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6 容貌相似的女孩

086 容貌相似的女孩

    她说的很简单明了,她不喜欢呆在这里,不喜欢这里。

    背上的手动作一僵,薄荷明显的感觉到了奶奶的诧异。

    “小荷……”

    “奶奶,我今天去检察院加班了,很累,不能陪你聊天,希望你能谅解。”薄荷从床上爬起来,对着薄老夫人缓缓一笑,然后下床去更衣间找衣服准备泡澡。

    薄老夫人看着薄荷消失在更衣间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却并没走的打算而是大声的问:“工作这么忙啊?不是和湛家小子一起去玩了吗?”

    玩?就算是真的和湛一凡每天腻在一起那也不是错吧?在他们眼中,自己和湛一凡太近,每日在一起似乎不是好事,可是在她心中湛一凡是自己的丈夫,这每日没在一起已经够委屈的了!

    但这些话薄荷不会说出来,她只是稳稳的吸了两口气道:“奶奶,我是检察官,就算有时候加班一个通宵也是正常的。”言下之意,没那么多时间每日和湛一凡呆在一起。

    奶奶这才点头笑笑:“虽然说你们是未婚夫妻,可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为了你自己还是顾忌一些的好啊。”

    名不正言不顺?薄荷又是一声冷笑,是,薄家没一个人知道她和湛一凡其实早就登记了,她也不打算告诉他们!

    薄荷换了衣服从更衣间出来,薄老夫人盯着薄荷并没打算要走的意思,而是盯着问道:“小荷啊,你和奶奶说实话,你为什么不喜欢呆在家里?还有啊,这些天你都没叫过你爸爸妈妈,你是不是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啊?”

    薄荷一愣,没想到奶奶还真的当面问出了口,没想到奶奶还真要对她教训这事儿。

    薄荷笑了笑道:“没有的事儿,奶奶你别乱想。我怎么会对自己爸爸妈妈有意见呢?不喜欢呆在家里……说实话,奶奶,我不是傻瓜,怎么会看不出来爸爸妈妈疼爱薄烟呢?”她也不介意把这些话说出来,让爷爷奶奶他们去想想也好便继续道,“我前些日子搬出去也是因为这事儿。我长的大了,看得出来一些事情,爸爸妈妈不疼爱我,那我就不自找苦吃了,搬出去住对我对我的工作都好。如果不是爷爷和奶奶回家,我是怎么样都不会再回来的。”

    薄老夫人也明白薄荷说的‘偏心’这事儿,深幽的叹了口气,看着薄荷的眼底闪过一抹可怜,薄荷瞧得清楚却也只是敛下心头。

    “孩子,别想那么多,你爸爸妈妈怎么会不疼你呢?你看你爸爸都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了,你看你爸爸还是让你的婚礼举行在薄烟之前,你看你爸爸每日为了你的婚事也在操心,还有你妈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也从来没打过你骂过你是不是?”

    薄荷只是笑并没插话,奶奶见薄荷不说话以为她也是在思考自己说的话,然后又说了一些好话才缓然离开,走的时候步履蹒跚,薄荷觉得有些凄凉可怜,为什么奶奶会有父亲这样的儿子呢?为什么又要有自己这样来历不明的孙女,有蔡青奕那样的儿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薄家。

    躺在浴缸里薄荷还在想,爷爷和奶奶知晓自己多少的身世秘密?他们为什么会和薄光、蔡青奕一起瞒着自己?她的亲生母亲究竟是活着……还是已然去世?薄荷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知道自己是想的太多了所以才疼。

    从浴室出来薄荷拿起手机看了看,并没有湛一凡的来电或者短信。这个人,似乎只要工作一认真还真会忘了一切似的。

    薄荷弄干头发才下楼去吃晚饭,除了爷爷奶奶竟然别的人都不在。

    薄荷有些好奇的便问了下,原来薄光、蔡青奕带着薄荷一家三口和容家一家三口吃饭去了。亲家会面?薄荷想起之前他们家和湛家在高尔夫球场的会面,顿时觉得似乎已经过了许久了,其实两个月都没有。

    原来,她和湛一凡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为什么总让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了呢?

