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8 容子华的痛

088 容子华的痛

    薄荷揉了揉酸痛的肩颈,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六点了。

    “玉林,下班吧,别忙了。”薄荷将资料收起来,这些数据都整理的差不多了,而珠宝商那边也出了消息,这次珠宝展的时间和地点大约也知道了,现在只等着到时候的行动。

    “哦,老大,我马上好!”王玉林整理着手里的工作,薄荷站起来拿起外套和包,王玉林跟着站起来两个人关了电脑出了办公室。

    “老大,我们家今晚还有聚会,我就不陪你啦,我先走了!对了,周末愉快啊!”一出检察院王玉林就挥手先跑了,薄荷还来不及‘嗯’一声那丫头已经疯的没了影子。

    薄荷拢了拢衣服,十二月的云海市这傍晚特别的冷,冷的打哆嗦。

    薄荷自己去停车场开车,慢悠悠的驱着车回了薄家。

    说实话,她非常不想这么早回来,可是出租屋白晓婷现在住着,那丫头一搬进去就主动把薄荷和湛一凡从前留在那里的衣服统统收起来好好的装着,薄荷还在想什么时候去搬走呢,就是那丫头反客为主的让她哭笑不得,究竟谁才是主人啊?但是那丫头似乎还比较依赖她,比较相信她,每天都要给她发几个骚扰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去出租屋她要她这个做小姨的做顿饭,薄荷也有些期待那丫头的手艺,总会比自己好就是了。

    停了车将钥匙给了王叔麻烦他听到车库去,薄荷走进玄关就听到薄烟那开朗如脆铃般的笑声:“还是奶奶的眼光好,我也觉得这衣服特别好,反正我们有五套衣服那就选定这一套咯?子华你说呢?”

    “嗯……可以……”

    薄荷也是好些天没看到容子华了,虽然同在检察院,可是两个人至从上周在家里见过这周就再也没见过。

    薄老夫人看到薄荷便立即招手让薄荷过去:“小荷啊你也过来看看,烟儿把她和子华明天要拍婚纱照的资料拿回来,想让我们帮着选一选礼服,你也帮着瞧瞧啊。”

    薄荷顿了顿,在奶奶眼里薄荷还是小时候那个很疼薄烟的姐姐,而薄烟还是原来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最惹人疼爱的小妹妹吧?薄荷还是没有违驳薄老夫人的意思走了过去,在另一边奶奶的另一边坐下来,奶奶就将相册往薄荷面前推了推:“这些婚纱在我眼里看起来都是差不多,哎哟,眼睛都花啦。”

    薄烟撒娇:“奶奶,你刚刚明明还说都好看,还帮着我选了一套礼服呢,这姐姐刚回来你就说实话啦?”

    “哈哈,烟儿啊,太聪明不好哦?也不让着老人家!”

    薄荷听着两婆孙在那里亲昵,自己随手的翻了翻,让她帮着薄烟选婚纱照的礼服……呵,实在够讽刺的。突然觉得眼光灼灼,薄荷抬头不经意的望去,容子华的视线正落在她的身上。

    薄荷一怔,容子华为什么这样看着她?想起那天花延曲承认的事,薄荷不由的蹙了蹙眉,她如今是完全不懂容子华的心思,那天究竟是挑拨离间还是真的关心她?不论是什么,他都做错了,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如今的想法,所以那天的事情在薄荷的心里留了一个很不好的印象,心里对他甚至有一些怨念,你自己幸福着为什么就见不着她其实也幸福着呢?

    容子华见薄荷的视线投来也是一怔,对着薄荷的眼睛他的心跳竟不由自主急速加快,‘砰砰’的强而有力。

    “姐姐。你觉得哪套好看呢?出出主意吧?”薄烟温柔的笑着问薄荷。

    薄荷不解的看了薄烟一眼,这丫头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不然怎么着也能捞个影帝来当当。算了,薄烟也从没真正的当着她撕开过那伪善的面具,既然如此那她也继续装着。

    “都不错。”薄荷翻了翻到底也没指出一套来,再她眼中这些婚纱的确都差不多,前阵日子她才刚刚被折腾了一番,现在对婚纱已经是无感了。

    薄烟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拿着相册和容子华继续讨论,薄荷看了看客厅便问:“爷爷呢?”每天这个时候爷爷也必定在客厅里坐着聊天,更何况容子华在,他更应该在这里才是啊。

    奶奶拍了拍薄荷的手背笑眯眯的道:“你爷爷和你爸爸,还有一凡都在书房里聊生意上的事情呢!”

