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7 田妈所知的秘密

087 田妈所知的秘密

    一想到这薄荷的心就不由得一阵疼,她还没有找到她,还没有弄清自己的身世真相,她怎么能?

    “你……你是姑奶奶的……”那女孩一直盯着薄荷,终于也把刚刚就存在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薄荷顿了顿,怎么说呢?可是她说不出口,虽然她心里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了,可是却总有那么一丝犹豫。

    “她是你姑奶奶的孩子,就是当年肚子里怀着的那个。”宋轻语帮着解释道。

    那女孩一听,顿时兴奋的提高了音调:“真的吗?那你就是我表姑咯?难怪我们长得这么像!”

    薄荷微微的颔了颔首勾了勾唇角:“我叫薄荷。你叫什么?”

    “我叫白玉醇。”

    白玉醇也冲着薄荷笑,她要告诉爷爷和爸爸自己找着姑奶奶的女儿了,他们得多高兴啊。会高兴吧?一定会开心吧?

    “我能告诉爷爷吗?”白玉醇还是先问了一句。

    薄荷看向自己的婆婆,湛夫人扭头看向白玉醇道:“可以。但是你必须要低调,也要让你爷爷他们保密,我们会找时间偷偷回去看看你爷爷他们的。”

    “真的吗?可是既然姑是姑奶奶的女儿,为什么你们也在找……”白玉醇显然还有一些怀疑,而她的怀疑也确实合理,薄荷多看了白玉醇一眼,这孩子心思还算细腻,没有一头热。

    “说实话,你姑生下来的时候你姑奶奶就失踪了,而关于你姑的身世暂时还是个秘密,所以希望你也能保密,直到找到你姑奶奶为止我们都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那样会打草惊蛇为找你姑奶奶增添困难,明白了吗?”

    宋轻语是个聪明的女人,薄荷早就知道自己婆婆的厉害,她明着暗着都可以做事,对自己是绝对诚信无欺的,所以薄荷也就由着婆婆帮自己解决这事儿,而且心里还是万分感激的。

    “嗯,我知道了。”白玉醇乖乖的点头,却好奇的又问薄荷:“姑,你多大了?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似的……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姑奶奶的女儿,是万分不愿意这样叫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人为姨的。”

    薄荷歪了歪头如实相告:“二十八。”

    “姑你比我大了五岁。这就差不多了,我爸爸说,姑奶奶当初回来的时候他还没认识我妈呢,生我都是五年后的事了。”

    薄荷笑了笑:“既然你如此聪明,为什么会去那样的地方工作?”

    “哎呀姑,以后你见着我爷爷爸爸妈妈了可千万也要替我保密啊!他们要知道了一定会扒了我的皮的!其实那不是我正式的工作,我现在的工作还在试用阶段,试用工资连房租都付不起,所以才去道途兼职,我在大学的时候舞蹈社的,我对钢管舞很感兴趣才学的呢。而且钢管舞又不是色情舞,它是一种很健康的运动,只有眼光含颜色的人才会这样想哦。姑你会理解的吧?”

    薄荷顿口,说实话,她不能理解。

    什么兼职不好非要跳钢管舞?那里那么乱。

    白玉醇见薄荷微微敛着眉心里‘突突’的跳,没想到刚刚认亲,这个亲戚就要管教自己了,虽然她一向不服管教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坐在姑面前就不敢胡来,好像这个姑一蹙眉自己就会紧张还会微微的害怕……

    “姑,别担心啦,虽然道途很乱,可是呢……老板是我大学的社长的哥哥,所以他们会罩着我,我不会吃亏的。”

    薄荷也不批评她,只是问:“一方面要兼职一方面要实习工作,忙的过来吗?”