    似是故人。

    因为少了那三个人晚饭吃的还算愉快,奶奶也没再问别的事,薄荷吃了饭便借着工作的事上了楼,奶奶和爷爷都是低声的叹气,终于意识到如今的薄荷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的薄荷了。

    *

    一直到星期三,薄荷都在忙着神偷盗珠宝的案子,而王玉林他们调查的速度也奇快,星期二就把她想要的一切动态给了她。

    这次上面之所有那么肯定盗珠宝的神偷们会出现在云海市除了神偷们自己有意无意的泄露行踪之外,还有便是云海市即将举行一场空前的珠宝秀。

    除了世界各大珠宝设计师们携带自己的设计成品而来,还有中国各大珠宝行都会参加这次珠宝秀,可谓是云海市近些年比较盛大的珠宝集会。但是珠宝商和珠宝设计师们也担心这些神偷们的光顾,所以消息放的很低,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打广告,更别提宣传。但是业内已经喧闹翻了天,而且这次珠宝秀的举办之地虽然在云海市却一直没有确切的日期和地点。

    偏偏,越是神秘低调越能吸引那些变态而又无聊的神偷们,他们更是黑了一家珠宝品牌的网站,广而告之他们会光顾这次珠宝秀,不管他们在哪里举行什么时候举行,他们一定会‘参加’!

    “真是嚣张。”薄荷将资料放到一边,胡珊立即捧上红茶,薄荷接过来喝了一口又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这三天折腾的腰酸背痛,还真是许久都没碰上如此棘手的案件了。

    “老大,你休息休息吧,一直这么忙下去,我看案子也不会有啥结果的。”张煜寒端着茶杯一边飘过一边担心的看向薄荷。

    “没事。”薄荷揉了揉发酸的肩颈,“今天你们也早些回家吧,只要注意一下他们的动向便行。梁家乐,等会儿收拾一下,我和你去道途。”她可没忘记这件事,一直惦记在心里,今晚会有一个大的突破和收获吗?关于自己的身世秘密。

    梁家乐欢乐的一笑:“是,老大!”终于能早点儿收工了,更让他高兴的是,老大能和他一起去道途看看那个和她相貌想象的女孩。

    “老大,我们也去吧!”王玉林一听来了兴趣。她早就听梁家乐这小子说过了有个和老大长相非常相似的女孩竟然在道途跳钢管舞,她也好奇的紧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孩。

    薄荷冷眼扫过:“你们是想打草惊蛇还是想看我相貌的热闹?”

    “不敢,不敢!”众人齐挥手,薄荷这才收回自己的冰冷视线。

    其实,他们还真想看看老大相貌的热闹。

    *

    薄荷将车停在停车场,因为她的车牌是很普通的号码,当初也没有借着工作的特殊身份而要检察院的高调车牌,反正她一向低调惯了。

    很普通的车,可以说是很便宜的车。随便一停,别人连打主意的心思也没有。

    薄荷取下围巾扔在车里,散开头发,身上是早就换过的枣红色皮衣外套和同色系列的连衣皮裙还有高跟的黑色长靴,梁家乐开车的空挡又化了一个比较适合夜场有些浓的晚装。整个一时尚夜场女郎便活脱脱的站在道途门口。

    梁家乐怔怔的看着薄荷,他的老大可真是漂亮,不行,他一定要贴着老大走,避免那些色狼趁机想打他老大的主意!

    于是梁家乐往薄荷背后一站,高出大半个头的梁家乐顿时就像个表情严肃警惕周围一切雄性动物的保镖,而薄荷是他忠心要伺候的小姐。

    薄荷毫不知觉梁家乐已经成为她的保镖,正替她挡去一部分麻烦的骚扰。

    道途酒吧,这个酒吧这几个月正处于被调查阶段,只不过至今检察院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能让他们停业调查,这里面的缘由薄荷多少也猜得出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人的缘故,但是这颗不影响她办案,只要给她机会,只要是犯了法,管它背后是谁照样必须死翘。

    震耳欲聋的强效舞曲,兴奋激昂的dj呐喊,密集的人群集在舞池里hing的天昏地暗,强烈的射灯扫过每个人的脸,兴奋的、迷醉的、沉迷的、快乐的、忧郁的……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姿态。

    薄荷一路冷冷的瞧着这些个形形色色的人群,丝毫不自觉自己一走进道途也成了众人的焦点。每晚道途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美女,大家都是来欢乐一场,但是日子久了难免失去了新鲜感,所以薄荷这样一个新鲜尤物一出现便轻易的吸引了各个男人们的视线,无论是高级白领还是有家有室的金主又或者每日混场度日的富二代,各个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如果不是那美女背后一直牢牢跟着的看起来也人模狗样的男人拿警惕的眼神看着周围,估计薄荷还没落座就已经被搭讪骚扰数次了。

    走到里面很快便有服务员前来询问,薄荷不喝酒,所以只点了一杯水其余的让梁家乐自己看着办。梁家乐又给薄荷点了一些水果瓜子,自己则点了一扎啤酒。

    服务员收了钱离开去准备他们的东西,梁家乐立即在薄荷侧边的椅子坐下来依然警惕的望着四周,音乐震耳欲聋所以梁家乐的声音也特别大:“老大,你有没有注意,周围有很多狼光在瞄你啊?”

