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082 新的态度

082 新的态度

    薄荷这样一说,跑的最快的是蔡青奕,一点儿也不掩饰的就将薄烟给拉了起来还拉到了自己身后去,意图之明显,怕薄荷还未完全消散的病菌传染过去。

    薄荷没有心凉,也没有难过。

    这样的感情早就在明白身世的时候透透彻彻了,如今没有了那根血缘线的羁绊,什么都是清清楚楚,自然也就不期待,没有期待也就没有感情,更不会有从前那样诸多的反复的不甘、心痛那样的感觉了。

    奶奶叹了口气,没有避着薄荷,而是露出一丝担忧的问:“现在好多了吗?”声音也柔和了不少,不似刚才的无情。

    薄荷心里并没有感激奶奶此刻的温柔,却还是淡淡的‘唔’了一声:“没事了。那我……上去休息了。”薄荷转身缓步的离开,爷爷轻咳了一声在后面提醒道:“大丫头啊,一会儿下来吃饭,给你做些清淡的。”

    “谢谢爷爷。”薄荷头也没回扶着楼梯上楼了,她不想回头,她怕自己回头会看到爷爷和奶奶眼底的那些漠然。此刻她才真正明白,爷爷和奶奶并不是真的为她,从前她以为的那丁点的公平在现在看来都是不公平的,他们关心的永远都只是薄家。

    因为她还是薄家的孩子,身上躺着父亲薄光的血,所以她不能做出任何有丢薄家颜面的事情,就连夜不归宿这样的事情都值得他们对自己大动干戈。从前觉得公平,那是因为自己事事顺着他们,从不会做出半点儿有损薄家颜面的事情,可如今夜不归宿成了不听话的表现,薄烟未婚有孕却依然无风无限……从前觉得的公平,是因为自己没有叛逆。如今有了对比,她才恍然发现,原来爷爷和奶奶依然是一样的,薄光和蔡青奕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偏爱这薄家的二女儿,正统的薄家血缘。

    薄荷还没走完楼梯又听得蔡青奕在楼下有些抱怨的道:“这孩子我是越来越管教不住了,我看她是连‘妈’都不知道叫的东西了……”

    东西?薄荷捏了捏拳头,严寒冷光,垂眸。

    薄荷回房间躺在船上叹了口气,好累啊……一踏进薄家她就觉得全身心的疲惫,那比火车碾过的滋味还要难受。突然觉得可笑,湛一凡为自己撒的谎竟然成了‘事实’,竟然成了薄家人要的理由。

    嫁给湛一凡,嫁到湛家去是不是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湛一凡那样的人……会对自己好的吧,他不会让她觉得身心疲惫吧?薄荷竟然非常期待了起来,想着想着却一个巴掌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她竟然如此想,一定是疯了!

    躺了一会儿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浴室放水泡了个澡,刚刚围着浴巾出来就听到田妈在门外敲门道:“大小姐,晚餐好了。”

    “哦,我知道了。马上下来。”薄荷确实有些饿了,中午因为花延曲和容子华的事情也没吃多少。

    薄荷擦了擦头发,换了运动服头发也没干便下楼了。

    刚刚下楼就听得一阵笑声,薄荷蹙眉,这不是……花延曲么?

    “爷爷奶奶,这是我们海岩岛的特产,你们尝尝。还有这个美容品是送给伯母的,这个茶叶是送给叔叔的,都是海岩岛的好东西呢。”

    “哎哟,你这孩子。来家里做客怎么还送这些?真是客气而来啊。”

    “就是啊。下次别这样了。”

    “以后我到云海市还得多多承蒙你们关照呢。”

    “你和子华是朋友,以后和我们薄家也是一家人了,没事儿也要常来坐坐。”

    “是啊,我们都欢迎你。”

    随着薄烟的话薄荷缓慢的从楼梯口走向偏厅,这一瞧,不正是花延曲那厮,穿的一身西装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正一脸灿烂的对着薄家的人,那模样……就像一个上门让长辈审讯的女婿似的。

    薄荷蹙眉,还没说话奶奶就先看见了自己:“小荷啊,快过来。子华的朋友今天来做客人了,你来认识认识,和你们还是同僚呢。”

    薄荷缓步走过去,倒是面无表情的。

    花延曲盯着她笑,一脸的开心,薄荷却忽略了他的笑容只看了容子华一眼,对上容子华盯着她的视线自己也是一颤,容子华的视线……为什么是这般?薄荷蹙眉,他们两个人要做什么?