    白玉醇吐了吐舌:“的确有些困难。可是生活就是如此,我也没办法,哎……”

    湛夫人‘嗤’的笑了一声:“还挺可爱一个丫头。”

    白玉醇挠了挠头,薄荷叹了口气:“既然我寻着你了,我不可能不管你,这样吧……我有一个房子刚好租着没住,你去我那里住,租金也不用管。把那兼职辞了,好好做你的工作,转为正式工了再说吧。”

    白玉醇一听这样的好事怎么会不答应,她怎么也是个女孩子,虽然喜欢跳钢管舞但是也不喜欢在那么多人那样的地方跳,当即便答应了,那天晚上回去就给自己的老家拨了电话说找着姑奶奶的女儿了,不过也要他们保密暂时不要泄露这个消息,也把原因说清楚了。

    让白玉醇意外的是,爷爷竟然很激动,说是要过来看看,好不容易才让白玉醇劝住了,放下电话的白玉醇叹气,看吧,她就知道一直不让提姑奶奶的爷爷其实这些年还是挂念姑奶奶的。

    回到薄家的薄荷心里也是感叹万千,总算是有些收获,至少算是找到亲人了吧?白玉醇是个激灵的丫头,上次能绑架梁家乐还能在道途那样的地方混着兼职,实在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翻了个身,薄荷有些睡不着。抬头看向窗外的明月,清凉的月光在月光下越显寒冷了。

    薄荷下床光着脚走到窗边坐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和爸爸有关系吗?妈妈真的是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吗?她为什么失踪呢?而她,又为什么会在薄家长大呢?爷爷奶奶为什么会认下她这样身份的孙女……

    薄荷突然睁大眼睛,如果自己真的是薄光和白合所生的孩子,正是因为爷爷奶奶那样传统的思想是不会认下她这样身份的孙女,所以才没有向任何人说明她真正的身世?包括她自己?是这样吗?所以才让她这些年一直以为原配蔡青奕才是她妈妈?因为薄家不可能存在私生女那样的传闻……所以她才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薄荷几乎确定是这样的原因,想明白这一层自己也松了一口气,有些明白自己这些年不知道真相的原因了,也难得蔡青奕那样的性格能忍受自己这么多年。难怪爷爷奶奶能做到相对的公平,虽然依然偏心薄烟,但是在他们心目中都是孙女,谁生的倒无所谓,只要血脉都是薄家的。要偏爱薄烟也是由他们的心而已,和薄荷的身世也许还真的无关。

    薄光呢?薄荷的心又是一痛,如果说蔡青奕不是她亲生母亲,她想明白了也就不在乎不再痛了,可他呢?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呀……这么些年他究竟在做着什么?让她认别的女人为母亲,瞒着她身世,他当年和她妈妈发生了什么,而她妈妈去了哪里他会知道内情吗?

    薄荷叹了口气,这里面的秘密和疑惑都太多了,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尽早弄清真相一定会梗在心里怎么也无法释然。

    无论如何现在也是睡不着薄荷便想下楼去倒些水喝,床上写披了个毛披肩薄荷下了楼,田妈还在指挥佣人收拾房子。

    薄家一向如此,大大的屋宅,许多的佣人,看起来仿佛有永远也用不完的钱,在别人眼中那就是名门显贵。便是这‘名门显贵’在过去给了薄荷多少的压力,因为是家中长女,她无形之中承受的是别人永远难以想象的。

    如今再一想,何必呢?当初的自己,不过是被渴望亲情的念想困住了,想要努力的赢的他们的视线和关心。可她始终不明白,其实无论她如何努力她永远都得不到不属于自己的那些爱,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她全部的亲人。

    每个人都有秘密,许多的秘密,他们共同的秘密便是她的身世。可她茫然不知,所以在过去伤害了自己,不知道自爱,那样盲目的努力除了为自己的今天得来事业,还真的一无所获。

    原本就什么也不拥有,待知道身世真相的时候,并不如想象中那样的痛苦。

    倒了一杯开水,薄荷坐在吧台慢慢的喝着。田妈看着她孤单的背影便让佣人们慢慢收拾,而自己则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大小姐?还没睡啊。”

    “你也没睡啊,田妈。”

    薄荷很是感谢田妈,她帮过自己不少,也给了自己不少温暖。

    “这明早的工作还没吩咐下来,我也睡不着。”

    薄荷抿了抿唇,这世界上所有的工作其实都一样,没有一个清闲的。

    “你每天早上很早便起来,有这么晚睡,注意身体。”薄荷倒是真的担心田妈的休息,这个二十多年至打她记事起仿佛就在薄家的女管家虽然能力独当一面,但也毕竟只是凡胎**,经不起没日没夜这样的劳碌折腾。

    等等!薄荷突然顿了顿猛的抬头看向因为薄荷的关心而开心含笑的田妈:“田妈,你在这个家……多少年了?”