    薄荷看向梁家乐,又看了看四周,说实话,在她看来周围黑漆漆一片,哪里看得出来有人在偷瞄自己?

    薄荷送了梁家乐一个你很‘无聊’的视线,便向那钢管舞台望去,怎么,那女孩还没来?

    梁家乐被薄荷的眼神刺激的不是一点两点,亏他如此警惕老大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不过老大今天平时素颜,和那跳钢管舞的姑娘怎么看怎么像,但是老大画个妆给人的感觉竟然和跳钢管舞的姑娘不一样了?那跳钢管舞的姑娘平时化的妆容比老大今天的还要弄许多,怎么这一同化了妆却反而不太像了呢?难怪那些个道途的常客一见到老大就像狼群见了兔子似的,因为就连他都觉得不像,就连他都要被今晚的老大给迷住了。

    薄荷觉得有些热便脱了外套,连衣皮裙上面是针织,下面才是全皮,不过修身型很好,把薄荷纤细而又匀称的身材在昏暗的角落衬得非常完美,让人远远瞥着都想靠近去瞧一瞧究竟是怎样一个佳人。薄荷丝毫不知觉自己今晚有多迷人,只是撑着下巴自己无聊的等着那跳钢管舞的女孩登场,要不是梁家乐一直在一旁提醒‘快了,应该快了’她一定早就掀凳子走人,这酒吧真是无聊,也不知道哪些一直迷醉的人究竟是喜欢这里的什么。

    十点一到,每周星期三的钢管舞节目表演时间便到了。

    薄荷立即坐直了身子,只见一个戴着半张面具的娇俏女郎穿着黑色的猫一样的制服光着脚登上台,原本震耳欲聋的音乐也禁止了变成了一个轻缓而又舒畅流动的乐曲,那猫女一步一步的就像一只猫一样的爬上舞台,可以看得出的确是有过很强的舞蹈功底,一个脚一个爪子都表现的惟妙惟肖。

    终于步至舞台中间的钢管,那猫女一只手抓住光管身子一旋竟然就窜到了钢管的中间段位,原本纾缓的音乐也瞬间变成了强烈的舞曲,薄荷看呆了,这钢管舞……还真是技术活。一腿勾着钢管,双臂和另外一只腿竟然能做出许多花样,倒挂,旋转,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看得人炫目而又心惊胆战。

    “是她吗?”薄荷突然低声询问一旁的梁家乐,梁家乐早就看呆了,听到薄荷的询问才立即‘哦’了一声:“好像……是……她以前没戴面具。”

    薄荷叹气,难道今天换人了?可是看那少女的姿态那么轻盈,还有露出来的半张脸,嘴和下巴都是纤巧又小的,似乎和自己的嘴还真的有些相像。

    “等会儿你去后台看看,必要的时候亮出你的工作证。”

    “咦?老大,那不就是打草惊蛇了吗?”

    “以后我换个人来调查道途,你不用来便是了。”

    “哦……”反正道途的人都在提防着检察院,这些日子也整顿了下道途里面的风气,至少明着玩那些东西的人是暂时没有了。

    很快十分钟的钢管舞余兴节目表演完毕,梁家乐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周围,那些个狼不会趁着自己走了就跑来骚扰老大吧?可是看老大就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磕她自己的瓜子儿,和她自己的开水……梁家乐郁闷的摸摸头,算了,老大应该能应付,他还是快些去后台找找那个女人!