    “爷爷奶奶。”薄荷只叫了声自己的爷爷奶奶,至于一旁的蔡青奕和薄光那是叫也没叫直接便忽视了。

    一次也就算了,这第二次蔡青奕有些不满的蹙眉真要说什么却被奶奶一手抓住,蔡青奕蹙了蹙眉这才作罢。薄光也是蹙眉,不过并没计较什么,薄烟却生了些心思,坐在容子华身边瞅着薄荷,一副打量的眼光,这次是毫不掩饰的打量了起来。

    薄荷走到花延曲身边去,看向那两人的脸,早上的淤青哪里还有?不过脸似乎比往常又白净了些,难道扑了粉?薄荷觉得好笑,可是又为花延曲一声招呼也不打就跑来而感到有些愤怒于是伸脚便朝花延曲踢了过去,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上,其实也不重,就是很普通的对熟人的那种踢法,踢了还冷冷的问了一句:“你滚来做什么?”很是盛气凌人,不知书不达理的模样。

    薄荷这一脚,自己是觉得没什么,花延曲更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落在别人眼里却不一样了。

    爷爷一把就把薄荷给拽了过去严厉的斥责:“做什么?大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你待客的礼数?你太让我失望了!”怎么上来就给了人一脚,任谁都会觉得薄荷不懂事。

    奶奶在一旁也训斥:“小荷,你这是太不懂事了,快给人家花检察官道歉!”

    蔡青奕冷哼哼的刻薄起来:“哼,越来越不懂事了,真是丢我的脸!”

    薄光沉着脸也瞪着薄荷,为这个行为越来越叛逆的女儿也甚是丢脸似的。

    薄烟也不知道薄荷认识花延曲在一旁也道:“姐姐,你怎么了?你平时不这样的……”

    她平时?他们真的理解她吗?这一家人,没有一个人真正的了解自己吧!

    薄荷闷着生似乎不准备解释,容子华心里却有些异样,她和薄荷关系好的时候薄荷是对他百依百顺,虽然工作上依然严谨但是却从没像对花延曲那样上来便是一脚的随意,那样的薄荷……似乎才是更加的真性情一些,让他瞬间有些嫉妒花延曲起来。

    花延曲见薄家的关系似乎一下子紧张起来才立即站起来解释:“没事儿,没事儿!跟挠痒痒似的,一点儿都不疼,真滴。再说,我都习惯了,这也是……我们的相处方式啊!”花延曲笑眯眯的解释让薄家人都是一愣,这话……怎么说的?越想话越不对,感情这两人是……

    容子华也遂解释:“他们本就是认识的,在学校的时候薄荷是学妹,那个时候都是学生会的干部。而且,他们的关系比我们的关系还要好呢,也常让我嫉妒!”

    容子华这话有些模棱两可。不清楚的,都以为他是在说他和花延曲的关系对比花延曲和薄荷的关系,可是薄烟这个有心的清楚的很是一颤,立即便想到了容子华是不是在说……他和薄荷的关系对比花延曲和薄荷的关系?他嫉妒什么?

    薄烟望着容子华,脸色有些苍白,身形有些摇晃,薄荷甚至看到了她那紧捏的手指和紧抿的唇。一股无法言喻的畅快竟从薄荷的心底升起,这样的话是容易引起误会,可她并不会那样想,但是薄烟一向患得患失她会那样想让薄荷一点儿都不意外。看到薄烟那模样,薄荷竟然觉得畅快,就算是她心胸狭窄吧!