    薄荷一顿,湛一凡?他回来了?薄荷猛的从沙发里站起来,自己也没发现自己有多激动,猛的对上容子华的视线,薄荷顿了顿才缓慢的平稳下自己刚刚那激烈沸腾的激动情绪,她怎么给忘了,奶奶、薄烟和容子华都在这里。

    她刚刚的反应……薄荷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大家都是一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除了容子华那异常冷漠的眸子。

    薄荷摸了摸后脑勺,转身往楼上走去:“我去换衣服。”然后便一句也不解释的溜走,一边走一边扶着额头叹息,她的情绪表现的太强烈了,只希望他们都不要太上心的好!

    薄荷刚刚消失在楼梯口薄烟便激动的拉着薄老夫人道:“奶奶,看到姐姐的反应没?她好像很开心姐夫回来呢。”

    “嗯,我原本还担心这两个年轻人的感情发展问题,现在看来我都是白担心了,他们是真的感情好吧?”

    薄烟‘呵呵’的笑着,一副也完全同意的表情,可是眸子却不经意的瞧着一旁坐着的容子华,双眉忍不住的拧了拧,他就那么不开心?

    “子华,你说姐姐是不是很喜欢姐夫啊?”薄烟突然一笑,转身看着容子华问。

    容子华一怔,低头看着薄烟眼神闪烁:“我不知道……”

    薄烟婉然一笑道:“我觉得是!姐姐很难得对一件事表现的这么激动呢!”

    容子华暗暗的捏紧了拳头,嘴唇也变得有些煞白,他怎么愿意承认……刚刚在看到她那眼眸里绽放出的那一抹光芒时,他有多心痛?

    薄荷换了条白色的垫肩紧身裙,洗了个脸又将头发散下来才下楼。薄荷的身材很好,虽然很纤细,从前也很瘦,可是这两个月她自己也注重饮食如果有湛一凡在一旁督促着吃的还特别的好,所以也长了一点儿肉,而且都恰巧的长在那些该长的地方,比如臀部,比如胸部。

    紧身裙包裹着薄荷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此刻的她,性感之中有带些知性,知性之中又带着些优雅,迷煞眼球。

    薄荷扶着楼梯下楼,心里却在埋怨湛一凡既然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就这么跑来家里了?但还是开心占的多一些,这六天虽然她也很忙,但其实暗地里也数着手指算着他走的天数,原本说的两三天变成整整六天,她想着等他回来才处罚他,而且要好生的处罚,谁让他骗她来着?

    “这婚纱照不便宜,一套下来要四五万吧?”还没下楼就听见蔡青奕的声音,薄荷摇了摇头,刚刚没瞧见她还以为打麻将去了,没想到竟然也在家里。

    不过薄荷现在也不怕与蔡青奕每次面对面的呛声,反而对这样的场景充满了期待,那种看见别人瞪鼻子瞪眼睛的表情别说还特别有趣!

    “妈,这一辈子就这一次,而且我和子华还订了三套最大的水晶相册,海报啊,相框啊,这些都不是省钱的,当然要最好的了!而且,我们这次刚刚赶上活动,说拍一次送一次呢!我和子华拍了,就把另外一次机会送给你和爸爸,你和爸爸也去拍一次吧!”

    “我们才不要,你爸是不会和我去拍婚纱照的,他那个人你不是不知道……每天就知道忙公事,家里很少顾,现在更不把我当人看了……”抱怨声越来越小,薄荷看见奶奶的瞪视,也知道那蔡青奕始终怕着奶奶。

    蔡青奕突然瞧见薄荷,冷哼了一声,薄烟却笑着道:“咦?刚好姐姐和姐夫还没拍婚纱照,他们的婚礼还在我们前面呢,要不把这个机会给姐姐和姐夫吧?姐,你说怎么样啊?都是最好的,我们什么条件,你们也会得到什么条件哦。”

    薄烟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而且这态度还特别的友好,笑逐颜开的看着薄荷等着薄荷答应。仿佛不接受,便是她的不知好歹。

