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3 夫妻总要点儿情趣

083 夫妻总要点儿情趣

    薄荷咬了咬唇,不管湛一凡越蹭越厉害的动作,粉红着脸羞羞的道:“湛一凡……你再忍忍吧……我……我们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那之后就可、可以……”哎,亏她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平时疾言厉色的什么都不怕,偏偏怕了湛一凡问自己要这事儿,薄荷不仅羞于启齿,对于拒绝湛一凡也是有些难度的。

    湛一凡自然知道薄荷不会那么快妥协,于是带着她的手自己身上靠去:“那你给我摸摸。”很是一副不得逞不罢休的力道。

    薄荷哪里摸过?用力的挣扎,又羞又愤,湛一凡又叫了一声:“老婆,你乖……我是有老婆的人,别让我再觉得自己没老婆似的啊。”

    薄荷顿住了,听他挺可怜地……就这一下犹豫,薄荷的手酸了。

    湛一凡躺在船上满足的眯着眼睛,薄荷跑到浴室去洗手,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明明舒服的是湛一凡,可她为什么心里也会有一丝迤逦的感觉?而且红霞满脸飞……春心荡漾!?

    薄荷把手洗干净了又拍了拍自己的脸,总算是冷静了一些。

    其实她知道,湛一凡如果真的不顾自己是能强来的,好几次机会他最后都放过了自己。薄荷虽然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她总是听过不少这样的事情,男人喜欢强上,女人喜欢被强上……又摇了摇头,她最近的思想也是越来越强悍了。

    灰溜溜的从浴室溜出来还没容得床上的男人说一个字薄荷就向更衣间跑去,‘碰’一声甩上更衣间的门,穿上的男人一个翻腾坐起来摸了摸鼻子,盯着更衣间的门却是一笑:“女人害羞咯……”

    趁此机会湛一凡也整理了一下仪容,把脸上满足的表情也给收拾了一下,虽然还不是太爽,太总算是解了一下饥渴。况且,有一就有二,有二还怕没有三吗?男人阴险的一笑,反正她是跑不出他的手掌心儿了!

    薄荷磨磨蹭蹭的换了大衣,整理了一下头发,戴了围巾,与平日里工作装的模样相比女人味已经十足。而且薄荷的皮肤也不错,最近这段时间也开始保养,所以原本就白的脸颊开始有些粉嫩娇人,看起来也是水灵灵的。头发一搭理披散下来,隐形眼镜一戴上,刻板的检察官形象一扫初之,这美人模样便也就落了出来。

    湛一凡看着薄荷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我家女人到底是个美人儿。”

    薄荷汗颜,难道她从前就真的那么丑了?

    湛一凡和薄荷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难免不让人遐想,所以走下来时爷爷的脸色有几分难看,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薄光已经去公司忙去了,薄氏还么有完全度过危机,只怕还要好一阵子才能真正的缓过来。蔡青奕吃了饭也出去了,至于出去做什么避免不了购物、麻将之类的局子。

    薄烟起来正在吃早饭,看到薄荷和湛一凡一起下楼有些惊讶的样子:“咦?姐,姐夫你们怎么一起下来了?姐夫昨晚什么时候来了吗?”

    薄荷瞟了薄烟一眼,冷冷的道:“一凡是早上来的,吃饭就吃饭,什么思想?”说完便大步的向玄关处走去,义正言辞的厉呵让薄烟很是一愣,薄荷哪里当着众人的面呵斥过自己,不,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凶的对待过自己,从前就算那一巴掌也不算是今天这样的凶,如果她没看错,她刚刚看着自己的时候……还含着一抹厌恶?

    薄烟死死的捏着筷子,一时也忘了隐藏自己脸上的愤懑、委屈和怨,一旁的薄老夫人瞧在眼底一愣,这平日里乖的像个小太阳的二孙女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虽然薄荷的态度已经让她够诧异了,原本也想帮二孙女说说薄荷刚刚的态度,可是看到薄烟这样的表情薄老夫人硬是将那些话给咽进了肚子里,自己的脸上也浮出一丝考量的表情来。就连湛一凡和她打招呼她也没有在意……

    “奶奶……”薄烟神情突然一转,转向薄老夫人已经是满脸的委屈,薄老夫人很快悟过神来,呐呐的答应了声:“啊?”