    薄荷冷哼了一声没搭理花延曲那笑的灿烂的脸转身便向餐厅走去。花延曲立即起身跟上在薄荷身后低声问了句:“你怎么头发都没弄干急跑下来了?太不爱惜身体了吧!”

    薄荷原本对花延曲不打招呼就来的怒气也消散了,还是一个外人担心的多些,全家人竟没一个问过这句话!不过薄荷还是没搭理花延曲,她喜欢披着头发,他管的那么多?

    反正现在的薄荷是瞅谁都不爽。

    随后起身的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都有些意外了,没想到大丫头还有这人际关系啊。看来大丫头是真的出息了!

    薄光也由刚刚的失望到现在的满意,看到薄荷这丫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外交关系的嘛。

    蔡青奕却是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但这样也太没礼貌了……”

    薄老夫人也觉得,即便是朋友,当着自家长辈的面子也不该让别人下不了台啊。可是,心里却还是有些乐呵,看刚刚那花检察官吃了薄荷那一脚的样子,觉得真真是有趣啊!

    薄荷率先在餐桌坐下,免不了又被蔡青奕唠叨一阵,都是些不知道礼数的说法。可是薄荷现在已经不在乎那些了,做那些给谁看?反正没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还不如自己活得自在些。

    吃饭的时候薄荷一直埋着头,他们聊他们的自己也不插话只是埋头吃饭,也是真的吃了不少,让对面的花延曲很是意外的道:“以前你的食欲很差,所以瘦的像纸片人一样。所以今天我看你终于胖了一点点还在疑惑怎么胖起来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食欲变好了。”

    薄荷抬头看了花延曲一眼闷闷的道:“哦……喝了几天中药,养了阵子,胃好多了。”

    奶奶一听立即蹙眉:“丫头啊,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

    “嗯,奶奶。我知道。”

    爷爷也给薄荷夹了些菜,看着薄荷的视线又多了些怜惜。那薄光动了动筷子似乎有意思也夹点儿,不过还是没动手。

    容子华看向薄荷,筷子动了动,坐旁边的薄荷突然道:“子华,我想吃鸡肉……”

    “自己作践自己吧。”蔡青奕也瞪了薄荷一眼,别人都是安慰的话,偏偏她是这般的凉薄还带了些讽刺意味。

    “烟儿啊,你怎么这么吃的?”容子华似笑非笑的看着薄烟,却还是温柔的给薄烟夹了些明明就在跟前的宫保鸡丁。可是眼神却似有似无的向薄荷的方向瞟来,在看到薄荷那冷然无动的侧脸是,眸低闪过一抹失望。

    蔡青奕笑道:“吃得才是好福气呀,以后一定生个儿子!”

    “肤浅,儿子女儿不一样嘛?”爷爷似乎对于儿子女儿没什么关系,爷爷在子嗣这方面还是比较开明的,所以当初薄光只有两个女儿他也没说什么,反正这家族企业并不能称霸世世代代,这儿子女儿血脉关系也是一样。

    薄荷埋头继续拔饭,她不想听他们的讨论,所以只有吃饭。花延曲给她盛了一碗汤推到手边,薄荷抬头看向他,花延曲眼带怜惜的看着她似乎有些话想说却还是咽了下去。

    怎么,看到她的家庭状况了?任谁一看应该都能看出来,这个家对两个女儿的态度吧。

    吃完饭,薄老爷子和老夫人要求大家一起聊聊天,薄荷也没什么意见,反正她也有心试探试探自己的身世问题。

    田妈端上饭后消化茶,薄荷吃的实在有些撑就喝了一些,蔡青奕看她这越来越没规矩的样子顿时有些不满的又教训道:“薄荷,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爷爷奶奶,你爸爸妈妈还有客人都在,你怎么就先喝起来了?”