    偏偏,薄荷不愿意领情,偏偏薄荷就喜欢不知好歹。

    只是薄荷还未张嘴说话,身后已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妹妹的好意还是留着给别人吧,我和你姐姐准备明天去海岩岛,她身子不好,那边比较暖和,拍婚纱照的话风景迷人,气候也比较方便。”

    薄荷回头就看见湛一凡笑容可掬的从书房的方向走出来,爷爷和父亲薄光跟在后面,都是笑容满面,看来对于某些商业上的事情都达成了一致。

    湛一凡对上薄荷的眼睛,三秒,非常深无比灼热激烈的注视了三秒。

    不过也只是三秒恢复了淡漠还很顺利的移开了视线,先向奶奶她们颔了颔首才走到薄荷身边朝她微微的笑了笑:“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薄荷眯了眯眼经,好?呵,这个不当影帝可惜的男人又想做什么?几天不见也不打个电话一回来就往她家里跑,甚至全部人都知道他回来就她还傻傻的不知道,见了面却也只问句:这几天过得好吗?

    态度是冷漠疏离的,应对是谦谦有礼的。

    别人看来,他们两个绝对是相敬如宾,多么的客气啊。

    薄荷也虚伪的笑了笑:“很好,多谢关心啊。”

    虽然如此腔调,却让旁人感觉到了火药味十足啊。

    湛一凡微微的笑着:“要不要到花园里散散步?不介意吧?”

    薄荷颔首:“不介意。”

    两个人一前一后就各自对了两句话便从偏厅的方向往后花园而去,薄烟伸长了脖子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开心的笑着道:“虽然姐姐和未来姐夫看起来还有些疏离,可是他们发展的真是出乎人意料的顺利啊,子华你说是不是啊?”

    容子华‘噌’的一声从沙发里站起来:“我去卫生间。”丢下一句话便迈步向卫生间的方向而去,薄烟握着相册的手用力一手,盯着容子华远去的背影眼神阴冷,你就这么在乎!?

    “是啊,我原本还担心这两个孩子因为那样的原因走到一起会不太顺利,看来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奶奶温和的笑着应对薄烟的话。

    薄烟敛起自己眸内的寒光,低头婉约一笑没再说话。

    薄光也没在意自己的二女儿刚刚那微弱的变化,和薄老爷子对视一眼笑呵呵的对着自己母亲道:“妈,一凡会是个好女婿的,我看他也会对薄荷好,你就别担心那么多了。”

    薄老夫人听此一眼,眸子一亮反问:“怎么,事情谈好了?”

    薄光微弱的叹了口气,像是把这些天最沉重的枷锁都一口气叹了出来:“是,不用等到婚礼我们薄氏就能重振雄风,只要股份的手续一妥,他就会立即入驻我们需要的所有资金。”

    蔡青奕虽然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是看看自己的丈夫,公公婆婆的神情也知道是好事,只不过刚刚对薄荷的怨念却无法消除,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抱怨的好时候,他们才刚刚高兴起来自己如果这时候扫兴只怕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于是蔡青奕也微微笑的坐在一旁假装高兴,薄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厕所里的容子华用冷水一遍又一遍的洗着自己的脸,分不清脸上的液体究竟是水还是认清自己的心所流下的眼泪……

    *

    一走出花园薄荷就后悔了,她就穿了条裙子,多冷啊!

    湛一凡拉上偏厅通向后花园的小门,外满是藤椅、石桌和石凳,不过因为是冬天所以薄家人渐渐不常来这里,所以特别的冷清,还有些萧条的景象。

    薄荷环抱着自己的双臂,湛一凡转身便拥了上来,一把将她收入怀里,温暖的体魄瞬间包围了她的寒冷,渐渐消退。

    薄荷也有些贪婪的想要多吸收一些湛一凡身体的温暖,于是不由自主的往里面钻了钻,湛一凡也体贴的敞开自己的大衣让薄荷贴的更近一些,再一个包围,薄荷整个瘦弱的身子便被他全部抱进了自己的大衣里,温暖啊。

    薄荷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搁在湛一凡腰上的手却拧了一把坚硬的肉,手再使劲儿的转了两圈,湛一凡微微的倒吸气假装的应和着呻吟两声:“哎哟,哎哟,老婆轻点儿!”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啊?可我看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电话不打一个,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到薄家来更是无声无息,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湛一凡,你个坏蛋!”薄荷气呼呼的又踢又骂,湛一凡根本无处可躲,放开她怕冻着她,但是不放开便又只能任由她胡来。

    算了,算了,谁让他是她老公呢?这点儿打骂就像挠痒痒似的,又不是真的痛。

    终于停下来,听着薄荷那气哼哼的喘息声,湛一凡一边觉得心痒难耐一边还得继续憋着温柔细语的道:“消气了吗?消气了的话,能听我说两句么。”

    薄荷冷冷瞥了湛一凡那温柔讨好的脸将脸侧到一边去,其实心里已经完全消气儿了,就是嘴上还依然硬着:“哼,你说!我看你能狡辩出个什么理由来!”