    “从年轻的时候起便在了,我可能干了,当初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佣,到现在成为管家都已经快三十年了呢。”

    如今的田妈已经五十岁,还真的是蹉跎了半辈子在这里。

    不过,她现在的丈夫也是薄家的司机,所以便把这里当家了。

    “三十年……”薄荷低声呢喃,端起水杯突然站起来:“田妈,陪我聊聊天吧。”

    田妈有些意外,这都快十二点了,大小姐怎么还要和她聊天啊?不过,这个孩子她一向心疼,如果自己都不陪她聊聊天,她该多寂寞啊。

    田妈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跟着薄荷上楼去了,进了房间薄荷反锁了门,指了指窗边的茶座道:“坐吧。”

    “是……是。”田妈缓步的走过去,等着薄荷坐下了自己才缓然而坐,但也只坐椅子的一半,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

    薄荷瞧在眼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劝道:“田妈,不用太客气,把我当你孩子一样就行。”

    “这、这怎么行呢。”田妈坚持的坐在那里,甚至严肃了神情。

    薄荷心里叹了口气,知道他们的思想入根自己也难以改变。于是便转了话题问田妈:“田妈,我记得你和王叔叔有个儿子对吧?”

    “嗯,今年上大二了呢。”田妈嫁给司机王叔的时候已经三十岁,三十三岁生的孩子,现在儿子也不过才十八岁,从小跟在他奶奶身边长大并不在薄家,叫做王权。薄荷见过无数次,可是那个王权似乎比较内向,每次到薄家也只是帮着他妈妈和爸爸做事情很少出来,薄荷知道他是考了大学的,这也是田妈和王叔比较自豪骄傲的事。

    “真是出息。等他以后更有出息了,只怕田妈和王叔要离开薄家了。”薄荷打趣儿的道。

    田妈立即慌张的摆手摇头:“不会,不会。我和老王都说好了,要一直在薄家呢,除非薄家嫌弃我们老了不能干了。我们才会离开……这些年,这地方比我们自己的家还熟悉,逢年过节都在这里,虽然对不起老人和孩子,可是我们是真的已经习惯这里了,去别的地方都不行。”

    薄荷立即按了按田妈的手背安慰道:“我不是试探您,您别紧张。我都要嫁出去了,试探您这个做什么呢?我不过是想和你拉垃家常。”

    田妈这才缓缓的放下自己紧绷的神经,朝着薄荷笑了笑:“那你也会经常回来的。”

    薄荷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回来?呵,能离开薄家是她最开心的事,回来做什么?唯一舍不得可能还真的只有田妈了。

    “田妈,我出生的时候,你就在薄家了,在我心里你和长辈一样的。”

    “是呀,大小姐你刚出生的时候那么小一点儿,我见着你的时候你才十几天,瘦巴巴的多可怜啊,又没奶水吃……”声音戛然而止,田妈捂着自己有些快的嘴,看了看薄荷眼里闪过一抹悔意,薄荷却牢牢的抓住了这抹精彩而又不可忽略的东西,田妈是知道的。

    “大小姐,我刚说错了。”田妈见薄荷一直不说话便自己尴尬的否定了之前的话。

    薄荷笑了笑,无意间说出来的才是真话吧?和婆婆所说的一样,她是十几天还未满月的时候便被抱进了薄家,瘦巴巴的没有奶水吃,不就是生母不在身边么?

    田妈越来越心虚的低头,薄荷也不想逼她便转了一下弯道:“我应该是两个月大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才举行的婚礼吧?”