    薄荷一愣,她喝个茶也是错的?在她眼中究竟什么是对的!?

    薄荷还没说什么花延曲立即匆匆的道:“伯母别怪她,别把我当客人,千万别,这不是让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我没把你当自己人!”薄荷气冲冲的回了花延曲一句,也有点儿撒气的意思。花延曲笑笑没说什么,爷爷‘碰’一下将茶杯砸在茶几上瞪着薄荷也不客气了:“大丫头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就算是朋友,人家花检察官来家里做客有你有这样的吗?别说是花检察官,任谁看到你今天的这张臭脸都会甩脸就走!”

    薄荷顿了一下,爷爷这话是没错,她的确迁怒花延曲了。

    薄荷看了花延曲,闷闷的道了句:“对不起。”

    花延曲见薄荷道歉似乎更急了,立即挥手:“没关系,没关系……”

    薄荷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完全蹬鼻子上眼吧!还说没关系呢!

    薄荷将茶推开也不喝了,其实也没多大个事情,薄荷吃的多谁也看见了,所以薄老夫人听薄荷道歉了也将矛头转向点火线蔡青奕道:“你怎么回事儿?我看你才是看孩子哪儿,哪儿都不顺眼!这小曲也不是外人了,和子华和小荷都是朋友,你才是存心不良!”

    “妈……我……”蔡青奕顿时觉得憋屈,她怎么就错了?都怪薄荷那臭丫头!

    薄荷为奶奶帮自己说话还是有些感激的,于是也趁着这个机会转话题问:“奶奶,你觉得我像爸爸妈妈谁多一些?”

    薄荷这话一出,薄光、蔡青奕、薄老爷子薄老夫人皆是一愣,就连薄烟的肩都似若似无的颤了一下。

    “小荷……这话从哪儿说?”薄老夫人脸色有些苍白凝重的转向薄荷,眼底也有一抹研究,以为薄荷发现了什么。

    “哦,”薄荷倒是不轻不淡的,“我就觉得,我这脾气吧也不知道识相谁,总是怪怪的。”

    众人这才皆是松了口气,原来是说脾气啊。

    爷爷笑道:“大丫头的脾气像我,像我。”

    薄荷笑了笑,她可不觉得,她倒觉得自己谁也不像。

    但是这话并没答出来,而是继续又道:“还有哦,我这相貌也奇怪,我每天照镜子也不知道像谁,这鼻子还是挺像爸爸的,可是妈妈……还是薄烟像些。”薄荷来来去去的打量薄烟和蔡青奕,薄烟看不出什么,蔡青奕倒是脸色有些煞白,薄荷抓住了这一点儿,问题果然是有的,至少心虚了。

    而爷爷奶奶薄光都是一怔,沉默的看着薄荷不知道她为什么突发此言。

    薄荷叹了口气不急不缓的又道:“我觉得应该像奶奶吧。奶奶的脸型也小,我也是。五官应该也是咯?”其实奶奶的脸上已经长满了皱纹,五官哪里看得清楚。可是薄荷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暗暗的松了口气。

    “是呀,像我,你小时候我就说了像我嘛。这叫隔代遗传来着。”奶奶忙着应和,可是那眼底的心虚却还是遗漏了出来。

    薄荷偏了偏头微微一笑,她的笑容有多假只有她自己知道,真眼说瞎话的功夫原来也是家族遗传。

    薄荷哪里知道,自己这一笑完全煞住了对面的两个男人。花延曲和容子华很少见到薄荷笑,应该说薄荷这个人很少笑,十根手指都数的出来。所以薄荷此刻偏着头望着自己的爷爷奶奶那样甜美的一笑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不常见,都是非常美的……薄荷本就是个美人,脸小,皮肤白,五官精致。如今又做了头发,染了发色,虽然白天戴着眼镜穿着西装在检察院里荡来荡去,可是晚上回到家里只不过换了个运动居家服披着还不太干的头发却已经完全另一个模样了,给人一种恬静而又舒适的感觉……

    “姐,我看花大哥很关心你呢,你们从前是不是……”薄烟突然插了一句话,像是来了兴趣八卦似的,薄荷却是一愣,薄烟,你想挑拨离间么?这伎俩也太没用了,关键是……没搞清楚事实,更没挑对人!