    湛一凡摸摸薄荷的头发,抱着她裹在自己衣服里的身子依然轻声细语:“不给你打电话,是怕听到你声音我就会不顾一切丢下所有跑回来见你。不早些回来,是想要给我们的蜜月多些时间。不通知你回来,是怕打扰你工作,不告诉你我会来薄家,是因为我自己也没想到下了飞机便赶向这里……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薄荷的眼神慢慢的转向湛一凡,说完最后一字的时候,已经仰着头望着他,不穿高跟鞋的自己,这样仰视……脖子还真累。

    “其实吧……”薄荷勾了勾唇,算是笑了,“有惊,无喜。失败!”说完‘失败’两个字,脸上的浅笑已经变成灿烂的笑容,让湛一凡看的心里砰砰直跳,他的小媳妇儿笑起来可真美,他从没见过比这更好看的笑容,多好啊,就该多笑笑,常常笑。

    湛一凡扣着薄荷的脑袋按进怀里,叹息:“我也觉得挺失败的,该去检察院门口逮你,然后回出租做想做的去!”现在这样抱着她,他的身体又开始疼了,这种煎熬对他来说简直是种折磨,他怎么就那么善良呢?非得到这里来等他,还做了薄家的‘大鱼’。

    薄荷微微的红了脸,湛一凡紧贴着抱着她,她怎么感觉不到他身体的变化?偏偏还顶着她的肚子。

    沉默了一下,薄荷还是如实的交待:“出租屋……我给别人住了。”

    “别人……?”湛一凡若有所思的沉呤了一下,很快便激动的一把将薄荷抱了起来,身子一转便将她整个人托了起来放在石桌上,自己倾身弯腰的俯近又将她抱进怀里,对着薄荷的脸欣喜若狂:“你答应了?嗯?”

    薄荷的脸越加的红了起来,他这样问,她怎么点头啊?

    伸手推开他越来越近的脸自己也有些着急的道:“没有,不知道你瞎说什么!”

    湛一凡被推开也继续贴上来:“是吧,是吧?答应了是吧?”明明聪明如他已经能够理解,却还是有些兴奋的不确定。而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薄荷红红的脸蛋儿上,惹的薄荷呼吸也有些不稳的急促了起来,便是越加的羞人,她怎么这么紧张?又没干什么坏事。

    抿紧了唇薄荷不说话,湛一凡便亲亲她娇红的脸蛋儿,如果这不是薄家,他一定抱起她就冲回房间,然后狠狠压在身下扒衣服,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肖想了许久许久的事儿……

    亲着亲着湛一凡的吻便来到薄荷的耳朵,含在嘴里玩着她洁白可爱的耳垂,玩着玩着来到脖子,吸着吮着那一阵阵的娇嫩肌肤和芳香。薄荷微微的娇喘,手轻轻的环着湛一凡的脖子,她知道这是不对的,这是薄家后花园,如果有人突然从偏厅跑来偷开,她颜面无存……就完了!

    可是湛一凡就像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灼热的燃烧着她,将寒冷一寸一寸的赶出她的身体,点燃着她的肌肤和心……薄荷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湛一凡突然抬起头一口吻住她的嘴。

    “唔……”薄荷迷离的望着他,想提醒他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湛一凡已经欲火烧身,如果不吻吻她不摸摸她,他一定会憋死从而一辈子不举的!

