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5 为了婚假

085 为了婚假

    不过薄荷也没有忽略一旁一直脸色难看的蔡青奕,一下子给了薄荷这么多股份她怎么还坐得住呢?薄荷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问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爷爷奶奶,我的婚期定下来了,那烟儿呢?”

    “烟儿的婚礼在你之后的半个月,一月十五。虽然有些急,但是烟儿等不得,也就顾不得这些了。”奶奶温柔的道。

    薄荷点了点头,蔡青奕冷哼一声为薄烟打到不平:“谁让你死也不愿意烟儿和你一起举行婚礼呢?一个做姐姐的都不知道体贴妹妹,亏烟儿还这么疼你!”

    薄荷冷笑:“这话不对。两姐妹一起举行婚礼会招来闲话的,再说了,我也是体贴烟儿才这么做的,不然别人都要以为烟儿是怎么了非得赶着急着和姐姐一起结婚,是吧烟儿?”

    薄荷看向薄烟,体贴?是啊,体贴的从前处处给她使小陷阱,体贴的装无辜,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得不说,薄荷现在才发现蔡青奕和薄烟还挺像的,不论相貌,这性格各方面也有些相似,比如……都很会‘装’!

    薄烟脸色白了白,低着头也不说话,在别人眼中看来就是特别的惹人怜惜。

    “薄荷,怎么对你妹妹呢?”薄光插话。

    薄荷起身,她对于这一家三口相亲相爱的画面已经毫无感觉了。对于薄光总是偏疼薄烟这事儿也无所谓了,反正她已经不在乎他这个父亲!

    “既然事情已经讨论完了……爷爷奶奶我就先上去休息了。”薄荷勾了勾唇角和薄老爷子、薄老夫人转身向楼上迈去,一边走一边听得楼下蔡青奕的抱怨:“爸妈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丫头现在嚣张的不得了,几天都没叫我和老公一句……”

    “你自己这个做妈的态度就不对……我会好好说她的……”

    “妈,烟儿委屈着呢……你们却只给百分之五……不看在她婚礼这事儿,也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

    原来,薄烟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薄荷心里冷笑,再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她也不想再听。

    其实薄烟什么也不用出就有百分之五也算不错了,哪像自己根本就是被卖出去的。薄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能换的湛一凡这样的大金龟对薄氏来说才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

    薄荷回到房间关门上锁,她要好好睡觉,可不想又有人来打扰自己。

    脱掉身上的外套,刚刚放下包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薄荷在包里找到手机一看,是湛一凡的来电。

    薄荷转身在床边坐下接起:“喂?”

    湛一凡低低的声音在电话那端轻缓传来:“知道婚期了吗?”

    “圣诞节……”薄荷汗颜,这是个什么日子啊,以后要过结婚纪念日都得和全世界的人一起过。在薄荷看来,并不特殊。

    “圣诞节在欧洲是很传统的节日,就像中国过春节一样得到大家的重视。能在这一天举行也好,只不过湛家人应该不能全部出席。”

    薄荷听了立即回道:“没关系,反正我们还去英国举行一次嘛……”薄荷说完就后悔了,是不是表现的太急切了?

    湛一凡这次没取笑薄荷,反而无比认真的‘嗯’了一声。

    薄荷想扯开话题便说到股份的事,湛一凡一听在那边低笑起来:“真是不用我费心了。”

    “咦?什么意思?”薄荷听着湛一凡的这笑觉得有些古怪,为什么她有些不安呢?

    “原本我还在想找个机会买点儿薄氏的股份,现在看来倒也不必了。他们放长线,那我这条大鱼自愿上钩去。”

    薄荷眯起眸子,她怎么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

    有些忐忑有些疑惑,薄荷禁不住好奇的问:“湛一凡你究竟要做什么?”

    “把……薄氏变成湛氏,谁让他们欺负你这么些年的。只是……你不要心疼。”

    薄荷一惊,他要……收购薄氏!?而且就这么明白的告诉她?

