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4 有什么资格

084 有什么资格

    虽然有点儿对不起花朵儿,可是薄荷这样一想,花延曲你把我们惹毛了,湛一凡把花朵儿吓哭了,这算不算是扯平了?

    陈妃忙着哄花朵儿,可是花朵儿怎么样都不停,花延曲也急了,他可是很疼他家小宝贝的。可是碍于自己刚刚被惹毛了有些僵战所以也只是着急的瞄着花朵儿。

    薄荷推了推陈妃道:“你带她出去走走吧,也许能好点儿。”

    “嗯。”陈妃抱起花朵儿瞪了花延曲一眼便出去了,要不是他今晚抽风的问一些莫名其妙得罪人的问题能这样吗?好好的一顿饭一口还没吃就把女儿给吓哭了。

    花延曲似乎也知道是自己错了埋着头愧疚的望着女儿和老婆出去,湛一凡按了按薄荷的腿也站了起来,弯腰在薄荷额头上印下一吻低低的道:“我出去抽根烟。”

    薄荷望向湛一凡,知道他是在体贴的给她和花延曲腾地方。

    “嗯。”薄荷给他一个‘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眼神,湛一凡终于神色正常了些,不过看也没看花延曲便出去了。

    湛一凡本就是个傲娇,也就是和薄荷相处了这么些日子才放下某些架子,但是对于外人来说,这绝对是个目中无人又狂妄自大的金贵爷。

    湛一凡带上门,薄荷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口茶,眼神悠哉平淡的望向此时倒显得有些心虚的花延曲,冷冷一笑:“说啊,怎么不继续问了?这些个夹枪带棍的问题昨天不问,电话里不问,怎么就喜欢当着他的面问呢?不清楚你和我关系的,还以为你恨着我,故意找我们难堪呢。”

    花延曲看着薄荷这态度深深一个吸气,打从心底里还不相信也不太愿意接受薄荷是因为别的男人会对自己如此态度。可薄荷眼神也不闪烁,就直直的对着花延曲的眼睛,有质疑也有愤怒,如此无声的谴责着他的行为。

    花延曲突然觉得有些委屈:“我是关心你……”他又没做错,虽然这都是容子华撺掇的,可是他也同样的担心,薄荷为什么要和一个陌生人结婚这样的问题他也想不明白,她真的甘心吗?她是被逼迫的吗?她会甘心如此嫁给一个陌生人?在容子华提出那样的要求后,花延曲几乎不犹豫的便答应了,昨天跟着容子华去了薄家,看着薄荷那对家人的态度他就更加的确定了她是因为被逼迫结婚所以才会如此,她对她的家人抱着不满,她只能以那样的方式反击他们。

    花延曲从前喜欢薄荷的时候,薄荷喜欢容子华。

    可是如今薄荷却要嫁给他们两个人之外的男人,他们谁也不会甘心。

    “有你这么关心的吗?”薄荷一拍桌子,愤怒而起,吓得花延曲神情一颤,心坎儿忐忑怀疑,怀疑自己真的做对了吗?

    “至少能把他气走吧,至少该让他有自知之明,让他明白不该因为那样的原因和你结婚,那对你是不公平的……”花延曲挣扎着,可是气焰却已经被薄荷的视线给瞪了下去。

    从前在学生会的时候,薄荷是唯一能和他叫板的人,花延曲这个人别看平时阳光灿烂,但真要厉害起来谁都不是对手,但薄荷就是那个例外,第一次和花延曲叫板的时候众人对她刮目相看,都以为她要死定了,竟然敢质疑花延曲的决定。但让众人都跌破眼镜的是花延曲竟然听了她的,而且因为薄荷的提议那一次学生会拉到了一大笔赞助费用,所以整个学生会对薄荷都是无比尊重和敬仰的。

    但是薄荷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就和花延曲叫板,一般花延曲的决定都还是很英明的,除了偶尔的偏见犯糊涂,薄荷就在这种时候出来踢踢人纠正纠正,这也就形成了薄荷丝毫不畏惧花延曲这个学生会会长甚至学长的习惯,每到花延曲逆了她的意思,她还能大发脾气,但花延曲把这看做是薄荷不表露给别人的真性情,所以总是由着薄荷。

    日久一长,薄荷性子里的那几分真厉害和假厉害他也就分的出来,而此刻,他自然也分得清薄荷是认真的……生气了。

    花延曲渐渐消音到最后瘪着嘴垂着脑袋终于闭了口,薄荷白皙饿指节死死的捏着茶杯咬牙切齿:“谁要你管这些……花延曲,你没事儿也来插手管我的婚事,你真觉得自己是那么回事儿是不是?”从爷爷奶奶回来的质疑到今天,薄荷囤积的那些怨气似乎一并发了出来,说着就将手里的茶杯砸在了地上,‘啪啦’一声就砸了个粉碎!