    梁家乐隐秘在人群里,薄荷摸出手机来,说实话她想问问湛一凡。这都走了第四天了,这四天中间湛一凡只给她打过一通电话,不过是问问她过得如何,薄荷当时忙着调查神偷的案子很快就挂了,后面下班的时候才后悔自己怎么就忘了多问他一些他如何忙不忙?还真是一个不称职的妻子。

    薄荷又将电话放回去,等这件事情办完了回去就给他打电话去。

    薄荷刚刚将手缩回来,面前突然就站了一道黑影,薄荷微微蹙眉抬头望去,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的高挑公子哥站在迷离的灯光里,一手托着酒杯的站在薄荷的跟前。

    薄荷虽然极少来酒吧这种地方,但是眼下这个状况她也不是不明白,感情是来搭讪的?

    薄荷并没搭理那公子哥的暧昧眼神,而是低头继续喝自己的白水,吃自己的开心果。

    那公子哥似乎并不知道薄荷不愿搭理他,只不过以为是好看的美女小小的傲娇一下而已,这种情况他见多了,越是他这么出色的男人这些个女人越喜欢欲擒故纵一下。

    “这位美女,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和你认识一下?赏我一个面子,咱们喝一杯吧?”男人的问候还算有礼貌,可是薄荷听不得‘美女’那两个字,这两年大街小巷都是美女,不管是美是丑只要是个女人都是美女,她实在不喜欢这大众的称呼,而她也觉得这称呼实在是‘俗’。

    薄荷继续和自己的水,就仿佛没听见一样。

    那男人有些吃瘪的感觉了,这女人是真欲擒故众还是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这可不行,他可是战胜了他们那一片的人,打了赌要来博得美人一笑,博得美人一杯酒,甚至博得美人今晚和他欢乐一场的!

    “美女……给个面子?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在湛氏上班哦,知道湛氏吗?全球最大的娱乐国际,多少个娱乐场,度假村可都是湛氏所建。”

    “哦?”薄荷抬头,终于冷冷的回应了一下那男人一下。

    那男人似乎没料到薄荷竟然对这感兴趣,立即自觉的在旁边梁家乐刚刚坐下的位置落座便跌跌不休的开始介绍起来:“知道咱们南区郊外最近在建什么吗?除了绿博园就是那最大的奇想欢乐城了!占地6000亩……那将会是咱们云海市最大的欢乐城,百分之六十的3d设施馆,还有各种主题区……而我,就在湛氏上班哦,如果美女有兴趣,到时候开馆第一天,当然可以免费给你送几张门票啦……”

    其实薄荷还真不知道湛一凡究竟是做什么的,当初去海岩岛也是因为度假村和游乐场的事?原来除了游乐园,他还建度假村啊。薄荷摸了摸下巴,湛氏国际……湛一凡,你这个奸商,还真不是普通人。从前薄荷没感觉到湛一凡究竟有多出色,今天被这旁人一说,只单单说云海市见个游乐场她就已经很震撼了,要知道云海市寸土寸金六千亩地不是普通数目能拿下的,即便是郊区。

    “美女,喝一杯吧,就一杯?”那男人见薄荷似乎已经和他聊上了便得寸进尺的举着酒杯试问薄荷。

    薄荷看了那男人一眼,正要说话旁边突然又是一黑,薄荷抬头望去,同样是戴着眼镜,同样是穿着西装,同样是斯斯文文的模样,可这李泊亚就是给人一种书香卷气的儒雅而又精英的感觉,那举着酒杯的男子就流里流气十足的伪劣产品。

    “李、李经理?”那男人惊讶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公司高层,一时顿了口,手足无措。虽然下班来泡吧被公司上层撞见还真没什么,可是这经理可不是普通人啊,那可是总裁身边最亲信最亲近的人,自然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而且平日里也不是他这等宵小能面对面说上话的,所以一时紧张无措那根本就是最正常的反应。

    李泊亚微微蹙眉的看向那端着酒杯的眼镜男眼里闪过一抹阴冷:“你是……”

    “我是新进公司的张晋!我在人事部……”

    “湛氏国际?”李泊亚反问,没有平日里的温和,只有冰冷坚硬的语调,让薄荷都是一愣,这李泊亚看来还真是个领导的料子,严肃起来也是有木有样的。

    “是,是。李经理不知道怎么在……在这里……我,我马上走……”李泊亚是如今在中国地区湛氏国际的总经理,全公司除了湛一凡他就是最大了,手里绝对握着生杀大权。所以那张晋只以为李泊亚也看上了眼前这个美女,他哪里敢抢,所以收拾一下就准备闪人。

