “bohe?”理查德反复念了几次,总觉得这名字有些奇怪,湛一凡只道:“你叫她薄便是了。这次我们的婚纱照麻烦你了。”

    “湛你放心,我欠过你人情,曾经说过无论如何也会还给你的。你肯给我这个机会还你人情我很高兴,我会给你们拍出最唯美浪漫的婚纱照的。”理查有些没正经的朝着薄荷眨了眨眼,薄荷有些听不懂,但一直陪着笑肯定是对的。

    湛一凡的确在理查年轻的时候帮过理查,那个时候理查还没有出名,是湛一凡拿钱帮他在伦敦开展了第一场摄影展,那个时候湛一凡就知道要放长线喂人情也知道这个叫做理查比自己不过大了十岁的男人将来必能成就一番闯出一个名堂,没想到还真有用武之地,这世界级大师所拍摄的婚纱照……他很期待。

    第一个场景是海底摄影。

    薄荷乍一听还有些惊吓,海底怎么拍摄?不过她也曾看过不少海底拍摄的高端模特杂志封面,的确唯美的让人窒息。薄荷虽然相信这个理查的确是个世界级的摄影师,有一定的能力和技术,但是她……不太相信自己。

    虽然游泳对她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她最精通和最喜欢的运动也就是这个游泳了,可她没在海底游过啊,而且还要在水里睁开眼睛……没有一定的功力,也没有过经验,她的心里还真的一直打鼓。

    换上白色的薄纱宽肩吊带雪纺质地垂直脚裸的长裙(也许是轻便的婚纱?),薄荷开始惴惴不安。工作人员为她扫上放水的淡妆,将头发微微的搭理披散在背后,然后便为她戴上氧气罩。此刻的巨大的游艇已经开到了海上,海风呼呼的吹着热热的风浪,薄荷只觉得汗水在顺着自己的脖子往下滑。

    穿着干净而又利落的湛一凡从里卖弄走了出来,白色的衬衣和白色的七分短裤,和薄荷同样的光着脚。头发精神的竖立着,衬衣扣子也解开了两颗,俊逸的脸庞越发的清逸了起来,就像一个海边少年,也像一个海底的王子。

    湛一凡也看见了薄荷,微微的愣神,被薄荷这一身女神似的装扮给惊艳了一把,如果不是这里人太多只怕又要抱着急切的豆腐一番。

    理查简单的给两个人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拍摄时所要注意的姿势,薄荷听的认真:脚尖要绷直,眼睛睁开的时候要炯炯有神,要抓准海底的光线,要注意和新郎的配合,快憋不住呼吸的时候一定要呼求一旁的工作人员,统统记住了。

    下水的时候薄荷还是有些紧张,湛一凡一直握着她的手,在进入水里的那一刹那湛一凡轻轻的俯在薄荷耳边道:“就当是玩一场游戏或者海底之旅,别太在意在做什么。实在坚持不了的时候,可以往上游,反正我相信你的游泳技术。”

    薄荷看着湛一凡那严肃的神情莫名的点了点头,未了也道了一句:“你也是,我相信你的游泳技术。”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同潜入水底。

    雪纺长裙入了海底就像盛开的莲花和舞动的水母,洁白的肌肤在湛蓝那样的鲜明,完美的身躯在斑斓的海底绷直了身体,却又像一条自由自在的美人鱼……海底王子向着她的方向游去,不是因为她身后那强大的光芒,而是因为她栽光而来……

    海底拍摄竟然出奇的顺利,也许是薄荷认真听了,也许是因为薄荷的游泳技术真的很好不怕水也不怕海底那些游来游去的鱼。在理查的指导下很顺利的和湛一凡拍摄了第一个场景的婚纱照,美不美她不知道,可她尽力了,睁着眼睛炯炯有神……

    钻出海底薄荷大大的呼了一口气,穿上的宋轻语看见两个人冒出头来松了一大口气,立即挥手道:“一凡,你快把荷儿抚上来,别在海里泡太久了。”

    湛一凡夹着薄荷往船上而去,先扶着薄荷上了船湛一凡才和理查一前一后的上去。

    宋轻语把毛巾递给薄荷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水便急切的跑来问理查:“怎么样啊?理查,我儿子和儿媳他们这一场拍的如何?”

    理查笑着比了一个ok的手势:“俊男美女,不比我给专业模特们拍摄的差,是我拍摄过最唯美最棒的海底摄影!”

    薄荷听了这话才松了口气,看着走过来给她擦头发的湛一凡温温一笑:“欸,我开始期待婚纱照了。”

    湛一凡挑了挑眉,他对拍照还真没什么期待的,不过是因为和薄荷在一起拍摄所以才有了些兴趣,而且还是他们的婚纱照。那他也就勉强的期待一下吧。

    第一场拍摄完天阳已经呈日落状,薄荷虽然觉得有些累,不过她也知道这婚纱照不过刚刚开始,婆婆都说过了,一共有五个场景,今天拍摄两场,明天还有三场,然后薄荷才能回云海市。

    第二个场景,是奢华夜宴晚礼服。

    一条长长的样式却也非常简单的红色抹胸晚礼服,一双水晶细带高跟鞋。轻挽脑后的发髻,轻垂耳鬓的发丝,唇红齿白,小脸精致的佳人,回眸顾盼。

    薄荷拿着盛了红酒的高脚就被行走在琉璃水晶等下的奢华晚宴里。只不过,整个奢华迷离的晚宴场只有她一人,直到那个黑色身影走了进来……

    弹钢琴时的漠然注视,对碰酒杯的逢场作戏,不经意之间流落出的暧昧视线,到最后牵手而舞的绚烂光芒……

    “ok!”

    薄荷险些瘫软在湛一凡的怀里,这真不是人能做的工作,她开始同情那些专业模特儿也开始佩服她们的精神,幸亏湛一凡是个影帝很容易就带着她进入场景,不然她脸上一定早就出现疲态了。

    理查立即上前来激动的道:“湛,薄,你们今天的两场拍摄都非常的棒,海底拍摄时让我惊艳诧异的光芒,晚宴拍摄又让我刮目相看和佩服,你们两个还真该去做专业模特,一定大火特火。”

    薄荷和湛一凡对视了一眼,然后拉着手同时转身快速离去,任凭后面的理查大呼大叫的骂他们没礼貌。

    他们的理想不在于此,他们也决定了,这辈子都不要再拍第二次婚纱照。那简直就是……纯属折腾人。

    回到后面准备的休息间卸妆,薄荷突然觉得小腹有些抽痛,微微的蹙了蹙眉头算算日子,该不会是大姨妈快来了吧?

    薄荷的大姨妈一直不太规律,这和她的生活作息也有关系,她也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每一次大姨妈报到前肚子必定会先抽痛两天,现在这个抽痛也不是今天的第一次了,在下海底之前她就已经有感觉了,当时以为是紧张,可现在……薄荷轻轻的咽了咽口水,该不会大姨妈真要在这几天来报道吧?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