    花延曲一怔,薄荷从没对自己这样发过脾气,就为了那个男人?

    薄荷如此态度如此凶悍甚至摔了杯子,顿时花延曲也有些置气,按着桌子站了起来沉着脸对着薄也是沉声而怒:“我也是为你好,不想看你受委屈,你不要不知好歹!”

    “我真正委屈的时候没见人出来给我喊冤,我现在乐于接受这一切就一个个都跑出来要为我打抱不平为了我好,你们谁真的为我好了?为我好,就统统尊重我的意见,尊重我的意思,不行吗?”

    花延曲一愣,盯着薄荷那微红的眼睛,她何曾红过眼睛?他们吵过架,为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争论的面红耳赤过,可是薄荷却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委屈,心酸和恨铁不成钢。

    是的,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啊。

    “薄荷,我……”花延曲又细细的回味了一下薄荷的话,她真正委屈的时候没人为她,她乐于接受的时候都为她不平……她已经乐于接受了吗?

    “别说了!花延曲,我对你够失望的。我以为至少你会什么都不问就能理解我,你会知道,我真的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把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去做,可是你却让我失望了。你和别人一样,不是推我一把,而是绊我一脚!”薄荷露出失望的神情,似乎有些无力的坐下,撑着额头埋着头也不再看花延曲。

    花延曲被薄荷那失望的神情弄得有些慌张,他做错了吗?真的做错了吗?可是他是真的为了薄荷啊……他不希望她有那样的婚姻,她不该的,她不会不甘心吗?

    可是再多的疑问也抵不过薄荷对自己露出那样的表情,他从不希望她那样看自己。

    而且,从她的言语和着急的表情之间,他隐约也看出了些什么,似乎和容子华所说的不太一样。

    迟疑了许久,花延曲盯着薄荷轻声的又问:“薄荷,难道……你真的喜欢他?和他在一起……幸福吗?”

    薄荷扯出一抹苦笑:“唔……喜欢……湛一凡是对我最好的人……你们谁也比不上……”

    “胡说!你否定了我们所有人!”这一点,花延曲是不会甘心承认的,那个男人哪里对她好了?他虽然没看见,可是那个‘最’字他才不会相信。

    “呵……花延曲,信不信由你。我虽然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情一向不会处理,可是湛一凡他很主动,主动的包容了我的世界,主动的敞开了门让我走进去,她甚至不允许我徘徊。他可以允许我慢慢的走,但绝对不能停留不能徘徊后退,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有耐心,能包容,能温暖人。你们比不上的……”

    薄荷自知自己习性鸵鸟,也知道自己不会处理感情,连表达这样的事情做起来都有些吃力,可是她却是知道的,那个有魔力的湛一凡一直在用他的方法牵引着自己走向他,那种魅力和吸引力是薄荷一直无法拒绝的。

    她想爱,可是她不敢爱。但是湛一凡却能让她心里的那个‘想’压过‘不敢’。他得有多厉害啊……!

    花延曲神情复杂,满心都不是滋味的看着薄荷。是吗?那个俊逸,那个气质非凡,那个在商界能翻云覆雨的男人真的能给她这样的感觉?似乎,还有她一直以来最在乎的安全感。

    薄荷抬头看向花延曲,刚刚那些盛腾的怒气似乎已经消失,只是眼神淡淡的瞅着他,但这样却让他更心虚了。

    花延曲却不愿意就如此放弃,依然还在最后的挣扎着自己的不甘:“你也说了,是因为对你好。那你不能因为别人对你好就嫁给别人啊……薄荷,你不能再慎重的考虑考虑吗?他的家族会为你带来许多麻烦,你的前途也是……”