    “姐姐刚才好凶哦……”薄烟委委屈屈的垂着头,给人一种刚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错觉的感觉。

    “你姐姐这两天估计……是压力太大了,你也别放在心上啊。快吃了饭,让子华带你去玩去,奶奶今天就去和湛家把你们两对的婚期都商量下来。”薄老夫人拍了拍薄烟的肩便转身而去了,薄烟垂着头眼眸微颤,刚刚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难道被奶奶全部看在眼里了?抬头望着和爷爷一起远去的奶奶,薄烟突然有些心慌起来。

    湛一凡自然是开着车来的,上了车薄荷就打开音乐,听着音质效果特别好的音乐薄荷也随着点起脑袋来,这日子才是舒心的啊……除了早上让她手酸的事儿,到现在还有些酸痛呢。但是刚刚呵斥薄烟,她是真的从身心都感觉舒畅,她人薄烟很久了,那丫头总是能给她添堵,从前忍着,现在她不想忍了,该呵斥就得呵斥,谁让她是姐姐呢?

    哈哈哈哈……

    薄荷想着想着便真的开心的笑起来,开车的湛一凡扭头望来看到她笑自己也勾起唇角。

    “从前都不觉得做姐姐有什么好处,可是今天我是彻底的尝到了,哈哈……太开心了,嗯,以后要多做点儿姐姐应该做的,这是权力啊。哈哈哈……”

    越想越乐,甚至拍了两个巴掌,一旁的湛一凡反倒无奈了,这低级趣味的,这就算开心了?依他看,得多整治整治,非得把事情闹大不可。反正他一眼就看出那薄二小姐的深沉心思,比起薄荷这直来直往的性子,他还有些忧心他家猫猫对付不过呐……不过今天看来,也不必操太大的心思,随着她去折腾吧。

    “咦?这是哪里?你要带我去哪儿?”等薄荷一个人在那里乐完了才扭头发现湛一凡已经载着她到了市区,而且方向是她未知的。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湛一凡神秘的笑了笑竟然不说,薄荷‘咦’了一声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坐在车里,反正湛一凡又不会把她带去卖了,那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坐着等他带她去那神秘的地方吧。

    湛一凡见薄荷没追问有些了然无趣:“真的不好奇?”

    “好奇啊,可你不说我又不能撬开你的嘴。”薄荷显然是一个不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好奇宝宝。

    湛一凡叹了口气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不亲。”薄荷拿出手机来摆弄,发了条短信给花延曲问他们是准备和她一起吃晚饭还是吃午饭。

    正好红灯,车子堵的长长一串。

    薄荷不给面子,湛一凡便主动侧过头来在薄荷脸上落下一个吻,左手扶在薄荷副驾驶车座后上,右手握住薄荷正在编辑短信的手。

    薄荷抬头望他,他已经坏坏的勾起唇角淡淡的道:“既然你不就来,那我就来就你。两口子,总要有点儿情趣才能过日子的。”

    湛一凡的身上总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不是香水味,他和她一样,都不喜欢香水。

    可是他身上的味道薄荷就是喜欢,好像有点儿阳光……有点儿薄荷……有点儿清爽,薄荷总觉得很温暖很安全。湛一凡很少这样亲薄荷的脸颊,他总是霸道的堵住她的嘴一阵狂吻,这样温柔的只亲吻脸颊还真是……几乎没有。但是这个吻的杀伤力,和这一句话的杀伤力,显然比一个激烈的吻还要大。

    薄荷微微的红了脸,望着湛一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是不是太无趣啦?过日子么,是该迎合着来点儿情趣的……她知道自己有时候的确有些古板,有些克隐,那她以后慢慢的改?