    田妈迟疑的点了点头,这算是当时云海市的大新闻了。薄氏少爷迎娶蔡氏千金,原本是佳话是轰轰烈烈的大喜事,可是谁都在传闻他们的孩子已经两个月,这不是奉子成婚嘛?这也让蔡青奕总是翻出来唠叨,薄光每次总是哄劝着安慰,薄荷小时候不懂为什么妈妈不开心,可是现在她明白了,这还真不是一般女人能忍受的,谁能戴着那样的传闻结婚?毕竟孩子不是她的。

    “田妈别见怪,我也只是好奇而已。为什么我十几天就被抱入薄家了呢?照理说,我应该在蔡家呀,和妈妈一起嫁过来才是。”蔡家,薄荷心里又是一阵冷笑,蔡氏如今不如以前,可以说已经完全靠着丁点儿微弱的力量还在强撑家族企业,这两年更是靠着薄光多番的出钱出力才稳住了江山。

    照理说,蔡家也是薄荷的外公外婆们,那从小就是不待见薄荷的。薄荷去蔡家的次数五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小时候也是,每次妈妈和爸爸只带着薄烟回去,她则留在薄家。那个时候真是天真无邪的蠢啊,怎么就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的孩子呢?真是蠢的可以,薄家对她的冷漠,对她的无视,她早就该明白的,明白自己的身体里根本就没有流一滴蔡家的血液才招来那样的对待,可那个时候的自己只以为因为她的提前出生给蔡家招去流言蜚语所以才至于‘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们的不喜爱。

    田妈有些慌张的低头,薄荷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看来田妈是真的知道些什么的。

    “田妈,这个家,所有人,都不如你对我的真心。”

    田妈立即摆手又摇头:“大小姐你可千万别这样说,老先生和老夫人都是那么疼你……”

    薄荷笑了笑:“是吗?要不是我体内流着薄家的血,当年是无论如何也进不了薄家的门吧……”

    “虽然如此,可当年要不是他们的维护夫人是怎么也不愿意嫁进薄家……”田妈急急的解释,却猛倒抽了一口气,再次捂住自己的嘴。

    这次抬头看着薄荷的眼神多了一抹疑惑,看到薄荷那了然而又自然的微笑田妈越加的不安起来,哆嗦着轻声问:“大小姐……难道您……已经……?”

    薄荷伸手轻轻的握住田妈,诚恳的望着田妈的双眸抿着唇道:“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好吗?”

    田妈迟疑着:“可是我当年发了誓,不能说出去……”

    “我是当事人,有权利知道。”

    田妈继续闪躲着:“那您可以问老先生和老夫人,老爷也可以……”

    “田妈,实话告诉您吧,我在怀疑一件事关重要的事,关于我的身世……这个家我能相信的只有你,如果连你也不能据实相告,那我对这个家是真的毫无留恋之处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包住火的纸,迟早有一天我会知道一切,你说呢?”

    薄荷知道田妈比这个家里的任何人都有血性,加上她这些年对自己明着暗着的照顾看得出她一直对自己的怜惜之情,如果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田妈……就一定会说出她所知道的。

    田妈轻轻的回握着薄荷的手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啊……知道大小姐这么聪明的人,又是个检察官,不可能不知道的。算了,发了誓又怎样?这些年我瞧在眼里比任何人都希望你早些明白你自己的身世,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躲着难过了。”

    薄荷轻轻的收紧手指,原来田妈真的一直都在观察着自己,甚至知道她躲在暗处难过?

    “哎……”田妈盯着薄荷的脸又叹了口气:“其实,那个时候我才刚到薄家一年多而已,还是个小姑娘什么也不懂。但是突然有一天,老夫人说要解雇家里的一批佣人,那个时候家里大约有十个佣人,老夫人说要解雇七个只留下三个,我们都慌了,一群姐妹抱在一起哭,这可怎么是好呢?薄家的工资不低,环境又好,能在薄家工作是许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就在这个时候,大小姐你被抱回了薄家,老夫人要我们十个佣人里的五个女人上前去抱你,还要我们给你换尿布喂奶瓶,我们都知道老夫人在考验我们,看我们谁最会带孩子,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卯足了劲儿的去哄你,可你太瘦太小了,还该在月子里养身体,但你却被抱到了薄家。到后来我才隐约的明白……你该是当时的少爷,也是如今的老爷在外面的未婚所生的孩子……还好,我从小在家里照顾弟弟妹妹,所以照顾孩子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件,你和我也有缘,每次一哭我抱你你就会安静,睁着好看的眼睛望着我。”