    “花延曲,你就不能祝福我吗?祝福我就那么难?我还以为,就算别人都不祝福,你也会是唯一的那一个呢。”薄荷哀怨的盯着花延曲打断他喋喋不休的疑问,花延曲张口结舌,心里有些苦涩。

    她又明白什么呢?他的祝福,并不是心甘情愿的,容子华还可以,可这样一个陌生男人……

    “那你对容子华呢?你从前那样喜欢他……”花延曲还是问了出来,不单单是为了容子华而问的,还为了他自己的心结。

    薄荷一怔,盯着花延曲。花延曲眼神有些微微的闪烁,低下头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他似乎问错问题了,他不该问道容子华的!

    薄荷眯了眯眸子盯着花延曲那垂下去的头,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想也未多想便问出了口:“花延曲……是不是容子华……对你说了什么?”

    花延曲轻咳了一声,坐了下来脸色很是不自然。

    “呵……”薄荷一声冷笑,看花延曲的表情她想她已经知道答案了。让她不解的是,容子华为什么要对花延曲说这些?他什么意思?

    花延曲看薄荷那一副已经明了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忙着解释:“其实我也不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只不过觉得他说的都对,毕竟他现在也是你妹夫,他比我更了解情况,知道你的委屈……”

    “他是这样说的吗?说我受了委屈,说我不甘心?说我因为家族而必须嫁给湛一凡?所以你急着过来质问,想让湛一凡主动退出?你把你那凶恶的嘴脸摆出来,就是为了让湛一凡难堪?”

    一下子全被薄荷无情的说中戳穿花延曲脸色更难堪了,嘟嘟囔囔的低声道着:“其实也不是……”

    “那是什么?花延曲你行啊,只有容子华是你朋友,我就不是了是不是?”薄荷逐渐的火大,原本的耐心现在也不存在了,对于花延曲今天的行为归根究底竟然是受了容子华的撺掇,薄荷越想便越是生气,这花延曲竟不先问问自己就这样做了,他信任她吗?

    “薄荷,不是的,不是的!你绝对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啊,绝对是我最好的朋友来着,你别生气……”花延曲这一听着急了,他可不想和薄荷连朋友都没得做啊。

    “不生气很难!你全部听了他的却不想我薄荷是什么人?不是我心里同意认定的人,我会带来见你吗?我看这顿饭甭吃了,闹心!”薄荷拿起自己的包踹开椅子便站了起来,花延曲见薄荷也要出去立即站了起来一窜便堵到了门口挡住薄荷的去路。

    “让开!”薄荷厉声低呵,似乎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

    “薄荷,别这样……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份儿上,别对我这样,行吗?”花延曲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实在不该把薄荷弄的这么生气,实在不该自作主张不事先问一问薄荷便弄出今天这件混蛋事儿。

    薄荷抿着唇不说话,花延曲见到似乎有转机便又立即开始表明心迹:“我发誓,我再也不这样混了。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太害怕你受委屈……”

    薄荷看着花延曲那竖起来的三根手指,冷笑着打开:“这种发誓还是留给陈妃吧。”

    花延曲见薄荷这态度心里也知道是有转机了,薄荷虽然脾气大有时候倔的像头牛,但其实心地还是很善良很柔软的。

    花延曲厚着脸皮扯出一些笑意来,低头看着眼前的薄荷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询问:“那什么……不生气了?”

    “可能吗?”薄荷白了花延曲一眼折身又坐了回去:“我只是不想浪费了这一桌好菜,不过今晚这顿你给!”

    她后悔了,就不该请这白眼儿狼吃饭。

    花延曲忙不迭失的点头:“那是必须的,怎么能让您给钱呢,这必须我给,别和我抢啊,谁和我抢我和谁急!”