    “我告诉你,是不希望你到时候才知道会回头以为我现在是别有企图。我愿意收购薄氏,是薄氏的荣幸……”

    薄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你当我傻啊,薄氏那么好收购?”再怎么说,由爷爷创业也是两代江山了,虽然薄氏现在有些岌岌可危,但是极力挽救的话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她也相信薄光的商业能力,所以湛一凡说出这话薄荷是一点儿都不信的。

    “对别人来说也许不容易,可是对于我来说……你该相信我。”

    薄荷顿口,湛一凡的口气那样的自信,自信的让薄荷……还真不敢怀疑。

    “湛一凡,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薄荷对于商业这方面的事情不易插手,而且她对于湛一凡这话还真没什么舍不得,别说她是白眼儿狼,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她对薄家的一切都看淡了,是好是坏和她还真没什么关系,所以她是打从心底觉得薄氏即使没有了也无所谓。

    但是湛一凡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爷爷和奶奶到时候能承受吗?薄荷只有这两个顾虑疑惑。

    “我说过了,谁让他们以前欺负你来着。”湛一凡低笑,薄荷却觉得不正经,也不相信只是这个原因,会是这个原因吗?

    “我还不至于自信到这个地步……”一个男人会为自己而灭了薄氏?还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告诉自己原因,她才不会相信他的玩笑话。

    “呵……”湛一凡也不多加解释,不管她信不信,的确是这个原因,薄家人让他很不爽,而惹怒他的后果……呵,薄家人就必须得承受。

    “快去睡吧。”

    “嗯……你明天路上注意安全。”薄荷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她也相信薄氏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击垮的,只当湛一凡今晚说的是大话罢了。

    挂了电话薄荷洗了澡趴床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临睡之前脑海里唯一挣扎的念头就是,其实这次搬回来没有想象中那么累,放下了心中的那些执念反而轻松了,不在乎也就不痛苦,不痛苦也就没有人能伤害自己……她等着出嫁呢,这一次要真正的,名正言顺的永远走出这个家。

    *

    翌日一大早薄荷便又出去了,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起床薄荷便已经走了,田妈正在收拾薄荷吃过的早餐,看的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对视一眼,这孩子每天急急忙忙的,总有一种她并没把这地方当家而只是一家旅馆的感觉。

    薄荷现在还真把薄家当旅馆。因为她不知道除了吃个饭睡个觉她还有什么理由留在那里,还不如去出租小屋窝一天来得舒服。

    驱车去了西区,薄荷直奔洛以为家。

    开门的是洛奶奶,见到薄荷便乐呵呵的笑:“哎哟,是薄荷啊,这么早就来了还没吃早饭吧?快进来,我们刚好也还没用饭呢,大家一起!”说着洛奶奶就把薄荷给拉进了院子。

    “奶奶我吃过了,我是来找以为的。”薄荷立即摆着手,她真的吃过了,而且吃得饱饱的才出了门,虽然有些早,但是她不想在家里呆着和别的人碰面。

    “这么早就吃过了?哎呀,真是个精神的孩子,哪像以为还在睡懒觉呢!”

    “那我去叫她起来。”薄荷又和院子里在晨练太极的洛爷爷打了招呼,然后驾车路熟的摸着门进了右边的房子上了二楼进了洛以为的房间。

    洛以为蒙着头睡得正香,薄荷轻手轻脚的猫着步子走到床边,伸出自己冰凉的手慢慢的从被角伸进去一把握住洛以为温热的脖子。

    犹在梦中的洛以为打了一个牙颤,梦中的她原本在舞会里和帅气的男人正跳着舞却突然一个转换站在了北极的冰天雪地里,特别是脖子好冷呀。

    薄荷在床边蹲下揉了揉自己的嗓子轻轻的唤道:“以为……以为……快醒醒……醒醒……”

    “妈……好冷呀……我想回家……”打着牙颤的洛以为梦中呢喃着应话。

    薄荷憋着笑:“快回来吧……回来吧……”薄荷转了转眼睛,怎么有一股叫魂的味道?

    洛以为‘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眨了眨,盯着眼前的薄荷。

    薄荷偷偷的缩回自己冰凉的手对着床上的睡美人绽开笑容:“嗨,早安……”

    洛以为摸了摸自己冰凉的脖子,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确定不是做梦才缓缓的反应了一些什么过来,薄荷却已经站了起来窜到一边去坐下笑的浑身颤抖,洛以为有气无力的抱着自己的头打滚痛呼:“我的周末啊,我的舞池啊,我的帅哥啊……竟然被你给整醒了,薄荷你个坏人!”