    “带你去看看房子。”湛一凡看薄荷那小眼神儿就能清楚她的想法,她不故意掩饰情绪的时候还是挺容易看明白的。

    薄荷这下又怔住了:“房子?”确实没想到。

    “不想住别墅的时候,就去公寓住住。前些日子说过的,我没忘。”他这些天一直让李泊亚在办这件事,云海市的房价并不便宜,和伦敦的差不多,但是对于湛一凡来说多买两套房子实在只能算是九牛一毛,所以这事儿一早便准备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和薄荷一切有关的,总是情不自禁的愿意非常上心。那是他妻子,他不上心,谁上心呢?不为了她而上心,又能为谁呢?一辈子,不就寻个温暖的家温暖的人儿过温暖的日子,拼搏再多都不过是打发一辈子太长的时间的一场战斗,回到温暖的家才是最终的目的。

    况且,他等这个人,还等了三十三年,谁也没他等得久,等的迫不及待,甚至……心甘情愿了。

    薄荷也是非常渴望家的人,所以对于湛一凡如此办事的效率她还是非常开心的,心里对他又是多了一分上心,瞧,这坏家伙还是如此的温柔体贴。

    有两处房子。

    一处是花园小区里面的居民住宅,绿化很别致静雅,也很安静。

    另一出是电梯公寓,不是小区式,带了些商业化。有错层式的户型,也有一百二十坪设计不错的户型。

    都是李泊亚挑选出来的,离市中心比较近,有便利的交通,性价比很高,环境高档,周围还有各种商场,购物玩乐都比较方便。

    两边都看过了薄荷心里也在做比较,湛一凡再给她系安全带的时候问:“比较喜欢哪一种?还是要再看看?”

    “其实我比较喜欢错层,楼中楼那样的。电梯公寓,下面是客厅、书房,厨房,餐厅。楼上是卧室、更衣间。多好啊。”虽然这样房子平视的面积不是太大,但是卧室的面积她很喜欢。总感觉,把生活和起居分开了。

    “但是我又不喜欢那商业化的电梯公寓,小区的风景比较好,又安静。所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比起别墅,薄荷比较喜欢小房子小户型是真的,所以非常喜欢出租屋。

    “那这样,我们买小区的房子,买最上一层,将户型改成错层式,不就好了?”这还值得犹豫?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合二为一的。

    薄荷一听,还真是一个合二为一的好主意!想想刚刚看的小区的户型,还有环境优雅安全设施都是一级,顿时乐了,不停的点头着头:“嗯嗯嗯,好,那就这个了!”

    湛一凡摸摸她的脑袋才起身关了车门绕过车前回到驾驶座,薄荷已经开始想装修风格了,是地中海呢?还是田园风?是现代田园还是英国田园?

    薄荷在纠结装修风,湛一凡拿着她的手机翻了翻,看了短信才递给她:“你朋友说晚上碰面。”

    “回短信了?”薄荷也不介意湛一凡先看了她的短信,反正她是觉得自己没什么秘密。

    湛一凡勾了勾唇:“我们去吃午饭吧。”

    “吃什么?”薄荷将电话搁下摸了摸自己平扁的肚子,的确是饿了。

    “你想吃什么?”

    蹙了蹙眉,薄荷真的思考了起来,想了会儿才道:“嗯……我想吃汤锅,我想喝汤,养养胃!”虽然最近一直在养胃,而且胃口也真的好了许多,所以想要再接再厉。

    “等一下。”湛一凡拿出自己的电话,很快就找到了距离他们所在位置很近的一家菌汤店。

    专门的汤锅店,主打是各类菌菇。

    薄荷和湛一凡一走进菌汤店就引来不少视线,中午吃汤锅的人没有晚上多,但是这大冬天的也算热门,所以薄荷想找个靠窗的座位竟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服务员领着一直往里面走,薄荷瞧着一路上不少人拿着手机偷偷向他们拍照,薄荷知道自然不是拍自己而是拍自己身边那位模特似的男人。

    脸色沉了沉,这些女人是没见过男人吗?