    “等一下。”李泊亚轻缓的在另一边入座,一边唤住那准备走人的张晋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薄荷,恭恭敬敬的道:“夫人,这是boss让我带给你的,是今早上他亲自准备的,让我提前先回来陪着您今晚来一趟道途,没想到夫人先来了而且手机也一直没信号……”

    薄荷立即翻出电话来看,竟然真的没信号?这道途还真有心思,竟然屏蔽信号。不过薄荷没想到他竟然拍了李泊亚回来陪着自己,看来他工作繁忙的时候也没忘了自己的事情,薄荷心里还是微微有些感动的。

    “给我带的什么?”薄荷好奇拆开布袋便要打开盒子,李泊亚由她去,自己再冰冷如霜的看向那张晋,这小子胆大包天了?竟然胆敢泡boss夫人?只怕boss要在这里,这小子还不得少掉一层皮?

    而那张晋终于也看出一些猫腻来,至少不敢再以为李泊亚是来泡薄荷的,不敢再以为这两人只是陌生人。因为有些吵,所以张晋也没听清李泊亚刚刚和薄荷说了些什么,但是那眼神的转换,又暖到冷,他是绝对不敢忽略的啊!

    李泊亚缓然站起来转身走到一边去,那张晋也乖乖的跟过去,竖拉着脑袋心里是各种后悔,他怎么就没先睁大眼睛瞧瞧这女人是自己能泡的吗?

    “明天,自己去人事部辞职吧,别的不多说,最好快些走,免得给自己再找些麻烦。”李泊亚冷冷的丢下一句便要转身回去,那张晋愣了一下怎么愿意?立即扑上前来抓住李泊亚开始哀求:“求求总经理不要这样做啊,我以后绝对再也不泡吧了,不对,我去像那位小姐道歉,我以后绝对不敢再轻易冒犯她……”

    李泊亚取下眼镜,露出平日里挡在眼镜后面的那双阴厉双眸,轻轻扫过那张晋抓着自己手臂的手,那张晋竟然如触了电一般立即弹开。怎么回事?只不过一个眼神……他竟然怕的……怕的如此厉害?

    “知道你冒犯的是谁吗?”李泊亚冷冷勾唇,别的人他还真不会如此绝,只是敢靠近薄荷,李泊亚是不敢确定boss知道了会做出什么事,毕竟boss都能为了她让自己赶回来陪着进酒吧而丢下案子让他不管,还有什么事是boss做不出来的?

    早些辞了,也是为了这个人的安全着想。

    “谁、谁?”那张晋心里忐忑,难不成那小姐还有什么了不起的身份?

    李泊亚轻轻的将眼镜戴回鼻梁,只是眼神依然冷漠的瞥着那张晋极淡却能让人在这嘈杂中听清:“boss的女人你也敢泡,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李泊亚折身而回,独留那眼镜小资男在风中凌乱,他这是到了几辈子的霉啊?美女没泡到,泡错了人还泡丢了工作,呜呜!

    薄荷打开那三层的饭盒,里面不过是一些零碎的小吃,但是每一样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看来的确是湛一凡准备的,把买来的装进盒子里也叫准备吧?不然这蟹黄寿司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还有这些糖果啊,饼干啊……要让人回来看着自己也找个好理由啊,竟拿些这样的玩意儿当借口?

    虽然如此愤愤的想着,薄荷可是一点儿也舍不得先吃一个,还是等会儿回家了再慢慢品尝吧!

    “夫人,我已经把那人打发走了。”

    薄荷挥了挥手:“刚你不来,我也准备打发呢。”薄荷和李泊亚也算是很熟了,所以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忌,合上盖子便问:“他是让你回来监视我的?”

    李泊亚哑口失笑,这让他怎么回答啊?算是监视,也算是保护,不然刚刚那一幕‘夫人被搭讪’被boss亲眼看见还指不定怎样呢。

    还好,梁家乐刚好回来算是让李泊亚免去了回答的机会。

    梁家乐一看到李泊亚,只以为他是来搭讪的,几步跑过来一把将薄荷拉起来拽到自己背后然后便充满了敌意的瞪着李泊亚:“你是谁?该哪儿来就回哪儿去,这人不是你能来搭讪的!”

    李泊亚蹙了蹙眉,没说话,只是盯着梁家乐。

    薄荷轻轻咳了一声:“梁家乐……”

    “老大你别怕,我不会让别的男人来打扰你的!”梁家乐一副强悍姿态的站在薄荷跟前,薄荷到底还是有些感动的,自己的下属能如此忠心耿耿,她这领导也不是白当的啊!