    对于洛以为的指控薄荷毫不解释,罢了罢手反而一副傲娇模样:“我本来就不是好人。”

    “你,你,你还真有理了!”洛以为目瞪口呆,对于薄荷这突然出现在她房里又把她惊醒的事情,而她还觉得理所当然毫不知错洛以为还真只能委屈自己受着,谁薄荷一大早就出现呢?这也算是一件喜乐事。

    薄荷将衣服扔给洛以为,洛以为坐起来套上卫衣才看向薄荷今天的打扮,黑色的呢子斗篷大衣,银灰色的紧身打底裤,配了一双黑色呢子高跟鞋,薄荷还真是越来越时尚了啊,哪里还有以前那拘谨低调装扮的半分模样?眼镜又取了下来,头发也披散在肩头,走在街上绝对是个时尚女,回头率不会比她洛以为低。

    洛以为下床穿上拖鞋,对于薄荷今天一大早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跑来的行为还是颇为好奇:“说罢,有什么喜乐事,这么一大早跑来也不打个招呼。”懒懒的又打了个呵欠,要知道洛以为昨晚看h动漫看的太晚,到现在才睡了五个小时,真是全身心的疲惫啊。

    “我二十五号的婚礼,要你做伴娘。”

    “虾米?二十五号?圣诞节?”洛以为险些跌在地上,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下盘扭头惊诧的看着薄荷,这可真是个好日子啊……与天同庆呢。

    薄荷摸了摸鼻梁:“我知道是个好日子,所以就亲自来通知你一声。”

    “就为了这?打个电话就好了嘛,害我一大早都没睡好觉……呜……”洛以为到头又想睡过去,薄荷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她每天就不能规律点儿生活吗?站起来走到床边一把将洛以为给撅起来:“当然不止是告诉你这个消息,今天我婆婆要带我去看婚纱,所以我想带你一起去,顺便把你的礼服也看了。”

    早上薄荷还没醒湛夫人就激动的来了电话,说是湛一凡终于走了,所以薄荷今天必须归她所有,而且他们要去看看结婚时穿的婚纱礼服。

    薄荷自然是哭笑不得,不过想一想自己还真没和婆婆单独相处过,所以挂了电话便起来了,吃饭的时候自然想到了洛以为,拉个洛以为一路也许会更自在些,而且也顺便帮洛以为挑挑礼服,洛以为也能帮自己参考参考婚纱。

    洛以为被逼着快速的洗漱,快速的吃了早餐,然后坐着薄荷的车几步就到了湛家别墅外。

    薄荷将车子停在路边,下车按了门铃,听湛一凡说他已经找了三个帮佣,一个司机,两个打点家务的女仆。

    从屋宅里匆匆跑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到薄荷有些愣神,站在门口有些犹豫的问:“你是……”

    “我是……”薄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女主人?她可说不出口。

    一旁的洛以为挤眉弄眼的等着薄荷主动说出她自己的身份,可薄荷偏偏扭扭捏捏的让她急死人。薄荷叹了口气才道:“我是薄荷,找夫人……”

    “原来是夫人呀,快进来,快进来,老夫人刚起床呢。”

    老夫人?薄荷想想婆婆的模样,雍容富贵而且丝毫不显老态,哪里算是老夫人呢?可湛一凡也说过这房子是他买的,所以他才算是房子的主人?

    薄荷被迎了进去,一路走也疑惑的问:“为什么我一说我的名字你就知道……”

    “先生交代过夫人的名字,说日后要听你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我们就必须要立即将你迎进屋,不能懈怠!”

    薄荷笑了笑,原来是湛一凡交代过的,看来她也不用想怎么向这些人介绍自己了。

    “我们刚刚来的第一天先生就介绍了他自己的名字和夫人的名字呢,说我们要牢记自己是在为哪两个人工作。看到夫人这么漂亮我们都感到自豪,只有夫人这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先生这样的人呢。”

    薄荷还真不知道,自己漂亮的能配上湛一凡呢?而且还能让别人觉得自豪。

    “我叫张姐,还有一个刘姐,出去买菜了现在不在家。还有一个小王,是司机,正在打理花园呢。”领路的张姐一边走一边介绍着,薄荷牢牢记住,以后是要生活在这里的,还真要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洛以为一路跟在后面不停的赞叹着这古老的花园是如何的美,薄荷来过一次了,虽然新鲜劲儿已经过去,可眼睛还是目不暇接的四处看着,这次来和上一次来似乎又有一些不一样了?虽然还是那样美,但是多了一些人气味。

    “夫人你先坐,我去叫老夫人。”张姐把薄荷带到客厅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的向二楼走去。

    薄荷点了点头,突然想到湛一凡便又问了句:“先生呢?”