    “……”薄荷看了花延曲一眼,没病吧?谁和他抢了。

    花延曲硬着脖子见薄荷也不甩他于是又垂下头来,不过还算动作麻利的回了自己的座位。

    薄荷拿过湛一凡喝过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说了半天口也渴了。喝完茶陷入冷场,薄荷盯着快见底的茶水突然叹了口气:“花延曲,我不知道容子华和你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说这些话给你听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你也别忘了,容子华现在是我的妹夫,薄烟怀孕了,他们也已经领了结婚证。所以我希望你能忘记我从前的那份儿感情,别再为我惦记。我自己都已经放下了,忘记了,不再怀念了……”

    花延曲僵住身体,盯着薄荷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就听她这样说着。

    “还有便是……湛一凡你要接触了就会知道他这个人的好。外人眼中他很神秘,很冷漠,可是在我眼中他却如倔强的阳光,不把我捂热誓不罢休。呵……奇怪吧?这辈子,我不会负他的。”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对湛一凡的感情竟然已经升华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心里的话就是想告诉什么也不理解的花延曲,她不想自己最好的朋友误会自己的丈夫,这样迫切的心情她想要告诉他。

    “是吗……?他真的就这样好?”花延曲的声音里带了丝苦涩,他也是她的阳光啊,可是倔强的阳光……这样的形容,他不知道那个男人究竟做了什么,可是他知道自己从未对薄荷勉强倔强过。

    “唔,在我心里很好。”薄荷认真的点头,她的生命里对她好的人手指头都数的过来,所以湛一凡这样的,她不得不放在心上,不得不珍惜着,当然,她也渴望着他,这个心理从来不敢忽略。

    花延曲叹了口气:“好吧……等会我会向他道歉的。”

    薄荷勾了勾唇角,道歉那是必须的,不然湛一凡指不定以后就不允许自己和花延曲来往了,这朋友还是要做的。

    *

    包间内的两个人算是讲明白了,屋外的湛一凡刚刚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坐在长椅上哄着女儿的陈妃。

    湛一凡微微的眯起双眸,陈妃突然抬头望来,湛一凡面无表情,陈妃倒是颇为尴尬的笑了笑打招呼:“湛先生……”

    湛一凡轻缓走过去,他当然没有抽烟。薄荷那次提出让他戒烟,他便真的开始戒了,从前抽的就不多,一天两根到一天一根,到两天一根,到如今渐渐也就真的不抽了……刚刚说抽烟,只不过是找个借口出来而已。

    花朵儿拿着一瓶盒装奶在喝,见到湛一凡走过来就眨巴着眼睛望着他,不过还是有些畏惧的往自己的妈妈怀里挤了挤。湛一凡对花朵儿的畏惧面无表情,在另一边的长椅坐下。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延曲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反常……应该是担心薄荷吧,他们从前的关系就那样好。”

    湛一凡微微挑了挑眉扭头向陈妃看来终于说了三个字:“怎么好?”

    “就是好朋友,你不要误会。”陈妃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这个男人真的冷若冰霜不打算和自己说一个字呢,虽然很冷酷,但是如果真的一个字都不搭理自己,那样还真的让人觉得压力巨大,连她都要为薄荷担心这日子今后怎么过了。

    但是看来,不是他不理人,而是没说到他关心的话题上。

    湛一凡依然高挑着眉梢,这是那个姓花的老婆,她都说了不要误会,他也许的确不该再多想?

    “从前我和薄荷是死对头,就因为她和花延曲的关系好的让人羡慕又嫉妒。以前我不懂事儿,老找她麻烦,可是事实证明呢每次真的遇到麻烦的是我。”陈妃有些苦涩的笑着摇头,湛一凡的确相信,薄荷能对自己在乎的人心软,可对于不在乎的人却是冷硬的像块石头,没有非一般的毅力是敲不碎她的。

    “后来延曲毕业了,我追着延曲去了海岩岛,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才明白延曲和她真的只是好朋友……呵呵,不然延曲怎么不去追她呢?她一直单身,身边虽然有男性朋友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男朋友。所以我就一直在想,薄荷那样的女子该是怎样的男人和她在一起?今天见到了……”

    陈妃的视线停留在湛一凡的身上,湛一凡平淡的看着陈妃,陈妃豁然一笑:“我还挺放心的。”

    湛一凡觉得有些好笑,表情也没有那么冷硬了,不过对陌生女人他也从不展露自己的真实情绪,便依然只是漠然着脸部表情问:“怎么说?”