    不过,看李泊亚那若有所思的模样薄荷挥开感动立即站出来道:“梁家乐同志,他是……自己人,你别这么激动。”

    “咦?”梁家乐愣了愣,自己人?看看那男子,的确一副不是普通人的模样,容貌气度都不容小觑,可也不是那天来检察院接老大的‘未婚夫’啊。

    “他叫李泊亚,李泊亚,这是梁家乐,我的下属。”薄荷简单的介绍了下,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望了望梁家乐的背影有些失望也不容这两个男人先认识熟悉一下便道:“喂,我要见的人呢?你没给我带来啊?”

    梁家乐一拍后脑勺才低呼:“哎呀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我去后面找到她了,不过也暴漏了身份……不过那女人一见是我便要走,还好我身手敏捷把她堵住,也向她说明了今天来的缘由,她答应了,现在在门口等着,说要谈就在外面详谈。”

    薄荷立即站起来拿起外套和包还有湛一凡让李泊亚捎回来的饭盒:“那还不快走,愣着干什么!”说完自己便先行往外走去,李泊亚和梁家乐立即跟上,这一次两大帅哥护航路人便又闪的开了一些。

    一出道途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穿上外套左右四望:“在哪儿?”

    梁家乐四下望了一望,正疑惑怎么没有人影以为自己被耍了时背后突然走出一人来拍了拍梁家乐的肩:“欸,磨磨唧唧的知不知道我等了很久?”

    薄荷回头望去,一个年轻的女孩正站在梁家乐的背后,此刻的她已经卸了妆,借着门口的光能看到她年轻而又美好的脸庞,和自己还真有七八分的想象,可是细瞧五官也不是一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神似?

    那女孩的目光似乎也转到了薄荷的脸上,薄荷知道今晚的自己化了妆,可是来道途她实在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如此,现在看到这女孩内心微微有些异动,她和自己有关系吗?还是,仅仅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梁家乐驱车,薄荷在后面卸妆,不一会儿就露出一张素净的脸蛋来,两个人都是素颜,给人的感觉反而不是那么相像了。

    梁家乐找了一家小酒馆,他和薄荷其实还没吃饭,正要来吃夜宵填一下肚子。

    要了一间包厢,点了些菜和酒,四人入座。

    那女孩自从见到薄荷便不说话了,一直默默的跟着,直到坐下才瞅了瞅梁家乐细声的问道:“所以,你第一次到道途那么看着我,是因为……我和她长的像么?”

    梁家乐立即忙不迭失的点头:“我没骗你吧,你和我老大真的很像!”可那个时候这女人就是怎么都不行,还以为自己是在泡她编的借口竟然把他给绑了,至此给他人生中留下最大的一个耻辱。

    那女孩又来来回回的看了薄荷几眼,眼里清晰的流过一抹落寞之色:“我还以为……你是真的认出了我……”

    薄荷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这句话,难道这女孩和梁家乐之前就是认识的?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薄荷现在也没心思问这女孩和梁家乐的事,只是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温柔一些。

    那女孩似乎也很好奇自己怎么和薄荷竟然如此相像,其实细看五官,最像的是眼睛和嘴,脸都不大,但是自己鼻子没她挺,额头没她好看,五官没她精细突出,也许自己化了妆还要更像她一些?

    “我姓白……”那女孩对薄荷竟然没什么抵抗力,低头便细声温柔的回答。

    薄荷全身一怔,白?

    薄荷按捺住自己几些激动的情绪,神色复杂的看了李泊亚和梁家乐一眼:“能帮我办件事吗?”

    李泊亚微微的笑:“夫人吩咐便是。”

    “我突然想吃西京路的小笼包,你们两个能去帮我买一笼吗?”

    “老大我也去吗?”梁家乐很白的问了一句。

    李泊亚已经站起来低声答:“我这便去。我不太熟悉路,不知道梁先生可否引个路?”

    梁家乐看向李泊亚,这家伙叫老大夫人?难道是老大未婚夫的下属?虽然梁家乐脑子比较直,但是这个时候多少也看出些什么端倪来,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的便跟上李泊亚,包厢很快便留给了这两个长相相似,应该有些什么关系和原因的女人。

    梁家乐和李泊亚一走薄荷便握住那女孩的手问:“你认识……白合吗?”天下哪有那样巧的事,长相相似,姓氏一样,也许真的有关系?薄荷只能支开那两人才敢问。

    那年轻女孩一听这名字全身一震,似乎很是惊讶。

    “你……认识我姑奶奶吗?”