    “先生早上天还未亮便离开了,夫人不知道么?”张姐回头有些疑惑的望着薄荷。

    薄荷蹙了蹙眉:“我知道了,麻烦你去叫我婆婆了。”

    张姐不敢多言立即上楼,洛以为四处转悠着突然回头一脸羡慕的看着薄荷:“从前我就觉得这不过是个有点儿古老的花园别墅而已,可是现在我终于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值钱了!这根本就是坐落于古老中国中的一栋西洋世界!这法国情调,这欧美风的装修格调,这古老而又神秘的花园……刚刚好坐落于充满了云海市风格的建筑房屋中,那就完全不一样啦!我可真羡慕你,以后我要常常来,每天蹭着住在你们家!”洛以为绷着跳着一脸期待的望着薄荷,似乎只怕薄荷拒绝了自己的要求。

    薄荷盯着洛以为那期待的小模样不忍拒绝,却也只说了两个字:“欢迎。”

    洛以为立即欢呼,湛夫人穿着白色的貂皮大衣霸气的下楼,看到薄荷便开心的奔了过来:“荷儿啊,让妈妈想死了,快让妈妈看看,哎哟,真漂亮,这是越来越美啦……”

    薄荷被湛夫人拉了起来上看下看的仔细打量,赞叹完了又抱了抱薄荷,薄荷虽然哭笑不得却也只能依着,谁让湛夫人这么疼爱自己呢?这是她从小都没有感受到的温柔母爱啊。

    “这是……”湛夫人关心完她的可爱儿媳终于注意到一旁美得让人惊心的洛以为。

    洛以为也从湛夫人那霸气的华贵中醒过神来,对上湛夫人的视线立即乖巧的问候:“伯母您好,我是洛以为,是薄荷学姐的好朋友,也是……这次他们婚礼的伴娘!”

    “洛以为?好奇怪的名字啊,不过你好漂亮。但是……为什么你是伴娘啊?该不会是要故意抢我们荷儿的风头吧?”

    “咦?”洛以为顿住,这湛夫人虽然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慈祥和蔼很温柔漂亮,可是说话……却让她好尴尬哦。

    还是薄荷比较有良心的站出来解释:“妈,是我让以为给我当伴娘的。她没什么心眼儿,您放心,而且……我就她这一个女性好朋友。”

    湛夫人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冲着洛以为绽放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丫头啊,虽然你长得很美,可是伯母有信心荷儿结婚那天是谁也比不上的!”

    洛以为忙不迭失的点头:“是是,在我心目中薄荷一直是最美的,谁也比不上呢。”

    “真的么?你真的这样想?哎呀,你可真是个可爱的丫头,伯母已经开始喜欢你了。”

    “伯母我也喜欢您,您不知道我刚刚看到您我就完全震惊了,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婆婆呢?气质如此高贵,看起来这么年轻,一点儿都不像是要做婆婆的人,要不是薄荷在这里事先告诉我了,我一定以为你们是姐妹呢!”

    “哎哟,这丫头可真甜呐……和你的名字一样可爱。”

    “伯母您不知道吧,我的名字一点儿都不奇怪。我刚刚订婚的姐姐叫做洛因为,我还有个哥哥叫做洛倾城呢。”

    宋轻语:“你妈可真是个奇葩啊……”

    洛以为:“嗯嗯。”

    薄荷:……

    一旁的薄荷无语的看着瞬间变得热切的两人,这么快就好的像亲姐妹似的,也只有她婆婆和洛以为这个嘴甜的才做得出来这种事。

    湛夫人和洛以为一见如故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薄荷反而被冷场抛到一边去,不知道谁才是谁的婆婆,不知道谁才是谁的闺蜜呀……不过薄荷也乐的清闲,倒在一边打瞌睡去了。