    “就是……觉得薄荷还挺在乎你的。”

    湛一凡微微蹙眉,可是双眸却若有所思。

    “都说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好的连我都嫉妒呀……所以,她今天冷眼看着你对花延曲说‘滚’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在她的心里你一定很重要,重要到让她都可以怒视不管花延曲。要是花延曲,他绝对受不了别人对薄荷口出狂言,哪怕真的是她做错了。”

    湛一凡怀疑的看着陈妃,陈妃的笑容有些苦涩:“你是想问我,真的不怀疑自己丈夫的心么?怎么能不怀疑呢?他最宝贝的照片是他和薄荷的,他电话里的快捷拨号1也是薄荷,他不知道自己做梦说梦话叫的都是薄荷……这些可怕的东西,怎能让人不去想呢?我不是怀疑,而是确定,确定他的心里有薄荷,可是薄荷的心里没有他。”

    湛一凡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双眸越来越沉,沉得犹如一潭深水。

    陈妃毫不自觉依然低声而喃,也许是因为她不知道该和谁说,也许是因为薄荷终于有了一个出色的男友自己也松了一大口气,看着怀里的女儿目光也变得温和起来:“曾经我不懂,可是自从和他结婚我就开始真正的了解他。我看着他,他看着她……虽然很可笑,但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不过还好,薄荷有了你我也就放心了……因为我知道,他会死心的。”

    这个男人的优秀是谁都看得出来的,花延曲比不上这个男人,除了放弃他还能做什么呢?

    “你是个厉害的女人。”湛一凡良久对着陈妃突出这样一句话来。

    陈妃一笑,淡淡道:“我只是很执着。舍不得放弃他而已。”她也任性过骄纵过,可是她最后知道那都不是正确的方法,只有包容才能靠近。

    大学追着两年,毕业追去海岩岛,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很幸福的和他过五年,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没有什么比睡在丈夫旁边却要听着他叫别的女人的名字来的更痛苦了。这痛苦都挨过来了,还有什么挨不过去呢?

    她一直相信,风雨过后是晴天,她一直在等着花延曲的风雨,在等着自己的晴天啊。

    湛一凡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向包房走去,既然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心思,他虽然不会误会,可是他才不会傻得给他们过多的时间。

    推开蓝色的门,薄荷一怔,扭头向湛一凡望来问了句:“真抽烟啦?”她刚刚反应过来这男人竟然借口出去抽烟,心里有些微恼自己当下竟然没反应过来他要去残害他自己的身体健康。

    “怎么敢。”湛一凡缓步走过来坐下,身子微微的向薄荷靠近,似笑非笑的道:“要不你闻闻。”

    的确没有烟味,倒是有一股淡淡的洗手液味道,上厕所去了?

    薄荷没察觉自己真的吸了吸鼻子在闻,逗的湛一凡眸底一片温暖,看的对面的花延曲一阵失神和失落,也让进门的陈妃心里百感交集。

    这顿饭还是吃了下来,花延曲以茶代酒向湛一凡说了‘抱歉’,湛一凡反倒有些拿乔起来爱理不理花延曲的态度,花延曲虽然尴尬但是也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刚开始说的那些话过火了些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花朵儿吃的不太多,干妈也没叫出口。

    花延曲买单的时候陈妃也没说什么,只是湛一凡看起来不太高兴,出了酒店薄荷就拉着湛一凡先行离开了,花延曲让陈妃母女等在酒店门口自己去取车。

    坐在车里花延曲并不着急启动车子而是先掏出电话来拨给容子华。

    “喂?”容子华那温润低沉的嗓音在电话那段悠慢的想起,“延曲,事情办得如何?试探到什么了吗?”

    “试探。”花延曲松了松自己的领口一声冷笑,“容子华,你真的只是想让我试探吗?还是想让薄荷和我绝交才是你的真实目的。”现在想来花延曲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今晚竟然险些和薄荷闹翻了脸,这是十二年的感情啊!

    “你……什么意思?”容子华在那段也是一怔。

    “什么意思?呵,真不知道你是有意还是根本无知。薄荷对于这场婚姻并没有不甘心也没有委屈,她告诉我她乐于接受,她告诉我她是自己愿意的!她很在乎这个男人,该死的在乎,在乎的险些因为我的冒犯而和我绝交!你开心了吗?”

    “不……怎么可能……不可能……”

    “你tm有什么资格!?你结婚了,你老婆怀孕了,虽然不是天下皆知,可是你问问你自己你还有资格吗?你有资格再关心她的婚姻,关心她的感情,关心她的一切吗?真tm的作孽,我们都没资格了,不仅你没有,老子也没有!蠢货——!”