    伸手一把挽住湛一凡的手臂,就像宣告占有权那般微微的扬起自己的下巴,果然周围一片的女人不少都收起了手机,各种不平的愤视也随之而来。薄荷一一迎接甚至一个个瞪了回去,她平日里瞪着自己的饿下属,一个个都像耗子见了猫似的怕她,这就足以说明她眼神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一个个败下阵来,薄荷迈着轻快的脚步挽着男人乐呵呵的朝里面走去,虽然面上还是寒若禅病……薄荷兀自高兴着,自然没发现被挽着的男人此刻又是如何的开心,让那些女人嫉妒的正是这男人低头瞧着她的那温暖小眼神儿啊。

    正要坐下,突然听得旁边传来一声有些熟悉的低呵:“别说了,张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话还未完,一个男人便已经走了出来,薄荷一怔:“洛倾城?”

    不正是洛家的中医继承人,医术容貌都倾城的洛倾城么?

    真是无处不在的遇见啊……洛倾城也是一怔,看到薄荷亲密的挽着湛一凡脸色就更难看了,不过站着也没动。到是他身后又追出一个女人来,那女人的脸色很是难看,瞪着洛倾城理直气壮的问:“我是两边家长介绍来和你相亲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不给我一个机会就拒绝了我……至少我们也该互相了解一下,这样,我们不去宾馆,去酒吧吧?那地方很有情调的……”

    薄荷咋舌,现在的人相亲也太主动直接了吧?宾馆和酒吧是那么好的地方?

    “咳。”薄荷轻轻的咳了一声,不忍再看洛倾城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要让洛以为知道他哥哥在面前出糗她却见死不救,洛以为那丫头定要找自己的麻烦的。

    “这位小姐,你还是先回去吧。洛先生已经做出一副对你不感兴趣的态度,你还是别自找没趣哈。”薄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

    那张小姐瞪了薄荷一眼:“你是谁?关你什么事?”眼光又一转,看到薄荷身边的湛一凡,眼眸立即透出一股更感兴趣的目光来,这男人好像更帅呢……而且也多金似的,这气质像模特似的……

    薄荷蹙眉,瞄就瞄吧,还敢当着她的面对她丈夫表示感兴趣?想死!

    薄荷身形一晃挡在湛一凡的身前,虽然也挡不住什么,可是她的动作还是让那张小姐不爽:“你让开!”说完便拉着洛倾城的胳膊似乎要走,她似乎也知道湛一凡那样的极品美男不是自己能染指的,她这样的要是真能抓到洛倾城这样的,那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薄荷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脸皮比城墙倒拐还要厚不说,这目中无人的自大很是让人不爽。

    “你愿意跟她走吧?”薄荷抬头质问洛倾城。

    洛倾城立即摇头:“不愿意,我讨厌这女人!”他的厌恶已经写了满脸,可是这女人就像个八爪鱼似的不放手。

    薄荷冷哼哼了两声掏出电话来快速的拨了号贴在耳边便道:“喂?110吗?这里有个疯女人缠着一个男人,你们快来……”

    “你!”那女人一见薄荷竟然报了警,愤怒的瞪着薄荷立即便撒手扑上来:“你竟然搅我的事,竟然还敢报警!”

    一直在后面看戏的湛一凡见疯女人竟然扑向薄荷还怎么看得下去?揽着薄荷的腰轻轻一闪那疯女人就一个跟头蹶在地上。

    薄荷原本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她就知道身后的湛一凡不会不管。

    那疯女人毕竟不是真的疯女人,这一跌周围的人都在笑自己也知道丢人了。抬头愤怒的瞪着薄荷胸口憋着一股气。

    “还不走?等警察来抓你把你送回家?”薄荷微微一个瞪眼,凶光乍现。

    那女人不再犹豫的就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外跑去。

    薄荷掩了掩唇,看吧,不用暴力恐吓也是能解决事情的。

    “你真报警了?”担心的是洛倾城。

    “怎么可能?”薄荷一副‘你傻啊’的表情,这种小事情这种女人还不需要真的报警。

    洛倾城松了口气:“谢谢你。”

    服务员立即回过神来领着薄荷他们坐下,洛倾城还站在那里,薄荷处于礼貌的问了句:“还吃吗?”