    薄荷挑眉,爷爷和奶奶也望来,他们的确从一开始就觉得这花检察官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薄荷身上。所以他们心底也不是很乐,这薄荷毕竟已经许了亲事了,而且前两天家里才大闹了一场,他们是不希望有变动的!

    “烟儿!”容子华低头蹙眉,有些不快的看着薄烟。

    薄烟在容子华的怀里扭捏了一下,手掌似有若无的摸着自己还平坦的小腹满脸微笑无害的道:“人家八卦一下嘛,反正姐姐现在还没结婚……姐夫也不在。”说完薄烟还无比调皮的冲着众人吐了吐舌,还真没办法让人责怪于她的无礼。

    “烟儿!”薄光也低声的警告了一声,这虽然都是自己人,但是薄荷的面子也还是要的。

    薄荷讥诮的笑了笑,看向花延曲又伸脚轻轻的踢了踢:“欸,不是明天请你和陈妃,还有我干女儿吃饭嘛,你怎么今天就跑来我还没问你呢?”

    花延曲眯着眼睛一笑:“迫不及待了,也想见见子华的老婆不是。现在是见着了……”花延曲的视线溜向脸色已经变得有些不对经的薄烟,“是吧,弟媳?”

    两个人这一问一答就把问题给说明白了,感情是薄烟多想了,原来薄荷都是人家孩子的干妈了。

    薄烟自知自己出了丑说错了话,人家都是已婚妇男还是个有孩子的她竟然也调侃,如果有外人在只怕都要拿鄙夷的眼光看她了。虽然现在只有家里人,可是薄烟刚刚那小家子气的表现顿时让爷爷奶奶心里都觉得不舒服,也有些明白薄烟刚刚是不是故意给薄荷找难堪呢?

    薄荷面无表情的折身往楼梯走去:“我先睡了。”虽然明天是星期六,可她也忙着呢。

    薄荷先行离开再也没人说什么,可薄荷今天的态度让薄家的人心里都有些疑惑,薄荷今日和往常似乎有些不一样?

    薄荷把头发吹了吹便躺床上,拿起电话看了看有些失望的放下,这么无聊的时候湛一凡也不知道打个电话问问,她已经不再和薄家人客气,不再战战兢兢,而是拿出真正的自己时时刻刻的和薄家战斗着……这样反而不觉得那么累了。

    躺在床上回想了一下今晚的事情,薄荷嘴角嚼着笑意沉沉的睡去,以后这个家里,谁也甭想再欺负她!

    *

    七点还不到薄荷就被敲门声给惊醒,田妈在门外低声的叫着:“大小姐?大小姐……”

    薄荷记得自己昨晚进房间门是反锁过的,所以田妈才不得而入。

    揉了揉头发,薄荷从床上懒着身子坐起来。下床穿了鞋眼睛还没完全睁开便已经走到了门边,开了门对着田妈有些急切的脸:“怎么了,田妈?”难得一个周六,她竟然连个懒觉也睡不安稳。

    “大小姐,湛先生来了。”田妈望了望楼下,知道自己打扰了薄荷的睡眠也有些愧疚,不过还是继续道:“已经来了半个小时了,是老夫人让我来唤您起床……”

    薄荷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无力的答应了一声:“哦,我知道了。”

    关了门折身回到床边扑在床上,薄荷原本还想眯一会儿,可是越睡脑袋越清晰,就像一个生物钟,每天这个时候也该醒了。哎……薄荷暗暗的叹了口气,抓了抓头薄荷又爬了起来看向床头的时钟,湛一凡六点半就来了么?说是早点儿来,来的还真的是很‘早’!