    田妈又盯着薄荷看,仿佛在回忆她的小时候,薄荷却是一阵鼻酸,那个时候的自己虽然没有记忆,但是从别人口中听来,竟仿佛有了感觉似的心里也是一阵委屈。

    “哎……你刚刚满月的时候,夫人就上门了,几乎每次看到你都要大吵大闹,说要把你扔出薄家放到孤儿院去。要不是老夫人和老先生站出来维护……这件事也不会那么快消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个月后老爷和夫人就举行了婚礼,而你呢则慢慢的长大……在你两岁左右的时候,老夫人把我们当初剩下的三个佣人叫过去让我们发誓这辈子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当年所见所闻,说只要泄露了半点儿秘密就被逐出薄家。我自然也在其中,也发了誓。可是随着你慢慢长大,原本陪着我留下来的两个人也慢慢的离开了薄家,只有我因为老王才留至今日……哎,大小姐,虽然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可我不是糊涂人,多少也能明白些。所以每次看到夫人和老爷对你……我看在眼里,心里也为你感到心痛,就算我如今被逐出薄家也不后悔告诉你这些,人总要活得明白,知道自己是谁,知道前因后果,不然还有什么意思啊。”

    薄荷轻轻的抱了抱田妈:“田妈谢谢你,这也是我们的秘密,好不好?今晚的谈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人知道你对我说过什么,也没有人会知道我今晚听到了什么。”

    田妈点了点头拍了拍薄荷的背:“哎……大小姐啊,你要快乐呀,这些日子我见着你比前二十几年活的还快乐,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总想着自己能不能有朝一日瞧见你快乐呢?我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薄荷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冲着田妈抿唇笑了笑:“那我告诉你一个关于我的秘密?”

    “大小姐的秘密?”田妈有些疑惑。

    薄荷俯至田妈的耳边低喃了一句,田妈的脸上顿时绽出欣喜的表情来:“真的吗?大小姐你真的和湛先生已经……”

    薄荷微微的红着脸点头:“嗯,好些日子了,不过田妈你要替我保密啊,我不想让别的人知道。”

    田妈虽然不懂薄荷为什么要瞒着这样的喜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我会替大小姐保密的。难怪你这么开心,我看湛先生真的是个好人,他对大小姐你无意间的动作我都瞧在眼泪呢。果真是……你亲生的妈妈替你找好的姻缘呢,她一定知道你会受这些苦,所以才替你找了这能弥补你前半生的苦难的人来温暖你吧……”

    薄荷看向窗外的月亮,是吗?她不能理解当年妈妈和婆婆指腹为婚的心情,可她却感谢她们当年那样的约定,如果不是她们的约定自己怎么能和湛一凡走到今天呢?如果不是她们的约定,她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快的找着线索寻找自己的身世。

    至少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的确确不是蔡青奕所生的孩子,的的确确在未足月便被抱进了薄家,明白了,自己是薄家在外的私生女……至于妈妈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想再过不久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她一定会查清当年的真相!

    *

    失眠了一夜,薄荷第二天起来的有些晚。

    还好这几天都在查神偷的案子,检察院打了招呼也就没必要每天按时按点的去打卡,反正胡珊他们这些天也累着了,迟到就迟到吧,她是有心想要让他们也顾着下身体。

    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洗漱一边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神形俱疲,黑眼圈明显眼袋严重。看着这样的自己薄荷深深的叹了口气,昨晚一直想着田妈和白玉醇说的那些话折磨的难以入睡,现在想来还真是后悔,有什么好想的?事实都摆着,再想也想不出多的端倪来。

    拍了拍脸,整理了一下仪容,给眼睛补了补水滋润一下薄荷换了衣服便便下楼了。

    刚下楼,薄烟就挽着蔡青奕进门了,一边走一边笑着,薄光跟在后面。

    “你们还知道回来啊?”坐在客厅里的奶奶看着走进门的三人便是怒气腾腾的低声斥责。

    蔡青奕则满脸堆着笑,对薄老夫人的生气完全不在乎似的上前笑呵呵的道:“妈,我们昨晚在容家过夜,没想到容家不仅是个书香门第,家底也丰厚,不比我们薄家差!”