    那洛倾城竟毫不客气转身便真的坐下来,薄荷张了张嘴,本以为这洛倾城是个羞涩含蓄的,原来也是个不客气的主。

    “咳……刚刚没吃饱。”洛倾城红了红脸解释了一下,眼神一直往薄荷身边的湛一凡瞅去,薄荷立即介绍:“你们应该见过的,在因为的订婚宴上。湛一凡,我……丈夫。洛倾城,以为的哥哥。”

    两个男人握了握手,湛一凡的脸色并不是太友好,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洛倾城的脸色也不是太和善,迟迟疑疑的问薄荷:“你们已经……结婚了……?”

    “算是吧,马上举行婚礼了。”薄荷喝了口刚刚倒好的茶,湛一凡已经点好了菜品,并吩咐早些上来,看的那点菜的小妹一副不舍离开的模样。

    洛倾城点了点头,模样若有所失。

    不一会儿汤锅端上来了,一口大大的石锅还盖着石锅盖,里面的菌菇一阵阵的冒出香味来,三个人也没多说话,等汤锅一好便都埋着头认真的吃了起来。

    洛倾城吃的一点儿也不少,真难以相信他刚刚才从另一桌下来。

    还好湛一凡点的菜很多,所以薄荷吃的也很饱,就是付钱买单的时候服务员竟然说洛倾城已经买过单了,这让薄荷意外,他为什么要买单?

    洛倾城站了起来道:“算请你们吃饭吧,上次妹妹订婚你们一口没吃就走了。也算……谢谢你两次救我。”

    虽然这饭不贵,可是薄荷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洛倾城也没多说便走了,薄荷出了饭店叹了口气:“这洛倾城还不错,就是这么不停的相亲有点儿可怜了。”就善良的祝他早些遇到个好的吧,薄荷如此想着。

    一旁从刚才开始脸色就有些不对湛一凡听了薄荷这话转身便走了,薄荷眨了一下眼,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只是溜步跟了上去。

    湛一凡这次没有绅士的给薄荷开门系安全带,薄荷总算意识到点儿什么,自己坐上车拉上安全带才一眼一眼的瞄着湛一凡,这脸色阴霾的……就好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欸,你怎么了?”薄荷伸出细白细白的手指忍不住的戳了戳湛一凡的胳膊问。

    湛一凡瞄了薄荷一眼也不回答启动车子便蹿了出去,那小眼神却写满了不爽。

    车子在拥挤的立交桥上缓慢前行,薄荷郁闷的摸摸鼻头,终于意识到点儿东西,难道是因为洛倾城?他该不会是因为洛倾城而吃醋了吧?但是有什么醋好吃的呢?她和洛倾城可是清清白白没有做出半点儿能让他吃醋的事情啊!

    可是就这么闷头也不理她,薄荷总觉得不是那么个事儿,自己又没错!于是转头自己便是理直气壮:“喂,你再不理我,就停车,停到边上,干脆今天也别见花延曲他们了,我们这就各回各家吧!”绝对不是威胁,而是两个人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让花延曲看见又是个什么事儿?本来见朋友,就该是高高兴兴的,更何况她还认了个干女儿呢!