    “啪嗒,嘟——嘟——嘟——”

    电话那段传来一阵阵的忙音,容子华面色苍白如纸。他有什么资格?只不过因为错过,就真的没有资格了吗?可是他不甘心啊……他的心在不由自主的那样想,他能怎么办?是的,他是个蠢货,为什么在那么早以前不曾明白他的心,不明白她对自己的感情!?

    可让容子华内心更震撼的是花延曲竟然说他也没资格?什么意思?难道他也对薄荷……?容子华有些难以置信。原来,不只是自己喜欢着薄荷,他竟从未发现,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但他怎么愿意甘心就此放弃?

    花延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讲电话搁到了一边,捂着自己过快的心跳渐渐平稳。

    “叩叩。”车窗一阵轻响,花延曲被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惊吓一跳,扭头望去,竟是陈妃担忧的脸。

    花延曲立即放下窗户,看着陈妃勾了勾唇角:“怎么不上车?”朵儿已经歪在她怀里睡着了。

    “我担心你……本来想给你点儿时间……可是我担心……你没事吧?”陈妃微微的揪着眉,满目对花延曲的担忧。

    “陈妃……”花延曲一怔,眼露怀疑,难道陈妃她……

    “嗯?”陈妃温柔的答应,冲着花延曲轻柔的笑着,“不就是和薄荷吵架嘛,你们是好朋友,没有什么事情过不去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好好和薄荷处好关系,绝对不会像从前那样任性的乱想以为你喜欢她,好不好?再说你都是我老公了,我们还有可爱的朵儿,这么幸福的家……我们都会珍惜的,对不对?”

    花延曲盯着陈妃,许久许久,陈妃抱着孩子的手都麻了花延曲才低低的‘嗯’了一声:“快上车吧,外面冷。”

    陈妃绽开笑容:“可是我手麻了,你下来帮我……”

    花延曲有些哭笑不得,还是立即下了车帮着陈妃开了车门。

    “我会好好珍惜我们的家……”花延曲坐进车里,望了陈妃一眼缓缓而又无比认真的道。

    陈妃重重的点头满目温柔:“嗯。我相信你。”

    *

    回去的路上薄荷比较沉默,薄荷不说话湛一凡也就不说话,两个人都默默无声的。

    湛一凡把薄荷送回薄家,车子停在大门外湛一凡放下窗户深深的叹了口气终于主动开口:“明天我要去一趟海岩岛,不能来接你去玩。”

    “哦……”薄荷点了点头,瞄了瞄湛一凡,那会儿听花延曲说他在海岩岛有生意,其实也不奇怪,不然她当初怎么会在海岩岛遇见他呢?

    “我不在……别一个人呆在薄家,找你那个叫做以为的女朋友也好,和我妈一起去挑挑首饰看看婚纱戒指的都好,别让自己受委屈了。”

    薄荷勾了勾唇角却道:“薄家又不是真的龙潭虎穴,现在的我已经穿上了金刚甲铁布衫,他们伤不了我了。再说,我才没那么闲呢,我手里还有很多案子要处理的!”扭头看向湛一凡,有些迟疑的问:“不过……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我还没走就舍不得我了?”湛一凡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些笑意来,薄荷‘嘁’了一声:“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能清净几天。”

    “没良心的。”湛一凡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薄荷的脸蛋儿,虽然没什么肉可是手感确实出奇的好,一捏心都痒了。

    “很痛的……”薄荷赶紧推开湛一凡的大手,他是个男人,即便再轻的力道也能让自己感觉到痛。

    湛一凡伸手将薄荷又揽入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我就去两三天,回来我们就去拍婚纱照吧……”

    薄荷点了点头,虽然她问这个问题的真实目的是想知道他星期三能不能回来,星期三她要和梁家乐去酒吧找那个和自己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的女孩,原本不想自己一个人去的,而湛一凡知道自己的身世自然是最佳人选。

    最后薄荷还是没有问出口,既然他有生意要做就待他去做吧,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决,不就是见个和自己也许有关系的女孩吗?并不是大问题。