    跟进来的薄光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田妈便也解释道:“妈,怎么啦?生什么气嘛,昨晚实在聊的太晚,再加上亲家和子华都留着过夜所以就没回来。爸呢?”

    “你爸散步去了。”奶奶的口气明显的缓和了许多,拉过薄烟细细的问:“烟儿啊,累不累啊?你这爸妈也不懂事,既然出去了这么早赶回来做什么,也不顾着你的身体点儿。”

    薄荷缓慢的已经走下楼梯,蔡青奕转眼便看到了她,脸色一沉眉间一蹙:“这么晚了你还没去上班?”

    奶奶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薄荷:“小荷啊,这都快十点了,你还没去上班?”

    薄荷对于蔡青奕迅速对变脸色的态度蹙了蹙眉,虽然现在多少能理解她为什么总是苛刻自己,可正是因为理解了明白了所以才对这个女人越来越怨越来越恨。她薄荷可不是什么圣母,这个后妈这些年没少苛刻自己,没少偏心眼儿没少给她委屈受,还总是对自己横眉竖眼,既然她不是她的妈,她今后也不必再对她客气。

    对上蔡青奕那质问的眼神薄荷冷冷一笑道:“上不上班,和你有关系吗?管好薄烟的肚子,操心薄烟的婚事去吧,我的事你最好问也不要再问!”

    蔡青奕倒抽一口气,无论如何,自己这辈子就是想也想不明白薄荷会这样堵自己一句!这丫头以前可是对自己言听计从,自己无论怎么给她找难堪委屈她都只会忍下来,今天她不过是问句她就给自己回了这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

    “我打死你——”蔡青奕一股气涌上头便要冲过来给薄荷耳光,薄荷岂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蔡青奕扑过来自己便轻轻向一旁闪去,众人一声惊呼,薄烟更是挣脱了奶奶的手跑过来将扑在地上蔡青奕扶着:“妈!妈你没事吧?姐你太过分了,妈又不会真的打你,你怎么能不扶着点儿啊?”

    薄烟回头埋怨不解的望着薄荷,这指责……还真是理直气壮的,加上那双水盈盈而又充满了无辜的眼神,谁都会理所当然的站在薄烟那边,然后指责的视线都朝她射来吧?

    不过,薄荷既然敢那样和蔡青奕呛声便也料到了薄烟会给自己使绊子,从前她顺从忍气吞声是因为总是期盼着他们能爱着自己,总是想着自己是他们的孩子,是薄家的大女儿,这就是她无奈的生命和命运。可是如今……还一样吗?那就让他们真正的认识到,她薄荷不仅是薄家的大女儿,还是云海市人民检察院的二等高级检察官!要演技?她也是有的!

    “她都喊着要‘打死我’我了,我也只是条件反射性的闪了一下……哎,你没事吧?母亲。”薄荷早就说过,装无辜谁都会,要装的更柔弱一些她也可以,原本她就很瘦,脸也很小,她要装起无辜和柔弱起来不会比薄烟差,这点儿她早就在照镜子的时候表演对比过了。

    果然,原本也是带了些埋怨看着她的薄老夫人听了她的话再看薄荷的黑眼圈眼袋还有眼底那真挚的‘无辜’便只是叹了口气:“好了,一大早像什么样子?薄荷啊,你妈妈问你没错的,你刚刚回答的是冲了些。你妈也不对,不该冲过去要打你。”

    薄荷‘乖乖’的点了点头:“是奶奶,我是昨晚加班太晚了,所以精神有些不济。最近有个大案子,神经一直紧绷着所以刚刚完全是条件反射……哎。”

    一直在边上没说话的薄光突然出了声:“工作太累的话,睡个懒觉晚些去也没关系的,反正你也不是普通检察官,这点儿权利还是有的,但是……顾着些身体,自己也是要举行婚礼的人了,看你那模样。”

    薄荷轻轻的捏了捏拳头,却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听了薄光的话。

    薄光见薄荷还算听教便点了点头,转头再看向地上的母女俩眼里也露出一抹厉色来:“烟儿把你妈扶起来,像什么样子?”