    薄荷洗漱打理了一下自己,穿着昨天晚上的运动服便下了楼。

    “小荷啊,一凡早就来了,你怎么才下来?”奶奶经过那晚的事情已经肯定了湛一凡的身份,对待湛一凡的态度自然也就不一样了,由此责怪薄荷起床起的晚。

    可这也让薄荷心里也有些小小的不平衡,便想也没想的挣口道:“是他来得太早!”说完还埋怨的瞪了一眼正从沙发里缓缓站起来的男人。

    湛一凡朝着她笑了笑,薄荷扭头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扎起头发道:“我去跑会儿步。”

    “这孩子,让我们给宠坏了……”爷爷没想到薄荷又顶了嘴,讪讪的向湛一凡解释。

    薄荷其实并不像和奶奶顶嘴,爷爷和奶奶毕竟算是家里对自己最好的人,可是一想起爷爷和奶奶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也瞒着自己,甚至在偏心方面并不输给爸爸妈妈他们时,心里的感激也就消失殆尽了,这算是嫉妒吧。

    况且,宠,说得上吗?这个家里的人,没有一个人宠过自己。

    薄荷快步的走了出去,出玄关下了阶梯便漫步的跑了起来。现在她很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健康,她不想再发生呕心吐血那样的事,她再也经受不住那样的折腾。

    慢跑的薄荷并没发现身后跟来的湛一凡,直到出了大门的十米外,手臂被身后的一股拉力拽住,薄荷的身子一个回旋踉跄便跌入了一个坚硬的怀里。

    “我昨天不是说过要来早早接你?”湛一凡的嘴唇轻轻的落在薄荷的额头上,薄荷听到不知道是自己还是湛一凡的强烈心跳声,心里却在想着,他怎么跟来了?

    “看到我还有气呐?”湛一凡似是有些不满的咕哝,薄荷一下子推开他气哼哼的道:“还说呢,好好一个周六,懒觉都没有。哼!”

    原来是因为睡懒觉的问题……湛一凡似笑非笑的摸摸薄荷的头叹气:“好啦,好啦。以后你想睡多少懒觉都可以,行了吧?”

    湛一凡这说话的口气反倒让薄荷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他哄人的态度竟像哄个孩子一样。

    “我……跑步,你回去。”薄荷转身又要跑,湛一凡立即拉住薄荷:“散散步吧。”

    薄荷搓了搓手臂:“可是不运动我冷啊!”她就穿了这么一件运动服而已。

    湛一凡今天穿的大衣里面是有貂毛的,当即也不犹豫就脱了下来给薄荷披上,衣服里面有湛一凡的体温,所以特别的暖和。但是只及湛一凡大腿的大衣落到薄荷身上险些拖了地,薄荷一把拽起来只怕自己不小心会弄脏了,看的湛一凡眼底一片温暖之色。

    湛一凡握住薄荷的手,薄荷没有办法,看到他这执着的都把外套给她了便由他拉着,两个人散着步向山下走去。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树丛,熟悉的一栋栋别墅,只不过不再是自己一个人走。

    薄荷弯了弯嘴角抬头向湛一凡侧目望去:“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天都要走这条路?”

    湛一凡勾了勾唇角摇头:“没有。你好多事情都没有告诉我。”

    “那你自己去发现。”薄荷才不会主动告诉他自己的事情呢。

    “看来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去挖掘宝藏哦。”湛一凡满是兴奋的道,薄荷却红了脸,她才不是宝藏呢。

    “那个时候家里的司机腾不出空来送我,所以我就去山下坐公交车。每天都要走这条路……这个别墅区,除了我就是佣人的孩子们才坐公交车,但是没人知道我是薄家的大女儿,没人知道我反而轻松自在些……而且也不算苦,是另一种人生体验吧,反而庆幸那段日子,不然今天哪里会那么轻易的称为检察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初她要是没有经历这些,今天还真不一定能成为检察官。