    湛一凡握住方向盘懂得手顿了顿,车子还是继续前行,本来就行的慢,薄荷真要下车的话根本不需要停到边上便能下了。只不过这是在瞧上而且是马路中间,下车很是危险罢了。

    许久,湛一凡终于开了口,声音确实不凉也不热的道着:“没事了,我刚在想事情。”

    “想什么?”薄荷憋着自己还算平和的语气质问。

    “想那个洛倾城,是不是喜欢你。”

    “咳……”薄荷自己呛住自己了,扭头诧异的看向湛一凡脸色有些窘迫:“你瞎说什么?”那洛倾城怎么可能……喜欢她啊?他们才见过几次,而且她第二次去的时候洛家人都知道自己要定亲的事情了。

    “他看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还有,你可怜他相亲的遭遇……”湛一凡其实不愿意承认自己在郁闷这些事情,他是个大男人,还是一个并不年少的男人,承认就说明自己的小气,自己的别扭。可是不说,他家的猫猫不愿意了……

    “我……”薄荷哑口无言,洛倾城看她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她倒没有在意,也没精力没那个心去在意,但是她还真的可怜洛倾城。

    沉默了一阵,薄荷突然‘噗’一声又笑了出来,湛一凡揪着眉向她看来,他很可笑吗?磨了磨牙,就知道她会耻笑自己的!

    薄荷挥了挥手,似乎也知道自己没忍住笑有些过分了,‘哈哈’了两声才微微的红着脸打趣的望着湛一凡问:“欸,湛一凡同志……我可以把你刚刚的行为看做是吃醋吗?”

    “吃、吃醋?”方向盘猛的打滑,却也只是瞬间,很快便又被稳重的控制了回来,冷冷一笑,男人的笑意带了几分讥诮似的:“笑话,怎么可能!我是作为一个男人,对有企图侵入我婚姻围墙的敌人有着敏锐的嗅觉罢了!”

    薄荷盯着湛一凡那有些冷硬的侧脸,别扭呀……承认会死么?

    “湛一凡,你紧张,你需要掩饰的时候,眼眸会向下垂,不说那故意的讥诮笑意和冷硬的侧脸吧,就说你的嘴角,会微微的抽动两下,你发现过没?”

    “是吗?”湛一凡嘴角轻轻的抽动两下,很快的挑眉,又很快意会。猛的扭头瞪向薄荷,薄荷捧着肚子已经‘哈哈’大笑,太逗了,湛一凡竟然被她耍了一通,哈哈……!

    湛一凡眸内闪过一抹精光,竟然被他家猫给摆了一道,真是想不通啊,是自己对她的警戒太低了么……不过,应该说自己对她是完全没有警戒所以才能让她刚刚给耍了!看薄荷那开心的样子,湛一凡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看在她观察自己这么入微的份儿上就饶了她,晚上总要吃些豆腐弥补回来的。

    薄荷笑着笑着不笑了,湛一凡那透着淫光的视线让她的心一阵虚一阵颤抖,他又在想什么?

    *

    下午一直在兜风,到了四五点的时候便往约定了花延曲一家的地方赶去。

    相约的地方是市中心一家比较高档的饭店,地中海的装修风,浪漫而又清新。因为价格比较昂贵,所以到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

    薄荷和湛一凡先到,要了一个小包间,靠着窗,能看到外面的繁华景象,窗外还有几个小花盆映衬着进门左右两边的海岸油画有着特别异域的感觉。

    不一会儿花延曲带着陈妃和女儿来了,一进门陈妃便拥了上来给了薄荷一个热情的拥抱,薄荷有些尴尬,没想到陈妃这样热情,反倒让她显得矫情了。

    再弯腰蹲在地上看着花延曲牵着的花朵儿,四岁的小丫头粉嘟嘟的模样甚是可爱,模样比较像陈妃,羞羞怯怯的躲在花延曲和陈妃的身侧。

    “朵儿,我是干妈哦。”薄荷冲着花朵儿笑了笑,她是特别喜欢小孩子,因为她觉得小孩子才是世界上最干净最纯洁无暇的人。

    “对啊朵儿,叫干妈!”陈妃和花延曲都弯腰劝着花朵儿,但怯怯的花朵儿就是不停的往花延曲的背后挤,就是不叫薄荷。

    “慢慢来吧,我看她是怕我。我就是很难有小孩缘……”薄荷早就明白的,很多不了解自己的人都很难喜欢上自己,更甚者只因为对她那冷漠、高傲的第一印象就讨厌自己。

    “每天在家里还念叨什么时候带她见干妈,真见到反而害羞了!”花延曲有些叹息的道,薄荷目光温和的向花朵儿看去,突然想起湛一凡还在背后便侧身将湛一凡微微的拉上前来介绍:“对了,一凡,这是我大学的好友,也是我的学长花延曲。这是陈妃,是我大学同学,他们是夫妻。”