    两个人到了湛夫人提前约好的婚纱店才算消停了些,而且她们显然也都没忘薄荷才是今儿的主角。

    一套又一套的婚纱换得薄荷头晕眼花,她自己都不知道每套穿着究竟是什么模样了。而每一套传出来湛夫人和洛以为都会惊叹一声,然后附送两个字:好美……

    好美,但是只能穿一套吧?薄荷回到车上便趴着不动了,余有精力的湛夫人和洛以为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薄荷究竟最适合哪一套。

    “虽然都很美,可是却没有一套能让我有‘就是它,只能是它’的感觉,伯母难道您不觉得都差不多吗?不太特别欸。”

    “我也觉得,虽然只是在中国的婚礼,可是这也不能马虎,再怎么说也是两个孩子的第一次,不能马虎。都差不多就说明这些婚纱都无可取,那我们下次再试一家?”

    薄荷一听这怎么行,立即挣扎着起来阻止道:“妈,要不就随便一套吧,别再试了?”她经不起折腾啊,再来一次她会死的。

    “不行!”湛夫人和洛以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薄荷的这个毫无建设性的提议,转过身去两人继续热切的讨论,薄荷这个主人公则直接被忽视。

    在湛家吃了午饭薄荷就躲到湛一凡的房间去午觉了,下午王玉林的一通电话来薄荷匆匆赶到检察院,因为一桩突发的大案。

    薄荷赶到检察院的时候已经是四点,所有人都已经到齐,就差薄荷这个部长。

    这周值班的人是一个助理检察官,刚刚接到上面拨下来的案子准备分类时才发现这个案子有些蹊跷,于是打电话给王玉林询问,王玉林一听便说赶来看看,这一看王玉林不敢携带立即给薄荷打了个电话。

    薄荷赶来的时候王玉林已经把胡珊、梁家乐、张煜寒等人叫来,都在审查起诉部的会议室坐着。

    薄荷平日里都是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盘起头发来上班,今天接到电话也来不及回去换衣服了,于是当她风尘仆仆的走进会议室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这是他们的老大?时下最流行的斗篷大衣,银灰色的紧身裤,取了眼镜,还有时尚的呢皮高跟鞋,整个一街上的时尚女郎。

    薄荷冷冷的巡视了一圈,这些个惊艳诧异的目光她当然知道是因为自己和平时的形象不太一样。虽然胡珊他们也见过自己穿着普通的样子,所以不知道他们惊诧个什么。薄荷哪里知道,是因为她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时尚的原因。

    “咳,”薄荷轻咳了一声将一个个投在她身上的视线终于弹开,坐下来轻轻的敲了敲桌面道:“案子递给我瞧瞧。”

    “老大,这案子实在不该出现在我们部门,你看。”王玉林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人,薄荷脸上的表情一严肃她绝对不敢再玩笑,立即拿出十二分的工作态度将手里的文件递给薄荷。

    薄荷翻了翻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冷,这案子的确不是他们检查公诉部门该接下的。如果她没记错,这个案子是最近在国际上都很让人头痛的案子,没想到竟然落到了他们云海市?

    王玉林看着薄荷那冰冷的表情也开始分析:“这个案子是关于一群最近热火国际的神偷们,他们热衷于偷取世界著名的珠宝首饰,海洋之星、天空之钻、真爱之石无一不落在他们的手上,等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以别的手段贩卖而出,等各国政府再寻着追查时,他们已经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再次消失……他们行踪诡秘,似乎分布在世界各地,只要有珠宝展,不管保安系统再严谨厉害,他们都绝对能顺手牵走最昂贵的那一件,即便真的缩在保险柜里也逃不过他们的手掌心。”

    梁家乐颔首,脸上的表情也比较严肃:“是的,而且据说他们的手最近伸入了中国大陆……”

    “可这也不该是我们云海市人民检察院该做的事啊!警察局呢?还有中央检察院呢?这么大个担子里扔在我们头上,要是东西再丢,受谴责的就是我们了……”胡珊撇了撇嘴也满是愤然不公的道。

    薄荷翻完案子,的确不应该,这事一定有原因的。

    “给上面打报告了吗?”薄荷看向王玉林问。

    王玉林揪着眉摇了摇头:“打了,说案子没错,就是给咱们的。”

    如果这案子他们真接手了,不说越职来办的问题,就说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只怕是要暗无天日了。

    “我去找检察长,你们各自先忙着。把这个神偷组织的资料尽可能详细的给我调出来,越详细越好,接下来的动向和目标最好都不要漏掉!”薄荷拿着资料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张煜寒诧异的盯着她的背影,直接去找检察长啊……老大就是牛!