    湛一凡的吻有些激烈,激烈到薄荷舌根都疼了,嘴都麻了,呼吸都要窒息了……湛一凡的手也没空着,吃了些豆腐便越是上瘾,但依然控制着自己清醒的知道这是薄家。

    放开喘息的薄荷湛一凡脱下身上的外套给薄荷,自己折身跑了出去,站在凉飕飕的花园里才渐渐的清醒和冷静了下来。薄荷抱着还余有两个人体温的大衣裹在自己的身上,摸着水润盈盈还有些肿的嘴叹息懊恼,怎么一下子就情不自禁了?还好……还好战火暂时停息了。

    两个人分开冷静了一下,渐渐的薄荷觉得有些冷了,再回头看花园里的修长背影,只穿着一件衬衫,他可真够英雄的!薄荷跳下石桌,穿着拖鞋跑进花园里,踮起脚尖将手里的大衣披在湛一凡的背上:“别……感冒了。”

    湛一凡回头看着迷人的薄荷,心里千百种情绪,伸出长长的手臂便将她收入怀中再次展开大衣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附耳低喃:“好想你……”

    薄荷其实没那么多空闲想湛一凡,但是……好吧,她承认,夜深人静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很容易想到他,其实也很想知道他在做什么。可是每一次就是那样轻易的按耐住了自己的好奇,于是没有主动发短信没有主动打电话,两个人同样的闷着各自过了六天。

    湛一凡也不奢求能从薄荷的嘴里听到她同样说着‘我也想你’的这句话,摸摸她的脑袋很是满足的道:“明天跟我去海岩岛吧。”

    薄荷抬头,她还以为他是说着给薄烟听得,难道真的要去?

    “明天是周六,我特意回来接你。必须答应?”其实海岩岛的案子还没有落下,所以他还真的是匆匆赶回来接她的。

    虽然如此,最后的语气却还是有些不确定。薄荷想想案子,似乎有胡珊梁家乐他们坐镇,算了……婚姻大事比较重要,而且,她接下这个案子不就是为了婚假么,这两天还能离开薄家去好好放松一下。

    这样一想,薄荷便轻松愉快的点了点头:“嗯,好。”他都回来接她了,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虽然对海岩岛那个地方还有些阴影,但是有他在,她有什么可怕的呢?偶尔,她也能放松自己,当一下小女人的吧?

    湛一凡更用力的将她收入怀里,紧的薄荷都嫌疼,不过还是没有推开他,因为虽然紧却很温暖呢。

    *

    吃饭的时候薄荷一直埋着头,因为湛一凡在,也有今晚在书房谈的生意成功有关,也没人主动去招惹薄荷,更没人看那‘红红的肿肿的香肠嘴’。

    于是薄荷也就安安静静埋着头吃自己的晚餐去了,任由他们谈笑风生,和她同样安静的还有容子华,整个晚餐硬是一个字都没说。

    薄荷吃了饭送了湛一凡便准备回到屋宅上楼去休息,那会儿湛一凡也说了明天要带她去海岩岛拍婚纱照,家里人这次都没什么意见,所以薄荷现在要上楼去收拾行李,免得明早起来匆匆忙忙。

    薄烟也在送容子华,体贴的帮他收拢衣襟不知道低低的在说些什么,容子华面若寒蝉,一整个晚上似乎都是这样的表情,少见往日那温润如玉的模样。

    薄荷叹了口气正要绕开他们,容子华却叫住了她:“薄荷,我们谈一谈好吗?”

    薄荷一怔,扭头看向薄烟。

    薄烟的脸色果然立即变得难看,还有藏也藏不住的在乎和苍白。

    薄荷从前的心思薄烟是知道的,所以薄荷并不想让薄烟误会她现在的心情。所以也寒着脸很快拒绝:“我想休息了,下次吧。”

    “半个小时的时间,也不愿意么?”容子华大声质问,“你就这么嫌弃我,逼着我?”

    “容子华!”薄荷喝止,又看了薄烟一眼,薄烟的脸已经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就算不顾及薄烟,也该顾忌薄烟肚子的孩子,那是无辜的!

    蔡青奕和奶奶听见薄荷的这一声轻呵都立即跟了出来,蔡青奕没好气的看着薄荷,这丫头又在做什么?怎么能对她女婿,薄烟的丈夫大声呵斥呢?