    湛一凡微微的收紧薄荷的手指:“要早些遇见你……就好了……”

    薄荷嗤嗤的笑,是吗?早些遇见湛一凡,也许真的会改变命运吧……至少,早些被他缠上,早些知道有个未婚夫,当初也就不会喜欢容子华了。

    没一会儿薄荷和湛一凡就回去了,湛一凡把外套了薄荷他自己就只穿了针织毛衣。早上还是有很冷的,薄荷担心湛一凡会因为自己感冒所以走了一会儿便拽着要回去,进门前当然把衣服还给了湛一凡。

    容子华昨晚和花延曲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的,可是薄烟还在睡懒觉。但是薄光、奶奶和爷爷都起来了,蔡青奕倒和薄烟一样还在楼上休息。

    “一凡啊,来的这么早?快来,坐下来吃早餐。”薄光见着湛一凡很是热情。

    薄荷一进屋就感觉暖和了,搓了搓手跟着湛一凡走到餐桌边还是向爷爷奶奶打了招呼问安:“爷爷奶奶早安。”这是薄荷在湛一凡那里学来的礼貌,只不过他今天早上似乎没和自己说这两个字啊?薄荷随抬头望向湛一凡,湛一凡目光正向她投来,轻轻的眨了眨又转了过去。

    薄荷憋着笑,薄光却憋着一股气。

    这薄荷,是不打算叫自己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一句‘爸爸’都没再叫过!一次两次他也就罢了,可这第三次她还如此态度,他不得不想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薄荷!你什么态度?”薄光不是个能憋住气的主,脸色很差的瞅着薄荷便是质问。

    “嗯?”薄荷反而一脸的意外,没想到薄光逮着她说话。

    薄光见薄荷那迷茫的样子反倒有些无力,看了自己的父母一样才无奈的又问:“为什么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都没有叫过我和你妈!”

    “是吗?哦……爸。”薄荷不经意的坐下,又不经意的低唤了一句,整个就一副漫不经心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态度。让薄光很是一阵郁闷却又无法发作,毕竟薄荷叫也叫了,但是这声爸……还不如不叫,更让薄光添堵!

    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也发现了薄荷的不对劲,薄老夫人遂问:“小荷啊,你这是怎么了?从昨天回来就一直不对经,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湛一凡垂眸,只是低头吃早餐,全然一副局外人的模样。

    薄荷原本还在喝热热的汤,听到奶奶这样问自己便也停顿了下来,抬头望向奶奶和爷爷询问的视线,薄荷心里还是觉得可笑的。她不过把内心深处真正的自己表现出来他们就觉得不对经了?还是那个听话而又不叛逆,那个隐忍了自己一切情绪对他们听之任之的薄荷更得他们心愿?

    “奶奶,十年不见了,我也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我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不对经,我就是这样的……真的,我一直是这样的。”说完薄荷便垂下眸子认真的吃早餐,现在一天三顿对她来说比任何事都重要。

    薄老爷子看着薄荷,盯了一会儿才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低头继续用饭,也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薄老夫人高高的蹙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薄光也看着薄荷一阵阵的沉默。

    整个饭桌很奇异的陷入某种沉默之中,直到用完早餐,薄荷刚刚擦了嘴站起来还没给湛一凡打招呼楼上就传来蔡青奕的声音:“听佣人说一凡来了我还不信呢,没想到真的来这么早啊?你们两个感情发展倒是顺利的让人意外哦……”

    薄荷抬头看了眼蔡青奕,也不知道自己从前究竟忍下来的,她这么恶劣的态度她还曾一度的以为只不过是严厉罢了,今天心里清楚了自己的身世再看这女人,只觉得这幅嘴脸……让她是真的厌恶,没有了尊重,没有了血缘的那丝羁绊,薄荷再看这些事竟然像个旁观者一样瞬间清楚了。从前对蔡青奕的怨到如今……只怕快要变成恨了。

    薄荷不是个善良的人,她自己也清楚。从前的软弱是因为她渴望亲情,可是那渴望已经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无情撕碎,她不再期盼,自然也就没有了软弱。

    于是原本要给湛一凡说让他在下面等着自己的话也给咽了回去转口一变道:“一凡,和我上楼去吧?”