    胡珊叹气:“又该忙了。”

    “别说废话了,快,大家行动起来,加班吧!”

    “今天明明就还是周日呢……”梁家乐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叹气。

    “要死啊?没看到老大比我们更风尘仆仆?再说老大都要结婚了,人家都没抱怨你抱怨个屁。”王玉林一巴掌拍在梁家乐的后脑上,这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怎么就一天没见着干劲儿呢?除了每周星期三,好像都是这一副死样子。

    “就是因为老大要结婚了,我才更郁闷!”梁家乐冷哼了一声,不过还是爬了起来转身去忙,谁让他也是个检察官呢?而且还是一个有理想有目标有干劲儿的检察官!

    检察长自然不会星期天也守在检察院里,他们从来都是来如风去无踪的,薄荷只是找了一处比较冷清无人的地方给检察长拨了一通电话。

    “喂?请问你找谁。”

    “我找云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我是检查公诉部部长薄荷!”

    “请稍等。”

    薄荷静静的候着音,说实在话心里是忐忑无比的,对于自己这样直接给检察长打电话的行为心里没有一点儿紧张和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她现在由不得想这些,这个案子不是一般的案子,如果真要落在他们检查公诉部门也必须要一个原因,不然做了冤大头还不知道为什么。

    “喂?”检察长的声音穿透电话线冷硬的在薄荷耳边响起。

    “检察长您好,我是薄荷。”薄荷还算恭敬的先问候了一声。

    检察长的声音陡然一转,竟然温柔低沉了几分:“薄部长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

    薄荷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按着自己内心的忐忑问道:“您知道国际上专门偷取珠宝的神偷组织吗?”

    “这个啊,我知道。”

    薄荷挑眉,对于检察长这风轻云淡的回答她逐渐有些不安:“可是我不明白,这案子怎么会落在我们检查公诉部门?不应该是……”

    “薄部长,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下,这案子……是我吩咐下去要给你们检查公诉部的。”

    “什么?”薄荷拧眉,虽然心里已经有些不安,可是却没想到竟然是检察长吩咐下来的!他是什么意思?

    “这样吧,电话里也讲不清楚,我现在正在开会,五点我们约在这个地方见面,我们详谈一下……”

    挂了电话薄荷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检察长是什么意思?既然在开会却还是接了她的电话,像是早就预备而来似的,像是早就在等着她似的!薄荷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不知道检察长是什么意思,那就去见一面,总要弄清楚的。

    折身返回检查部,薄荷将文件夹收入包里,看着忙碌的众人突然沉静下来拍了拍手道:“大家别忙了,都回去吧。要忙明天再说,今天还是星期天,该休息就休息。”

    王玉林望了望众人有些不明白的又望向薄荷:“老大……怎么了?”

    “没事,都散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薄荷拿起包快步离开,现在已经快四点半了,她必须赶着去见检察长一面,至少要弄清楚他的意思,不然不能白白让自己的人忙了一场。

    *

    薄荷赶到检察长指定的地方时刚好五点,因为是星期点这个时间点还真有些赛车。

    薄荷匆匆的停了车抓了抓头发快步的进了咖啡厅,在早就候在门口的检察长秘书的带领下进了包厢。

    “薄部长你来了?”检察长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始终保持着笑容可掬的模样:“快,坐吧。”

    薄荷缓然入座,检察长秘书立即亲自给薄荷倒了一杯茶,薄荷双手接过来放在自己面前,看着检察长有些难言,她至少明白检察长现在是在准备给她甜枣,是在准备安抚她,可她并不想被轻易糊弄。

    检察长给了秘书一个眼神,秘书朝检察长和薄荷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还带上了门。

    “薄部长,幸苦你了,但是这个案子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合适的人选。”检察长笑着主动挑开话题,薄荷的办案能力他一直瞧在眼里,别看这个丫头出来工作的时间并不是太长,可是办案手段却是有的,加上前段时间打败了律师界的不败神话言毕,他也想把这件案子给这个年轻人拿去锻炼锻炼,就算得不出结果,那也比交给别的部门,他也实在很好奇这个丫头究竟会怎么处理这案子。

    薄荷自然不会被糊弄住,立即谦虚的推诿道:“检察长夸奖了,我能力太小,这样的大案子真是为难。如果是职内之事我必当尽力,可是这是我们检查公诉部门根本管不着的案子。所以……”

    “薄部长,你应该明白的,有些案子在不在职只不过是个形式问题,如果真要归到你们检查公诉部门也不是难事,只要把神偷组织作为公诉对象,照样是你们部门应该接受的事。”检察长神情严肃了起来,对于薄荷这样的推诿态度让他有些下不来面子,这丫头就不能豪爽的接下来吗?