    “姑奶奶?”薄荷先是怔了一下,很快心便急速的跳起来,“你、你姑奶奶叫做白合吗?没错吗?白色的白,合欢的合?”

    “对呀,白合是我姑奶奶,可是……我从没见过她。”

    薄荷用力的咬了咬唇,咬的血丝都渗了出来。这次不再犹豫的掏出手机给湛夫人快速的打了过去,已经准备入睡的湛夫人听得薄荷的消息立即便说要过来。

    薄荷知道自己激动了些,可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她怎么能不激动?这个女孩是真的和自己有关系的,这个女孩竟然是白合,也就是自己亲生妈妈侄孙女?再看这相貌,也就是真的**不离十了!不过怎么会是侄孙女呢?

    不过湛夫人宋轻语一来便解开了这个疑惑。

    上上下下仔细的把那姑娘瞧了一遍,湛夫人笑呵呵的问那女孩:“你爸爸是不是叫白杰?你和你爷爷很像吧?”

    白玉醇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不知道她们怎么知道这些,不过还是如实俱告:“嗯,我长的和我爷爷最像。”

    “她爷爷?”薄荷看向自己的婆婆,怎么会像到爷爷去了?哦,她记起来了,婆婆说过妈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所以上面有哥哥也不奇怪。

    “我年轻的时候见过你爷爷,有一次你爷爷给你姑奶奶送生活费去学校,那个时候我瞧着就觉得,虽然你爷爷和你姑奶奶隔了十九岁,但是相貌却出奇的相似,我还常说你爷爷要是个女生一定会比你姑奶奶还漂亮。我们读高中那个时候你爷爷已经结婚生了你爸爸,而且我也见过你爸爸,他那时候正读读小学呢,现在有你这么大的孩子不奇怪。”

    薄荷明白了,只是差了十九岁的兄妹?现实中这样的列子也不是没有。再看眼前这和自己也差不了几岁的女孩,侄女?

    那女孩也终于听出些端倪来,好奇的问:“你们究竟和我们家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位夫人你会认识我爷爷爸爸还有……姑奶奶呢?”说着便又瞧了瞧薄荷,心里隐约有些猜想。

    宋轻语笑了笑却道:“你先回答我,你姑奶奶现在在哪儿,你知道吗?”

    那女孩摇了摇头:“姑奶奶失踪二十八年了,从没回过家……当初曾祖父病重的时候,在家里爷爷从不允许提起她,连名字也不许,说是怕曾祖父伤心。可是曾祖父去世的时候嘴里一直念着姑奶奶的名字。听夫人的话,是认识我姑奶奶吗?你也在找她吗?”

    宋轻语叹了口气:“你姑奶奶在m市读的高中,我当初没去过你们家,只知道是一个小城镇,这些年还真不好寻。我的确在找你姑奶奶,看来……这些年她也没回过自己的家,失踪的还真彻底。孩子,我是你姑奶奶最好的朋友,这些年一直在找她……没想到找着你了,也算是个好消息。”

    薄荷心里有些难受,曾祖父病重……去世的时候也念叨着妈妈的名字。想着这个,薄荷竟觉得心酸。

    那女孩听见宋轻语的话也叹了口气道:“姑奶奶当年是家里最大的骄傲,她可是我们镇里最出息的大学生,而且因为是曾祖父老来女,所以家里所有人都疼她,吃的穿的最好的都给了她。爸爸曾经给我说过,姑奶奶长的漂亮,性格又好,一定会嫁个好人家。所以姑奶奶的感情曾祖父一直没插过手,谁知道姑奶奶某一天突然挺个大肚子回来,而且怎么也不肯说孩子的父亲是谁……曾祖母和曾祖父一气之下不肯让她进屋,谁知道性格倔强的姑奶奶就那么走了,也没给曾祖父他们让她进屋的机会……从此以后姑奶奶就再也没回来。以前家里穷,竟然连姑奶奶的一张照片也没有……后来家里不许提起姑奶奶,可是我却是非常好奇姑奶奶的,因为我知道其实爷爷一直在思念她,担心她……”

    薄荷紧紧的捏着拳头,当年挺着肚子怀着她的妈妈离开家又究竟去了哪儿?那个时候的她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年,又究竟失踪到了什么地方?又或者……根本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