    湛一凡自然很乐意,那可是他吃豆腐的好机会,况且薄荷很难主动邀请自己去她的闺房,他怎么能错过这机会?于是湛一凡跟着站了起来,两个人也没和在场的长辈们打个招呼便一起上了楼。

    蔡青奕气得脸都白了,气哼哼的走过来坐下道:“这丫头是越来越没礼貌了,现在敢当着我们的面就把男人给领进房,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薄光冷哼一声,心里却知道薄荷是没把蔡青奕放在眼里的,因为她也是从昨晚叫也没叫蔡青奕一声。刚刚还直接给无视了……薄光心里渐渐有些不安起来,薄荷的态度为什么瞬间转变叛逆?

    同样的薄老爷子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薄老夫人反而没好气的瞪了蔡青奕一眼:“你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究竟我们是公婆,还是你才是?”起的比她还晚,刚刚要不是她的言语刺激薄荷能带着个男人在眼前消失?薄老夫人一怔,她刚刚竟然能理解薄荷的心思?难道薄荷真是被蔡青奕这个女人给刺激的?随即薄老夫人看蔡青奕的眼神便更不满了。

    蔡青奕虽然平时刁钻刻薄,但是却丝毫不敢在自己公公婆婆面前放肆。曾经她年轻的时候趁着自己怀孕的时候给过薄老夫人难堪,当即就被薄光给训斥大骂了,丝毫不给面子。薄光说的理由是,自己的父亲母亲都像捧祖宗一样的尊敬着,从不敢违背半点儿意思,这做儿媳还敢欺负到老人头上去?从此蔡青奕规规矩矩的也不敢再越矩,说到底心里还是最怕薄光。

    被薄老夫人一瞪一训,蔡青奕表面上不敢说什么,心里的不满统统记到薄荷的头上,要不是那个死丫头她能被婆婆给瞪嘛?所以现在也是越来越讨厌薄荷了,早些嫁出去也好,留在家里碍眼。

    薄荷带着湛一凡回到卧室,刚刚转身想说让湛一凡等一下自己去换个衣服,湛一凡手脚却麻利的一把抓住了薄荷,薄荷还没个反应他就已经把薄荷压在了门板上,薄荷一声低呼刚刚出口就被他给堵了回去。

    他早在见到她就想这样做了。偏偏刚刚出去散步也没得逞,回到薄家更不容易,所以这个卧室才是好地方啊……!湛一凡进自己房间几次都得发生点儿什么,薄荷心里多少有点儿阴影。偏偏湛一凡吃她嘴吃的正舒服痛快,一口口的将她吞的险些憋不过气来才放开她。

    低着头轻轻的舔着薄荷嘴角的湿润,湛一凡眸如星光的盯着薄荷迷蒙媚人的眼睛低声道:“今晚,去出租屋吧?”

    薄荷一顿,傻傻的问:“干嘛?”

    “圆房。”湛一凡正儿八经的道,“再憋下去,你以后的性福生活只怕就要没了。”因为他一定会提前因为那个不得消解而憋死。

    薄荷的脸瞬间红如樱桃,一把推开湛一凡羞羞的道:“我还乐意着呢。”每天都被这只色狼缠着,薄荷虽然有时候也觉得他还是挺可怜的,但是她又有些害怕……还没完全做好准备呢!

    “老婆……”湛一凡又上前来抱着薄荷,啃了啃薄荷的嘴巴,有些无赖的道:“你再不给我,我就要死了,真地,是真地!”说着还把自己往薄荷身上蹭了蹭表明自己的状况,薄荷自然感觉到那突兀,顿时更羞了。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