    奶奶却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先问了句:“怎么回事儿啊?小荷啊,你刚刚怎么对你妹夫大声呵斥呢?”容子华和薄烟已经领了结婚证,的确是妹夫了。

    薄荷摇了摇头:“没事奶奶。”侧了身子她就想要离开。

    “奶奶,我和薄烟从前是很要好的朋友,也是公事上的同事,所以我想问她一些关于案子的事情,她想休息了所以……”容子华很是体贴的先解释了一下,奶奶一听‘哦’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们从前是要好的朋友,也是同事。薄荷啊,你明天就要去海岩岛了,也不知道后天什么时候回来,你还是跟着子华去聊聊公事吧,有什么事情子华也能帮你先应付着呢。”

    薄荷蹙了蹙眉,容子华行啊,不愧是能成为检查委员的人物!薄荷磨了磨牙,看来不和他聊聊是不行了。

    薄荷转身向屋内走去只留下一句话:“书房聊!”

    容子华微微的松了口气转身便要跟上,薄烟伸手拽着容子华的衣袖,抬头眼含雾蒙的望着他:“子华,不能改天再聊么……我陪你回容家?”

    容子华心下不忍,薄烟一直是个开朗的女孩,像阳光一样的活泼可爱,很少会露出这样惹人怜惜的表情来,他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冲动了?可是如果不和薄荷谈谈,他一定会疯的!

    于是伸出大手摸摸薄烟的脑袋温柔细语:“烟儿乖,快上楼去休息,我很快就好的。”

    薄烟却不舍的望着他一直轻轻的摇着头,容子华狠了狠心轻轻的拂开薄烟的手转身跟了进去。蔡青奕立即扶住薄烟温柔的问:“烟儿,你怎么了?”

    “妈妈……”薄烟回头委屈的扑进蔡青奕的怀里,“妈妈,是我想多了吗?呜呜……”

    什么想多了?蔡青奕愣了愣,薄烟却只是呜呜的哭着,一双拳头捏的紧紧的泛出苍白的指节。蔡青奕安慰着薄烟心里有些不安,想起前些日子薄烟说过的话,薄荷觊觎着容子华……?虽然那晚被薄荷给糊弄了过去,但是蔡青奕一直都觉得这件事不会那么简单,无风不起浪,如果没有零星的可能薄烟不可能那样怀疑,玩笑也不可能!现在再看薄烟,难道……?

    薄荷很少进书房,这里是男人们谈公事聊天的地方,而且薄光也不喜欢别人轻易的闯进来,所以她进入这里的次数十根手指都能数过来。但是这一次,她实在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和容子华聊,所以只好选了这里,至少他们进来了,别人就不会再轻易的闯进来,也能安心的问问这容子华究竟在想什么。

    容子华推门进来将门轻轻合上,薄荷靠在巨大的橡木书桌上看着缓步而来的容子华轻启朱唇问道:“到底想和我说什么?说吧。”

    “薄荷,”容子华定定的站在薄荷的对面,只是静静的道:“你喜欢我?”

    薄荷全身一怔,惊诧的看向容子华,他说……什么?薄荷心底一直怀疑,花延曲会那样听了容子华的话而来挑拨试探,那必定是容子华知道些什么,可是她一直不敢确定也没问花延曲是否告诉了容子华她曾经的心,如果真的是这样,容子华怪异的行为和表现也就不难解释了!是这样吗?他怀疑了?还是他已经知道了!?

    薄荷暗暗的深吸了几口气,很快就将自己刚刚那惊慌失措的表情收了起来,重新恢复了镇定自如。

    “很重要吗?”她不能否定曾经的五年,可是她却不认为那是值得骄傲的事。

    容子华盯着薄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越来越近,直到站在她的跟前仅两步之遥才停了下来,低头盯着她姣好的脸蛋儿。她不戴隐形眼镜,她脱掉了硬板的套装,她披散着头发,她脸颊微红,她身材玲珑有致,她是薄荷……这样一个与人前完全不同的女子,曾经喜欢过他,还是那样长那样深……她竟然反问一句‘重要吗?’她说呢?

    咬了咬牙,他承认:“是,对我很重要。”

    薄荷轻轻的眨了眨眼,有些扑朔迷蒙,他说很重要?呵,可惜对她已经不重要了。

    “很抱歉,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侧身,薄荷想要离开,有些后悔答应他来谈谈。

    容子华的手更快,一把捉住薄荷的手腕将她拽了回去匆匆的道:“别逃。你只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眼神的期盼和渴求,是从未有过的。

    薄荷很想笑,都这个时候了,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他为什么还要追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呢?