    难得薄荷这么乖的点头,湛一凡哪里还忍得住内心的那份儿躁动?将薄荷压在副驾驶座椅上一顿热吻和豆腐才罢了休。

    薄荷现在已经习惯了湛一凡吃自己的豆腐,也就是摸摸捏捏吻吻的并无别的过火动作,而且今天就在薄家门口他也不会做出过火的事情来,便也只是抱着吻了下,手伸进衣服里摸了摸薄荷的小蛮腰和胖兔才依依不舍的放过了她。

    薄荷看着湛一凡离去才转身进了大门,客厅里爷爷奶奶、薄光和蔡青奕甚至薄烟都在,薄荷怔了一下,动作缓慢的向楼梯口移去。

    “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吗?”蔡青奕沉着脸先发了话,薄荷步至楼梯口的脚步又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众人诚实的摇了摇头:“还真不知道。”

    如今应对蔡青奕的呛声她是能够毫无顾忌和犹豫回击回去的,反正她如今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反正……她又不是自己的亲妈!

    蔡青奕被薄荷如此呛声心里憋了一口气,扭头便向薄老夫人抱怨:“妈,你看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听管教了。”

    薄老夫人刚刚蹙眉薄荷便移步走了过来,便走边解释:“也没人和我说要我早点儿回来啊,况且我以为你们只是在这里聊天呐,呵呵……”

    装傻装无辜谁不会?从前的薄荷不屑装,以为自己努力就能让他们看见自己的优秀,可是事实证明没人看得见自己的好,她的努力只能换来他们更多的轻视和无视。如果偶尔装下无辜就能获得别人的同情,那她也愿意厚着脸皮来做,让他们知道,其实她真的也是‘无辜’的。

    果然,薄荷的解释获得薄老爷子和薄光目光的温和,薄老夫人没说什么薄光就先说了:“好了,有什么好争论的。薄荷你坐下,刚刚我们在讨论你和烟儿的婚事,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一起说吧。”

    “哦……”薄荷拖长尾音在奶奶旁边坐下,奶奶拍了拍薄荷的手背什么也没说,可是薄荷知道她对于自己刚刚对蔡青奕的态度也有些不满,也许奶奶也觉得自己应该像从前一样对家里人的任何话都顺从听话。

    但是奶奶,薄荷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薄荷了……

    薄光目光淡淡的投在薄荷身上道:“薄荷,今天我们和湛夫人商量了,把你和一凡的婚礼定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那天。那天阴历正好是十一月十八,也是个好日子。”

    十二月二十五日?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六号了,不到二十天的时间?

    不过薄荷倒没什么意见,不是她恨嫁,而是她真的希望能早些名正言顺的走出薄家。

    “有意见吗?”爷爷问了句。

    薄荷摇了摇头:“没意见。”只是婚假一直还没批下来……看来后天回检察院自己得好好的催一下上面。

    “你没意见就好。至于你的嫁妆……我们也商量了,给你薄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看怎么样?”说这话的是爷爷,爷爷一向很具有威慑力,看来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他的意见。

    薄荷其实并不想要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她当然清楚薄氏如今的状态,如果自己成了薄氏的股东,薄氏一遇到困难她就有义务拿出资金救薄氏,而她又是检察官身上实在不合适担有任何商业上的职务。

    薄荷的犹豫落在薄光的眼里,薄光笑了笑:“薄荷啊,别犹豫了,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你爷爷和奶奶给你的,爸爸还要给你百分之十呢,总共就是百分之二十,你看如何?如果你是考虑你自己的身份地位问题也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把这股份写在一凡的名下,你们结了婚你的东西自然也就是他的,他的也就是你的!”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湛一凡!

    他们想拉拢湛一凡成为薄氏的股东?为了以后更多问湛氏要钱的机会?或者说,根本就是把她给卖到湛家去?

    薄荷的心里有些凄凉,看来他们还放了一条长线给自己,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确是很多,先别说亏损,盈利的时候自然不会少。而湛一凡出钱帮薄家那是必定不会少的事情,还不如收下来给了湛一凡,这对湛一凡也算公平。

    湛一凡要怎么处理都可以,不拿就太可惜了。

    薄荷心里思量了一番,面上却是一副得了便宜的乖模样:“嗯……你们说怎么就怎么吧,反正我也不懂生意上的事情。”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