    向湛一凡介绍完了薄荷又向花延曲介绍湛一凡:“花延曲,陈妃,这是湛一凡。我……即将举行婚礼的丈夫。”这话是没有语病的,即是丈夫,又道明了还没举行婚礼,能不能听懂就是花延曲他们的事情了。

    花延曲和陈妃急着打量湛一凡都没注意听薄荷的一语双关,湛一凡勾了勾唇角大气的主动伸手:“你好,我是湛一凡。”

    花延曲自然也不失风度的伸手而握:“你好,我是花延曲。看新闻看过你们订婚的喜讯,这丫头倒是没主动和我说。”

    薄荷看了花延曲一眼,湛一凡也只是保持疏离的微笑并没说什么,薄荷和陈妃急忙推着各自的男人道:“坐坐,都坐下来吧。薄荷,你挨着我和朵儿坐吧,多熟悉熟悉朵儿,我们也叙叙旧。”

    叙旧?薄荷没从心底冷笑出来,是陈妃真的忘记从前了,还是自己太小心眼儿了。毕竟她和陈妃并不是什么友好的关系。

    说起薄荷和陈妃的故事,大抵比较古老的校园破事儿。

    花延曲是学生会会长,薄荷为了避免每天早上要跑步这事儿便主动申请加入了学生会生活部,最后荣幸的成为生活部部长,这也才认识了花延曲。陈妃是外语系的系花,人长的美不说家里也有几个小钱,所以在学校有个小团队,以她为首的女生们很是嚣张,每天不跑步不打卡,还处处破坏校园风化。

    某日,薄荷作为生活部部长直接杀到陈妃的寝室要求陈妃带领她的虾兵蟹将每日准时跑步打卡,陈妃却直接和薄荷杠上了,还说早就看薄荷不顺眼。后来才知道陈妃是因为暗恋花延曲,而花延曲和薄荷一直走得近所以陈妃才这么嚣张的、嫉妒的、公开的和薄荷作对。但薄荷开始并不知道陈妃的心思,所以和陈妃很是杠了一段时间,第一学期陈妃很光荣的重修了体育课,跑了几个八百米,命都差点儿没了,为了这事儿还有不少女生堵过薄荷厕所准备整她。

    但薄荷又岂是那么容易让人整到的?陈妃的人堵她一次,她就让陈妃多跑十次八百,如此以后陈妃便不敢再让人堵她……却也和薄荷明着暗着对着干了两年,直到花延曲毕业这事儿才消停了些。后来听说花延曲和陈妃结婚了,薄荷后知后觉的总算明白了些,现在陈妃突然过来就抱着自己,她是真的不太习惯,总觉得她和陈妃算不上友好关系。

    可是如今的陈妃到是个实心眼儿的人,和花延曲结婚了孩子也生了,少了从前的妖娆和风尘,竟然朴素了起来。不施脂粉的脸看起来比从前好看,生了孩子的身材也不见有任何变化,还是那样高挑修长,给人的感觉也和从前不一样了,也许是少了那股子嚣张的气焰,多了平易近人态度。

    “以前啊,你都不知道,每期末你能把我几乎整死,我不就叫我的人堵你两次嘛,你就要我命似的,整个学校没人敢堵你的,哎……想起以前的风光我还蛮怀念的,当然除了每一次的八百米……”