    薄烟立即把蔡青奕扶起来,薄荷也没心情再在家吃饭了,拿着包包便向外走:“我上班去了。”然后人就消失在了门口,上了车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一下:“再接再厉,薄荷。这个家……没有人能再伤害你。”

    话说薄荷前脚离开,后面蔡青奕就坐在沙发上一抽一搭的哭起来:“呜呜……我这算什么,她好像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她没把我当个母亲了……”

    薄光给薄烟使了个眼色:“上去休息。”

    薄烟立即乖乖的转身上楼,扶着楼梯往楼上走时脸上原本有些淡漠的表情突然厉色一片,为什么她总觉得……薄荷变了?好像不在顾忌什么,不在在乎什么似得……为什么最近的薄荷总给她这样的感觉?难道她也……?

    薄烟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她真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不可能还留在薄家,她一定会明着质问明着调查的。可是会吗?薄荷那样的性格,那样能忍下一切的性格……可正是因为能忍,所以如果知道了才更不可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开始对着家人使性子啊?

    薄烟迷惑了,身子一侧站在转角处贴着墙,她倒想听听楼下会说些什么。

    “你好了你,孩子都走了,哭什么?”

    “我哭都不能哭了?这些年我受的委屈少吗?扪心自问,我对她够好的了,没打过她没骂过她……”蔡青奕越想越委屈,眼泪便像珠子一样的往下掉,刚刚对她来说绝对是莫大的委屈和屈辱。

    薄光却是一声冷笑:“可你对她,有时候比打比骂还狠!”

    “薄光!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从前哄着我劝着我,现在每次知道讽刺我,那是你的女儿,我对她还要怎样好?你个没良心的,我养她长大,我现在还要受她委屈,呜呜……”

    “好了!”薄老夫人站起来,冷冷的刮了蔡青奕一眼,蔡青奕眼泪一顿,她怎么给忘了,家里是禁止提这件事的。可是话已经说出来,她又不能咽回去,况且有些委屈她是真的憋不住了。

    “妈,你也看到了,薄荷那丫头对我的态度……我真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不然怎么会不叫我和他爸爸,还总给我甩脸子……”蔡青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认真的说了起来。

    薄老夫人脸色一变,却是无比凝重的道:“不可能!那丫头不可能知道!”

    “可宋轻语万一告诉她……”

    “宋轻语比你疼她,更不可能告诉她,况且……那女人失踪了这些年,谁知道她究竟是死是活,只要找不着那女人……我相信宋轻语也不会贸然告诉薄荷,徒惹伤心!”

    蔡青奕却还是疑惑,薄老夫人又道:“这件事,以后我再听见你说,我绝对给你好看!这家里多少人看着听着?你就不怕你的嘴说出什么祸端来?我可告诉你,现在我们薄家还没倒,你不给我顾忌着,我让你蔡氏明天就从商业界消失!”

    蔡青奕一个寒颤,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她绝对相信如今的薄家在云海市还有这个能力,更何况她娘家蔡氏本就已经到了墙倒众人推的地步只要薄氏加把力她相信绝对别人也会毫不顾忌的给蔡氏使绊子。

    “妈,我错了!”蔡青奕立即道歉,不敢再使性子,至少掉眼泪也不敢。

    薄老夫人冷哼一声,薄荷这丫头最近的态度确实有些古怪,不过她也看在眼里,这蔡青奕对两个孩子的态度的确明显,也许是要出嫁了所以心里才有些不满的叛逆?在薄老夫人卡莱薄荷最近的态度和反应只是叛逆,如果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些反应她不可能瞧不出来!

    薄老夫人一向精明,可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薄荷在薄家练就的隐忍能力早已强到超乎她的想象范围。薄荷不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还在暗暗的查着他们极力想埋掉的那些过往……

    湛一凡一走便是六天,这六天除了那一次被薄荷主动挂电话的时候就再也没给薄荷打过电话。薄荷也不是一个会主动给别人打电话的人,湛一凡不给他打电话,她一头扎进案子里也就没空想他,于是忙的昏天暗地,忙到星期五,一抬头,整个办公室除了王玉林还在忙其余人都已经下班离开了。

    ------题外话------

    ——别急哈,咱一凡马上就回来了,o(n_n)o~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