    薄荷紧拽着拳头埋着头没说话,反正有礼说不清,上面的人想怎么安排下面的人根本无从选择。

    检察长见薄荷的脸色有些异常自己才缓然了几分态度,又给薄荷添了些茶,恢复笑容可掬的模样道:“丫头啊,你也别太倔了。给你的,拿着就是,接不住也没让你非得拼尽全力捧着,全世界都没拿下的案子我们也不靠您。主要是,这批人这次的目标是云海市,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

    薄荷就知道是这样所以才更不想接,在她的原则里,既然是她接着的案子那她就是怎么都要给破了,管它是金刚罩还是铁布衫,只要到她手里的任务。可是这案子不普通,这批人太难缠,不像普通老百姓那样轻易解决,所以她才头疼,更何况这事儿根本就该是警察来做,检察院也有别的部门接手才是!

    薄荷抿着唇还是不说话,这下检察长有些急了,虽说以前他还能不在乎直接命令就是,谁敢不从?可现在他心里也清楚薄荷的身份,那不是一般的检察官而已,那是湛氏国际未来的儿媳妇!湛氏国际在国际上的地位是如何的,湛氏国际入驻云海市又会为云海市拉动怎样的经济,湛氏在云海市即将立脚这样的事他不是不明白。虽说商不与官斗,那湛氏怎么着也得顾忌着他的身份地位,可其实商与官是互相扶持依靠,官要越做越大就必须要有商的扶持,而商要越走越顺也必须要有官的背后支持。

    再说了,湛氏国际并不是薄氏那样的小企业,那是雄风称霸世界的娱乐设施王国啊!

    为了这,检察长也必须顾忌点儿,更何况他也是本来有心考察锻炼一下薄荷,她的实力让他有心为之。

    转了个更友好的态度,检察长又轻声的笑道:“还有便是,你不是一直在申请婚假吗?还有出国的手续也没办下来,只要你接下这个案子,这什么都好说啊!呵呵……”

    薄荷抬头,这个老狐狸!她从前怎么就没发现检察长其实是个狐狸?四五十岁了,平时看起来和善可亲,但其实骨子里是个奸猾的狐狸吧?说了那么多到现在竟然才放出她最在乎的鱼饵来。

    “普通的晚婚加法定婚假期也不过十五天,但是如果是基于有功之人,一个月也不是不可以……”

    “说好的一个月,不能反悔!还有,出国的手续,希望能尽快办下来。”薄荷爬了起来拿起包包也不再多说转身便出了包厢,既然怎么都是接,何不讨个便宜?这算是为了婚假而妥协了?也怕检察长再反悔,薄荷不容再说的便快速的走人消失。

    独留检察长望着她火速消失的背影:“咦?真是个急性子,还想说没办下来就不行呢……看这急的,到时候如果不给一个月是不是还真会跟我急?很期待你这次的办案能力哦,薄部长。”

    轻轻的允了一口茶,检察长眯起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此刻满是笑意。

    *

    薄荷回到家倒在床上就想睡觉,薄老夫人在后面跟了进来,看到薄荷躺在床上没形象的模样叹息着摇了摇头,轻轻的在床边坐下拍了拍薄荷的背轻声问道:“小荷啊,怎么这么晚回来?看你这么累,今天又跑到哪里去玩了?你呀,从前好静,没到周六周日就喜欢在家里陪着我和你爷爷,可如今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长大了,每天不见人影,也不如从前贴心了,是不是奶奶想太多了?”

    薄荷蹙眉,是在责怪她么?责怪她每天不见踪影的来无踪去无影。

    埋在被子里的脸勾起一抹冷笑,许久之后薄荷才冷冷的道:“我不喜欢呆在这里。”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