    薄荷用力的挣开他的束缚,微微的磕眸叹息:“容子华,我已经忘了……很久以前就忘了。”

    “那就是曾经有过?”容子华再伸手,双手抓住薄荷的胳膊,神情激动。

    “容子华你先放开!”薄荷受不了他这样的亲近自己,原来从前的渴望到如今已经变成了厌弃!原来,她已经习惯了湛一凡,不论是抱是吻还是亲密,都只习惯也只希望是湛一凡。

    薄荷用力的挣脱开容子华,容子华则被她大力的甩开了几步,惊愕的望着薄荷,他实在不明白她……她不是喜欢他吗?却为什么露出那样厌弃的表情?

    “容子华你还不明白吗?”薄荷可怜的看着他,“我们已经错过了!也许……也许你已经知道,曾经的我有过那样一份儿心思,可是如今它已经没有了,我早已经放弃了,早已经忘记了,早已经放下了,早已经不想不思不念了。你没必要困在我给你的这个烦扰里,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要用这件事给你带去任何的困扰……容子华,既然你问了,那我就不会不回答。答案你已经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和烟儿结婚了,你们有了孩子,而我……有湛一凡,我很满足现在的状况。”

    真的很满足,从所未有的满足,只因那个人是湛一凡。

    容子华的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来:“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既然喜欢的是我,怎么能嫁给别的男人!?”

    “那你想让我怎样?等你一辈子?看着你和烟儿幸福?”薄荷只觉得可笑,她曾经喜欢了五年的男人原来竟是这样。

    “那为什么你不早些和我告白?如果你说了我就不会和烟儿……”

    “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容子华。”薄荷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三个人的宿命不会有任何改变。你依然会爱上烟儿,而我一定会比现在更加的不堪。五年的时间你也没有爱上我甚至没有发现我喜欢你,那烟儿什么时候出现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会爱上她。”

    薄荷微微的叹息,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

    她只想去休息,明天赶早和湛一凡去海岩岛拍婚纱照,这一辈子第一次婚纱照啊,应该……也是唯一的吧?她没想过和湛一凡以后会有什么不好的结局,总觉得,两个人一定会天长地久一辈子在一起的,这个想法虽然天真,可她就是不由自主的这样想了。

    湛一凡一定不会负她的。

    容子华忧伤的望着薄荷,微微的摇着头似乎想要否定她的说法,可是薄荷却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她不会回头,时间不会回头,他们已经错过了。

    薄荷走过容子华的身边,容子华还想试图拉住她,薄荷轻巧的避过,只是侧着双眸冷冷的留下最后一句话:“容子华,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她现在喜欢湛一凡,很喜欢呢。

    由此一想,心里豁然开朗,反而轻松了。

    薄荷只留给容子华一个冷清的背景,容子华却捂着脸,眼泪顺势而下,止也止不住的悲凉。她为什么不听他说完就这样绝情的离开?为什么听也不听。

    他从不哭,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可现在他真的伤心了,得到她亲口的承认比原先的猜想,比原先的不肯定还要让他伤心,心痛。

    他想说……如果她早些能让他明白她的心……那他一定也会早些明白他自己的心……一定不会和薄烟牵扯出别的事情来,他一定不会的……因为他发现,原来他喜欢的,他爱的,他最想看到的,不是别人不是薄烟,是她啊!

    她为什么听也不听就那样无情而又绝情的离开,为什么听也不听……容子华捂住揪扯的发疼的心,好想伸出手捅进里面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也许那样还没有此刻来的让他窒息!

    那天晚上,谁也不知道容子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薄烟看着薄荷走了便一直等在门口,可是她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容子华出来便再也等不下去了,推门一看,书房里哪里还有容子华的人影?只有窗户圆圆的敞着……

    从那之后薄荷只听说容子华病了,他和薄烟的婚纱照也一拖再拖,直到薄荷的婚礼也未见他再出现。不过,那已是后话。

    回到房间的薄荷却像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躺在浴缸里愉快的给湛一凡发了条短信:“明早早些来接我啊,我们出去吃早餐!”

    湛一凡很快也回复了一条:遵命,夫人。

    薄荷看着短信,看着那四个字两个符号‘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双脚快速的滑动着满满都是泡沫的水花,好开心,好轻松,好愉快啊!

    至此,容子华,真的再见了!

    ------题外话------

    ——今天小小的虐了容子华和薄烟哟…。当然,虐他们,才算刚刚开始哈。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