    薄荷笑了笑,陈妃比以前坦率了,或许从来都是坦率的,只不过从前因为花延曲和自己杠着所以并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只以为她是一个吃饱了没事儿干的花瓶女人,可今天薄荷不得不说自己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了。

    两个女人说说笑笑,两个男人那边确实异常的沉默。

    菜品都上齐了,全部都是不便宜的菜式,是湛一凡在花延曲他们来之前点的,口味是薄荷还记得的几样,所以想着也没什么不妥。

    花延曲看了那些菜式菜色一眼,看着湛一凡似笑非笑的突然问:“湛先生在海岩岛的生意我也有所耳闻,据我所知,湛先生家里是做娱乐设施的?”

    湛一凡喝了一口茶,低沉的眸色轻闪,却还是淡淡的‘唔’了一声算是回答。

    “在官不言商,薄荷你还真敢嫁。你的前途你想过吗?”

    薄荷蹙眉,看向花延曲:“什么意思?”

    花延曲也不迟疑思虑便答:“湛家的家世,对你的前途弊大于利!”

    薄荷看了湛一凡,湛一凡还是低头喝茶,看不清眼底的神色。陈妃有些着急的瞥了花延曲一眼,他不是来吃饭吗?怎么突然说这些!再看薄荷,薄荷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劲儿了,那可是每次面对自己的时候才有的表情啊……

    “花延曲,据我所知,没有法律规定政府工作人员不能与商为婚!据我所知,陈妃父亲是商人,据我所知……我家也是商人,为何你娶得,容子华娶得,我薄荷偏偏嫁不得!?”这花延曲今晚是挑刺吗?一进屋二话不说就给她说这些让她不快的事情!所以薄荷也是毫不客气的便呛了起来。

    花延曲笑了笑,也不因为薄荷的口气和话而恼,反而转了话题又看向湛一凡道:“据我所知……你们是指腹为婚?而且在这之前从未见过对方?也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而且……薄家这次遭遇了经济危机,所以湛氏出来帮忙,虽然也是应该的,但是让我很是怀疑这场婚姻的目的性……还有薄荷,你甘心这样吗?你的心呢?我不相信你们有真的感情……”花延曲问话问的很快,而且间接不断一个接一个,让薄荷气恼的是花延曲根本就不看她,也不管她的态度,就是一个劲儿的质问湛一凡。

    薄荷眯起双眸,这花延曲今晚是怎么回事儿?她怎么觉得他是纯属找事儿?这些问题该他问,他能问吗?这个白痴!

    薄荷气得磨牙,右手边的湛一凡却突然在桌下按了按她欲要站起来的腿,薄荷望向一直没发言的湛一凡,湛一凡神如鬼魅的抬起有些阴沉的脸,直接也不避讳的看向花延曲冷冷便道:“虽然我和薄荷才相见不久,可我们的亲事却是从她还未出生便已定下来的,我心心念念她二十八年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有资格。即轮不到你来过问,也轮不到你来质问,要说薄家的事,既然我要娶她,这点儿诚意还是拿得出来的。如是别有用心的人,那么……滚!”

    他才不管这花延曲是不是薄荷的朋友,既然惹他不爽,有多远就滚多远,这样的朋友他还能再让薄荷接触?纯属居心不良!

    花延曲闻声色变,显然也被湛一凡的不客气逗怒了。薄荷抱着怀看着花延曲,花延曲今晚的表现让她实在生气,所以她并没打算当和事老,既然真要那么爱管闲事,那就依了湛一凡那个‘滚’字。

    陈妃左看右看,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一旁想吃东西,可是大人都没吃自己也不敢动的花朵儿看看爸爸的脸色,再看看最右边叔叔那恐怖的脸色,终于‘哇——’的一声便嚎啕大哭了出来。

    “好可怕……呜呜……脸色好可怕呀……”花朵儿小朋友躲进妈妈的怀里边哭边喊,薄荷睨着眼眸看了湛一凡一眼,还真是……脸色恐怖的很呢!花朵儿该不会是被他……给吓哭的吧?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